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他添的我好湿好爽(H) 夹太紧了放松点h办公室

更新时间:2022-04-09 15:03:28

云栖久混在里面,太过安静,  显得格格不入。


 文学

  她偶然听了些他们的聊天内容,猜测他们私下应该没少聚餐。
  也是,为了进社团,  肯定少不了在学长学姐们面前混脸熟。

  对比之下,先前从未参与过记者团聚餐的她,  可太不上心了。
  如果不是许苏白,就她这态度,  估计早在第一轮面试就被刷下去了。

  一行人来到校外那条烟火气息浓重的小吃街上。
  小吃街的商家们,联合搞了个万圣夜活动。
  沿街的店铺和摊档,都摆上了南瓜灯,  贴上稻草人、蝙蝠、骷髅等具有恐怖元素的贴纸。

  有人在卖面具、南瓜灯,  还有人摆摊卖小饰品,  或者帮人化恐怖的妆容。
  生意兴旺,  围了一圈人。

  凑热闹似乎是人的本性。
  他们这群人前进的步伐慢了下来,  东看看,西瞧瞧。

  云栖久被一个摊子所吸引,凑过去,俯低身子,视线在一众南瓜灯里扫来扫去。

  同样是南瓜灯,但这家的南瓜灯大小不一、形态各异,就没一模一样的。
  有几个巴掌大的南瓜灯,长得还挺可爱。

  云栖久看着,忍不住模仿那几个南瓜灯的表情。
  或是瞪眼张嘴,作惊吓状;或是扬起嘴角,露出两颗尖齿坏笑;亦或是皱着鼻子,龇牙咧嘴。

  “呵~”一声轻笑,忽然飘进她的耳朵。

  云栖久表情僵住,呼吸一滞,脖子僵硬地向右转。

  许苏白不知何时出现在她斜前方,左手插兜,右手提着一个南瓜灯,笑着看她,眼下浮起一层浅浅的卧蚕。
  南瓜灯散发出暖黄色的光线,能照明的范围有限,柔化了他凌厉冷硬的面部轮廓。

  云栖久木着一张脸看他,内心在疯狂尖叫。
  这是什么社死场面?!

  她机械地摆正头,捂住嘴巴,努力调整表情,恢复常态,想假装刚刚那个犯傻的人,不是她。

  然,许苏白非常不给面子地拆她的台:“云六三,你刚刚模仿得还挺像。”

  云栖久:“……”
  她不认识他,真的。

  许苏白模样出挑,关注度本来就高,一出声,那低音炮般的嗓音更是撩人。

  周围偷摸着瞧他的人,内心激动,交头接耳,小声讨论“云六三”是谁。
  云栖久撇开头,佯装拨弄刘海,手挡在脸前。

  “长得这么帅,肯定有女朋友了,我不去……”
  站在云栖久旁边的一个女生说道。

  没有。云栖久默默在心里回复。
  许苏白长得这么帅,但他现在没有女朋友。
  要是喜欢他的话,得抓住机会,赶紧上。
  说不定,再晚个一两天,他就跟哪个风情万种的性感尤物在一起了。

  可能是见她没搭理他,许苏白放下南瓜灯,穿过人潮,挤到她身边,俯身与她并肩,手在她眼前挥了挥,“发什么呆?”
  云栖久摇头,“没什么。”

  许苏白扫视那些南瓜灯,问她:“你喜欢哪个?”
  云栖久:“嗯?”

  “我送你。”许苏白拿起一个小南瓜灯。
  “啊?”

  他端着南瓜灯,一会儿看看她,一会儿看看灯,认真点评:“你刚刚的表情跟这个南瓜灯好像。”
  “……”云栖久与无语冷漠脸的南瓜灯,面面相觑。

  “不像!”她瞪他一眼,语气娇嗔。
  许苏白放下南瓜灯,拿起另一个,“现在跟这个比较像。”

  “……”他怎么这么爱逗人玩儿呢?
  云栖久嘟囔:“你才像南瓜灯!”

  许苏白听到了,低笑两声,催她:“快挑,人这么多,挤着不难受?”

  云栖久挑了个顺眼的出来,“这个怎样?”
  他打量了下,摇头,“它比你可爱太多,我怕你带回去,看着糟心。”

  “……”云栖久那该死的胜负欲,莫名被他激起来了。
  “我还不如一个南瓜灯?”她学着南瓜灯的表情,扬起一个甜甜的笑脸,“这样呢?像不像?”

  许苏白还是不满意,“笑得太假了。”
  云栖久笑容愈发灿烂,眉眼弯弯,眼睛亮闪闪的,“这样?”

  许苏白偏头,手挡在唇边,笑出了声,肩膀轻颤。
  笑完,他抬手掐了下她的脸颊,语气宠溺:“真可爱。”

  云栖久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了。

  许苏白掏钱给摊主。

  云栖久拿着小南瓜灯,跟个小媳妇似的,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
  然后,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她好像又被他耍了。

  一群人走进一家糖水店。
  因为店里比较闷,所以大家选择坐在店外的小院子里。

  店外的小院子有四套矩形桌椅。
  他们分成了两桌。

  一桌是许苏白和大二的学长学姐,以及一个大一男生。
  另一桌则全是大一女生。

  云栖久想去全是女生的那张桌,却被许苏白叫住:“你要是过去的话,那边人就太多了。”
  可云栖久觉得,那张桌,真的能坐下六个人。

  名叫“梁笑”的大二学姐,是采策组的副组长。
  她拍了拍身旁的空位,招呼她:“云栖久,过来这边坐。”

  云栖久走过去,正要坐下,许苏白碰了下旁边男生的胳膊,“刘章,你坐梁笑那边去。”
  刘章听话地坐过去。

  “你坐这儿。”许苏白对云栖久说。

  “咦~”大家露出暧昧的笑。

  云栖久赧然,硬着头皮,坐到许苏白左手边。

  许苏白右边坐着的大二学长,块头偏大,占地面积不小。
  硬生生把许苏白挤到她那边,两个人肩挨着肩,腿贴着腿,局促地坐着。

  梁笑取出便利贴和笔,摊开菜单,问云栖久要喝什么。
  云栖久翻看菜单,答:“一份红豆双皮奶。”

  梁笑问了一圈,最后又问了许苏白一遍:“你想好要点什么没?”

  座位拥挤,许苏白干脆往后一仰,靠着椅背,左胳膊搭在云栖久身后的靠背上。
  闻言,他睨了眼菜单,扭头问云栖久:“有什么是不甜的?”

  “龟苓膏吧,”云栖久说,“不加炼乳,不加蜂蜜的话,吃着有点苦苦的,你能接受吗?”
  “行,那就龟苓膏。”许苏白对梁笑说。

  梁笑记在便利贴上,撕下来,交给刘章。
  刘章接住,又去另一张桌,收了女生们的便利贴,进店里下单。

  梁笑单手支颐,视线在许苏白和云栖久身上,来回逡巡,“你俩关系好像挺好的哦~”
  云栖久连忙解释:“只是朋友而已。”

  “是么?”梁笑看向许苏白。
  许苏白不接话,唇角翘起,搭在椅背上的左臂屈起,支着头,右手捏着一把金属打火机把玩,打火机盖被挑开,发出“叮”一声脆响。

  梁笑没再看他,就跟云栖久聊着:“你是新闻专业的?”
  云栖久:“是。”
  “我也是……”
  之后,两个女生就专业的事情,聊了挺久。

  刘章从店里出来,再回原位坐下,看到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云栖久跟梁笑在聊天。
  许苏白一派大佬坐姿,身子微微偏向左侧,眸色深浓,凝睇身旁那个笑语嫣然的女孩子。
  至于低头玩手机的学长,已经毫无存在感了。

  “你居然没谈过恋爱?!”梁笑突然惊讶地叫出声来。
  刘章和学长一听,都诧异地看向云栖久。

  “真的假的?”刘章问。
  云栖久颔首。

  “别吧,”学长说,“连梁笑都有男朋友了,你居然还是母单?”
  梁笑不爽:“什么叫‘连我都有男朋友’?”

  学长举手投降:“我的意思是,泽锦真他妈有福气,能捡到你这个大宝贝!”
  梁笑傲娇地“哼”了声:“为了遇到我,他上辈子都不知道烧了多少柱高香。”

  云栖久弱弱问道:“学姐有男朋友?”
  刘章啧啧两声,“田泽锦学长为了追学姐,特地拉了一车玫瑰花到她宿舍楼下,跟她表白,你竟然不知道?!”

  云栖久咋舌:“一车玫瑰花?!”

  一提起这事,梁笑笑得合不拢嘴,“哎呀,你们今晚怎么老提这件事啊!”
  她说着,羞涩不已,朝刘章的臂膀打了两下。

  刘章没料到她会有这反应,被打了个猝不及防,肩膀陡然缩起,咋咋呼呼:“不是,学姐,你打我干嘛?!”

  学长同情地看着他,强忍笑意。

  许苏白不走流程,直接勾唇笑,凑到云栖久耳边,说悄悄话:“我才发现,她激动的时候,会打人。”
  他伸展左臂,左手轻轻拍了下云栖久的左胳膊,“她打人还挺疼的,要不是我叫你过来这边坐,估计你这小胳膊,能被她打肿。”

  许苏白拍她手臂的动作太过轻柔,有一瞬间,云栖久甚至以为,他是在抚摸她。
  而且,他们现在这姿势,就像是他要揽她入怀一般。
  太亲密了。

  云栖久后背僵直,呼吸急促,全身都在烧。

  说完话,许苏白就把手收了回去。
  整个过程,不过短短几秒钟而已,根本看不出他要揩她油的意思。

  许苏白有一搭没一搭地转动打火机,懒声说:“你刚才那反应,好像是很羡慕她有一车玫瑰花?”

  云栖久捏了下发烫的耳垂,咕哝:“不觉得很浪漫么?”

  “咔嚓——”
  打火机被点燃,火光一闪,一簇火焰在微风里摇曳。

  许苏白瞧着她绯红的精致小脸,语气轻蔑:“不过是一车玫瑰花而已,我家还有一园子的玫瑰呢,你又不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