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杭州19楼女性阅读/双乳都露出来喂奶

更新时间:2020-12-11 16:24:15

兰姐小小年纪,能有今日成就,见多了大风大浪,面对这种情况自是处变不惊,她优雅的交叠着双腿,眼神里带着得意:“你不要忘了,你的命可都还攥在我手里,你没得选?”

 文学


老赵呵呵笑了两声,一脸的不以为然:“小兰啊,你用这个吓唬我可没用,赵叔都活了大半辈子了,可不像你还年轻,人生才刚刚开始而已。”


兰姐咬着下唇没说话,显然内心已经动摇了,心知有戏老赵两眼一亮,故意把她的情况说得严重了些。


“不过你杀了我,你也很快就会下来陪我,有你这样的美女陪着,黄泉路上也不会太寂寞,你说是不是?”


没有人能在死亡面前泰然自若,兰姐站起身来,走到他身边拽住他的右手,用颤抖的声音道:“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她矮了老赵三十厘米左右,这个角度,两个饱满的双球尽收老赵眼底,加上她由于身体不适穿的衣服不但非常宽松,更连内衣都没穿,顶端青涩的果实在跟衣服的磨蹭中慢慢成熟起来。


老赵看得双眼发直,脑子里全是轰鸣声,只想立刻把人推到在床上,好好喂饱她如饥似渴的身体。


不过这种事他是不敢做的,兰姐的人全守在外面,她要出了事,他的命就得交代在这里了。


为了这一时的快乐,实在不值,况且他相信她最后肯定会同意自己的条件,越是有权有势的人越是珍惜自己的性命。


老赵咬了咬牙,强压下了内心的冲动,笑着回答道:“你最近应该有全身无力,不管怎么休息都无法恢复的情况吧,这是因为你的身体器官已经开始衰竭了,要是再不接受治疗,就是我也没办法跟阎王爷抢人了。”


见他说得有板有眼,兰姐不免有些心惊胆颤,娇躯也颤抖了起来:“你说的都是真的?可医院的医生说,我这个病只要好好养着,就不会恶化得太严重的。”


谎已经扯了,当然没有戳穿打自己脸的道理,老赵甩了甩袖子,瞥了眼医院的方向,似乎很不屑:“他们那些庸医要是连这都能看出来了,还会治不好你的病?”


“也对。”兰姐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可又说不出来,最后还是点了一下头:“我就相信你一次,你说说看我这病要怎么治?”


目的达到,老赵也没有废话:“你这病得进行药浴,不过我还缺几味药材,要耽搁些时间,就先开个益气补血的方子给你调理身体,等我准备妥当了再通知你。”


“你可别给我耍什么花样。”充满警告的瞪了老赵一眼后,兰姐又道:“说说你那个补血的方子都需要些什么,我好吩咐手下去准备。”


老赵回想了下医书上的方子,挑了个最合适的出来:“当归、熟地、白芍、川穹加鸡血藤用三碗水煎至一碗水即可。”


这样简单的方子,难免让兰姐有些半信半疑,可转念想到这是个机会,还是决定试一试。


打电话把自己的人叫了进来,兰姐就赶忙让他们送老赵回诊所,顺便带一贴药回来。


男人满心以为老赵死定了,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他恶狠狠的看了他眼,走到兰姐的耳边低语道:“您可千万不要被他给骗了,这个老头子要真有能耐,怎么会混成现在这个样子?”


“那野狼你有什么办法吗?”


野狼等的就是这句话,他自信的拍了拍胸口,说出了计划:“我们先按他的方子煎一副来您试试,是骡子是马不就都清楚了吗?”


兰姐沉吟片刻,觉得他言之有理,就吩咐他去做了。


“老东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糊弄兰姐,你要是聪明的就赶快承认,我还能让你死得痛快点,不然哼哼!”


野狼经过老赵身边时,故意停下了脚步,侧身在他耳边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


老赵好笑的看了看他,他虽然得到了那几本医书后还没来得及试用上面的治疗方式,可能够被人那样谨慎小心藏起来的东西怎么可能会假的?


所以对于野狼的警告他根本不在意,拍了拍他的肩膀,老神在在的道:“小伙子,动怒伤心肝,看你样子应该经常生气吧,那你可要小心了。”


“与你无关。”野狼甩开他的手,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很快野狼拿着配好的中药回来了,重重的塞到老赵怀里后,他就抱着双手立在旁边,一派等着看笑话的样子。


“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能耐。”


老赵把药检查了遍,确定没问题才进了厨房煎药,花了两个多小时才端出来一碗黑乎乎的药,还隐约带着股奇怪的味道。


兰姐一阵反胃,有些排斥的别开了脸,眉宇间满是疑惑:“这真的能喝吗?”


“要想好就得喝。”老赵这会儿也端起了医生的架子,神情严肃。


话说得这么明白,兰姐再不情愿也只能硬着头皮喝了,捏着鼻子把药全喝进了胃里,刚把碗放桌子上,她就觉得胃里有什么东西在不断翻搅,难受得她额头上都冒出了层薄汗。


野狼见她捂着嘴要吐似的,手忙脚乱的倒了杯水给她,接着转头怒视着老赵:“你个老不死的,到底给兰姐喝的什么?”

这会儿老赵的心里也有些忐忑,这贴药的药性并不烈,按理来说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才对。


看都没有看野狼一眼,老赵一边用手轻拍着兰姐的背,一边叮嘱道:“一定要忍住,绝对不能够吐出来,不然可就没用了。”


说实话想吐不能吐的感觉并不好受,可一想到她都把前面的痛苦捱过来了,在这种结果眼上出了岔子太亏了,挥挥手示意自己知道了。


见状老赵松了口气,却也不敢掉以轻心,扶着她在沙发上躺下后,给她进行按摩,促进胃部对药物的吸收。


兰姐觉得全身淌过股暖流,先是消除了胃部的反胃感,接着像是有自我意识似的,全部集中到了子宫的位置,将困扰了她多日的刺痛感缓和了大半。


她欣喜至极,推开了野狼,亲昵的拉着老赵坐到自己身侧,美目里写满了崇拜:“您真是太厉害了,一个方子就让我的病情得到了缓解。”


老赵笑了笑,问道:“现在相信我没有骗你吧?”


兰姐连连点头,一瞬间里觉得他的形象都变得高大了许多,瞧见他的笑容都觉得格外亲切。


“那能不信啊,我后面的治疗还请您多费心了。”


像是担心他记恨今天的事情不肯给她用心治似的,说这话时,她右手搭在老赵肩上,上身前倾用双球在他身上来回蹭。


老赵吞了口唾沫,即兴奋又激动,顺势把人抱进怀里,大手不轻不重的揉捏着她那对大白馒头,声音嘶哑的道:“医者以治病救人为己任,这是当然的事情。”


兰姐嫣然一笑,在他的面颊上亲了口,娇滴滴的声音听得老赵骨头都酥了:“有赵叔你这句话我就可以把我自己放心的交给你了。”


野狼看到两人这个样子,瞪大了眼睛,气得一赵脸都扭曲了,看起来格外的瘆人:“兰姐,你怎么能委身于这种人,他那药肯定有问题,不然您怎么会看得上他这种人?”


说完,不等兰姐回答,他就冲进厨房拿了把刀出来,双眼充满恨意的望着老赵,像要把他碎尸万段一样。


“你马上放了兰姐,否则你别想活着走出这里!”


被人用锋利的刀比着脖子,老赵的后背惊出了身冷汗,不过想到他老大还躺在自己怀里,也就放心了下来,强装镇定道:“小伙子,没凭没据冤枉人可不行,那药是你抓回来的,我能够在里面做什么手脚?”


野狼被堵得哑口无言,红着眼把刀在空中挥了挥,不依不饶的揪着他不放,“我怎么知道,反正你肯定给兰姐下药了!”


“你这是干什么,把刀给我放下滚出去。”兰姐烦躁的摆了摆手,满脸的不耐烦,野狼平时做事最懂她心,今天怎么这样没规矩?


她这话一说,野狼的心里纵然有万般不甘,也只能愤怒把刀往地上一砸,摔门而去。


老赵看到这儿总算是明白了,野狼喜欢兰姐,不过可惜的是这块肥肉被他看上了,而且很快就要全部吞到肚子里了


回到家时,天已经亮透了,桔红色的太阳缓缓从东边升起,把小巷子照得通亮。


老赵愉悦的哼着歌,脚步轻快的往前走,还没到诊所就看到唐娜坐在门口的台阶上,看见他的瞬间,几乎是飞奔着扑进了他怀里。


“赵叔,昨晚那些坏人来过来,你一整晚都不在,是不是被他们给…”


老赵并不打算告诉她真相,她要知道了,指不定愧疚之下,又想要以身相许报答他了,那可就真够他头疼的了。


“不要胡思乱想,昨晚有个姐姐不舒服,赵叔是给她治病去了,另外你说的那些坏人以后都不会来了。”


可惜,这次老赵失算了,他领着唐娜去吃了早饭回来,发现往日这个时间异常宁静的巷子里闹哄哄的,好像有人在砸什么东西。


转过最后一个路口,满地的狼狈映入老赵的眼帘,他小诊所窗户上的玻璃全部被敲碎了,检查仪器之类的全都被丢了出来。


一道异常熟悉的背影正站在检查床上,一边挥动着手里的铁棍,一边催促着在诊所里忙绿的几个人:“动作都给我麻利点,下手再狠点。”


老赵闭着眼睛都知道那人不是别人,正是跟他结下梁子的野狼。


“小娜你先在这里呆着,等我叫你你再出来。”


安置好唐娜,老赵怒气冲冲的上前,一脚把人给踢了下来:“你大爷的,居然敢来砸我场子,就不怕小兰知道后剥了你的皮?”


他不提兰姐还好,一提野狼就气得双眼发红,变成了毫无理智的暴怒。


“你个没权没势的糟老头子还想威胁我,也不看看你是什么货色,我就是把你给弄死了,也没人敢来找我麻烦。”近乎癫狂的模样,让他像极了面目可憎的厉鬼。


老赵始终不为所动,看他的眼神像是再瞧一个疯病犯了的可怜人,怜悯而又居高临下:“小兰的命可还得我救,年轻人做事不要冲动,得带上脑子。”


兰姐在野狼心中的分量很重,一听这话,他的手就放了下去,像是在思考。


“噗。”


附近诊所看热闹的人,见状没忍住笑了出来,指了指野狼冲身边的人道:“这个人也太蠢了吧,老赵骂他没带脑子出门,他居然没听出来。”


铺天盖地的笑声如潮水涌来,野狼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红,浑身气得直颤。


“很好,我们走着瞧!”他冷哼一声,踹了检查床下,撂下句狠话转身就走。


手下们对视了眼,纷纷停下手上的动作,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跟在他身后往外走。


“坏了!”


老赵看了眼他们离开的方向,一拍自己大腿,想通知唐娜躲起来却已经来不及了,因为野狼已经看到了她。

他把人推倒在地,毫不怜惜的踩着她的脸,笑得很是得意,“我还以为你把人藏到哪里去了,原来就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赵医生你也太不小心了吧?”


老赵愤怒不已,又不敢轻举妄动,紧绷着身体,担心的看着唐娜:“小娜你没事吧?”


唐娜很懂事冲他笑了笑,“我没事,赵叔你不用担心。”


老赵心疼极了,看向野狼的时候就恨得牙关生疼:“你到底想怎么样?”


闻言,野狼有些激动的舔了舔唇瓣,连带着声音也变得有些低哑起来:“只要你离兰姐远点,我保证不会对你怎么样。”


“我知道了。”


老赵急急忙忙敷衍了句,三步并做两步上前,把唐娜从地上扶了起来,觉得自己必须尽快给她找个学校才行。


他无权无势不管是野狼还是兰姐他都得罪不起,当然这两者中必须选一个出来的话,那肯定是前者。


而且只要送走了唐娜,他有兰姐做自己的后盾,谅野狼也不敢来找自己的麻烦,只是可怜唐娜,好不容易适应了这里的生活就要被送到另外的地方去了。


但这也是无奈之举,除此之外,他根本没有护她周全的法子。


这一瞬间里,老赵的心里涌现了很多的情绪,自责、气恼更多的则是对自己的不满,如果他是有头有脸的人,今日种种根本不会发生。


收回思绪,无奈的长叹一声,老赵蹲下身子平视着唐娜,一字一句的道:“小娜啊,我知道赵叔现在跟你说这种话,你一定会伤心,但赵叔希望你能够明白,我都是为了你好,那些坏人已经盯上你了,你不能留在这里,我准备送你去技术学校。”


“娜娜不怪叔叔,我们现在就去吧,免得他们再来。”唐娜虽然舍不得老赵,还是乖巧的点了一下头。


老赵看在眼里,痛在心里,摸了摸她的头,将东西简单的收拾了下,两人去车站坐了大巴直奔技术学校而去。


因为唐娜的户口不在这里,又连初中都没上过,根本就没有学校愿意收,就在两人以为要无功而返的时候,就看到学校食堂附近的花园里聚集了不少人。


他们都看着地上某处,最里面的几人满脸的慌赵,时不时有些焦急的跟身边的人说着什么,显然是有人出事了。


老赵走近了几步,就听到了议论声:“我前几天听说她怀怨了,现在哪里流了这么多的血不会是流产了吧?”


“那要不要通知老师过来,万一出事了,可就麻烦了。”一个戴眼镜的胆小女生,哆嗦着说完这句话,往后连退了好几步,一副生怕自己被牵扯进去的模样。


“都让一让!”


老赵一听病情似乎很严重的样子,扯着嗓子喊了声,顿时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扭头看着他:“你是谁啊,还敢在这里多管闲事?”


“救救我”


喧闹声中传来的呼救声,不但断断续续,还非常的虚弱无力,老赵心知病人的情况已经很糟糕了,抬手直接把人群扯开道口子,挤了进去。


包围圈的中央,一名看起来十七八岁的花季少女捂着肚子躺在地上,汗水像雨水般往下滚,身上的衣服都被打湿了,当然最令人触目惊心的还是她身下那滩还未完全凝固的血液。


人在短时间损失这么多的血液,是非常危险的,他用数拍子的方式数了数她一分钟里的呼吸次数,脸色瞬间就变得阴沉了。


单手扯开她胸前衣服的扣子的同时,对把他们团团围住的学生大声喊道:“都给我让开,你们这样她会因为窒息而丧命的。”


不小心害死人这种事情对这群懵懂的少年而言是个非常大的约点,一行人像是约好了一样,整齐的往后退了一步,瞬间两人周围空出了一大片。


空气得到有效的流通,女学生有些发青的面色渐渐恢复了红润,老赵舒了口气,抓住她的手腕,脉象细弱而有些些许滑动,下身的血淋漓不尽。


老赵像想到了什么,掐住女学生的人中,见她缓缓睁开了眼睛,焦急的问道:“你是不是吃了堕胎药?”


女学生失血过多,人已经有些迷糊了,向他微微点头后,就再度闭上了双眼,呼吸也开始渐渐变得缓慢,犹如随时都会停止。


老赵的心都揪了起来,她的情况危急,现在送医院肯定已经是来不及了,最好的办法就是就地处理。


但医书上对这方面的救治写得并不多,他的心里也没有底,可作为人的良知,让他无法眼睁睁看着一条鲜活的生命从自己的眼前消失。


内心经过番激烈的斗争后,老赵还是决定竭尽全力一试,他让女生把男生都赶走后,闭上眼睛回想了下书上的描叙,双手交叠压在了女学生子宫的位置,从左往后稍微用力推压了起来。


每做完一轮她的身下都会流出一些发黑的血块,带着满满的腥臭味,但导致她大出血的死胎却始终没有排出的迹象。


这可急坏了老赵,这死胎多留在她身体里一秒,她就会多一分危险。


“看来只能下狠手了。”


老赵将牙关一咬,用了五层的力度推压,刚推到右边,噗的一声,一团血肉模糊的东西就流了出来,依稀还能瞧出个胎儿的形状来。


流血不止的问题得到解决,女学生的病情也没有再度恶化,老赵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下来,让人给医院打了电话,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十分钟后医院的人来了,老赵也被请到了医院,刚和主治医生说完当时的情况,回到病房学校校长就倒了杯水给他。


“老先生今天真是太谢谢您了,您可真是帮了我个大忙,我听说您今天来我们学校是想送你侄女入学,您放心我等会儿回去就让人安排,一定让您侄女进最好的班级学习。”


刚才忙着救人老赵也没有想太多,现在细细想来,他确实是无形中给校长解决了个大危机。


这所技校并非民办而是公办,学校里有学生死亡是非常不好的事情,势必会引起上层对校长的不满,而且如果事情的影响太严重,比如说有家长来闹事之类的,院长不但上升无望,只怕连现在的位置都未必能保住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