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总裁和孩子抢奶喝片段*被暗卫轮流灌满的公主

更新时间:2020-12-15 14:14:32

明朝谥号忠愍的两个人:沈炼、杨继盛。

他们皆是文人出身,却比武夫的骨头还硬。一个迎着边塞西风怒骂国贼,一个躺在昏暗牢房里剜肉挑筋。

人们总是按照自己的思维方式去解释世界,尽力把一切事物都和自己的理解力拉平,区别在于是否合乎良知。

忠愍们为了良知,总像飞蛾扑火般死不旋踵。

1507年,全球新生儿数量再创新高。

湖北陆洲,大明王爷家的朱厚熜。

蒙古丰州,黄金家族后裔阿勒坦。

浙江绍兴,八辈贫下中农的沈炼。

他们同样赤条条来到世间,在各自的环境里生活成长。直到两手空空离开人世,绝大多数没有相遇的机会。

 文学

这一年,明武宗的豹房正式营业。年仅十八岁的皇帝沉溺其中,逐渐被掏空身体而患上不孕不育的绝症。

刘瑾带领八虎组织成员,主动替老板排忧解难。除过生儿育女有些困难,捞钱改制等活动向来不缺席。

这些看似毫不相干的琐事,终究会在某天连点成线。让三个原本不可能相遇的同龄人,结成相爱相杀的业障。

别看现在只会吃奶卖萌,命运已经悄然埋下引线。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

沈炼投胎到贫农家庭,放羊割草只是初级技能。等他稍微再长大些,还会被传授锄头和木锨的使用方法。

每逢下雨天不用干活,沈老爹便教他读书认字。沈炼盯着那些一笔一划,并不明白耕读传家的真正意义。

种地是解决温饱问题,读书是培养浩然正气。

五岁的小沈炼只有稚气,经常带着伙伴们下河摸鱼。玩到天黑后解散回家,全村顿时响起哭天喊地的惨叫声。

沈老爹看着顽劣异常的儿子,没有抡圆鞋帮子可劲揍。他脸色铁青地拿出作业本,罚写一百遍名字才能吃饭。

老沈:不让你下地干活,是让你去玩的?

小沈:他们非要拉我去…

老沈:你将来也想和他们一样?

小沈:…

老沈:还记得你名字的意思吗?

小沈:炼者,铄冶金也…

随着识字越来越多,沈炼渐渐发现读书的乐趣。他的小身板每天只能刨半分地,捧着书本却能畅游无极限。

俊悟绝人,始龀读易,过目成诵。

耕读传家久,诗书继世长。

沈老爹将儿子送进学堂,寒暑假也很少让他干农活。沈炼独自在家啃书本,偶尔还会溜进河滩的西瓜田。

村里人笑谈种地不从娃娃抓起,以后考不上状元可咋办。万一凭本事考中功名,被权贵顶替还得回来种地。

那一年秋天,沈炼跟着老爹收割稻谷。

当空烈日暴烤着大地,男人们光着膀子忙的汗如雨下。沈老爹挺起酸痛的腰板,看见眼前的景象黯然长叹。

沈炼:爹,你咋了?

老沈:唉,农民太苦了。

沈炼:课本上说这是丰收的喜悦。

老沈:扯几把淡!

沈炼:…

老沈:累死累活也不抵半瓶茅台。

沈炼:茅台是啥?

老沈:靠天吃饭,天不下雨。靠地打粮,粮不出苗,人有多少本事啊!

沈炼:爹,你说啥呢?

老沈:好好读书吧,就算考不上功名,也不会沦为生产工具。

村头的打谷场又热闹起来,大人们对十八般农具样样精通。在通宵达旦的吆喝声中,一粒粒粮食被剥离出来。

小孩们在稻草堆里追逐玩耍,沈炼坐在饭桌前安心读书。以他们的年纪,还未能真正明白父辈的艰辛。

直到有些人长大后挥舞起农具,看着自己的儿孙在稻草堆里耍闹,才会发现这是难以突破的阶层轮回。

后悔吗?可惜已经迟了!

1521年,30岁的明武宗死了,大明皇位后继无人。

经过朝廷开会讨论,一致决定聘请朱厚熜上岗,因为他具备三大优势:血缘亲近、年纪尚小、智商在线。

小朱没有为堂兄的去世悲伤难过,也没有被皇位砸中而喜形于色,他要先给京城的老家伙们美美上一课。

反正我不管

必须按皇帝的礼仪接待我。

必须将我老子追认为皇帝。

杨廷和纵横官场大半生,却糊弄不过15岁的明世宗,只能摇头叹息:这特么哪是智商在线,简直是逆天啊!

搬进空旷陌生的皇宫,嘉靖就不再是个普通少年。他要通过一系列争斗打压,才能稳住聪慧到敏感的内心。

始而争考、争帝、争皇,继而争庙及路,终而争庙谒及乐舞。

三年后,嘉靖在“大礼议争霸赛”中全面胜出。这是他个人前进的一小步,却会成为明朝后退的一大步。

因为,皇帝体验到将群臣玩弄于股掌之间的爽快感,更对个体的智力水平产生迷之自信,就差能上天了。

嘉靖已经玩弄大臣的时候,作为同龄人的沈炼只能玩撅头。

1525年,有位大儒回到绍兴老家讲学。

沈炼和同学们去听课,结果连张站票都没抢到。最后从黄牛手里买到吊票,系着安全绳爬上院墙外的大树。

庭院里乌泱泱地挤满学子,有人拿着纸笔边听边记。大儒面露微笑着坐在书案前,身形消瘦却难掩双目清亮。

课堂上,总有喜欢交头接耳的学生。

他年轻时格竹子,一直格到吐血。

他结婚前一晚,跑去庙里侃大山。

他弹劾刘瑾,被赶去龙场搞扶贫。

他35天平定叛乱,让先帝很不爽。

喔,他就是王阳明啊!

沈炼感觉耳边的苍蝇乱飞,真想抓过来手起刀落。刚刚听见什么知行合一,王阳明便合上书卷起身离开。

那天夜里,19岁的沈炼难以入睡。他见到活着的传奇人物,却又不太符合自己的想象,好像有些过于普通。

接下来的日子,沈炼每天早早跑去占位。他始终坐在离王阳明最近的地方,逐渐沉浸于心学的奥妙义理。

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呐。

沈炼听到这句话,腾然觉得心里有东西炸裂开来,一股热流顿时涌入胸腔之间,抬头正迎上先生微笑的眼神。

原来,王阳明的厉害之处并不是三不朽。立德立言、剿匪平叛,只是他将深度梳理和收放自如的心境对外投射。

从王伯安先生游,先生一再与语,即奇之曰生千里才也。

种地解决温饱,读书培养正气。

沈炼继承耕读传家的祖训,过上娶妻生子的农家生活。王阳明教授的通达学识,在他心灵深处生根发芽。

朱厚熜对阳明心学没兴趣,高价求购张三丰编写的渡劫指南,幻想过上联通天地、沟通神明的修仙生活。

不管过哪种生活,首先要吃饱肚子。

阿勒坦在这方面很务实,吃饱肚子基本靠抢。他和兄长常年征战草原部落,一直过着刀头舔血的生活。

同年出生的婴儿们,终究走上千差万别的人生路,高矮胖瘦、富贵贫贱、高尚卑劣,就像树叶纹理般难以吻合。

或许,这就是命运自带的不确定性,每个人都在沿着自己的轨道前行,还要时刻承受外力的引诱和冲撞。

人事相合,称为结善缘

人事相悖,又说消业障

其实,这些只是纷乱外相

此心无私欲之蔽,即是天理

沈炼挤出时间研读心学,内心逐渐生出强大定力。别人都在洗衣洗澡洗肥肠,他却经常把心翻出来刷洗。

沈炼,永远铭记先生的遗言:此心光明,亦复何言!

1538年,32岁的沈炼考中进士,分配到溧阳当县令。

他不是纯种农民,也不是纯种书生,而是被经历和学识放大内心的狂人(炼为人刚直,嫉恶如仇,然颇疏狂)。

狂人做事情一贯雷厉风行,唯独不会弯腰拍马屁,从古至今都是吃苦受累优先、升职加薪靠边的最佳人选。

有一次,御史大人来检查工作。沈炼没有提前实行交通管制,让领导的豪华马车深入到群众的驴车堆里。

御史大人被堵得心烦意乱,感觉官威受到严重侵犯。等他端起县衙食堂的工作餐,仅存那点官威正好下饭。

有没有搞错?老子可是巡按御史啊!

沈炼吃饱喝足一抹嘴,喊人将工作报告抬进来,还很客气地说道:我刚参加工作,不足之处多多指点!

御史大人铆足劲,扛着放大镜也没查出啥问题。一切都符合公事公办的流程,临走时却觉得还没吃饱。

御史:你这有土特产吗?帮我整点!

沈炼:有的,大人准备干啥用?

御史:孝敬老娘,老人家就好这口。

沈炼:那行,我给大人装两箱。

御史:好好好,多少钱我转给你。

沈炼:转啥转,这都是些小意思。

御史:哈哈,年轻人明事理!

沈炼:领导再见。

县道上,豪华马车里传出杀猪般的叫声:真特么是土特产啊,花生、红薯、还有半瓶秦岭一白的土蜂蜜…

用伉倨,忤御史,调茌平。

御史一纸弹劾,沈炼从江苏转岗山东。

不要总想改变环境,要改变自己

不要总想改变别人,要改变自己

最后才会发现全搞错了

世界没有改变,自己却变得陌生

沈炼凭借内心强大定力,始终在自己的轨道上运行,所有改变只是顺应本心(每饮酒辄箕踞笑傲,旁若无人)。

既然选择活得真性洒脱,就别再想着升官发财。有人时常感到纠结焦虑,很大程度上源于阴阳尽占的贪婪。

沈炼三年没有调动,直到父亲死后回家守孝。

他走到村口,看见昔日的伙伴在稻田里忙碌。他们光着膀子累的汗如雨下,偶尔会直起腰板大口大口喝水。

绍兴、溧阳、茌平相隔千里,田间的劳作景象却并无区别。极少数跨进庙堂的孩子,也渐渐淡忘祖辈的艰辛。

这一年,礼部尚书严嵩刚刚入阁。这位诗书满腹的文化人,为了拍好皇帝的马屁竟然取缔天下书院。

面对强开历史倒车的返祖政策,王阳明的门生邀请沈炼、徐渭等人,成立“越中十子”民间读书会。

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

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

他们经常以文会友,努力传播心学思想。沈炼比徐渭年长14岁,却满心敬佩的说道:关起城门,只有这一个!

徐文长是明代三才子,前后自杀九次都死不了

1546年,丁忧结束的沈炼被招进锦衣卫。

别人穿戴飞鱼服、绣春刀,天天站在院子里耍剑。他只能拿着纸笔记录案件,认真遵守文职岗位的规章制度。

诸卫皆设经历司,以掌文书之出入,犹近世所谓参军、主簿、记室之官。

武者,有大开大合的威猛刚烈,也有专攻下三路的阴柔猥琐。

文人,有婉约绮丽的儿女情长,也有豪气千重浪的遒劲风骨。

殊途而同归,皆仰仗胸中之气。

有一次,锦衣卫搞团建活动。特工们吃口饭都要先验个毒,沈炼却喝的酩酊大醉后躺在地上狂放作诗。

沈炼毫无扭捏的洒脱性情,让大领导陆炳刮目相看,自此带在身边出入高级场所(锦衣帅陆炳善遇之)。

老陆原本只是个千户,从火灾中抢救出重大国有资产而提升为统领,这个国有资产就是嘉靖皇帝朱厚熜。

他的事迹被做成宣传材料,激励着刚入职的小年轻,老油条们揶揄道:太单纯了,老陆他娘可是皇帝的奶妈!

陆炳不是个好人,也算不上坏人,他只是官场里的俗人。

联合严嵩,坑死大明首辅夏言。

任用爪牙,找茬敲有钱人竹杠。

自讨腰包,救济穷困正直大臣。

平反冤狱,以故朝士多称之者。

他喜欢钱和权,却有些良知底线。

夏言死后,嘉靖皇帝彻底沉迷于修仙活动,严家父子开始长达二十年的白手套生涯(见秦岭一白.严嵩篇)。

沈炼的刚正狂放,迎来关乎生死的终极考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