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鲤鱼乡宿舍第一次 宝贝乖一点把腿岔开

更新时间:2020-12-09 14:34:22

徐正风和小美来敬酒,我举起酒杯,眼泪止不住往下流。林一白见状,赶忙过来搂着我,帮忙圆场:‘艾宁看到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太激动了,喜极而泣。来来来,大家喝酒。’我送了个感激的眼神给他,他用眼神回我,‘我懂。’
 
那天,我不知道喝了多少酒,等我醒来时,我的手臂环抱着林一白,更可怕的是我居然浑身一丝不挂,我赶忙抽回双手,一拳重重地捶到他胸口,‘林一白,你这畜生,你到底对老娘做了什么?老娘守身如玉这么多年……’
 文学
 
他揉着惺忪的双眼,‘是你主动的,和我有什么关系,你昨天主动亲我,夺了我的初吻,然后还脱我衣服……’
 
‘你给我闭嘴,’我恼羞成怒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
 
我匆忙穿上衣服,披散着凌乱的头发,摔门而去……
 
在公司见到林一白,我都刻意躲避,一起开会时,也是横眉冷对。
 
两个月后,我发现我开始晨吐了,‘不会吧,才那么一次,真的就中彩了?’我不甘心,偷偷摸摸去药店买了支验孕棒,两条横杠的残酷现实摆在眼前,我彻底泄气了。
 
我去医院预约了流产手术,医生说需要人陪护,这种事情谁干的就得承担后果,我给林一白发了条微信,‘周二上午10点,二院门口会合,不来你就死定了。’
 
‘遵命。’他立马回信。
 
周二那天早上,我突然有点纠结了,怎么说也是一个小生命,我真的要夺走它吗?但是这是我和林一白那混蛋的孩子,又不是和我男神的,坚决不能要……
 
我打了辆出租车,一路闭目养神,不想让自己继续纠结下去。
 
我到医院时,林一白已经在那恭候多时了,‘艾宁,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
 
‘还好意思问啊?’我气不打一处来,拿起手提包就往他身上砸去,‘都是你这个禽兽,害老娘怀孕了,你知不知道,不然我叫你来干吗?’
 
‘不会吧?真的啊,’他的脸上顿时荡漾起抑制不住的笑容,‘我会对你负责的,生下来吧,我养你们。’
 
‘陪我做完流产手术,然后有多远你给老娘滚多远。’我气急败坏,恨不得把他生吞了。
 
他不敢吱声了,搀着我往里走。
 
医生嘱咐了几句,意思是再考虑考虑,我闭上眼睛,不想看到林一白那双充满哀求的双眼。
 
打完麻醉后,我沉沉得睡去了……
 
‘艾宁,这些年我对你的心从没有变过,我们上大学开学那天,你和叶影手挽着手迎面走来,我看到了你,人群中你是那么美丽动人,那么光芒四射,我就暗暗发誓这辈子一定要追到你,我大学的时候为了与你偶遇,制造了各种机会,甚至买通了你们宿舍的三个丫头……你去找工作,我也一直尾随,生怕你落入坏人的陷阱……你去了徐正风的公司,我也是多方打听他的人品以及婚恋状况,得知他有青梅竹马的未婚妻我才放心。我读研时常去你们公司看你,毕业后我就迫不及待去你们公司面试了,尽管外面有很多前景远大的公司等着我,但是我都谢绝了。只要每天看到你,我就心满意足了,虽然你百般嫌弃我,但是我相信金诚所至,你这块千年顽石也一定会被打动的……’
 
‘林一白,你吵死了,’我忍着泪水,数落他……
 
再后来,我们就在一起了……
 
“离开徐正风的公司是你的主意还是林一白的?”我一脸坏笑地问她。
 
“当然是我的了,我现在只想和林一白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养好身子,给他生个健康的宝宝,至于徐正风,就让他成为我记忆中的男神吧。”她轻轻地搅拌着早已凉了的咖啡。
 
夕阳西下,我们一起谈论着大学时期的趣事,艾宁清脆的笑声在风中回荡,真好,她终于寻找到了她要的那份幸福……
 
罗麦的故事—老乡,自留
 
罗麦连蹦带跳闯进宿舍那刻,我正穿着睡裙翘着二郎腿啃着西瓜,看到她时,她戴着灰色的棒球帽,套着白色宽大的T恤,直筒的牛仔裤,脚上蹬一双阿迪的板鞋。以至于我举着半勺西瓜在空中定了半天:妈呀,这个男孩子咋混进来的?
 
“这是520宿舍吧?”她看着一脸惊恐的我,直接把手搭我肩上,“罗麦,陕西宝鸡人,请多指教。”
 
听到她的声音,我终于一口气提了上来,“你好,我是沈芮,沈阳人,我妈姓沈,我爸姓芮,他们两个人懒得出奇,直接把姓结合起来,就成了我的名字。”
 
“这个名字很好听,我喜欢。”她摘下帽子,捋了捋凌乱的短发。
 
我仔细打量了这个姑娘,五官其实长得很好看:薄薄的嘴唇,小巧的鼻子,长长的眉眼,还有一对深深的酒窝。
 
“你这打扮,容易让人误会的。”作为东北人,我向来口直心快,“明明是个俏姑娘,非要把自己整成一个假小子。”
 
“哈哈哈。”罗麦忍不住爆发出爽朗的笑声,“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说我的人,来,姐给你讲个笑话哦。”
 
她拖了把椅子过来,挨着我坐下:
 
“有一次,我去逛商场,突然内急。 好不容易找到厕所,我解决完推门而出,一位姑娘正好拉开我的门,看见我,她立即花容失色,‘啊……’。随即,她好像反应过来了,对我尴尬地笑笑。我摆了摆手示意没关系,随即准备出去了。
 
这时,一位年轻妈妈抱着孩子迎面进来,‘啊?我走错了吗?我明明记得是女厕所啊。’她走到门口确认下标志,重新进来,边走边和孩子叨咕,‘对的呀,是女厕所啊,宝宝,怎么会有叔叔在里面呢?’
 
……
 
我听完趴在桌子上笑得眼泪唾沫横飞, “既然这么容易闹笑话,那你为啥不试着改变一下自己呢,比如头发留长一点,衣服女性化一点?”
 
“得了吧,那样我才不自在呢,”她把我吃剩一半的西瓜抱了过去,“吧唧吧唧”地啃了起来。
 
就这样,我和罗麦一见如故。
 
“小芮,我准备去楼下的店铺买些衣物和生活用品,你去不?”罗麦啃完西瓜,看着我那堆得像小山一样的行李,吐了下舌头,“我什么都没带,准备一切从新开始。”
 
“你真够潇洒,你先下楼吧,我换身衣服下来找你。”我准备从行李箱里扒拉一件干净衣服。
 
当我换好衣服准备出门时,艾宁挽着叶影刚好进来,艾宁像位耀眼的女神–五官精致,身材高挑;叶影却好似《红楼梦》中的林黛玉–身体柔弱,但眉宇间透着才气。简单打了个招呼后,我就出门了。
 
大采购完毕后,我俩已经饿得眼冒金星,准备去觅食,恰好抬头看见旁边有家兰州拉面馆。
 
正当我们俩吃得津津有味时,罗麦右肩膀突然被人重重地拍了一下:“兄弟,你和你女朋友快好了吧?我们这边有一拨人等着呢。”
 
“谁是你兄弟?”罗麦愤怒的小火苗开始蠢蠢欲动了,我赶忙拉住了她。
 
“抱歉,小姐姐,不好意思,你能挪个位吗?我们人比较多。”面前的小哥哥挠着头陪着笑。
 
“不能。”罗麦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冷冷地回了他两个字。
 
“哈哈哈,花木兰,原来今天早上你给我讲的笑话每天都在上演啊。你还是赶紧换回女儿身吧,”我假装嗔怪她,“要不然,我每天和你混在一起,都没有男孩子赶追我了。我们家老芮可是三天两头打电话催我找对象呢。”
 
“这事啊,包在我身上,我们一起坐火车来了好几个老乡,找个时间我给你挨个介绍。”罗麦信誓旦旦地说。
 
罗麦绝对属于行动派,第二天就拉了个帅哥来和我“相亲。”
 
中午,我正在食堂占了座位等她一起吃饭,她突然拽了一个高大的男孩子过来,“小芮,我老乡,谷潇然,接触接触哈。”随后一个媚眼抛过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