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浴室欢爱h)_叫出来就给你我想听

更新时间:2021-01-07 15:52:24

当然,一般情况下她们是不会随便说出来的,因为这样会显得很淫荡。


 文学

被老赵打开了体内那个欲望的开关之后,王雪已经不会再隐瞒自己的需求了,甚至拿着老赵和她见过的所有男人比。


村里的男人想要在男子气概和气质上比过老赵的,还真没有几个。


这个少女,以后就是我的女人了!


只有我才能在床上对她为所欲为,让她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浪货!


“我要让你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男人!”休息了几分钟,老赵便再度起身,将王雪翻了个面。


“赵哥,不要!”王雪装模作样地喊道。


但她却已经像小狗一样趴在床上,小屁屁对着老赵又摇又晃,显然是期待着老赵的再度进攻。


老赵一巴掌重重地甩下去,发出“啪”一声巨响,让她又是一阵娇嗔。


他娘的,真是够浪!


“啊!”


随着老赵的二次进军,两人同时发出舒爽的声音。


或许是从来没经历过,王雪在这个夜晚,释放出了无与伦比的热情,她用自己的身体作为礼物,一次又一次地乞讨着老赵的恩赐。


而老赵也丝毫没有吝啬,将自己的滋补阳气全部都灌进了她的身体里,大不了怀孕了,自己就上门娶她。


不过这样做了之后,老王头那个克星恐怕就再也不会原谅自己了,因为王雪的心,都已经随着性而为老赵绽放了。


第二天,老赵悠悠然地醒来,感觉到神清气爽,王雪为了避嫌,已经先回自己屋子了。


众人吃过美味的早餐后,才开着车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这里,并约定好下次再过来玩。


回到村里,王雪又变成了那个乖乖女,就好像那天晚上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但仍然不时地被老赵逮到占一些便宜。


直到老王回来,将王雪带回家,老赵才彻底没了占王雪便宜的机会。


这天,老赵正在家里看着电视,收到了郑薇薇的信息,让老赵去她家里吃饭,并直言自己一个人在家。


她刻意做了一桌精美的饭菜,和老赵坐在那不停对饮,但两人都知道,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估计等下发生点什么也是理所当然。


她就穿着一套家居服,不算暴露,但动起手来却很是方便,所以老赵是一边吃,一边享受着她那诱人的酮体,有些心猿意马。


郑薇薇不胜酒力,很快便双眼迷离,时不时就会看向老赵那的雄伟。


这小娘们,估计已经按耐不住了吧?


谁知就在这时,外面却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小薇?帮我拿下东西。”


居然是老太太陈小花回来了。


早不回晚不回,偏偏这个时候回,好事都被他搅黄了。


老赵站起身来,出门帮老太太接过手里的东西。


郑薇薇看着陈小花的眼里,充满了惊慌。

“小赵,你怎么来了。”陈小花一边走进家门,好奇问着。


“薇薇说要感谢下我给他这个工作,所以要做顿饭犒劳下我!”老赵笑着回道。


“那确实要感谢,要不是你给了薇薇这个工作,咋娘两穷的锅都要揭不开了,待会我也来陪你喝两杯。”


陈小花笑着回道,随后提起东西就往厨房走去。


郑薇薇眨着大眼看着老赵,崇拜的神色已经藏不住了。


老赵看了看厨房,小声说:“没事,别慌,有我在呢。”


郑薇薇瞪了老赵一眼,说:“待会可别说漏嘴,她早上去县城了,谁知道她会突然回来,吓死我了。”


“放心吧,我没那么傻!好了,去添副碗筷,继续吃饭。”老赵用力抓了抓郑薇薇的手。


“小微,再弄上几个菜,好好招呼赵叔。”


陈小花坐下来,给自己倒上了一杯酒。


“不用,菜够了,弄得怪麻烦的?”老赵说道。


“嗨,菜钱都是从你那里赚的,你难得来一趟,小赵,今儿你可千万别推。”陈小花显得兴致十足。


“感谢啥哦,都是乡亲,总不能光看着不帮忙。”老赵很是觉得羞愧。


陈小花都不知道,老赵已经把她儿子给绿了,要不是她及时回来,今晚她那个漂亮又性感的儿媳妇,还会被老赵的大枪干得哇哇叫。


郑薇薇的眼神有些复杂,显然也是在想自己出轨的事。


不过现在木已成舟,谁也没有后悔药吃,只能顺其自然地发展了,陈小花一家虽然憨厚老实,但就是错在大柱早早的去世了,偏偏自己家还没什么余粮。


所以,只能由别人来征服了。


“小赵,想什么呢?来来来,喝酒!”陈小花举起了杯子。


“哎,我是在想薇薇这么一个女人,要把家撑起来,也是很难过的。”老赵装模作样地说道。


陈小花转头看了下郑薇薇,冲她笑了笑,对老赵解释道:“小赵,现在这社会不就这样,薇薇的命就是这样,再怎么抱怨也没用。”


“以后要是有能帮的,我一定帮你们一把。”老赵举起酒杯喝了起来。


陈小花大笑着说:“呵呵,那敢情好,那以后薇薇就拜托给你了。”


两人喝得很快,没半个小时,就已经干掉了第一瓶。


而陈小花毕竟年纪大了,所以在酒精的刺激下,第二瓶刚喝两杯,便直接醉倒在桌上。


这老太太,终于趴了!


没奈何,老赵只能和郑薇薇一人抬一边,慢慢把这个醉鬼给抬进了二楼的卧室里。


“不能喝就别喝,还说什么命,我的命凭什么就只能这样。”郑薇薇抱怨起来。


郑薇薇给陈小花脱掉鞋子,一脸的不愉快。


老赵歪着头看向她,心中又来了火气,这么刺激的事要是能做上一回,那可真的是值得回味了。


于是老赵便壮着胆子朝那趴在床上的郑薇薇一把抓了过去,她顿时浑身都打了个寒颤,显然是没有想到老赵会这么大胆。


她转身拍掉老赵的手,轻声道:“你要死呀!她要醒了咋办?”


老赵直接搂住她,邪笑道:“怕什么,她喝多了,要真的醒过来,正好让我教教他怎么心疼女人。”


郑薇薇被老赵的淫荡话语逗得脸红起来,她这几天估计也是很难熬的,所以并没有推开老赵。


“不行,要是到时被她知道,这事情可是要戳脊梁骨的!”郑薇薇的心里还有着一些顾忌。


其实老赵也怕得很,别看陈小花岁数比老赵大不了太多,但是在村里,她的辈分可不低。


“放心吧,要出事了我扛着,再说你看她那样,绝对一觉睡到早上才醒,咱们的时间有大把。”老赵色迷迷地看着她。


“就你鬼点子多,但指定不能在这。”郑薇薇动心了。


她直接把卧室的门关上,把老赵拉到了客厅里,然后就主动迎了上来。


热吻过后,老赵就开始上下其手,不过始终留了个心眼,瞧着房门那的动静。


“你到底要干嘛?摸摸就算了。”郑薇薇嘴里说着不要,但身体却很老实,已经有些发热。


老赵差点没笑出来,便调戏她:“说,想不想我,上次还没爽够吧?今天就在你家,弄到你站不起来为止!”


说着,老赵便用力地耸了耸腰,虽然隔着衣物,但还是准确地顶中了她的要害部位。


“嗯!”


郑薇薇敏感无比,身子变得更软了,口中呼出的灼热气息,已经证明她做好了准备。


老赵也不说话,一点点攻陷这个少妇的防线。


郑薇薇眼神有些迷离:“哼!总得找个机会剪掉这害人的东西!”


“你舍得么?没了它,你还不是照样得用手代替?”


老赵的动作越来越快,郑薇薇那儿也已经越来越热。


“老不正经,早知你是这样的人,我才不去找你呢。”郑薇薇娇喘地说道。


老赵就笑了:“呵呵,早知道你是这么浪的,我也会主动去找你,让你天天都跪在我面前叫爸爸。”


郑薇薇的耳朵根子都因为我的摩擦而变得通红,红唇点点,全部印在老赵的脸上。


老赵知道她已经按耐不住了,便再度加大了力道。

老赵在她的耳边轻声地说:“想不想再刺激点?”


她停了下来,愣愣地看着老赵,略显生气地说:“还能怎么样,这样就够刺激了。”


“这才到哪里,我说了,今晚咱们有大把的时间。”


郑薇薇问:“老东西,你还想怎么样?”


老赵想了想,便说:“这是个惊喜,你先闭上眼睛!”


郑薇薇很听话,马上就闭上了眼睛。


而老赵却趁着这空档,一把就拨开了她的睡衣,然后便用力一顶……


郑薇薇被老赵的突然袭击弄得不知所措,想叫又不敢叫,只能狠狠地朝着我的肩膀咬了一口。


而老赵却已经奋力运动起来,在沙发上像发情的野兽一样攻伐着郑薇薇娇弱的身子,宛如乐曲般美妙的声音响起。


陈小花就在另一个房里,郑薇薇自然不敢太放肆,但由于积压了几天的渴望,她还是忍不住浪叫了几声。


而老赵为了迅速解决战斗,所以每一下都是又准又狠,丝毫没有怜惜。


狂野的交欢足足持续了半个多小时,老赵才低吼一声,释放出了所有的ke望。


而郑薇薇已经披头散发,浑身无力地昏死过去了。


第二天。


回忆起昨晚的疯狂,老赵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当着陈小花的面弄晕了她儿媳妇,这叫个什么事?


陈小花这次回来整天都待在家里,老赵也不好主动过去,或者是发信息给郑薇薇,所以只能无聊地熬着。


过了几天,郑薇薇才终于露面,说是要去镇上买衣服,但陈小花却不愿意去,说太折腾身体了。


“薇薇,你这是干什么去?”


老赵站在门口抽烟,便看到一身连衣裙打扮的郑薇薇提着包要出去。


“赵叔,我要去镇上逛街。”


我哦了一声,也没多表示。


但郑薇薇却又轻声道:“叔,你陪我去吧?”


她扯了扯老赵的衣袖,故意抖动着胸前那一对,老赵顿时明白过来,这少妇肯定又想了。


“去呗,你先走,我后面跟上。”正愁没机会接触她,现在却从天而降。


郑薇薇高兴起来,一蹦一跳地往村口走去,老赵掐灭烟头,也兴奋地回到家里换了身衣服,然后才出门。


老陈啊,估计你儿子今天又得戴绿帽子咯!


镇上还是很热闹的,不过由于来得早,所以商场都还没开门。


老赵便拉着郑薇薇去到一个茶楼,要了个包间。


这包间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重要的是沙发椅子一应俱全,非常适合两个人在里面做点什么事。


“给我们来壶龙井,顺便来点小吃。”老赵对服务员说道。


“好的,请稍等!”


郑薇薇见服务员离开后,坐在老赵的旁边,在老赵的胳膊上用力的地掐了下,问:“赵哥,你又在打什么坏主意呢?”


老赵往门口扫了一眼,搂住她,在她的香唇上吻了下:“我能打什么坏主意?不会是你想了吧?让我看看,下面是不是又湿了?”


郑薇薇连忙制止了老赵,慌张地向门口看去:“你要死啊,这里可是公共场合,被人发现了怎么办?”


说完,郑薇薇便坐到了我的对面。


她刚过去,服务员就揣着茶水和小吃走了进来。


“两位慢用,如有需要,请直接按门边的服务按钮。”服务生很有礼貌地朝门旁边那个黑色按钮指了指。


她一走出包间,老赵便起身来到了郑薇薇的旁边,喝茶?我可没这个爱好。


郑薇薇今天穿了件乳白色的连衣裙,脚上一双简单的黑色高跟鞋,虽然没有浓妆粉黛,但看来却别有一番风韵。


老赵不由抚上了她修长的玉腿,感受着那滑嫩的肌肤,真是个尤物。


“讨厌,你就不能老实点吗?”郑薇薇羞红了脸,瞪了老赵一眼。


“怎么,不喜欢吗?那为啥被干的时候叫得几里地外都能听见?”老赵坏笑着调戏她。


郑薇薇恼羞成怒,扑到老赵身上就打闹起来:“谁说几里地外能听见,还不都是你害的!死东西,我算是被你害惨了!”


“不说了,哈哈,来办正事吧!”老赵大笑着说道。


郑薇薇被老赵一把搂起,跪坐在椅子上,连衣裙也被掀开,露出条淡黄色的花边底裤。


“赵哥,还是不要了吧!万一被发现不好!”郑薇薇有些担心。


老赵才不管那么多,俯身上去,便开始了爱的前奏。


这次,老赵又打破了记录,一个多小时后,两人才双双累得瘫倒在椅子上。


“真不知你都这年纪了,怎么比年轻人还厉害。”郑薇薇的抱怨中带着欢喜。


老赵越强,她就越是快乐。


“这叫天赋,再说了,我平时也偶尔会锻炼下身体,和别人那可不同。”


郑薇薇把头靠在老赵的怀里,柔声道:“是你让我知道了做女人是什么感觉,也让我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我发现自己有点离不开你了。”


“可惜,你又不是我的女人!”老赵对此也很是无奈。


现在老赵有一种想独占郑薇薇的欲望,但老赵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你还不知足呀,以后在诊所里我可以天天给你,但是真的嫁给你是不可能了,陈小花一定会戳死你的。”郑薇薇说的倒是实话。


“我没有什么意思,就是想让你住在我家,这样以后不管做什么都方便一些。”


老赵把郑薇薇搂过来,柔声解释了自己的想法。


她说:“好吧,那我原谅你了,咱们去逛街吧,我都好久没来镇上了,整天待在家真的变成黄脸婆了。”


“那你也是最漂亮的黄脸婆。”老赵适时送上一记马屁。


郑薇薇白了老赵一眼,却很受用:“那是,要不然怎么勾引到你这老头子。”


“哇,原来你是存心要勾引我的?难怪大白天来找我治腰伤,被我占便宜了都不反抗!”

老赵在她的耳边轻声地说:“想不想再刺激点?”


她停了下来,愣愣地看着老赵,略显生气地说:“还能怎么样,这样就够刺激了。”


“这才到哪里,我说了,今晚咱们有大把的时间。”


郑薇薇问:“老东西,你还想怎么样?”


老赵想了想,便说:“这是个惊喜,你先闭上眼睛!”


郑薇薇很听话,马上就闭上了眼睛。


而老赵却趁着这空档,一把就拨开了她的睡衣,然后便用力一顶……


郑薇薇被老赵的突然袭击弄得不知所措,想叫又不敢叫,只能狠狠地朝着我的肩膀咬了一口。


而老赵却已经奋力运动起来,在沙发上像发情的野兽一样攻伐着郑薇薇娇弱的身子,宛如乐曲般美妙的声音响起。


陈小花就在另一个房里,郑薇薇自然不敢太放肆,但由于积压了几天的渴望,她还是忍不住浪叫了几声。


而老赵为了迅速解决战斗,所以每一下都是又准又狠,丝毫没有怜惜。


狂野的交欢足足持续了半个多小时,老赵才低吼一声,释放出了所有的ke望。


而郑薇薇已经披头散发,浑身无力地昏死过去了。


第二天。


回忆起昨晚的疯狂,老赵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当着陈小花的面弄晕了她儿媳妇,这叫个什么事?


陈小花这次回来整天都待在家里,老赵也不好主动过去,或者是发信息给郑薇薇,所以只能无聊地熬着。


过了几天,郑薇薇才终于露面,说是要去镇上买衣服,但陈小花却不愿意去,说太折腾身体了。


“薇薇,你这是干什么去?”


老赵站在门口抽烟,便看到一身连衣裙打扮的郑薇薇提着包要出去。


“赵叔,我要去镇上逛街。”


我哦了一声,也没多表示。


但郑薇薇却又轻声道:“叔,你陪我去吧?”


她扯了扯老赵的衣袖,故意抖动着胸前那一对,老赵顿时明白过来,这少妇肯定又想了。


“去呗,你先走,我后面跟上。”正愁没机会接触她,现在却从天而降。


郑薇薇高兴起来,一蹦一跳地往村口走去,老赵掐灭烟头,也兴奋地回到家里换了身衣服,然后才出门。


老陈啊,估计你儿子今天又得戴绿帽子咯!


镇上还是很热闹的,不过由于来得早,所以商场都还没开门。


老赵便拉着郑薇薇去到一个茶楼,要了个包间。


这包间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重要的是沙发椅子一应俱全,非常适合两个人在里面做点什么事。


“给我们来壶龙井,顺便来点小吃。”老赵对服务员说道。


“好的,请稍等!”


郑薇薇见服务员离开后,坐在老赵的旁边,在老赵的胳膊上用力的地掐了下,问:“赵哥,你又在打什么坏主意呢?”


老赵往门口扫了一眼,搂住她,在她的香唇上吻了下:“我能打什么坏主意?不会是你想了吧?让我看看,下面是不是又湿了?”


郑薇薇连忙制止了老赵,慌张地向门口看去:“你要死啊,这里可是公共场合,被人发现了怎么办?”


说完,郑薇薇便坐到了我的对面。


她刚过去,服务员就揣着茶水和小吃走了进来。


“两位慢用,如有需要,请直接按门边的服务按钮。”服务生很有礼貌地朝门旁边那个黑色按钮指了指。


她一走出包间,老赵便起身来到了郑薇薇的旁边,喝茶?我可没这个爱好。


郑薇薇今天穿了件乳白色的连衣裙,脚上一双简单的黑色高跟鞋,虽然没有浓妆粉黛,但看来却别有一番风韵。


老赵不由抚上了她修长的玉腿,感受着那滑嫩的肌肤,真是个尤物。


“讨厌,你就不能老实点吗?”郑薇薇羞红了脸,瞪了老赵一眼。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