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我和公gong在地铁 记忆深刻的一次高潮

更新时间:2020-12-12 08:33:32

我的手,还放在她的肩膀上,离那两团柔软,也没有多远。王妮儿耷拉脸色,厌恶的看我,要吐一样。

 

 

 

  恨恨抬手,我平白无故遭灾,心里有些不悦。

 

 

 

  “一千块,你滚下去睡。”王妮儿甩出一千,不屑道。

 

 

 

  我看着一沓钱,还是没勇气回击。

 文学

 

 

 

  灰溜溜拿上钱,我打地铺睡觉。

 

 

 

  因为我吃了药,王妮儿睡得很舒坦。她半夜上厕所,迷迷糊糊踩我一脚,连句道歉也没有,又滚上床去睡。

 

 

 

  我辗转反侧,告诉自己要等待机会。

 

 

 

  天亮了,村长冲进来让王妮儿验孕。

 

 

 

  王妮儿一脸期待,开心道:“我在排卵期,应该能成功吧。”

 

 

 

  她把验孕棒塞进去,安心等待。

 

 

 

  我心底吐槽,真会演,能怀上才怪。

 

 

 

  一会儿后,结果毫无意外,王妮儿假模假样叹气,村长也神色不快。

 

 

 

  “二憨,你先走吧,记得晚上再来。”村长勉强打起精神,叹气道。

 

 

 

  我点点头,拿钱走人。

 

 

 

  连续几天,王妮儿都在演戏,村长也信以为真。眼看排卵期要过,村长的神色,越发焦躁起来。

 

 

 

  我拿不到五万,心里也着急,在街上散步思考。我走了几步,身体突然被两团嫩肉贴住。

  身体相碰,我感受对方的柔软,一阵爽快,笑嘻嘻道:“芹儿,你再不松手,我就抵抗不住了。”

 

 

 

  对话没答话,还抱着我。

 

 

 

  我嘿嘿一笑,突然转身,两只魔爪伸起,朝前方抓去。

 

 

 

  “哎呀,坏死了。”芹儿惊呼一声,脸蛋红了。

 

 

 

  我想抓芹儿肩膀,肯定抓错了位置,手感柔软,里面的东西明显没有骨骼。

 

 

 

  赶紧松手,我脸红看被袭胸的芹儿,眼前不由一亮。

 

 

 

  芹儿换上了城里人衣服,青春时髦,充满女人魅力。她穿着短裙,两条玉腿光溜溜的,上身更是透明衣服,隐约能看见内衣,十分的性感。

 

 

 

  她打扮这么风骚,是要干啥去?

 

 

 

  “二憨哥,俺想约你进城玩,你去吗?”芹儿脸一红,小声道。

 

 

 

  我心脏砰砰跳,她打扮这么性感,进城做什么,俺可清楚得很。

 

 

 

  这几天,每晚陪王妮儿演戏,我早就苦不堪言了。要是能和芹儿开房,我正好尝尝女人味道。

 

 

 

  心头火热,我激动起来。

 

 

 

  芹儿见我不说话,抬眼瞅我,满是风情。

 

 

 

  “二憨哥,你下面……”芹儿惊呼一声,手指我下边,满脸不敢相信。

 

 

 

  我穿了条短裤,下边有了反应,根本遮掩不住。

 

 

 

  同样,没有反应的话,也很容易暴露。我昨晚药效没过,现在下面仍软坨坨的。

 

 

 

  心道坏了,我脑子转弯,想法子解释。

 

 

 

  “二憨哥,你还没好?”芹儿捂嘴,不敢相信道。

 

 

 

  “好……早就好了。”我硬头皮说,拉下脸道:“芹儿你别乱看,搞得我不好意思。”

 

 

 

  芹儿上前一步,突然趴在我耳边,轻轻呻吟一下。

 

 

 

  她声音酥媚,能把人骨头都化掉。

 

 

 

  我听得心里一软,知道坏了。

 

 

 

  “你果然没好。”芹儿脸耷拉下来。

 

 

 

  我心如死灰,有气无力道:“对,是我没用,对不起芹儿了。”

 

 

 

  芹儿突然咯咯一笑,轻轻掐了我一下。

 

 

 

  “傻二憨哥,我逗你的。要是你没好,咱就看医生。俺反正认定你了。”芹儿温柔道。

 

 

 

  我心头一软,感觉芹儿真好。

 

 

 

  芹儿拉着我,朝村医门口走去。

 

 

 

  “村医是俺家亲戚,你放心,我会叮嘱他,让他保密的。”芹儿拍胸脯道。

 

 

 

  正是中午,村民都在午休,街上没人。芹儿趁着人少,把我拉来了村医诊所。

 

 

 

  事已至此,我只能认了。村医要是查出来,我就打死不承认,反正借种的事儿,给我一万个胆子,我也不敢和芹儿说。

 

 

 

  刚到诊所门口,芹儿要推门进时,突然听到一阵呻吟。

 

 

 

  芹儿脸色一变,低头自语:“表姐进城看病了,里面咋有女人的声音?”

 

 

 

  我拉住芹儿,示意她别进去,看看情况。

 

 

 

  芹儿不是莽撞的人,与我趴在窗户边,查看诊所的奸情。

 

 

 

  医疗椅上,躺着一个女人,她裙子撩起,那道呻吟,就是她发出的。

 

 

 

  她两条玉腿伸起,村医正趴在她裙边,好像在看什么。

 

 

 

  看清女人的脸,我更是吃了一惊。她脸蛋白皙,韵味满满,竟是王妮儿。

 

 

 

  王妮儿脸上荡漾春意,神色无限快乐。

 

 

 

  “难怪她不喜欢俺,原来是和村医有一腿。”我心里嘀咕。

 

 

 

  芹儿脸色变化,仿佛在犹豫什么。我马上一急,拉住她的手,小声道:“别冲动,你闯进去事情闹大了。”

 

 

 

  “好。咱们就在外边看。”芹儿深吸一口气,话语深得我心。

 

 

 

  王妮儿的身体,我可见得清楚。要是能看她大战,眼福可真足。

 

 

 

  穿粉色裙子,腿部套了丝袜。王妮儿今天,肯定是想发骚了。

 

 

 

  “好了。你下边没什么问题,只是上火了,记得多喝水。”村医头颅从裙下钻出,严肃道。

 

 

 

  他神色正直,没有淫荡之色,着实让人吃一惊。

 

 

 

  我神色错愕,万万没想到,事情竟是这样的。

 

 

 

  芹儿脸有不甘,好似对猜错事实有些遗憾。

 

 

 

  我来不及发问,就听王妮儿娇叫道:“可是,人家下边好痒呀,难受死了。”

 

 

 

  “王女士,你注意禁欲,平时饮食不吃辛辣物,很快会好转的。”村医神色冷淡,把医疗器具收起,“看完了,你可以起来了。”

 

 

 

  看到村医转过身,我心中遗憾,知道看不成大战了。

 

 

 

  芹儿小声叹气,脸色可惜。

 

 

 

  我们站起来,想光明正大推门。

 

 

 

  王妮儿突然跳下椅子,从身后抱住了村医。

 

 

 

  她一双手伸入村医白大褂,身体紧紧贴在村医身上。

 

 

 

  我和芹儿身体一顿,赶紧弯腰,偷看这突如其来的转折。

 

 

 

  “妮儿,我们不合适的。”村医气息紊乱,他身体被王妮儿抚摸,显然有些承受不住。

 

 

 

  “这些年,我从没忘记你。”王妮儿亲吻村医脖子,幽怨道:“我每次和他过夜,都得幻想是你。不然,我真的会吐的。”

 

 

 

  她手指下移,钻入了村医裤子中,娇媚道:“我想你,你要了我吧?”

 

 

 

  村医身体一颤,呼吸粗重了。

 

 

 

  “今天不行。”村医艰难拉出王妮儿手,喘息道:“我约了人看病,我们改天好不好?”

 

 

 

  “真的,你别骗我?”王妮儿惊喜道。

 

 

 

  村医轻轻一笑,在王妮儿脸蛋一捏,低头小声说了句什么,王妮儿竟然脸蛋羞红,拳头羞涩的捶打村医。

 

 

 

  “妈的,狗男女。”我小声骂道。

 

 

 

  芹儿眼睛发亮,看见王妮儿要走,赶紧拉上我,提前溜走。

 

 

 

  我们跑了几个巷子,停在了一个角落里。

 

 

 

  神情疑惑,我不解道:“芹儿,你咋跑这么远?”

 

 

 

  芹儿水汪汪看我,神色温柔。

 

 

 

  我心头一动,感觉口干舌燥。

 

 

 

  低头看自己胸脯,芹儿拉住我的手,眼神悄悄暗示。

 

 

 

  “芹儿看了偷情,忍不住了吗?”我心里想,顺从按照芹儿指示,朝她胸脯摸去。

 

 

 

  娇吟一声,芹儿脸色更红了。

 

 

 

  我心跳加速,感受那手感,心中像有溪流涌动,欢快极了。

 

 

 

  “你伸进来。”芹儿喘着气,小声道。

 

 

 

  眼前一亮,我色狼似的伸出手,钻入芹儿领口。

 

 

 

  隔着衣服,和不隔衣服,那手感根本不一样。

 

 

 

  “二憨哥,你舒服了,帮芹儿一个忙行吗?”芹儿小声道,眼中有祈求之意。

  我毫无犹豫,马上道:“俺肯定帮你。”

 

 

 

  芹儿乐了,娇声道:“二憨哥,你真好。”

 

 

 

  她声音轻柔,缓缓道:“我让你作证,证明村医和王妮儿偷情。”

 

 

 

  芹儿微笑,眼神带了几分寒意。

 

 

 

  我身体一震,不敢相信看芹儿。

 

 

 

  她是个清纯的女孩儿,哪来这么狠的心。

 

 

 

  村里保守,要是两人奸情暴露,他们一辈子都抬不起头的。

 

 

 

  陌生的看芹儿,我吃惊道:“芹儿,你咋能这样。咱可不能害人呀。”

 

 

 

  芹儿幽幽叹了口气,神情复杂。

 

 

 

  她仔细看我几眼,咬牙道:“二憨哥,我和你说实话吧。我这次回村,是想竞选大学生村官的,当上了,我就是村里的支书。”

 

 

 

  眼前一亮,没想到芹儿还有这志气。

 

 

 

  “这是好事儿呀,俺支持你。这和王妮儿有什么关系?”我皱眉道。

 

 

 

  芹儿脸色出现恨意,咒骂道:“还不是村长。他怕我影响他地位,想出卑鄙法子对付我。”

 

 

 

  眼里蒙上水雾,芹儿咬牙道:“他找我爹说媒,要把我嫁人。一旦嫁到城里,我就没了村民身份,竞选村官没有优势了,他好毒的心呀。二憨哥,我除了你,谁都不嫁。”

 

 

 

  芹儿拉住我的手,泪滴落下。

 

 

 

  我早知道此事,没想到还有这些隐情。

 

 

 

  芹儿楚楚可怜,让人疼惜。我忍不住抱住芹儿,硬气道:“芹儿,你别害怕,俺肯定保护你,不会让村长害你的。”

 

 

 

  眼睛一亮,芹儿神色明媚起来,哽咽道:“二憨哥,你答应了。村长巴结王妮儿男人,肯定要掩盖此事儿。我抓住他把柄,就不怕他了。”

 

 

 

  兴奋说了一通,芹儿踮起脚尖,在我脸颊亲一口,开心跑了。

 

 

 

  我看芹儿背影,神色犹豫,还是没有叫住她。

 

 

 

  这下骑虎难下,我麻烦大了。

 

 

 

  要是俺给芹儿作证,保下芹儿不难。可惹恼了村长,我借种的事儿,肯定得黄了。没了那五万,给婶子看病不说,大虎、二虎那里,我也没法交代。

 

 

 

  额头发胀,我没了主意,失魂落魄乱走。

 

 

 

  逛了好久,天都快黑了,我还是没法子。婶子病要紧,俺肯定不能抛弃她。可不给芹儿作证,她就要嫁给别人啊。

 

 

 

  心如乱麻,我突然眼前一亮,想到了中和的法子。

 

 

 

  王妮儿能搅黄婚事,我现在通知她,让她阻拦芹儿,肯定能行。

 

 

 

  心中一乐,我感觉这法子好极了。芹儿不想嫁人,王妮儿想隐瞒奸情,她们互相交易,正好各取所需。

 

 

 

  浑身轻松,我朝村长家赶去。

 

 

 

  只要抢在芹儿前边,这件事就能完美解决。

 

 

 

  到了村长家里,我冲入王妮儿房间,但她屋里空空如也,人根本没在。

 

 

 

  心神慌乱间,我听到了争吵声。

 

 

 

  声音从前屋传来,是女子尖锐叫声,我脸一下白了,冷汗簌簌冒。

 

 

 

  “完了,芹儿已经来了。”我心如死灰,僵硬脚步走到前屋。

 

 

 

  村长脸色铁青,冷冷道:“张芹儿,你污蔑我女儿,可得讲究证据。”

 

 

 

  芹儿俏丽发红,咬牙道:“你想把我嫁人,没门儿。要是你再不收手,我就捅出王妮儿奸情,看他男人当不当你靠山。”

 

 

 

  村长眉头皱起,神色有些阴鹜。

 

 

 

  王妮儿抱住胳膊,娇俏的脸蛋有些寒冷。她瞪了一眼芹儿,没好气道:“行啦,你一人说话不作数,证人是谁?要是只有你一人,你可以滚了。”

 

 

 

  芹儿气鼓鼓瞪王妮儿,但王妮儿神色不屑,好似根本没把她放眼里。

 

 

 

  “该死,你会后悔的。”芹儿咬牙道。她回头一看,眼睛亮了起来,兴奋道:“证人来了。二憨哥下边受伤,不敢让人知道,我们趁着中午看病,没想到正好撞见王妮儿奸情。”

 

 

 

  芹儿一脸喜色,得意的瞅王妮儿,胜券在握的样子。

 

 

 

  王妮儿脸色难看,没想到证人是我。

 

 

 

  村长拉下脸,恨恨道:“刘二憨,你中午和张芹儿看病,是不是真的?”

 

 

 

  我点头,“是的。”

 

 

 

  芹儿神色得意,感激的看我。

 

 

 

  “妮儿下体发炎,让村医看病,你也见到了?”村长皱眉问。

 

 

 

  我还是点头,“是的。”

 

 

 

  芹儿得意看村长,娇声道:“你别挣扎了,二憨哥作证,我说的都是真的。王妮儿的确偷情了。”

 

 

 

  村长拉下脸,寒声道:“刘二憨,你可想好了。张芹儿最后说,王妮儿抱住村医,有不轨事情,也是真的?”

 

 

 

  “当然。”芹儿冷笑,她恳切的看我,期待道:“二憨哥,你让村长彻底死心。告诉她都是真的。”

 

 

 

  “俺没见到。”我低头,“他们可能偷情了,但俺没见到。我只见到看病,后来就和芹儿走了。”

 

 

 

  村长眼神眯起,哦了一声,脸色变得高深莫测。

 

 

 

  芹儿急了,不敢相信看我,嚷道:“你说什么?我们明明是见到他们抱一起了。”

 

 

 

  面对质问,我头都抬不起来,但还是摇头。

 

 

 

  我要是承认了,借种就泡汤了。婶子养大我,我不能对不起她。

 

 

 

  至于芹儿,是我对不起她了。

 

 

 

  “你……”芹儿手指我,眼眶发红。

 

 

 

  我不敢面对她,把头低下。

 

 

 

  “狼狈为奸,混蛋。”大骂一句,芹儿气得身体发抖,从屋里跑开了。

 

 

 

  我看芹儿背影,心脏狠狠抽搐一下,疼得脸色发白。

 

 

 

  “哪来的疯女人,编个瞎话,就敢威胁我。”王妮儿不屑哼一声,莲步轻动,转身走了。

 

 

 

  村长眯起眼,神色看不出喜怒。但我知道,他逃过一劫,肯定很高兴。

 

 

 

  “二憨,你为妮儿讨回公道,我很欣慰呀。”村长满脸假笑,赞赏道。他走到屋里,取了一沓钱,笑道:“两千现金,感谢你说真话。”

 

 

 

  这钱很恶心,我看村长笑眯眯的脸,知道必须把它收下。

 

 

 

  收了钱,我憨憨道:“俺真没见到后面,也不知道发生了啥。”

 

 

 

  村长哈哈一笑,神色更加欣赏了。他拍拍我肩膀,“二憨,这事儿过去了。借种的事儿,你得加把力了。”

 

 

 

  我点头。村长一笑,眯眼问道:“听张芹儿说,你下边受伤了?”

  我心中一跳,看村长那张似笑非笑的脸,头皮发麻。

 

 

 

  “小问题,不碍事的。不影响借种。”我憨憨道,心快提到嗓子眼。

 

 

 

  “哦,那就好。”村长吁一声,不在意道。

 

 

 

  他躺椅一坐,笑道:“俺屋里有本书,你替我拿过来。”

 

 

 

  我心神一松,到了屋里,果然发现一本书。书用牛皮纸包裹,很有古意。

 

 

 

  他一村民,还有藏书爱好?我感觉滑稽,把书拿出来,递给了村长。

 

 

 

  随意翻了几眼,村长呵呵一笑,叫道:“二憨,过来看。”

 

 

 

  我凑过去,脸色变得怪异。

 

 

 

  村长不正经,他哪里是看书,是看春宫图。

 

 

 

  书页下,一位位美女,在搔首弄姿。她们有的穿了衣服,有的罗衫半解,诱人极了。

 

 

 

  我看昏黄书页的图片,脸红心跳。

 

 

 

  村长撇我下体一眼,不在意抬头,将书页翻到最后,“二憨,这里是情趣姿态。你好好学,俺熬些汤药去。”

 

 

 

  我接过书,手有些打颤,勉强握住。

 

 

 

  看村长背影,我眼神疑惑。低头看书,里面全是男女姿势,作者有几把刷子,画的性感极了。但我心烦意乱,根本看不进去。

 

 

 

  我下身没反应,村长故意扯一本春宫图,肯定试探出了。但他没有追究,让我很不解。

 

 

 

  在屋里等村长,我像热锅上蚂蚁,坐卧不宁。

 

 

 

  厨房传来药香,村长端了碗汤药出来,笑呵呵看我。

 

 

 

  “二憨,你晚上劳累,把这碗补药喝了。”村长语气和缓,眼神却不容置疑。

 

 

 

  我砸巴嘴,将汤药灌入肚里。

 

 

 

  老家伙没安好心,我人在屋檐下,也只能低头。

 

 

 

  药入口,我肠道火辣辣的,整个身体像被激活,浑身充满了力气。

 

 

 

  惊奇药效,我不可思议的看村长。

 

 

 

  “二憨,你再看看书。”村长笑眯眯道。

 

 

 

  我朝书本看去,马上口干舌燥。一股强烈的欲望,在我身体里泛滥。我身子似有一团火,必须发泄出来。

 

 

 

  看那些春宫图,我竟要把控不住。

 

 

 

  惊讶的看下体,它已经昂扬起来。

 

 

 

  “老偏方,看来还有用。”村长嘿嘿一笑,意有所指道:“你的病,应该好了吧。”

 

 

 

  我点点头,在村长注视下,进了王妮儿屋子。

 

 

 

  俺身体恢复了,今晚一定给王妮儿借上种。

 

 

 

  王妮儿身穿睡衣,玉腿裸露。

 

 

 

  “中午的事儿,你都看见了?”王妮儿抱着胳膊,轻蔑问道。

 

 

 

  我点头,“看见了,我会保密的。”

 

 

 

  “保密?”王妮儿嗤笑一声,将两条白皙玉腿放床边,“不用你保密,我巴不得人们知道呢。我喜欢村医,没结婚前就喜欢。在我心里,他比你好一万倍。所以,今天晚上,你给老娘滚,老娘不想见到你。”

 

 

 

  王妮儿脸色通红,恶狠狠瞪我。

 

 

 

  我是芹儿帮凶,她这么对我,倒没什么意外。

 

 

 

  立在原地,我看王妮儿,幷没有听话离开。

 

 

 

  “滚啊。”王妮儿吼起来,眉宇出现深深厌恶。

 

 

 

  她瞪眼望我,发现我紧紧盯她腿部,更是气得攥紧被子。

 

 

 

  “你一个废物,还敢轻薄我?”王妮儿嗤笑一声,不屑骂道。她神色一变,盯着我下边,脸色无比的难看。

 

 

 

  “你恢复了?这还是药效期,你怎么能恢复?”王妮儿惊叫,脸色变得苍白。

 

 

 

  我死死盯住王妮儿,喉咙热的要冒烟。

 

 

 

  她以为我不行,没做防护措施。现在穿一件低胸睡衣,大片雪白裸露,简直诱人犯罪。

 

 

 

  我眼神肆无忌惮扫视,下定决心,要把她办了。

 

 

 

  “你别胡来?”王妮儿抓起电棍,吓唬道。

 

 

 

  “你的电棍,早没电了。”我轻蔑道,早在两天前,我便发现电棍没电,王妮儿见我听话,警惕心下降,也一直没充电,现在得自尝苦果了。

 

 

 

  我冲过去,王妮儿电棍一扬,落在我身上,我毫无反应,仍狠狠压住她。

 

 

 

  咽了口口水,我低沉道:“别怪俺,我需要那五万块。”

 

 

 

  压倒王妮儿,我在她脖子上亲吻。

 

 

 

  “别,求你了……放过我吧……”王妮儿不断哀求,眼神闪烁泪花。

 

 

 

  我心中动摇,但为了五万块,仍在撕扯她睡衣。

 

 

 

  “你要钱,我有办法给你。一个礼拜内,我肯定给你五万块。”王妮儿惊呼,脸色发白。

 

 

 

  动作停下,我疑惑看王妮儿。

 

 

 

  “我不骗你。你反正也恢复了,不急这一晚吧。”王妮儿喘息,哀求看我。

 

 

 

  我咽了咽口水,把王妮儿松开,坐在床边大口喘气。

 

 

 

  “谢,谢谢。”王妮儿逃出生天,惊魂未定道。

 

 

 

  我冷冷看一眼王妮儿,这个高傲的女人,也有害怕的时刻。

 

 

 

  “你身上,好多汗啊。”王妮儿惊叫起来,“脸也烧红了。”

 

 

 

  我呼吸灼热,汗不要钱的流。

 

 

 

  “好难受,我好热。”我开始撕扯衣服,想凉快一些,喘气道:“你爹给我喝了药,那药有问题。”

 

 

 

  “那是催情春药,他新买的,你别脱了。”王妮儿叫起来,身体后退,蜷缩在床上。

 

 

 

  我看瑟瑟发抖的王妮儿,眼神有些不对了。

 

 

 

  她雪白的双腿,赤裸的领口,像火星一样,点燃我身体的炸药。

 

 

 

  “难受,我好难受啊。”抓住被子,我低声吼道。

 

 

 

  王妮儿咬咬牙,突然过来,拉住我胳膊,蹙眉道:“你别强忍,这得发泄出来。”

 

 

 

  我被她手指抚摸,舒服了许多,叫道:“就是这样,你快多摸几下。”

 

 

 

  王妮儿神色犹豫,终于恨恨咬牙,跑下床,将柜子打开。

 

 

 

  她取了一条肉色丝袜,放在我面前。

 

 

 

  “我用手替你解决,半夜你发疯,我可没办法。”

 

 

 

  我看那条丝袜,有些困惑。

 

 

 

  “笨死了。”王妮儿脸色出现一丝厌恶,“你下边太恶心,拿丝袜裹住,我用手替你解决。”

 

 

 

  眼前一亮,我被她的描述刺激,兴奋得身体颤栗。

 

 

 

  按照王妮儿的说法,我把裤子脱掉,捡起了丝袜。

 

 

 

  王妮儿玉手伸出,放在了我那里。

 

 

 

  她玉手洁白,十根指尖蠕动,有说不出的诱惑力。

 

 

 

  我爽极了,看见王妮儿要吐一样的神情,竟然生出一种变态的快感。

  王妮儿缓缓抚摸,我浑身舒畅,快感连连。

 

  “妮儿,你呻吟一下吧,这样俺更有感觉。”大着胆子,我冲动道。

 

  白我一眼,王妮儿神色厌恶。

 

  但她鼻翼间吐出呻吟,娇媚之极。

 

  我眯起眼睛,感受下身快感,耳边传来王妮儿呻吟,宛若真实冲杀一般。

 

  王妮儿玉手蠕动,她很有技巧,慢慢几下,又突然加速,我浑身血液都要沸腾。

 

  盯着王妮儿身体,我呼吸加速,身体开始慢慢颤抖。

 

  王妮儿心领神会,动作突然无比迅速,我承受不住,达到了巅峰。

 

  丝袜上,有了粘稠液体。

 

  王妮儿赶紧松手,饶是如此,她手上还是沾染了一些水珠。

 

  “恶心死了。”怪叫一声,王妮儿跳下床。

 

  我憨憨一笑,看着满是液体的丝袜,幻想王妮儿穿着它,格外满足。

 

  收拾之后,我们开始睡觉。

 

  我睡得十分舒服,精神愉快。

 

  起来之后,我看王妮儿两个黑眼圈,心里暗笑。她晚上担心我不老实,肯定睡得不踏实。

 

  揉揉眼睛,王妮儿困倦打了哈欠,抱怨道:“困死了,都怪你。”

 

  我嘿嘿一笑,没接话。

 

  “你想要五万块,需要帮我一个忙。”王妮儿伸个懒腰,活动几下,恢复了精神。

 

  我来了兴致,不解道:“什么忙,能值五万块?”

 

  正色看我,王妮儿嘴唇翘起,嗓音悦耳道:“我要你给村医下药,我趁机要了他。”

 

  吓了一跳,我震惊的看王妮儿。

 

  “这缺德事儿,俺不能干。”连连摇头,我嚷道。

 

  村医结婚了,他和王妮儿的奸情,我可不能掺和。帮人通奸,要天打雷劈的。

 

  撇我一眼,王妮儿不屑道:“瞧你那胆子。我不接受你借种,给村医怀个娃,我可乐意。到时候,五万块便宜你了。”

 

  我心神一动,明白了王妮儿的办法。

 

  王妮儿借村医种,村长以为是俺的,那五万块我就拿到手了。

 

  想了一阵儿,我抬眼看王妮儿,咬牙道:“你可说话算数,村医的种,也得给俺钱。”

 

  王妮儿咯咯一笑,甩了一千给我,这是昨晚的劳务费。

 

  按照约定,我中午跑去看病。

 

  村医不知个中缘由,热情接待我。

 

  我手掌捏一颗药,紧张的看村医。热汗冒出,那颗药丸都要湿透了。

 

  王妮儿说,只要把药放进水杯里,村医一喝,我就万事大吉了。

 

  村医问诊完毕,回去取药。

 

  我看透明的水杯,心神一阵挣扎。

 

  要是把药放进去,俺可成了毁人家庭的帮凶。

 

  可不放药,又该怎么面对王妮儿。

 

  眼睛发红,我挣扎看水杯,一秒像一年那么漫长。

 

  脚步声响起,村医要出来了。

 

  咬咬牙,我飞速的丢药丸,又摇了摇水杯。

 

  “二憨,你上火了。这几天尽量别吃辛辣物品。”村医放了盒消炎药,微笑道。

 

  我偷看水杯,药丸已经彻底化开,再也看不到一丝痕迹。

 

  “罢了,让俺下地狱吧。”我心里恨恨想,把水杯举起,笑道:“村医你辛苦啦,喝些水吧。”

 

  村医接过水杯,在空中晃了一下,又轻轻放下。

 

  “我不渴,一会儿再喝吧。”村医一笑,看向门框,示意我该走了。

 

  我心中着急,村医不喝水,我咋能放心离开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