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白洁高义系列大团结*强奷系列合集第140章

更新时间:2021-01-07 14:57:34

“我跟他说过不知多少回,我们是不可能的,我是做小姐的,只要有钱,跟谁都可以上床。他说不要紧,以后等他有钱了,我就可以不跟别人上床了。你说他傻不傻?”

到后来他实在没钱了,还过来,说是来看看她,看一眼他心里就好过多了。

而每次我看见他临走时的那张脸,像是忧伤,又像是无奈,又似乎什么也不像,倒像是一种爆发前的沉寂。

我真有点担心,这种性格的人要么不坏事,要坏起事来肯定是大事!

 文学

这不是危言耸听,我已经有两三次看见,他一个人站在马路对面离我们店大概三百米左右的地方,一站就是几个小时。有时是晚上,有时是深夜。

我猜想,他身上实在是没钱了。

他心里明白,到我们这种地方没钱就免谈了,但是他内心又控制不住对婷婷的思念,弄不好他认为这是自己的初恋呢,于是就只能这个样子了。

为了避免意外(别的店里确实发生过这种事,差点闹出人命来),我给婷婷出了个主意,先到别的地方上几天班,把手机号码暂时换掉,冷冷他,如果他到店里来找你,我们就说你到外地去了,等他死心后,再回来,那时侯即便再跟他碰到,他也肯定比现在冷静多了。

想不到的是,婷婷去了一家大型浴场,就再也没有回来上班。

我即后悔又痛心,我失去了一员大将!

一个危机产生的同时,也隐藏着一个转机。

小芳跟我说,她有一个在石家庄的小姐妹,人长得很不错,在石家庄的一个会所上班,一次集体被抓后,在家休息了有两星期了。

我说让她过来,正好补婷婷的缺位。

小芳打了电话过去,把我们这里的情况介绍了一下,想不到对方接到电话很兴奋,说闷在家里难受死了,本来就有打算到上海来看看的。

这真是“一个要把锅补,一个要把锅来补”,需和求都有了。

那天下午我和小芳到火车站去接她,见面的时候,小芳介绍说这就是婧婧。

我当时几乎惊呆了:这么漂亮的女孩也是做小姐的?那不是太糟踏了!我当时心里就有一种冲动,如果我能有婧婧这样的情人该有多美啊!

可是,想是虽然这么想,我在心里反问自己,你有这个资格吗?你养得起这样的情人吗?

这婧婧长的又白又嫩,典型的鹅蛋脸,一双凤眼清澈透明,特别是那张小嘴,应该说刚下火车不可能涂口红,但她那樱桃小口却很是水灵,让男人见了就会产生“口渴”的感觉。

唯一的不足,我仔细研究了一下,就是臀位不够翘,似乎还有点往下坠。但这一点瑕疵绝不影响她是一位美女,一个真正的美人。

这时我想起店里一个客人说过的一段话,他说:真正的美人是不应该让一个男人承包到老的,这样有点太浪费了,因为时间久了他对这种美会熟视无睹,她应该到你们这种店里来,让大家分享;上帝创造一个美女不容易,就应该让这种美和爱撒向人间,这样即公平又合理,真正体现了物尽所值。

谬论!怪才的谬论!

但是,这时的我突然感到自己有问题了!我在店里天天听那销魂的叫床声,没有感觉,而见到了婧婧,尤其是我帮她提着行李,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挤着走的时候,婧婧那丰满的胸部碰到我的背上,我惬意地想象到二个高庄精白馒头在接触我的身体;我竟然还有意识地突然停顿,好让她的胸部因来不及止步而撞到我,真卑鄙!

不过也真的搞不懂,我这把年纪,竟然心跳加速,一副怀春的感觉!我心里明白,自己被征服了。

上了“的士”后,我跟小芳说:“小芳,你把婧婧的行李先拿到店里,除了自己做生意,也帮我照看一下台费。今晚正好有朋友请我吃饭,就算我为婧婧接风洗尘,感谢你把婧婧叫来,今后我们的生意要上一个台阶了。”

小芳心领神会地一笑:“好的,不过别太晚,婧婧坐了十几个小时的车,肯定有点累,你先带她到浴场洗个澡吧,店里洗澡不舒服。”

“没问题,我们很快就会回来的。”我心里在想,这小姑娘还没化妆尚且如此,一旦上妆,还不跟章子怡范冰冰媲美!

“的士”开到中山公园,我和婧婧下了车,小芳带着婧婧的行李直接回店里。

“婧婧,你有多长时间没上班了?”我边走边问。

“大概一个月吧!”

我心里暗喜,一个月没做生意,这不等于是个良家妇女?要知道,花一百五就能拥有任何做小姐的一次,而对于良家女孩,你花一万五都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婧婧跟在我后面,什么也不问,什么也不说。那双美丽的凤眼若盼若离,没有好奇,也没有冲动,仿佛这个世间上所有的事情都有定论,你只需跟着感觉走就行了,一副随遇而安的神态。

其实,我哪里有什么饭局?我是心怀鬼胎地想“近水楼台先得月”!就像喜欢吃海鲜的人在海边看见渔船归来,那种尝鲜的欲望难以抵挡一样。

当然,我绝非有预谋,而是在她惊艳的美貌面前才临时产生这种想法的,再说,她本来就是要到我店里上班做小姐的。

我们没有去浴场,直接去了一家三星级宾馆。

进了房间,婧婧的表现令我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她很坦然,似乎明白我要做什么,又仿佛是不管发生什么都无所谓。

我让她先洗个澡,她笑笑说好的,就当着我的面,把衣服脱得只剩内衣内裤,然后进去沐浴。

少女的羞涩在她身上几乎荡然无存。

等她沐浴完毕围着浴巾出来时,我的眼睛还是发直了:婧婧有一双非常非常标准的美腿,她用浴巾围住胸部和臀部,整个大腿和小腿一览无遗。那两条玉腿修长笔直,一点小腿肚子也没有,而且粉嫩雪白,从上到下堪称天衣无缺!

有这样一种理论:一般的男人看女人的脸;有点讲究的男人看女人的胸;追求品味的男人看女人的臀;而真正懂得欣赏女人的男人看的是女人的腿。拥有一双美腿的女人,其他方面欠缺点都可忽略,就像一白遮百丑一样的道理。

我从小到大就很在乎女人的腿的造型,我老婆当年就是因为一双无与伦比的美腿征服了我,要不,凭她那点内涵,我们肯定很难走在一起。

想象一下,拥有这样的容貌,拥有这样的美腿,还有白嫩的肌肤,这样的尤物就半露在我面前,我在心里狠骂了自己一句:老比洋子,艳福不浅哪!

“婧婧,我也去洗个澡好吗?”我说话时竟然还有点紧张加心跳。

“好啊,你去洗澡,我看电视。”她好像早作好了思想准备,似乎从娘胎里生出来就没有防备二字。

我心不在焉地冲了一把就出来,却见婧婧一副看电视看得很入味的神情,根本就没在乎我出来是否穿衣服,或是否披浴巾,这倒让我反而有点失落感。

“婧婧,”我坐到另一张床上,“想吃点或喝点什么,壁柜里都有。”我没话找话,想要做那事总要有个说法。

“我在火车上吃过了,不饿。”

“婧婧……”我欲言又止,“你第一次到上海来,在我店里上班,我总要表示一下,我就先给你捧个场吧,也算你到上海就开张了,图个吉利。”

她用那双漂亮的媚眼瞥了我一下,说“老板,你们上海对待新来的小姐都是这样的?”

“不一定,凭感觉。不过对我是第一次,因为我在店里包括其他地方没见过像你这样好看的小姐。”我说的是实话。

“那晚上你朋友叫你去吃饭我们还去吗?”

“哪有什么吃饭的事!我是故意这么跟小芳说的,主要是想让你先开个张。你刚到上海,总要花钱买点东西的。”

“你真会忽悠!那就谢谢老板啦!”

倒底是在大会所里上过班的,那种服务的专业性,那“音乐之声”的认真劲,几乎让我感动!

我很认可行业中的一句话:的好坏,不在技巧,而在于你付出的程度。这是一种敬业精神的体现,也是一种职业道德的显现。

我给了婧婧三百元,又在一家像模像样的饭店里吃了一顿晚餐,正好也吃掉三百元,加起来是六百块,今天开销蛮大的!

不过,物有所值,心里还是平衡的。

回店的途中,婧婧悄悄跟我说:“老板,到了店里,我们就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

“这个我知道,你放心好了!”我心想自己怎么可能去跟别的小姐提及此事呢。

说句心里话,尽管我这次彻底的拥有了一次,在婧婧身上享受了一次无与伦比的性快乐的同时,我想起了那位诗人客人说过的话,还真有点道理。

他说的占有欲的满足,微妙的虐待心理,生理上本能的快感等等,确实具有一定的真实性。

但是,这种开心的事已过去,接下来要面对的,是婧婧这样美貌的姑娘,竟然要在我这里接客做生意,而且是不管老少美丑,老板民工,她都要去面对,我这心里还真有点不好受,那是在遭罪啊!

可是,冷静下来想想,我这是想的哪门子问题?自己还能拯救全人类?本来自己就是靠小姐吃饭的,还弄得悲天悯人似的!

小姐越漂亮,生意不是越好做吗?实足的一个“假洋鬼子”!

不过,我这里要说的真正的“假洋鬼子”,并非鲁迅在阿正传里的那种类型,而是那些表面上看似道貌岸然的嫖客。

这些客人一般都装得像“唐僧的书”一本正经。

先问有没有洗头?或者有没有洗脚?其实问都不用问,连瓶洗发水都看不见,更不要说洗脚盆在哪里了!

这种“假洋鬼子”此时往往会提出要求做正规指压或正规按摩,弄得跟真的一样。但是嘴上是这么说,凡是进到里面的人,几乎没有一个不被小姐搞定的!

其实一点不奇怪,这些看样子很正宗的男人,他们的潜意识里早埋下了要“捣浆糊”的念头。真要洗头做按摩,何不到正规的大店里去?这不是“和尚头上的苍蝇明摆着的?

更令人觉得有意思的是,每次这种装逼装模作样拗造型的男人被小姐搞定后,出来的时候大都是低着头,跟谁也不打招呼,推门就走人(这种情况大都是在里面已经跟小姐买过单的)。

这天又来了一位这样的“假洋鬼子”。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