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颤抖手指泄h|岳两女共夫

更新时间:2022-07-04 09:28:11

颤抖手指泄h|岳两女共夫

她其实很宝贝女儿的头发,每当这种时候就会摸摸自己的。

  方海见过一回,夜里意动地摸着媳妇头发问:“怎么了?”

 文学



  “我姐出嫁以后,我很长一段时间没人管,都是剪短头发。”

  大人图方便,小孩子没有话语权,她妈一剪子下去,参差不齐,什么都没了。赵秀云小时候是个漂亮姑娘,唯一被人笑不好看的就是那段日子,多少年后想起来,都有些害怕。

  她说:“我不喜欢短发,所以禾儿打小我就说‘女孩子还是要留长头发’,所以你看她,就宝贝头发。苗苗是老二,说句实话,我管她没有管姐姐多,她脾气就不那么像大的,或者不太像我。”

  “苗苗不是非要长头发的,你说,要是我没说过那样的话,禾儿是不是也不会?”

  方海答不上来,说:“这又不是什么大事。”

  头发不是大事,以小见大,其它的呢?

  赵秀云又想起一件来,说:“还记得我说过吗,禾儿原来也敢碰老鼠的,那回之后,我就一直念叨老鼠很吓人,她才不敢的。”

  好像是什么反省大会。

  方海其实觉得都不是大事,手抚过她的发间说:“本来就很吓人,我知道,你怕禾儿太像你。”

  赵秀云知道自己性格上诸多缺点,为此走过弯路,希望孩子从她这得到的只有好,但这是不可能的事。

  方海提起一缕发嗅一下,说:“坏的还是全赖我就行。”

  这人,说的是这个吗?

  赵秀云嗔道:“说得好像我一直都污蔑你似的。”

  夜里,只有夫妻两个在床上,她声音娇得自己都不知道,方海哪里憋得住,吃吃笑说:“没有,你没有。”

  后头的就没什么好说的。

  赵秀云一直到醒来还惦记着这件事,给禾儿梳头发试探性问:“要不要把头发剪短一点?”

  一年她会带孩子去修两次,不然早就长到垂地板。

  回回去,那都不太像是剪头发,更像是剪她的肉,回来还得抱着哭一会。

  禾儿立刻警惕道:“不要,才剪过。”

  赵秀云手指比出三寸长,说:“就剪这么多。”

  禾儿脑袋摇得拨浪鼓一样,撒娇道:“妈妈,我不要剪。”

  也没办法强逼她,赵秀云应道:“好好好,不剪。”

  语气了多多少少有点无奈。

  苗苗好像还挺喜欢自己圆溜溜的样子,嚷出一句说:“姐姐也剪光头。”

  吓得禾儿大惊失色,撒腿往外跑,生怕妈妈给她逮住。

  赵秀云点点小女儿说:“姐姐不剪,我看你对这头发还挺满意。”

  苗苗最近凭着这个头发大获全胜,昂着小胸脯说:“喜欢。”

  还别说,不管是出去还是在家,谁看到都想摸一下,有点爱不释手的意思。

  赵秀云路过她还总是顺手揉一把,这会只催说:“快吃饭,姐姐都去上学了,你怎么天天这么慢。”

  苗苗每天都细嚼慢咽,今天也不例外,不管妈妈怎么催,都巍然不动。

  赵秀云有时候急了都想给她灌下去。

  母女俩对峙呢,方海从房间换好衣服出来,说:“我上班去了啊。”

  “嗯,小心点啊。”

  这话,赵秀云天天要说的,可以说是她最大的愿望。

  方海正正帽子,出门去。

  苗苗跟爸爸挥手,分明手和嘴干的事两件事,她就是要停下嘴,叫人腾地又急起来。

  赵秀云忍不住拍桌子说:“方青苗。”

  就是到这一句,孩子才肯快起来,怕挨揍。她怀揣着那点慈母心,都憋不完一顿饭。

  等送她到育红班,赵秀云才去上班,坐下来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看到禾儿冲进来,大喊着说:“妈妈,我忘记带书包了!”

  学生上学忘记带书包?她也敢说!

  赵秀云没好气拍她一下,把钥匙给她。

  禾儿跟阵风似的跑没影,没听见妈妈的抱怨。

  “一天天的,就知道丢三落四,跟她爸一样。”

  再回来,手里拎着书包,有些着急说:“妈妈,我要迟到了。”

  小姑娘急得很,对她来说上学迟到是件很严重的事。

  赵秀云合上笔记本,说:“你想怎么样?”

  禾儿就用水汪汪的眼睛看妈妈,看得她叹气说:“蓉蓉,你们家自行车借我一下。”

  因为搬新家花光所有积蓄,家里买自行车的时候一直后推。

  陈蓉蓉给她自行车钥匙,母女俩才走几步,正撞见王娟推自行车从外面进来。

  王娟奇道:“禾儿还没去上学啊?”

  等听完怎么回事,大方让出自己的自行车,这可比再跑到陈蓉蓉家楼下快,赵秀云也没推辞,骑上她,踩得轮子都快飞起来,才赶在上课前把孩子送到。

  回去也没来得及多道谢,就赶去上班。

  赵秀云寻思,就住隔壁,还是该殷勤些,因此这天吃过晚饭,破天荒去找王娟坐坐。

  两个人是不大来往的,王娟属实不爱出门,除了买东西外都在家。她性格也内敛,没什么话的样子,不像二十出头的年纪。

  但赵秀云有心交好的,跟谁都能聊起来,不一会就有问有答,待听到她还是大专毕业时,是真吃一惊说:“真厉害啊。”

  王娟摆摆手说:“我们那届赶上精简下放,都没分配工作。”

  当然,没说她本来是有工作的,交浅言深没必要。

  赵秀云自己也感慨道:“我工作早,不然本来要去念中专的,当时要是去中专,说不准工作都没有。”

  响应号召,那几届的农村学生,家里没路子的,都得回乡下种地。

  人有时候就是时也命也,王娟有点意有所指道:“那你运气不错。”

  家庭和睦、夫妻恩爱、孩子可爱、颇有事业,哪里像她。

  这话单听不奇怪,但赵秀云会听话音,笑笑说:“是,我也觉得。”

  到底是都念过书,两个人还挺有话讲,打这天以后交往多起来。王娟其实也觉得有些寂寞,只是因为种种原因,不想多跟其他人来往,但赵秀云她还是挺喜欢的,两个孩子她也喜欢。

  大概因为性格,偏爱安静的苗苗,回回来都耐心教她读书写字。

  禾儿像这么大的时候,已经识不少字,到苗苗,赵秀云一直没提起心思来好好教,都是姐姐东一锤子西一榔头地讲。

  现在有人肯教,她心里还是感激的,开玩笑道:“应该叫苗苗给你行拜师礼。”

  王娟有个念头在心里转好几天,说:“徒弟就算了,你要是愿意的话,能不能给我做干女儿?”

  干女儿?

  好端端的。

  赵秀云目光落在她的肚子上,有些了然道:“我得问问她爸,不然回来又说我自作主张。”

  王娟浅浅笑,说:“行,我是看苗苗实在喜欢。”

  赵秀云当然也得问问孩子,说:“王阿姨给你做干妈可以吗?”

  苗苗不懂什么叫干妈,只知道“妈”这个字,头摇起来,说:“我不要。”

  跟姐姐一样,不管谁开玩笑说“孩子送我吧”,她都会当真。

  赵秀云也知道,才这么问。

  果然,王娟不是个强人所难的,有些遗憾说:“孩子不愿意算了。”

  看得出来,她是真喜欢苗苗。

  夜里,赵秀云跟方海嘀咕说:“我是不想应的,万一咱姑娘没给她带孩子来,也不好。”

  尤其是老家那边,要是干亲一直没孩子,是要给养老送终的,不能乱认。

  方海只听过这种大概的规矩,更介意女儿管别人叫妈这件事,哪怕是干妈也不行啊。

  他显然不乐意道:“还是别折腾这种。“

  赵秀云也是这么想的,又有些猜测道:“她跟副师长结婚好像有两年了,估计是着急怀孕。”

  副师长才四十,乡下多少人家这个年纪还添老七老八,根本不算大。

  说起来,她在这住这段时间,还从没撞见过副师长,也有些奇怪道:”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轮到方海奇怪,问:“你没见过?”

  就隔着一堵墙,按理说该常碰面的。

  赵秀云摇摇头说:“一次都没有。”

  要不是有两回听见说话的声音,她都以为隔壁只住了王娟一个。

  那还真是不凑巧,方海形容了一下,说:“挺严肃一人。”

  他自己就很严肃,还说别人,赵秀云对他说新闻不抱希望,撇撇嘴说:“我还是等着自己看吧。”

  方海不觉得尴尬,凑过来说:“不提别人了。”

  漫漫长夜,该是两个人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