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抓灰系列20篇_不要我还怀着孕呢好痛

更新时间:2021-01-07 16:12:57

他一开始就把这事儿当成交易,只有我,全心全意地沉浸在其中无法自拔,竟然奢望着他对我有一丝丝真情在!


 文学

我忍不住苦笑,怎么可能?我得到了满足,可是对他而言,不过是一次再普通不过的相交!


我黑了脸,沉声说“咱们现在两清了,把那段视频删掉!”


苏大生愣了一下,伸出一只手隔着我的裙子摸了一把我的那儿坏笑着说“如果刚刚来到这儿,你提出来,我可能会答应你!可是现在,我已经得到你了,你觉得我还有必要答应你的条件?”


我忍不住自责,刚才真是傻透了,扛不过他的撩拨,大脑一片空白,只想着怎么让身体尽快得到满足,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都忘记了!


“真是该死!”


“苏总,放过我吧,求求你!我已经结婚了,有自己的爱人,你就当可怜可怜我好不好?我真的不能再这样了……”


“刚才你不是挺享受的吗?上次在办公室,你都那么挺浪荡了,而且今天还跑到这种地方,来看猛男跳脱衣舞,我看你的本性就是放浪!”


“别在这儿装纯了,既然你老公满足不了你,我填补了他的空白,以后咱们就做一对野鸳鸯多好啊!”


说完,他再一次擒住我的嘴唇,这个吻,霸道而绵长,刚刚冷却的身体又开始升温了。


不能再这么沉沦下去了,不能了!


我猛地推开他,低头看了一下手机,是曲小丽打来的。我出来了这么久,还没有回去,她一定是等急了担心我。


正想转身离开的时候,苏大生却一把搂住了我的腰

苏大生,你放开我!我是和曲小丽一起来的,她是什么脾气你也清楚,她马上就会出来找我,万一看到你,你知道会发生什么。”我急迫的大声上对他说道。


苏大生舔了舔嘴唇,极不情愿地松开手。“那就下次再见了!我一定会给你惊喜,你给我等着啊!”


说完,他瞥了我一眼,双手插到裤兜里,大步流星地离开了。我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接起手机。


“刘惠梅,你怎么回事啊?买个饮料,这么半天还不回来!”


“里面太闷了,我在外面透透气!你等着,我马上就回!”


我跑出夜店,冰凉的风吹过来,我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混沌的大脑也逐渐变得清晰起来。一想到刚才的激烈,我忍不住鼻子一酸掉下泪来。


最终,我还是出轨了,以猝不及防的方式!我的第一次给了苏大生,很痛,可是那种从未有过的欢愉却久久在身上萦绕。


苏大生说我是荡妇,可我明明不是,我不是!


双腿有点发软,我慢慢蹲下来,心里好像落下了一块石头,说不出来的难受。


怎么办?我背叛了自己的丈夫,背叛了我最深爱的男人!


以后,我该怎么面对他呢?脑子里一片茫然。


曲小丽是夜店的常客,玩得很嗨,我刚买了饮料回去,她就拉着我去参加舞会,和那些陌生男人大跳贴面舞,那种互动实在太亲密了,直看得我脸红耳热。


我催了曲小丽好几次,她才极不情愿地答应回家。


在路上,我一直心不在焉的,她问一句我才答一句。她一直说我这个人挺没劲的出来玩儿还这么放不开,我只是苦笑,没有说话。


回到家以后,我立刻冲进浴室里,直到冰凉的水砸到身上,透心凉,我才想起来忘记调温度了。


我拼命地搓洗着自己的身体,直到白皙的皮肤微微发红,后来我干脆把喷头拿下来,开到最大,用力冲洗着那里,好像只有这样,才能把自己的彻底洗干净。


心里有一个声音在说“别白费功夫了,你现在已经脏了!”


我恼怒地把喷头扔在地上,鼻子一酸,“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无边的羞耻感填满了整颗心,我越来越恨自己。我恨的不是自己和苏大生发生了肉体关系,而是,在发生的时候,我竟然那么亨受,即使结束的时候,我竟然还会依依不舍!


这个澡,我洗了很长时间,一直到哭得没了力气,皮肤都开始起皱,才拿过浴巾开始擦身子


门外“当”的一声响,一定是汤金陵回来了。


他在浴室门口停下脚步,叫了我一声,我答应着,可还是磨蹭了好久才出去。


看到他坐在沙发上,仰头靠在靠背上,似乎很累的样子,我快步走到他身后,把手搭到他的肩膀上,轻轻地揉捏起来。


他拍了拍我的手,沙哑着嗓子说“出去转了转吗?”


我愣了一下,低声说“没有!”


汤金陵长叹一声,转过头看了我一眼“宝贝,对不起,我这工作一忙起来就腾不出什么时间陪你!”


他的眼神还是那么深沉宁静,好像能瞬间看透人的灵魂一般。


我有点心虚,轻咳一声,别过头去看别处,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假装无所谓地摇摇。


汤金陵洗了个澡,我们肩并肩躺到床上。


“惠梅,今天在公司里,我听到女同事们在讨论,说那方面比较和谐的话,女人滋润了,气色就会很好!所以…我真的觉得特别对于不住你!”


这些话说得多了,我也有点儿麻木了,翻了个身背对着他,不知道要怎么接话。


汤金陵搂住我的腰,一只手伸进我的衣服里轻轻揉搓着我的胸,温热的呼吸扑打在我的脖颈之间。


我觉得浑身发麻,汗毛都倒竖起来了。


以前他很少这么对我,大概也是担心把我撩拨得不行,自己又无能为力会让我难受。


现在,可能是酒精的作用吧,他的动作越来越大胆,那只手像蛇一样在我的肌肤上滑行,慢慢朝我那儿前进。


以前,我是很享受的,可是此刻,却忍不住生出几分嫌恶来!


他根本就不行,一会儿弄得我像着了火一样,饥渴难耐,而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我有点儿累,只想好好睡个觉,所以就按住了他的手,低声说“睡吧,好不好?”


他的动作立刻顿住,很快就尴尬地把手收了回去。


我知道他躺了很久都没有睡着,却不敢转过头去看。他一定很挫败,一定很难过,可是我却一句话都不想说。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突然问了一句“昨天晚上你做春梦了是不是?看你很享受的样子!你是不是特别想做那事儿?

他一定知道我还没有睡着,所以才会这么问。我的心砰砰直跳,可却咬紧牙关,闭上眼睛,假装没有听到。


看我没有回应,他长叹一声,沉默了。夜色如水,我们背对着背躺着,各怀心事。


半睡半醒之间,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苏大生没有戴套,我回来的时候竟然忘了买避孕药,真是太大意了!


听说,那种药越早吃越好!我急得什么似的,可是汤金陵就躺在身边,现在出去买肯定是不可能的!这下子我彻底清醒了,再没有一点儿睡意!


好不容易熬到快天亮了,汤金陵轻微的鼾声传来,我蹑手蹑脚地起床离开了卧室。


小区对面有好几家药店都开着门,可我没敢进,平时头疼脑热的时候都是去那儿买药,万一被那些小姑娘认出来告诉了汤金陵可就完蛋了!


凌晨的的风特别凉,我小跑了一段路,在一家偏僻的小药店买到了药,然后又进便利店买了一瓶水。把药吃下去以后,我悬着的心才踏实下来。


看看腕表,距离和苏大生欢爱刚好过去了八个小时!走到楼下的时候,我看到自家客厅的灯亮着,心里一下子“喀噔”起来。


不会我前脚刚走,汤金陵后脚就醒了吧?天哪,怎么办?


他一定会问我干什么去了!这么早出门,我要怎么解释呢,在楼下又徘徊了一会儿,想好怎么说了以后我才上楼。


进家门,汤金陵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脸阴沉,我把钥匙扔到鞋柜上,一边换拖鞋一边问“金陵,这么早就醒了?”汤金陵转头看着我,眼神有点儿复杂“早吗?你比我还早,不是吗?”


我刚才醒了,就怎么也睡不着了。最近我零食吃得比较多,有点儿发胖,所以就心血来潮出去跑跑步!


我故意抹了一把额头,像是在擦汗,装作气喘吁吁的样子。


汤金陵的脸色缓和了很多,语气也轻松起来“哦,是这样啊!”


我喝了一杯水,一屁股坐到他旁边,撅起嘴假装不高兴,“不然你以为我去哪儿了?不会以为我去和别的男人幽会了吧?”


汤金陵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当然没有了!我就是有点儿担心你。”


那方面不能满足我,其实他也挺没有安全感的,刚才的反应完全可以理解,我并没有生他的气。尤其对上他宠溺的目光时,我忍不住心里又是一阵愧疚!


吃早饭的时候,汤金陵时不时地瞄我一眼,欲言又止的样子。


难道是他发现了什么?我的心一下子又提了起来。


看他一直不说,我有点儿着急,干脆直接问“是有什么事吗?你直说就好了!”


汤金陵吞吞吐吐了半天才说“以后你离那个曲小丽远一点吧,我是真怕她把你带坏。”


我追问他为什么会突然提这个,可他却怎么都不肯说了,弄得我心里很郁闷!


上班以后,我赶紧问曲小丽是不是跟汤金陵说过什么,她说什么都没说。


这就怪了,以前汤金陵从来不干涉我和朋友的交往,这是怎么回事呢?


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赶紧凑到曲小丽身边,低声问“你是不是有我老公的微信?”


曲小丽一拍大腿,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对,以前咱们一起吃饭的时候我加过!快天亮的时候发了一条朋友圈,是咱俩在夜店的合照,他好像还评论了,是一个忧伤的表情!”


原来是这样!


我撒谎说没有出门,结果却是和曲小丽一起跑去夜店玩儿。汤金陵知道以后没有责怪我,只是让我离曲小丽远一点儿,我心里忍不住暖了一下。


他对我越好,我就越觉得对不起他。


正发呆,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


“我是苏大生,你前两天交上来的案子有点儿问题,你来我办公室一趟吧!”


“嗯,好吧!”


放下电话以后,我的心里有点儿忐忑,一想到那天躺在办公桌上被他…我的脸直红到了脖子根,浑身都不自在。


他不会又要在办公室里和我怎么样吧?


方面我很担心,另一方面,又隐隐有点儿期待。


女人欲望的闸门一旦打开,那是很吓人的,还没有走到苏大生办公室门前,我就觉得浑身发烫,心神凌乱

敲门进去以后,我看到苏大生正站在落地窗前打电话,便低下头,静静地站在门口。


“我当然想你了,今天晚上去找你好不好?嗯,或者,咱们老地方见吧!一想到你丰满的胸脯和挺翘的蜜臀,我就特别激动!这次,咱们再尝试一下新的招势,我保证让你惊喜!好了,我这边还有事呢,晚上见!”


苏大生转过身,快步走到我面前,脸上带着坏笑。


他想伸手摸我的下巴,我皱眉,一把推开了他的手。


“怎么?看到我和别的女人调情,吃醋了?”


我后退几步,冷冷地看着他“咱们之间只是交易,我怎么会吃醋!宁绘绘才是你的正牌女友,你们说什么做什么都不过分!”


话说出来我立刻就后悔了,好像还真有点儿像是吃醋了!我的脸又开始发烫,刚刚抬起的头又垂了下去。


苏大生凑过来,猛地把我抱进怀里,两只手探进我的衣服里,自如地游走着,而且力道越来越大,好像恨不得把我揉进他的身体里。然后,他的一只手颤抖着从我的短裙下面探进去,火热的掌心隔着丝袜就把我撩得酥痒起来。


他盯着我,一点点摩挲着,慢慢伸进了那片神秘的所在。


我有点儿头晕目眩,不自觉地闭上双眼,感觉连周围的空气都变得滚烫起来。不行!我不能再轻易沉沦下去了!


我握紧双拳,长长的指甲陷进肉里,这种疼痛让我比刚才清醒了许多!


“不要这样!”我说完,猛地推开他,愤怒地瞪着他!


他不防备,踉跄了几下以后站定,把手指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你身上还真是香啊!”


“我以为,我玩了你一次以后就会失去新鲜感!可是,我好像上瘾了,看到你就想和你做!特别想!”


说着,他再次冲过来,扳过我的身子猛地一推,我的脸直接贴到了冰凉的墙壁上。


“宝贝,脱掉衣服,把屁股撅起来!”


“啊……”


我的心一点点往下沉,我听曲小丽说过,很多男人去嫖小姐的时候都会要求后入,因为他们不想看到浓妆艳抹的脸,这样就可以随意把她们想象成自己喜欢的女人!


苏大生真是欺人太甚,他是把我当成小姐吗?我没有顺从他,可是拼命挣扎,却无济于事。


他的手机又响了,而且响了一遍又一遍,他有点儿不耐烦,终于松开我,从口袋里把手机拿出来。


我转头看了一眼,上面显示的名字是小青。


他接起来,眉头皱得紧紧的“刚才不是说好晚上见吗?怎么又打过来了!”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苏大生又笑了“你放心吧,我知道你好哪口,会多买一点儿增添情趣的东西!”


趁着这个空当,我赶紧朝门口的方向跑过去。苏大生一直叫我站住,我一秒钟都不敢停留,直到回到办公位上,心还是“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从此,我可能真的要被苏大生缠上了!


手里被别人攥着把柄的感觉真是糟透了,我不能就这么一直被苏大生玩弄下去。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万一哪天被汤金陵发现了,那时日候就后悔莫及了!


苏大生不停地给我发微信,都是一些下流的情话。一想到他和那么多女人保持着肉体关系,我突然觉得一阵恶心,跑到卫生间里干呕了半天。曲小丽看我脸色发白,还问我是不是怀孕了,我苦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怎么可能怀孕呢?我和汤金陵从来都没有亲热过,想到这儿忍不住又是一阵苦闷!


我的心情很不好,一想到在公司里随时会被苏大生侵犯就头皮发麻,干脆请了几天病假在家休息!


汤金陵很难得的没有出差,每天都回来的很早,还亲自下厨做我喜欢的菜给我吃!


似乎,一切回到了从前,有时候我会想,其实这样也挺好的,就算那方面得不到满足又怎么样呢?只要我们能一直在一起,互相取暖也蛮好的。


我强迫自己去忘掉和苏大生之间发生的一切,虽然明知道这是鸵鸟心态,是自己骗自己!我也想过辞职,可是这份工作我真的太喜欢了,而且薪水也很可观,实在是舍不得放弃!


汤金陵出差的当天晚上,我看了一会儿电视,觉得挺没意思的,早早地洗了个澡就打算上床睡觉。


手机突然响了,是一个陌生号码!会是谁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