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女人越痛男人越高兴*自驾路上干了驴友

更新时间:2021-01-07 15:42:57

 

 顿时,一股惊人软绵的弹触感,通过掌心传来,让老王手上忍不住加重了力道。

 

“嗯……”

 

王萌萌立马嘤咛一声,俏脸微微泛红。

 

她对老王是百分百的信任,而且根本没有两性的观念,所以仅仅只是眉头微皱,红唇微张,表现出轻微的生理反应。

 

 文学

这可苦了老王,不但要忍受心理上的折磨,还要忍受生理上的折磨,而且他还不能太过分,不能吓着她。

 

“咦?师父快看,萌萌胸上那两颗小豆豆变硬了诶!都凸起来了,这是咋回事儿啊?”

 

听到这话,老王不由苦笑:“傻丫头,这是自然的生理反应,不是得什么病了,更不是身体不舒服的表现,别胡思乱想了。”

 

“哦。”

 

王萌萌乖巧的应的一声,但是随着老王粗手在柔软上不停搓弄,那种涨麻感越来越强,隐隐还伴随着一股酥痒感。

 

这种感觉让王萌萌俏脸越发通红,鼻息也逐渐粗重,并且娇躯时不时轻颤一下。

 

察觉到自己女儿的这种反应,老王双手立马下滑。

 

他不敢继续下去了,因为他怕忍不住会揉捏这对尚未被开发的酥胸。

 

老王布满了茧子的粗手,占满了滑腻的香皂沫,从王萌萌纤细的小蛮腰,平坦的小腹一路下滑,最终停留在肚脐眼下方。

 

整个过程刺激无比,那种滑溜溜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忍不住仔仔细细的搓弄起来,没有放过一寸肌肤。

 

可是最后这一步,老王迟迟没敢有动作,他在犹豫是该继续还是越过这处。

 

但就在这时,王萌萌目光无意间一瞥,发现了老王那高高耸起的下身。

 

“师父,你那里咋了?是不是又难受了?”

 

“嗯?哪里?”

 

老王愣了一下,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王萌萌立马伸手一指,“就是那里啊,师父是不是也很难受想洗澡?那就一起来洗吧。”

 

老王当场呆愣,几秒过后,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裤裆,老脸一阵发烫,但同时却非常兴奋。

 

在欲望驱使下,他竟然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三两下脱去衣服,只穿了一个大裤衩子,挺着高高的小帐篷,坐进木桶里。

 

清冽的井水,冰凉凉的,泡在里面,让老王欲火消减了大半。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一丝不挂的王萌萌,老王喉结艰难的滑动了下,“那个啥,萌萌,香皂也打的差不多了,你蹲下来洗吧。”

 

王萌萌应了一声,重新躺回桶里,一边清洗身上的香皂沫子,一边直直盯着老王。

 

但目光更多则是停留在老王那高高耸起的裤裆,满脸的好奇。

 

“师父,你为啥不把裤衩子脱了呢?”

 

正心不在焉打香皂的老王听到这话,微微一愣,“你这丫头,咋这么多问题?赶紧洗澡。”

 

哪知王萌萌却嘴一撅,“师父为啥不和萌萌一样脱光洗澡呢?这样不难受吗?”

 

说着,竟伸手来拽老王的大裤衩子。

 

老王吓了一跳,慌忙将她的小手抓住,“傻丫头,你都多大的人了,师父咋能脱光和你洗澡呢?赶紧洗完去睡觉。”

 

“师父是不是嫌弃萌萌,不想和萌萌脱光光洗澡?”

 

见王萌萌撅着小嘴,一脸的不高兴,老王实在不知道该咋回答,实在拗不过她,只好在水底下扯下大裤衩子。

顿时,那早已高高耸起的部位立马暴露在王萌萌视线中。

 

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自己师父这部位,但萌萌依旧好奇的很,两眼直勾勾的盯着,一眨也不眨。

 

老王被她看得脸皮有些发烫,干咳了两声,故意板起脸,“看啥看,赶紧洗你的澡。”

 

话虽如此,但好不容易压下的欲火,在自己女儿直勾勾的目光下,再次升起,并且越烧越旺,使得那处的反应越来越强烈。

 

“呀!师父,你那里咋越来越肿了?就跟充血了一样,是不是很难受啊?”

 

王萌萌满脸好奇的娇呼一声,然后竟伸出一只白嫩的脚丫子探到老王两腿之间,盖在火热上面抚弄起来!

 

“咝……”

 

老王顿时倒吸一口凉气,那种难以言语的感觉让他爽得两眼直翻,根本没有心情呵斥,只想享受更多。

 

见状,王萌萌甜甜一笑,“舒服多了吧师父?萌萌就知道师父难受得很,要不然这东西怎么会变肿呢。”

 

说着,王萌萌伸出另一只白嫩的脚丫子,两脚夹住老王的火热,上下左右的抚弄起来。

 

老王顿时浑身一颤,两眼瞪得滚圆,先是看了一眼脸露甜笑的王萌萌,再低头看着下面。

 

生理上的快感和心理上的刺激,再加上视觉上的冲击,三重冲击之下,让老王那处再次膨胀了几分。

 

浸泡在清凉水中,然后火热那处又被两只柔嫩的脚丫子夹住来回抚弄,并且这双美脚的主人还是自己一手养大的徒儿。

 

“你这丫头,真是的,赶紧把脚松开,咋能用脚碰师父……师父这里呢,快把脚拿开。”

 

嘴上虽然这么说,可这种强烈的刺激让老王变得格外兴奋,忍不住在水里缓缓耸动起屁股,使得那处在王萌萌双脚中更舒服的滑动起来。

 

“不嘛,师父这么难受,萌萌要帮师父缓解一下。”

 

王萌萌确实对两性没有任何观念,在生理方面完全就是白纸一张。

 

要不然她也不可能让老王帮自己洗澡,更不可能对老王这样做,尽管老王是她的师父。

 

但就因为老王是她的师父,所以她才会这样做。

 

这个心理,是出于对老王百分百的信任。

 

“你……你这丫头……咝,再快一点……”

 

老王咽了咽口水,多重刺激下,也不再推拒,任由王萌萌动作。

 

水花不断溅起,波纹涟漪荡漾而开,一双白嫩的脚丫子,在老王两腿之间飞快的抚弄着。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王萌萌双脚发酸,想要停下来的时候,老王突然扶住木桶边沿儿,双眼瞪得滚圆,浑身抽搐起来。

 

而后,老王才卸了这股劲儿,一脸舒爽地吐出一口长气。

 

王萌萌好奇地看着他,但两人谁也没有开口。

 

足足过了十秒钟,王萌萌突然咧嘴偷笑:“师父,你尿尿了耶。”

 

银铃般的笑声响起,让老王脸皮不禁一阵发烫,羞臊难忍。

 

但还没有来得及出口呵斥,王萌萌却一手捞起漂浮在水中的粘稠液体,用手捻了捻,又送到鼻尖嗅一下。

 

小巧的琼鼻耸动了两下,随后将手中乳白色的粘稠甩干净,一脸好奇的看着老王,“咦惹!怎么味道怪怪的,好像不是尿尿,师父,这是啥啊?”

 

老王老脸一红,羞于开口,只好故意板起脸,呵斥道:“小姑娘家家的,问那么多干啥?赶紧把身子擦干净,回屋睡觉去!”

 

他一发火,王萌萌就算是再怎么好奇,也只好不情愿的站起身擦干净身子,跨出木桶。

 

但在回屋里时,她回头看了一眼正站在木桶里擦身子的老王,突然狡黠一笑,跑回屋里。

 

奇怪,师父那地方怎么能喷出那种东西来呢?

 

而且师父还不愿意告诉我,肯定有大秘密。

 

不行,下次我得好好再试一试!

 

打定主意后,王萌萌翻了个身,闭上眼睛,不一会儿便沉入睡梦。

 

而回到自己屋里的老王,躺在床上一直想着刚才的画面,久久无法入睡。

 

辗转反侧好几回,他才把心里那些负罪感消除掉,抽了一支烟,这才安稳睡去。

 

第二天,老王本来是打算去地里干活的,但因为王萌萌手指受伤了,没办法做饭,便留在家里。

 

快到吃午饭的时候,老王刚准备生火做饭,王萌萌却坚持要来帮忙,老王实在拗不过她,只好作罢。

 

“师父,今天中午吃啥?”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俏生生的王萌萌,老王脑中不由浮现出昨晚洗澡时那香艳刺激的画面,老脸微微发烫,连忙收回目光。

 

“萌萌想吃啥?师父就给做啥。”

 

听到这话,王萌萌甜甜一笑,“昨天的鸡肉挺好吃的,但……”

 

“小丫头,师父就知道你嘴馋,等着,师父这就去杀鸡。”

 

不大一会儿,老王提着毛拔干净的白条老母鸡走进灶房。

 

但王萌萌却坚持要学怎么切肉,没办法,老王只好站在她后面,让她一只好手拿着菜刀,而自己则握住她的小手,耐心的手把手教起来。

 

起初,老王还没什么感觉,可因王萌萌是一只手,使不上力气,他只得加大力道。

 

这一用力,身子不由自主的紧贴王萌萌,鼓囊囊的裆部刚好抵在她两瓣蜜臀上。

 

虽然王萌萌只有十八岁,但发育的却很好,个头比老王都要高出一些。

 

随着使力切肉,身子摆动,那处在王萌萌的蜜臀上不断来回磨蹭。

 

这一来二去的,老王竟然有了反应,那处逐渐苏醒,开始蠢蠢欲动。

 

就在这时,菜刀在肉上一滑,没切开,王萌萌胳膊一崴,连带着身子一抖,老王那处竟直接滑进了王萌萌的股沟中!???

 

“师父,你干嘛用手指戳萌萌屁股啊?”

 

面对自己徒弟这突如其来的询问,老王顿时一愣。

 

而这话说出后,王萌萌也是一愣。

 

自己师父一只手握着她的,另一只手摁着鸡肉,哪还有手指戳她屁股?

 

难道是师父那里……

“肉就是这样切的,会了吧傻丫头?赶紧生火去。”

 

不等王萌萌开口,老王屁股一缩,赶紧与她拉开距离,把她推到一旁,装着若无其事的切起肉来。

 

可裆部却耸起的一个鼓囊囊的小帐篷,非常的明显,想让人不注意都不行。

 

见状,王萌萌好奇得很,于是一边生火一边问,“师父,为啥你那里会时不时鼓起来呢?”

 

听到这话,老王手上一哆嗦,差点把手切了,扭头看了一眼王萌萌,刚好迎上她好奇的目光,心里不免一阵发虚,连忙别开脸。

 

“你这丫头,为啥对这事儿这么好奇?”

 

“萌萌想知道嘛。”

 

老王在心中无奈一叹,“那你要记好了,这是因为生理上的反应,这种反应是没办法控制的,明白了吧?”

 

听到这话,王萌萌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本来还想继续追问,但老王不愿在这个话题上做过多纠缠,直接岔开话题。

 

“去,把米洗了。”

 

“又蒸米饭吃吗师父?”

 

“咋了,你不愿意吃?”

 

王萌萌立马摇了摇头,“有肉有米饭不是家里来客人了才能吃吗?”

 

老王被她这话逗乐了:“傻丫头,你手都割破了,师父给你做好吃的补补,你还不乐意了?”

 

听到这话,王萌萌顿时甜笑起来:“哪能啊,萌萌巴不得天天这样吃呢。”

 

围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王萌萌目光总是有意无意的从老王裆部划过。

 

想起昨天晚上自己师父那部位先是高高耸起,把裤衩子都顶起一个大鼓包。

 

随后在自己脚丫子抚弄下,竟流了那种白色粘滑的东西,便忍不住问道:“为啥师父昨晚那里会流出那种东西呢?”

 

老王又是一愣,不知道该咋说,只好无奈苦笑:“问那么多干啥?赶紧吃饭,等会鸡肉凉了就不好吃了。”

 

可王萌萌实在好奇的紧,听到这话后,忍不住把脚探到老王的裤裆,想要将那白色的东西再弄出来。

 

老王顿时浑身一颤,筷子吧嗒一下掉到桌上,双眼瞪得滚圆,想出声呵斥。

 

可是当他看到王萌萌脸上的表情时,到了嘴边的话却咽了下去。

 

此时的王萌萌一脸好奇,双眼清澈又纯真,没有半点邪念。

 

并且看都不看他一眼,两眼直勾勾的盯着他的裤裆,白嫩的脚丫子隔着裤子来回抚弄着。

 

她那红润的樱桃小嘴紧抿着,秀眉微皱,好像赌气似得要像昨晚那样,把他的精华用脚丫子弄出来。

 

见状,老王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一个字。

 

一来是因为自己徒儿对两性没有任何观念,完全是白纸一张,二来他被这么一弄,也很舒服。

 

出于这种心理之下,老王没有出声呵斥,更没有阻止,反而鬼使神差的配合起来。

 

嗯……越来越粗了,师父这会儿是不是非常难受呢?

 

想到这里,王萌萌抬头看去,只见自己老师父一手端着碗,一手拿着筷子,不吃也不动。

 

坐在那里,双眼紧闭,腰板挺的笔直,双腿大大的分开,好像在配合着她。

 

“师父是不是又难受了?萌萌要不要弄快一点?”

 

听到这话,老王飞快睁眼看了她一下,又闭上眼睛,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

 

这傻丫头,是要把师父玩死啊!

 

老王其实很想教导她,但他发现,自己又很享受这种刺激的感觉,如果萌萌真的完全懂了,会不会就和自己关系疏远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

 

他真的不愿意这么快就面对这个问题,毕竟她可是自己一手拉扯大的啊。

 

老王在胡思乱想,而王萌萌也在浮想联翩,她现在正是懵懂的年龄,再加上老王说的比较隐晦,越发勾起了她的好奇心。

 

“师父,你那里越来越粗了,那东西是不是快要流出来了?”

 

听到这话,老王在心中无奈一叹,刚想着该咋回答,就听院门外传来一道女声。

 

“王大哥在家不?”

 

是张喜儿,她来干啥?

 

老王吓了一跳,刚准备让王萌萌缩回脚,她就立马收了回去,随即低头扒起饭菜来。

 

见状,老王如释负重的吐出一口气,起身想去迎张喜儿,但低头一看自己高高耸起的帐篷,连忙扭动了几下,使那处看起来不那么明显,这才放下心来。

 

“诶!是喜儿妹子不?进来吧,院门没关。”

 

院门“吱呀”一声被推开,张喜儿提着一个陶罐子走了进来。

 

此时的她穿着一件淡黄色的吊带连衣裙,将凹凸有致的娇躯,彰显得更加完美。

 

特别是胸前那一对挺拔高耸的柔软,比起侄媳妇胡美丝毫不弱。

 

完全就是一个成熟美艳的熟女,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随着走动,蜂腰带动着肥臀,两片硕大的柔软有节奏的来回颤悠晃动着,看得老王几乎移不开目光。

 

一张姣好的俏脸,并没有留下太多岁月的痕迹,相反还多了些许特有的韵味,配上一对狐媚眼,看得人心里发痒。

 

“喜儿妹子来了,吃饭了吗?”

 

老王坐着没动,因为他一旦站起来,好不容易掩饰的那处就会非常明显的显露出来。

 

倒是王萌萌,立马站了起来,乖巧的叫了一声婶子。

 

“哟!看来我挺赶巧的,正好赶上你们家吃饭,不错呀,大米饭加鸡肉,王大哥,你这是有啥大喜事吗?”

 

听到这话,老傻笑着挠挠头:“嗐!妹子,你这话说的,没啥大喜事就不能吃点好吃的了?”

 

说完,他瞥了一眼王萌萌,叹道:“我家这傻丫头昨天切菜的时候把手伤着了,流了些血,我就杀了只鸡给她补补身子。”

 

王萌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张姨,你坐,我给你盛饭去。”

 

张喜儿笑着点了点头,紧挨着老王坐下,将陶罐子放到桌上,看了一眼在灶房忙着盛饭的王萌萌,揭开了陶罐盖。

 

“王大哥,你昨天那么辛苦,我特意炖了大骨汤,给你送了些来补补身子。”

 

说完,她还冲老王抛了一个媚眼儿。

 

老王嘿嘿一笑,连连点头,目光放肆地在张喜儿身上游走起来。

 

?

王萌萌正端了一碗白米饭走出灶房,一听有大骨汤喝,立马放下碗,乖巧地说:“张姨,你先吃着,我去弄汤。”

 

说着,她抱起陶罐子,再次走进厨房,小脸尽是开心的表情。

 

见状,老王笑着摇了摇头,“这丫头,一听有好吃的就高兴坏了,真没出息。”

 

“萌萌还是个孩子嘛,要那么多出息干啥。”张喜儿娇嗔地看了老王一眼,眼波流转,暗送秋波,“反正王大哥很有出息,这点我可是清楚得很!特别是经过昨天之后……”

 

听到这话,老王不由心中一荡,“那是自然,老哥虽然上年纪了,可有句话不是说的好嘛,宝刀未老。”

 

“不但干农活那是一把好手,耕地也是非常在行的,并且很持久,不像其他庄稼汉,没耕一会就不行了。”

 

张喜儿顿时娇笑一声,“这个我知道,老哥耕地那绝对是一把好手。”

 

就在这时,王萌萌端着鸡汤走了出来,“师父,张姨,喝鸡汤。”

 

“萌萌这孩子真乖,王大哥以后有福气了。”

 

说完,张喜儿很是随意的在老王大腿上拍了拍,然后看着王萌萌,“快吃热喝,凉了味道就不好了。”

 

“谢谢张姨。”

 

王萌萌乖巧的点点头,端起鸡汤,仰头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见状,张喜儿搭在老王腿上的手猛然向上滑去,一下盖在鼓囊囊的裆部。

 

“妹子……”

 

“王大哥,你也别愣着啊,快喝呀。”

 

说着,小手微微用力,捏了捏火热的那处。

 

顿时,那火热的粗大感,让她心神荡漾,虽然有些疑惑为啥老王一下子就有反应了,但还是忍不住用掌心抚弄游走起来。

 

这骚寡妇,胆儿可真大呀!

 

暗道一声,老王装模作样的端起碗,将鸡汤咕嘟咕嘟的喝了下去。

 

虽然对张喜儿大胆的动作感到很惊讶,但他也很享受。

 

特别是此时自己的徒儿还在一旁,这种感觉就跟偷腥一样。

 

心理上的刺激以及生理上的感受,双重打击之下,让老王立马有了反应。

 

那让张喜儿yù仙yù死的超大尺寸逐渐苏醒,隐隐有昂首挺立的姿态。

 

察觉到老王的反应后,张喜儿抿嘴一笑,“王大哥,鸡汤做得咋样?还合你胃口吧?”

 

听到这话,老王只能嘿笑着说,“好,简直是老汉我这辈子喝过最好喝的鸡汤。”

 

张喜儿顿时笑得花枝乱颤,探在老王两腿之间的小手非但没有停下来,反而抚弄得愈加飞快。

 

但表面上两人都装出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老王正常吃饭,张喜儿时不时的插上一两句嘴。

 

又有肉吃,又有鸡汤喝,王萌萌高兴的不得了,压根儿就没发现自己老师父和张寡妇之间的小动作。

 

因为是大热天,老王下身只穿了一件宽松的大短裤,在张喜儿小手的扶抚弄下,那处早已膨胀。

 

直接将裤裆顶起来了一个高高的鼓包,很是显眼。

 

幸好王萌萌是坐在对面,再加上有饭桌遮挡,这一切并没有被她发现。

 

弄了一会儿,张喜儿似乎并不满足于此,竟很是大胆的将一只小手顺着老王的裤管伸了进去,一路向上攀。

 

就在老王浑身一颤时,张喜儿小手已经灵活的拨开他的裤衩,毫无阻隔的伸到里面,一把握住那火热的大家伙。

 

好一个骚娘们,这胆子也忒大了点儿吧,难道就不怕萌萌发现?

 

想到这里,老王转头向张喜儿看去,用眼神示意她不要乱来。

 

但没想到张喜儿却冲他抛了一个媚眼儿,娇媚一笑,“王大哥,如果你喜欢喝妹子熬的鸡汤,往后我就多送点儿过来。”

 

听到这话,老王干笑两声,“那多不好意思啊,妹子又不是什么富裕人家,咋能天天杀鸡熬汤送来给老哥喝呢。”

 

  说完,看着一脸媚态的张喜儿,老王心中一热,顺势放下碗筷,一只手搭在她的腿上,慢慢游走起来。

 

   张喜儿反应很直接,二话没说又向老王靠了靠,方便他能更好的揩油。

 

   同时装模作样的说,“那有啥的,只要王大哥喜欢喝,妹子杀两只鸡又少不了啥。”

 

   “嘿嘿,那就好,不过这平白无故吃/人嘴短呀,要是以后妹子你有个头疼脑热尽管来找哥,哥免费给你看。”

 

   张喜儿眼波流转,娇笑一声,“王大哥,瞧你这话说的,和我还计较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