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睡醒他的那个还在我的里面-辣文纯肉军人

更新时间:2022-04-02 15:08:01

杨华林撇了撇嘴,索性站起身来,两手一摊:“老三废了又不是我害的,是他那傻闺女祸害的,真要治腿,那就让三房卖儿卖女自个筹钱去!让我给他养孩子?笑话,我连自个的老婆孩子都养不活呢!你们非要给老三治腿,我也不拦着,我们二房分出去另过,田地银两啥的,让娘把我们二房那份儿拨出来就是!”

  “混账!”老杨头猛地一拍桌子,放在杨华林面前的茶碗都跳了起来,杨华林吓了一跳,只见老杨头一张脸黑了,脸上的肌肉都在抽搐!

这时,一直在赌气把头扭向床里面不看这边的谭氏也发怒了,抄起身后一个枕头就朝杨华林砸了过来。

  枕头用了有些年头了,枕套四角的针线路早就松了,被这样用力砸出去,里面填塞的芦花絮和风干的碎鸡毛都飞溅出来,洋洋洒洒,桌上就想下了一场鹅毛大雪,坐在桌边的几个男人头上肩上也都落了一身芦花絮和鸡毛。

 文学

  谭氏指着杨华林的鼻子忿忿骂道:“老二,你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我和你爹还没断气呢,你就蹦跶着要分家?你是存心想要气是我和你爹,是不?”

  杨华林鼻子不太好,被那些芦花絮刺激得一口气打了三个响嚏后,见到谭氏那副恨不得要吃了自己的凶恶模样,知道自己这下是捅了马蜂窝了,顿时赔着笑脸求饶:“娘啊,您别动怒啊,儿子不是那意思,您和爹都健在,儿子怎么敢……”

  杨华林

  “你个兔崽子,照你这般说,我和你爹前脚断气,这家后脚就得散伙?你安得什么心?你不给我说清楚我跟你没完!”谭氏不依不饶起来,吓得坐在床边的老四媳妇刘氏吓得忙地站起身,垂着头立在一侧,捧着茶碗的手都在忍不住颤抖。

  杨华林耷拉着脑袋站在桌边,一张笑脸比哭还要难看,求助的目光投向主位上的老杨头。

  “都给我消停!老二你也给我坐下!”老杨头吼了一嗓子,屋里总算是消停了。

  杨华林摸了摸鼻子,如蒙大赦般赶紧坐了回来。

  老杨头把旱烟竿子塞回了嘴里,却没有吸,一双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脸色比锅底还要黑。

  回想自己早年,十几岁就出去讨生活,啥脏活苦活都做过,后面在县城帮人做过几年的掌柜,手里攒了一些家底。原本想着在县城置点产业扎下根来,哪知一场案子,东家进了大牢,自己也险些被牵连。

  花了一些钱财打点了关系,总算洗脱了嫌疑,却再不敢跟县城里呆了,那会子刚好赶上谭氏生下老三,就雇了个马车带着这一家子回了老家长坪村。

  购置了几十亩的田地,当年势头最好的时候还雇佣了长工,建了现在这两进的泥土坯院子,总算是安家乐业了。

  儿子们相继出生,又娶媳妇,几十年过去了,吃饭的嘴添了不少,田地还是当初那几十亩,日子越过越紧吧,苛捐杂税却每年都在加,赶上灾荒年份,一家人要过好长一段青黄不接的时日。

  可是,他还是觉得有盼头!

  看着这一大家子的儿孙,老怀欣慰,人活一世,到了这个年纪,不图大富大贵,就求一大家子和和睦睦在一起,共享天伦!

  分家?从未想过!

  可是今夜,二儿子竟然提出分家,真是把自己气得够呛!

  老杨头好半天都回不过神来,整个人坐在那里就跟被雷给劈中了似的,半天都没有回过气儿来。

  屋里的气氛,陡然就变得沉闷而僵硬下来,每个人都低垂下头不敢吱声。

  杨若晴静静坐在那里,感觉到身旁孙氏的身体,此刻绷得紧紧的。而孙氏握住自己的那只手,好凉好凉,一直凉到了杨若晴的心里。

  杨若晴暗暗皱了皱眉,二伯杨华林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也没啥继续问下去的必要了。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些人,虽都是杨华中的同胞兄弟,可是,大难临头,每个人都只会顾自己,顾自己的孩子,不愿意被兄弟,还有兄弟家的妻子儿女来拖垮自己。

  这就是人性,非常现实的人性!

  看开了,其实也没什么好气恼的!

  偷偷看了一眼自己娘,她深深的垂着头,落下的几缕刘海遮住了她的眼,但那惨白的侧脸还有冰凉的手指,无不透露出此刻的伤心,绝望!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