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高官征服极品人妻系列*从卧室到厨房从沙发到阳台

更新时间:2022-07-27 15:18:43

高官征服极品人妻系列*从卧室到厨房从沙发到阳台

程雪从深陷的情伥欲里,抽身出来,感到了强烈的空虚。见李大娃一脸的汗水,也不敢太过于疯狂。轻轻的抚伥摸伥着他的头发:“那就休息一下,等把婶子身伥体里的毒液排伥出来了,婶子就让你再吃奶,给你补补。”


李大娃点点头,直接蹿了上去。


李大娃的无师自通,让她已经难以招架,索性躺下下去,把长伥腿架在他肩头,钳制住他脑袋,闭着眼眸全心全意的享受起来。


 文学

屋里除了噗嗤噗嗤的声响,就只剩下了她娇伥喘的声音。


“大娃,再使劲点,婶子的毒液就快要排伥出来了。”程雪双手抓紧了床单,脑袋左右的摇摆。在怀伥孕之前,丈夫几乎天天要和她寻欢,可不管丈夫如何努力,都不曾带给她这么刺伥激的体验。自己一直没来月事,难道真的是出了毛病?


“大娃,你死哪儿去了?”外面忽然响起了李老汉震天的喊声。


两个人都被吓的僵硬住了。随着声音的靠近,程雪赶紧起身推开了李大娃。慌张的催促道:“大娃,你赶紧躲起来。”


李大娃撤下蒙在眼睛的布片,只觉得眼前发黑。


程雪已经顾不得其他的了,要是让李老汉看见,自己和李大娃这样。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慌急的将他藏进了衣柜里。


整理了一下衣服,捂着自己滚伥烫的脸走了出去。


李老汉张头朝这边望着,看见程雪的时候,有些不好意思。


“李叔,你回来啦。大娃去商店里帮我买东西了,一回儿就回来。”她掩饰的说道。


李老汉点点头,审视的瞧了瞧程雪,发现她似乎没有再为昨天的事情,责怪自己。心头本已压伥制下去的欲伥望,瞬间死灰复燃。


昨晚离开后,他是又羞又恼,怪自己太过于着急。本以为程雪再也不想见到他了。可现在看来是自己多虑了。


“程雪,我挖了些专门治疗你病的草药,给你拿过来你自己晒干然后熬药喝了吧。”李老汉还想再试探一次。哪怕只有一线希望,都值得他在尝试一回。


程雪心虚也就点了下头。实则她巴不得李老汉赶紧走开。刚刚正在兴头上被打断了,此刻的她,难受的就像是被无数的针头在自己身上扎来扎去,巴望着赶紧把李大娃叫出来,好好给自己缓解一下。


李老汉把草药递给她的时候,眼尖的发现有水滴顺着她的大伥腿流了下来。裤裆里立马隆了起来。


“程雪,你腿上怎么了,你的病再不抓紧治疗,可是要出大问题的。”


“李叔,我没事。”程雪连步后退,慌张的不知道该怎么应付。


李老汉步步逼近,害的她直接退到了床边。


程雪恨的只咬牙,想不到李老汉的胆子忽然变得这么大了。这时候要是他再对自己用强的话,怕是连一点抵伥抗的勇气都没有了。


“怎么能没事呢,快让李叔帮你看看。”李老汉说着就上了手,他觉得这是重新获取程雪信任的好机会。


看着裙摆被李老汉掀起,程雪却只顾得上瞧了眼衣柜,这时候要是李大娃发出声音,或者走出来,自己就完蛋了。


“哎哟,怎么这么严重了。”李老汉惊呼一声,知道这女娃到底是忍不住了,悄悄在自己解决需求。自己要是晚回来一步,可就赶不上这好时候了:“可不得了,昨天是李叔不对,但今天你这情况,李叔可不能不管了。”


“李叔,我……”程雪已经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李老汉的脸完全捂在了上面,都快喘不过气来了。程雪不断的耸伥动着自己的隐私伥处,在他的嘴巴上磨来擦去,他都有些跟不上节奏了。


呼哧呼哧的水花声中,她雪白的肌肤都泛起了一层红光,啊啊的叫唤几声,浑身都哆嗦了起来,整个人都变得轻飘飘的,缓慢的朝着天空飞去。


李老汉暗自叫苦,因为一股水花全都喷洒在了他脸上。接二连三之后,她才毫无力气的瘫伥软在了床伥上。长发散乱的披散在脸颊上,湿伥润的眼眸分外迷离。


这一回,连李老汉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媳妇当年也没这么大反应啊。倒是叫的特别欢畅。


起身抹了把脸,瞧着瘫伥软在床伥上的程雪,李老汉格外有一种成就感。虽然自己也难受着,却并不打算再胡伥作伥非伥为。


“程雪,李叔没骗你吧。你是真的病的很严重。这阴毒水可弄了我一脸呢。”李老汉呵呵笑着:“李叔回去拿点东西,还得帮你处理一下。”


程雪无力的闭合了一下眼眸,痛快的感觉慢慢回落下去后,恐惧便生上了心头。虽然很舒服,但喷伥出来的水花,却让她感到了害怕。刚才李老汉想占有她的话,她是绝对没有力气反伥抗的,难道他真的没有骗自己?


男人得到满足后会流伥出东西来,她是知道的。女人也会流伥出东西来,她根本就没有听说过。


“婶子,我可以出来了吗?”柜门打开一条缝,李大娃幽幽的询问飘了出来。


程雪紧张的朝房门口望了一眼,赶紧过去把柜门关上:“你伥爷爷等下还要过来,你再呆一会儿。”


听到外面的脚步声,程雪赶紧坐了回去。


李老汉拿着一个小药瓶回来,让她坐到沙发上,把长伥腿放在扶手上,尽可能多的把自己的隐私伥处露伥出来。


这样的姿伥势,让她想到生孩子的时候。凡事有了几次,也就不会觉得害羞了。程雪大大方方的摆好了姿伥势。不过一想到,就这么一会儿的时间,自己的隐私伥处分别被李大娃和李老汉都碰过了,还是有些赧色。


“我这药别处可买不到,擦一擦对你很有好处的。”李老汉凑上去,用手拨了拨,水嫩充伥血的花瓣,馋的他不断咽口水。恨不得一直这么瞧下去才好。


“哦。”棉棒碰伥触到红豆时,她发出了一声娇伥喘,虽然才刚刚得到了极致的享受,但被这么一碰,心里的渴望又一次漂浮了起来。


李老汉像模像样的擦了擦,索性坐在了地上:“别动啊,得让药水干了才行。”


“李叔,得治疗多久才会来那个呀?”程雪觉得下面凉飕飕的,还被一个老男人直勾勾的盯着,可又不能让他把裤裆里的东西掏出来,放到自己身伥体里面去,好好的给自己慰藉一下,因此有些不安。


“看情况吧,至少也得半个月吧。”李老汉凑近了,用手拨伥开:“像一对蝴蝶翅膀似得,一直都长这样啊?”


“嗯。”程雪应了声。瞧见李老汉裤裆里膨伥胀的厉害,心里愈发难受。


李老汉拨伥弄了一手的水,裤裆里的东西都自己跳动了起来,恨不得就这样一边看着,一边自己解决一下需求。


他本来就打着坏主意,因此不会忘记适时的诱导:“程雪,这人可不能没有稳定的夫伥妻生活啊。时间长了都会生病。你一直这样下去,以后指不定出什么毛病呢。”


“李叔,那也没见你有什么毛病啊。”程雪笑道。


李老汉到底还是忍不住了,借着她视线的局限,把手伸进了自己裤裆里:“谁说没有了,李叔的病也严重着呢。一二伥十伥年没个女人,下面那东西一到晚上就疼,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你是不知道李叔的苦啊。说白了,男人那东西也跟你这差不多,憋久了也就成了毒水。”


程雪顾自翻了个白眼,不管李老汉这话是不是在骗自己,她都不会让他得到自己的。


李老汉不敢把动静弄大了,为了掩饰自己的行为,伸手上去就隔着衣服在她胸伥部上揉了两把:“这儿怎么样了,硬块怎么还变多了呢。”


“没有吧,上午我自己按过了。”程雪担心他忍不住又会对自己胡来,便把他手拿开了:“李叔,我几天都不觉得怎么涨了,下面好像干了,我得去洗一洗。”


李老汉见她要起身,赶紧把手抽伥出来跑了出去。


因为李大娃还在衣柜里,她就简单的洗了洗。回屋打开衣柜看见李大娃一脸闷闷不乐的样子。


“怎么了?快出来吧。”


李大娃气呼呼的说:“婶子,你不让我看你下面,怎么让我爷爷看呢?”


见他都会吃醋了,程雪莞尔一笑,搭住他肩膀说:“你伥爷爷是在帮我治病呢,婶子刚才痛苦死了。”


“那以后还让我帮你不?”李大娃尝到了甜头,虽然他也说不出来为什么会那么喜欢,但心里面就是想再和她那样做。


“当然了,婶子也还得帮你治疗呢。快回去吧,晚上你妹妹饿了,再抱过来。”程雪在他脸上吻了一下。v“在这儿啊。”毕竟是在别人家,李老汉多少有些心虚。


“没事,他起不了床。”周芳拉起他手,按在自己饱满的雪白上揉伥捏:“嗯……就算看见了也没什么嘛,你可是在帮我治病。”


柔伥软的碰伥触让李老汉心头一震,回过头来笑着说:“我是看看是什么时间了,药不能……。”


“行了,李神医,一会儿我骑车送你回去,不怕晚了。”周芳按住他双手,像是教伥导一般在自己雪白上揉来按去,魅惑的眼眸里流动着情伥欲的渴望:“能摸伥到硬块吗?”


“这样可摸不出来,得把衣服脱了。”李老汉故作为难。有一种失而复得的幸伥运。


周芳转过身去:“那您帮我脱一下吧,我够不到后面的拉链。”


李老汉搓了搓手,满腹感慨,这可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艳福啊。扯开拉链后,把鼻头凑了上去,使劲的嗅着光滑肌肤上撒发出来的淡淡体伥香:“中医讲究望闻问切,我得闻一闻。”


“嘻嘻,嗯,您尽管闻就是了。”李老汉的呼吸倗伯在她背上,有些发伥痒。


李老汉不仅闻,还上手去摸,光滑的就像是刚刚出炉的嫩豆腐。可这离他的最终目的太远了,难受的还是下面。感受了片刻,他便伸手去接后面的挂扣。却笨拙的怎么都打不开。


周芳便自己扭开了,撤掉内以后,上半身就毫无遮掩的暴伥露在了李老汉的视线里。光洁的玉伥背,纤细的腰伥肢,就已经让李老汉把持不住了。


周芳用手捂住雪白的饱满,转过身来微微一笑:“李神医,会不会是长的太大了,就容易起硬块?”


“有这么个道理。”李老汉煞有介事的点点头。比程雪的小了不少,但依然十分可观。用双手罩住了,依然能露伥出来一片雪白和深深的事业线。


“怪害羞的,我这里除了我丈夫,还没有别的男人看过呢。”周芳娇羞的说,她虽然也渴望得到慰藉,却不是一个像程雪一样单纯的女人。如果让李老汉太容易得到,自己就会沦为他的玩物。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