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放荡的隔壁邻居中文字幕 岳你下面夹得我好紧

更新时间:2020-12-11 11:22:35

 第一章

阳光淡雅,这是夏天的雨后,彩虹挂在天边,几只被雨淋湿的小麻雀在树叶葱郁的杨树上抖着身子……

嘿,你说明天会是晴天吗?一整天的那种。”

不好说,最近可没这种天气呢,午后总会下暴雨,真奇怪,不过下雨的午后睡觉是真的舒服……”

你就不能不想着睡觉嘛!哼!因为这天气,我们可多久没出去玩了?还有还有上次牵你手为什么你要躲啊!!!哼,生气!”

非要去外面嘛?我们可以去一个没有风雨影响的地方啊……”

好!听你的,你说去哪里?”

明天周末,早上你来找我吧,我带你去……“

如曼沉浸许久的心泛起浪花,泛起花朵,一路蹦蹦跳跳,像是明天就要出嫁的新娘。

向晴虽然没有如曼表现得夸张,但她的脸上仍然露出了平常难有的笑容,她也在期待呢。

两人在那没人的街角,互相挥了挥手,走向不同的路口。

没走几步,如又偷偷回头看向,她以为只能看到她的背影,可不知看到的是:站在原地的向,摆出一副严肃的脸看着自己啊!她怯生生的红着脸,赶紧把头扭了回去,继续走自己的路……

她不知道向被她举动逗笑了,向也扭过了头,她还在笑。若说世间称得上美丽的东西,那不过是秋日拂过贝加尔湖畔的清风和向在夕阳下漫步时的笑容……

第二天如曼精心打扮,画上眼线,沾点腮红,涂上口红……她有着成年人知性的外表,但心里仍然是个可爱的小孩,她把粉色的发夹夹到头发的右边,尽管与她这身略显成熟的着装不太搭配。

喂?你起床了吗,快出来,我就在你家楼下了。”

嗯,刚醒,我在刷牙,你先上来。我在六楼哦,可别走错了。”

欸!!”

电话挂断,如曼心里产生了疑惑,平时她可从来不让她来她家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不过既然向晴这么说了,她也没有拒绝的理由,那就去呗,嘻嘻,巴不得早点看她房间的样子。心里早已小鹿乱撞。

门开着,向特意留的,还在门上贴了张便利贴“把门带上,往死里锁。“如正要推门而入,看到后面这半句木然地涨红了脸……

喂!!你在哪呢,快出来。”如发现房子里好像没人,没有半点动静。出于礼貌她并没有过多的走动。

她环顾四周,发现屋子里的家具很少除了必备的东西,也是很普通的东西,其他什么都没有。不过沙发边的一个角落吸引了她,微弱的灯光在闪着,粉色的。她停下对向的呼喊径直走向那里。

在她眼前出现了一墙的照片,是她和她的照片,但更多的是如曼的,有她在写作业的,有她在睡觉的,有她在挑逗小猫的,有她在挑逗她的……

如的手机里也有这些照片,只不过仅仅在手机里,相比之下,墙上的照片更能吐露格外的情感,再加上相框的点缀,与周围灯光的渲染,美轮美奂,所有美好的记忆涌上心头,如不知不知觉就让泪水暖了眼眶。

如曼还没来得及抹去眼上的泪水,腰后就环来两只手,她低头看,看见那银白色的手镯,是如送给向晴的。如顺势身体往后倾倒,双肩压在了柔软的胸上。向的双手在她肚脐上方扣住了,慢慢收紧。如扭头,将她那画满口红的小嘴送到满是牙膏味的厚唇上……

落地窗外,是两只麻雀。

它们是春天过后才相遇吧,来回跳跃,偶尔停歇,一上一下地倚靠、支撑着彼此,将那春天未完成的仪式续写……

午后一如既地下起了大雨。

 文学

窗外的雨划过天际,划过叶林,直到垂直落下敲打大地的声音与墙角小音箱正播放的《白映》混响交融,共舞。

向晴没有叫醒刚刚一起洗完澡睡下的如曼,她把房间暖黄的灯关了,把窗帘也拉上。房间里留下了熟睡的如,她的睫毛在忽闪忽亮,向晴回头再看了眼侧躺在床上的她,走去厨房准备两人份的午餐……

这个不受风雨阻挡的地方还可以吧。

第二章

你们知道吗?那个六班的如曼好像跟八班的向阳关系不一般啊?”余木邪魅地笑着说。

对对对,她们的关系可奇妙了,有次有次我打扫卫生回家得晚,路过八班的时候,看到关了灯的科室里面有两个人在亲亲,开始我还以为是情侣,所以我故意在楼梯间逗留了一下,想看看是谁们的,结果……”易终好像很难以置信的表情中又带着些阴阳怪气的说。

我说你们啊,有什么好讲闲话的,别人喜欢就喜欢啦,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你看看人家国外,同性恋早就合法了,退一万步说这关你们什么事?”杜文不屑一顾甚至鄙夷地对他们说道。

去过两年国外了不起咯?呵呵,该不会你也是吧?这么帮着她们说话,快说快说,你喜欢哪个小哥哥?没有的话我可以给你介绍哦!”余木突然来了脾气。

哈哈哈哈,你看看可能被说对了吧,我们以后可要离他远点,小心被他图谋不轨。”奕终更加肆无忌惮。

杜文并没有生气,只是一个人离开了本只有三个人的球场。

剩下的两人笑声越发的诡异,刺穿了整个校园周末的宁静……

如果没人理解你,那就戴上耳机,仔细看他们的嬉戏的嘴脸,你就能找到答案。

秋天在十月如期而至,风吹过这座城,本就苟延残喘的树叶落了一地,棕黄色填满了整条街道。少了夏天的闷热,路上的行人都穿上了各色小风衣和小长袖,熙熙攘攘,在这不冷不热的天气里徒步。

期中考试后的家长会,如曼妈妈这学期也和往常一样出席了。

老师对同学们的评价都不错,家长会很快结束了,有的家长早早离席,有的家长还留在课室等待询问老师问题,学生们在忙碌着家长会过后的乱局。

如妈妈在问完老师关于如曼的成绩分析后,走向正倚在窗边瞭望的如曼,眉目里好像有什么想跃出来。

老师说你表现不错,成绩也很稳定,我就知道宝贝女儿不会让我失望,妈妈下午还有工作,就先回家啦。“

你看窗外,好美啊,秋天真是个特别的季节,好想有个秋天的小聚会,那就锦上添花了“如转过头对妈妈说,脸上带着期待的笑容。

如曼很少有课外的活动,妈妈总说以学业为重,玩的事情等上了大学自然不会少。明年七月如曼就要毕业了,她知道时间紧迫,但也希望能有放松自己学习压力的时间。她知道她的这些话妈妈会一如既往的搪塞,她也知道妈妈是为她好,但她还是鼓起勇气说了……

如妈看了看窗外的落叶,停顿一下,拍了拍女儿的肩膀,想了想还是笑着说:“好啊,周末你邀请你的同学到家里来吧,家里空地多,到时我给你们准备好食材和饮料,你们自己动手烧烤吧。”

如妈在如曼小学时就跟自己丈夫离婚了,一个人拉扯如曼长大。不过还好,如妈妈在国企上班,工资算可观,生活上没什么担忧的,最牵挂的就是如的学习,让她顺利进入名牌大学是她每天起早贪黑工作的动力。她总是一副干练的样子,短头发,冷酷的妆容和公司的制服都展露出一副女强人的样子,她工作极度认真,也少有出错,大概是在公司一丝不苟的性格久了,工作上的态度对女儿也些许影响,对如是严加看管,多余的活动能不让她参加就不让她参加,让她能好好投入到学习中,想着熬过这些年,等高考完了,自己请个长假,带孩子好好去玩玩。可是今天看到窗台前渴望的眼神,如妈动容了,她突然觉得内心十分愧疚,反问自己是不是自己对孩子太严厉,亏欠孩子太多了,因为她突然发现在如身上好像看不出在这个年龄的朝气了,更多的是不匹配的成熟。在停顿的这几秒钟里,如妈想了好多好多,最后她还是决定让孩子放松一回。

真的吗,那太好了,我马上就问他们谁要去,太爱你了妈咪哈哈哈!“说着便跑去给了妈妈一个大大拥抱。

如妈也欣慰的笑了。

周末如约而至。

答应要来如曼家里烧烤的同学有七八个人,当然,喜欢热闹的奕终和余木也来了,还有一直对如热心有佳的杜文,其余的五个人就是如的学习小组成员了。一大早他们便打车过来了。

哇,你家好大呀,第一次来这么大的’豪宅’呢!”一个小组成员抬高音调笑着说道。

如妈在离婚时丈夫留给她这套小别墅,他自己一人南下进了政府机关,现在指挥着手底下几千号人。这地方离市区有段距离,平时冷冷清清,今天如同学的到来,倒也算增添了些生气。

可别吹捧了,就是城市边缘的普通小别墅罢了,快来吧,你们怎么人手一袋的哈哈哈,不是让你们别带吗,我妈妈已经准备了好多吃的了。“

你不懂,这叫礼节!“

课间你们偷吃我的零食还少吗,这回倒客气上了?“如曼憋着想笑的样子还是那么好看,说得其他人也笑着挠挠头。

如妈带着他们熟悉了下家里的环境,便让如带着他们上了天台,自己就在楼下继续忙碌工作??(社畜吗)。

如领着一群人坐上电梯,到了天台。

床一样大的(哈哈哈)烧烤架摆在天台中间,里面火已经燃好,旁边是一张足够坐十号几人的餐桌,上面盖着张餐布,中间却是鼓鼓的。

如径直向前走去,把桌上的布掀开,旁边的人就开始尖叫。

哇,也太丰盛了吗,我我我明天再减肥了。”小组成员里一个女同学说道。

哈哈哈,俺也一样。”

都是我的最爱,生蚝,大鸡腿,鱿鱼……”余木看着桌上的食材,说话已经含糊,大概是让口水占了整张嘴了。

音乐响起,欢笑阵阵,天台的paty开始了。

第三章

没多久,同学们都已经捧着肚子了,摊在自己椅子上。

如曼则下楼给他们拿来茶解腻。

怎么样,吃得?”

哈哈哈哈哈,这辈子吃得最饱的一次了。”

其他同学也在应和着奕终这句话,笑着疯狂点头,可实在是太饱了,疯狂的点头倒并没有那么疯狂,因为单独摇动头很难,所以他们整个身子都要一起摇摆,像是没有脖子的不倒翁,推一下,整个身体跟着动一下,蠢蠢萌萌。

所谓饭饱思八卦,余木突然就来了一句:“诶,我说如曼你今天怎么没有叫上八班的向晴哈,这么难得的机会,失不再来哦?”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最后那个哦好像带着异样的色彩。在如曼心里,她并不想被别人知道她跟向晴的事情,和她做什么都谨小慎微的,所以这次没叫上向阳也是情理之中,但是好像其他同学已经有意识到什么了。如曼吃了烧烤本来脸本来就有点脸红,现在听到有人问关于向阳的事情脸就更红了。

不回答不是回答了也不是,哎,最后她还是硬着头皮,勉强地挤出笑容说:“她跟我的关系哪能跟你们跟我的关系比呢?我们可是同班同学!”

啊,是吗,那上次是不是我眼花看错了?”听到如曼这么说,余木倒真有点怀疑自己了,他也并没有恶意,只不过话已经跟其他人说完,现在大家又都在场,有点不好收场,所以想把事情问个明白。

除了奕终和杜文其他人并不知道他们在讨论什么,只不过确实闲着无聊,就都靠近来听了。

啊,你看到啥了?”如曼明显有点紧张,瞪大眼睛想听他说接下来的事情。

就是有次晚上回家路上经过八班,好像看到过你们两个在课室里……我应该不会看错啊,我们同班这么久,单看你的背影我也能认出是你啊。”所有人都看着余木,倒让他有点不自在了,但是气场上仍然没有示弱的趋势,硬是把音调抬高了。

啊,这这这,我们当时好像没做什么吧……”听到余木这么说,如曼确实是有点心虚了,只是在祈祷他没有看到什么他觉得不堪入目的东西。

当时,我可亲眼看到你们抱在一起,还亲……”看到如曼这么心慌,余木更加坚定自己立场了,只不过还没说完就被杜文瞪了一眼,最后那个亲字并没有说出口,怎么说杜文身为教导主任的儿子的身份,他也要给他留点情面。

我,我们……”如曼不知所措地说。

其他人听到这,更加迷茫了,都面面相觑的,气氛变得异常沉重。

孩子们,你们在说什么呢?刚刚我听如曼下来说说你们吃得差不多了,我准备了些水果,下来吃吧,就在楼下。”阿姨慈祥地笑着问。

可能听着太入迷了,没人知道阿姨什么时候上来的,不过阿姨突然的出现,让这闹剧停止了。

没有,在聊学习呢!我们去吃水果吧,解解腻,阿姨辛苦了。”说着便招呼同学们下楼,帮忙圆场。

走吧,走吧。”不知情的同学也不管那么多了,腻上心头,茶好像并不管用,还是得水果够力。

余木虽有不甘,但阿姨在这他也不能乱说话,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手软。

如曼则跟在他们后面,一直沉默,心不在焉,几次差点踩空楼梯,还好杜文走在她前面有留心看着,时不时扶一下后面的如曼。

这时的如曼不仅担心同学眼光,更担心刚才妈妈听到了什么,到时事情就难解释了。焦躁不安的心啊,在凶猛地跳,如同野兽一般蛮横不讲理。

送走同学们,如曼乖巧地待在客厅观察着妈妈的一举一动,生怕妈妈突然跟她说些什么。

如妈收拾完残局,坐在沙发上玩自己的手机,虽然偶尔看一下旁边的如曼,但并没有过的情绪在里面,看着女儿这般模样,她知道如曼是在担心自己会指责她,刚刚在楼上她听到了如曼和同学的对话,大概是讲谈恋爱的事情了,她觉得小孩子在青春期春心萌动,谈下恋爱也很正常,做父母的过多的干涉反而不是一件好事,况且现在孩子快要高考了,听他们说的,自己女儿谈恋爱也应该挺久了,但是成绩依然很稳定,这就说明谈恋爱并没有对她造成很大的影响,自己何必要去干涉他们呢。而且她挺喜欢“向晴“这个名字的,她想他大概是个阳光帅气的男孩子吧!她反倒觉得如曼的同学反应过于激烈,躲躲藏藏,好像知道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哎,这些孩子啊。

如曼在忐忑中度过了漫长的一天,一直到晚上妈妈也没有一点异常的反应,她这才放下了悬着的心。

第四章

秋去冬来,冬逝春至,春退又夏归。

高三紧张压抑的气氛终于随着高考的顺利结束也如期消散,同学们在狂欢,老师们在陪欢,家长们在偷欢……

如曼的内心则比同学们的狂欢更欢,她对自己的答卷很满意,她甚至觉得在高考中超常发挥了,很多平时解不出的题,在高考中像开了窍,三下五除二就给完成了。对于自己成绩的不盲目自信,如曼想想就觉得欢乐,总算不辜负妈妈这么多年的期望。更重要的是:明天就可以和向晴一起去南方城市钦府玩了。

在这之前的好几个月如曼都是保持三点一线的生活状态,虽然她跟向晴在同一个学校,但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那些经历过高三的不同班情侣都会懂的吧。

如曼和向晴的关系并没有因此而变淡,反而使她们的更加牢固。她们都明白一个道理“喜欢是放肆,而爱是克制”,在人生的其中一个重大转折点中,她们没有马虎对待。她们也知道自己的路要比其他人更艰难,所以她们选择为了两人明天更美好的未来,卸去羁绊,各自奋斗,在顶峰相遇。

对她们来说这几个月太漫长太漫长了,而现在,所有这么久以来的克制都已到了可以释放的时候了。

对于明天的行程,如曼跟妈妈说了,但并没有说是跟向晴,她只说跟一个同学。而妈妈则出乎意料地没有过多询问就很爽快地同意了,可能她在想,这孩子这些年累坏了,如曼总是很懂事,在学习上也并没有让她操过心,现在孩子也不小了,该是自己出去走走的时候了,至于跟谁,她相信自己女儿可以自己判断是非,如曼总是很明事理不是吗?等她这次回来,我再带她去国外玩玩,放松一下。

向晴一个人生活,并没有太多的阻力,这样自由的生活,也让她懂得很多人情世故,了解了很多社会经验,对于这次出行,她觉得自己有十足的把握能照顾好自己的小棉袄。

第二天。.

天空发出阵阵闷响,本来还是风和日丽的天气,从远处飘来了一阵翻滚的乌云,它们做作的样子像是要把正片天都填埋,大概是免不了一场暴雨的洗礼了。

这里到钦府的车并不用事先购买车票,因为到南方的旅客并不多,车辆只有在等够一半以上的旅客才会出发。

如曼和向晴一人提着个行李箱,打扮得漂漂亮亮,在午后来到了候车点。今天车站里的人并不多,如曼和向晴还是能找到一个位置坐下的,车就在那停着,坐在车上的人寥寥无几,一时半会也没法出发。如曼等车困了,就把头倚靠在向晴的肩膀上睡着了,向晴则看着行李,时不时抚摸如曼的头发,眼里满是宠溺。向晴手里握着如曼的手机,将模式设置成了静音,她不想她的手机提示音吵到如睡觉了。

天终于下起了雨。这时前往钦府的旅客陆续进站登车,看这架势大概是能开车了。

欸,起床啦,小如如。”向晴轻轻拍了拍如曼的肩膀说。

啊,到南方了吗?这么快。”如曼醒了,揉着惺忪的眼睛说。

蠢猪,我们还没上车呢,还在车站,赶紧吧,车要出发了。”

好好好!”听到这话,如立马就清醒了不少,突然从向旁边跳起。

她们提着行李上车找了个位置坐下,车也很快发动了,如曼刚坐下没多久,困意就又上来了,顺势又趴在向身上睡着了,不安分的手还搭在向晴的胸上。

向晴翻了翻白眼,扭头在她耳边亲亲说:“蠢货,你没吃饭吗……”

如曼没有睁开眼睛,只是嘴角能看到明显的带颜色的弧度。

如曼妈妈看着天下起大雨,匆忙拿起手机给如曼打电话想询问情况。如妈今天本来自己要送如曼到车站的,但是如曼执意要自己一个人去,拗不过女儿,想着女儿刚高考完就顺着她点吧。说不担心是假的,毕竟是自己的女儿,多大在自己心目中都是孩子。看着雨越下越大了,如曼的手机却一直处在无人接听状态,心里开始出现了微妙的变化。

她仍然在拨打着如曼的号码,手上的工作早已停下……

在给谁打电话呢,看你心急如焚的,可不像平时的你啊!”办公室的小美看出了如妈的不对劲,扭过转椅来说道。

女儿,今天跟同学去钦府玩,中午去坐的车还不让我送,现在我看下雨了,打她电话又不通,可急死我。”

大概是在车上睡着了吧,我坐车就特别喜欢睡觉,你姑娘这么大个人了,身边还有同学,不会有事的。”

希望是这样。”听着小美的分析,如妈自己也觉得挺有道理,焦急的情绪慢慢的有所缓解。

欸,我说你姑娘也不小啦,不让你去送车,该不会是跟男朋友出去的吧?”

这个我倒真不知道了,她刚高考完,我暂时也不想再给她压力,听她说是个同学,我也没留意是男的女的。”小美的话让她想起了上一年秋天的烧烤,想着自己女儿该不会真的和男朋友出去的吧?不过同学也罢,男朋友也罢,自己的心思并没有在这上面,最主要的是自己女儿能安安全全的回来就好……

车子路过一段颠簸的路段,车上的如曼惊醒,发现自己被向用双手护着好好的,心里一阵暖意,这次她没有睡下了,猪也有睡饱的时候。她捏了捏向的脸,那只手又去紧紧握住向的手。

向从包里拿出手机递给如曼,一路上向为了照看如曼,并没有留意两台手机。如曼接过手机,打开屏幕,才发现妈妈给自己打了十多个电话,自己都没有接到,赶忙回拨了。

车窗外的世界湿透了,雨水拍打着整个车身,那些雨珠猛烈撞击窗户,在窗户流下一道道闪电般的水痕,一阵接一阵,旧的去新的来,没有丝毫停歇的意思。

喂,妈妈,我在车上睡着了……没接到你的电话。”

你可把我吓坏了,现在下了好大雨,你到哪里了?”

如曼看了看窗外,说;“我现在到到,才到钦尾,下着雨,车也开着慢。”

好,你们没事就好,到了那边记得给我电话,对了跟你一起去的同学叫什么名字,是不是你男朋友啊,哈哈哈?”如妈现在确认了女儿的安全,忽然想起小美刚刚说的话,心里面还是有一点点好奇的,现在女儿毕业了,也不想藏着掖着了,直接问吧。

啊,你听谁瞎说的,是我同校同学来的,不是男朋友啦!!!”

那你告诉我ta是男是女嘛,还有叫什么名字,我自然就知道是不是了,不对,要不你们拍个照发给我吧?”

真是不懂你的脑袋里想啥,是女的啦!!!拍照就拍照。”既然妈妈都能问自己是不是男朋友了,而且也没有责怪的意思,况且自己还确实不是跟男的在一起,她肯定不会有过多的怀疑。

我们拍个照给我妈妈发过去,她怀疑我跟男的跑出来呢!”

不拍了吧,这样不好,要是被发现了……”向面对已经举起手机自拍的如曼有些不知所措,她渴望她们被别人接受这种关系,但她知道现实却很难得到别人的肯定,虽然现在如曼家人并不知道这些事情,看到两个同性的人一起出去玩并不会有什么过多的猜想,但是向的心里还是有种不安的感觉,她实在不想如曼受到半点伤害,哪怕只是只是一点点。

没事,没事。”说着如曼就按下了快门,照片也很快发到了妈妈的手里。

向晴看着如曼的动作,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不安的感觉,最好就只是不安的感觉吧。

妈妈握着手机第一眼看见照片上的两个女孩,心里竟然有点失落?还以为能见到传说中的向晴呢,她女儿的男朋友会是怎么样的,她可想好要好好看看的。不过看着照片上的两个大美女,眼睛还是不争气了,她们真漂亮,看那柔顺的头发,看那高挑的鼻子,还有那嘴唇,真想咬上一口……

妈妈给如曼发了个红包,叫她们玩得尽兴,顺便地又问了句,旁边的女孩叫什么名字。

既然照片都发了,就没必要掩藏姓名了,如曼领下了妈妈发过来不小的红包,缓缓打出“向晴”二字。

看到屏幕上的字,如曼妈妈脑门有点发热,再重复问了一遍“我问的是旁边这个女同学的名字”

如曼很坚定地回答说:“就是她的名字啊!”

怎么没叫上向晴”,“那天看到你们在课室里亲亲……”,“向晴……”,“女的……”,同学们惊噩的表情,同学们的质疑,如曼红着的脸,吞吞吐吐狡辩的话语……

如妈目光呆滞看着手机,烧烤活动时偷看到场景再次浮现,最终她还是往她最不想得出的结论上想:和女儿在一起的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阳光小伙,而是一个女生,并且她们在学校做出的行为已经超出了同性的正常交往……

天啊!放眼整个北方地区,甚至整个国家,同性恋的人寥寥无几,然而自己女儿就是其中一员?虽然如曼妈妈算是学历比较高,见识也相对其他家长来说多得多,在看到国外国内的同性恋人员自己并不反对,但是这事发生在自己身边,而且是自己相依为命的女儿身上,她还是接受不了。

重要的是,现在她们还一起去了南方,一个无人约束的地方,到时感情继续升温,不可控制,被自己家族其他长辈,后辈看到该怎么办……同学们已经看出端倪,她们在背后究竟会怎么评论自己家如曼呢?

以她在工作上雷厉风行的作风,如果现在她们在身边,自己肯定会将她们强行拆散,但是车已经开到半路了,与自己相距几百公里……一阵无力感突然遍布如妈的全身,她虽然在工作上是女强人,但那也是经过长期自己摸索总结的经验,现在自己遇到的事情可是毫无先例的,她想向身边的人询问解决的方法,但是又怕别人投来异样的眼光……同时又陷入万般的自责,怪自己没有给孩子灌输正确的性别知识,只在乎她的学习成绩……没有办法,现在既然已经知情,就不能放任不管,但是苦于不知所措,她只能拿出手机拨通了尘封已久的手机号码……

如曼看到妈妈许久没有回复,就关掉了手机,她要向晴喂她吃薯片,哈哈哈——

两个年轻的姑娘有说有笑,惹得整车的人投来羡慕的眼光,丝毫没有在意车外的雷电交加与翻云覆雨……

第五章

如曼啊,听说你要到钦府啊?等你到了我开车到车站接你,爹俩可好久没见了,你来钦府也不事先告诉我一声。”

爸爸突如其来的电话,如曼打破了如曼和向的欢乐时光。

您怎么知道我要来钦府的,我现在车上,跟我朋友一起来的,想着你这大忙人日理万机的,就没告诉你啦。”

你妈妈告诉我的,叫我来接你,刚好你高考完,我带你去认识下我那些同事的孩子,他们也是刚毕业的,你们年轻人有话题聊,交个朋友,没准到时等你大学毕业了,他们还能帮衬一下你找工作呢!“

不好吧,我跟我朋友打算自己去玩的……”

没事没事,我先帮她安排好住所,你先跟我去认识一下他们,过段时间他们就要出国了,到时就没机会了,你们要玩的可以先缓几天,反正假期这么长……”

不行!怎么了嘛?你这么多年都没管过我,现在怎么突然想起给我介绍朋友了?”

我关心自己女儿的未来怎么了,谁说没管过你,我可是留了一大栋别墅给你们的,你能进那个那么好的学校上学,也是我托了关系的!什么都不用说了,就这么定了!我最近几天都安排好了你们见面,话我已经说出去了,他们的父母都是钦府有头有脸的人物,我可不能反悔了。”

你这,都没经过我的同意……”

电话已经挂断,如曼快要哭出来了,眼泪在眼睛里打着转,事情太突然,妈妈当时不是不过问嘛,而且她跟爸爸不是很久没联系了吗?怎么会突然告诉爸爸我来了钦府……她很讨厌爸爸的作风,满身烟酒味,整天就谈些金钱,权势……自己此行本来就只想与向晴过二人世界的,怎么那么多破事……如曼心里烦透了。

如曼和爸爸的电话内容向晴全都听到了,如曼的情绪变化向晴也看在眼里,她以为此行所有的事情都在自己掌握中的,但是这个突如其来的电话,似乎打乱了原先所有的计划。先是如曼妈妈的电话,询问自己的名字,后又有如曼爸爸的安排如曼跟自己同事的孩子见面……这一切不得不让向晴的心里有所猜测。但是她下定决心要保护好如曼,她不允许任何人将她们拆散,为了这个,她甚至可以付出所有……

你要接受你爸爸安排吗?”

我我我,不知道啊,他说要在车站接我们,还说给你安排住所,就让我去……”

是不是他已经知道我们……了?”

应该不会吧!应该是单纯的介绍朋友吧,我爸爸就喜欢这样攀关系的,不然当初也不会……”

听我的,不要去赴约了,我们跑吧,提前下车,不去钦府了,我们改道去隔壁的故城?”

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故城那么远,而且也没什么玩的,我想去钦府好久了,不想中途改道,而且我爸爸应该不会害我的吧?毕竟是我的爸爸,没事,我爸爸给你安排住所,我先去应付几天,完了马上就来找你,这样行吗?”

行吧……”向晴看着眼前这个自己所爱的人,说不出其他话了,不安的感觉越来越重,但是向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说出自己心里的猜测,好像也没有充分的理由让如曼信服,她想带着如曼一走了之,但是如曼明显是不愿意的,她忘了,如曼还有家庭,而自己只是一个人。莫名的孤独感涌上心头,她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如曼从向的回答中听出了明显的异样,但是她也不知道还有什么更好的解决方法,只能默默保持沉默了。

车经过长途跋涉终于驶入钦府城市,窗外人来人往,车水马龙,高楼大厦在四周环绕。被四周的钢筋水泥削弱,雨水好像没那么凶猛了。

车站里面,如曼的爸爸已经恭候多时。

向晴和如曼拿着自己的行李下了车。

如爸远远地看到如曼,向这边招了招手。如曼往那边走去,但是向晴却站在原地不动,她好像在思索什么东西,过了一会儿,自己独自往人多的地方走去,跟随着人群,消失在出口处。

如曼和爸爸碰上面了,瞎聊了两句,突然想起什么,往后看才发现向不见了。她赶忙拿出手机想打电话给向,发现向给她发了两条消息:你先应付好家里那边,你爸爸给安排的住所我就不去了,我自己找地方;在你忙完之前记得保持微信联系,有什么事我会来找你的,你不用来找我,勿念。

如曼觉得愧疚,但是现实不允许她做选择,只能委屈向了,她默默揉了揉眼睛。

你朋友呢?”

她自己找地方住了,过几天我就去找她。”如曼转头对爸爸说。

那我们走吧。”

爸爸没有多说其他的,他并不关心她的朋友怎么样,他很自信,他相信自己是对的,他会说说他吃的盐比如曼吃的饭都多。

接着便领着如曼上了自己的车,一路开向了自己住的小区。

第六章

爸爸让我穿上他准备的礼服,我不是很习惯,好像被别人看得太多了,但是他不会害我的对吗?”

你今晚要去哪里?”

我不知道,现在在车上,爸爸开车带我进了灯光璀璨的商业街。”

你要时刻小心,跟紧你爸爸。”

到地方了,是个小轻吧,我没来过这里,好像这里被包场了,里面只有一桌有人,坐着四个男生,我都不认识的。”

发个位置给我。”

位置信息

爸爸招呼了一下,出去了,说等等来接我,让我跟他们先聊。“

你爸怎么能这样……“

不知道,他总不会害我的对吗?”

“……”

他们让我不要总看手机,但是我又没话题跟他们聊。“

别听他们的,时刻注意周围情况……“

……

……

爸爸来接我了,玩游戏时我喝了点酒,有个男生坐的离我很近,我能感受到他身上的温度,他很有礼貌对吗,他总是问我能不能喝酒,当我摇摇头时,他就会给我倒上,我怀疑他喝醉了,世界时颠倒的,是横向颠倒的,能把摇头看成点头对吗?”

你为什么要喝酒啊,我印象中你可从来没喝过酒的。”

他们说不喝酒就是小屁孩,他们说毕业了就要做想做的事情,他们和我一样是毕业生,我不喝酒好像就不是毕业生了,我只是想证明,我跟他们一样,是个年轻人,青年人,国家的未来……“

你喝醉了,快去洗个热水澡,睡觉吧。“

……

……

我醒了,我好像看到大门外有个人很像你的人。“

那个人就是我,保安不让我进来,说我没有你爸爸的同意不能进来。“

我爸爸也不让我出去,我总在房间里,吃饱了睡,睡醒了吃,他倒好像很闲的样子,一整天都在跟不同的人打电话,不知道是谁生病了,爸爸好像在询问电话里的人治疗的方法……“

是不是我们的病?”

别瞎说,回去吧,这里面的保安很多,他们手里有警棍的,太阳太大了,我怕你晒着了。”

我回去了,明天我还会来的,你照顾好自己。”

……

……

我又坐在了爸爸的车上,他说带我去另一个地方,又衣服换了另外一套,是条粉红色的连衣裙,我不喜欢的颜色,好像,被人看到得到的更多了,是谁喜欢看呢,他们没有另一半吗?昨天的衣服,我看到保姆扔在了垃圾桶里,我想着要是有选择,我还是喜欢那套的。”

你爸爸怎么能这样……”

不知道,他总不会害我的对吗?”

“……”

这次的地方竟然是健身俱乐部,人倒是不少,只不过还是一样,都是男的,他们穿着背心在各种器械上运动,时不时秀一下自己的肌肉,油乎乎的真恶心,这就是男生吗,可怕的生物,那些腹肌练出来是要用来搓衣服吗,我总觉得跟老家的搓衣板很像。”

你就坐在一边休息吧,看看你爸爸要你干什么。”

我看到昨晚那几个男生了,他们也在健身,他们跟我打招呼,有个还说想看我倒立。”

魔鬼。”

我爸爸又走了,说他的客户就在附近,等等忙完他就来接我。”

这是个圈套……”

他就在楼上,我走出这个门他就会看我很多眼,他旁边的人不说话的,就好像我爸才是他最大的客户。”

你一定要小心。”

他们叫我玩游戏,扑克牌的点数数到谁,就要去摸一下其他人的某个部位。“

你不能玩这个游戏。”

我可以玩,我要牌数一直指到我,我要摸遍他们全身,他们以为我是孩子,一个没上过初中生物课的孩子,我喜欢你的身体,我喜欢亲吻它,其他的我只觉得恶心。“

我喜欢你的全部,我接受你的所有味道。”

……

……

我看到你了。”

我也是,我看到你窗子冒冒着淡淡的烟了……”

你知道我不喜欢的,但是现在好像没那么讨厌了。”

我等你,会等到的。”

你回去吧,下雨了。”

……

……

雨还没停呢……”

是啊,到晚上了。”

我这里很吵,灯光闪烁,我跟那四个男生坐在一桌,我看到我家保姆也在,她穿着我昨晚穿的类似的衣服,在舞池和一个男人跳舞呢,真热闹,场子好大,都是成双成对的,好多熟人,不过没有像我们一样的。”

我知道什么地方,不过听说今晚那里不营业。”

不营业,对,今晚喝酒不用钱,我爸爸又消失了。”

你要喝酒吗今晚?”

就喝一点,今晚的游戏又不一样了,说我玩的不好,等等会换地方的。”

“……换地方?你要一直输,知道吗?”

知道了。”

我听你的话了,我一直输,我喝了好多……“

等我!”

换……地……方了。我看到好大张床,还有粉色的灯……”

等我!”

……

……

我醒来的时候,床上多了个人,他昨晚肯定很累,到现在都没醒,床单有血迹,我昨晚来姨妈了吧,量真少,喝醉了没人没感觉到疼,不过现在醒来可疼了。”

对不起,我以为我可以的。”

没事。”

对不起,我以为我可以的。”

没事,我相信你,我一直都相信你。”

对不起,我以为我可以的。”

没事,不怪你。”

对不起,我们不要见面了,是我的错,我不会再见你了。”

不要,我还爱你!”

我走了,我答应你,以后的每个晴天我都会和你去郊外的摩天轮,和你去西山的凉亭俯视那座城市,和你踏遍所有翠柳河畔,只不过我往后会比较调皮,我会变成你耳边的风,在你身边吹过,轻轻呼喊你的名字,我会变成云,为你遮荫,我会变成你路上遇到的所有东西陪伴你。”这是向打来的一通电话。

“boom!”伴随着汽车的警笛声……

这不值得!向,向向向。”如曼的声音响彻云霄,惊醒了睡在床上的男生。

你干嘛!?”男生神色慌张,像是被警察突然闯进发现的嫖客。

昨晚感觉如何?”如曼突然收起了刚刚的表情,手边的手机握在手里偷偷划了几下,慢慢往前靠。

还不错,不过你喝醉了没知觉,没有叫声,体验不是很好。”看到如曼并没有生气的样子,他变得肆无忌惮。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等下次吧,会有机会的,同性的你喜欢吗?”如曼的表情很淡然,像无事发生。

你才喜欢同性,听你爸就是这么说的。”

我爸说的?”

是啊,我们就是他安排来拯救你的,不过另外三个哥们胆子也太小了,昨晚就我剩在这里。”

拯救我?”如曼露出笑容,大笑,狂笑,笑到狰狞,她把手机收到口袋,伴着笑声走出门外。

莫名其妙。”

门外并没有任何人了,凶猛的保安,可笑的保姆,还有那个自以为是的爸爸。他们以为阻止了向晴的劫车,他们以为摔烂向的手机,他们以为完成所有的游戏项目,如曼的“病”就得以痊愈了……

如曼关掉了手中手机的录音,她蹲在警察局哭得歇斯底里。

到底是谁错了?法律将那个男生定罪,将自己的父亲定罪,却唯独没人给自己定罪,那为什么为什么他们当初说我病了?病的是他们对吗?还是整个世界。

明天会是晴天吗?”

如曼踏上了回家的旅途,她想去寻找曾经和向走过的所有记忆,她想在所有晴朗的天气里,寻找向的踪影…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