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快穿宿主每天都在线 全班的发泄的玩具

更新时间:2022-04-09 17:10:16

自打学会用铁丝开锁后,  他偶尔会过来这边,  极目远眺,  放空自己。
  这里相当于他在这校园里的一处秘密基地。

 文学



  半梦半醒间,  他听到了音乐声。

  当时播放的,  应该就是这首曲子。
  大街小巷都在放,哪怕听不懂,也能跟着哼两句“GEE  GEE  GEE”和“NO  NO  NO”。

  许苏白听得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再加上最近睡眠不足,其实他还挺想骂人的。

  循声看去,一个齐肩发女生背对着他,  跟着音乐跳舞。

  她穿着荷宿高中的校服,上衣衣摆扎起,  露着一小截雪白柔韧的细肢。
  身量不高,比例却很好,  露在肥大校服裤外的脚脖子,纤细小巧。

  夕阳落在斜对面。
  他能看到她泛红的耳朵,形状秀气。
  一滴晶莹的汗水,  顺着脸颊往下淌,  颈间湿漉漉的,  闪着水光。

  看了会儿,  许苏白的火气散了个一干二净。
  他往后一倒,  后背抵着冷硬的墙面,眺望远方鱼鳞般的晚霞。

  他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也无所谓跟人分享这一隅的僻静。

  在他浩瀚无垠的回忆里,这只是非常短暂、不值一提的一幕。

  他鲜少会在天台撞见她,能记起来的,就只有两小段记忆。
  其中一段是她在跳舞。
  另一段……

  许苏白眯起眼,目光重新聚焦在云栖久身上,眉头蹙起,拇指一下一下蹭着食指的衔尾蛇戒指。
  她看着人挺小的,问题却不小。

  云栖久跳完,众人欢呼鼓掌。
  她双手交叠在身前,躬身道了声“谢谢”,坐回原位。

  许苏白向后挪,回到她身旁,不言不语,只是看她的眼神,多了点探究。
  云栖久也不主动跟他搭话,而是回应另一个夸她跳舞厉害的女孩子。

  眼见这一茬就要过去了,许苏白蓦然想起一件事,扭头冲一男生说:“哎,你不是说要表演倒立喝水的吗?”

  许苏白一提,大家这才恍然想起,吵着闹着,非要那男生表演。
  男主急得脸红脖子粗,“不是,我不会倒立啊!”

  许苏白不放过他,故意大声撺掇:“那可不行,人家一小姑娘,说要跳舞就跳了,你怎么能耍赖呢?还他妈是不是个男人了?!”

  一群人附和:“还是不是男人了?!是男人就上啊!”

  男生无法,只好乖乖起身去前面,接受惩罚。

  所有人看热闹不嫌事大,热烈鼓掌,催促:“赶紧的啊!”

  男生只得找个大块头男生帮忙,弯腰,双手撑地,让大块头抱紧他的腿,帮助他完成倒立。
  然后,旁边有个人走过去,拧开瓶盖,给他喂了一口水。

  男生被水呛着,一直在咳嗽。
  大块头急忙放下他。
  他还在捂嘴咳嗽,咳出了要死不活的架势。

  云栖久恻隐之心泛滥,“会不会太过分了?”
  许苏白冷眼看着,讥笑:“又没人逼他大放厥词,话都说出来了,当然要做到。”

  游戏还在继续。
  接下来又上去了几个人。
  无论哪个人,都比许苏白的话要“复杂难猜”。

  他们又玩了一两个小游戏。

  最后一个是“你画我猜”。
  所有人分成几列人数相等的队伍,第一个人看到成语后,就在下一个人后背上写字,一直写到队伍末尾,让最后一个人,说出那是什么成语。
  全程禁止出声提示,但是可以通过摇头示意,让对方再写一遍。
  用时最短,且猜中成语的队伍获胜。
  其他队伍,根据排名,将会有不同程度的惩罚。

  云栖久所在的这一队,基本都是女生。
  她站在队伍最末端,许苏白故意且执意地要站在她后面。

  她惴惴不安地等着,偷偷用余光瞄向身后,只能看到许苏白卫衣的一抹白。

  她从围观群众的表情判断,他们这一队的速度应该不慢。

  很快,一根手指,隔着衣服,点到了她的后背。
  刹那间,她似被触电了般,脊骨酥麻,身体僵直。

  这是许苏白的手指。
  云栖久深知他的手有多好看,骨节分明,如玉雕成,还曾被人互传舔屏,道是“手控党福利”。

  他的长指在她后背,缓缓滑过,一笔一划地写着。
  感觉有点痒,云栖久不由绷紧了身体,肩膀微微瑟缩。

  在某个地方,他停住,一秒后,接着书写。
  直到写完。

  云栖久心思恍惚,摇摇头,要他再写一遍。
  “呵……”许苏白很轻地笑了声,指尖再次触碰她的身体。

  云栖久这次费了点神,然后她发现,这次的比划和上一次,好像不太一样。
  她皱着眉,面露难色。

  许苏白写完,收回手去。

  “可以了吗?”团长问她。
  云栖久颔首,耳朵尖有点红,“可以了。”

  团长瞥了眼秒表,问:“你们这一队的成语是什么?”
  耳廓的绯红逐渐蔓延至两颊,云栖久磕磕巴巴地说:“喜欢……苏白。”

  “卧——槽——”有人惊叫,“这是借着游戏在表白?”
  “双十一嘛,当然得赶紧想办法脱单啊!”

  听到“表白”二字,云栖久慌张摆手,“不是,是他写的!”
  她迫切地看向许苏白,像个急于证明自己清白的小孩子,“你就是这么写的!”

  许苏白一言不发地看着她笑,蔫儿坏。

  团长“嘘”一声,让大家静下来,慢条斯理又不失调侃地说:“久久,不能询问其他队友的哦,你确定是‘喜欢苏白’吗?”

  云栖久看看许苏白,勾头去看其他队友。
  她们都在疯狂摇头。

  团长用手挡掉云栖久的视线,不让她发送求救的信号,“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们这队的成语是什么?”

  肯定不是“喜欢苏白”。
  云栖久只好胡诌一个:“诲人不倦。”

  团长掐下秒表,道:“不是哦,正确答案是‘孜孜不倦’,用时六分五十秒,这是要垫底的节奏啊。”

  云栖久内心愧疚,跟队友们郑重其事地说了声“对不起,是我拖累了大家”,垂头丧气地走回原位。

  一个女队友在小声安慰她:“不关你事,都是许苏白在捣乱。”

  云栖久趁机把锅甩回给原主:“要不是他欺负我,我肯定能答对的!”
  她鼓了鼓腮帮子,嘟着樱桃小嘴,仿若一尾小金鱼。

  许苏白一个跨步,从她身后蹿出,抬手掐住了她的两颊。
  原本鼓着气的小脸,立马瘪下去。

  “唔!”云栖久乜斜着他,杏眼黑白分明,口齿不清地说,“你干嘛?”
  许苏白无视其他人的窥视,附耳低语:“告诉你个秘密。”

  不论多少回,云栖久都不大能适应他的靠近。
  她想把脸撇向另一边,奈何被他钳制着,动不了。

  “什么秘密?”她问。
  许苏白用气音,一字一顿,温吞道:“你的肩带,掉了。”
  云栖久:“!!!”

  她惊慌地摸向自己的肩膀。
  虽然还能摸到肩带的形状,但是,的确是松的,后面的钩子没挂上!
  可能是之前玩游戏时,不小心扯开的。
  难怪许苏白刚刚写字时,在那个地方,顿了一下。

  她臊得满面通红,拍开许苏白的手。
  力气有点大,“啪”的一声特别清脆。
  许苏白的肤色太白,只一下,就浮现出红色的印子。

  有几秒,气氛凝固成冰。

  云栖久赶忙道歉,说话隐隐带有鼻音,似要哭出来了般。
  许苏白没吱声儿,只拿一双晶亮的眼眸瞅着她。

  云栖久不敢抬头看他,边道歉,边捂着胸口,跑去洗手间弄衣服。

  等她出来,已经进入惩罚环节了。
  他们那一队的人,排成一排,高高低低地站在人堆外。

  隔得远,云栖久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只见大家突然哄堂大笑,风声送来“许苏白”“惩罚”等几个模糊字眼。

  云栖久耷着眼皮,有点蔫巴。
  许苏白是真的很受欢迎。
  不论好事坏事,人们都要提及他。

  走得近了,一声声气势磅礴的“接吻”,灌入云栖久的耳朵。
  她不明所以,归入队伍里,就站在最边儿上。

  大喊着“接吻”的声音,戛然而止。
  众人愣愣地看着云栖久。

  云栖久迷惑不解地眨巴着眼睛,也看着他们,小心翼翼地问:“怎么了?”

  “他们说,是我害我们这一队垫底的,所以,要我玩一把大的,抵了所有人的惩罚。”许苏白为她解惑。
  他就站在云栖久右边,她一仰起头,那张牙舞爪的文身就扑入眼帘。

  云栖久似懂非懂:“那,惩罚你什么?”
  许苏白赏给她一个余光,“他们要我跟离我最近的人,接吻。”

  紧挨许苏白站着云栖久,愣住,腿脚比脑子的反应要快,怯怯地旁边挪开了两步。
  许苏白差点被她逗笑。

  下方一个女生瞧见了,举起上一轮游戏留下来的一个气球,疯狂甩动,用上了激将法:“许苏白,你不会是玩不起吧?!”

  “损色。”许苏白笑骂。

  一群人笑,又开始嚷了:“许苏白,你快点挑一个啊!”
  拿气球的女生,把气球砸出去,“哪用挑啊,明明就是南蓉离他最近,好吧?”

  南蓉?
  云栖久探头,越过许苏白,看到了他右边的女生。
  她认得她。她全名叫“尤南蓉”,好像是音乐学院的,长得很漂亮,声音也甜美。

  尤南蓉笑得腼腆羞涩,为难地说:“讨厌啦,你们怎么能这么……这么过分!”
  嘴上说着“过分”,但她丝毫没有不情愿的意思。

  云栖久莫名怀疑,她跟那个拿气球的女生,是串通好了,特地给许苏白设了个圈套。

  所以,许苏白会跟她接吻吗?
  种种令人面红耳赤的场景在云栖久的脑海翻腾,她心间发涩,屏住呼吸,蹑手蹑脚地往许苏白那儿,挪了几公分。

  “既然你觉得过分……”许苏白拖腔拉调地说,扭头,面向云栖久,冲她眨眨眼,痞痞地坏笑着,“要不,换你陪我接受惩罚?”

  闻言,云栖久一口气提上来,堵在心口,吐不出去。
  是她听岔了?

  云栖久懵然看他,视线自他的星眸,缓缓下移到他的唇。
  他的唇形堪称完美,色泽鲜红,看着很软,让人想……亲上去,咬一口。
  她怦然心动,红了脸。

  许苏白浅笑:“要是连你都拒绝了我,那我该怎么办才好呢?”

  云栖久默然,攥了下裙摆,松开,磨磨蹭蹭地蹭到他身侧,肩膀擦着他的臂膀,离得很近。

  他嗅到了她发上的清香,心旌荡漾。
  “云六三。”
  残阳收敛最后一抹余光,操场灯光乍亮。
  他难得正经一回:“你怕不怕流言蜚语?”

  云栖久与他对视,嗓子干涩,音色轻软,却出奇坚定:“不怕。”

  话落,一只温热干燥的大手捧着她的脸颊。
  许苏白低头,印下一个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