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少妇人妻系列长篇txt yin荡的人妻美妇TXT下载

更新时间:2022-08-02 12:02:24

“没有,这边的房子根本就没人愿意住,我们矿区本打算在今年全部拆除。”金云辉低声说道。

“简直就是胡闹,既然没人愿意住,为什么又会出现那么多的伤者,又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被倒塌的房屋掩埋,你们这就是在为自己的失职找借口。”

被一番呵斥的金云辉,此刻只能低着头,他倒是想要解决这一片棚户区的问题,可口袋不宽裕,所以这事也就一直拖着。

听到这边的吵闹,朱立诚也闻声走了过来,道:“怎么了?”

 文学

“我们市里还没有追究矿区这边的失责,他们倒是主动在给自己找借口。”

“当下最重要的是先负责救援,其他事情回头再说,另外陶县长和金总,通知凤阳县相关负责人,一个小时以后,在矿区会议室召开会议,金总那边准备一下。”

有了李丽萍的前车之鉴,南淮其实很多人都有点害怕朱立诚通知开会,因为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就有可能被拿下。

和棚户区的惨状相比,矿区办公大楼的气派,倒是让朱立诚有些意外。

“金总这办公楼可比我们市.委市政府大楼还要气派啊。”从救援现场来到矿区办公区,朱立诚一脸笑意的说道。

这番话听着像是在赞赏,可金云辉却怎么也不是滋味,道:“朱书记过奖了,我们也是跟着市.委市政府的步伐,努力让矿区发展得更好。”

“矿区的发展确实挺不错,虽然我刚到南淮不久,但早就有所耳闻,金总还要再接再厉,让矿区再上一层楼。”

“朱书记,人都到齐了,你看是不是可以开始了。”陶大鹏扫视了一圈此刻会议室坐着人,大家一个个的灰头土脸,显然不少人也加入了刚才的救援当中。

点了点头,朱立诚随即开口说道:“陶县长,你先介绍一下情况吧。”

由于凤阳县委书记抱病休息,凤阳县的工作基本上都是陶大鹏在主持,此刻他面色严肃,向市里两位领导汇报了参加会议的人员。

朱立诚逐一的扫视这些人,并未发表任何意见。

陶大鹏接着将棚户区发生的情况做了一个通报,随后将时间交给了公安和消防的同志,让他们将现场初步的调查结果做一个阐述。

“根据初步调查的结果,棚户区的倒塌是因为房屋久经失修,具体的伤亡人数目前还在统计中。”凤阳县公安局长此刻面色沉重的说道。

吴凤山听着这样的汇报,道:“事情发生之后,凤阳县政府第一时间组织力量进行抢救,这一点值得夸赞,但这并不能掩盖你们的工作失责,这样一个久经失修的房子,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住在里面,矿区是如何管理,县里又是如何监督的?”

矿区只是大家现在对这一片的简称,其实全名应该叫凤阳煤矿开发区,而这里最大的一个矿业公司,便是南淮矿业在凤阳的子公司。

主要负责煤矿的开采和运输,这也在很大程度上带动了凤阳的经济发展。

由于南淮矿业的名头,以及给凤阳带来的经济效益,所以开发区相关领导,更多的时候将矿场捧在手上,很多事情多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开发区这边的很多事情,大多也都是由南淮矿业的分公司,也就是金云辉及他手底下人出面解决。

在凤阳百姓当中一直流传着一种说法,那就是开发区的领导说话,还不如金云辉他们动动手指头。

这也正是棚户区出事以后,开发区领导没有到场,金云辉反倒是第一个被凤阳这边叫过去的人。

“吴市长,据我们前段时间的统计,棚户区那边真正住着的人其实并没有那么多,而且很不固定,那里更多的时候像是一个不花钱的小旅馆。”

“你见过这么破烂不堪的旅馆吗?这么严重的危房,居然还能被你们说成是旅馆?是真以为房子都倒了,我们看不出真实的状况吗?”吴凤山怒斥道。

金云辉用瞪了一眼刚才说话的人,随后笑着解释道:“吴市长,你先不要生气,可能是他表达有误,怎么能将棚户区说成是旅馆,不过有一点却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棚户区的人很杂,而且流动性很大,甚至有我们矿场里面的工人,偶尔也会去那里住。”

“金总,你们矿场的宿舍我不是没有看过,也不是没有了解过,你们的工人会放着那么好的宿舍不住,去住那破烂不堪的房子,你是当我三岁小孩吗?”

本想着将自己人所说的话给掰扯回来,却不曾想又一次惹怒了吴凤山,他可以和陶大鹏顶嘴,却不敢和吴凤山这个级别的领导正面硬刚。

此刻一直没有说话的朱立诚突然开口,道:“可能在座的人不知道,也可能有少些人知道,就在一周前,我曾经来过一次棚户区。”

这话一出,众人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尤其是金云辉。

“朱书记,这……”

伸手打断了对方的话,朱立诚接着说道:“我不知道在座的人,有多少真正去了解过棚户区的情况,我来的那次,可以说花费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将整个棚户区走了一遍,用触目惊心来行动一点也不为过。”

“朱书记,你来了怎么也不说一声,我们也好安排人迎接。”金云辉略显尴尬的说道。

双眼直视对方,朱立诚略带笑意的说道:“这里是金总的地盘,我本以为只要脚迈进这一片土地,金总就能收到消息。”

一语双关,朱立诚试图用这样的方式来试探金云辉的反应。

废妇人提供的材料里面虽然没有提到金云辉的名字,但从今天自己观察的情况来看,金云辉在整个矿区的地位,可能不单单只是一个分公司负责人这么简单。

妇人所说的情况,如果真实存在,那么金云辉不可能一点也不知情,毕竟从凤阳分公司设立以来,他便一直在这边。

金云辉的表情有些不太自然,道:“朱书记这话有点抬举我金某人了,大家更多的还是看在了南淮矿业的面子上,我金云辉充其量就是一个打工者。”

“金总可不能这么谦虚,南淮矿业十大杰出青年,你可是其中的一位,况且能将你安排在这个位置,显然也是集团对你的一种信任。”

对于这次的事故,朱立诚心中始终有些疑惑,正如他所说,一周前他来这边的时候,棚户区虽然破烂不堪,但还不至于一碰就倒。

这么大面积倒塌,如果没有外力的推动,显然无法实现。

再加上自己和妇人刚刚见完面,棚户区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到现在为止,妇人依旧是下落不明,这就更让他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被对方这么一说,金云辉更加不知道如何接话。

曾经在凤阳的唇枪舌剑,此刻在朱立诚面前却一点也施展不开。

此刻,台下有一个人神色略显慌张,低着头正在摆弄着手机。

“我希望凤阳县要排除一切阻力,将坍塌的原因查明,另外伤者的情况,也要及时的跟踪,不管伤者是什么身份,都必须无条件的进行治疗。”

陶大鹏点了点头,道:“朱书记请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全力将事情调查清楚。”

就在会议召开的同时,凤阳县人民医院五楼的一间独立病房内,县委书记张向阳,正躺在病床上,悠闲的听着秘书的汇报。

“张书记,矿区那边的棚户区今天塌了,吴市长和新来的市.委朱书记已经到了事发现场。”

“陶大鹏刚主持几天工作,就出现了这趟子事,看来有他一阵好受的。”

“张书记,新任市.委书记来,您是否要见一面?”

“我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去和他们见面,况且我也已经向县委县政府请了病假,权当什么也不知道,让陶大鹏去应付这件事吧。”

见自己老板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秘书话到嘴边又给咽了回去。

“小王,你介绍一下矿区那边现在的情况,按理说这么大的事情,新闻应该要报道出来,怎么到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

“陶县长已经抽调了全县能够抽调的力量,对棚户区进行救援,根据我得到的一些消息,救援工作应该还没有结束。”

“伤亡情况怎么样?”

“已经有几十个人从废墟中被救了出来,正在各医院进行救治。”

“那一片棚户区也住不了多少人,坍塌的具体原因查明了吗?”

“应该还没有,初步的结论是说房屋老旧。”

“确实是挺旧的,有的甚至就是几块板搭建起来的。”张向阳一脸平静,全然没有看出有丝毫的担忧。

秘书只是点点头,并未发表任何意见。

将最后一口香蕉放进嘴里,张向阳接着说道:“注意关.注矿区那边的情况,有什么新的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另外吴市长那边也帮忙给我打招呼,就说我行动不便。”

“好的,张书记。”说完,秘书将对方递过来的香蕉皮扔进了垃圾桶,随后从床头的桌子上拿走了一个保温桶走出了病房。

此刻,病房内只剩下张向阳一个人,躺在床上的他嘴角微微上翘,拿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出去。

不惜中断自己的第一次常委会,也要赶到事故的现场,朱立诚最为在意的是那名突然中断通话的妇人。

可是直到现在,他依然没有任何妇人的消息,电话打不通,救援队那边也没有任何的消息反馈。

会议结束后,吴凤山看了看时间,道:“朱书记,时间不早了,你看咱们是回市里,还是继续留在这边?”

犹豫了片刻,朱立诚低声说道:“要不你先回去吧,我继续留在这里。”

“那怎么行,我看还是你先回市里,这边由我来盯着。”

“这件事你就没有必要和我推脱了,你回去之后要将会上咱们已经定好的几件事落实下去,尤其是车改的问题,必须要尽快拿出行动。”

“好吧。”眼看自己拗不过对方,吴凤山也就没有再坚持,在他看来对方这明显是想树立一个良好的形象。

恰恰相反,朱立诚非但没有这样的想法,而且还特意交到代陶大鹏,凤阳这边的任何一家媒体,可以报道整件事,但不能过多的讲述他们。

之所以这样强调,朱立诚就是担心会被人误会自己亲临现场只是作秀,想要表现自己。

而陶大鹏可能也有点误解了对方的意思,以为对方是不希望这件事被曝光,所以他让县里尽可能的阻止媒体发布任何关于棚户区的消息,这也是到现在为止,新闻没有报道的一个主要原因。

会议结束后,吴凤山终究还是没有犟得过朱立诚,选择返回了南淮市,而朱立诚本人则是选择留在了凤阳。

“张书记,你刚才发信息的时候,我们正在开会。”离开会议室之后,金云辉第一时间便打了电话。

接到电话的张向阳,刚准备休息,道:“知道你们在开会,所以才选择发信息给你,怎么样,棚户区的事情没什么麻烦吧?”

“目前还在掌控之中,不过朱立诚留在了凤阳,这始终是一个不确定的因素。”

“你们怎么那么不小心,棚户区的事情我一年前就让你们关.注,实在不行就直接拆了,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你们偏偏不信,现在出了这趟子事请,矿区肯定会被盯上。”

张书记,我们也是没有办法,棚户区拆除需要资金,可现在矿区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哪有资金腾出来去解决棚户区的问题。

作为南淮矿业凤阳分公司的负责人,金云辉其实也很无奈,有些决策他根本就做不了主,尤其是资金方面的事情。

沉默了片刻,张向阳冷声问道:“你老实告诉我,棚户区的坍塌,和你们私自开采矿井有没有关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