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浪妇荡公*玩弄刚刚发育的小馒头

更新时间:2020-12-14 09:07:45

(一)

医院的病床上,珍姨奄奄一息。嘴里不时发出一声微弱而又痛苦的呻吟。

床边凳子上坐着一位年近古稀的男人,他是权叔。是珍姨的前夫,确切的说,是头任丈夫。

望着病床上的女人,权叔低低的哀叹一声。那张沧桑的脸上,疲态尽显,混浊的眼里,不尽已是沁满泪水。谁也不知道此时权叔的眼泪,是为自己这几十年的不易而伤感,还是为病床上的珍姨而感伤。

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几十年前,那个漂亮的,刁钻刻薄的女人,如今就这样躺在这里,面黄肌瘦,已经是病入膏肓,没有几天活头了。想到这些年的种种,不尽感慨万千!

(二)

 文学

四十多年前,珍姨刚满十八岁。那会儿珍姨家境贫寒,姐妹仨,大姐已经结婚,嫁给了本村的雷三哥,雷家也是一穷二白。再加上父母都体弱多病。一家人的生活过的是一团糟。当时珍姨的父母本着家里少一个人吃饭就少一个负担,就给她托人找对象。也想着找个条件好点的人家好帮着点自家。

那时候,大集体劳动,家里劳动力多的人家,自然日子就好过。正好那时权叔一家,就光棍爷仨。都是男劳力。所以相对来说,生活就过得很滋润。权叔比珍姨大六岁,媒人介绍后,珍姨一看到权叔,心中是一百个不愿意。看权叔,要长相没长相,要身高没身高。珍姨虽说家里穷吧,可长得十分漂亮。在十里八村的也算是漂亮人物。说什么也看不上权叔。可家里父母却不管这个,就看上了权叔家的条件,说什么都得让女儿嫁过去。

就这样,珍姨拗不过家里,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嫁给了权叔。

结婚后,权叔一家拿着珍姨当宝似的供着,珍姨说什么是什么,爷仨从不反对。可珍姨总是看不上这一家人。不管权叔做什么,在珍姨眼里都是错误的。

结婚几年,珍姨都不和权叔住一屋,每次权叔想和她亲热时,她都会特别的反感,总有一种自己被强的感觉。完事之后,她都会立刻把权叔撵出去,让他去别的屋睡觉。

即使这样,权叔还是乐呵呵的。在外人眼里,珍姨嫁给权叔,就是鲜花插在牛粪里。可在权叔心中,他能娶到珍姨,也是前世修来的福。不管珍姨怎么对他,他都毫无怨言。

可越是这样,珍姨就越看不上他,觉得他没有男人气概,纯粹就是一个窝囊废。于是她骂他,他不言语。她气大了,伸手打他,他也不还手。任她耍横撒泼,他都一如既往的惯着她。

日子就这样一年一年的过去了。珍姨先后生下了两个儿子。

就在小儿子两岁的那年,全国都实行了包产到户。这下子人们的生活状态就更加自由了。于是,权叔就一心扑在了自家的那几亩薄田里。而珍姨就更自由了,三天一赶集,两天一上街,总之是有事儿没事儿就往外跑。

越是往外跑,接触的人一多,回到家里,就更加看不上自家那个窝囊废男人。再有别有用心的人一忽悠,慢慢地珍姨的心开始活络起来。

就在小儿子四岁的那一年,珍姨离家出走了。走时是说和别人出去做生意,最多半个月就回来。结果这一走,就是一年都杳无音讯。

家里的孩子,没人管,大儿子刚上小学,小儿子还没上学,从此这个家就乱了套,权叔每天除了下地干活儿外,还得照顾两个儿子。

只要有空,还到处打听珍姨的消息。可珍姨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有人知道她究竟去了哪儿。

(三)

一年之后,一天权叔收到了一封来至河北的信。心想自己也没有认识的人在河北呀,再说家里亲戚朋友们都在这大巴山里。到底是谁呢?

打开来信,字写得很好。可内容却让权叔傻了眼。信是珍姨找人代笔写的。因为珍姨自己不认识几个字,所以不会写信。

信中说,珍姨被别人骗了,说是出去做生意,结果就被人骗到了离家好几千里的河北。然后被卖给了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光棍。珍姨知道真相以后,说什么也不愿意,可无奈那个男人把她锁在屋里,不放她走。于是,珍姨每天就在屋里哭。哭的死去活来。

过了一个多月,村里人都知道男人买了一个漂亮的媳妇,可媳妇不愿跟他。于是,这村里的支书知道了,正好支书的弟弟当时也没取媳妇,而且也相对年轻。当时二十八岁。珍姨当时才三十岁。于是支书一合计。找到了那个买下珍姨的老男人,恩威并施,就把珍姨从老男人手里又买了出来。条件是得让她嫁给他弟弟。

于是珍姨就又被套住了。可好歹这次这个男人还算过得去。人高马大的,挺实诚的一个人。在珍姨看来,和家里的权叔比起来,这个男人也顺眼多了。于是,珍姨也不再纠结,就和男人结了婚。

之所以都一年多了才往回写信,原因就是一来自己不会写,二是这家人也怕珍姨和老家人通了信后,老家人找了去,到时候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所以一直到珍姨再一次怀孕了。而且也时不时想家里的两个儿子。这才给权叔写了这封信。主要内容就是让权叔不要再找她了,她现在生活的很好。希望权叔照顾好两个儿子。说以后有条件会给孩子们寄生活费的。

看完信后,权叔如遭雷击。可事情已然如此,也没有什么办法。内心虽是痛苦,可生活还得继续,两个儿子还小,还得打起精神,日子该怎么过还得怎么过。

(四)

珍姨和第二个丈夫生活得还算幸福,男人挺疼她的。小日子一天天的过得挺红火。珍姨觉得自己这回算是找到真正的幸福,可算是不和以前一样,没有人再会说自己嫁给了一个窝囊废了。再说,这里的条件也比老家强多了,一马平川的平原。出门再也不用步行,再也不用过那种肩挑背磨的生活了。她对现在的日子非常满意。

尽管一开始还常常想念老家的儿子,可时间长了,再加上她又生了小孩,慢慢地就开始淡忘了那两个孩子。别说寄生活费了,后来干脆连信也不写了。

珍姨沉沁在自己的幸福生活中。时间晃眼即逝。一晃在这里已经生活了十七年了,本以为能和这个自己心怡的人生活一辈子。可往往事与愿违。

一天,男人开着拖拉机出门拉沙子,(农闲时他就会开着拖拉机拉沙子卖)没想到下午就传来噩耗!男人出了车祸。当场就死了。

这下子珍姨可慌了神。哭哭啼啼也无济于事。在家人的帮助下,安葬了男人。生活的负担一下子压在了珍姨的肩上。大的孩子初中刚毕业,小女儿还在上小学。往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啊!这下可愁坏了珍姨。

(五)

两个月后,有人给珍姨介绍外村的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光棍。为了生活不至于太苦,珍姨决定嫁过去。

可儿子说什么也不和她一起改嫁,再说大伯哥,就是村支书也不让她带着儿子走,儿子于是跟着大伯过。珍姨就带着小女儿改嫁了。

这个男人对珍姨也还算可以,也出钱供珍姨的女儿上学。毕竟没有取过媳妇。老了老了能取到个寡妇也算一辈子没白活。

日子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了十多年。女儿高中毕业后,没考上大学,出去打工去了。然而从此也不再回珍姨那儿。每次放假都回老家大伯的家。

十年里,留在大伯家的儿子也取了媳妇。女儿也不再找她。偶尔珍姨去看儿子女儿,哥俩对她都爱搭不理的。这让珍姨感觉十分伤心。

为此珍姨常常夜不能寐,食不知味。最近一年多时间,还老是感觉胃部疼通,身体也一天天不如从前。

后来去医院检查,结果没想到,珍姨居然得了肝癌。这下老头着了急。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冤的那个冤大头。给别人辛辛苦苦养了十年的女儿,到头来不认他了,老了老了,取个后老婆本指望能照顾他,这下倒好,反过来还得照顾她,还得花钱给她瞧病。再说这个病也瞧不好,到头来,钱花光了,人也死了,岂不是闹个人财两空。

老头越想越气。一气之下,给了珍姨一万块钱,把她从家里撵了出去。说什么好聚好散。珍姨苦苦哀求,老头硬是不再让她进门。

再说俩人虽在一起过了十多年,可没有领证,也不算真正的夫妻。无奈之下,珍姨只好回去找儿子,可儿子也不接受,儿媳更是破口大骂。连门都不让进。

珍姨此时真是走投无路了,想想自己这一辈子。过的这叫啥日子啊!

还好老头给了她一万块钱,再加平时自己偷着攒了点儿,手里总共有两万多块钱。不行回老家投奔姐妹去吧。这些年,虽说没管过自己的两个儿子,可有钱的时候,自己也没少接济两个姐妹。如今自己没地方去了。回到老家,两个姐妹总会善待自己的。

(五)

珍姨怀着复杂心情,拖着病痛的身体回到了自己阔别已久的故乡。先是去了姐姐家,姐姐家的日子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好过,再加上年纪大了,吃喝都是儿子管,即使有心留下自己的妹妹。可天天还得看儿子媳妇的脸。

一开始,珍姨手里有点钱,买个菜啥的都她出,可自己有病还得吃药。眼看钱越花越少,珍姨就不怎么出钱了。这下外甥媳妇不干了。天天指桑骂槐。弄得珍姨也不好意思老待在姐姐家了。

转脸去了妹妹家。这也算是娘家,因为家里没男孩,妹妹就招了个上门女婿。可毕竟父母早就不在了。妹妹家好过点儿,可妹夫也是个二楞子。说话从不考虑别人的感受。每每说话,总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让珍姨倍感憋屈。再加上自己的病越来越重。半年后终于倒下了。

(六)

妹妹赶紧找了车把珍姨送去了医院。用珍姨手里仅剩的五千块钱交了住院费。让珍姨住进了医院。然后就不打算再管了。

权叔知道珍姨住院了,隔天就去医院看望她。得知她现在的情况后,权叔没有犹豫,决定留在医院照顾珍姨。并通知了两个在外打工的儿子。

两个儿子没有回来看望他们的母亲,对于这个妈妈,两个儿子是陌生的,她除了给予了他们生命之外,可说没有尽到过一点点做母亲的义务。

在两个儿子的成长过程中,经受了太多的痛苦和磨难。小时候上学,孩子们有意无意的会取笑他们,常常说他们的妈妈跟人跑了,说他们是有娘生没娘养的野孩子。他们会被一群孩子欺负。常常会和别的孩子打架。就因为他们的妈妈抛弃了他们。让他们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还好,权叔对他们有着正能量的教育。虽说两个孩子都没上过多少学。初中毕业就辍学了,为了给权叔减轻负担,两个孩子都老早的出去打工了。

两个儿子都很自立。而且都混得挺不错的。在外打拼多年,如今都小有成就。大儿子有了自己的建筑工程队。小儿子在深圳一家制鞋厂当技术员。而且都结婚生子。家里盖上了三层小楼房。儿子们都开着奥迪车。而且不让权叔再干活儿,让他在家好好的安度晚年。

可权叔闲不住,还是在家种点菜,养点猪。老说过年儿子们回来,好有肉有菜吃。曾经的苦日子,总算过去了。如今权叔一家的生活是越过越红火。老头也算是苦尽甘来。

如今,看见珍姨这个样子。权叔实在是不忍心不管。在权叔的心里,他一直都没有忘记珍姨。尽管珍姨抛弃了他和孩子们。可他还是始终拿珍姨当他的妻子。就好像她只是出门办事儿去了,早晚会回来的。几十年了,她终于是回来了。虽然她回来并没有去找他。可当他知道她生病住院后,第一时间就去看望她。

在权叔心里,他始终是感激珍姨的。珍姨给他生了两个儿子。虽然这些年过的不易。但现在他老了,能和儿孙们在一起过上天伦之乐的日子。能让他老有所依,老有所养。他感激珍姨。

现在珍姨没人管,他得管。两个儿子没有反对他,并给他寄回了钱。虽什么也没说,但权叔知道,儿子们已经从内心原谅了他们的母亲。不再和过去一样恨她了。不然儿子们又怎会寄钱给他。其用意不言而喻了。

一个多月了,珍姨的病每天都在加重,这几天老是处于昏迷状态。医生告诉他,珍姨没几天活头了。这些日子里,珍姨的姐妹偶尔来看看她,也是来去匆匆。没有人主动提出要照顾珍姨。

权叔一直在医院里照顾她。一开始,珍姨还有些难为情。觉得很别扭。可一看自己平时极为照顾的姐妹,到了关键时刻,却没人念旧情。手足之情也仅仅是靠金钱来维系。真是悲哀。

反到是自己曾经伤害过的人,不计前嫌。在自最需要人的时候,以德报怨,不离不弃。这让一向心高气傲的珍姨,内心百感交集。且又羞愧难当。

一个多月来,珍姨总想对权叔说点什么,可又不知道怎么说。今天,珍姨的精神状态有所好转,她知道这不是什么好兆头。这可能就是所谓的回光返照吧。

她缓缓地睁开眼睛,看见权叔满脸疲惫的样子。她的心真的痛了。她有千言万语想对权叔说。可说再多又能改变什么。想想自己这一辈子,东跑西颠,到头来落了个无家可归的结局。是自己最对不起的人,在关键时刻,照顾她,关心她。说实在的,真有些无地自容。

她动了动嘴,半晌才又开口:“权哥,谢谢你。这些年,我早就知道自己错了。可我没脸回来见你们,我知道,孩子们都恨我。是我活该。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两个孩子。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可我还是要对你说一句,我真的对不起你。不求你能原谅。我知道,我没几天活头了。我就想说。我哪天要走了。你要不嫌弃,就把我带到你家附近。让我在那边离你近点,也算了却我的遗憾吧!”说完又合上了双眼。两行泪水顺着脸颊淌下!

(七)

半个月后。权叔家的菜地边上,一座新坟头上还堆放着几个崭新的花圈。一阵风吹过,花圈上的铂纸发出了哗哗啦啦的响声。好似珍姨几十年前无休无止的牢骚和谩骂。

菜地里,权叔正在拔萝卜。站直身子,眯起那双本就不大的眼,天边升起一轮圆月,好似今晚格外的明亮。权叔看了看那个新坟头,他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笑了。

门口,小孙子在喊他:“爷爷,快点回来,我小叔等着你的萝卜炖排骨呢”。“呃呃,这就来!”

看看近处的坟头,再看看远处的山峦。兜兜转转,几十年。明亮的月光洒在新坟上,洒在山坡上,洒在了小楼顶上。嗯,地球是圆的,转了一圈还是得回到起点!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