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bb日出白的_我把她添喷水了

更新时间:2020-12-09 14:10:24

程浩就是传说中的话痨,能从美国宇航员登上月球扯到司马迁写《史记》,再从巴西足球聊到成都串串。
 
总之,那顿午餐,就成了他一个人的脱口秀。
 
程浩演讲之隙,我无意间余光瞥见了谷潇然偷看罗麦的眼神,有一种特别的情愫。
 
从那以后,每次罗麦邀请我和谷潇然一起见面时,我都临时找各种理由搪塞,给他们单独相处的机会。
 文学
 
两个月后的一个周六上午,阳光透过落地窗细细碎碎地洒进来,罗麦一个人早早地坐在阳台上发呆。
 
我蹑手蹑脚走过去,“花木兰,咋得了?”
 
“小芮,”今天她说话的语气明显有点沉重,“我干了一件对不起你的事情。”
 
“啥事?没关系,说出来吧,我都会原谅你的。”我心里已经隐约猜到了。
 
“就是我原本说要把谷潇然介绍给你的,但是我现在好像喜欢上他了,怎么办?”她一副负荆请罪的样子。
 
“噗”我忍不住笑出来了,“既然你喜欢,那你就自己留着好了。”
 
“可是,那是我准备介绍给你的啊?”她满脸写满自责,“我怎么能这样监守自盗呢?”
 
“没有那么严重啦,”我转着她的一撮短发,“假小子,有喜欢的人是好事,要不然我还以为你是YY呢,再说,谷潇然也不是我的菜哈。”
 
她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如释重负,“那就好,放心,我一定会时刻给你留意的,相信我。”
 
“不急,”我把她侧着的身子往我的方向转了九十度,开涮她,“来,给姐姐透露下,咋突然对这小子芳心暗许了呢,我原本以为你对男人是绝缘的呢。”
 
“别拿我寻开心了,不过说起来你还是我们半个红娘呢。”此刻的罗麦一脸娇羞的幸福,“我告诉你,但是暂时对叶影和艾宁保密哈,等我们关系稳定一点再说。”
 
我立即起誓:“我沈芮,关于此事,绝不泄露半字,否则天打雷劈,五马分尸……”
 
“好了,不要发这么毒的誓,”她打断了我,“事情经过是这样的……
 
你还记得食堂初次见面之后那个周日上午我约你和谷潇然见面的事吗?结果你临阵脱逃,我只能硬着头皮单独和他见面了。
 
他见到我一个人时,并没有觉得意外,只是说他还没吃早饭,邀请我陪他去吃碗面,我勉为其难得答应了。
 
走到面店门口,我就习惯性得一边嘴里念着‘阿达古’,一边双手用力去推门。他对着我微笑,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可能过于彪悍了,赶紧收回双手。
 
我们入座后,他问我有什么忌口没有,我告诉他我不挑食。然后他就点了两碗牛肉面,面上来后他把牛肉都拨到了我的碗里,自己就只是吃白花花的面条。
 
当我们用方言侃大山兴致正浓时,一个陌生的男孩子径直坐在了我的旁边,‘帅哥,拼个桌吧。’
 
虽然一直被误会,但是这次我居然感觉有点窘迫。
 
这时候,谷潇然突然站起来了,很绅士地对我旁边的男孩子说,‘你坐我这吧,这位姑娘不喜欢和陌生人坐一起。’他特意把‘姑娘’两个字声调加重了很多。
 
男孩看了我一眼,嘀咕了一句‘姑娘?头发留这么短?’
 
‘这个是个人意愿,谁说姑娘的标准就必须长发飘飘,’谷潇然望了我一眼,‘我就觉得短发的姑娘特别可爱。’
 
长这么大,第一次听一个男孩子夸短发的姑娘可爱,我当时心里暖暖的。
 
再后来,我其实有点期待甚至有点享受和他单独相处的机会,他每次都会特别迁就我,照顾我。
 
让我对他彻底心动的是昨天的事情。昨天和他一起吃完羊肉串回宿舍的路上,我突然肚子疼。疼得走不了路,他瞧见后,蹲下来要背我。
 
‘你先回去吧,我要去超市买点东西,’我知道这是我大姨妈来的前兆。
 
‘你都这样了,还买什么东西,回去吧,改天再买。’他的语气里有三分责备,七分心疼。
 
‘我要买卫生巾,我大姨妈要来了。’我委屈得说。
 
他愣了一下,二话不说背起我就往超市跑,到了超市门口,他把我轻轻放在椅子上,随后脱下外套盖在我的肚子上。
 
安顿完我之后,他走进了超市,10分钟左右,拎了一大堆卫生巾出来了。
 
我细细一看,有夜用的,日用的,加长的,丝薄的,等等。
 
我好奇地问他:‘你咋买这么多啊?’
 
他的脸上泛起了红晕,‘第一次买,也不知道你需要什么样的,就各买了一些,应该够你用了吧。’
 
‘够了,够了。’一股暖流涌遍了我全身……”
 
“所以,你就被俘虏了?”我津津有味地消化着狗粮。
 
“小芮,从小到大,周围的男孩子都把我当哥们,只有他宠着我。”罗麦的双眸闪烁着甜蜜的光芒。
 
我鼓励她:“那就勇敢去爱吧,都说大学必须经历三件事:逃课,挂科,谈恋爱。先把最后一件实现了吧。”
 
“可是,你说谷潇然会不会不喜欢我呀?我要一厢情愿就糗大了。”她两手搓着衣角,一副患得患失的样子。
 
我心想,恋爱中的姑娘果然智商为零,谷潇然对你的情意那是溢于言表,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我给谷潇然发了条短信:“赶紧把罗麦收了吧,这姑娘少女怀春了。”
 
信息发出去不到1秒钟,谷潇然电话拨过来了,我赶紧躲到宿舍外面的走廊去接,“谷潇然,我给你发的信息你看不明白吗?你是猪脑袋吗?”
 
“沈芮,你说的是真的吗?”电话那头的谷潇然情绪异常激动,“小麦她真的对我有意思?”他高喊着,似乎想让全世界给他一个肯定的答案。
 
“是的,她昨晚想你想得都没睡好,今天一大早就在阳台发春了,赶紧带走,我还想睡个回笼觉呢。”我假装不耐烦。
 
“太感谢你了,改天我请你吃大餐。”他扯着嗓子高喊着。
 
平时挺稳重的一男孩,这会就变得咋咋呼呼了。我挂完电话,摇了摇头,往宿舍走去。
 
“小芮,谷潇然现在要见我,我该怎么办?”刚进宿舍门,罗麦手足无措得看着我,“他刚给我发信息了,说在宿舍楼下等我。”
 
“去吧,花木兰。”我拍了拍她的小脑袋。
 
“嗯,”她给了我一个甜甜的笑容,那对深深的酒窝开心地跳动着。
 
我从阳台上看见她像只欢快的兔子向谷潇然跑去的身影,开心地笑了,虽然我的另一半还在茫茫人海之中迷着路……
 
沈芮的故事—浪子,回头
 
“姐妹们,我昨天把程浩给睡了。”当一夜未归的沈芮出现在我们面前,带来这爆炸性消息时,我们整个宿舍都沸腾了……
 
第一眼看到沈芮时,是我挽着叶影第一次进宿舍时,她正好准备出门:雪白的肌肤,金黄的长发,深邃的双眸,高耸的鼻梁,宽厚的嘴唇。我俩看呆了,这姑娘长得特欧美,怎么看都不像中国人。
 
我拉着叶影主动和她打招呼,“你好,我是艾宁,这是叶影。”
 
她当时急着出门,只是冷冷得回了我们一句:“我是沈芮。”,随后就背着包义无反顾地走了。
 
慢慢熟悉了,才发现她是典型的东北姑娘,耿直,爽朗,狂野。
 
据小麦透露,沈芮和程浩第一次相识是在她给沈芮和谷潇然安排的“相亲会”上,程浩属于闲杂人员误入“剧场”的,但是,后面发生了什么故事,我们就不知道了。
 
“快说说,你和程浩啥情况?”我们仨围堵她。
 
“瞧你们仨那个八卦样,”她故意卖着关子。
 
我忍不住掐她胳膊,“快说,要不然,满清十大酷刑伺候。”
 
“哈哈,受不了你们这几个娘们了,姐姐这就告诉你们。”她在自己的床上盘腿而坐,清了清嗓子:
 
“食堂那一次见面之后,我和他就是两个路人,基本就没什么交集了。
 
罪魁祸首就是你们仨,罗麦,总是和你家谷潇然形影不离;叶影,艾宁,你们两个又经常双宿双飞。我们的520啊,只剩下我成了孤家寡人。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