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短篇H小说/接过最厉害的客人

更新时间:2020-12-11 15:31:58

眼睛打开一条细缝,林三看到了说话的人,是对自己偏见最深的李晴,李晴穿着警服,身材火爆,而且从这个角度看去,李晴的身材似乎更美了。

 文学



其实林三很好奇,明知道自己的身材火爆,李晴为什么还穿白色衬衣,不知道这样她傲人的上围更加的吸引人吗?

难不成这个女人是个闷骚?

黑色抹胸里要跳出来的壮阔景色随着说话一颤一颤的,让林三恨不得咬上一口。

“是的。当时李大国想要想要……要不是三哥及时出现,我可能已经被祸害了。”赵菲菲哽咽的说道。

看着小丫头眼圈红红的模样,很显然已经哭过好几次了。

赵菲菲的话让李晴眉头皱了起来,接着说道,“可是从现场的状况来看,应该有第三个人参与搏斗。而且李大国是个凶狠的杀人犯,练过武,林三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曾经因为赵菲菲迷女干案,李晴在审讯室暴打过林三,知道床上躺着的这个家伙武力值最多也就能教训教训小混混。

躺在病床上的林三听到李晴的话,心里一惊,暗道这个暴力妞不愧是个警察,一下就猜到了事实的真相。

不过,周兰不让说出来她,那林三只能硬扛下来说自己一个人对付的李大国。

“不可能的,大半夜的不可能有外人在凉亭的,肯定是三哥做的。晴晴你不知道三哥的厉害,知道张泉吗?那个大混混,就是那个给我下药的,三哥几下就把他给打趴了。”赵菲菲对林三有种近乎盲目的崇拜。

听赵菲菲对李晴的称呼,林三嘴角抽了抽,晴晴?赵菲菲什么时候和李晴这个暴力妞搅到一起了。

“菲菲,那张泉不过就是小混混能和杀人犯比吗?”李晴无语,对自己这个新交的朋友很无奈。

“反正我是三哥救的。”赵菲菲有些小幸福的低声道。

“我告诉你呀菲菲,你可别被这个混蛋给骗了,他不是什么好人,趁你还没和他有什么赶紧离开他,这种人不会有出息的。”李晴不愿意看到这个温柔的小姑娘被色狼欺骗,斜眼看了眼床上的林三,这个家伙竟然想老牛吃嫩草。

“晴晴,你别瞎说。再说了,我也不指望三哥能有什么出息,平平安安过一辈子就行了。”

显然赵菲菲已经把自己放在了林三女朋友的位置上,说出来的话让林三心头一暖。

“你就别傻了,就算你们两个在一起了,你会幸福吗?这家伙可不一定还能石更起来。”李晴是个大姑娘,说这话难免害臊,小脸通红。

“哎呀,晴晴你说什么呢,也不害臊。”赵菲菲羞的脑袋都沉进大xiong里了。

而躺在床上的林三,在听到李晴的话后,登时又晕厥过去了。

奶奶的,真的,老子真的不能人道了,早知道老子抓什么李大国呀,还救醒我干啥呀,让我死了多好!

“喂,醒醒,知道你醒了。赶紧起来,我还得问你话呢!”林三刚晕过去,李晴就上前拍打他的脸。

“晴晴你干啥呀,三哥还昏迷着呢。”赵菲菲阻止道。

“昏迷这屁,这家伙早醒了,一直偷听咱俩谈话呢,这家伙就不是好东西!”李晴早就发现林三醒来了,所以刚才故意劝赵菲菲不要和林三在一起,全当是报复他了。

“啊?三哥真醒了,那我去叫杨医生。”赵菲菲高兴道。

可是,当她刚走到病房门口时候,李晴的声音再次响起了。

“别喊了,好像,又晕过去了。”

“啊?又晕过去了?”赵菲菲疑惑的问道。

李晴也很疑惑,暗道刚才明明看到这个家伙醒来的,怎么又昏过去了,难道……想到很可能是被自己那句话给吓晕过去了,李晴心里有种大仇得报的爽感。

让你在警局里占我便宜!

不过,她的眼睛还是不自觉的往下看去,某个位置似乎鼓鼓的,白色被子都起了个包呢,想到自己现在只能用“肾虚不举”来吓林三,顿时一阵羞赧。

林三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杨医生满脸欣慰的看着他。

“林三你安心养伤,实习的事我会给你安排妥当的。”

杨医生对林三的表现很满意,不仅有颗治病救人的心,还有颗敢于同歹徒搏斗的勇敢之心,当真是个大好青年。

林三对杨医生的夸奖欲哭无泪,早知道勇敢的代价是自己后半生的性福生活,打死他也不会那么拼命的。

“杨医生,我,我的腰没事吧?”林三试探的问道。

“腰?”听着林三的话杨医生疑惑的皱了皱眉头。

看着杨医生一脸“为难”的样子,林三心里咯噔一声,不会是自己的真的出了问题,杨医生担心自己承受不住,所以不敢和自己说吧。

“杨医生你就告诉我吧,没事的,我撑的住!”林三一咬牙道。

“什么你撑得住?你就是体力透支晕厥过去,再就是和歹徒搏斗时候受了点伤,咋了,你伤到腰了?”杨医生疑惑的问道。

“啊?就是受了点伤?”林三诧异道。

“是呀,还有你肋骨折了一根,最近别太用力。”杨医生道。

“啊…”

听了杨医生的话,林三才明白过来,原来自己腰间传来的抽疼是因为肋骨折断引起的。

想起李晴说的话,心里暗骂了声妈卖批的小娘皮的敢阴我。

林三醒来有人高兴有人气愤,此时张泉正在张俊青办公室气的拍桌子。

“爸,你说林三这个狗东西运气怎么那么好,杀人犯都没打死他,而且还被他给抓住了。你说要是被打死了,多好。你也不用担心被威胁,我也算出了口恶气,这个李大国真不争气!”

“小点声,你就不怕被人听到?知道你生气,我也气呢。不过,李大国这就是个意外,咱们的计划还没实施呢,有他林三倒霉的时候!”张俊青皱眉道。 
林三醒来没多久李晴就来了。

作为李大国案的负责人,李晴对林三进行了询问,不过过程并不愉快。

“林三你别想冒功领赏,你几斤几两我还不清楚吗?你一个人怎么可能抓住李大国呢!”李晴头脑清醒。

“李晴你有毛病吧,我豁出命去抓罪犯,不是为了领赏!我也不要你们的奖赏,犯人反正也抓到了,你以后别来烦我了。真不知道要你这样的破警察干啥!就会对百姓耀武扬威的!”林三赌气道。

这事放谁身上不生气,自己差点没命了,不说安慰一下也就罢了,上来就像审问犯人一样审问自己,真以为他林三稀罕所谓的奖励呢。

“你……”李晴被林三说的哑口无言,她根本就没有反驳的立场,本来就是他们的失误,才会让李大国这穷凶极恶的犯人危害社会。

“你什么你?如果没什么事我要休息了,真不知道你这样没脑子的女人怎么当上警察的!”林三愤愤的说完转身背对着李晴。

“你,你说谁没脑子!”李晴怒道,举着手就想打林三,不过,接着又将手放了下去。

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平时还是很理智的,可是一碰到林三这个家伙,就会情绪失控,尤其是看着林三这张脸,不由得让她想起在警局发生的事。

她恨恨的将手放下,发现自己每次遇到林三都会吃瘪,而且好像每次自己还都不占理。

“哼!你的嘉奖过两天就来了。”

李晴说着腰身一扭,屁古一颤一颤的走了。

听到关门声林三才转过身来,嘀嘀咕咕道,“真不知道哪个不开眼的男人才能征服这个母老虎。啧啧,你还别说这女人的长相和身材还真是诱人。”

林三说着就要起床,他这会有些尿急,而且他也想赶紧去卫生间看看自己下边的宝贝到底怎么样了。

可是当他脚刚落地的时候,就听到脚步声凑近了病房门,以为是李晴又折返回来了,吓得重新钻进了被窝。

他背着身子,调整呼吸假装睡着,他可不想再被李晴像审问犯人一样的审问。

林三听着病房门打开而后又关上的声音,知道这个女人正慢慢的靠近自己。

可是还没等到李晴审问的话,就感觉一只手钻进了自己的被子,而此时顺着自己的大腿往某处伸去。

“嘶……”

林三舒服的浑身颤抖,而后转身就看到了周兰那双渴望的眼睛。

“兰姐……”

“你这冤家可醒了,担心死我了,要不是你这里一直有人,我早就想过来了。”周兰说道。

“兰姐,你先把手拿出来,我挺难受的。”林三觉得自己的腰子可能真的没有问题,刚才周兰那一下刺激的他立即就立了起来,动力十足,没有半点病恹恹的意思。

“咋了?有了赵菲菲那小妮子,嫌弃兰姐老了?”周兰嗔怒道。

“啊?什么赵菲菲?”林三装糊涂道。

“行了,别装了,现在整个医院你都知道你和赵菲菲的事了。啧啧,大晚上的和赵菲菲在医院约会,真有情调。”周兰满嘴醋味的说道。

“兰姐,你可别误会,我和赵菲菲可没什么。”林三赶紧解释道。

“哼,姐姐当然知道了,昨晚上你可是和姐姐在一块呢。”周兰说道,“再说了,赵菲菲那黄毛丫头一看就还是个雏,你铁定没吃上肉。”

“呵呵,兰姐,说笑了。我和菲菲不合适。”林三讪笑道。

“不合适?咋了,害怕人家说你老牛吃嫩草呀?”周兰暧昧的说道。

林三讪讪的笑着,对周兰林三还真不知道怎么招架。

“兰姐,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的命可能就没了。”林三转移话题真诚道。

“好呀,那你打算怎么谢谢我呀?”周兰玩味的看着林三。

察觉到周兰吃人的目光,林三无奈的摊了摊手道。

“兰姐,这里是病房,可不敢……”

“你这冤家,你以为你兰姐是个浪荡女人,别管什么时候都想着那事呀。”周兰嗔怪的看着林三。

林三一阵无语,你这会手还在我四角裤里放着呢,不想那事还能想啥呀。

“三儿,姐姐知道你现在有赵菲菲那个小丫头了,自然看不上姐姐,可是姐姐是真的喜欢你。姐姐男人走了好几年了,你可听说过姐姐和哪个男人搞破鞋了?姐姐,不是个浪当的女人要不是喜欢你,姐姐才不会这样勾搭你呢。”

这是周兰第一次和林三说这些,看着周兰真诚的眼神,林三心里一阵感动。

“兰姐,我咋会看不上你呢。再说了兰姐可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林三要是嫌弃姐姐那我林三还是算是人吗?”林三真诚道。

“姐姐就知道三儿是个有良心的。”周兰大喜。

“兰姐,那,那你能把手拿出来了吗?”

林三不介意和周兰欢好,而且他此时迫切的需要一个女人来检验一下他的腰子是否真的没事,可是他的肋骨断了,哪里能用力做那种费精力的事呀。

“拿出来干啥?嘿嘿,刚好这会没人,姐姐还得接着昨晚上的事呢。昨天晚上可把姐姐给吓死了。”周兰嘿嘿笑着,手上一用力,让林三浑身舒服,更加直立起来。

“兰姐,别,我这会肋骨疼的很,腰没法用力呀。”林三欲哭无泪,以为一起经历过生死周兰会正视和自己的关系,可是现在,她仍然是迫切的想要自己。

“知道你受伤了,所以姐姐这次不用你动,你在下边,姐姐在上边,嘿嘿,忘了告诉你,姐姐在上边更容易到呢。”周兰嘿嘿笑着,而后将林三的被子一掀。

“三儿,你看看你这四角裤,都要被你顶上天了。姐姐现在要是走了,你不得难受死了呀。”

周兰嘿嘿笑着,而后伸手一掀自己的长裙,顿时里面的不着寸lv的风景彻底的展露在林三眼中,惹得他差点喷血。

是谁规定后勤部可以穿裙子上班的?! 
“兰姐,我这都受伤了,你还要来呀?”

林三看着周兰裙摆里什么都没有就知道周兰是有备而来,就像是昨晚一样,她都计算好了。

“哼,这回你没法再跑了吧?”周兰玩味的看着躺在床上的林三。

以前每次林三都是紧要关头提上裤子就跑了,这次身体受伤林三就是想跑,也没那个力气了。

“兰姐,这里可是病房,警察说不准啥时候就来询问昨晚的事了,这里不安全。”林三试图让周兰知难而退。

“你可拉倒吧,我看着那个女警察气呼呼的走的,一时半会不会来人了。”周兰来之前已经将敌情摸查清楚了。

“兰姐你……”

林三还试图挣扎的时候,周兰已经将他的四角库褪了下去,而另一只手则拉着林三的手往她裙摆中探去。

入手湿鹿鹿,林三忍不住问道。

“兰姐,你这一天天的是不是就琢磨男女那点事呢?咋每次都这么湿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