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宝贝睁开眼看着我怎么爱你*老师上课裤子里放震粗大的巨物

更新时间:2020-12-12 08:41:43

张刚大喊一声后,大步走到老族长面前,单膝下跪,双手平举过头顶。

“为什么你哥是单膝跪地呢?”我不解地问道。

“我哥是接任族长之人,祖上是将军,所以接任时必须按照古时军人作风行礼。”张倩再次地解释着。

“吾族张氏之子孙,名刚,正华三十有五,今,吾以年迈,移权至司,以慰吾祖,即令礼成!”

 文学



老族长吟唱后,从怀里掏出一块金色小牌子,颤抖着双手递到了张刚的手中。

“张氏子孙,张刚,誓宣此,铭记祖训,护我族之成长,壮我族之雄威,不失祖恩!叩礼!”

随着,张刚的最后的话音,全体族长再次跪下叩礼。

张刚起身后,转身面向族人。

“见过族长!”众人再次向着张刚行礼。

“平!”张刚平举双手,众人起身。

“族叔,可以开始了吧?”张刚扶着老族长说问道。

“你现在是族长,要拿出族长的威严来,不要问我!”老族长严厉地说道。

张刚憨厚地笑了笑,对着众人喊道:“祭祖,开庙门!”

这时,两个年经男人,腰扎红绸,快速地推开庙门。

前前后后,祭祖进行了大半天,结束时已经下午三点多了,不过,这并没有完事,晚上全村进行祭食。

问过张倩才知道,这个祭食就是所有人,集中在村里的广场上,共同吃饭喝酒,当然外姓人也可参加的。

我真有些累了,回到她家后,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夜晚很快就降临了,张倩把我从床上拉了起来,向着广场走去。

“他王叔,这里,快点过来!”张母见到我后,远远地向我挥了挥手,与旁边的老族长一同站了起来。

“老爷子,您快坐!老嫂子,您也快坐,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我急忙跑过去,扶着老族长和张母坐下。

“不碍事,应该的!他叔,一会可要多喝些,一会不光喝酒,而且还有歌舞!这是我们这里的风俗。”老族长笑着说道。

“好,我一定多喝点!哈哈!”我拉着老族长的手大笑着。

“倩,你也坐下吧,一会照顾点你王叔,我估计一会敬酒的会很多!”张母站了起来,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了张倩。

张倩看了看老族长,见老族长点头后,她坐了下来。

“老爷子,咱们这个祭祖一般进行多长时间?”我问道。

老族长笑着说:“要进行七天,已经进行了三天,还有四天呢!哈哈!”

张倩已经知道我为什么这么问了,她的小手在桌子下面用力地在我的大腿上掐了起来。

我转头不怀好意思地看着她,一把抓住她的小手,握在手心里。

“老爷子,我冒昧地问一句,你们这祖上是哪位呀?”我把手搭在了张倩的大腿上。

“祖上的名讳我们是不能提的,祖训如此,望你见谅,我只能告诉你,他是明未的大将军。”老族长说道。

很快,各种菜肴摆了上来。

桌子是长方形的,围着整个广场摆成了正文形。

广场中间,女人们已经换上歌舞盛装跳了起来。

期间,不断地有人向我们这面走来,不停地敬酒。

张倩替我挡下了不少,就是这样,我还是喝了很多,最后怎么回到床上的都不知道了。

睡梦中,我被尿意憋醒,晕沉着脑袋向着外面走去。

当我快要接近厕所的时候,女人的娇喘声让我瞬间清醒。

我顺着声音慢慢地靠了过去,借着月光,两个白花花的身躯映入我的眼中。

离厕所不远的那块两米来长的巨石上,张刚努力地运动着身体。

山巧的嘴里不停地哼哈着,她的声音很低,但不失优美。

我偷偷地趴在厕所旁边观赏着。

“嗯!”

这时,一声轻吟声从厕所内传了出来。

我慢慢地向厕所里瞧去,发现张倩蹲在里面,小手不停地活动着。

我轻轻地拉开厕所门,闪身钻了进入。

“王”张倩惊慌地看着我。

“嘘!”

我急忙捂住了她。

“别出声!”我小声地说道。

张倩站了起来,提好裤子准备离开,却被我拉了回来,指了指那块大石头上正在运动的张刚和山巧。

张倩望去,身体抖动起来,不由自主地靠在我的身上。

我低下头狠狠地吻了上去。

“王叔,别,别在这里,咱们出去!”张倩阻止我正在游走的手,小声地说道。

我看了看她,点着头,拉着她悄悄地离开了这里。

可是去哪里却成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张倩拉着我回到了西房,趴在窗户上向外瞅了两眼后,跑了回来。

“王叔,一会动静小心!”张倩柔声地说道。

我破不急待地搂着她倒在了床上。

“别,别脱衣服,万一我妈进来就不好了。”张倩慌张地说。

“那怎么办?”我问道。

张倩推开我,穿好鞋站在窗户前,猫下了腰。

瞬间,我明白了她的意思。

我站在她的身后,解开彼此的束缚,慢慢地运动起来。

还别说,张倩选的这个位置正好可以看见张刚和山巧二人,此时,他们已经调换了位置。

我看着他们的表演,努力地在张倩的身上活跃着,这种感觉即兴奋又刺激。

而张倩却极力地压低自己的声音,低沉声从嗓子里往外挤着。

风雨云涌之后,我搂着张倩躺在了床上。

接下来的几天,张倩带着我走遍了整个村庄,包括附近的山林,当然,我和她也体会了这种乡村的独有风情。

我跟张刚谈好了收购的事情,并且直接转给他五十万,做为前期的生产资金。

在张刚的劝说下,整个村子都参加到了灵芝的培育中,当然跟现在张刚是族长分不开,另外就是金钱的作用。

张刚办事很老道,直接去银行取了十万块,召集全村老少,当着大家的面直接发钱,只要愿意养殖灵芝的,都能领到。

最后,全村人都领到了钱。

今天,是我和张倩回家的日子。

同时,我也带回了首批灵芝。

依然还是那辆破旧的面包车,依旧是堆满了货物,还是那把椅子摆放在相同的位置。

当张刚拉开备箱门时,我不由地想起来的时候。

我冲着张倩呵呵一笑,直接蹬入车内,坐在了椅子上。

张倩瞪了我一眼后,迈了上来。

与张母和老族长们告别后,张刚开着车,载着我们向着小镇驶去。

“倩,来的时候,留下了遗憾。要不我们补上?”我小声地问道。

张倩打了我一下,指了指前面的张刚。

我知道她什么意思,是怕张刚听到,不过,就这个破面包车的杂音,只要不是打雷的话,我估计什么声音都听不到。

我冲着张刚大声地喊道:“刚子,到坑的地方告诉一声!”

“王叔,你说啥,大点声,我听不见!”张刚那如雷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说,到坑的地方告诉我们一声!”我大声地吼了起来。

“啊,慢点开呀!放心吧,我会慢点开的。这道越来越难走了。”

行了,张刚完全没听到我说什么。

张倩瞪着我说:“就你主意多。真拿你没办法。”

“呵呵,谁让你那么迷人呢!”

说着,我的手已经探入了她的衣内。

伴随着车子的摆动,我和张倩在车内舞动起来。

张倩一如既往地压低着声音,努力地迎合我。

凹凸的土路,左右摇摆的车身,我渐渐地随上了它们的节拍,驰骋杀场。

在张倩那低沉而又诱人的声音中,结束了战争。

“讨厌,整的哪都是?怎么办呀!”张倩望着身上的衣服说道。

我急忙掏出纸巾给她擦了起来,“车子刚才太晃了,生气了?”

“你说呢,我一会怎么坐车,让人发现了怎么办呀?”张倩焦急地说。

“不行,一会咱们去买套吧!这件就不要了?”我说道。

“你很有钱是吧?不过买可以,这件,你回去给我洗了。”张倩隔着衣服用力地扭在我的胸前。

“嘶,你要谋杀亲夫呀?”我疼痛地说。

张倩突然笑了起来,靠在我的耳边,轻轻地咬着我的耳朵说:“你是我亲夫吗?我怎么不知道?你说我要不要告诉哲明呢,就说你非礼我。哈哈!”

我一下子愣住了,不是因为张倩说的话,我知道她是在开玩笑,不过,她却提醒了我,孙哲明应该怎么办?

“你会告诉他吗?”我问道。

张倩想了半天,微笑着说:“我有那么傻吗?不过,我是不会跟他离婚的,既然咱们已经这样了,但是我还是希望你不要打扰到我们夫妻的感情。我可以满足你的需要,这属于我们两个人的秘密。你明白吗?”

“我明白,为了今后的幸福生活,我一定做到的。”

说完,我在她的香吻上轻轻地吻着。

很快,张刚载着我们来到了小镇上的客运站,办理完货物运输后,又跟张刚交待了些关于以后的注意的问题,以及货物的运输后,蹬上了回家的路途。

回去时,我和张倩并没有选择飞机,彼此都想着多在一起过着二人的世界。

经过四个多小时的客车之旅,我们来了到市区。

当张倩选择要乘坐火车时,我欣然地接受了。

她买的是软卧包间车票,一共有四张卧铺,我和张倩买的都是下铺。

当我们收拾好后,进来了两个女孩,长相跟李红红不相上下。

通过了解知道,其中的一个会在三个小时后下车,不过另外一个叫做语鑫妍的却和我们同路,而且还是诊所对面大学的大学生。

我们要做二天二夜的火车,语鑫妍和那个女孩的加入,给我和张倩添加了不少的乐趣。

三个小时后,那个女孩与我们道别,下了车。

此时,已经下午四点多了。

“王叔,咱们去餐车吃饭吧,我有些饿了?”张倩坐过来,轻声地说道。

我扫了眼坐在对面的语鑫妍,发现她正在聚精会神地低着头看书。

我趴在张倩的耳边小声地说:“你哪里饿了?”

张倩瞪了我一眼,大声说:“王叔,起来吃饭去吧!鑫妍,你和我们一起去吧!”

语鑫妍抬起头,腼腆地说:“不了,你们去吧。我带着吃的。”

“走吧,还有二天时间呢,不管怎么说,咱们还是邻居,车上是,下车你回学校后,咱们也是。哈哈!”

我笑着看着她,不过我的眼睛却不经意扫向了她的胸前。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体内的男性荷尔蒙被赵雅欣调动起来后,对女人的自控力就越来越差,特别是像张倩和赵雅欣这样的少妇型,李红红那样的年轻型,都是我喜欢的。

“走吧!相识就是缘!”张倩拉着语鑫妍离开了车箱,快速地向着餐车走去。

我把门关好后,紧跟在后面。

中途,尿急,我跑了趟厕所,当我走到餐车时,张倩护语鑫妍大声地与两名男子对峙着。

“张倩,怎么回事?”我冰冷地看着对面的两名中年男子。

他们旁边的桌子上摆满了啤酒瓶,看样子差不多有二十多瓶,而且他们站立的时候,身体不停地左右摆动着。

“关,关你什么事,td赶紧给老子滚,信不信老子给你开瓢了。”其中一个较瘦些的男人抓起桌子上的酒瓶指着我说。

我看了他一眼,又向着过道那面的乘务人员看去,只见他们对我做了一个安心的手势,又指了指车箱上的执法人员的照片。

他们的意思是不要轻举妄动,已经通知乘警了。

我拉回张倩和语鑫妍,把她们护在了身后,“我看你年龄也不大,不要因为喝点酒而误了自己的一生,那样不值得!”

“去nd,老子的老子,都td不管老子,你竟然敢管老子,你是老子的老子吗?”另外一个略胖些的男人向我走了过来,用手在我的脸上用力地拍了两下。

“老不死的,别多管闲事,信不信我提前送你去见阎王爷。”他狰狞地说。

“哦?是吗?那我可以看看你是怎么让我提前见阎王爷的。”

说着,我快速地抓住他的手,向下用力扣去,紧接着抬起右腿,一脚踢在他的肚子上。

我用上了全力,而他也是喝多了,本就晃动的身体在我那一脚的作用下,直接趴在了车箱的地面上。

瘦子很快反应了过来,拿着酒瓶向我砸了过来。

我向侧面一躲,闪过了他攻来的酒瓶,顺势抓住他的头发,用力地向后拉扯着,一记手刀劈在他的喉咙上。

这时,乘务员见我动手被倒他们二人后,快速地跑了过来,协助我制服了他们两人。

此时,餐车内有不少吃饭的乘客,他们为我鼓起了热烈的掌声。

乘警赶来时,我才知道,这两个人上车后就开始在餐车喝酒,期间已经对别人进行了言语上的骚扰,被乘警警告后,才收敛起来。

刚才,张倩和语鑫妍过来的时候,语鑫妍不少碰倒了他们的酒瓶,他们借着酒精,大胆地对语鑫妍动起了手,张倩拉回语鑫妍后,与他们争执起来。

再后面的事情,就是我所看见的。

“王叔,没想到你这么厉害呀!”张倩点完餐后,坐了下来。

我呵呵一笑,“不行了老了,这要是放在以前,他们还想站起来吗?”

“王叔,你以前当过兵吗?”语鑫妍问道。

“当兵?在梦里当过。我年轻时,让家里没少操心,那时三天一大架两天一小架,打出来的。哈哈!不提了,吃饭吃饭。”

我急忙掩盖住自已扯出的话题。

边吃边回想着年轻时的事情,心里不由地感到一阵疼痛。

“王叔,你怎么了?”张倩担心地问道。

我放下筷子,微笑地说:“没怎么呀,可能是刚才动手时,不小心扯到哪里了,浑身不舒服。”

“王叔,再吃点吧,一会回去,我给你按按!”张倩把饭菜推到我的面前。

我看着她,点了下头,重新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老先生,谢谢您,您可是帮了我们一个大忙了?”乘警走到我跟前,微笑地说道。

“没什么,更何况他们还欺负的是我们的人。”我站起身看着他。

他扫了眼张倩和语鑫妍,伸出手笑着说:“您不知道,这两个家伙刚犯了事,准备外逃,这不他们的通辑令才传过来,如果不是刚才你制住他们的话,他们准备在刚才那站就下车了。”

“哈哈,没想做,我无意中竟然抓住了两名逃犯,哈哈!”我伸出手握着乘警的手哈哈地大笑起来。

“请您把身份证给我一下,我做个登记,还有您的电话和住址,到时会有工作人员把奖金给您送去的。”乘警说道。

我一听愣了,怎么的还有奖金吗?如果刚才不是怕张倩和语鑫妍受伤,我才懒着管这些事呢!

“不,不用了,我也是担心她们两个,应该做的,你们吃好了吗?咱们回去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