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红袖添襄青梅低绿枝:贱女错了请主人打屁股

更新时间:2020-12-10 09:25:17

徐华的恨恨的说道:“刘欣,你以为一句对不起就能挽回我今天的伤害吗?你是不是想的太简单了啊,我徐华虽然不是胡搅蛮缠爱找事的人,但是也不会像个傻子一样,站着让别人打,所以刘欣,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戏耍我的后果。”

欣姐听着徐华的话,顿时哑口无言,并且台下的人在了解到欣姐打算悔婚了,直接愤声四起,说欣姐是个不要脸的贱人,不要脸,甚至有人说什么既要当婊子,还要立牌坊。各种难听的话直接不断的说出,全场所有人似乎都不理解欣姐的做法,好像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欣姐的此时此刻的心情。

文学
看着欣姐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台上,受到这么多人的辱骂,我实在不忍心让她一个人承受着这一切,我猛地深吸了一口气,正准备站出来公布我们的关系。

但是就这时,欣姐好像在人群中找到了我,直接指着我说:“徐华,你不是要我给你个理由吗?那我告诉你,其实我真正爱的人事何非,我之所以想和你结婚,都是因为想要刺激他。”

就在这一刹那,所有人都闭上了嘴,将目光投向我的身上。

徐华用他那想要杀人的目光看向我,怒道:“何非,居然是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我帮你解决困难,帮你解决工作的问题,还让你当领班,你居然是这样报答我的,行,既然是你们先不仁,那就不要怪我不义,我徐华一定陪你们玩到底,我要看看在这天都市你们得罪我徐华还有没有你们的容身之所。我要让你们今天所作所为后悔。”

果然,因为欣姐的悔婚直接让徐华进入暴怒的边缘,也露出了徐华本来的面目,此时此刻,他不在是那个文质彬彬的中年男人和企业家了,而是一个头暴怒的黑道老大,全身因为他的暴怒而充满着戾气。

我看着徐华这个模样倒是没有,要是逼急了自己,自己还是有一搏之力,但如果欣姐被徐华抓住,那么后果将不可想象的。

 



看到徐华威胁我们,欣姐说:“徐华,我知道这件事是我做错了,但是这件事和何非没有关系,你不能对何非出手,你有什么手段冲我来就是。”说完直接转头看向我,说:“小非,不要被他的话吓到,大不了我们直接离开天都市,他还能不让我们走。”

徐华听到欣姐的话,直接哈哈大笑:“想要离开天都市,你们问过我吗,只要我徐某人一个电话,我让你们哪里读去不了,刘欣啊,我没想到你竟然隐藏的这么深,真是小瞧你了啊,既然你想做婊子,那么我成全你,等下就把你送到婊子该去的地方。”

徐华这是想要直接将欣姐拉去坐台啊,直接逼良为娼啊。

看向欣姐眼中的担心越来越浓,欣姐不知道徐华有这个实力可以做到这一切,显然不相信徐华刚才说的话,因此在看了一眼徐华后,直接就打算往台下走。

但是这时,徐华直接冲都欣姐面前,狠狠的在欣姐脸上来了几巴掌,力气非常大,脸上瞬间就有了一个巴掌印,欣姐也倒在了地上。

徐华吐了口痰在欣姐身边,然后指着欣姐的父母说道:“贱货,你给我等着,老子要让你生不如死,还有你们全家都给我小心点,否则指不定哪天人就没了。”

倒在地上的欣姐刚好面对着我,脸上带着红红的巴掌印,嘴角也流出了一丝鲜血,眼神中露出了爱意:“小非……。”

我知道如果这个时候,我还站出来和欣姐展现恩爱,和她一起面对这个困难,那么我们之后的日子恐怕很难度过,现在我不能站出来,既然我爱她那么我就要保护她,现在最主要的是打消徐华对我的怀疑,取得徐华的信任,这样才能解救欣姐。

但是如果我现在直接冲出去和徐华直接正面怼,那么欣姐和我的处境就更危险了。并且以徐华的实力,要是捏死我们简直就像捏死一只蚂蚁这么简单,所以我不能冒险。

所以我只能违心的说道:“刘欣,你他妈的是不是疯了啊,你喜欢我那是你的事情,我对你可是没有一点感觉,所以你不要拉我下水啊,要是徐总误会了怎么办啊。”

“小非,你怎么……。”欣姐听到我说的话,直接愣住了,满脸的不可置信。

我说道:“我怎么了,难道我有说错吗?不要以为你长得漂亮就可以随便污蔑人,我不吃你这一套的,徐总是什么人啊,岂能被你这个婊子给欺骗。”

我连忙看着徐华,谄媚的说道:“徐总,这件事我真不知道怎么回事,肯定是她想要陷害我,所以你要报复,就报复她好了。我跟她可是没有一点关系的,我还想跟着徐总为您鞍前马后,跟着您后面挣大钱呢。”

所有人听见我的话后都愣住了,徐华也有点疑惑了。半信半疑的说道:“何非,你真不是和她一伙的。”

我重重的点头,连忙的说道:“千真万确,我还想跟着徐总您后面挣大钱,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啊。”

“行,既然你不是这件事的参与者,那么我就放过你,我保证只要你以后踏踏实实的跟着我干,我保你荣华富贵。”说完直接看向欣姐,冷冷的说道:“刘欣,你现在听清楚了吗?何非是不喜欢你的,你可以死了这条心了,还有,你好像有点怀疑我的能力,你放心到时候我会让你知道我说的事情会不会变成现实,到时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啊。”

此刻欣姐,好像完全没有听见徐华说话的声音,眼睛就这样死死的盯着我。

随后徐华慢慢的向众人解释和道歉,所有人都陆续的不断的离开了,很快这诺大的酒店就剩下欣姐这边的亲戚留在了这里。

张秋敏看基本所有人都走光,连忙的跑向舞台,扶起了欣姐,担心的问道:“欣欣,你怎么,有没有伤到哪里。”

欣姐直接甩开了张秋敏的手,一瘸一拐的慢慢的走到了我的面前,强颜欢笑道:“何非,你刚才说的话是不是真实假的,你还是爱我的是不是?”

我看着欣姐万念俱灰的样子,本不想继续的打击她,但是一想到如果被徐华发现欣姐的下场只能继续的狠心的说道:“你不会真的以为我爱你吧,刘欣你也不小了,该醒醒了。”

“可是,昨晚你还说过一生一世都会爱我,都会对我好的,难道都是假的吗?”,欣姐双目通红,眼眶中有闪闪的泪光在打转。

我说,刘欣你是不是傻啊,如果我不这么说,你会把你交给我吗?醒醒吧,刘欣,别在这里做白日梦了。我的话刚说完,欣姐的泪水直接夺眶而出。

我的心像被刀割了一样,但是却不得不这么说,只能在心中默默的说声对不起。

“你给我站住。”这个时候听到我说的话的刘父,彻底的怒了,直接扇了我一大巴掌,怒道:“你个小混蛋,我女儿对你这么好,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我今天就算是拼上我这条老命,我也要让你付出代价。”

“爸,够了,别打了,难道还嫌我不够丢人吗?这次算我瞎了眼。何非,你给我听着,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说完,欣姐直接跑了出去。

欣姐跑了出去后,刘母立马跟了出去,刘父一脸怒容的看着我:“何非,我女儿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的,我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说完也直接追了出去。

这种感觉真的很难受,明明是喜欢她的,但是却要装作她的仇人一样,伤害她。

张秋敏眼神复杂的看着我,忍不住开口道:“何非,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整理诗情小要这么对待欣欣啊,你明明知道她是为你才悔婚的,你还这样伤害她。”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本打算拿出烟抽一下缓解一下自己心中的愧疚和心疼,刚准备放进嘴里,就被张秋敏直接给打掉了,怒道:“你这个时候还有心情抽烟,你能不能有点紧迫感啊。”

我没有再拿出烟,而是抿了抿自己的嘴唇,无所谓说道:“本来就没有真心喜欢过她”,为什么整理诗情小要为了这样的一个人挡住自己的财路啊。

“你就是个混蛋,这种话你也说得出口。”张秋敏直接一大巴掌扇在我脸上,我感觉自己的半边都肿了。:“既然你不喜欢她,那你们昨天晚上干了什么啊,你不要跟我说和你没关系,何非,我真是没想到你会是这样的男人,既然你不是真心爱她的,为什么整理诗情小昨晚还要招惹她啊,既然你已经和它睡在了一起,那么你就要对她负责任。”

我说:“敏儿姐,你这话就说的不对,我和你也睡过,那么我是不是应该对你负责啊。”

“你!何非,我对你真的很失望。”张秋敏琼鼻一皱,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那么我至少被张秋敏杀了不止千万次。最后直接一脚踢到我的裤裆下面,胀痛的感觉瞬间席卷我的全身,我不得不蹲下来,额头的冷汗不断的冒出。

“何非,你比周星还垃圾,你是老娘见过的最不要脸的男人,你给我去死吧!”说完又是一脚直接踹在我的身上,最后充满杀气的离开了。

我在地上蹲了好久,才慢慢的缓了过来,慢慢的从酒店走出来,十分艰难的走到附近不远处的公园,找个一个板凳坐了下来。

过了很久,我直接拿出手机,找到了白霜的电话,刚拨了出去,想了想又直接挂断了,最后还是拨通了龙队的电话。

没有让我等很久,龙队便接起了电话说:“你好,哪位。”

“龙队,是我,何非。”我直接说道。

“哦,是小非啊,等你一个电话真是难等啊,你考虑的怎么样了。”龙队笑哈哈的说道。

我直接说道:“龙队,我已经考虑清楚了,我愿意试试,龙队,现在你是不是要告诉我应该怎么做了吧?”

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个地位,我必须要有个靠山,并且其已经没有退路了,如果再拒绝龙队,那么欣姐和她的家人就真的都要遭殃了,如今我只能去拼一把了。

龙队慢慢的和我讲起了徐华的崛起的背景,一开始徐华紧紧只是个混混出身,但是因为他认识一位大小姐,并且在借助这位大小姐的力量,慢慢的积累了属于自己的势力,并且最后还和这位大小姐结婚了。

之后因为这位大小姐的庇护,他的生意是越做越大,势力也一步步的扩大,他自己的野心也慢慢的长大了,觉得不再需要哪位大小姐背后家族的庇护了,因此和哪位大小姐离了婚,而现在也是黑白两道的人都要给徐华几分薄面。

听到龙队对徐华的介绍,我突然有点庆幸自己没有因为一时的鲁莽直接站出来,和欣姐一起面对,不然我连翻盘的机会都不再有,虽然自己已经被众人误会,但是只要欣姐能够平安无事,一点点的误会怕什么呢。

缓了好一阵子,才感觉自己的下面没有那么疼了,我慢慢的走回了出租房。

傍晚的时候我忽然听见了敲门声,打开一看,没想到时白霜在外面,下身穿着一件深蓝色的牛仔裤,上身一件红色的格子衬衣,衣角打结,露出了白嫩光滑的腹部,也许是因为经常锻炼的缘故,腰肢感觉特别有柔韧性。

“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啊,你想干什么啊。”我十分惊疑的看着她。

白霜看了我一眼,直接看向房间里面的情景,不由的皱了皱眉头,说道:“你怎么这么多的问题啊!”边说,便将我直接推开直接走进了房间,走进看见房间眉头更紧了:“你怎么住在这种地方啊,这么小的地方怎么住人啊。”

听到白霜这么说,我无奈的说道:“没办法啊,没钱只能住这种地方了,不能和白警官比啊。”

白霜听到这话也不生气,从桌上拿出一张纸巾擦干净一张凳子后,做了下去说,何非,我知道你今天心情不好,所以老娘今天大发慈悲不跟你计较,要是在以前,我直接让你躺在地上爬不起来。

我说,你们监视我。

“监视,你想多了,只是怕你有个万一,好歹有人帮你收尸,毕竟你本来就比较招人恨,所以才派人保护你,你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白霜直接哼道,“跟你说个事,自从刘欣从酒店出来后,就被徐华的人给跟踪了,龙队猜测,徐华最近一段时间可能会对刘欣下手,所以龙队让我给你提个醒,小心一点。”

徐华,这个老王八蛋的,欣姐被跟踪那不是连离开天都市的机会都没有了吗?我坐在凳子上拿出烟,狠狠的吸了几口,说:“白霜,我现在已经答应帮你调查徐华的罪证,那么你们可不可以派人保护下欣姐。”

白霜直接对我无语的说道:“你还真当警察是超人啊,什么事情都能办到啊,我们也是和你们一样的人,再说你也不想想,如果被徐华知道我们警方派人刘欣,那么你觉得他第一个怀疑的人是谁啊,我现在严重怀疑,你是怎么长这么大。”

“你!”本来以为已经很抑制自己的情绪了,但还是有点压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怒火。

白霜直接两眼一瞪,说:“怎么想打架啊,我可以陪你练练,看你能坚持几招。”

听到白霜说要打架,我直接怂了,要是真的打起来,我估计连她的一招都接不住,还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啊,真他娘的憋屈。

我不想在和她争强忍着怒气说道:“我之所以答应协助你们,是想要你们保护欣姐,但是现在你们连欣姐的安全都不能向我保证,那么我还有协助你们的意义吗,现在请白警官回去转告龙队,我改变主意了,不想协助你们,所以你们还是另外想办法吧。”

“哎呦,你小子人不大,脾气倒是挺大的啊,你吓唬谁呢,爱帮不帮,老娘没有求着你帮。”白霜直接蹭着一声站了起来,但是到了门口忽然又停下,转身问道,小子,你真不帮吗?

我直接说道:“我说,不帮就不帮,没有和你开玩笑。”

听到这话,白霜阴阴的笑了一下,随后一脚将门关上,边活动的手脚,边说道:“既然你不打算帮,那么我就打到你帮为止。

我看到白霜在那边不断的活动的手脚,心中直接紧张了起来,整个人都紧绷在一起,说:“你可别乱来啊,你要知道,你是警察啊,如果你打了我,我是可以投诉你的,到时候你就会被撤职的啊。”

白霜一脸的不屑笑着说道:“去,赶紧去,你知道我每年收到的投诉有多少,但是现在,我还不是稳稳的站在这里屁事都没有,所以你赶紧去投诉,只不过你要在投诉前联系好医院,我怕到时候你没时间联系会留下后遗症。”

说着,她不断的往我这边走来,但是我很没出息的不断往后退,心里慌得一批。

就在白霜要抬起手的时候,我彻底败了,立马举起手来说:“行,行你赢了,我帮你们,还不行吗?”

“没打就开始服软了,真是没种,我还以为能够活动一下的。”白霜哼道。

听见白霜说的话,我还能反驳吗?向一个女人服软虽然很丢人,但是和被一个女人打成猪头相比,服软还是比较好的选择。

看见我不说话,白霜这才收起了自己的气势,说道:“我们没有真正的说不管刘欣,只是我们警方在这方面真的有很多不便,如果我们直溜溜的出面,那么就会引起徐华的警惕,要是刘欣真的有性命危险的时候,你认为我们可能会见死不救吗?”

听到白霜这么说,我舒服了很多,不在像之前那么抵触了,毕竟我不是那么不讲理的人,这种事情没有完全的完美,大家也要相互的理解。

“今天酒店内发生的所有的事情,我们都知道,并且就你今天的做法,你倒算还不太笨,如果今天你站了出来让自己处于危险当中,那么你就太不机智了,毕竟和生命相比,一些屈辱算的了什么啊。”白霜说完,就直接走了。

看见白霜走了,我也快到上班的时间了,没多久便出门了,想着欣姐的事情,我直接在小区附近的移动营业厅办了一个新的号码,然后直接给欣姐发个信息说:“你最近不要出去,待在家里,否则会有危险。”

现在之所以用新的号码给欣姐发信息,目的就是不想让她知道自己还帮助她,很快欣姐就回消息道,问我是谁,从哪里知道这件事的。我没有回复她。

不久后,欣姐又开始打来电话了,但是我没有接,而是直接挂断了,并且关机了。

晚上我上班不久后,李龙带着赵金来到了金麦,李龙看到我后,直接挥手将赵金他们屏退了,走到我的面前,给我一根烟,我们两人边抽边说道:“何非,你小子可以啊,没想到刘欣这个小婊子喜欢的人是你啊,但你在酒店的表现,怎么让我感觉事情不像你说的一样啊,总感觉你对刘欣的态度不一般。”

看到李龙试探自己,我想是因为上次自己破坏了她的好事,然后自己不顾危险的去就欣姐,也许正是因为自己这么不要命的就欣姐,才引起了她的怀疑。

我不动声色的笑道:“这漂亮女人那个男的不喜欢啊,说穿了,你和我不都是喜欢她的身体吗?难道李少你对她产生了感情吗?”

李龙听到我的话直接笑了起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何非,不错不错,不过既然你都这么说了,现在也没成为我的婶婶,那么我现在准备上她,那么这次你应该不会再跑过来阻止我吧。”

我直接说到,怎么会呢,只要到时候,你别忘记兄弟我就行,毕竟我也尝尝这么经典的女人。

李龙一边笑着,一边静静看着我的眼睛,似乎想从我的眼睛看出,我是不是说谎了。但是我非常平静的看着他,没有露出任何的破绽,我想他应该看不出什么。

十几秒后,李龙静静的收回了目光,笑着说道:“你放心,到时候兄弟开荤了,不会忘记你的。”然后直接走掉了。

看着李龙的背影,我知道他应该是在试探自己,但是只希望徐华不要怀疑自己,如果被发现了,那么事情就很难办了。

第二天中午,我刚吃完饭,手机的铃声就响起了,一看来电显示,原来是张秋敏,看到她的电话我的心直接一突,心中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我直接拿起电话。

“小非,不好了,欣欣不见了,是不是你们把她抓走了?你最好老师跟我交代,要是你敢欺骗我,我一定要你好看。”张秋敏急急忙的说道。

听到张秋敏这么说,我心直接一紧,欣姐不见,百分百是被徐华抓走了。

我说道,什么也不知道,说完直接挂了电话,但心里却很焦急,虽然很想直接打电话问徐华,但是如果自己直接打的话,那么徐华一定会怀疑自己,那么欣姐的危险就更大了。

正当我急得像热锅蚂蚁一样,这时手机又响了起来,徐华打来直接给了我一个地址,让我过去找他。

接到这个电话,我已经确定欣姐是被徐华给抓走了,但是我想不明白,这徐华把欣姐抓走,为什么整理诗情小又给我打电话啊,想来想去,应该只有一个答案,那么就是徐华不相信我的话,打算继续试探我。

徐华说的地点是一个别墅区,我坐在车上的时候,不断的想办法,怎么从徐华手中救出欣姐,但是徐华这只老狐狸,不是李龙那种货色,我想要让他放了欣姐,有点难度啊。

当我到别墅区的时候,一眼过去就看到在移动别墅院子里,看到了经常待在徐华身边的两个保镖。

我笑着走着过去,说:“两位兄弟好,徐总让我过来。”

随后其中一个人看了我一眼,打开了大门,让我直接进去,说道:“徐总在里面等你,你进去吧。”

我对着他笑了笑,直接踏进了大门,来到客厅,就看到徐华坐在沙发上面,翘着二郎腿,手里拿着一杯红酒轻轻摇晃着,脸上带着若隐若现的笑容。

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年轻的女人,虽然只是看到了一个背影,但是我还是一眼看出,她应该就是欣姐。

“小非啊,你来了啊,先进来坐吧,看看,我给你带来了谁。”徐华看着我进来,便笑哈哈的说道。

听到徐华说话,欣姐忍不住的往回看了一眼,正好迎上了我的目光,欣姐的目光红肿,脸色也十分的憔悴,我看着欣姐的神色,心中十分难受。

看着欣姐的眼睛,我连忙避开欣姐的视线,淡淡地笑道:“徐总,她怎么在这里啊,像她这样的女人,让她进来不是玷污了徐总家的沙发吗?”

欣姐听见我的回话,十分失望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徐华却笑呵呵的说道:“小非啊,这话也不能这样说啊,这刘欣虽然是个婊子,但是她长得漂亮啊,这玩玩还是可以的啊。”

听到徐华这么说,我不由的看着欣姐,难道这徐华打算直接强上吗?

我连忙说道:“徐总,这刘欣这样的贱人,她怎么会配得上徐总啊。”

“哈哈,小非啊,你小子嘴还真甜啊,说得话就是中人听,先做吧。”徐华的话刚说完,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就响了,拿了看了一眼,然后直接对我说道:“小非啊,你先坐下休息下,我先去楼上接个电话。”说着直接就走上楼去了。

看到徐华到楼上接电话,才知道徐华今天叫我来,应该是想要试探我,并且上楼恐怕不是去接电话,而是在楼上监视我们,现在故意留下我和欣姐独处,想来是要看看我到底有没有撒谎。

徐华这么费尽心机的安排,监视我和欣姐的行为,以此来判断我是不是真心的想要跟随他,所以现在我要做的是,继续的伤害的欣姐,以此骗过徐华,让他相信我。

我看到茶几上的红酒,我拿起酒瓶一边倒酒,一边用余光打量着欣姐,说:“刘欣,你得罪徐总对你没有什么好处,以徐总的实力,要对付你轻轻松松的,我劝你还是主动的跟徐总低头,求求徐总,没准徐总会放过你。”

欣姐冷冷的笑了一下,说道:“狗腿子一个,混蛋恶心。”

我呵呵笑道:“是,我是狗腿子,但是我觉得做徐总的狗并不丢人,反而能让我通往成

功的道路,我为什么整理诗情小不做啊,刘欣,你知道男人最想要得到什么吗?是实力和权利,只要有足够的实力和权利,我还有什么得不到的,要是以前,我能喝到这么好的红酒吗,至于女人,也不过是男人的玩物罢了。”

“你混蛋,无耻!”欣姐的情绪没有太大的波澜,但是语言却十分的犀利,但是那种平静的背后是极度的冷漠。

我听到这话,直接的站了起来冷冷的看着她,怒道:“你刚才说什么,有本事再说一遍。

这时候欣姐愤怒的站了起来,冷冷的看着我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我说,你混蛋,无耻!”

“你他妈的敢骂我!”我直接一巴掌的扇在欣姐的脸上,清脆的响声,五个红色的巴掌印直接在欣姐的脸上出现,欣姐愣了几秒之后想发疯一样的对我怒吼道:“何非,你就是个王八蛋,你居然打我,那天晚上,你是怎么跟我保证的,现在你竟然翻脸不认人是吧,你混蛋。”

其实打在欣姐的脸上,疼在我的心上啊,但是徐华在楼上肯定是监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的,如果自己没有什么动作的话,想让这只老狐狸相信自己,就难如登天了。

我直接喝道:“刘欣,你他娘的别跟我提以前的事情,当初我跟你说的甜言蜜语,只是想和你上床,现在我的目地达到了,你不会还以为我喜欢你吧,别做梦了,老子现在只喜欢钱,如果你还想让我在品尝一下,我不会建议的,否则,现在立刻马上从我眼前消失,不然不要怪我对你不念旧情。”

“哈……哈哈哈……。”欣姐疯狂的笑着,半张脸也已经红肿起来了,嘴角也留着血丝:“打得好,何非,谢谢你将我从梦中给打醒了,从今往后,我的生命里不会再有你这个人了。”

一个人在经历了极端失望的事情后,往往会有两种情况,要么是疯疯癫癫的大哭大闹,要么就是像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一样,非常的平静。而欣姐就是属于后者,像个没事人一样,但往往这种事最可怕的,因为他们的心已经被冰封起来了。

而后欣姐直接转身就走了。

看到欣姐准备走了,我的心中送了一口气,如果欣姐留在这里,那么就很危险,现在我也不能保护她,所以只好将其气走,我才能应对徐华的招数。

“等一下,我说过,你可以走了吗?”

但是没想到,徐华在这个时候下来了,“你不会以为你戏弄我的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吧?”

欣姐闻言,拔腿就跑,但是刚跑出门口,就被两西装男给抓了回来。

“何非啊,我呢,不会亏待想要跟着我干的兄弟,如果你真的想要跟着我做事,我可以给你个机会,但是你必须做件事让我有相信你的理由。”徐华没有理会欣姐,直接扭头看着我说道。

“徐总您有事说话就行,我是真心想要跟着您干,只要您开口,我一定帮您办妥了。”

徐华笑着点了点头,慢悠悠的走到沙发上,点了一根香烟,看了眼欣姐说:“你是不是很喜欢刘欣的身体,想要上了她。”

我不知道徐华问这话是什么意思,于是笑着说道:“哪敢啊,徐总看上的女人,不敢有非分之想。”

“呵呵,何非,你这话说的谁会相信啊。男人喜欢美女,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要害羞,你想和她上床,我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她长得这么漂亮,要是你没有点想法,我会怀疑你是不是不行啊。”哈哈哈,徐华皱着眉想了下,说:“这样吧,既然你想要为我做事,我这个做老大的也不能亏待你,她既然已经来到了我这里,那么想这么安安稳稳的回去,那是不可能的,那么我就把她送给你了。怎么样!这个礼物敢要吗?”

送给我?我说道,徐总,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不太明白。

徐华直接呵呵一笑:“这有什么不明白的啊,我让你在这里直接把她给上了。”

直接在这里强上欣姐?

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徐华还是不相信我,他让我在这里直接强行上了欣姐摆明了是想要我的把柄,并且看看我是不是真的想要真心,是不是真的和欣姐翻脸了。这年头任何人都可能出卖你,但是只要你有把柄在他的手上,那么这个人就会像哈巴狗一样跟着你。

直到现在我才知道,原来在这文质彬彬的外表下,内心居然这么阴险。

我看了眼欣姐,却迎来了欣姐冰冷的目光,我对着徐华讪讪的笑了一下,说:“徐总,上她倒是可以,但是在这里我有点放不开啊。”

“何非啊,你要知道,成大事者应该是不拘小节,在任何地方我们不要有什么顾虑之心,只要是对我们好的,那么就去做。再说,如果你不当着我的面强上她,我怎么相信你,是不是真心的想为我办事啊,你觉得是不是这个理。”徐华似笑非笑的说道。

这徐华是非逼着我,让我往他挖好的坑里跳啊,如果我不上欣姐那么之前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但是上她对欣姐的伤害也太大了,恐怕欣姐现在恨不得将我千刀万剐了,再说这旁边还是有人了在,就算是徐华他们不在,欣姐现在也不可能和我做那种事情。

这是,欣姐愤愤的说道:“何非,你今天要是敢碰我一根头发,我立马死在你面前。”

听到欣姐的话,我更加不敢轻举妄动了,但是徐华在旁边却笑眯眯的看着我,说:“怎么,你这是不敢了啊,既然这样我也不想勉强你,你走吧,我手下这两位兄弟对刘欣应该感兴趣的,你们敢不敢上啊?”

那俩西装男看了眼欣姐,直接咧嘴一下,口水都要流了下来:“有什么不敢的,只要徐总的一句话,弄死她都行,不过要是在弄死之前爽一番还是不错的。”

如果我不伤害欣姐,那么她就会被别人伤害,并且这徐华还不相信我,那么我和欣姐之前受的委屈就白受了,并且这以后想要收集他的罪证就更难了。

一想到这里,我直接说道:“徐总,你不能出尔反尔啊,我很早就像上她了,现在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便宜别人啊,送给我,直接送给我。”

“哈哈,这才对嘛,那么现在就开始吧。”徐华直接将烟头扔进烟灰缸,拿出了手机打开了摄像。

事情发展成这样,我也没有什么好犹豫的,只能看一步走一步了,我直接向欣姐扑去,抱住了她,对她疯狂的亲吻,不断的在她丰满的胸部上揉捏。

“何非,你王八蛋,禽兽不如,混蛋,你放开我!”欣姐直接火冒三丈啊,一边流泪,一边拼命的想要把我推开。

我知道欣姐此刻的心情,被一个自己深爱的人这样的伤害,这简直比地狱的十八大酷刑都要残忍。

但是欣姐,我真的是没有办法啊,不这样做,徐华对你会做出更加丧心病狂的事情,而且你也没有能力去反抗,只要你现在可以忍一下,等我取得了徐华的信任,那么我就能找到他的罪证,到时候你就安全,现在,我只能对不起你了。

我余光扫了一眼徐华,一咬牙直接抱起欣姐,将她压在沙发上。

在我将欣姐压在床上,欣姐的情绪彻底失控了,人像疯了一样,不断拼命的捶打我的身体,泪水从她的眼睛中不断的涌出,一发不可收拾。

在这个时刻我才清晰的认识到,原来自己竟然这么没用,不仅不能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还不断的伤害着她,在这一刻我真觉得自己很没有用,我算个什么男人啊!

这是第一次我那么的渴望力量和权利,但凡我只要有一点实力,徐华也不敢这么的欺辱欣姐。

但是现在我不得不用笑容来掩饰此刻心中的悲痛,心里犹如乱箭穿过。

这时候的徐华再也不复之前的文质彬彬,从前那张斯文有礼的脸变得十分狰狞,一边笑道一边说道:“刘欣,这就是你欺骗我的下场,等到何非把你强奸了,老子直接把你卖到窑子里,老子要让你日日夜夜都躺在床上让别人欺辱你,我要让你一辈子都活在阴影里!哈哈哈哈!”

欣姐的嗓子已经哭哑了,眼睛也已经变红肿了,但是却还在用她最后的力量进行反抗,眼神仇视着看着我:“何非,放过我吧?不要在折磨我,直接杀了我吧,不要让我这样生不如死了。”

听到欣姐的话,我手上的动作在这一瞬间停在了空中,内心十分不忍,如果要用伤害的办法才能保护她,那么这还是保护吗?

徐华听到欣姐的话直接咧嘴一笑,阴冷的说道:“想死啊,哪有这么容易,刘欣,我要你一辈子都活在阴影下,让你在痛苦中度过,何非,马上扒了她的裙子,让所有人都看看她下面与别人是不是有什么不同啊。”

在身心受到这么大的伤害的欣姐,已经变的麻木了,她慢慢的放弃了抵抗了,轻咬着嘴唇,面无表情的将脸妄望向天花板,一副行尸走ròu的样子。

看着欣姐的样子,我犹豫了,如果以伤害她的方式来保护她的,那么自己还算不算是个男人啊,即便最后欣姐知道我所做的这一切,仅仅只是想要保护她,但是她会原谅我吗?

红润柔软的娇唇,在欣姐牙齿紧紧的咬合之下,已经有血丝流出,表情痛苦不堪的样子,此刻如果欣姐手上有把刀,我毫不怀疑欣姐一定会拿刀杀了我,然后在自杀。

所以我不能按照徐华的话照做,那么欣姐就真的一无所有了,因为自己她已经输掉了一切,我不能再让欣姐这最后的尊严丧失,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在这一瞬间,我动了想要杀死徐华的想法,只要徐华死,那么自己和欣姐就不会再面临徐华的欺辱。

在茶几上不只有红酒,还有水果和水果刀,只要自己把握住机会,在门口的西装男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将徐华杀死,自己还是有一线生机。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