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女孩一线天的馒头小鲍 长靴女战士

更新时间:2020-12-10 15:22:56

老李头看陈辉买了牛药,又联想到赵婉柔水灵灵的模样,心里直痒痒。正要锁门回去和老婆娘也来一发,就听到远处传来声音。

 

 

“老李头别锁门别锁门,给我老弟看看。”

 

 

 文学

“兔崽子,你还敢回来。”老李头骂道。

 

 

陈辉冲进诊所,将陈阿东放在床榻上,赵婉柔担忧的说道:“李大夫,阿东他摔倒了,他说脑阔疼,你看看怎么样,不会是脑震荡吧?”

 

 

老李头扫了一眼赵婉柔,腹部一阵悸动。

 

 

可陈辉在一边他也不敢多看,吩咐赵婉柔用毛巾给陈阿东擦擦脸,之后就开始检查。

 

 

陈阿东根本不管老李头在他脑袋上捣鼓,他暗暗关注着时间,一直等过了八点钟,他才松了一口气;而谁都没发现,沙发上陈辉浑身一个颤抖,面如死灰。

 

 

……

 

 

陈家,院落门前。

 

 

几辆摩托车停了下来,孙强叼着烟皱着眉头,一个小弟跑过来说道:“大哥,我就说陈辉那儿子要跑。屋里没人,院子门都锁上了,一家都跑了!”

 

 

“丫的,谁给他的胆子!”

 

 

孙强气的一拳砸在车上,本来高高兴兴来享用美人,在村头还特意磕了药,准备晚上大战个把小时。

 

 

现在却被告知,人没了!

 

 

这鸭子都煮熟了,已经放上餐桌,麻痹的还是跑了,孙强怎能不怒!早知如此,白天就应该直接下手。

 

 

“陈辉那儿子竟然不要这破庙,那么就不要给他留了。你们几个,马上把这屋子烧了。”孙强冷喝道。

 

 

“大哥,我们来村子路上碰上不少人。要是烧了这屋子,肯定很快被发现。上面查得紧,大哥也交代我们最近不要惹事,这样做不好!”小弟劝说道。

 

 

“那将门锁撬开,将屋子里东西能带走的带走,不能带走的都砸了!”孙强又道。

 

 

“大哥,撬锁打砸动静太大,恐怕会引来街坊邻居,到时候我们走都走不掉。”小弟再次劝说。

 

 

孙强一脚踹过去,骂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咋办,老子忍不了这口气!”

 

 

那小弟柔了肉大腿,沉吟道:“老大,我有注意。”

 

 

“什么意思?”

 

 

“与其让陈辉出手不如直接找赵婉柔挑明情况。你想啊,陈辉就是一个废物,赵婉柔那么漂亮还死心塌地的跟着他,显然是深爱着陈辉。我们只要告诉赵婉柔,若是不陪老大你睡觉,就卸了陈辉一条胳膊,赵婉柔肯定会答应的!”

 

 

孙强听完,又是一脚。

 

 

“尼玛了个逼的,有这么好的注意怎么不早说。现在人都跑了,说这些有屁用。”

 

 

小弟哭丧着脸,道:“老大,你放心吧。陈辉家穷的叮当响,他们能跑哪儿去?恐怕连去市里的车费都没有。他们说不定连村子都没有出,藏在大山里呢。”

 

 

“老大,我敢保证,不出三天,陈辉一家会回来的。我和几个弟兄留在村子里,只要他们出现,我悄默默的找赵婉柔挑明,带她去镇上让你享用。”

 

 

这一次,孙强摸了摸小弟的后脑,满意的点点头:“还是你麻痹的聪明,这事交给你了,办好喽以后你就是赌场的三把手,除了我和大哥,你就是头儿。”

 

 

“得嘞老大,你快回来赌场吧。别忘了你可是磕了药,若是不找女人,等药效上来,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小弟提醒说道。

 

 

孙强一个激灵,不敢久留骑上摩托车油门见底,他已经发现情况不妙,气血沸腾邦邦硬。

九点多钟,陈阿东才被陈辉背回家。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他一晚上都没睡,悄悄关注着大嫂赵婉柔房间里的动静,担心社会人去而复返或是大哥陈辉另有动作。

 

 

翌日,清晨。

 

 

陈阿东早早起床,他深知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昨晚失手那社会人肯定还会再来;而且他们让陈辉对大嫂下手,这让人防不胜防。

 

 

“只有强大自己,才能不怕那些社会人,才能保护大嫂!”

 

 

正好赵婉柔要去地里,他也晃晃悠悠的跟着去了,反正他是个瞎子平时也都瞎逛游。

 

 

大河村风水良善,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一条大河从村后面的大山中流出来,护住了村子;而那大山也因此被称作大河山。

 

 

大河山非常高大,山中树木茂盛,听村里的男人说,山林深处有猛兽,还有人说晚上曾听到山中传出来狼嚎。于是除了村里的猎人,一般人都不敢上山。

 

 

陈阿东想要了解狐仙传承,总不能在村子中央。

 

 

大河山偏僻无人正适合练功,于是他壮着胆子上了山。恰巧的是陈家的田地距离大河山不远,陈阿东在半山腰远远的就能看到田里干活的大嫂。

 

 

“狐仙娘娘主要传给我《狐仙诀》和狐仙塔;其他的医术、药术等等都是附带的。”陈阿东盘坐下来,脑子里浮现很多信息。

 

 

狐仙塔就在他眉心命宫之中,他按照狐仙娘娘交给他的方法,意念一动,手中多了一尊玲珑宝塔。塔身流光溢彩非常古朴,这一刻陈阿东好似托塔李天王。

 

 

别看这宝塔只有巴掌那么大,但里面的空间不小,能够随时随地收纳物品,只需要一个念头非常方便。

 

 

“九层狐仙诀对应九层狐仙塔,功法没提升一层就能开启一层宝塔。现在第一层开启,里面不知道有啥玩意儿?”

 

 

陈阿东越来越好奇,他心头一动,顿时面前就出现三样东西:

 

 

一颗药丸,一双薄如蝉翼的拳套,还有一本黄皮书。

 

 

拿起药丸,陈阿东脑海便浮现一道信息,他不禁赞叹道:“续命丹,竟然还有这么神奇的玩意儿。垂死之人吃下去能续命,可惜的只能续命七天!”

 

 

“这拳套好似是武器啊,刀枪不入而且这么薄,戴在手上不仔细都发现不了。至于黄皮书……原来是一些拳脚功夫。”

 

 

“狐仙娘娘为我伐毛洗髓让我体质异于常人,还治好了我的眼睛,由于耗费了大量元气娘娘陷入沉睡,应该是在狐仙塔里面。我一定要好好修炼,早一点找到修复灵魂的宝药让娘娘醒过来!”

 

 

打定主意,陈阿东决定先练习一番拳脚功夫。他将续命丹、拳套和狐仙塔都收了起来,而后翻开黄皮书。

 

 

可刚打了几拳,就听到不远处传来的声音。陈阿东吓了一跳,心想自己难道运气这么背,大白天遇到了豺狼虎豹不成?

 

 

他收起黄皮书快速钻进灌从,下一刻视线中就出现一对男女。

 

 

“张大炮和杨婶儿,怎么是他们?”

 

 

陈阿东越发觉得奇怪,屏住呼吸缩在灌从里暗中观察。

 

 

杨慧丽此时又羞又躁更多的是恶心,一想到自己待会儿要被张大炮这样又老又丑的男人弄,她胃里就一阵翻腾,眼睛都湿润了,暗叹自己真是命苦。

 

 

“还愣着干什么,快点脱褂子吧!”

 

 

张大炮怪笑道。

 

 

“当年张大力那二货娶你的时候,我就羡慕嫉妒的不得力啊。这些年老子一直想要弄你!”

 

 

张大炮越说越兴奋,撤开上衣后就抱住面前的可人儿。杨慧丽即便有着一千一万个不愿意,也不敢反抗,因为……

 

 

“慧丽啊,以后你就跟哥哥过日子。哥哥保准把你喂得包包的,来亲一个!”

 

 

说着,张大炮一张臭嘴就贴在杨慧丽脸上,还要去霸占那两瓣红唇。

 

 

感觉到张大炮嘴里的恶臭,杨慧丽屏住呼吸推开他,说道:“大炮哥,你答应我弄一次就将那个给我,你可别出尔反尔!”

 

 

“放心吧妹妹,只要把哥哥伺候舒服了,保准给你。”

 

 

“真的?”

 

 

“怎能有假,快,哥哥看着你拖。”张大炮甜甜嘴唇,两只鼠眼放着绿光。

 

 

杨慧丽快要哭了,她无可奈何,只能慢慢的……

 

 

灌从里,陈阿东恍然大悟。

 

 

“难怪昨天杨婶儿忧心忡忡,原来是张大炮手上有她的把柄。什么把柄能让杨婶儿甘愿献出身子?”陈阿东想不明白,可时间也容不得他想明白。

 

 

因为此时,杨慧丽外衣已经落下。

 

 

“大炮哥,我……”

 

 

“快点。草,再磨磨唧唧的,你就等着名扬全村!”张大炮眼睛一瞪,他早就发现杨慧丽眼中对他的厌恶,但越是这样他越是兴奋。

 

 

杨慧丽红着眼暗叹一声,伸手去撤开……

 

 

“呔,张大炮!”

 

 

突然,陈阿东从灌从里蹦出来,吓的张大炮一哆嗦,竟然直接彪了。

 

 

杨慧丽也是一声惊叫,抓起衣裳挡着身子。

 

 

两人发现是陈阿东松了一口气,张大炮勃然大怒,“你个死瞎子,怎么在这里,还坏我好事!”

 

 

“我在这里睡觉呢!张大炮,你是不是又在欺负杨婶儿?你等着,我现在就去叫村长。乡亲们过来,一定饶不了你!”陈阿东作势就要下山。

 

 

张大炮哪里会放他走,一个大鹏展翅要将他扑倒在地上。

 

 

陈阿东心里暗笑,他突然测过身子,张大炮摔了个狗吃屎。昨天被陈阿东砸破了左边脑门,今天又撞破了右边,惨的不得了!

 

 

“哎哟,你个死瞎子,老子弄死你!”

 

 

发现张大炮捡起石头,杨慧丽惊叫道:“阿东快跑,张大炮要用石头砸你。往左边跑!”

 

 

“婶儿,我跑了你怎么办?我绝对不会让他欺负你。”

 

 

这话听得杨慧丽心中暖洋洋的,相比于张大炮的丑陋阴险,陈阿东高大英俊又正直。

 

 

虽然是个瞎子少年,但杨慧丽芳心还是一阵荡漾,恨不得要把身子交给陈阿东。

 

 

张大炮注意到杨慧丽的情绪,看向陈阿东眼神带着嫉妒:“死瞎子,今天老子要给你脑袋开瓢!”

 

 

“我大哥要来了!”情急之下,陈阿东大叫道。

 

 

“啥?”张大炮停了下来,东张西望,发现没动静怒道:“你小子诓我!”

 

 

陈阿东冷哼道:“我骗你干什么,我跟着大哥上山的,他去上头了马上要下来。说不定已经听到了声音,等我大哥赶来你就等着被打吧!”

 

 

张大炮有些忌惮,他知道陈辉经常在镇上赌场赌博,铁定认识一些小混混。惹了陈辉,自己肯定要被一群小混混追着打。

 

 

想到这儿,张大炮有了退意。

 

 

他低头看了看裤当,那玩意儿已经软不拉几的,今天是办不成杨慧丽了。想到陈阿东再次坏了他好事,张大炮气的咬牙切齿。

 

 

“死瞎子你等着,改天老子一定给你开瓢!”

 

 

说完,张大炮抓起衣裳匆匆下了山。

 

 

危机解除,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又听到杨慧丽叫出声。

 

 

“啊!”

 

 

陈阿东吓的一哆嗦,问道:“婶儿,怎么了?”

 

 

“张大炮他……他把我的褂子也拿走了!”杨慧丽抱着身子,羞的俏脸通红。

“张大炮那混蛋,他肯定是故意的!”陈阿东气的大骂。

 

 

现在褂子没了,杨慧丽抱着身子,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肤呈现出来,在阳光的照耀下晃人眼睛。

 

 

“婶儿,那怎么办啊,要不你穿我褂子吧?”陈阿东说道。

 

 

“那怎么行!”杨慧丽摇摇头,说道:“我家男人没了,要是发现我穿着男人褂子,乡亲们会怎么看我,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

 

 

陈阿东一屁鼓坐下来,想着办法。

 

 

忽然杨慧丽喜道:“咦,没想到钥匙还在,肯定是我刚才脱褂子掉下来了。阿东啊,婶儿请你帮个忙。你拿着钥匙,去我家帮我拿一套褂子过来,行不行?”

 

 

“这事简单,钥匙给我,我马上回来。”

 

 

将钥匙递给陈阿东,杨慧丽有点担忧:“阿东你确定可以吗。你眼睛不好使,就算摸索到了我家拿了褂子,你还记得来这里的路么?”

 

 

“嘻嘻,婶儿你就放一把二十个心吧。瞎子看不见,但是耳力和记忆力非常好,走过一边的路我就能记得。不信的话,嫂子你看我下山,保准嗖嗖的。”

 

 

说完,陈阿东就大步往山下走。

 

 

杨慧丽见此没有怀疑也安了心,她喊道:“我卧房床上就有一套褂子,拿过来就行。”

 

 

“好嘞婶儿。”

 

 

陈阿东一溜烟的来到杨慧丽的家。虽然是个寡妇,但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

 

 

来到卧房一眼就能看见床上的褂子,陈阿东抓起褂子正要走,忽而看到床头柜上摆了一排黄瓜,大大小小,长短粗细各式各样,有十几根。

 

 

“婶儿怎么和我一样这么喜欢吃黄瓜,还套着保鲜膜生怕坏了呢。”陈阿东抓起一根,扯掉上面的“保鲜膜”张嘴就咬了一口。

 

 

他将褂子塞在怀里,悄默默的上了山。

 

 

杨慧丽心里一直在打鼓,总觉得让陈阿东去拿褂子有些不靠谱。正寻思着呢,突然听到山下的声音,不多时就看到了陈阿东拿着褂子出现。

 

 

“阿东,这儿。”

 

 

“嘻嘻婶儿,你看吧,我就说我能记得路,我可聪明着呢。”陈阿东嚼着黄瓜,吹嘘着。

 

 

杨慧丽接过褂子,正要穿上发现了问题,她眼皮一跳问道:“阿东,这黄瓜哪来的?”

 

 

“婶儿,是你床头柜上的啊!”

 

 

“什么!”杨慧丽俏脸刷的一下红的要滴血,这可把陈阿东看的一脸疑惑,但这神色一闪即逝没被发现,又听杨慧丽娇嗔道:

 

 

“你小子咋知道柜头有黄瓜啊?”

 

 

“婶儿,我摸褂子摸到了床头柜,黄瓜我吃得多一碰就能分辨。婶儿你是不是担心我吃坏肚子?不会的,你套了保鲜膜这黄瓜新鲜着呢,就是味道有一点点不对劲,但是不打紧!”

 

 

说完,陈阿东将半根一股脑的塞在嘴里。

 

 

杨慧丽见此又好气又好笑,忍不住敲了敲陈阿东脑袋,笑骂道:“婶儿的黄瓜不能乱吃,因为那黄瓜啊是……是婶婶的丈夫!”

 

 

“婶儿我虽然瞎但不傻,黄瓜怎么可能是你丈夫呢。你丈夫不是大力哥么,他已经走了快一年了。”

 

 

看陈阿东天真的模样,杨慧丽不知道怎么解释,她忽而想到昨天中午在村后塘发生的事情,眼睛不由自主的盯上了陈阿东的……

 

 

“婶儿婶儿,你听你和张大炮的谈话,他手上是不是有你的把柄,所以才能欺负你的?”陈阿东看杨慧丽眼神飘忽,忍不住开口问道。

 

 

“额……是,他手上抓着婶儿的把柄。”

 

 

“什么把柄啊?”

 

 

杨慧丽叹道:“还能是什么,昨天中午我们在村后塘……他用手机悄悄的录了视频。现在威胁我,要是我不陪他睡觉,他就要公布视频,告诉乡亲们我和你偷情。”

 

 

“啥!这该死的老光棍,真阴险。”陈阿东火气直冒。

 

 

“唉,婶儿真是命苦。”杨慧丽抹了抹眼睛,真的有种想哭的冲动。

 

 

陈阿东捏着拳头,道:“婶儿别怕,我不会让张大炮那家伙欺负你的。我会把他手机偷过来,逼急了我让我大哥出马,直接抢来手机删掉视频!”

 

 

这话倒是提醒了杨慧丽,陈辉和张大炮都是村子里游手好闲的男人,按理说两人应该合得来,可张大炮好色的本性曾要偷看赵婉柔洗澡,被陈辉发现我追着满村跑。

 

 

那一次要不是乡亲们劝说,陈辉就要把张大炮打废了,所以张大炮才非常忌惮陈辉。

 

 

杨慧丽不好意思开口让陈辉帮忙,但陈阿东可以啊。

 

 

想到这儿,杨慧丽眼珠子一转,将陈阿东拉到身边,说道:“阿东,你说的可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毕竟这关系到我和婶儿的清白,我不能袖手旁观。婶儿放心,你先稳住张大炮,给我几天时间我肯定能偷来手机。我是瞎子,他对我没什么提防。”

 

 

“你说的有道理!”

 

 

杨慧丽开心起来,她又将陈阿东拉到怀里,抱着他的脑袋温柔的说:“阿东啊,等你拿到把柄,婶儿就给你一个惊喜。”

 

 

此时,陈阿东舒服的要死。

 

 

“婶儿,什么惊喜啊?”

 

 

杨慧丽红着脸,道:“婶婶可以和你睡觉。”

 

 

“什么,一起睡觉?不行不行!”

 

 

陈阿东吓的一个激灵,挣脱杨慧丽的怀抱不停的摇头。

 

 

这可让杨慧丽傻了眼,心想,别的男人巴不得爬上老娘的床呢,怎么让你个瞎小子白玩你还拒绝?

 

 

“为什么不行?”杨慧丽皱着眉头故作生气的说。

 

 

“婶儿,我不想和你生孩子。”陈阿东脸色认真,语气非常坚定。

 

 

他虽然恢复了光明,也接受了狐仙的传承。

 

 

然而狐仙传承都是功法秘术之类的东西,并没有这个世界的一些常识。也就是说,现在的陈阿东依然是赤子之心。

 

 

虽然陈阿东接触过女人的身子,也有反应,可这都是人的本能。

 

 

假若一个女人拖得光溜溜的躺在陈阿东面前,他铁定不知道怎么办!陈阿东对男女之事的认知,还停留在村妇的闲谈之中。

 

 

“什么生孩子,你都说些杀玩意儿!”杨慧丽真的要气哭了。

 

 

陈阿东嘟囔道:“我听村里那些婶婶嫂嫂说,男人和女人在一起睡觉就会生孩子。婶儿,你和我睡觉,不就是要和我生孩子么。”

 

 

“你……”杨慧丽一阵无语,心里头却是更加喜欢面前的傻小子。

 

 

真是单纯可爱透了!

 

 

“阿东,想要生孩子的话,除了要在一起睡觉还需要做其他事情。”

 

 

“什么事?”陈阿东疑惑的问。

 

 

杨慧丽妩媚的一笑:“等你拿到了手机,婶婶就告诉你,而且还会告诉你更多关于男女区别的事儿。”

陈阿东心里的偷笑,现在我眼睛不瞎了,男女区别我看的一清二楚。

 

 

“婶儿你还没穿褂子吧,快穿好我们一起下山吧。”

 

 

陈阿东说完就背过身去,本想看看远方田间的大嫂,却发现田里没有人。

 

 

他心里咯噔一下,那些社会人可不是善茬儿,若是逮到大嫂独自一人,说不定直接一辆面包车开过来掳走。

 

 

他曾听村子那些妇女闲谈,一些人贩子就是这样抢人的!

 

 

“婶儿,我先下山吧。要不然有人看见我们两人从山里走出来,恐怕会产生误会!”

 

 

杨慧丽咯咯咯的笑道:“你个傻小子想的挺周到。你去吧,小心点别摔着了!”

 

 

陈阿东一路小跑回到村子里,大老远就看见自家院子门前有四个大男人,而大嫂赫然被挡在院子外面。

 

 

得益于狐仙为他洗髓伐毛,陈阿东现在的五感比常人好太多,即便隔这么远他也看的一清二楚,认出来那四人就是昨天那社会大哥的小弟。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