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王爷和王妃马上各种做 小妖精夹的真紧真舒服

更新时间:2020-12-15 14:27:42

李芬芳小鸡啄米似的赶紧点头。

白看她师专毕了业,可骨子里跟我一样,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村人儿,对这些鬼啊神啊,都可信了。

“那是在放暑假之前,我和几个老师,领着孩子们出去夏令营……”李芬芳缓缓说道。

在说话时,兴许是回忆起了啥恐怖片段,她还有些惊恐的捂着心窝口。

让她这么一挤压,身前那弧度,就更加的明显了。

现在的学校教育不比从前,花样可多了。

 文学

在临放暑假之前,李芬芳就和她们班的语文、数学老师一起,组织孩子们去夏令营。

地点倒是不远,就在农小旁的高粱村儿附近。

晚上时,他们在高粱村儿水库安营扎寨,等到第二天,夏令营就算完活。

从白天起到晚上十一点之间,师生都是平平安安的。

等午夜子时一到,因为李芬芳的一个小习惯,结果就出事儿了。

这小妞儿特爱洗澡!

而且精力旺盛。

每天要是不自个儿整自个儿,那都跟被猫挠了似的。

当李芬芳说到这里,她整个一张俏脸,都涨成了粉红色,看得我不由得一阵心动。

“哦?精力旺盛?那……多少次才能满足啊?”我问道。

听我这么一说,她就更不好意思了,耷拉着小脑袋,声音小的像蚊子飞。

“三……三四次吧!”李芬芳扭捏说道。

我一愣,“三次加四次,那就是七次啊!原来,你就是传说中的一夜七次小娘子?”

“不,不是……没有那么多的,就是三或者四!”

这家伙李芬芳让我埋汰的,我瞅她那小样儿,好像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不再难为她,让她继续说了下去。

当天晚上,在确定众人熟睡之后,李芬芳就鸟悄的绕到水库另一侧。

她慢慢脱去衣衫,仅穿着个裤衩,慢慢滑进水里。

随后,便开始了不可描述的一幕,跟我在锅炉房看到的有异曲同工之妙。

不过那次没有趁手工具,她是另有所取!

“停!你先等会儿!刚才我都说了,每一个细节,你都得给我仔细说清楚。”

“不瞒你说,我也是头一回当阴阳先生,还半生不熟的呢,要是疏漏了某些重要细节,那对你将来瞧病,说不定有老大的影响了。”我忽忽悠悠说道。

李芬芳被我忽悠够呛,她脸上露出为难之色,明显在天人交战。

犹豫了好半天,她左右看看没人,小手这才掀开裙底,慢慢探了进去。

我都不用她完全撩拨起来,就能用天眼看得一清二楚。

妈了巴子的——

李芬芳在这方面,果然是天才!

一条细细的带子,都能被她用的出神入化的。

这还当着我的面儿呢,就这么屁大会儿功夫,她就玩儿的挺嗨。

要不是我及时喊停,她就得进入状态了。

李芬芳接着说道,在水库里舒服过后,她就清清爽爽、洗了个冷水澡。

等回到岸上,刚刚穿好衣衫,她就听到了诡秘的声音。

“谁啊?这特么是谁啊,在咱家里弄出这些污秽之物?”

“快看,快快……岸上那个小娘们,好好整理好衣衫,而附近又没有旁人,那就肯定是她了。”

“哼哼!今儿个先饶了她的贱命!等过几天,阴阳先生换届结束,咱们再跟她老账新账一起算!”

二半夜里,突然听到这些尖尖细细的声音,李芬芳差点儿没吓拉胯。

连滚带爬的回到帐篷里,就一头扎进薄被中,死活不敢出来。

等第二天回去之后,李芬芳便径直去找赵寡妇。

可奇了怪了,人不在!

直到今儿个,李芬芳才逮住赵寡妇的影儿,然而没什么屁用,她的道行早已转移到我体内。

我点点头,暗自琢磨着。

这水鬼所说,阴阳先生换届的事儿,应该就是指赵寡妇在寻觅传人。

赵敏是十里八村所有脏东西的克星,她把阴阳术传给谁,对它们的命运影响实在太大。

而且水鬼们确定,李芬芳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所以就暂时没为难她。

掰开手指头算算,今儿个可不正是尘埃落定,赵寡妇把阴阳道行完全转给我的时辰么?

那些水鬼,把时间掐的贼拉准啊!

要不是我碰巧在场,李芬芳这小浪蹄子,可不得当场毙命?

想明白这些关节,我就挠了挠面皮,嘿嘿干笑两声。

“李老师,我得跟你打开天窗说亮话。你这病,可以瞧,不过你得配合我啊!”

“我有个小计谋,能将计就计,把这些水鬼连窝端。”

“只是……你能不能拉下这个脸面呢?”我说道。

在说话时,我的眼睛不经意从她身前瞄过,正好看到她向前探着身子,露出那一道很深的……

估摸着,李芬芳经历过水鬼事件后,都快吓出屁了。

我话刚一说完,她就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

“哎呀——跟小命相比,脸面算个啥呀?”

“你说吧!不管你咋安排,我都听你的。”

李芬芳兴许是预感到了什么,脸色绯红的说道。

我的计划很简单:直接找到水鬼的老巢,引蛇出洞。

不过时间方面,不能选择二半夜,要稍早一些。

我刚刚成为阴阳先生,道行太浅。

午夜子时,阴煞气息极其浓郁。

要是选择那时候,说不准我得被水鬼,祸害的王八二正的。

“大刚,你都成为阴阳先生了,那些水鬼肯定能判断出来。”

“万一有你在,它们不肯现身,那可怎么办?”李芬芳问道。

要不咋说,这小娘们的情商相当高呢。

她这么胡乱猜测两句,都把我后面的计划,猜个八九不离十了。

“这就是我刚才跟你说的,要拉下脸面啊!”我说道。

水鬼因为啥发飙?

还不是因为李芬芳在它们的老巢附近,留下了脏秽之物?

水鬼要是不肯现身,那就让李芬芳再来个现场直播,逼迫它们就范。

“啊?那是要——当着你的面儿?”

都到这份儿上了,李芬芬还跟我装紧呢,说话时,她脸上露出犹犹豫豫的表情。

我摆摆手,装作有些不耐烦,说道:“我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儿,现阶段,我只能想出这招。”

“你要是觉得不行,那就另请高人吧!”

我坐在炕沿上,卷起一根旱烟,吞云吐雾的说道。

李芬芳那小胆儿吧,顿时被我吓唬够呛。

她并排跟我坐在炕沿上,想了想,就挽着我的胳膊,撒娇似的求饶:“你别生气呀!我就是觉得,当着你的面儿那个啥,我有些放不开的。”

“现在我想明白了,在阴阳先生面前,不分男女的,我思想有些狭隘了。”

“大刚,看在咱俩曾是同班同学的份儿上,你就不要再计较了,好不好?”

不知她是有意还是无意,一边说着话,她还用胸口,在我胳膊上蹭了蹭。

让她这么一整,我都有想变身禽兽的冲动。

事情就这么说定。

在李芬芳离开之间,我借用她的智能手机,把明儿个的场景模拟一遍。

美其名曰:我得规范她的尺度!

尺度太小肯定不行,给水鬼的刺激度不够,它们兴许不会出来。

而太大了,我有些受不了,都容易当场犯错的。

十几分钟后,天眼所见,她裤子都浸透了,我这才放她离开。

至于她的智能手机,就暂时留在我这里。

我的理由是:得再让赵寡妇把把关,她是老司机,能给我提出有营养的建议。

等李芬芳走后,我没去直接找赵敏,第一时间去了胡小闹家。

我得把这段视频保存下来,存在他的手机里。

往后,李芬芬要是再跟我嘚瑟,我就拿这一段视频吓唬她,我要让她变得“为人师表”。

“我勒个去!大刚,你是咋把李老师给说服的?”

“她咋还给你直播上了呢?你就没动动心思,当场把她拿下?”

重播视频时,胡小闹的喉结,不停地上下滑动,大口吞咽着哈喇子,明显是刺激的不轻。

也兴许,他又回想起李芬芳,在锅炉房自嗨的那一幕?

我摇摇头,说道:“我成了阴阳先生,走的是阴间的路,可不是专走阴间的道,哪儿能见一个、就想扑一个?那不真成流氓了么?”

“赶紧办正事儿,把这视频存起来。要是等她反过味儿来,兴许就有变数了。”

我磨磨蹭蹭的,在胡小闹家待了大半个小时。

我俩的话题,自然基本集中在李芬芳身上。

胡小闹觉得,兴许她一直自嗨了,身子还是完整的。

他鼓励我,往后要是有机会,亲自去试一试,说不准能有啥意外惊喜呢。

我却没这个想法。

妈了巴子的——

这小娘们,都快赶上黄河小浪底了,说不准她背地里,睡服多少个老爷们了!

从胡小闹家出来,我就打算去找赵寡妇。

我倒没有完全忽悠李芬芳。

现在我就是个二半啃子,阴阳界的邪性事儿,都得经过赵敏把关才成。

李芬芳是有些孟浪,得罪了水鬼的事儿,主要责任在她。

可我总不能站旁边看笑话不是?

都是一个村儿的,抬头不见低头见,而且还同学一场呢。

这个忙,我无论咋样都得帮。

刚刚出了远门,我还没来得及拐弯。

忽然间,一道黑影骤然跳起,直接就从后面,捂住了我的嘴。

等往我嘴里塞过什么东西,又让我两手向后、捆绑结实后,我眼前一黑,一条大麻袋当头罩来。

至始至终,那人都在我的背后,我根本没法用天眼看清那人的长相。

而且对方的力气相当的大,就跟特么一头大莽子(大公牛)似的。

我还反抗呢,简单撕吧了两下,我就体会到小娘们被强的那种绝望了。

隐隐约约中,我能感觉到,那人在扛着我,朝着村子后的后山凹子方向而去。

而且在他身后,还响起零碎的脚步声,好像还跟着另外两个人。

十几分钟后,身形一顿,那人终于停了下来。

摘下麻袋后,我终于看清了这些人。

李芬芳、她二哥李登陆,以及一名身形消瘦的老头儿。

“艹!你们这是干啥玩意儿?好端端的,你们绑我干啥?”

“赶紧给我解开,我还有正事儿要办呢。”

李登陆从我嘴里抽走那块破布后,我着急忙慌的说道。

从他脸色上,就能看得出来,他对我不怀好意。

我搞不清楚,为啥李芬芬前脚从俺家离开,后脚就找人对付我呢?

这小娘们脑瓜子里,是不是进屎了?

不需要我帮她对付水鬼了?

“正事儿?尼玛的正事儿!”

李登陆相当的粗暴。

我话刚一说完,他就猛的一个大耳雷子,摔在我脸蛋子上。

他娘了个大象鼻的——

我眼睛前,瞬间出现一片流星雨。

脚下一个踉跄,在原地转悠了半个圈儿。

再之后,我就悲剧了。

李登陆先对我一顿男子单打。

而后李芬芳给我女子单打。

最后,他俩男女混合双打。

等他们抢回了李芬芳手机,又问明了视频去处后,这才牛逼哄哄的离开。

我躺在原地,好半天没起来身。

不是我被揍傻了,而是我心情低落到了谷底。

尼玛德——

李芬芳你个贱娘们,你居然出尔反尔?

就算用弄死你,老子都特么不解恨!

刚才组团揍我时,他们已经说出了大致情况。

那消瘦老者,跟我是同行,“走阴间的路,吃阳间的饭”,同样是阴阳先生。

李芬芳从我家离开后,无巧不巧的,就跟她二哥碰了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