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女友被老伯灌浆*托起臀部往下按

更新时间:2020-12-12 14:40:00

叶锋狠狠的掐灭了手上的烟:“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是不是金志远那孙子对你下手了?”

 

 

“没有没有。”

 

 

“那我走了啊。”

 

 文学

 

徐明水一把拉住他,一脸绝望的把事情说了一遍,就差跪下磕头了:“叶哥,一人做事一人当。我以前是对你不好,但你不能因为这个就整死我啊。这事儿你要是不管,我没活路了。”

 

 

“我回去上班,金志远的事情你不用操心,我给摆平。”叶锋缓缓的说着,徐明水脸上狂喜,但紧接着他又补上一句:“前提是你退下来,我做队长。”

 

 

“你休想!”徐明水不假思索的吼了一声,你妹啊!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叶锋也不强求,仍旧在抽烟,然后摸出自己的山寨机开始研究,兴致盎然。

 

 

徐明水再也绷不住了,他咬着牙:“好好好,队长就给你做。我报上去,公司批不批是另一回事。”

 

 

你妹的叶锋,给我等着!等金志远的事情过去,老子他妈一脚把你踹回山区老家。

 

 

两人打的刚回到公司,劈头就接到了一份来自人事部的任免书:“经过公司考核,徐明水值班期间饮酒,严重违纪,不再适合担任保安队长一职。员工叶锋集体荣誉感强,高度认可企业文化。决定收回解约书,由其暂代队长职务。另,保安队从今天开始更名为保安部,与其余部门级别相当。代部长叶锋配专用办公室一间,助理一名。”

徐明水只觉脑袋轰的一声,好悬没晕过去。这就把我撸下来了?没天理啊。

 

 

叶锋心中明白,肯定是何雅苏使了劲儿。唔,她对我还不错嘛。一瞥眼看到徐明水那丧魂落魄的样儿,叶锋笑嘻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嘴里半哼半唱:“娶新娘,做新郎,我洗澡剃头换衣裳。喜临门,配凤凰,今天晚上我入洞房。”

 

 

噗——徐明水有种要吐血的冲动。

 

 

“小徐啊,以后我会罩着你的。”叶锋没羞没臊的说了句,步履轻快的进了办公楼。后面的徐明水,脸已经黑的如同锅底。

 

 

卢云集团的办公楼就在公司门口,表面看起来足有五层,气派的很。实际上一到三层被隔断了,后面连着车间,因此也就四五层是办公区域。

 

 

四楼保安部,乓啷一声响,唐小宁失手打碎了茶杯。她赶紧蹲下去,快速的收拾到垃圾桶里,略带惊慌的念叨:“不能毛手毛脚,不能毛手毛脚。”

 

 

她扎了个马尾,额前刘海下是一张清秀的脸。跟何雅苏不同,脸上还带着一丝稚气。她的手很漂亮,纤细修长,白白嫩嫩。胸部不算大,没何雅苏那么有料。但是浑圆无比,恰好一握,料来弹性十足。这么往地上一蹲,顿时显出一股难言的风情。

 

 

“快点快点,千万别让新部长看到了。”她嘴里碎碎念。对于一个刚刚三本大学毕业的菜鸟来说,找份合适的工作太难了。今天自己来卢云公司应聘,本以为只能做个小职员。没想到巧大了,公司今天刚成立一个保安部。因为无人可调,自己就这么奇迹般的成了新部长的助理。

 

 

忙中有乱,一个玻璃碴扎到了手上。顿时惹得她惊叫一声,赶紧站起来。没想到砰地一声,一头顶上了桌角,撞得眼前一晕。桌子一晃,还没摆好的电脑液晶屏趔趄着扣在了桌面上,震撒了一摞资料。

 

 

桌角上的一个不锈钢口杯翻下来,无巧不巧落在了她头上,一杯新沏的热茶顺着头发,流过脸庞,洒上身体,俏皮的顺着领口钻了进去。

 

 

唐小宁被烫的站起来跳着脚的惊呼一声,赶紧去找纸巾擦脸。脚下一绊,把电水壶的电源线勾了下来。水壶翻到,里面的水全流了出来,淌了一地,浸湿了所有资料。她正跑着去拿纸巾,这一脚一脚的全踩进了水里,留下一个又一个的脏脚印。

 

 

“啊——我果然还是毛手毛脚的啊!”唐小宁痛苦的捂着脑袋,都快急哭了。自己辛苦打扫了两个小时的卫生,就这么全毁了。而且自己身上,还撒了那么多的水。

 

 

狼狈啊,丢人啊。

 

 

怕什么,大不了重新干!唐小宁发狠似的给自己鼓劲。她先找出纸巾,细心地把脸上和头发上的水擦了一遍,衣服上的也阴了阴。这次索性破罐子破摔,把一团又一团的纸巾丢到地上。这叫账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咬,反正免不了要再打扫一次了,扔点也无所谓。

 

 

可恶啊,胸口湿了好大一片,衣服贴在身上黏黏的好难受啊。唐小宁撅起嘴,灵机一动,两根手指捏住纸巾,从衬衣扣与扣之间的缝隙伸进去擦。这办法果然好,胸口舒服多了。

 

 

吱呀一声门打开,春风得意的叶锋跟她四目相对,脸上的笑容变成了呆滞。

 

 

我勒个去,这办公室是女厕所改的吧?满地的水算怎么回事?这一团一团的纸巾算怎么回事?眼前这个自慰的小妞又算怎么回事?

 

 

“对不起打扰了,你继续。”叶锋贪婪的盯着人家胸口看了一眼,立即就要告辞。唔,每个人都有隐私权,这事儿也是可以理解的。

 

 

“不是不是不是。”唐小宁都快急哭了,赶紧把纸巾抽出来,脸腾地一下红了。眼看叶锋一脸的不相信,并且摆出一副“我懂”的表情,她顿觉眼前一片黑暗,嘤咛一声哭了出来。

 

 

叶锋赶紧闭门,一个箭步窜过来:“别哭了,说正经的,你就是我的新助理吧?”

 

 

唐小宁一哭就收不住,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完了,这人就是自己的顶头上司,新任部长。自己最狼狈的时候被他看到了,以后怎么办?我…我不活了!

 

 

“别哭了!”叶锋拍着桌子吼了一声,双眼瞪得像铜铃。

 

 

唐小宁果真就不敢哭了,她抽抽噎噎的啜泣,吓的小脸发白。这新部长好可怕啊,这么凶。

 

 

叶锋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你是不是我的助理唐小宁?这儿是怎么回事?”

 

 

唐小宁咬着嘴唇点点头,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结结巴巴的把事情说了一遍,刷白的脸色重新羞得通红。

 

 

有没有搞错啊?她也太不靠谱了吧。哥有那么凶么?瞧把她吓的。嘿嘿,有这么个人陪着自己,上班不再无聊啊。

 

 

总经理办公室,何卢云唉声叹气:“金志远也太过分了些,雅苏,你以前怎么不告诉我他一直在骚扰你?我知道你是不想我为难,你受委屈了。”

 

 

“没事,要不我们报警吧?”

 

 

“报警怎么说?咱们砸烂了人家的车,打伤了人家的人,理亏的一方在我们。”

 

 

经老爸这么一提醒,何雅苏不由的笑了。她才想起,自己这方的确是一直在占便宜。

 

 

“叫上叶锋,我带你们俩去解决这件事。唉,这样的人咱们惹不起。”

 

 

何雅苏摇摇头:“爸爸,对这种混蛋客气什么?你越是委曲求全,他就越是欺负人。说句不好听的,你年轻创业时候的血性哪去了?”

 

 

何卢云看着自己的宝贝闺女,一脸惊讶,似乎不相信她会说出这种话。

 

 

保安部,唐小宁拿拖把打扫了水渍,乖乖的站在角落里不说话。她是真有些担忧,就怕给上司留下个不好的印象。叶锋每一次用余光瞟她一下,都像摁动了某个开关,能让她神经质似的一抖。

 

 

叶锋喜欢上了这个游戏,不住的拿眼睛扫来扫去,心中却乐开了花。啊哈哈,好有趣的小姑娘啊,这是小红帽见了大灰狼呢?我就这么时不时的看她一眼,瞧她能抖到什么时候。

 

 

唐小宁终于受不了这种煎熬,起身给叶锋倒热水:“领导,您请喝茶。”

她的手微微有些抖,热水扭动着往下倒。叶锋笑着提醒了一句:“别抖啊,稳着点。”

 

 

“是,是。”唐小宁一边答应,一边抖得更厉害了。

 

 

“咱能不能不抖?要不我自己来吧。”

 

 

唐小宁心中一哆嗦,壶嘴往外一偏。滚烫的热水浇到了叶锋手上。叶锋猛然蹦起来:“你这涮羊肉呢?”

 

 

“对不起对不起。”唐小宁又要飙泪,赶紧把叶锋的手捧起来,慌忙用手擦了擦上面的水,然后一个劲儿的猛吹。叶锋本来有些恼怒,被她这么一吹,忽然感觉痒痒的好舒服,心中的怒气顿时消了。

 

 

唐小宁吹了一通,赶紧抽出纸巾,帮他把身上的水渍擦干净。

 

 

叶锋站在那里,唐小宁蹲在他前面,一边用纸巾细细的擦拭水渍,一边时不时的轻轻吹上一口气。这姿势够惹火,叶锋看着身下娇滴滴,满脸惊慌的小姑娘,心中顿时涌起一股邪念。

 

 

唐小宁擦完了他腰上的水渍,顺便往下擦!

 

 

轰!叶锋顿觉头皮发麻。又酥又麻,好像过电一样。

 

 

这丫头是不是单纯的过头了些?简直就是在让自己犯罪啊!

 

 

唐小宁只觉自己擦拭的地方有些不对,忽然,她啊的一声惊叫,赶紧站了起来。

 

 

叶锋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试着慢慢让自己的小弟软化。他看着一脸通红的唐小宁,顺手把发晶手链丢给她:“这个送你了,戴上吧。”

 

 

“啊?”唐小宁有些惊讶,尽管不认识,但她看得出来这手链很贵重。

 

 

叶锋倒是无所谓,反正它在自己手里没用了。这东西能增强佩戴者的意志,正适合自己这个不靠谱的小助理。希望能对她有帮助吧,要不然以后两人一起工作,还不定会闹出多少乌龙呢。

 

 

唐小宁呆呆的看着自己的上司,他正亲手把一串珍贵的手链套在自己的手腕上:“不行,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废话,我让你戴上你就戴上!”叶锋瞪着眼睛吼了一句。看到唐小宁一惊,他脸上又露出了无良的笑容。

 

 

“贴身佩戴哦。”叶锋不忘嘱咐一句:“贴身就是贴肉,不要隔着东西。”

 

 

凶巴巴,喜怒无常,奇怪,这就是今天唐小宁脑中勾勒出来的对叶锋的印象。这样的领导,如何相处?

 

 

叶锋大大咧咧,丝毫没想到人家小姑娘心里会有什么念头。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风风火火的进来一个女人。唐小宁心中暗呼,终于得救了!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何卢云的助理董丽。她瞟了一眼唐小宁手上的发晶手链,然后看着叶锋:“麻烦你跟我来一下。”

 

 

跟何雅苏和唐小宁比起来,董丽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的女人。她身材好,脸蛋好。但你看到她的时候,绝不会像欣赏尤物一样欣赏她。

 

 

董丽的脸总是板着,一丝不苟。身上永远只有三件饰品:架在鼻梁上的近视眼镜,勒在左腕的手表,以及别在上衣口袋里的钢笔。她的手上总是抱着一摞文件,时不时的看一眼表,走起路来虎虎生风,俨然一副十万火急的样子。

 

 

“慢点成不成?”叶锋不乐意的嘟囔了一句,他得小跑才跟得上对方。

 

 

董丽头也不回:“要不是你办公室的座机还没到位,也不需要我亲自跑一趟。你是男人么?走路这么慢。”

 

 

叶锋顿时无语,赶紧的一溜小跑。

 

 

与此同时,开发区东侧的金碧辉煌娱乐中心,满脸青肿的金志远正斜躺在一间豪华包厢内。他这地方听名字吓人,实际名不副实。确切的说,应该叫练歌房才对。但那又怎样呢?现在干什么都得讲究个好名字。

 

 

开发区全是些大大小小的企业,比不得市区那么热闹。他的顾客主要是本地的工薪阶层,仅有的三四个豪华包厢,以及高消费项目,都得靠当地的老板们赏光才能做下去。

 

 

巴结大老板,欺负小老板,一直就是他的生存原则。

 

 

粉红的灯光,宽大的沙发,包厢内情调旖旎。尤其是听着外面时不时传出的脚步声和说话声,更让人觉得这一方小天地很温馨。金志远爱抚着缩在他怀里,小母猫一样的胡小婷。手指偶尔划向她的大腿之间,引发一阵阵的低声呻吟。

 

 

怀里的胡小婷扭动着,口中的神呻吟时高时低。金志远猛然呲着牙倒吸一口凉气,双手猛然抓住了她沉甸甸的双峰:“你他妈的要作死?没见我全身都疼着呢么。”

 

 

胡小婷疼的眼中涌出泪水,随即从他身上离开,然后点上一支烟给他,自己也抽上一支:“那你又从医院跑出来干嘛?把我叫过来不就是满足你的?难不成要我来当保姆啊?”

 

 

“去医院?我丢不起那人!”金志远猛吸一口烟,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等啥时候姓何的赔了车,然后我再废了那个小保安,才能去医院,你懂不?”

 

 

胡小婷咯咯一笑,扭着屁股从坤包里拿出一板药片:“要不吃点这个?保证你生龙活虎,吞了我的心都有。”

 

 

“吞你妹。”金志远吼了一句,然后撇撇嘴:“鸡就是鸡,永远只是个发泄工具。哼,要是何雅苏那小妞的话——”

 

 

他的话还没说完,手机忽然响了。接通了一听,顿时气得鼻子都歪了:“强子,你可真够能的!赶紧给我滚进来!”

 

 

胡小婷匆匆往身上套衣服,金志远黑着脸一把揪过她的衣服扔到墙角:“你不是鸡吗?穿什么衣服!”

 

 

“就会跟我使厉害。”胡小婷咬着嘴唇,气的直跺脚,却再没勇气去捡衣服。

“哎呦,哎呦。”强子带着两个属下,呻吟着进了包厢。这小声儿,贼销魂。猛然看见光屁股的胡小婷,三人的神色一僵,个个呼吸有些急促。要不是金志远劈头摔过来一个烟灰缸,他们就忘了告状这件事了。

 

 

胳膊已经折了好长时间,本也没有那么疼了。但为了渲染气氛,三人都是卯足了劲儿的叫。尤其是山子,头上的绷带缠的那叫一个厚,就像是个白色的头巾。

 

 

“大哥,你得给我们做主啊。”三个人哭丧着脸,仿佛找到妈妈的小蝌蚪。

 

 

金志远一脚将强子踹出老远:“完蛋玩意儿!养你们是吃白饭的?”

 

 

强子折断的胳膊碰到茶几上,差点又疼晕过去。山子两人哆嗦着报告缘由,金志远听完后杀人的心都有了。你妹的小保安叶锋!又是你坏了老子的好事!甭他妈想着和解了,不把你们全灭了我就不姓金!

 

 

不过山子他们接下来的话,让金志远彻底傻眼了。有没有搞错?这叶锋怎么这么能打?他脸上的肌肉跳了跳,这回是真犹豫了。

 

 

“大哥,给明哥打电话吧。”强子爬过来,狗头军师似的献计:“除了他,谁也压不住这小子。”

 

 

金志远有些为难,强子跟自己的时间最长,所以知道萧明。那是自己当年在狱中认识的朋友,当时他手上就背了好几条人命。这人强是强,但胃口也够大。找他帮忙,就得准备大出血。

 

 

“别犹豫了大哥,压不下这个小保安,咱们以后就没法混了。”强子在一旁煽风点火。

 

 

金志远重重的一咬牙,摸起手机拨通了一个许久不曾联系的号码……

 

 

卢云集团,叶锋跟着董丽上了通往五楼的楼梯,在无人的拐角处,董丽忽然脚步一顿,没头没脑的说了句:“刚见面的小助理你就送礼物,挺有钱啊。”

 

 

叶锋搞不懂她啥意思:“这好像跟你没关系吧?”

 

 

“你跟何总监交往多长时间了?送过她礼物么?怎么打动她的?”董丽连珠炮似的发问。

 

 

“大姐,拜托你搞清楚状况。”叶锋堵了她一句。老子啥时候跟何雅苏交往了?

 

 

董丽没说话,双手抱在自己的巨胸下面,不阴不阳的甩下一句话:“连给何总监买早餐的钱都没有,居然有闲钱送小助理礼物!”

 

 

叶锋心里那个气啊,真想用自己的鞋底深深的抚摸她的脸颊。简直是个莫名其妙的女人,脑子进水了吧。

 

 

推门进屋,何卢云对叶锋很客气,连说早上和上午的事情谢谢他。叶锋自然是客套了一番。其实他心里明白,何卢云把自己提拔上来,然后把保安队改成保安部,有很大的原因是感谢一下自己。

 

 

“刚才我已经给金志远打了电话,这件事情我们和解。”何卢云摸着自己花白的鬓角:“中午的时候,4S店给我打电话,说今下午可以提车。等提出车来,你和雅苏,再加上我,咱们一起客客气气的送过去。”

 

 

“委曲求全?”叶锋瞪大了眼睛,有没有搞错啊?这可不是哥的作风。

 

 

何卢云没有以老板的身份压他,而是耐心给他解释:“金志远是地头蛇,这个死结不解开,他以后隔三差五给咱们使绊子。我创立公司不易,不能为了这种人去怄气。小叶,体谅体谅我吧。”

 

 

叶锋不说话了。

 

 

“就算不为我,你也得为雅苏想想。我知道你挺能打,但雅苏呢?万一金志远要使坏,我们防不胜防啊。”

 

 

“你别说了,讲和就讲和吧,怎么个讲和法?”叶锋忽然觉得没意思,人家当事人想讲和,自己干嘛还腆着脸的充好汉?

 

 

何卢云长舒一口气:“你陪着我和雅苏,咱们开着新车去给他送去。时间我都定好了,就在今天晚上十点。至于过户么,可以以后再说。”

 

 

“半夜?这小子没安好心!”

 

 

“你不懂,夜里去没人发现,他这是给我留面子呢。对我这种人来说,面子最重要。金志远不傻,大家都在开发区混,他也不想做绝了。”

 

 

“雅…何总监什么意思?”

 

 

“我是她父亲,你以为她会反对么?”何卢云笑眯眯的反问一句。实际上何雅苏很不同意他的做法,不然的话就是他们两人一起给叶锋做思想工作了。不过何卢云心里有底,只要再多劝劝,她一定会同意的。

 

 

叶锋耸了耸肩膀:“既然如此,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但我绝不会跟这种渣滓讲和,也不怕他报复。你们去吧,我今晚还有事。”

 

 

说完之后,他头也不回的出去了。一旁的董丽早就憋不住了,她恨恨的道:“何总,开除他吧?”

 

 

“叶锋的事过后再说,他太年轻。热血的小伙子都这样,总以为加把劲儿,自己就能撬动地球。”何卢云笑道:“我年轻时跟他一模一样。对了,雅苏最听你的话,帮我劝劝她吧。这丫头今天有些奇怪,这还是她第一次不听我的话。”

 

 

出了办公室,叶锋越想越气。一脚踹开保安部的门,把里面的唐小宁吓了一跳。只见桌上摆着一个四四方方的纸盒,唐小宁结结巴巴的道:“刚…刚才何总监来了,说…说送你的礼物,谢…谢谢…”

 

 

“我有那么吓人么?会吃了你啊!”叶锋又抱怨了一句,眼睛往纸盒上一瞟,原来是一台iPhone5。此时他心里正窝火,根本没伸手去拿,而是赌气似的说了一句:“哥不稀罕!”

 

 

唐小宁赶紧收拾办公桌,因为她总觉得得找点什么事情来做才行。刚想去忙活,叶锋忽然喊住她:“别忙了,这种窝囊的公司,有什么好收拾的?下班吧,咱们回家睡大觉去。”

 

 

“还差半个小时才下班。”唐小宁弱弱的回了一句。

 

 

叶锋一屁股从椅子上弹起来,顺手叼上一支烟:“我说下班就下班,管那么多干什么。”说完之后,他砰地一声摔门而去,只留下一脸呆滞的唐小宁傻傻无语。

 

 

蹬着自行车在路上狂奔的叶锋,完全想不到有一场危机正在向自己靠近。他不想再管金志远那档子烂事,可他脱得了身么?

叶锋蹬着自行车往回赶,心中完全没有准点上下班的概念。根据以前的记忆,他住的地方离公司并不远。果然蹬了十几分钟之后,就到达的地方。

 

 

从腰间摸出钥匙,叶锋上了楼梯。自己的住所就在五楼,是一个五十多平米的一居室。这地方又老又旧,不定啥时候就拆迁。

 

 

咔哒一声,他打开门锁,推门进去。

 

 

就在门刚开的时候,叶锋忽然有了一种颤栗的感觉。手臂上起了一粒粒的鸡皮疙瘩,背部的肌肉也开始拉紧。这感觉,就好像那次在昆仑深渊面对十条噬魂蟒一样。无关实力,这是一种直觉。

 

 

他用最快的速度向后退,然后将木门拉过来挡在身前。

 

 

一柄匕首毒蛇一样的从木门里钻出来,精确地挑准了肋骨间的缝隙,直刺叶锋的心脏!

 

 

匕首戛然而止,再难寸进,因为护手被门板挡住。

 

 

叶锋的瞳孔骤然收缩!自己遇到高手了!刚才他嗅到了死亡的气息,对手的实力超过自己!

 

 

一击不中,敌人猛一推门。砰的一声,门板结结实实的撞上了叶锋的脑袋。然后一只手闪电般的从门缝里伸出来,抓着他的领子揪了进去。门重新闭合,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动手的是一个高瘦的男人,他穿着风衣戴着墨镜,根本看不清模样。叶锋骈指点向对方肋下,仿佛戳到了牛皮上。好坚韧的身体,自己的灵力居然不足以伤害对方。

 

 

杀手掐住叶锋的脖子,往死里用力。叶锋伸出手指点向对方的双眼,那地方薄弱,不可能无视自己的攻击。

 

 

杀手松开脖子,然后躲过攻击,左拳轰上叶锋的脸,将他打得一懵。然后欺身而上,右手熟练的解开叶锋的腰带抽出。一个转身,腰带勒住了叶锋的脖子,他背对背把叶锋背了起来。、

 

 

叶锋的挣扎逐渐减弱,翻着白眼吐着舌头,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杀手放倒叶锋,试了试呼吸和心跳,满足的点点头,然后摸出一个微型相机拍照取证。他把叶锋的尸体拖进了厨房,打开煤气罐,嘶嘶的煤气泄露声响起。然后小心的把所有门窗全关上,让叶锋的双手抱住煤气罐。再拿出一个忽闪忽闪的小球放在旁边,这玩意儿会一直产生电火花。空气中煤气浓度足够了,自然能引发爆炸。

 

 

他若无其事的拍了拍身上,然后打开门收起匕首走了,甚至很细心的把防盗门都闭过来。叶锋会被炸得尸骨无存,而官方只会认为他死于煤气爆炸,绝不会追究下去。

 

 

等他走后,叶锋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一边骂娘一边打开窗户关上煤气:“我擦啊,阴沟里翻船。多少妖魔奈何不了我,差点就死在一个凡人手上,真失策。”

 

 

对方的实力很强,正面对打的话,除非自己突破筑基,否则毫无胜算。修者不是最强的么?凡人的力量居然能有筑基的水准!

 

 

要不是因为自己灵肉分离,本质上只是一缕元神,刚才早没命了。这家伙,下手真狠啊。

 

 

叶锋可不是挨打不还手的老好人,他现在满脑子想的就是报仇。是谁跟自己过不去?用脚趾头想也想得出来,肯定是金志远那孙子。他手底下居然有这样的高手,真是出乎意料。

 

 

不对啊,何卢云已经跟他通过电话,这事儿要讲和,他没理由这么做。

 

 

金志远并不想讲和!叶锋点点头,愈来愈觉得自己的推断正确。瞧着吧,今晚上何卢云去找他,多半凶多吉少。自己早说过,不能跟那种败类讲和的。

 

 

不好,雅苏也会有危险!叶锋拔腿就想跑回公司,忽然他又犹豫了:“回去能怎样?说了谁能信?就算雅苏他爷俩今晚不去,但金志远就会善罢甘休么?”

 

 

还是得想办法从根上解决问题啊!叶锋走回客厅,摸出自己的烟点上了。看着忽明忽暗的烟头,他冷冷一笑:“哥有的是手段,这回就来点歪门邪道对付你!”

 

 

手机响起,是雅苏打来的。叶锋赶紧接电话,劈头就被数落了一顿:“你好大的脾气呀,送你的礼物也不要,还提前下班!我告诉你……”

 

 

准是唐小宁那死丫头,啥都跟雅苏说了。叶锋心里腹诽一句,忙不迭的道歉。何雅苏说出自己的意思,就是让叶锋跟着今晚上一起去讲和。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撇清。

 

 

“你先来我这里一下,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叶锋用严肃的口气说:“给我买点东西过来,要朱砂、蛇胆、松香、水银、宣纸……”

 

 

他报出一长串的名字,雅苏问他干什么用,他却不说。挂上后,叶锋又给唐小宁打了个电话,无非就是埋怨对方不该啥话都往外说。唐小宁唯唯诺诺,连连道歉。

 

 

半个小时后,何雅苏拎着一个大塑料袋,气呼呼的进了叶锋的家。叶锋刚想欢迎一下,没想到她劈头将塑料袋扔了过去:“你想气死我是不是?”

 

 

“这可是冤枉人了,我怎么会想气死你呢?”叶锋笑嘻嘻的回了一句,随手扒拉着塑料袋。自己想要的东西都有:“我的苹果手机呢?”

 

 

“喂狗了!”何雅苏怒气不减,她胸口不住的起伏,脸上八分愤怒夹杂着两分委屈。自己一片好心,没想到叶锋完全不领情,她还能不生气?

 

 

叶锋火气噌的一下窜了上来,再也不想涎着脸赔笑:“我说过了,我不想跟那种渣滓讲和。你们想去是你们的事,与我何干?”

 

 

何雅苏明显愣了愣,她没想到叶锋会这么硬气。看见叶锋眼睛里噙着的那一丝冰冷,没来由的何雅苏想结束对峙。她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就为这个?那你可是冤枉好人了。实话告诉你吧,我也不想去讲和。我爸想去,叫他今晚自己去就行了。”

 

 

叶锋狂喜,狠狠地抱了她一下:“不愧是我的奥利奥,给力啊!”

 

 

“你死开啦!”何雅苏一把推开他,脸上微微一红。叶锋这厮是越来越放肆了,居然敢明目张胆的动手。不过看他的神情,又没有意思亵渎的意思,纯粹就是因为高兴,自己倒也不好意思发作。

奥利奥?刚才他说自己是奥利奥,这是啥意思?何雅苏不笨,脑子一转就想明白了。她红着脸踢了叶锋一脚:“好你个叶锋,连我都敢调戏!”

 

 

奥利奥风靡世界的经典广告词:“扭一扭,泡一泡。”可不就跟白天的时候,两人在车上发生的那个小插曲一样么?叶锋这货,真邪恶啊。

 

 

叶锋一把扳过她的腿,双手抱着她的脚不松开:“我错了,我深深地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

 

 

何雅苏一只腿受制,只能用另一条腿单独站立。要不是今天穿了长裤,保准要风光外泄。就算这样,也已经又羞又急:“放开,你个混蛋,赶紧给我放开。我是你的上司!”

 

 

“哦哦,上司好,上司您请上座。”叶锋邪恶的笑着,抱着人家的腿往卧室床边挪:“小地方没大沙发,只好委屈您一下坐床沿了。”

 

 

何雅苏只能单脚跟着蹦,都快气的抓狂了。偏偏生怕跌倒,又不敢做大幅度的动作。叶锋拖着她刚蹦到床边,立即恍然大悟似的哎呀一声:“瞧我这脑子,该给上司泡茶的。”

 

 

说完又从床沿拖着她往厨房蹦,伴之以何雅苏的大呼小叫……

 

 

叶锋抬头,猛然瞥见墙上的电子钟,已经七点了!他心中咯噔一下,不能再拖了,要不就得耽误正事。想到这里他赶紧松手,何雅苏抡起粉拳就要给他一下,叶锋嘘了一声:“别闹,要干活了。”

 

 

他把遭遇杀手的事情说了一遍,何雅苏惊疑不定。待看到门板上的裂缝,她才有些相信。当即就要报警,还要通知爸爸今晚别去。叶锋摇头,这种事情没事发以前,警察不会相信。而且阻止何卢云,治标不治本。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