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轻轻一扯肚兜缓缓滑落:鲤鱼乡挺腰承受

更新时间:2020-12-10 08:57:37

从那以后,只要看到他和其他女生打情骂俏,我内心就会莫名得发酸。
 
我感觉我掉进了单相思的漩涡之中,努力挣扎,却爬不出来。
 
我知道他和谷潇然一个宿舍的,我鼓足勇气在宿舍电话机旁–罗麦的通讯录找到他们宿舍的电话号码,颤巍巍地拨了那几个数字。
 
‘你好,找哪位?’电话那头传来他那玩世不恭而又熟悉的声音。
 文学
 
‘我,沈芮,出来陪我喝酒。’我按捺住内心的小鹿乱撞。
 
‘哦,好。’他处变不惊地答应了。
 
两箱啤酒被我们消灭后,我捏着他的胳膊问他:‘程浩,你喜不喜欢我?’
 
他半眯着那双魅惑的丹凤眼,直视着我,‘有那么一点点。’
 
他漫不经心的一句话,却让我心花怒放。
 
我站起来,俯下身子在他额头亲了一下,‘我盖章了,以后你就是我的了。’
 
他摸着我的脸庞,嘴唇压了过来。
 
我又彻夜未眠,我一厢情愿得以为我们就这样已经确定男女朋友关系了……
 
可是,第二天我看到他的时候,他似乎把昨天的事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怀里搂了个娇小的姑娘,和我若无其事得打了个招呼。
 
我当时就气得炸毛了,我大步流星走到他面前,一巴掌直接呼了过去,‘程浩,你还是人吗?昨天不是和我确立关系了吗?’
 
‘什么关系,’他摸着发红的腮帮子,一副无辜而又困惑的神情。
 
‘你,’我气得恨不得把他活埋了,‘昨天那个吻算啥?’
 
‘不是你先主动的吗?我只是礼尚往来而已。’说完,他搂着姑娘置身事外的扬长而去……
 
‘老娘不发威,你真以为我是Hello Kitty吗?程浩,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让你后悔莫及的。’我对着他的背影恶狠狠地诅咒着。
 
‘哎呦,这不是艾美人的舍友沈芮吗?金发美女,谁把你惹火了?’林一白不知道从哪个角旮旯里窜了出来。
 
‘你不去追你家艾宁女神,跑这来看我笑话,你无不无聊啊?’我没好气地怼他。
 
‘你不就是想拿下花花公子程浩吗?要不我来助你一臂之力。’他一脸狡黠地看着我。
 
‘你不是和他一路货色吗?要不然也不会被宁宁这么嫌弃。’我一脸不屑。
 
‘No, No, No, 程浩是有名的见一个爱一个,我是只在艾宁一朵玫瑰花上吊死的痴情种,怎可相提并论。’他努力给自己洗白。
 
‘行了,你的那些情话留着对艾宁说吧,’他对艾宁的痴情告白每次都让我嗤之以鼻,‘你有什么馊主意赶紧说吧,姐姐我还忙着呢。’
 
他凑近我,低声耳语……
 
‘这能行吗?’我微蹙眉头,‘你这样做,对得起你的白月光—艾宁女神吗?’
 
‘没事,正好刺激一下她,事成之后,你可得帮我追艾宁。’他一副合作愉快的谄媚样。
 
我和他击掌成交。
 
从此,我和林一白故意在程浩面前‘秀恩爱’,程浩的宿舍楼下,我和林一白故意你侬我侬,情话绵绵;食堂里,当着程浩的面,我夹着菜往林一白嘴里送;校园里,林一白骑着单车载着我从程浩面前呼啸而过……
 
一个月后,程浩终于主动示弱了。他约我出去谈谈,我冷冷得送了他两个字‘No way.’
 
昨天晚上排练结束时,他把我堵在话剧教室里。
 
‘沈芮,没想到你这么滥情。’他幽幽的眼神看着我,像极了被打入冷宫的废妃。
 
‘难道你可以朝三暮四,我只能在你这颗狗尾巴草上吊死吗?’我心里暗自得意,表面却装出对他满不在乎的样子。
 
他过来把我搂得紧紧的,‘我之前只是觉得你长得很特别,想撩你;但是看到你和别的男人亲昵的举动,我真的受不了了,小芮,我发现我心里是有你的,那些莺莺燕燕我都是和她们逢场作戏的,但是,你,却和她们不一样,你的野性与率真,是其他姑娘所不具备的。我看到你和林一白在一起,我很想把他狠狠揍一顿,把你从他身边夺回来……’
 
我用双唇塞住了他的嘴,他把温润的舌头从我双唇间探了进来,亲切又熟悉的味道……
 
他一边热情得拥吻着我全身,一边把我抱到了我们之前演话剧的那张床上,他细长的手指调皮地伸进了我的内衣里,摩挲着,揉捏着,他急促的呼吸声让我既紧张又兴奋……
 
‘这可是老娘第一次。’我心里想,‘难道这里就是结束我处女生涯的地方吗?’
 
他慌乱地解着我的内衣扣子,我也配合得帮他脱掉上衣,他那白净的身子太让人迷恋了,随后,他整个人压了下来……
 
没想到我的第一次来得这么猝不及防,但又让我身心愉悦。我们折腾了整整一夜,多么热烈而又美好的夜晚……”
 
“你就那么草率得和他发生关系了,要是他之后还拈花惹草怎么办?”罗麦担心地说道,“我可听谷潇然说起过他有很多风流韵事啊。”
 
“不会的,他说了,我就是他的克星,遇到我后别的姑娘都是路人甲乙丙丁,” 沈芮翘起二郎腿,“另外,为了解除相思之苦,我俩决定搬出去单过了。一会就去找房子,以后你们想我了,可以来我和程浩温暖的小屋看我哈。”
 
那个周末,校园里弥漫着泥土的芬芳,栀子花香阵阵袭来,知了早早地爬上了树枝,端详着那些来来往往年轻的脸庞。沈芮和程浩手牵着手搬进了学校附近的一处公寓,从此,一屋两人三餐四季。
 
沈芮私下聚会时告诉我们,她们的日常就是程浩洗衣,做饭,刷碗,拖地,承包所有的家务;沈芮负责啃西瓜、嗑瓜子、看电视和刷手机。等程浩忙完家务,她看着顺眼了就和他爱爱,不顺眼了,就罚他睡书房……
 
大学毕业前夕,沈芮和程浩邀请我们仨以及谷潇然,林一白和高冷去她们租住的公寓吃饭。
 
“姐妹们,还有兄弟们,我宣布一下,明天参加完毕业典礼,我和我们家程浩就要南下去深圳啦。”沈芮站在椅子上,拿着一瓶啤酒高喊着,“来,为我们的友谊干杯。”
 
觥筹交错之际,我看到了程浩灿烂的笑容……
 
沈芮去洗手间那会,谷潇然问他“你不是已经拿到上海MMB公司的Offer了吗?那么好的公司,打着灯笼都找不着啊。为啥还要去深圳,只是为了成全你家沈芮的小任性?那边你们举目无亲,怎么生活?”
 
程浩举起酒杯,和我们每个人碰了一下,“小芮说她一直喜欢深圳,那边冬天温暖如春,她不喜欢家乡的严寒,也不喜欢江南的阴雨绵绵,既然她喜欢深圳,就陪她去好了,工作么,可以再找的,两个人心在一起,人在一起,没什么过不去的坎……”
 
这个浪子,终于难敌我们沈芮的魅力,金不换的回头了……
 
 
叶影的故事—网恋,靠谱
 
叶影兴冲冲地跑过来,“罗麦,你知道吗?我见到了传说中的‘四季如春’……”
 
我笑了,这个单纯的姑娘至今被高冷那家伙蒙在鼓里呢,不过,这也挺好的。
 
大学报到那天,我和沈芮去逛街时,她告诉我,她出门前遇到了另外两位舍友–艾宁和叶影。
 
关于艾宁,小芮撇了撇嘴,“这个姑娘太美艳了,不接地气。”提到叶影,她却眼睛发亮了,说这个姑娘特别像林黛玉。
 
我和沈芮带着沉甸甸的战利品回宿舍,我刚准备掏钥匙时,门忽然打开了。逆光下,瘦弱的叶影出现在我面前:一双顾盼生辉的丹凤眼,好看的悬胆鼻梁上架着一副大大的黑框眼镜,盖住了她原本娇小白净的脸蛋,温婉的小嘴微张着,露出一排整洁的牙齿,两条马尾辫自然地垂在双耳两侧,俏皮而恬静,纤细的手指间夹着一本厚厚的书……
 
自从谷潇然被我俘虏后,我一直谋划着把我另一个老乡—高冷,介绍给小芮。
 
“高冷,空不?出来聊点事。”我给他发信息。
 
“小麦子,我正好有事找你帮忙,10分钟后你们楼下Coco会合,如何?”高冷作为一个计算机系的高材生,打字速度也是让我万分膜拜,我的信息发出去不到一分钟,他已经发了一连串文字过来,还含数字和英文字母。
 
Coco店前,往昔高大茂密的梧桐树此刻仅剩几片灰黄色的残叶在风中挣扎着,秋天即将过去,寒冷的冬天眼看就要来到了,可是小芮的男朋友还没落实,老芮同志又得给她施加压力了。我望着阴郁的天空叹了口气……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