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干嘛呢快点人家要嘛*老师快一点深一点要要

更新时间:2020-12-12 08:53:22

01

利艾驾着牛车从奥德村的山包上下来,木制的车上盛满了黄灿灿的圆溜橘。顺着土路望下去,他可以看见休斯镇的市集,满溢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利艾想着,今天这筐橘子也不愁销了。

他将牛车停在了“休斯之光训练馆”门前,从衣服内包里掏出一叠皱巴巴的钞票。利艾来回点数着,抽出一部分,随后将剩下的小心翼翼地放了回去,拍了拍胸口,走进了训练馆。

教练,这个月的训练费,来,拿着!”

外人看来,这位教练就像一把短锤一样——短而结实,和古老传说中的矮人十分相像。

沾着口水数了数手上的钱后,教练呵呵一笑,抬头看着比他高出半个身子的利艾。

利艾,你说你来这都多久了。”

利艾摸摸头想了想,“我想,嗯……大概……大概有13年了吧!我今年19岁,没错!13年。”

哎!”教练摇摇头,“你这傻小子,你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我都跟你说时机未到吗?”

利艾摇摇头,“教练,为什么啊?”

因为屠龙这件事根本就不现实,你看!这么多年来我这的人也不少了吧!他们成群的去,可有几个人回来的,你没有想过吗?以前和你一起训练的,那些年纪大些的年轻人。”

 文学

可您不也参加过屠龙战斗吗?虽然不是您亲手杀的,就那只黑山火龙,不是吗?”

哎,事到如今我给你透个底。我们当初一起进黑山的人,不下1000人,不只是黑山火龙,在黑山山脉的路途上,我们还遇见了成群的噩梦蝙蝠,足足有1百多头,每头有成年黄牛那么大,”教练拉起利艾的手,“看见没有,他们一颗吸血的牙齿就有你的手这么大。除此之外,还有,地蟒、独狼群、巨怪。你觉得这些够可怕吗?”

利艾点点点头。

告诉你,这些都算个屁!到了龙窝的时候,我们足足剩下800多人。那天具体发生了什么我记不清了,唯一记得就是那足以把人整个融了的龙炎,那股高温,即使我在几十米外都能感受到。它就像一个怪——哦不!像一座山,一座不可能能被推倒的山。山谷中最后回荡在我耳边的,只剩下凄厉的惨叫。我那时才明白,本以为是猎手的我们,至始至终都是猎物。说到底,我不算一个屠龙者,充其量一个见证者罢了,等我从医棚中醒来的时候黑山火龙的头已经被砍下来了。”

哎!”教练又叹了一口气,“说到底,我们都是为名而去,和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也没什么区别,死了也不可惜,不可惜啊!”

利艾不知道说什么,他脑子里唯一关注的就是,巨龙不是不可战胜的。他的世界很小,天空也很窄。他在学院里读了几年书后,就回去帮家里人做各种活计,买鱼苗、种果树、翻黄土……

父亲跟他说,乡下人就该有个乡下人人的样子,种种田、挖挖地,最后再娶个媳妇生个孩子,他这辈子的任务就算完成了,下辈子投胎就能做个贵族,皇亲国戚也说不一定。利艾不怎么懂下一世的事情,他脑子不太灵光,同辈人会在农活做完后聚在一起玩牌、下棋、有时到达尔城去玩玩女人,而他,他成天抱着一本《屠龙勇士传记》在那读着,就这样读了十多年,书页都已经被翻烂了,打他第一次读完这本书后,利艾告诉自己——他会成为一个屠龙勇士。

利艾开始攒钱,他第一次进“休斯之光”的时候刚刚六岁。

屠龙的信念成了他生活的全部。

可教练,照你这样说的话,我还是有机会的。”

你——”教练一下子脸都涨红了,“算了算了!当我没说,真是个一根筋,要不是不想看你像个憨蛋一样去送死,我他妈才懒得和你说这些废话。”

呵呵,谢谢教练,不过我还是要去的。”

你他妈的真不怕死!!”

怕!!”

那还去那干什么?!”

不知道,我就觉得我应该去,我每天想得都是这食。早上起床脑子里想着是这事,干活的时候想这事,训练的时候也想着这事。我总觉得,如果我连这事都不想的话,那就真不知道该想什么了,不知道我做这么多事都是为什么了。”

利艾挠挠头,“奥对了,”他说了一声就跑出去,几个大步跑了进来,衣服前还搂着一大堆的橘子,“教练,这是最好的一些橘子,我给您留着呢!我放在桌上,回头您慢慢吃。”

你小子…….每次都是这样,留这么多,不赚钱了吗?!”

赚钱?!要赚啊!不赚钱的话,生病了就没钱看病了!不过,我们钱够了,要那么多也没用,就像我爸说得那样,吃饱饭就行!!”

教练走上前,拍拍他的结实的手臂,“走吧!今天训练重剑。”

等利艾披上一身的黑色韧甲的时候,他满20岁了,这也是他长达14年训练完成的时候。休斯镇和他年纪相仿的小伙子全部在训练馆门前集合。

镇里人全来送行。

几辆铺着干草和一些食物的马车已经准备就绪。

众人都闭着眼睛,而身着一席白衣与着白色兜帽的牧师在那里默诵着晦涩而古老的经文,“拂与暗织缠,圣请荣耀……”每个字都是那么铿锵有力,带着不可质疑,无法窥视其全貌的神圣。

诵读完一切后,20多人伴着嘀嗒的马蹄驶向人生的另一个终点。

利艾到达迪夏城的时候,这里已经被无数的猎杀者所占据。这是春季2月份,是猎龙的季节。

马车被妥善放置后,他们开始四处打听猎龙队伍的消息。

利艾在街上随便拉了一个看起来不怎么凶恶的猎杀者,“请问,怎么找猎龙的队伍?我们想参加春季的猎龙活动。”

去迪夏广场的“猎龙处”吧!那里可以报名。”

 

02

匆匆道谢后,他们一行人来到了猎龙处。利艾他们这一波休斯村的领队是一个叫清式的年轻人,比利艾年长一岁。

他们进入到猎龙处。

猎龙处的一楼中间安置着一些板凳和桌子,两边是横贯大厅的服务台,服务台后面是一个个匆忙记录着数据的服务员,一个个背着闪着银光和黑光武器的猎杀者在大厅里面来回地走动。

利艾和清式来到一个服务台前,“请问一下,是在这里报名春季地猎龙活动吗?”

对!”

我们这有20人,需要详细名单吗?”

不用!”服务员从一个柜子里拿出一个大本子,“你们领队的名字?人数?龙种?”

领队就是我,青式!人数26人,龙种?龙种是什么意思?”他转过头看了看利艾,“你知道吗?”

利艾摇摇头。

你们是城外的吧?”

对!”

难怪!政策变了,现在特别成立了一个猎龙处。目的是为了杜绝没有组织的猎龙活动。每年一些没有经验的年轻人瞎搞,去送死,他们死了也就死了,可这国家的劳动力就大幅度减少了,所以啊,服从组织吧!龙种分为:甲级、乙级、丙级、丁级,越往上猎杀难度越大,如果我们这里出了问题死亡率也就越高。所以,一方面是保证猎龙处的正常运行,一方面是为了在发生变故的时候我们能给专门人员的家人提供补偿金,猎杀等级越高所需要的保护费也就越高,当然这只是保证金,猎杀成功后,我们会退还给你们,同时你们还能从龙身上分一杯羹,是不是一举两得!”

专门人员是什么?”利艾问。

服务员笑了笑,“说白了就是一群猎龙专业户,配上大威力的装备。那些装备可大了,一两个人可运不走,需要大量的普通猎杀者在路途中进行保护和运输,毕竟危险的不止龙还有路上的各类怪物。”

青式和利艾出去了,他们准备商量一下,如果他们选择甲级的话,虽然保证金更多而且死了也不会退还,但是一旦成功了,不仅可以获得猎龙者的称号,还可以获得大笔奖金。

利艾不明白,如果答应了他们,那他们还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猎龙者吗?青式一行人赞同猎杀最高等级的,利艾不愿意和他们一起走。

利艾再次来到猎龙处,不过确是一个人,“不好意思,我还想再问一下。”

你说。”

如果私自组队去猎龙会怎么样!”

男服务员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不好意思没忍住,”他清了清嗓子,“私自组队是禁止的,不过也没说会怎么样,我想最多交一些罚金——再说了,私自组队杀龙和送死没什么分别,你觉得还有比死更可怕的惩罚吗?别人诚心想去送死,政府有什么办法呢?”

利艾道过谢后离开了猎龙处,他始终觉得真正的猎龙者,除了需要同伴外,是不应该拥有“专门人员”的帮助的。

他认为,不管别人怎么说,至少在《屠龙勇士传记》中,没有哪个勇士会干出这种事。

可是,当下的问题是,没有人愿意和他组队,即使是跟利艾来自同一个镇的人都不愿意。

实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利艾只好在街上或者酒馆里,一个猎杀者接着一个猎杀者的挨个问。

组队猎龙吗——不不,不是猎龙处的组队,我说的是独立组队。”

对对对,就我们,没有猎龙处的人。”

听到他说猎龙的事情的时候,其他人一开始都表现出很大的兴趣,猎龙任务完成后,猎龙处独揽80%,而自由猎杀者会在剩余的20%中来均分,可绕是这20%也足够抵得上他们辛苦工作一年了,尽管装备运输过程中和屠龙过程中是不是会出现意外,但很多人还是愿意冒险。

当利艾接着说,独立组队的时候,其余人唯恐避之而不及,都躲得远远,投来看神经病的眼光。

因为利艾这不加掩饰而招摇的行为,很快地,他就被政府官员盯上了。

具体是谁举报的不清楚,可能是利艾所住酒馆的老板。当天下午一队巡逻官逮捕了。

坐在四面黑墙的审讯室里,利艾的装备全部被扣下,只剩下一身亚麻的内衬还有一条黑色的的长裤,就连那走路咯噔咯噔响的猎杀者黑靴都被脱下了。

说说吧!”审讯官敲敲桌子,“为什么要私自主队?难道你不知道城里的规定吗?!禁止私自组队猎龙!”

知道!”

明知故犯?他娘的,又是一个不要命的白痴!!我说,在猎龙处报名他不好吗?啊?还有专门人保护你,啊?虽然钱少了点,可这命不会丢啊!对不对!!”

利艾没有说话,低着头,看着自己满是老茧的手,那不是一双属于年轻人的手,更像是经历了风霜磨砺的老年人的手。

看你的资料,不是本地人,这次就算了,罚金也不收你的,你只要保证不再去私自拉人猎龙这事我们就算完了,怎么样?”

利艾没有说话,还是维持着老动作,就这样和审讯官僵持下来。

哎哎哎,我说,”审讯官用更大的力气把桌子敲得砰砰响,“你给个话啊!!哑巴还是聋子啊?!你再来这套我可就当你是不配合我们的工作了,关个十天半个月,看是你的嘴巴硬还是囚饭硬。”

利艾抬起头看着审讯官,“我不太明白你们的道理,制定规则为了什么,我只知道,配得上猎龙者称号的人是不应该借助外力的,我只知道这个,我不会撒谎,出了这里我还是会去找人和我一起猎龙,没有人的话我就自己去。”

好好好,你他娘的是个真男人,啊?!”审讯官说完,起身就走,打开们,对着外面的守卫说了一声,“这小子脾气倔,先关他个1个月。”利艾听见了这句话,可他没办法。

坐在一间单人的囚牢里,利艾自顾自地叹息着,他想自己究竟为什么想要猎龙呢?说实话,他自己也不清楚,加上他本来就不怎么聪明的脑子,要想出其中的缘由更是难如登天。他问自己,他为什么要来这里,他不觉得自己犯了什么法,又或者即使他明白自己犯法的原因,他也不会接受。

一动不动,利艾就长久地坐在那里。直到他感觉自己地脑子就快要炸了,他决定不再想下去。就着牢房的的空阔处,他开始了锻炼,利艾觉得,世界上很多东西他都搞不清楚,但至少锻炼这件事,他清楚得很,就像他握着农具准备开垦一片他生活了20年的土地那样熟悉。

半个月的时间不是很长,至少对于审讯官来说。利艾的心里仍然被猎龙这件事占据。

小子,还没想好吗?”

利艾一如既往的沉默着,半月的监牢让他消瘦不少,本来稍带婴儿肥的脸,如今棱角更加的分明,陡崖般的锋利。

这次可就不是半个月这么简单了,拒不执行国家的规定,保底都是1年起,想好了么?”

即使这样,那双乡下人特有的大眼睛也始终如黄土地一样坚实,虬结暗黄的肌肉昭示了利艾的意愿。

利艾被列入了长期服刑的名单,名单上没写日期,因为审讯官不知道他最终会在这里待上多久,一辈子也说不一定。

 

03

青式给利艾捎来了家里人的口信,利艾请求青式不要告诉他父母有关他的事。青式劝他服软,还说,他们已经完成了春季的猎龙活动,顺利的出奇,几乎没有怎么动手,除了路上遇到了一些麻烦,一切顺利。最重要的是,春季猎龙期并不长,各山脉的龙也将回到“遥远之海”。如果利艾再这样执拗,不仅得不到什么好处,连监牢也出不来。

除了忧心父母之外,利艾倒不担心其它的事,或者说没有什么值得他担心的,一座小山包上的住宅和他的父母就是他的一切。

家里的农活不算重,利艾在的时候,他父亲整天闲得没事干,自己走了,也是件好事,至少让他父亲有事可干。但不管他怎么愚钝,他明白自己不可能在监狱里待一辈子。十年、二十年还行,一旦过了这个期限,即使父亲那经过风雨打磨的躯干也会倒塌。

在监狱里待得越久,他的压抑也就越重,如今不只是最初的屠龙信念,一些其它的东西也开始参杂进来,这让他更加困惑,并且不再满足合理的日常锻炼,他锻炼的时间越久了,久到足以对身体造成伤害。

利艾,”教练说,“过来!休息一下!训练久了也不好,身体是你的不是别人的!”

利艾应了一声,走过去灌了几口水,和同期学员们坐在教练的旁边,开始走神,脑子里被肌肉的酸痛充斥,他倒是觉得很满、踏实。

利艾难道你不累吗?一训练就像个疯子一样?!”青式问他。

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累是累可有个方向,能好些就多点训练。”

可如今,驱使利艾的越加不像早先的压力了,更像是一种焦虑和压力下混合的产品。春季很快就过去了,猎龙季也宣告着阶段性的结束。之所以说是阶段性,因为冬季还有一次巨龙的回归。

监狱里的伙食很差,往往一周才能吃到一次肉,其余时间都是一些淡倒几乎没味的饭菜,对于娇生惯养的人来说,这无异于谋杀,可对于利艾来说,这倒是及其平常的时候,他习惯了这些东西。

冬季的时候,猎龙的人更加多,利艾的哥哥也是在年冬天的时候出去的,而那本《屠龙勇者传记》也是比他多读过几天书的哥哥给他留下的为数不多的东西之一。那年利艾家的境况不太好,冬季猎龙本来就比起春季更加危险,但利艾的哥哥没得选择,当时的很多人都没得选,不出去猎龙家里就没有经济来源。

他的哥哥离开了,带着自信出去,却没能带着自信回来。但是少一个人,加上好心的邻居和镇里人,他们好歹是熬了过来,尽管通常一天只能吃一顿饭。

到了下午就是集体的活动时间了,这是长期服刑犯人的特权。

喂!小子,”一个狱友叫道利艾,“你是新来的吧!”

对。”利艾对他友善地笑了笑。

我说,你是犯了什么事,看你这么壮实,应该是一个猎杀者吧!!该不会是杀了队友独吞货物被发现了?!嗯?!怎么回事?!”

私自组队猎龙,就这事,就进来了。”利艾耸耸肩。

就这种小事?”狱友睁大了眼睛,“你就被判了长期服刑?不对吧!这个被抓到了最多不也就随便关几天,然后教育一下就放了,你这可说不过去啊!!说实话吧!!大家都是犯了事的,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你看我,我就是因为贪图了几箱怪物的货物,杀了一两个人就被抓了。做一辈子的牢,真他妈不值。”

利艾倒是惊奇于他在说杀人这件事的时候如此的轻描淡写,一点不像是杀了人,反倒像是杀了几只喔喔直叫的公鸡一般。他向这位狱友详细说了事情的经过,狱友倒是惊奇于他的胆大不要命,有钱不赚却想受死,纯粹是自己折磨自己。

狱友递给利艾一壶水,利艾接了过来,一口下去顿感嘴里火辣辣的,“这是?酒!”利艾说,声音骤然间高了几度。

狱友赶忙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低下头,“你脑子有问题吗?小声点,看守人发现了,我两都得去顿黑屋子。”

利艾左看又看,几个看守人还站在泥墙边上的商铺那里闲聊,并没有注意到他们。

商铺不是禁售酒吗?你哪来的?”

只要你肯动脑子,方法始终都会有的,你也别问,我也不会告诉你,有些东西啊就像秘方一样,知道的人多了就不值钱了,更别提,如果哪个王八蛋暴露了的话,那我这辈子可能都别想喝酒了。兄弟,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利艾点点头,他其实不太明白,不过一口酒下去,整个人倒是精神了不少,连带着他的心情也不错了。

几个月下来,两个人已经打熟了,送酒来的那位狱友叫德系亚,利艾觉得他是个很好相处的人,德系亚经常给利艾带来一些野货,也没说过要什么回报看起来活像个老好人,但每次想到德系亚说到杀死队友时那副轻松的表情时,利艾就感觉背后发凉。

时间越往后推进,冬天很快就到了,利艾的心里越加的着急,这是今年最后一个猎龙的季节了,而逐渐退步的不只是他的年龄,还有他10多年来的技艺,在牢狱里面待得越久他忘记的也就越多,尽管他坚持严格的身体锻炼,可穿甲持剑的训练与锻炼毕竟还是有区别的。

下午的活动中,利艾一个人坐在一张桌子上。

德系亚像往常一样,在约莫几十分钟后找到了他,给他带了带了点吃的,利艾只是拿着,并没有吃,一脸失神地看着小麻布袋里面的肉干。

怎么了?”德系亚说,“平时不是吃的很快吗?待会你还要锻炼,现在不吃可没时间了。”

哎!”利艾叹了一口气,“整天锻炼我不知道还有什么用,我感觉自己对猎杀者的技艺,我教练交给我的,都开始逐渐完了,我担心等到我出去的时候,可能只剩下一身的肌肉了。挠我十多年的训练不就白费了。”

呵呵,你可真是个死脑筋,如果你和审讯官说,你出去不会再犯事了不就完了吗?”

可我怎么会不犯呢?我是组队的!!”

我的意思是,你表面上答应他,这么这么笨,表面上答应他,出去想干什么,他还能知道吗?还不是全由你了!”

他始终会知道,最后还是会把我抓起来,又有什么区别!!”

德系亚右手拍拍他的肩膀,“区别在于,你可以悄悄地招人!而不是在大街上那么显眼招摇,区别在于,你不一定在这座城市招人,芙蓉城、安丰城,那么多地方,还有些山脉旁的‘扎营镇’,哪个地方不可以,偏要在这里坐一辈子牢!”

利艾没有反驳德系亚,他倒是觉得很有道理,但是他偏偏没有想到这一层,因为他脑子里除了“屠龙、屠龙、屠龙”之外,什么也没有。

利艾十分感谢德系亚对他的帮助,出狱之前,德系亚对他说多来看看他,顺便给他带点吃的喝的来,还交代他送违禁品的时候,要提前和邦尔看守官打声招呼,随便塞点钱就可以了。利艾答应了。

可他隐约间好像窥见了一些东西,具体是什么他就说不出来了。

 

04

在大雪完全将道路封住之前,利艾赶到了,猎杀者的最后一站,“扎营镇”,因每年都有数十万的猎杀者在这里聚集,休整,最后逐渐形成了以猎杀者为基础的小镇,说是镇却没有实际的政府批准,除了驻扎在这里维持秩序的军队外,没有具体的行政机构,也没有所谓的巡查官、审讯官,可以说是法外人员的天堂,这里也是整个国家经济流动最大的一个地方。

利艾随便找了一个酒馆,里面已经坐的满满当当。他点了一杯啤酒,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

酒馆壁炉里面旺盛的火苗,呼哧呼哧地燃烧着,让酒馆里的温度升高起来。繁杂打闹地喧哗好像总是将他排除在外,与以前他呆坐在大树下看着其他孩子嬉闹没有两样。

利艾牢牢地抓住一个虚无地东西,这东西很飘渺,摸不着,甚至可以说是从来不曾显现过,可他坚信这一个信念,尽管他并不知道,他所走地每一步都有这道信念的影子参杂在里面,这个没有实体的东西构成了他的世界里唯一的实体。

喝了一杯啤酒后,感觉身体暖和起来后,他准备开始行动了。取下背后一柄巨大的中间,放在了酒馆肮脏的木桌上。

老板,”利艾走到酒馆的柜台,“再来一杯酒!“

好嘞!”

对了,”利艾接着说,“可以问一件事吗?”

问吧!”一边说着,那个木杯逐渐被黄色的酒水膨胀起来。

猎龙活动开始了吗?”

开始是开始了,可这冬天哪还有人猎龙啊!猎龙处的装备太大,山里的雪堆到几米厚,别说装备了,就是人都不好走。休业了!”

这样吗?”利艾犹豫着,要不要问私自组队猎龙的事,随即又开始担心,如果被别人告密怎么办?他自己究竟还能不能承担这样的风险,他拿起啤酒酒杯喝了一口,看着橙黄的啤酒在杯子里面打转。

《屠龙勇者传记》中的塞奇斯在杀龙出征之前,会和自己的朋友豪饮几天几夜,那该是多壮大的场景啊!利艾这样想着,但凡一个人能像他们那样生活,那么就算死了,又有什么遗憾呢?!利艾撩了撩头上的短发,“对了,老板!”他压低了声音,“除了猎龙处的就没有其它组织了吗?!”

哎呀!”老板说,“在这不用怕!你是想说独立组队的事情吧!”

对!”

国家颁布新法了,这儿谁不知道,大家都是老手。春季还行,冬季猎龙处不工作,这儿的人可还得吃饭。普通怪物在冬天可不好抓,都跑到山脉更深处去了。没办法都只有去猎龙,一劳永逸。”

奥,那请问哪里可以找到一起猎龙的人?”

去三营地吧!“

三营地?”

三营地都不知道?!从酒馆出去,向左走一段,你会看到一个水果铺子,水果铺子的前面有一个十字路口,继续向左走大概500米的样子你就可一看到三营地的木牌子了。你再打听一个叫奇力的人。随便找一个就行,那的人都认识,他是负责招人的。”

利艾将一杯啤酒一口灌下肚,向酒馆老板道过谢后,便回头取了桌上的黑色重剑,直奔三营地而去。

正如酒馆老板所说,奇力并不难找。三营地门口一群孩子直接带利艾到了奇力的营棚。

与利艾想像中的不一样,他总以为所谓的奇力是一个身经百战的勇士,到头来才发现只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爷子,稀疏的头发,形将腐朽的四肢。

营棚里铺着厚实的红色地毯,走起来不像外面的泥地那样生硬,十分二点柔软,柔软到让你暂时忽略了一路来的疲惫。营棚里的几个火盆里翻滚爆裂着艳红的碳块,让整个棚内十分暖和。

老人奇力就坐在一张书桌前用着一支带羽毛的笔哗哗写着什么,好似完全没有注意到利艾的到来。

对于只看过一本《屠龙勇者传记》的利艾来说,老人这个营棚内数个装满了各式书的大书柜让他不免惊讶。

老人书桌的地面上也堆满了山一样的白纸,白纸上似乎写着什么,黑色的墨迹在上面隐隐现现,可没一张是被填满了的。

打扰一下。”

老人抬起了头,眼神并不十分友好,“哎!”他叹了一口气,放下了手中的笔,将桌上一沓白纸收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方方正正的、被什么动物皮包裹的本子。

报名的么?”

奥对!”利艾说。

老人指了指桌前的黑色高脚靠椅,“坐下吧!”

老人问了利艾一些问题,关于他的身份,家庭住址,身体状况,还有作战经验。他说,一方面是因为,如果利艾牺牲的话,他的所得会被送往他的家里,另一方面他们了解利艾也是为了把握整个队伍的实际战斗水平。

没有作战经验?!”老人说,“你这么壮实,居然没有作战经验?”

对!”利艾说,“以前在家务农,每天会在训练馆进行训练。”

那你的意思是你连一头怪物都没有杀过?”

对!”

哎,可惜一身肌肉了,”老人摇摇头,“这次的屠龙活动,你就作为后勤组吧!!龙穴很远,探子说得深入山脉上百公里,加上大雪,后勤不保障好肯定是要出问题。我们计划每30公里设立一个支援站,那里会驻扎人马,囤积货物。看你没什么经验,最远那个你肯定不能去,你就负责和一部分新手驻扎最后30公里的支援站吧。放心!!虽然赏金要比护送屠龙器械的人要低些,但轻松,也没什么危险,得到的钱足够你们一家人度过这次冬天了!”

利艾感觉老人说的话完全就是开完笑,他辛苦训练10多年,就为当个后勤?!

不好意思,”利艾说,“您是不是误会了,我是来杀龙的,不是来当后勤的!”

杀龙也好,后勤也好,都是为了赚钱,钱拿到手了,又有什么区别呢?!虽然你没去杀龙,不过凡是参与这次行动的,都能获得屠龙者的称号!!”

我连龙都没见过!!”

谁又见过呢?!你觉得我见过吗?我当了一辈子的后勤,不也是个屠龙者!这些都是虚名,烂大街了!!钱,懂吗?!要我说,现在这世上真正杀过龙的,我看一个也没有。上百架弩炮齐射,别说是龙,就是大山也要射成筛子!!”

奇力接着说,很早以前就没有人会真的和龙死拼了,那都是犯蠢。早先的人杀龙是为了保障生命安全,那些从每年春季和冬季从遥远之海飞回来的龙会栖息在各个山脉里面,他们面前的阿图山脉也是龙的一个栖息点,那时候龙群几乎泛滥,时常跑出来祸害人,往往是成群结队的。后来大家想出一个主意——找到龙的栖息地,将他们挨个杀死。

杀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去杀了龙又活着回来的更是少之又少,那时候的人将活着出来的人称作“屠龙者”,他们是一个时代的象征。武器的发展终于还是终结了这个时代,龙群不再是猎手,成为了猎物。在大威力的弩炮下,龙的数量越来越少,灭绝也成了时间问题,屠龙者这个称号,在今天甚至成为了一个姑娘都能获得的称号。

奇力说的大部分事情他都不太清楚了,他只知道,猎龙已经不是勇士做的事了,猎龙已经成了一项赚钱的活动。甚至就其本质来说与他在家摘水果,挖土豆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分别。

接吗?”奇力问道。

接吧!”

那行,”奇力在本子上哗哗写了几笔,撕下一张纸递给利艾,“拿着这个去找你们后勤小队的队长吧,他会给你分配任务的。”

嗯。”利艾转身就要走,他感觉自己背上的重剑比以前更重了,这下他觉得自己真的该为了生活而生活了。

等等,”奇力叫住他,“后勤组也挺无聊的,拿本书去看吧!”

利艾应了,老人从书架上取下一本书,晃悠悠地递给他——《屠龙勇者传记》。

《屠龙勇者传记》?!”

看过吗?!”老人很开心的样子,整个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写得这么样?!”

挺好的!”

你知道这是谁写的吗?”

谁啊!”

我写的!!”老人将腰杆挺直了,放出哈哈的大笑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