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我被两个老外玩的走不成路*雪乳 高耸 揉捏

更新时间:2020-12-12 08:14:42

钟昌文本想一走了之,后方传来一声尖叫。

“该死的。”把女捕头给忘记了,那群没用的捕头都跑了,剩下她一个人在僵持,面对二十来号人,她身手在厉害也没用。

“杨捕头,你也有今天。”

“逮捕了我们那么多兄弟,今天,这笔账得好好算算了。”

杨玉娘已经受伤,连剑都拿不起来,她恨那些没用的捕头,临阵脱逃,更狠毛鄂奸诈,背地埋伏。

有人见杨玉娘秀色可餐,起了歹意;“不如你就让我们哥几个好好开心开心,说不定还能让你活多两天。”

“你敢。”女人的清白比性命还重要,杨玉娘宁愿死也不想被玷污。

 文学

“想死,没那么容易。”“哥几个,上,试试这鼎鼎有名的杨捕头玩起来跟其他女人有什么不一样。”“应该是比花楼的更舒服。”“哈哈……”

一群流氓色心大起,更有甚者道:“死了也上,哈哈。”

“你……”杨玉娘惶恐了,十几个男人,她无法想象,这比死了都难受,可是,死了他们也不放过。

“兄弟们,谁先把她拿下,谁就开头炮。”有人叫了一声,顿时一阵触动,谁都想第一个享受这秒女子。

钟昌文乘乱冲进人群,一边大叫道:“都别动,让我先来。”

谁这么毛急?其余人还略有忌惮,就见钟昌文蒙着脸混入其中,冲了上去,一个回头将两把刀横飞回去,摘下头巾抱着杨玉娘跳到树上去:“别动,我是来救你的。”

杨玉娘已是强弩之末,一头栽倒在钟昌文身上。

等群人反应过来时,已经跑远了。

“给我追。”带头人气炸了,几个兄弟被砍伤,还好他反应及时,带着人追了上去。

钟昌文带着一个女人,跑不了多远,寻了一处隐秘之地藏了起来,等那些人离开,这一等就到了夜晚,远处还隐约有几处火光。“真够耐性的。”

杨玉娘躺在地上嘤嘤一声,似乎很痛苦,钟昌文检查过她受伤的地方,伤口有些深,如果再不处理,怕是会加剧。

等血迹一干,若是黏上衣服,那就很难清理了,到时候怕是要将肉切开,原本细皮嫩肉的姑娘若是遭此创伤,怕以后都难以见人。

犹豫一下,钟昌文还是动手为她脱衣,皎洁的月光下,原本旁成马尾的秀发有几缕散在脸上,昏睡的面容也刻着坚毅,痛苦时皱着鼻子,眼眸不停的转动,白皙的皮肤上沾满了鲜红,仔细瞧来,精致的五官倒像个秀气的女子,只是表现的很强势。

她躺着很不配合,钟昌文难以解开束带,干脆用刀切断,顿时正装都散开了,戎装下,她一双皙白的长腿十分显眼,以及那纹落着绽放梅花的肚兜,又被轻轻一点拉,连肚兜都掉落了下来……

钟昌文可以发誓他还未来得及欣赏这娇美的身躯就被她肋骨处的一道刀疤给吓到了,怪不得她如此痛苦,原来是刀片刺在她体内,鲜血不止的留。

若不是肚兜掉落,怕他还不能发现,若是再耽搁片刻她性命难保。

“得罪了。”此时也顾虑不了太多,动手为她清理伤口。

“啊……”

刚碰到刀尖,杨玉娘疼的大叫,痛醒过来,发现一个男人趴在自己腰下腿之间,正低着头猥亵自己的身子,羞愤的要举刀砍死他,只恨身骨无力,反抗不得。

“不许叫。”

钟昌文马上捂住她的嘴,严肃道:“那些人还在附近,别出声。”

“你……”她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都被解开了,被一个男人压在身下,浑身颤抖,若可以杀人,眼珠子都将成为她的武器。

钟昌文急忙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在给你处理伤口。”

严肃道:“你伤得太重了,如果不及时处理,你会死的。”

杨玉娘恨不得去死,也不想被一个男人这般玩弄身子,在她眼里,钟昌文比那群人更加可恨。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钟昌文顾不得那么多了,捂住她的嘴,继续给她清理伤口,杨玉娘浑身扭动,如同水蛇的桐腰纠缠着他的手,玉肌都在发抖,双峰更是上下蹦跳,乍一看特别妖娆。

杨玉娘也感觉到自己这动作很羞耻,紧绷着身子,想踢开他,钟昌文气呼呼的摁住她的大腿,咬牙切齿道:“你若再动,伤口只会越来越深,到时候神仙都救不了。”

“呜呜……”

杨玉娘眼泪盘在眼眶,被一个贼人摸了身子,她变得不干净了。

剧烈的疼痛让她晕厥了过去,钟昌文松了一口气,晕了也好,晕了就配合了。

迷迷糊糊杨玉娘感觉到冰凉,睁开眼望见漫天星辰,还以为是一场梦,未来得及庆幸,就感到浑身酥麻无法动弹。

“醒了?”

钟昌文本来想一走了之的,可他走了,杨玉娘铁定活不了,半路折返,给她带来些水喝。

此时杨玉娘最不想听见的就是钟昌文的声音,多么希望这是一场梦。

“别动,你的伤口我刚给你清理好,若是你乱动,会裂开的。”钟昌文情急之下直接按住了她丰腴的双桃,尴尬的是她衣服已经没法穿了,瞬间滑落下来,一对红色若隐若现,十分惹眼。

啪……

杨玉娘用尽自己力气狠狠的给他一巴掌,钟昌文被打懵逼了,他这几天心里头正憋着一股怒气,被她这一巴掌打下去爆炸了。

“他娘的,老子拼死拼活的把你救了,给你处理伤口,你就是这么回报的?”

“我告诉你,我就不是什么好人。”

钟昌文气炸了,把水扔了,低下头就吻住她的嘴。

“你不是总以为我想猥亵你吗?行,我就猥亵给你看。”钟昌文扒开了她的衣服,双手抓住她迷人的地方,用力的揉着。

杨玉娘吓傻了,呜呜一叫,就被他的舌头给缠住,发不出声音,此时她一丝力气都没,任凭他在自己身上发泄。

钟昌文喘着气,肆意的抚摸她,亲吻她,她反而不抵抗了,浑身瘫软下来,可能她潜意识一直认为,发生此事才是合理的。

“你怎么不反抗?”

钟昌文突然一愣,他感觉很不爽,抬头见到杨玉娘忍住不掉落的泪水,苦笑着:“反抗有用吗?”

这句话强烈加重钟昌文的罪恶感,这样做他跟那些恶人有何区别?

“他娘的。”钟昌文气呼呼的大骂,还没上任就把捕头给上了,这算是什么回事?自己坐在一边生着闷气,过了好一会,杨玉娘动了动嘴唇,说了个字:“水。”

钟昌文望着扔在一边的竹筒,又去给她打水:“你为什么不杀我?”

“我为什么要杀你?”钟昌文反问。

杨玉娘恢复了些许力气,眼神坚定,一字一句的说:“因为我一定会杀了你。”

钟昌文摊手,苦笑道:“得了吧,等你恢复了再说。”

今日被钟昌文羞辱,清白已经被毁了,唯一的办法就是杀了这个人,谁也不知道这件事,所以她要活下来:“我饿了。”

“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有吃有喝的?”钟昌文说完就去找果子,回来时天已经泛起鱼肚白了。

光亮让她身躯更加诱人,官服已经稀碎,怕是穿不了了。

我上辈子真是欠你的,钟昌文暗暗埋汰,默默的脱衣服,杨玉娘惶恐变脸,警惕的退后:“你想干嘛?”

“放心,我若要做那事,一个时辰前我就不会停下来,把衣服穿上吧,免得我按耐不住。”钟昌文脱掉外衣扔给她,又不知跑去哪里,他离开的这段时间,杨玉娘竟然失去了安全感,生怕他就此消失。

一炷香后钟昌文回来了,说:“毛鄂的人应该走了。”

杨玉娘望着手里的果子入了神,想到些难以想透的事情。

临近天亮,钟昌文背着杨玉娘一路上小心翼翼的走回去,毛鄂的人不会善罢甘休,绝不敢让杨玉娘活着回去。

“先别回城。”杨玉娘担心有诈。

钟昌文突然听到前面有动静,带着杨玉娘躲起来,骂道:“果然,这歹毒的老头,还在这埋伏。”

杨玉娘呆呆的看着钟昌文,见他对毛鄂恨之入骨的神色,难道他不是自己想的那般……

话刚说完,钟昌文脸色一变:“咦,这人怎么看着有点眼熟啊?”

“你……”

一眨眼的功夫,钟昌文居然放她在一边自己冲出去,他这不是找死么?

“麻子哥。”

前方徘徊的人不就是麻子哥么?钟昌文兴奋不已终于找到他了,这下谁他妈敢说,老子不是知县?

“小爷,您跑去哪了?我找你找的好辛苦啊。”麻子哥这几日一直在附近寻找,都快急死了。

钟昌文先没跟他解释,问:“我的东西呢?”

“都在这呢。”麻子哥将背上的包裹递给他,钟昌文一口戾气吐出来:“这赤谭县,该改姓了。”

见钟昌文去而复返,杨玉娘气呼呼的骂道:“你疯了?”

“呵,我可没疯,你看这是啥?”

钟昌文一脸坏笑,将公文拿出来……

夜间毛家一阵吵杂,一干人灰头土脸折返,带头的那个胖子正是毛鄂的心腹毛番,正郁闷着,怎么就寻不着人影了?

“一群废物。”

毛鄂得知消息大怒,区区几个人都摆平不了。

毛番一脸委屈,可也不敢发作,喏喏道“老大,我们也不知道那小子如此狡猾,摆了我们一道。”

毛鄂阴沉着脸“给我接着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次日,毛府的老算计福爷匆匆忙忙赶去毛鄂的卧房边叫:“毛爷,大事不好了……”

“什么——”

毛鄂身边的小妾穿戴肚兜,酥骨半露富有娇气却被直接踢下床,似乎已经习惯被他粗鲁对待,慌乱一阵便一脸幽怨。

福爷是刚从衙门得到消息,听说新老爷上任了便赶来汇报。

毛鄂气得呀呀大叫:“你不是说,那小子没公文,是个冒牌货么?”

“毛爷,这……”福爷也未曾想到,昨夜他推算钟昌文要么是冒牌货,要么就是丢了上任公文,不论如何都上任不了,对他们构不成威胁,谁知……

“毛爷莫惊,这新任知县是否另有其人还是两说,再说,就算是又如何,不过是芝麻官,还能翻了天不成?”

毛鄂眼珠子一转,恍然大悟,上一任知县都得看他脸色行事,在此地,当官的可跋扈不了,福爷挑起眉毛接着说:“这新知县,还不是毛爷您的姑爷么?”

“你的意思是?”昨日他派人去杀钟昌文,早就撕破脸了,还谈什么婚约?

福爷笑的阴森,临着耳边悄悄道:“作不作数,还不是单凭毛爷您一句话不是?”

……

赤谭衙门内,一间客房当中,杨玉娘从梦中惊醒,额头布满了汗珠,眼神夹带一丝慌张与惊恐,突如其来的诈醒把身边正在瞌睡的丫头险些吓倒。

“杨捕头,您醒了?”

杨玉娘昏迷数个时辰,此时还未彻底清醒,以为自己在做梦,喃喃自语道:“我的身子。”想起梦里被人占了便宜,浑身冒出冷汗。

“我怎么在这?”杨玉娘环顾四周,记忆有些紊乱。

丫鬟说道:“杨捕头,您昨夜昏迷不醒,是钟大人将您带回来的。”

“钟大人?”杨玉娘瞳孔瞬间放大,一激动发现自己浑身酸痛,筋骨有挫伤,小腹处略感撕裂剧痛,霎时将她刺醒,一切都是真的?

“咱们新任的大人呀,难道杨捕头忘了?”丫头想起钟昌文便一脸倾慕,说:“钟大人可护着你呢,担心我照顾不周,守着你许久未走。”

杨玉娘想到他那可憎的笑容便咬紧银牙“他此时在何处?”

……

日上三竿时,离府衙西南八百米处有一户人家,老大爷正起早准备去买些米酒,瞧见自己儿子还未起身,便好奇问道:“儿啊,今日怎地不当值去?”

谭志聪翻来覆去敷衍道:“爹,今日不当差了。”

过了一会又憨头大睡,谁知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十分不耐烦的嚷嚷道:“谁大清早的不叫人睡觉?”

一开门便见到同僚的张伙,这小子毛毛躁躁跟丢了魂似的大叫:“志聪兄,你怎地还在睡觉?赶紧更衣随我去衙门。”

“衙门,谁爱去谁去,姓杨的简直不把我们当人,招惹了毛鄂,害我们差点丢了性命,这捕头,老子不当了。”

张伙可是从衙门跑来的,急着回去,丢下一句话“新知县来了,你赶紧的吧,去晚了,少不了挨板子了哟……”说完,可不等他磨蹭,先赶了回去。

谭志聪摇头晃的还未反应过来:“新老爷?”末了又来一句:“这赤谭还真有不怕死的人敢来吃这份苦差?”

话说这赤谭衙门的捕头不到三十,几乎都是老弱病残,剩下的几个就是游手好闲的,没几个正经当值的。

“也怪不得昨天差点折在毛鄂手里了。”

钟昌文清点了衙门的名单,差点也想撩杆子,他先前也没少跟一些府衙打交道,一般县衙的编制是在50-100人,再加上私下编收,少说兵力过百,甚至上千都有可能,可这赤谭县才二十多号人,在府的就这余下的六人。

“好,很好。”

当值日,在册的捕头就这几个老弱病残,钟昌文原本意气风发,想找毛鄂算账,现在看来,他不烧香拜佛期望毛鄂别找他麻烦就算好的了。

麻子哥手里拿着个苹果,沉默的看着这长满蜘蛛丝的牌匾。

“你看起来挺眼熟的。”钟昌文见到低着头的张伙,若有所思道。

“大人,您认错了吧,小的可从未见过您。”

张伙见到钟昌文面如死灰,昨天临阵脱逃钟昌文可是看的一清二楚,这小子不地道啊,眯着眼睛暗道,晚些再找你算账。

他兜兜转转了两圈,只说了一句话:“有谁不想干的,去账房领钱走人。”

等了一会,见没人离开,心里还有些安慰,这些人还算是有点良心,刚准备说话,一个年龄稍大的捕快说:“大人,这……账房没银了都。”

其实他们早就不想干了,每月分配到赤谭县的银两经过层层剥削,早已经所剩无几,根本不够府衙的开支。

“麻子哥。”钟昌文有气无力的道:“咱们应该带了不少银两吧?”

麻子哥取出一个袋子“小爷,老爷是让您来这收刮钱的……”

“住手……”

钟昌文正准备遣散这几人,就听一道厉声,瞧见杨玉娘苍白的脸上布满怒气而来。

纵然再不情愿,她也接受了钟昌文是新任知县的事实。

“杨捕头,你总算是醒了,可叫我担心呢。”见到她,钟昌文终于笑灿烂些了。

“你在做什么?”杨玉娘昨天她见到钟昌文拿出公文之后就晕过去了,醒过来感觉天都快要塌了。

钟昌文掂了掂手里的银两道:“出粮呢。”

“捕快所剩无几,你若遣散,日后衙门还如何维持?”杨玉娘被他所为气得发抖,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可他这一烧,可就什么都没了。

“我要他们也没用啊。”钟昌文一脸无奈,说:“你身子骨还未痊愈,还是先去歇着,你放心,我遣散谁都不会遣散你的。”

“你……”

杨玉娘还未出声,门外一阵喧哗,接着跑进来几个人一边大笑:“拜见钟大人。”

奇怪的是,又是一群人涌入衙门,这群人不仅穿着锦衣玉袍,油光满面,大腹便便,更有的一脸煞气,粗壮凶悍。

杨玉娘脸色大变,这群人,来的不是富甲地主,就是刁蛮村霸,平日最令她头疼的人,来了一大半。

“恭贺钟大人。”

“听说钟大人可是毛家赘婿,钟大人真是双喜临门呀。”

钟昌文眉头一皱,发现事情不简单呐。

毛鄂先发制人将钟昌文上任的消息传递了出去,宣言他是自家女婿,引得一个个富甲恶霸都坐不住了。

“快些将礼物给呈上来。”

一个地主偷偷的给钟昌文塞了一张银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道:“一点心意,还望钟大人笑纳。”

钟昌文瞄了一眼另一人端上来的黑匣子,沉甸甸的都是黄金,眼睛都快开花了,自己老爹说的没错,当官的就是油水多,合不拢嘴的道:“青老哥,啧啧,您瞧你,这就见外了不是……麻子哥,给青老哥端茶。”

杨玉娘怒血攻心,险些又被气晕,瞧那钟昌文跟这群乌合之众十分投契,根本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人,无药可救!

张伙看傻眼了,这平日里一个个嚣张跋扈的人怎么滴都等登门拜访来了?前几任知县可都没有这待遇啊,难不成,这新来的老爷不简单?

“钟大人,在下见您玉树临风,英气逼人,气宇非凡,人中龙凤,特意寻来一头西獒猎犬赠于您,唯有狗中之霸方能配得上钟大人您纳。”

哟,钟昌文迷之一笑,这位……不正是那日坏了自个好事的谭富贾么?这老家伙,怎么那么喜欢送人狗呢?

不过,瞧见这西藏獒犬还挺凶气的,这老家伙马屁拍的舒服,送的东西也入眼,跟他一下‘投机’起来。

“除了人中龙凤勉强算不上之外,其余的说的在理,富甲兄送的獒犬本官十分喜爱呐。”

谭富贾原本还打算接着奉承的话一下卡在嘴里,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咦?这位是?”收下礼物后,钟昌文自觉的将他推到一边,对着一个妙龄女子问道,此女轻纱飘逸,浓发乌丽,细腻的小嘴上竖着俏皮的鼻梁撑起了一双魅丽的眼眸,在一群大糙老爷们里宛如仙女般靓丽。

身边一位矮小黝黑的老夫呵呵笑道:“钟大人,这是小女,听闻大人才高八斗,特意前来一展风姿。”

“小女子谭苗苗见过大人。”

“好,好。”说这钟昌文不自觉的拉着她的小手摸来摸去的,对她父亲也特别亲近。

谁说这赤谭县穷山恶水多刁民?狗屁不通,这简直就是桃花秘境,钟昌文感慨不已,如此一来,他岂不是能光宗耀祖了?

杨玉娘见钟昌文已经陷入这迷乱的假象当中,冷脸叹气,毛鄂这只大老虎手段可真高。

那几名拿了遣散银的捕头悔的肠子都青了,这些人是疯了不成?

十里八乡的不少富甲乡绅接连来访,衙门一整天都欣欣向荣,乐的钟昌文摸不着北,礼物可是收了一件接一件,还不经意许诺了不少事情。

听说了这件事情之后,毛鄂冷哼道:“就让他先尝一尝甜头。”

毛小薰还不知道钟昌文被毛鄂算计,误以为是自己父亲放他上任,一时间心头有几分欣喜,想来自己过两年的丈夫可是一名知县,倒是有几分羞涩涌上心头。

直到黄昏之时,衙门才逐渐冷清下来,白日各路人马的拜访让许多老百姓都摸不着头脑,有的传言道,是青天大老爷来咱赤谭县了。

“青天大老爷?”

众说纷纭,有的则认为刚上任就博得这么多乡绅恶霸的追捧,肯定是罪大恶极的‘贪官’。

钟昌文此时毫无心情去搭理外面的流言蜚语,现在满屋子都是‘礼物’看的他眼花,金银珠宝可不在少数,居然连‘洋玩意’也有。

不知是哪个地主送来了一盏西洋灯,令钟昌文爱不释手。

“麻子哥,今天晚上就辛苦你住在这了,给我好好守着,这可都是宝贝啊,哈哈。”钟昌文兴奋的怕是睡不着觉了。

看他这副模样,杨玉娘恨不得转头就走,心里暗道,吃人嘴短,拿人手短难道不明白这是毛鄂的糖衣炮弹吗?

“大人。”

虽然心里极其不情愿,可她还是承认了钟昌文的身份,公文她已经寻专人验证过了,他的确是新任知县。

“哟,是玉娘啊,快些过来,刚好瞧见一串白珠,可与你搭衬,这就送你。”钟昌文出手阔绰大方。

杨玉娘却毫无喜色,冷峻的道:“不必了。”

“大人,这些东西还是物归原主的好,初始上任便被冠以贪官污吏之名,怕是以后很难服众啊。”

“我看谁敢。”钟昌文收敛了笑容,哼道“这些东西难道不是这群家伙收刮民脂民膏得来的么?我这是……要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见他毫无悔之心,杨玉娘便知道多说无益,彻底在心里将他与那群贪官污吏一视同仁,扭头离去。

接连数日,衙门熙熙攘攘,不时便有乡绅地主过来拜访与钟昌文打好关系,钟昌文来者不拒,与等人谈笑风生,这不,这一大早的就带着那条西藏獒犬在散步,十分惬意。

“怎么今日不见杨捕头呢?”钟昌文挠头不解,前几日杨玉娘跟只苍蝇似的一直在他耳边嘀咕,今天倒是见不着人了?

麻子哥来去无踪的,突然冒出来道:“小爷,您让我办的事都在这。”

结果名单,钟昌文仔细瞧了一眼,蹙起了眉头,斟酌小会后道:“一个小小的赤谭县,竟然有这么多的乡绅地主,怪不得民生恶怨。”

“尽快给我勒几个好手过来,实在不行,就先把板子中子他们几个给我调过来。”钟昌文悄悄的吩咐后,麻子又消失不见了。

这偌大的衙门里,连个端茶递水的都没有,看来他这个官位屁股还没坐热啊。

“玉娘。”

一日未见杨玉娘,钟昌文心里惦记的很,特意去她的卧房寻人,叫了几声无人回应,又是深夜,难不成已经歇息了?

见其房间已经熄灯,钟昌文扫兴离去,还没走出院子就听到屋檐的脚步声。

“谁?”

钟昌文躲在树后,见一黑影持剑闯入杨玉娘的卧房,顿时脸色大变。

“不好,玉娘有危险。”

好个恶贼,竟然夜闯衙门,钟昌文担心杨玉娘的安危,孑然一身冲了进去,大叫道:“恶贼休敢。”

也顾不得她手里有武器,与她搏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