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很污很污的睡前情话*美妇市长的娇呻浪吟

更新时间:2020-12-11 13:42:40

 许柔将披肩外套脱掉,里面还是那件薄薄的小背心,我这才注意到,嫂子出门居然里面什么也没穿!

毕竟要接受我的按摩,许柔将小玩具给关闭,当着我的面将手伸进了裙子里,随后掏出了一个小玩意儿。

她知道我什么也看不见,所以肆无忌惮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我下意识吞了下口水,望着许柔那胸前那一片雪白,甚至有些想先帮她按摩这个地方。

“小阳我背有些酸,你先帮我按按背呗。”

说话间,许柔将短裙脱了下来,只穿了一条黑色蕾丝边的小内内!

这一下,我更加难以忍受了,眼前的风光,让我差点鼻血都流出来了。

她趴在沙发上,那姿态实在是撩人。

我内心一阵冲动之后,随后装作摸索,一把按在了她的翘挺的丰满上。

许柔的那丰满,让我觉得手感真不是一般好,我都感觉自己要升天了,要是天天能抱着她玩,抱着她睡,那改多好?

也许是因为刚才那小玩具的作用,嫂子像是被电击了一般,下意识绷直了身子!

 “对!对不起嫂子,我没注意。”

我连忙解释着,并且岔开话题说道:“人背后有几个通气的大穴,我帮你按按应该会缓解疲劳。”

紧接着,我摆好架势,隔着薄薄的背心,在嫂子笔挺的背上按了下去!

“啊……”

我刚刚发力,嫂子突然发出一声轻咛!吓得我赶紧收了手。

“怎么了嫂子,弄疼你了么?”我慌忙问道。

许柔的俏脸瞬间红了起来,她摇头回答道:“没有,很舒服,你继续吧!”

按照嫂子的吩咐,我从肩膀按到丰满,从丰满按摩到光洁精致的美腿,当我停下来的时候,她突然提醒道:“还有脚没捏呢,你是不是嫌弃嫂子啊?”

说话间,许柔居然轻轻翘起脚,放在了我的鼻尖不远处!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她全身都涂了护肤品,就连脚都散发着香味!

“你的玉足很香呢,嫂子,我怎么会嫌弃。”

我继续装作看不见,摸摸索索,握住了嫂子的玉足,感受着那不老实的玉足在手里扭动着。

其实,帮女人按玉足,那也是一种很好的体验。

替嫂子捏完了脚后,她轻轻翻过身来,随口吩咐道:“后面按摩完了,帮嫂子捏捏前面吧!”

望着嫂子胸前的雪白,我下意识的吞了下口水……

兴许是因为天气太热,嫂子薄薄的白色背心已经汗湿,当她转过身来的时候,我甚至可以清晰看到里面的风光!

真是因为表哥那方面不行,让嫂子的身体还保持着犹如少女一般的细嫩。

即便我很想专注欣赏嫂子的身子,但我必须装作目光涣散,因为我不能让人知道我的视力已经恢复。

“我已经调整好姿势了,你开始吧,不过可别乱来哦。”兴许是欺负我看不见,嫂子说话间,故意将那雪白的地方移到了我的手掌下。

我当然知道许柔的小心思,当即非常配合的一把抓了下去,柔软的触感充盈十指,就好像捏在了发好劲道的面团上!

我的手稍一用力,许柔的美眸瞬间泛出水光,她轻咬朱唇,迫使自己不发出声音。

“不……不好意思,嫂子我……我不是故意的……”我自认演技还可以,捏上一把后,连忙缩回了手。

许柔不在乎回答道:“怎么不继续了?你的力道刚刚好,继续吧。”

说话间,许柔一把抓住我的手腕,放在了自己那地方上,从她身体上散发出来的幽香,让我有些冲昏了头脑,我也再没有顾忌,手上的力道加重了一些。

许柔红着脸,微微扭动着身体,在我的眼皮子地下,那盈手可握的水蛇腰,在不接触我的情况下,惬意的舒展开来。

见许柔如此反应,我的胆子更大了一些,随后轻轻用手指起来

“啊……”

 文学

我刚按下去,许柔便忍不住发出愉悦的轻咛,身体也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

为了证明这是我的无心之举,我连忙抽回了手,许柔一直在观察我的动作,在我还没有抽回的时候,一把按住了我的手掌。

“缩手缩脚的,你这样怎么做按摩师?”许柔娇责一声,给了我莫大的勇气。

虽然我平日在按摩店,也不少接触女性客户,但大多数情况下,按摩范围的分寸,拿捏的还是比较有尺度的,诸如这样毫无遮拦的直来直往,还是第一次!

许柔的表现让我放下了芥蒂,仅仅几秒钟,在我的一双大手之下,许柔轻轻夹着腿,仿佛非常享受,她轻咬贝齿,那飘飘欲仙的模样,让我有些意乱情迷。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许柔突然轻轻抽搐了起。

我可没想到,自己的一双手居然能带来这样的效果,可想而知,有些木讷的表哥,平日里绝对不会对嫂子进行这种按摩的,也正是如此,让这个性感女人这么快就有了快乐巅峰的前兆。

“小阳你的力道太轻了,再重一些,你……你一个男孩子,怎么一点力气都没有,嫂子不怕疼,使点劲,别停下……”

说话间,许柔像是督促一把,抓着我的手,在一些关键的部位动作。

即将登临巅峰的感觉,让这女人仿佛迷失了心智一般,或许因为我只不过是个瞎子,许柔变得肆无忌惮起来,双腿摆动的幅度也比之前打了很多,口中胡言乱语不自在说些什么。

肆无忌惮的嫂子,在我给她按摩心口的时候,居然毫不掩饰的将手放在了美腿之间!

看着她那妖娆的模样,已经香汗淋漓的娇躯,我穿着一件比较紧身的裤衩,这种被禁锢的压迫感,让我感觉要爆炸了!

我很想直接扑上去,将她的衣服全部撕掉。

就在我感觉自己已经无法忍受,甚至要对许柔做点什么的时候,沙发上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将客厅有些奇妙的气氛彻底打破。

“嫂……嫂子你电话响了。”我咽了下口水提醒道。

飘飘欲仙的许柔依旧沉寂在快感中,被我这么一提醒,这才将玉手从腿边移开。

她的手机屏幕上,标注着一个叫做猛哥的名字,许柔接起电话便亲昵说道:“亲爱的,你想我了吗?”

我当时就震惊了!

这猛哥显然不是表哥,嫂子难不成在外面有男人?

接下来几分钟的通话,都是非常亲密露骨的,我在一旁听得面红耳赤。

挂断电话后,许柔非常淡定的说道:“你表哥也真是的,才出差一天就想我们了。”

这段时间,表哥的确是出差了,但我心中却不禁冷笑,嫂子知道我看不见,所以故意编造谎言蒙我,但我看到来电显示了,我可以肯定,她和那个猛哥的关系肯定不一般!

接完猛哥的电话后,嫂子好像很开心,表哥在那方面不行,根本满足不了嫂子,因此她在外面有男人,多少还是让我有些震惊。

“想什么呢?小阳,没想到你在按摩院干了没多久,技术这么好,刚才捏的嫂子很舒服,明天继续帮嫂子按摩好不好?”

许柔微微笑道。

她和我只有十公分的距离,我可以清晰闻到她口中的香风,她眨巴着大眼睛望着我,似乎在等待我的回答。

“好……嫂子你喜欢就行。”我有些紧张的回答道,在如此近的距离上,嫂子那张脸简直美的毫无瑕疵!

许柔娇笑着反问道:“怎么?你不喜欢给嫂子按摩么?”

“喜欢!喜欢!”我毫不犹豫的回答道,能在她这样的性感美女按摩,对于我来说,是一种刺激,也是一种享受。

不知不觉,刚才给嫂子按摩了一个多小时,在和嫂子闲聊几句后我便回屋休息,毕竟明天还要工作。

但嫂子却一直在客厅玩手机,是不是看一眼时间,透过没有关紧的门缝,我一直在观察客厅里的嫂子,难道她在等什么人?

那个和她通过电话的猛哥?

我沉沉睡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我被房门打开的声音吵醒,透过门缝,我看到了一个陌生男人的背影!

凌晨两点钟,嫂子显然一直在等这个男人的到来,期间还洗了澡,换了一身薄纱情趣睡裙。

靠,准备的还挺充分!

她简直无视了我的存在,居然在自己家里会野男人!

此时那男人居然紧紧将嫂子搂在怀里,双手更是肆无忌惮的在她身上乱来。

“你这小妖精,老子可想死你了!”那男人说话间,一把将许柔推到了沙发上……

“坏死了你!居然两点钟才来,人家等了好半天了!”

许柔小拳拳在那男人心口敲打着,这就开始打情骂俏起来。

那男人显然就是之前和她通话的猛哥,一米八的大个子,身上不少腱子肉,身材的确很猛。

他将许柔压在沙发上,一双手便胡乱摩挲。

我多么希望这个人是我。

许柔薄薄的金色睡裙里,穿着一条黑色的丁字裤,那若隐若现的朦胧诱惑,让我看的有些燥热,一股邪火也升腾起来。

那男人将许柔的薄纱睡裙一把扯开,许柔那雪白的一片呈现出来,这一幕让我忍不住吞了下口水。

即便不久前替嫂子按摩过,但终究只不过是隔着一层衣服,目睹了那光洁的白皙,想来手感一定非常不错!

在那男人上下其手的情况下,许柔很快目含秋波,像是一块冰被融化了,瘫软在沙发上发出愉悦的声音。

要是在以前,我眼睛看不见,只听到这种声音的话,还稍微能忍受,但是现在我复明了,眼前的一幕,实在是太刺激了。

许柔那风情万种的姿态,让我情不自禁的上前一步,不小心踢翻了脚边的凳子!

从我屋内传来的动静,加之房门吱呀一声打开,让那男人瞬间吓得不敢动弹了!

我连忙装作若无其事,扶着墙壁往外慢慢得走,许柔多少有些紧张,但接着就镇定了起来,她将修长的食指放在唇边,对那男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原来是个瞎子。”从那男人的口型我可以看出,他是在嘲笑我!

当我若无其事的进入卫生间后,隐约听到许柔的声音。

“家里一个亲戚,瞎子一个,什么都看不见。”

我心中无比愤怒!

居然当着我的面,在表哥家偷男人!

真当老子看不见?

“差点把我吓软了,我还以为是你老公呢,咱们继续别管他!”精虫上脑的男人再次在许柔的身上肆意放纵起来。

当我从卫生间走出来的时候,这一对男女居然直接无视了我的存在。

他们在不发出动静的情况下,像是两条蛇一样纠缠在一起。

我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恨不得冲出去教训这狗男女一顿,只是我担心自己眼睛复明的事情,会沦为嫂子诬陷我的把柄。

经过深思熟虑,我决定还是走一步看一步。

假若我现在伪装的足够好,兴许可以收集一些许柔出轨的证据,就算是到时候我复明的事情败露,许柔也不敢拿我怎么样。

因为我之前是个瞎子,用的手机是最辣鸡的老人机,没有摄像头,甚至连录音功能都没有!

这也意味着我没有办法收集证据。

客厅里的动静越来越大,心慌意乱的我本来就不可能睡着,于是乎我又偷偷趴在门缝观察起来。

只不过接下来我看到的情形着实有些劲爆,甚至有些可笑!

那自称猛哥的男人,身体很壮实,但是战斗力却是个渣渣,连个秒男都算不上。

兴许是因为许柔真的是个极品尤物,几番挑逗之下,战斗还没开始,猛哥这家伙就已经缴械投降,简直让人笑掉大牙!

我不禁心想,这猛哥原来就是个假把式,如果换了我,一定会弄到许柔求饶。

“你特么倒是开始啊!”嫂子迫切想要得到满足,却发现这猛哥徒有虚名,于是抱怨了起来。

猛哥无比尴尬的回答道:“我已经那个……已经弄完了……”

“亏你练了一身腱子肉,没想到和那臭男人一个德行,也是个废物!”欲求不满的嫂子甚至爆了粗口,至少在我印象中,许柔是个还算贤惠的女人。

果然,欲望有的时候可以让一个人面目全非。

许柔说话间,试图让猛哥重振雄风。

但无论给她怎么样,那猛哥都扶不起的阿斗。

显然此前许柔和这男人并没有实战过,因为表哥不在家才有了机会,猛哥的表现一点不猛,这让嫂子觉得自己瞎了眼,找了个中看不中用的情人。

“我……要不再试试?”猛哥全然没有了刚才的气势。

许柔将衣服三两下穿好,一把推开了沙发上的男人。

“时间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许柔不咸不淡的说道。

“我……”猛哥心有余而力不足,力不从心的他很不甘心。

“滚!”

嫂子终于忍不住怒吼道,猛哥收拾好衣物,悻悻离开……

透过门缝,我看到嫂子那幽怨的表情,心中不禁心想,这女人有毒吧,找了个老公那方面不行,偷个人居然比表哥还差劲。

表哥好歹能坚持十秒钟,这猛哥还没开始就阵亡了。

那男人走后,客厅里安静了下来,也许因为刚才那无能的猛哥把嫂子的心火勾了出来,她软趴趴的躺在沙发上,玉手在自身游走着。

我不仅瞪大眼睛偷看这一幕,虽然嫂子偷男人这事儿让我很恶心,但不可否认她是个可怜的女人,甚至连女人最基本的生活都不能被满足。

就在我这样想着的时候,嫂子从沙发的缝隙中,摸出了那个小玩具。

摆弄了一会后,显然这小东西并不能满足嫂子的空虚,透过门缝,我清楚看到,嫂子将目光移到了我的房门上。

我连忙避开目光,深怕让嫂子发现了,也正是她那含情脉脉的注视,让我心里咯噔一声!

现在家里只有我这么一个男人,嫂子该不会是想要让我帮她灭火吧?

就在我这样想着的时候,身披薄纱睡裙的许柔,赤着玉足,缓步朝着我的房间走了过来……

门轻轻地被嫂子给推开了,而我却故作没听见一般静静的躺在床上,房间里面的灯没开,嫂子趁着月光在漆黑的房间摸索着,终于,我的腿感觉到了一丝的冰凉。

“小阳?小阳?”

嫂子轻轻呼唤着我的名字,而我却因为刚才的那一幕不愿意回应嫂子。

一方面我心里有一些生气,毕竟出轨的是自己的嫂子,但是另一方面我又期待着嫂子能对我做出一些什么事情。

黑暗中,我听到了嫂子的一声叹息,半晌,嫂子都没有声音再发出来,而我的心里却也莫名的有些不甘。

可是就在我准备翻身的时候,却是感觉到一股温热出现在自己的某个地方,我试着悄悄将眼睛睁开,只见嫂子正轻轻地用她那白若脂膏的手玩弄着我某个关键部位。

原来,她喊我是看我睡着没有,她知道我睡觉一般是比较死的,晚上只要睡着了,一般是弄不醒的。

一时间,我只感觉一股血液冲到了我的脑袋上去。

纵使周围一片漆黑,但是我依旧能看到月光下嫂子的美眸,透过她那双眼睛,我看到了欲望,看到了嫂子的火热。

接下来,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也许是刚才猛哥的短浅,或者是因为嫂子长期得不到满足,她竟然将手伸进了她的那里。

“呼呼呼……”

即使嫂子已经尽力在压低自己的声音,但我却还是能听到从其喉咙中发出的一声声娇喘,此时我的全身都在颤抖。

我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拒绝这个女人,但是眼下的情景让我无法拒绝。

虽然她的手被内内遮盖着,但是我依然能看到这只灵活的手在其灵魂最深处的挖掘,而嫂子也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声音了,一声声如野猫般的呻吟似有还无的充斥在我的耳边。

“不行了,不行了,我要去了!”

忽然,在嫂子的一声啼吟之下,通过那只握在我某个关键地方的手,我感受到了嫂子的颤抖。

如果眼前的这个女人不是我的嫂子,我发誓,我一定会站起来和她大战三百回合,可是我不能。

嫂子虽然满足了,但是我某个地方,越发壮大。

“居然还没有去,好持久啊,这才是真正的猛男啊,如果你表哥能像你这样就好了!哎……”

又是一声轻轻的叹息。

“今天谢谢你了!”

黑暗中,嫂子呢喃的说道。

她以为我睡得很死,其实,我一直没睡着,我一直在享受和压抑当中。

现在我大致明白了,嫂子这般欲求不满,只怕是表哥在那方面太差,不然的话,这个女人不至于会这样。

次日早上,我早早离开许柔家里,去了按摩院。

复明之后,我上班方便多了,但我依旧装瞎子。

一上午过去了,我的脑海中依旧环绕着昨天嫂子的模样,我甚至依然能感觉到自己那里残留着的嫂子的余温。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再也没有看到过张小爱,其实我心里还是挺希望她能再次过来的,虽然按摩的尺度有些大,但是我心里很清楚,能治疗她这种疾病,就只有这种方法。

而每天晚上,我都做那种梦,醒来之后,内内上都是黏黏糊糊的一片。

一天早上,我的卧室门一下被打开了,嫂子进来了,她说要给我洗衣服。

我此时只穿着个内内呢,而且我那个地方,都翘得老高,因此我很是慌乱。

嫂子惊讶的望着桀骜不驯地方,居然下意识吞了下口水!

她的美眸死死盯着我那翘得老高的地方看,仿佛有些贪婪。

在嫂子的眼中,我只不过是个看不见的瞎子,兴许正因如此,让她迟疑几秒后,将手指握成一圈,在不接触我身体的情况下,套在了我那里。

这动作,也实在是太勾人了,尤其是想起前几天晚上她溜进我房间,套我那地方玩的事情,我更加亢奋。

许柔并不知道,她的动作全部被我尽收眼底!

虽然她的手没有接触我,但我还是瞬间口干舌燥起来。

就在我有些意乱情迷的时候,赫然发现许柔已经把我的衣服拿到了洗衣机旁,弯腰要将衣服放到洗衣机里面去!

昨天我的内内上可是遗留了不少那玩意,如果被嫂子发现,哪可得尴尬死。

想到这,我连忙走了过去,想把内内拿回来自己洗。

听到我的脚步声后,弯着腰的嫂子突然站起身来,回头问道:“怎么了小阳,唔……”

我可没想到许柔会突然转身站起,当反应过来的时候,她那两片凉韵的香唇,已经亲到了我的嘴上!

这虽然是个意外,但让我们有了亲密的接触。

突如其来的吻,让我下意识吞了下口水,随着喉结的挪移,声音清晰可闻!

许柔大概也没想到她一转身会亲到我,但她竟然绷直了身子,任由自己的唇停留在我的嘴巴上,没有马上离开。

当被亲吻的那一刻,我全身犹如触电一样,那种前所未有的酥麻感觉,让我有些飘渺,甚至脚底都有些发软,这就是亲吻的感觉吗?

虽然我知道这时候应该做的是推开许柔,化解尴尬,但这种软绵绵的舒爽感,让我犹如石像一般愣住不动了。

当我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这才猛然感觉到,在双唇相接几秒后,嫂子居然主动了起来,甚至想主动撬开我的唇齿!

这种缺氧的窒息感,让我毫不犹豫的迎合了起来,我不再考虑任何后果,享受着这种愉悦。

满口的香气让我迷失了方向,就连手也不自觉的朝着嫂子那柔软而有弹性的地方攀爬。

我可不是什么坐怀不乱的柳下惠,我是一个正常的,甚至是比正常男人需求还要旺盛,资本还要雄厚的男人。

我们疯狂的亲热持续了好几分钟。

我越来越冲动了起来,从昨晚开始,我就一直处于那种压抑的状态,现在更加难以控制。

但是我脑子里面还是有一丝清醒的。

最后我还是推开了嫂子,顺手狠狠给了自己一耳光。

“对不起嫂子!我不是人,你打我吧,我……我对不起你!”

我低着头喃喃道,像是做错事的孩子。

让我意外的是,站在面前的许柔却媚眼如丝,神色中居然有些满足。

她娇笑着说道:“小阳你做错了什么啊?刚才只是一个意外,我不知道你到了我身后,再说了,嫂子喜欢你还来不及,为什么要打你呢?”

因为我看不见,嫂子才会毫无掩饰的表现出刚才那诱惑的神情,难道她喜欢和我亲热?

“嫂子去给你洗衣服,你先去上班吧,晚上早点回来哦。”

当着我的面,许柔拿起我的内内,再次嗅了几下,这不是故意欺负我‘看不见’么?

表哥这次出差是忙着公司分部的成立,作为公司元老,很多事情需要他去指导,应该短时间不会回来,那么,我和表嫂之间,要发生一点什么,机会多的是。

这几天里面,我我心情有些复杂,总是第一个来到按摩店,最后一个离开,其实并不是我有多矜矜业业,只是我无法面对我的嫂子许柔。

我渴望和嫂子许柔发生关系,但是又觉得对不起表哥。

但是这几天里,我和嫂子之间的暧昧的感觉,却是越来越浓,毕竟,我和她已经亲过嘴了。

一天晚上,我终于是和嫂子坐在了一个饭桌之上,表哥出差还没回来,家里只剩下我与嫂子两个人,可谓孤男寡女。

“小阳,这几天店里很忙吗?”

嫂子非常热情的往我的碗里不停的夹菜。

“是啊,店里这几天客人多?表哥去哪里出差了,什么时候回来?”

我的手不停的在桌子上摸,我是想装着找筷子,可是却发现嫂子居然将手放在了筷子上面,像是在等到我去摸一般。

“嫂子,能把筷子给我吗?我找不到!”

我并不想与嫂子再进行肢体接触,因为有表哥的原因,我并不能突破自己心里的这道底线。

嫂子听完我的话之后,心情有些失落。

一顿饭下来,我与嫂子几乎没有说上几乎话,而嫂子却一个人喝了大概有半斤的白酒。

为了避免嫂子酒后乱来,吃过饭之后的我也是急匆匆的去浴室洗澡去了。

“哗啦啦……”水不停的从喷头上面喷洒出来,而我的心也在不停的冷却,忽然,我听到浴室的门有响动。

“嫂子,是你吗?”

我装作看不见的样子朝着门口望去。

果然,是嫂子,此时的嫂子早已经换上了一身黑丝的透明装,任由哪一个男人看见都会血脉喷涌。

尽管我知道是嫂子来了,但是嫂子却像是没有听到我的声音一般,蹑手蹑脚的朝着我走来!

看着嫂子那若隐若现的雪白的一片,我内心躁动了起来。

这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可能会暴露自己不是瞎子的事实,脑袋快速的非转,这次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直接将水龙头关闭,拿着旁边的毛巾便将自己的下半身给包裹起来。

嫂子见到我的动作也是一阵的诧异,似乎在疑惑我的手怎么能这么准确的将毛巾抓住。

可是接下来,当见我颤颤巍巍小心翼翼的从墙的另一边找拖鞋时,嫂子这算是打消了心中的顾虑。

“小阳,难道不把身子擦干再出去?”

这时候,嫂子的声音在我的身后响起,我装作惊慌失措的模样赶紧再次加固了我的浴巾。

“嫂子,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我诧异的问道。

“没事儿,刚进来,先别走了,我这几天没有洗澡,身上有太多的污垢了,来帮我搓搓后背!”

嫂子说着,却是直接将自己身上最后一缕黑丝给脱了下来,拉着我的手便将我再次带到了浴池当中。

“可是……”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此时的嫂子似乎在挑衅我一般,故意将自己的身子往我身上蹭。

“没有什么可是,你又看不见,没关系的!来吧!”说着嫂子便打开了泡澡用的水龙头。

嫂子竟然想让我和她一起泡澡!

这我可是万万接受不了的,可是还没等我说话,嫂子便一下坐在了浴池当中去。

“坐下吧,这水上有泡沫,嫂子不看你,我也给你搓搓后背!”说着嫂子便强行的将我的浴巾给扯了下来。

她说是没有看,但是在我眼睛的余光之下,嫂子的眼睛可是一直在紧盯着我那地方。

这水有些凉,但却没有丝毫影响到我的反应,只见嫂子将搓澡巾戴到自己的手上,随后便开始在我的后背上面搓了起来。

嫂子的手法很是娴熟,想必也经常这样给表哥搓澡,不过我总感觉有弹性十足的东西在我的后背上似有还无的摩擦着。

“嫂子,好了吧?”

我的后背已经被嫂子给擦了个遍,我天真的以为这样嫂子便会满足,可是事实证明,我是落入了嫂子的圈套。

随后见嫂子将搓澡巾从其玉手上取了下来仍在了一旁,再缓缓的把手放在了我的肩头。

不知道是嫂子的手太滑,还是水中泡沫的原因,嫂子的手居然开始慢慢的往下滑了起来。

“嫂子……”我想说话,嫂子却一把将我嘴给捂住。

随后我只感觉一股温热直接将我的后背覆盖,嫂子竟然将我一把给抱住了。

“小阳,别说话,也别动,就让嫂子抱一会,嫂子喝的有些多了!”

嫂子的声音很是酥软,那湿热的鼻息让我觉得痒痒的,她胸前那男人最喜欢的宝贝,也挤压在我的身上,让我觉得软软的,又弹性十足。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