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皇甫御抬头看我们结合处*密集的收缩射入深处

更新时间:2020-12-11 09:43:13

 陈友升气得发抖,但是奈何不了老王。


旁边的林老板忍不住哈哈大笑,老王直接关门开车走了。

陈友升又气又怕,马山给黄振强打了一个电话,想让黄振强找人收拾一下老王,让他把视频删掉,没想到黄振强一听到老王的名字,就说帮不了,直接就挂了。

陈友升气得把手机当场摔烂。

车上,林老板坐在副驾驶坐上朝老王比了个大拇指。

“王刚啊,还是你厉害,这种视频你都能拿到!”

老王开车看着前面,一边笑着跟林老板解释。

“哈哈,这也是巧合,那天想去车行看看,正好看到路边看到他们两在打野战,我觉得刺激就录了一点,没想到还派上用场了。”

 文学


林老板笑着不说话,心里可不信,巧合也许是真的,但录视频绝对是故意的。想到这,他又看向老王。

“沈小姐的事,听说黄振强赔了你们三百万?”

老王点头,也不意外林老板知道这个消息。

没想到林老板又接着说:

“听说他还差点被人撞死,看来以后有段时间不会找你麻烦了。”

老王知道林老板话中有话,他不承认也不否认说:

“这样最好。”

林老板又笑了,心里赞道:这王刚确实是块做生意的料。

两人抵达夜总会,老王找了个借口要去上厕所,赶紧给沈月莹打了个电话,沈月莹听到电话里震耳浴聋的音乐声,马上就知道老王干什么去了。

沈月莹本来想跟他说喝酒可以但不能碰那些小姐公主,但想了想,自己又有什么资格管他?

沈月莹冷不丁挂了电话,老王不明所以,觉得她可能是因为他爽约了在生气,又赶紧在微信给她发了几个对不起的表情。

老王一边发一边从厕所出来,在路过某个包厢的时候,眼角不经意一撇,整个人忽然愣住。

他赶紧倒退一步往里面看,这一看整个人都不好了!

那包厢里此时正坐着三个人,两男一女,那女的,老王再熟悉不过,正是他日思夜想的黄琴!!

老王只觉

得胸口有把火蹭一下直往脑门烧,他气得想马上冲进去,好在最后还是忍住了。

老王心里又气又急,实在不敢相信单纯的黄琴会出现在夜总会这种地方,而且还跟两个男的躲在包厢里聊天喝酒。

可再不怎么相信,黄琴还是坐在那里。老王握紧拳头站在门边踌躇,有意想偷听一下,可包厢的门都是隔音的,根本听不到里面在说什么。

老王没办法,只能先发了条短信告诉林老板遇到了熟人,晚点再过去。

发完短信之后,老王就躲在门边透过玻璃门看着坐在里面的黄琴。只见她今天穿着一个黑色西装,下半身穿着包臀裙,那双老王觊觎很久的大长腿也穿上黑色丝袜,

加上那头性感又不失可爱的大波浪头发也被她盘起来了,相比之前青春洋溢的形象,整个人看起来干练又性感,这是老王从来没见过的一面。

黄琴忽然站起来走向包厢里的洗手间,老王吓了一跳,赶紧缩着头躲了一下,黄琴走过去之后,老王又探头看着里面,发现那两个西装男都色眯眯盯着洗手间的方向。

两人对看一眼,其中一个从公文包里拿出一片药片,直接丢在了黄琴的酒杯里。

看到这一幕,老王瞪大了眼睛,想也不想就要冲进去。没想到身后走过来一个服务员,见他鬼鬼祟祟躲在包厢门口,就把老王拉住询问:

“先生你好,请问你是哪个包厢的?”

老王转头一看发现是服务生,顿时眼睛一亮,但想了想怕这事闹开了黄琴得丢人,就忍下来不敢说了,他指着包厢门口说:

“我就是这个包厢的。”

服务员将信将疑,想开门进去询问。老王赶紧把人拉住说:

“我躲在这要给我女朋友一个惊喜的,你别给我搅黄了,赶紧走!”

老王态度有点凶,说的来的理由也合情合理,那服务员不敢再纠缠了,端着盘子走了。

老王这才松了一口气,他赶紧趴回去玻璃上看过去,发现黄琴已经从洗手间出来了。她重新坐在位置上。

那两人男人见她回来了,对视一眼,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老王想冲进去直接带黄琴走,却见其中一个男的又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文件,黄琴看到那份文件顿时面露惊喜。

没办法,老王又只能暗暗把推开了一条缝的门给关上。他已经看出来了,黄琴应该是来谈生意的,他现在进去坏了黄琴的好事,黄琴肯定又得记恨他了。

老王心想,等黄琴签好合同,他再进去,反正只要不让黄琴喝那杯酒就行了。

可没等老王收回门把上的手,肩膀猛地拍了一下,老王吓了一跳,转头一看就发现林老板站在他身后了。

林老板奇怪地看了老王一眼。

“王刚,你这是在干什么?”

老王被他吓了一跳,也不敢照实说,只能摸着后脑勺尴尬笑。

“没事,包厢里好像有个熟人,我没敢确定,所以躲在这偷偷看了一下。”

林老板笑了一下,想起老王看偷看人家真人表演,估摸着这包厢里面有戏,也不拆穿他,凑近老王说:

“那你看完了赶紧回包厢,我朋友叫了几个公主,回去慢慢享受啊!”

老王面露惊喜,赶紧点头,目送林老板走去洗手间之后,才赶紧转头往包厢里面看。

可这一看,就发现黄琴面前的酒杯已经空了!!

老王脸色大变,视线移到黄琴身上,果然见她撑着额头,面色潮红,眼神开始迷离,旁边的一个西装男正想走过去扶她,老王大怒,直接踹门进去了。

“黄琴!”

老王直接推开那西装男跑过去扶住黄琴,黄琴甩了甩头,一副快要昏迷的样子说:

“你是……教练?”

“是我,你酒杯里被这两个狗杂碎下药了!!”

那两个男人听到这脸色大变,其中一个辩解说:

“你是谁,你胡说什么?谁在里面下药了?!”

老王没理他们,直接打横把黄琴抱起来,黄琴本来就有点头晕,被老王这么一抱,吓得赶紧揽住他的脖子,她想开口让老王放她下来,可张了张嘴才发现全身软绵绵的,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老王抱着黄琴要出去,那两人拦在包厢门口,老王气急了眼,踹了其中一人,恶狠狠说:

“刚才你们下药我都录下来了,要我现在拿着视频去报警吗?”

老王其实是吓唬他们的,刚才他要是有录,早就报警了!但那两人不知道,听到这话马上脸色大变。

两人对看一眼,只听老王又说:

“现在让我们走,这事我就当没发生过,不然我现在就报警!”

两人的脸色都变成灰白,其中一个被老王踹了一脚的小心翼翼说:

“对不起,请你千万别报警……”

老王斜睨了那人一眼,抱着黄琴头也不回就出去了。

老王直接在夜总会门口叫了辆车,把黄琴抱上车后,他赶紧给林老板打了个电话,说朋友喝醉了,要送她回去,没法去包厢了。

林老板又劝他送完朋友再回来,可老王还是婉拒了。

挂了电话,老王看向黄琴,见她的脸已经红得不像样,连全身都开始发烫。老王一时不知该把她送去哪里好。

反正他是不可能送黄琴回她家的,要是黄振强跟黄峥看到黄琴现在这样,就算不打死他,也会把这事赖他身上!

如果去开个房的话,老王又不放心黄琴一个人在酒店。所以,想了半天,老王最后决定带黄琴回他家!

两人回到家之后,老王将黄琴抱去了客房,好在之前刘玲玲住过几天之后,帮他将客房收拾得干干净净的,这会给黄琴住正合适。

老王将黄琴轻轻放在床上,他以为黄琴已经晕过去了,没想到倒在床上之后,黄琴忽然又醒了。

她表情难耐地哼唧一声,那双裹着黑丝袜的大长腿不自觉动起来,身体也跟着扭动。

“热……我热……”

黄琴十分难受的说。

老王看到她这幅撩人的样子,身下立马起了反应,心肝全都砰砰乱跳起来。他悄悄凑近黄琴,吞了吞口水问道:

“黄琴?你怎么了?哪里难受?”

黄琴的意识浑浑噩噩的,听到老王的声音,她下意识伸手抱住声音的来源,她拉住老王的手,直接将那双冰冰

凉凉的大手按在了她自己的胸口处……

老王被她这意外的举动惊呆了,只觉得全身的血都沸腾起来,更加难受!

“热……快……我热……”

黄琴的眼睛半睁着,樱红的小嘴下意识呢喃,手不自觉覆在老王那只大手的上面,引导他动起来。

老王下意识揉了一下,见黄琴说了句舒服,再也忍不住了,双手直接左右按上去,就着若隐若现的白色衬衫大力起来!

黄琴不由轻轻轻吟,任由老王在她身上胡作非为,修长的大腿寂寞难耐,看到这里,老王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是蠢蛋了!

他之前以为那两个西装男给黄琴下的是迷药,现在看来根本不是迷药,而是助兴的药!

老王见黄琴这幅样子,想着今天要不是被他撞到,自己的女神就得被人糟蹋了!老王心里有气,手上的力道不自觉加重,狠狠按了一把,惹得黄琴忍不住尖叫。

见到心中的女神这幅样子,老王要是还能把持住,那就不是男人了!可他还存有一点理智,知道现在的黄琴意识根本就不清醒。

他停下手里的动作,将手抽回来,果然黄琴又忍不住扭动身子,嘴里喊着热。

老王的视线落在那处撑得衬衫纽扣都差点要爆开的地方,低声在黄琴耳边说了句:

“黄琴,热的话,我帮你脱掉衣服可以吗?”

见黄琴听了这话后,又急不可耐地点头,老王立马笑了,手慢慢伸向那颗最危险的纽扣,缓缓解开。

解开第一颗纽扣之后,入眼就是一件黑色的蕾丝边内衣,内衣是半个罩杯的,只裹住了半边,另外半边雪白让人忍不住想……

老王其实已经按耐不住了,身下的血液像是要沸腾起来,他咕嘟的吞咽了一口口水,刚才因为走进来的有些急切,所以灯也没有打开,但今天有月光,透过窗户投了一下,正好打在了黄琴那洁白如玉一般的皮肤上。

黄琴因为吃了助兴药,所以浑身发热,刚才不断的蠕动娇躯,又不得章法,所以很快就被汗水打湿了薄薄的衣服,老王的手触碰上去的时候能够感觉到。

那薄薄的布料包裹着她炙热又白皙的年轻躯体,可以看到她锁骨上亮晶晶的汗水,只见那汗水滑溜下来,流入了深深里,带着一种女人特有的香味儿,随着升高的体温发散了开来。

老王忍不住的用力一下,黄琴似乎因为老王的这个举动得到了很大的快乐,娇嫩的唇瓣里冒出了几个“嗯,啊”的喘息声,又软又好听,老王听的头皮发麻,一种热气升腾起来。

老王本来就对黄琴有想法的,这个时候他还能忍住就有鬼了。放下他急不可耐的放肆起来,黄琴穿着黑色丝袜的腿顺势缠绕上了老王精壮的腰身。

她穿着的裙子早就因为这个动作往上拉了一大截,再往上一些就能够看到她穿着的内裤是什么颜色的了。

黄琴因为吃了助兴药,所以体温要比正常人更高的多,老王本来就是个热血男人,不管是冬天还是夏天,都如同一个火炉一般,可是黄琴现在的体温比他的更热上几分,如同一个刚刚蒸出来的白馒头,又滑又嫩,让他忍不住。

黄琴现在只觉得头脑分外的混沌,可是又感觉到有一只粗糙的大手,这种感觉,让她忍受不住,不禁叫出了声来,一声声娇嫩的声音传入到那老王的耳中老王怎么可能还能够忍受得住呢?当下化身为狼,把人扑倒在了床上,就要大战三百回合。

可就在这个时候,老王那已经有些无法思考的脑袋里面闪过了一丝理智,虽然他现在也有些忍受不了了,可是一想到黄琴现在是吃了助性药,所以才会变成如今这副模样的,若是他现在把黄琴给办了,她明天清醒之后岂不是要恨死自己?

若是黄琴不会介意,之前她请吃饭的时候在饭桌上老王就可以下手了,可他后来还是收手了,怕黄琴会恨他。

现在虽然两人的关系比之前更进一布,但今晚要是他没忍住的话,这事很可能以后会变成两个人的芥蒂也说不定。

他是真的很喜欢这个姑娘,最后面理智还是战胜了心里面的浴念,尽管某个地方非常不配合在叫嚣着要发泄,但老王觉得今天所受的苦难,往日一定会加倍的讨回来的。

老王伸手揉了一下自己,叹了口气说:

“今天就先委屈你了,不过往后的好日子还多得去了。”

他自言自语了一番之后,看向了在沙发上不断的娇叫的黄琴,深深的闭上了眼睛,随即心一横,又睁开把人打横抱了抱进了浴室里面。

他放了一个浴缸的冷水,随后将黄琴外面的衣服脱掉,把人浸泡在了池子当中,其实现在的老王已经是浴火焚身了,可是他不能动手。

浸泡在冷水之中的黄琴,头脑好像没有之前那么混乱了,回复了一丝理智迷茫的看着这有些陌生的地方,随后看到了站在旁边浑身有些湿透的老王。

老王见到黄琴睁开了眼睛看着他,尽管眼神里面还有一些迷离,但是似乎有了那么一点理智,于是柔声的询问着说: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身体还热不热?”

黄琴茫然的点了点头,之前的事情暂时还想不起来,但是看到老王那关切的眼神,一颗心早已软成了一团,因为她是躺在浴缸里面的老王则是站在旁边,所以这个位置有点尴尬,她正好能够看到老王的裤裆…

老王现在还处于浴火难平的阶段,那邪火没有办法能够发泄的出来,一时半会儿还真的是无法平息下去,但老王看到了黄琴眼神,他顺着那个眼神低头也看了一眼,发现了自己的尴尬状态,于是伸手挡住了,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咳咳,这是正常男人的反应。”

黄琴听了之后忍不住的笑了一声,心中不免觉得暖洋洋的。看样子老王确实是个正人君子都到了这样的地步了,仍然没有对她下手。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可以动吗?要是可以自己动的话,那你就洗个澡,我出去等你?”

老王的眼睛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应该放在哪里,按道理来说他们两个人也有过比今天还要更亲密的举动,但是他仍旧是不好去看,毕竟现在他的人设是个正人君子,尽管心里面不是这样想的,不过他知道这个好感度肯定是刷了。

因为他看到黄琴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娇羞的笑容,看样子自己忍得那么难受,也算是有了一点回报。

黄琴的心里面是

非常感激老王的,听见老王这么一说,顿时又觉得好感提升了许多。她费劲的摇了摇头说自己现在还没有办法能够动弹。浑身上下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用不上来。

老王吞咽了一口唾沫,有些结结巴巴的问道:

“那怎么办?”

黄琴的脸上又红了几分,像是煮熟的虾子一般:

“能不能麻烦教练帮我冲洗一下身体,然后我在外面休息一下,这个药效应该慢慢的就会散去了吧?”

这种香艳的工作做起来还真的是一边享受一边煎熬,老王也没有推脱,走过去把人从浴缸里面抱了起来,随后就要伸手去解开那一件内衣,可是又想到自己刚才理智之下所做出的一切,好像现在这样又有点不太符合他营造出来的老好人的形象。

“男女授受不亲,现在虽然说着一些,好像总觉得有那么一点迂腐,不过你怎么说也是个黄花大闺女,要不这样吧,我闭上眼睛不看你。”

老王一边说着一边调了一下水温,拿起了花洒之后闭上了眼睛,双手解开了那内衣扣子。黄琴觉得老王在她心里面的形象又高大了几分,看着老王闭上眼睛认真的用花洒帮她冲洗着身子的时候,她觉得面前的这个人是非常可靠的。

尽管之前老王和她说,她爸爸和哥哥所犯下的事情,她心里面还是有些不太相信,可是现在一看,她又相信了几分。

这闭上眼睛对于老王来说更是一种煎熬,眼睛看不到,所以其他的感官要更加的敏锐一些,他有些粗糙的手抚摸上黄琴那娇嫩的身躯,只觉得手下一团柔软。

浴室里水汽氤氲,再加上他的手所触碰到黄琴有些敏感的部位的时候,黄琴会忍不住发出喘息声,老王心里冰火交加,心中不由苦笑:唉,看起来是份美差,可实际上是份苦差事呀!

匆匆忙忙的帮黄琴洗了一个澡,她把自己的衬衫拿过来给黄琴换上,从头到尾还真的是没有睁开过眼睛,因为老王知道黄琴对于他的这一种行为是非常赞赏的。

往后真的把黄琴拿下了之后,这种好处多的去了,也不急着这一朝一夕。

黄琴现在还感觉自己有些腿软,走出浴室头发有些湿哒哒的,可能是因为刚才太过于耗费体力了,所以不免有些饥肠辘辘。

“要不我先帮你吹一下头发吧,头发吹干了之后我再给你煮点东西吃,折腾了一晚上你也该饿了吧?”

其实他不知道黄琴饿不饿,事实上是他自己想吃点东西,可是这屋子里面有两个人只做自己一份,未免也显得有些太过于小气,于是他便询问了一番。

可没有想到自己歪打正着,正好想到了黄琴心中所想的黄琴,听了之后脸上的神色越发的柔软。

“教练,你真好。”

黄琴目光含春,看的老王一阵心笙荡漾。

老王帮黄琴吹干了头发之后,便进了厨房做了两碗鸡蛋面,其实老王的手艺不算是非常的好,但一个单身汉在家中不免要下厨自己做饭,所以他做出来的东西还是可以吃的。

可能是因为非常的饿,所以黄琴吃这碗面的时候,觉得格外的有滋味儿。

吃完了面,黄琴的身体状况才稍微有些稳定下来老王不太放心的询问着说: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要不要去医院看一看?”

黄琴摇了摇头,他身体虽然还稍微有些发热,但是已经可以扛得过去了,现在头脑倒是有些昏沉,可能是因为吃饱了的缘故,所以特别的想要睡觉。

“要是没事的话,那你就先休息一下吧?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用我的房间,我今天晚上就睡在客厅里。”

老王说完便把自己的房间门打开,黄琴犹豫了一下,心里想着要不要去隔壁的客房睡,但一想到刚才在那客房的床上两人差点……

黄琴又悄悄红了脸,想了想还是觉得算了,她怕自己倒在那张床上会忍不住回想之前的画面……

黄琴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她身上穿着老王的衬衫,倒是有那么一点在男朋友家中的感觉。她悄悄的把衬衫凑进了自己的鼻子底下,闻了一下,倒是没有什么怪味,只有洗衣液的香气。

本来还以为四十多岁的大叔怎么着在生活上面都会有那么一点邋里邋遢,不过现在看来,确实是自己有些以貌取人了。

黄琴看了一下自己身上穿着的衣服,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应该如何从这房间门走出去,她现在又不穿戴整齐,还穿着别人的衣服,总觉得有那么一点膈应。

就在黄琴鼓足勇气的打开门的时候,发现门外竟然已经放好了昨天晚她换下来的那一套衣服,似乎已经是洗干净并且熨烫好了的。

老王昨天晚上洗了澡出来,便顺手把这些衣服给洗干净了,今天早上去拿的时候,衣服早就已经是干透了的,所以他顺便又熨了一下,因为现在自己的生意做得比较大了,他也逐渐的在乎起了自己的外貌。

不光是穿着打扮还有言行举止,他都格外的多要求自己一些以前他的衣服,可是不管熨不熨烫的,就连洗可能都懒得洗,只要没有味道的就往身上套。

但是现在不行了,穿着的衣服是什么牌子的都有讲究。

黄琴抱起了衣服进去,把身上的这件白衬衫给换了下来。她出了客厅便瞧见老王正端着一盘菜走出来,老王见到黄琴醒了之后擦了擦手,随后招呼着黄琴坐下来说:

“知道你在休息,所以我就没有去叫你今天早上去了一趟菜市场,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随便做了一些,你将就着吃吧。”

黄琴看了一眼桌子上面的菜,四菜一汤,这还叫做随便吗?虽然也没有是色香味俱全,但是看起来卖相还是挺不错的。

老王进去盛了两碗饭,让黄琴不要拘谨:

“你当这里是自己家就行,吃饱了之后我就把你送回去,其实昨天晚上有一件事情我是很想问一下你的,不过看起来不是时机。”

黄琴刚吃了一口饭,听见老王这么一说,便把筷子给放了下来,一脸认真的回答着道,“教练,你有什么想要问的?”

老王顿了顿说:

“我跟你也相处了一段时间了,虽然不是对你很了解,但是你也绝对不会是出入那种场所的人,你怎么会去夜总会呢?”老王的语气之中,带着一点关心。

黄琴想起如果不是昨天晚上老王来的及时,她现在可能已经失身于

人了,这一件事情她并不想和别人提起,但是老王现在已经被他划分到了十分可靠的那一个栏里了,于是她叹了口气才回答说:

“教练你也知道我家里面的情况,但是我不想用我爸爸的钱,我想要自力更生,想要自己开个工作室赚钱…”

之后的话黄琴也没有继续说下去,不过老王已经是有些心知肚明了,于是他也没有继续往下问,而且对于黄琴又有些刮目相看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皇甫御抬头看我们结合处

密集的收缩射入深处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