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巨物紫红狰狞含吞吐 按摩男 用嘴巴

更新时间:2020-12-17 08:31:55

刘晓娟沉默了一会:“村里女人都说你是个好男人,你长的还健壮帅气,喜欢你的人多呢。就算穷一点,年纪大一点也不算什么的。”说完眨巴着眼睛盯着我看。

这个小丫头这是在暗示我什么吗?没想到刘晓娟喜欢我这种大叔类型的啊,我心里暗喜。再加把火候,没准就把这个没开苞的鲜花拿下了。不过不能急,这个女孩子年纪轻轻就能在村部工作,肯定有什么关系,我可不能糊里糊涂惹了事。

我于是装着糊涂说到:“要是真有那么个女孩子看上我了,你今天给我的七个避孕套可有用了。”刘晓娟听了,脸又是一红。我走到了家门口,赶紧把刘晓娟放下,这可不能让弟妹看见。

厨房没人,弟妹很少睡懒觉啊?我把刘晓娟带进我那屋,给她到了水。不好意思的说:“对不住了大秘书,我弟妹还没做饭呢,就不能留你吃饭了。”

我冲着弟妹那屋喊道:“邵莹!太阳晒屁股了,快起来了!”没动静,我赶紧走过去敲了门:“邵莹?起来了吗?”还是没动静。我有些急了,重重地敲门:“邵莹!你怎么了!开门啊!”

 文学

就在我急得要踹门时,门忽然缓缓开了,弟妹邵莹披裹着被子,摇摇晃晃满脸苍白面无血色,虚弱的看起来一阵风就能吹走。我赶紧扶住弟妹,把她送到床边躺下。

我扶住弟妹时,感觉到了邵莹的胳膊体温很热,发烧了?我俯下身子,拨开弟妹额头的刘海,把我的额头贴了上去,弟妹的额头滚烫滚烫的。邵莹发烧了!

邵莹烧的迷迷糊糊的,浑身无力的蜷缩在被子里。我想到昨天,邵莹脱了上衣跳进河水里救我,肯定是着凉了,冷热一激再加上身体本来就弱,结果发烧了。都怪我,我心里后悔自责,很是心疼。

刘晓娟过来了,我心思都在弟妹身上,有些焦急的告诉她:“小娟,我弟妹病了,就不能帮你了。”说完拿毛巾浸了热水,给弟妹擦了擦脸,又用冷毛巾敷在弟妹额头上,急急忙忙的跑出家门,冲向小丽的卫生所。

卫生所里又是就小丽一个人,我跑的气喘吁吁。小丽白了我一眼:“你这壮牛,还没弄够啊?一大早的就猴急,真是服了你了。”

我喘着气:“我不是想弄你….是我…我弟妹..发烧了,挺严重。”

小丽听说不是来耕她这块地的,有些醋意,但是好歹算个合格护士,拿了点布洛芬退烧药,拿了一瓶点滴跟着我往家急匆匆的赶。

我在路上问她:“小聂大夫又不在?还等着小聂给抓几副中药呢,吃西药伤身体。”

小丽哼了一声:“这个死鬼我可管不着,村里这么多寡妇,谁知道那小子在哪个狐狸精那过夜。”

我听了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小聂这辈子真是会快活,过的和皇上一样,想临幸哪个就临幸哪个,可不比我这个光棍,老婆没有不说,还得照顾我弟的老婆。”

小丽掐了我一把:“看你们男人这些糟糠想法,我们女人上辈子又不是该你们的,你们三妻四妾的,我们还得为你们守一辈子?还是那句话,各玩各的,两不耽误。”

小丽突然扯住我的耳朵,悄声说:“老胡啊,你给老娘洗干净了候着,本宫说不定哪天就去玩你。”

各取所需,不管谁玩谁都一球样,我也就不较真了:“小的听候吩咐。”

小丽总是有一种让我在焦急时安静下来的能力。我两进了家门,刘晓娟已经走了,小丽给邵莹挂上点滴,交代给我退烧药的吃法,告诉我明天就给我送来中药,中西医结合,好得快。

我给弟妹重新敷上冷水浸过的毛巾,弟妹昏昏沉沉的又睡了过去,我给弟妹盖好被子,心里总是感觉很心疼。熟俗话说发烧宜饿,感冒宜吃,就让邵莹好好睡吧。

我给弟妹轻轻关好房门,小丽把我拉到我那屋里,一把把我推到在床上压住,用手抬起我的下巴:“照顾完了你弟妹,该照顾我了吧。”

小丽这时力气大的惊人,把我死死摁在床上,我竟然一时间挣脱不得,小丽狠狠的亲我的嘴:“你躲什么呀,还害羞啊?”小丽就像一条发情的野狗,在我身上胡乱亲着,摸着,很是疯狂放纵。

和这样的女人做,比去舞厅疯狂蹦迪,甚至比嗑药还爽,你会陷入一种癫狂的快感中。但是我今天实在是没什么浴望,我猛地一翻身,把小丽按在身下:“我的祖宗,您不能消停点。”

小丽捏着我的脸,一脸坏笑:“怎么了你?昨天被我榨干了吧?”

我坐在床边,叹口气:“唉,我这身板能被你榨干吗?我再弄你七回都没问题,是今天小爷我没这个心情。”

小丽也坐起身:“那也好,说实话,你昨天弄的我现在疼的很,都带点肿胀了。”小丽把我拉倒在她的怀里搂住,我枕在她那个大枕头上,很是舒服。

小丽摸着我的胸肌:“不就是你弟妹病了嘛,又不是得了绝症,有啥心情不好的。这几天点滴不要断,顶多五天,你弟妹又是活动乱跳的。”

我心情好些了:“小丽啊,这只是一个原因。你不是让我去找李淑君主任嘛,我今天一早就去了,让我发财的办法有倒是有,但是人家李淑君有条件,要我搞定刘老棍子。”

我顿了顿接着说:“只要刘老棍子不纠缠着李淑君,我致富就有戏。但是你也知道,刘老棍子这老流氓心狠手黑,早年在道上混过,我两井水不犯河水,你说我犯得着去招惹刘老棍子吗?”

小丽表情有些凝重了,她想了想:“我妇道人家,给你拿不了主意。不过刘老棍子确实是一般人不敢招惹,最近我看见刘老棍子新招了两个徒弟,咱村的大虎和二虎两兄弟。”

大虎二虎?这哥两刚二十出头,在村里帮衬着他爹种大棚蔬菜,一向是老老实实,我有些吃惊:“大虎二虎两兄弟不是挺老实憨厚的吗?怎么会跟了刘老棍子?”

小丽摇摇头:“这我可不知道,反正天天被刘老棍子指手画脚的。这刘老棍子年轻时坑蒙拐骗,攒了不少钱。虽没有老婆孩子,但是有了这哥两,可是当孙子一样可劲使唤,听说每月还给发工资呢。”

我们留在村里的庄稼人,整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都和和气气的,大虎二虎哥两每次见我都笑呵呵的叫声:“龙叔。”我不信这憨厚的哥两会为了刘老棍子的工资给他当牛做马,肯定有什么把柄被这个老流氓利用了。

小丽见我低头想着心事不说话,试探地问我:“你准备咋办?还帮不帮李淑君了?”

我咬咬牙:“帮!李淑君这颗好白菜,我啃不上,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被猪给拱了。”

小丽不屑地瞪我一眼:“就这原因呀,切!为个女人争风吃醋,至于吗?”当然不至于,但是如果不帮李淑君,我就没有致富的机会,没有致富的机会,我就娶不上我的漂亮弟妹。为了这个,我要赌一把。

小丽又说:“你准备咋办?去村里派出所报警?搬个板凳讲道理?还是抄起锄头干一架?”是啊,我咋办?

报警?笑话,能报警解决早就解决了,派出所那帮人除了会办个户口,就会个下棋打麻将了,人家都是披个警服混个生活,犯不着和刘老棍子搅在一起。

搬板凳讲道理?我脸往哪搁?况且刘老棍子是个不讲道理的人,跟他费口舌就像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那么就剩一个办法了!

我恨恨的说到:“我当然是像弄你一样弄刘老棍子了!”

小丽掐了我一把:“你清醒点吧,那老家伙可是个不要命的主,况且还有两个壮徒弟。”

我冷笑一声:“你放心,刘老棍子的两个徒弟大虎二虎不会真心给他拼命的,刘老棍子在咱村里积攒了这么多民愤,到时候有的是人帮我。”

不过刘老棍子不要命下手黑是真的:“打眼撩裆打闷棍,头槌爆菊咬耳朵。”是刘老棍子的这些混混的阴招,我年轻时也没少干架,这些江湖套路我都清楚。遇到这种人,你只需要做到一点:你比他下手更狠。

我拍拍小丽,拍的波涛汹涌:“这个浑水我淌定了,不过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死人,怎么劝你就是不听,非要跟刘老棍子那个老流氓对着干!哼,你就去吧,等回头死了也好,省的你哪天真把我给干死了!”小丽翻了一个白眼,接着狠狠的在我肩膀上咬了一口。

这一下子弄得我火气顿时上来了,老子懒得搭理你,还真当老子是泥巴捏的了?

接着,我一个翻身把小丽压在了下面,直接弄了进去,疼得小丽叫了一声,浑身都哆嗦了起来。

我听到声音,连忙说伸出手捂住了小丽的嘴巴,然后就好像老牛耕地一样,闷着头弄了起来。

在一次又一次的冲锋当中,小丽从一开始的疯狂反抗,到后来的丢盔卸甲,最后软软的倒在了床上,就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

而我泄了这一团的邪火后,整个人心情舒畅,也没再理会小丽,穿起衣服美滋滋的走了出去!

李淑君的事情不能再拖下去了,想要娶弟妹,眼前就只有这么一个机会了,一定要先把刘老棍子这个绊脚石给除掉!

刘老棍子住在村子的边上,平时除了勾搭那些寡妇小媳妇外,他跟村子里的其他人基本上也没什么来往。再说了,这家伙摆明了就是个老流氓混子,别人也不敢去轻易的招惹他!

院子里,刘老棍子躺在藤椅上,一边晃动着手里的大蒲扇,一边摇头晃脑的听着收音机里的小曲儿,一副悠哉悠哉的模样。

“刘老棍子!”我站在原地门口大喝了一声,顿时吓了刘老棍子一跳,差点没从藤椅上摔下来。

“吗的,胡江龙你有病啊,没事过来吼什么,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弄死你!”刘老棍子站稳了身体后,瞪着一双凶狠的眼神大骂道。

听到对方的话,我不但没有任何的害怕,反而冷笑一声:“刘老棍子,你这生活很舒服啊。我今天过来就是告诉你一声,以后不要再纠缠李淑君,不然我要你好看!”

我这样冲过来告诉刘老棍子并不时鲁莽,而是在经过深思熟虑过的一种策略!

跟恶人斗,一定要表现得比对方更恶,只要真正将生死抛了出去,才可以有底气跟对方一口气斗到底。

再说了,想要娶弟妹本来就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如果我连这点勇气还拿不出来的话,哪还有什么脸去打弟妹的主意!

“胡江龙,你他么是不是疯了?老子的事情你也敢来掺合,我看你小子是活腻歪了吧?”刘老棍子阴沉着脸,捋起了袖子,一副想要开打的架势。

说起来混混就是这样的一类人,欺软怕硬,一言不合就动手!但是呢,如果他们吃了亏,被打疼了,立刻就会换上另外一副贪生怕死的嘴脸。

“刘老棍子,明人不说暗话,反正我已经通知你了,自己看着办吧。说真的,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就你那一脸的邋遢样,还想弄人家一个城里来的大学生,是一点碧莲都不要了吗?”我冷着脸,毫不客气的说道。

“哈哈,胡江龙,你跟老子装什么大义凛然的。你个老光棍肯定也是看上了李淑君对不对?哼,你想要横一杠子尽管来,老子到想看看你到底几分的能耐!”刘老棍子冷冷一笑嘲讽道。

在村子里,我跟刘老棍子一向都没怎么打过交道,属于井水不犯河水的那种。但为了娶弟媳,拿下李淑君说的那件事情,我必须得拼一把,没有任何的退路了!

“行,既然你都这样说了,咱们就走着瞧!”我说完后,转身院子外走去,也懒得跟刘老棍子废话下去。

这个时候,一道破空声猛的从后面传来,我连忙一个躲闪,避过了刘老棍子砸过来的那半截砖头!

这老混子还真不是个东西,就连偷袭扔砖头的手段都用上了,我当然也不能跟他客气!

正当我打算上去跟刘老棍子拼命的时候,一阵脚步声传来,接着大虎和二虎一起从后院走了过来。

看到了我之后,这两兄弟都是一脸惊讶的表情,其中大虎还开口问道:“龙叔,你怎么来了,事先打了一个招呼啊,我们也好招待招待你!”

说实在的,平时我在村子里的为人还是相当不错的。正像小丽说的那样,有不少的女人喜欢我,也是因为我有一把用不完的力气,经常给她们做些力气活的原因。

其余的那些大老爷们,只要是开了口,能帮上忙的,我也绝对不会推辞。

大虎的话音落下,我还没来得开口,刘老棍子已经冷哼一声说道:“大徒弟,别跟这小子废话,他可不是来窜门的,是来找你师父麻烦的。你们说,该怎么办吧!”

我听到刘老棍子的话,并 没有出声,只是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大虎和二虎两兄弟。

按照我对他们的了解,肯定是不会为了一点钱才跟着刘老棍子的,一定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只不过我暂时还没有想到。

“龙叔,这?”大虎顿时愣住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旁边的二虎也是一样的反应。

这两兄弟都是老实巴交的人,完全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情况!一方面是他们的师父,另外一方面我算是他们的长辈,的确是很难选择!

“大虎,难道你连师父的话也不听了吗?哼,我可警告你们两个,我虽然答应了你们那件事情,但现在还不到时间,我可不一定真的做到,到时候反悔了,你们也别怪我这个师父!”刘老棍子说完后,走会到藤椅坐下,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

“大龙,我也不为难你。这次我跟刘老棍子是闹定了,如果你们撒手不管的话,那我就还是你叔。如果你们要助纣为虐的话,那我们就只能翻脸了!”我仰着头毫不退让的说道。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是肯定不能退让的。至于大虎两兄弟怎么选择,说真的,我也管不着,到心里多少还是有点担心的!

我今天过来,本来是打算探一下刘老棍子的口风。事实上这个老流氓的反应也完全在我的预料当中,但没想到的是真的碰到了大虎二虎两兄弟!

“师父,我们既然认定了你是我们的师父就肯定不会反悔的!”大虎沉着脸有些犹豫的说道。

这时,一直没出声的二虎也开口了:“龙叔,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但大老爷们的,一切好商量,大家乡里乡亲的,也没必要非要闹腾起来吧!”

“嘿嘿,徒弟们,还记得我之前说过的那个目标吧?我要把李淑君搞到手给你们当师娘,你们当时不是还拍着手说好的吗?”刘老棍子冷笑一声不紧不慢的说道。

“龙叔,难道你也看上了妇女主任李淑君吗?”大虎两兄弟这才反应过来,两个人都愣住了。

说实话,李淑君很漂亮,就算比起弟妹那样的可人儿都要强上一些,但我就是喜欢弟妹,可能是因为相处久了,已经比较有感情了吧?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很想把她们两个一起收到家里,但目前的情况肯定是不可能的。先不说我能不能摆平刘老棍子,就算是弟妹的那一关也不好过,更何况就算是城里人也不见得有这样开放的观念。

“李淑君是城里来的文化人,帮我们村子里做了不少的实事,值得我们大家的尊敬。可是你们的师父,这个老流氓整天去瘙扰别人,都一把年纪了也不害臊,真不是个东西,我就是看不惯才来出头的!”我看着大虎两兄弟,正义凛然的说道。

但心里却在想,刘老棍子哪里配得上李淑君那样的女人。就算是得到了手,以刘老棍子的身体打架斗狠,吓唬吓唬别人还行,哪里满足得了李淑君那股即将点燃的浴望!

“龙叔,对不起。不管怎么样,我们都不能让师父受到任何的伤害。看在以往的情分上,你还是赶紧回去吧。等哪天有空了,我们两兄弟一定登门道歉,给您赔个不是!”大虎两兄弟说着,很快走到前面挡在了刘老棍子的面前。

眼前的情况很明显了,他们两个还是选择站在刘老棍子的那边。说真的,我心里还是有点失望的,不过正像他们说的那样,其实也是迫不得已。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