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公主成年礼共大臣享用h 几十人他把我弄的水不断的流

更新时间:2021-01-07 14:14:39

   林思以为钟宛听进去了,开始说别的事。

 

    再过一个时辰就要进城了,林思马上就得走,钟宛不敢耽误时间,压下心头疑虑,打起精神听林思“说”。

 

    林思写道:年初,三皇子又病了一场,险些没了,三皇子自小身子就不好,今年三十有四了,半个子嗣也无,太医院的大夫们不敢明说,但……怕是熬不了几年了。

 

 文学

    钟宛蹙眉,三皇子也要没了。

 

    说起来皇上也是倒霉,前面两个皇子都夭折了,大皇子十二岁没的,二皇子三岁没的,中间还没了两个公主,好不容易有了三皇子,生下来就体弱多病,那么小心的养到现在,说没也要没了。

 

    今上今年快六十了,膝下只还剩三个皇子,半个皇孙也无,除了三皇子,就剩二十二岁的四皇子宣璟和二十岁的五皇子宣琼这俩齐全儿子了。

 

    林思犹豫了下,没写,慢慢打手语:早年有相师说过,今上皇位来的不明不白,并非承天授命,自无法君师宇内,硬改天命,必伤子孙福祉,所以皇上的孩子大多活不下来。

 

    钟宛不甚在意的说:“这不也活下来了好几个?成年且康健的皇子就有俩呢,够用了。”

 

    林思皱眉。

 

    “我懂你意思。”钟宛一笑,“皇上的子孙接连夭折,你担心他看到宣瑞宣瑜会不太痛快,起别的心思,皇上今年突然让我们进京,八成也是因为这个。”

 

    林思点头。

 

    钟宛安抚他道:“所以来之前,我把这些事添油加醋的跟宣瑞说了,把他吓得几天吃不好睡不着,这一路上忧思重重,人瘦了一圈,两眼无神,容色萎顿非常,面圣时皇上看他那副样子,绝对能放心。”

 

    林思忍不住笑了。

 

    “所以这趟必须得来。”钟宛淡然道,“我们怎么避让也都没用,他得自己看过才能信,才肯放过他们俩。”

 

    林思稍稍放下心。

 

    林思又问起钟宛身体,两人当年分开时,钟宛病的下不来床,林思一直担心着。

 

    林思摸了一下钟宛的脉,比划:我听严叔说,你从那之后落下了病根,每逢天寒必然犯病,如今已经入冬了,你……

 

    “小毛病,已经好的差不多了。”钟宛摆摆手,心思并不在自己身上,“你刚说……”

 

    林思静静等着。

 

    “你说……”钟宛抿了下嘴唇,“你说他……性情大变……”

 

    绕了一圈,又回到了郁赦身上。

 

    钟宛十三岁就认识郁赦了,同窗三年,之后又朝夕相处过半年,对他算是熟识,他想不出来这人能变成什么样。

 

    林思就知道钟宛不会信,重新拿过纸,下笔如飞:你们走的第一年,宁王事毕,京中几厢安好。过了一年,好端端的,郁小王爷突然向圣上请旨,自请皇上夺去他世子之位。

 

    钟宛哑然,半天道:“为……为什么啊?”

 

    因安国公主生了郁赦后不能再孕,皇上怜悯郁王爷子息单薄,赐过几个妾,郁王爷是有两个庶子的,郁赦要是没了世子之位,就要由庶子顶上了。

 

    林思摇头:不知。

 

    钟宛干笑:“先不说皇上会不会把他打死,公主呢?没被他气死?怎么教训他的?”

 

    林思写道:公主怎么说的不知道,皇上盛怒,将郁小王爷软禁在宫里,管教了两个月才放出来。

 

    钟宛哭笑不得:“他就是在宫里长大的,这算哪门子软禁。”

 

    林思继续:这事之后,郁小王爷又自请去北疆。

 

    钟宛:“……”

 

    钟宛叹为观止:“厉害了,这是要替他爹造反吗?”

 

    先帝开国时封过六位异姓王,只有郁王府留下来了,郁家不但活下了来,还在朝中混的风生水起,但身为异姓王,很多事本就敏感,郁王爷深谙君臣之道,在军事上一向避嫌,不想居然被郁赦破了戒。

 

    林思:郁王爷当天带着王印入宫,在大殿外跪了一个时辰,谁都劝不住,最后还是皇上亲自赶来扶起来的。

 

    钟宛喃喃:“先得罪公主,再触郁王爷的逆鳞,他是嫌命长么……”

 

    林思继续:是嫌命长。

 

    钟宛无奈一笑。

 

    林思接着道:过了一年,安国公主无意间发现郁小王爷服食寒食散……

 

    “什么?!”钟宛脸上的笑意散去,“他吃什么?”

 

    林思在“寒食散”三个字上画了一个圈。

 

    “他……”钟宛磨牙,“他怎么不直接去吃砒{霜?后来怎么样了?”

 

    林思写道:公主大怒,将郁小王爷足足关了半年,郁王爷请了皇命,将京中所有药房和京郊所有的道观都清理了一遍,杖杀了不少偷偷贩卖此药的奸人,直到半年后郁小王爷身体康复,郁王爷才收了手。

 

    林思想了下,继续写道:又过了一年,郁小王爷……

 

    ……

 

    一时竟先写不完。

 

    钟宛静静地看着,眉头越皱越紧。

 

    方才他还奇怪,郁赦怎么会做出求娶九岁的惠阳公主的事,现在看这对他来说还真不算出格了。

 

    “他……”钟宛喃喃,“他这些年是怎么了?到底有什么不顺心的,要这么作死?”

 

    郁赦是安国长公主的独子,是先帝走的那年有的,当年安国长公主孕中经国丧,哀思过度,孩子险些没保住,之后公主又去为先帝守陵,孕期将至时,都没来得及回京,在皇陵别庄就生了,之后大约是伤了身子,再没有过孩子。

 

    公主就这么一个儿子,自然是爱若珍宝,太后和今上也对这个孩子非常看重,郁赦的名和字都是今上起的,郁赦周岁时就被封为王世子,两岁就被接进了宫,饮食起居,一如皇子。

 

    一如皇子,又不一样,皇子们还得明着暗着憋着劲儿争储,郁赦身为唯一的嫡子,一出生就是王世子,天生富贵双全的命,什么都不用愁。

 

    他能有什么不痛快的,要这么糟践自己?

 

    在钟宛记忆里,郁子宥秉性极佳。

 

    比起旁人,郁赦只是稍稍孤僻些,不爱跟别人打交道,眉心总似有股散不去的忧虑,和手腕老辣的郁王爷不同,郁赦为人行事光明磊落,深知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要不然……钟宛也不会有命活到现在。

 

    林思见钟宛一直出神,拿起笔来写道:郁小王爷这几年好似换了一个人,行事乖张,性情阴鸷,去岁进了大理寺,种种手段令人胆寒,我有一次办事不利,落在他手上,险些被他直接杀了。

 

    钟宛心中一凛。

 

    林思怕钟宛担心,匆忙补道:无事,我提前知会了四皇子,四皇子将我的事转给了刑部,小事化了,稍查了查就将我放了。

 

    四皇子宣景,林思这些年一直躲在他府上。

 

    林思在纸上重重写道:郁小王爷,并不念旧情。

 

    钟宛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钟宛倚在车窗边,静默半晌,还是不明白,低声道:“那五年前,他为什么……”

 

    林思疑惑的看着钟宛,没听懂。

 

    钟宛慢慢道,“四年前黔安府知州沈复临进京述职时,打着我的旗号去郁王府打秋风,他……当真帮忙料理了。”

 

    林思想起这事来了,写道:是很奇怪,或是当时郁小王爷还没这么疯?

 

    纸终于用完了,林思打手语:说起来,就是这件事坐实了主子你和郁小王爷的传言。

 

    钟宛满腹心事,抬眸:“啊?”

 

    林思比划:就是因为这件事,京中人信了关于你俩的传闻,大家都觉得郁小王爷是真的钟情于你,才唯独对你百般迁就。

 

    钟宛静了片刻,道,“你再说一遍?”

 

    林思这个哑巴,说是说不出口的,只得再比划了一遍:就是因为这件事,京中人信了关于你俩的传闻,大家都觉得郁小王爷是真的钟情于你,才唯独对你百般迁就。

 

    林思以为钟宛是看不懂哪个手语,扯过一张纸,刚要找空白处写下来,被钟宛笑着拦下了。

 

    “你的手语都是我教的,我能不懂?”钟宛眼角微微弯了,忍笑,“我就是想听你再‘说’一遍。”

 

    林思哭笑不得,细想了一下,心底又难受起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