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好想爱爱可以使人高潮的文字 和竹马睡了以后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12-09 08:50:21

这个男人身边的人竟然对自己有着这样子的想法。

光是这一点,就是别人所想不到的。
 

“如果真要是有本事的话,为什么样对着一个女人下手,而不直接去找洪方呢。”


刘为民苦笑了起来。

“住嘴,你这个私死人有什么资格在那里废话。”

管家突然吼了一声,这愤恨的声线确实是有些吓到了刘为民。

但是,不用着急,一切根本就不需要那么复杂。

“那你们为什么要对我下手?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医生,这件事情跟我本身就没有任何的瓜葛。”

刘为民实话实说。

“你知道的太多了。”

管家皱了皱眉头,已经将手qiāng指向了刘为民。

文学刘为民只是一个医生。

“这件事情并不是我想知道的,你们非要让我知道,我也没有办法。”

他解释着。

可是,管家却似乎不给自己解释的机会,手中的扳机已经扣动。

“有什么话,你跟上帝说去吧。”

管家冷哼一声,手中的扳机被他直接扣动。

只听到一声qiāng响。

可是,刘为民的身体却没有任何事情。

他望着眼前这个男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却直接趴在了地上。

难道说,有人从身后对他开qiāng了?

果然,在刘为民的面前出现了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人。

那个人朝着刘为民看了一眼,突然朝着身后跑开了。

“站住!”

刘为民一边喊着,一边打算过去追。

可是,经过一个巷子口的时候,对方却消失不见了。

仿佛,就像没有存在过一般。

想到这里,刘为民的心情更加复杂了。

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为什么要出手帮自己?

或者说,他的目的并不是想要帮助自己,而是要杀掉那个管家。

一堆的问题困扰着刘为民,让他很是不自在。

可是,现在人已经不见了,想问什么,也问不了了。

晚上,刘为民一个人躺在自己定的酒店房间里面。

奢华气氛却没有让他感觉到半点儿轻松。

相反的,他根本就没有睡意。

自从安远的事情处理后,他就感觉自己一直在别人的监视之中。洪方的事情虽然是无意,但是也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另外,最让人头疼的就是这个女人身上的dú虫,到底是一种什么东西。

刘为民从未感觉过如此疑惑。

翻了个身以后,他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指甲,却注意到了手指处有些轻微泛黄。

虽说痕迹并不是很明显,但是还是能够看出来的。

想到这里,他竟然将鼻子朝着上面嗅了嗅。

有点点的臭味。

他记得,自己之前的时候用手触碰过女人指甲里面的那些dú素,只是没有想到效果居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这味道,实在是刺鼻。

等等,为什么闻了两遍以后,他却感觉有些熟悉了起来。

这种味道,在什么地方也闻到过。

刘为民的脑袋中不停回想着这个问题,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

对,就是这个味道!

他突然起身,来到了洗手间,用清水冲洗了一遍自己的手指以后,果然发现了问题。

手指上存在着一个印记。

粉红色的点点很是明显。

这不是血迹,但是看起来却很像。

“原来是这样子。”

刘为民冷哼了两声,收回了自己的手。

此时,别墅的某个房间门口。

“怎么一回事?”

黄毛一脸紧张地对着自己身边的几个手下说道。

“不知道,本来已经成功了,但是有人帮了他,将阿明给打死了。”

黄毛深吸了两口气,变得很是不自在。

“你们怎么这么没用,连个人都守不住,现在让这个家伙活了下来。如果明天,他替小姐看病,事情全部被抖出来,我们几个都要完蛋。”

“大哥,我们也没有办法呀。”

被黄毛一顿谩骂以后,那几个人一脸委屈地说着。

“靠,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

黄毛叉着腰,一副很是不爽的模样。

但是,即使这样他也不会死心。

“没有办法了,只能够提前对小姐下手了。”

黄毛打了两个手势,示意身边的两个手下动手。

而这一切,都在陈怡的眼中。

刘为民离开之前,就特意跟自己jiāo代了这件事情,加上自己对黄毛确实是没有什么好感,所以打算偷偷观察他。

果然被刘为民给说中了。

本来,这种勾心斗角跟陈怡是无关的。

但是,黄毛他们明显打算利用自己跟刘为民去背锅。

不过,幸好陈怡已经提前做好了准备,所以不用担心那几个家伙会对洪方的妻子动手。

同时,那两个家伙偷偷溜进了那个女人的房间。

轻轻推开门,他们摸索着黑,握着自己手中的匕首,深吸了两口气,直接对着面前的这个位置刺了下去。

刺下去的瞬间,他们就感觉不对劲。

此时,房间里面的灯被突然打开。

洪方一脸严肃地坐在一旁,看着眼前的两个家伙。

“你们想干嘛!”

这一句话说出口之时,那边的两个男人已经被吓得哆嗦了起来。

“我,我们。”

“你们胆子还挺大的,如果不是陈怡小姐告诉了我,我还不知道你们居然敢这么做。”

洪方抽着烟,一副平淡的模样。

但是,确实这么平淡,就越是让那两个人感觉害怕。

“我们,我们不是故意的,我们真的不想这么做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眼前的那两个男人开始紧张了起来。

只是这些,洪方都不想听。

“那就是说,是有人指使你们这这么做的了。”

洪方冷哼了一声,缓缓站了起来。

“告诉我,是谁,我就考虑饶了你们一名。”

那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愣在那里发呆。

洪方也知道,这两个家伙不可能有这种胆子对自己的女人下手,而且他也想要知道,到底是什么人想要背叛自己。

身后的黄毛偷偷给了他们一个眼神。

陈怡看在眼里,却也没有说什么。

毕竟,刘为民告诉过她,不要将黄毛的心思说出来。

虽然不知道刘为民这大叔到底要玩什么把戏,但是既然是他说的话,自己就老老实实遵守就可以了。

“快说,我没有耐心在这里陪你们浪费时间。”

洪方继续开口。

长达近五分钟的时间,那两个人还是选择了沉默,一句话都没有说。

“我知道了,看起来你们是不打算开口了。”

洪方突然抬手,身边出现了两个保镖。

“砍掉一只手。”

洪方随口说了一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紧接着,就是外面的几声惨叫。

陈怡感觉头皮发麻。

她真的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竟然真的会这么心狠手辣。

旁边的黄毛深吸了两口气,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但是,他对于陈怡他们,却是更加看不惯了。


洪方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看着眼前这个几乎要失去知觉,但是依旧十分痛苦的女人。

想到这里,他竟然忍不住感伤起来。

这么久以来,洪方从没有对任何一个女人这么心动过,但是这个让他爱不释手这么多年的女人,竟然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他的眼睛有些湿润,轻轻凑近了女人的面前,在她的额头上亲吻了一口。

身体并不是冰凉的,却没有办法能够得到这个女人给自己的拥抱。

此时,自己房间的门被突然敲响。

洪方放下了女人,一个人来到了门口。打开门一看,才发现眼前的这个人,竟然是黄毛。

“是你?”

想到这里的时候,洪方显然有些吃惊。

“老大,有些事情,我想跟你说一说。”

黄毛摆出一副严肃的模样,看起来很是让人觉得不自然。

洪方也没有多想什么,点了点头,跟着他来到了客厅。

“阿明死了。”

黄毛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洪方自然知道,阿明是自己的管家。

“怎么回事?”

他问了一句,眼神之中带着些许的疑惑。

“就在今天晚上,阿明被别人给杀掉了,但是具体是谁,我们根本就不知道。”

黄毛加重了说话的语气,故意让自己看起来很伤心的样子。

洪方没有说话。

“我怀疑,这件事情,应该跟那个医生有关系。”

黄毛看出来了洪方的表情发生变化,所以赶紧小声在那里嘀咕着。

听到这里的时候,眼前的洪方开始变得疑惑了起来。

“为什么你会这么说?”

“很简单,因为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都是在那个医生出现了以后。”

洪方没有说话。

他确实在思考,为什么事情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如果不是因为刘为民的出现,自己身边确实不太可能会发生那么多意外。

“当时我跟老大你已经出去了,谁也不敢保证,那个医生会不会因为什么目的,跟阿明吵起来,然后动手将他给杀了。”

这么一说,也不是没有道理。

听到这里的时候,洪方的脸上变得复杂了起来。

他深吸了两口气。

“他虽然是医生,但是却并没有对小姐动手,这就说明他其实并不会什么医术,只是打着幌子在这里骗人而已。”

黄毛越说越激动,差点地让自己都相信了。

“所以,你想说他是谁?”

“很有可能是他们的人。”

这个他们,就是洪方一直的死对头。

两家确实存在着矛盾,而且对方也时不时给自己一点儿小摩擦,用此来破坏自己的生活。

但是,这个卑鄙的手段,这些家伙居然还能够下的出手,也确实是让洪方没有想到。

“大哥,如果今天不是我们抓住了那两个家伙,或许都不知道这个医术会不会收买什么人做更加过分的事情。”

洪方抽了一口烟,看着黄毛说到。

“你想怎么办?”

“我觉得应该解决掉这个家伙。”

眼前的黄毛一脸正经地说着。

洪方却不是很着急,因为他知道这两人之间存在着矛盾。

“可是,如果真的这样子做的话,那我妻子的病,应该怎么处理,难不成,要靠你这个一无是处的废物。”

洪方冷笑了一声。

黄毛哆嗦了两下,满脸的恐惧。

“大哥,我只是觉得~”

“够了,我想我应该清楚是什么样的情况。如果你再说的话,就让你解决我妻子的事情。要不然,你也不要在这里跟我说那么多废话,我不想听。”

黄毛知道,就算自己再说下去,肯定也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

按照这种情况一直维持下去,估计以后的情况会相当危险。

想到这里的时候,此时的洪方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

“妈的,也不知道到底是提现出了什么样的魅力,竟然可以让他一直这么相信那个男人。”

黄毛在口中说了两句,脸色看起来相当不好。

第二天。

刘为民像个没事人一般来到了洪方的家中。

这等别墅看起来依旧还是那般靓丽,但是给刘为民的,却满是杀机。

门口的刘为民盯着黄毛看了两眼,但是却没有说话。

“刘医生,已经过去一天了,你似乎并没有什么进展。”

坐在客厅沙发上的洪方,见到刘为民就直接说道。

刘为民没有说话。

“不过,既然你过来的话,我就希望你能够做点儿事情。要不然,消磨的,是我们两个人的耐心。”

显然,洪方已经有些等不及了。

刘为民也知道,应该是黄毛这个家伙在暗中对他说了些什么,所以这个男人才会说出这种话的。

“放心,这一次我肯定不会让你失望。”

刘为民被带进了房间。

陈怡待在门口,一脸激动地看着眼前的刘为民。

“有办法了嘛?”

她轻轻对着眼前的刘为民问了一句。

“差不多了,你先出去托住他们,我一个人在这里看病就可以了。”

陈怡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要做什么。

“真的不需要我这个帮手吗?”

“暂时不用。”

陈怡怎么说也算是医学院的高等生,怎么可以这么没有面子,处在这个男人中间呢。

不过,既然刘为民也没有打算让他做什么的话,她也只能够乖乖听话。

陈怡来到门口边,看着外面的这些人。

“又搞得这么神秘,你们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黄毛说了一句。

“你们等着就可以了,既然他说能够看好,就说明这个病他可以看好,你们不需要有那么多压力。”

洪方不紧不慢,掐断自己手中的香烟。

“没事,我给他时间,但是如果事情处理不好的话,后果就跟昨天晚上那两个男人一样。”

那两个男人?

“我们这么费尽心思帮你们看病,你们居然还打算这么做。”

陈怡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洪方会威胁自己。

“哦,是这样子吗?你是打算跟我,讲道理啊!”

洪方看着他,突然肆意笑了起来,脸上那副表情看起来竟然让陈怡感觉到了害怕。

陈怡不说话,只是选择保持沉默。

她现在很慌,被刘为民丢在这里,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但是,黄毛却更加紧张。

他不知道,刘为民这个家伙会不会真的凭借着他的一手医术,将近乎垂死的女人给救活了过来。

时间过得很慢,似乎每一秒钟对于陈怡来说都是煎熬。

她的确是一个有担当的女人,但是洪方这种身份的人会比宋阳更加让她害怕。

“这么久都过去了,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黄毛开始不淡定了,在口中说了一句。

这态度,似乎也让洪方不自然了起来。

里面就两个人,我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不管现在是什么情况,我都必须要进去看看了。”

说到这里之时,黄毛已经按耐不住自己内心里面的激动,直接凑了上前,准备将门把手给拉开。

可是同时,门却自动被打开了。

刘为民走了出来,一脸轻松地盯着洪方看了一眼。

“刘医生,好了?”

刘为民点点头。

“虽然时间是长了点,但是病也算看好了。”

刘为民笑了两声,朝着身后打了一个手势。

紧接着,门缝之间,一个身影穿过洪方的视线。

那个女人,一脸淡定地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线里面。

“阿离~”

见到心爱的女人,洪方所有的思绪都被抛之脑后。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怎么也不会相信,这个女人果然已经安然无恙般地出现在了自己的身边。

可是,就在他准备上前,好好抱住自己心爱的妻子的时候,刘为民却阻止了她。

“别着急。”

洪方退后了两步,满脸的疑惑。

他对刘为民已经没有了警惕,毕竟这个男人真的做到了别人所做不到的事情。

可是,明明已经看好了病,为什么却不让自己碰她。

“她的身体相当虚弱,你最好还是不要随意碰她的好。”

说着,刘为民将手中的纸条又一次扔给了陈怡。

“那,她是怎么站在这里的?”

洪方一脸不理解地问道。

“因为这个。”

刘为民拿出自己手中的怀表。

的确,自己是尝试着利用催眠术,才可以让这个女人的身体能够站稳。

“那,那她身上的病~”

“该处理的已经处理好了,接下来就需要让陈怡按照我上面的配方去配yào,将yào配置好以后,熬成yào水,让她泡两个小时就可以了。”

dú虫的确已经让刘为民给bī了出来,而现在要做的就是利用yào方子,将女人身体里面的han气驱除。

“那,这种事情还是让我来吧。”

黄毛一脸殷勤地凑了上前,打算抢功劳。

“不行,你不懂这方面的知识,如果你去只会将yào方子给弄混。”

刘为民直接就拒绝。

“我小的时候在yào店待过,一些yào材什么的我还是~”

“你给我住嘴,说是不用你就不你!”

洪方突然朝着黄毛吼了一句,他才老实下来。

“那我先去了。”

陈怡瞥了一眼yào方,直接就离开了别墅里面。

“洪先生,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有些话想单独跟你聊聊。”

刘为民盯着洪方看了一眼。

洪方点头,并没有拒绝。

将洪方的妻子安置好以后,刘为民跟洪方单独来到了一脸房间里面。

“洪先生,有句话我不知道应该不应该多问。”

洪方对刘为民已经没有那么多顾虑,自然同意他问。

“你说吧。”

“你妻子,她是不是有服用yào物的习惯。”

听到这里,洪方也没有避讳。

“没有错,我妻子胃不好,所以经常会吃一些胃yào。”

刘为民点点头,松了一口气。

“那我再问,负责给你妻子开yào的医生,是什么人?还有,能不能够将你妻子服用的胃yào,让我看看。”

洪方顿了顿,从房间的抽屉里面找出了之前的时候还没有用完的yào物,递给了刘为民。

刘为民接过以后,轻轻嗅了嗅。

“洪先生,我想给你做个实验。”

实验?

洪方不明白这男人到底想要做什么,但是看他的样子又不像是在开玩笑。

“什么实验?”

刘为民没有说话,从桌子上拿来了一个空着的茶杯,将手中的胃yào放进了被子里面,然后倒了一点儿温水。

一开始,还没有发现什么。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yào物在水中溶解以后,不得了的情况发生了。

水中,似乎存在着什么东西一般,不断在水里面活动。

虽然很不明显,但是确实是吓了洪方一大跳。

“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

洪方有些紧张。

“yào物里面,存在着一种寄生虫,这种虫会在跟温水接触以后产生反应。”

也就是说,自己妻子吃的那种胃yào,其实是将一部分的虫子含进了嘴里面。

这太不可思议了。

“这种虫子并不能够直接进入你的身体里面,他们会依附在嘴唇中,然后寄生在指甲缝隙里面。”

洪方感觉不可思议。

“这也是为什么你妻子会昏迷的原因。而且这种胃yào本身就存在着很大的问题,从一定的程度上来说,并不能够将你妻子的胃病给治好,反而会在她的身体里面留下一部分的dú素。这种dú素在扩大以后,会导致你妻子发烧,发热,最后身体变han,甚至于失去知觉。”

“那,她现在还有救吗?”

洪方扯着刘为民的衣服,一脸紧张地问道。

“你放心,她身体里面的dú素已经差不多被排除了。不过,现在要解决,还剩下两个事情。一个是她身体里面的寄生虫,另外一个就是体内的han气。我之所以让陈怡去配yào泡澡,就是为了能够让你妻子将体内的han气驱除。至于寄生虫,这需要一个很大的工程,在驱除han气以后,我会帮你处理。”

“刘医生,真的是太谢谢你了。我之前对你有所误解,也希望你能够原谅我。”

洪方说着,几乎都快要在刘为民的面前跪下来了。

“你不用这样,这也是我作为医生的一点儿义务而已。”

“只要刘医生你能够治好她的病,以后你就是我洪方的兄弟。”

洪方语气坚定。

刘为民毕竟心软,他实在不忍心看着洪方现在的处境。

“在这之前,我还有件事情要告诉你,只是这件事情你可能不愿意听。”

洪方从刘为民的神态之中,似乎看出来了点什么。

“刘医生,你是不是想说,有人打算对我不利?”

刘为民点头。

“我本不想去管这件事情的,但是事态已经越发严重,而且那些人已经威胁到了我的安全。”

洪方没有说话。

“昨晚,有人打算对我下狠手,但是我侥幸捡回了一条命。”

至于是谁帮助了自己,刘为民不打算告诉洪方。因为他知道,洪方也不可能知道那个人是谁。

“但是,黄毛说的却是,你打算对我不利,说是你杀死了阿明。”

阿明?就是那个管家?

刘为民苦笑了两声。

“洪先生,我想你应该知道谁是对的谁是错的吧。”

洪方陷入了沉思之中。

的确,如果刘为民没有问题的话,那么很有问题的应该就是黄毛那个家伙了。

可是,黄毛怎么说也是跟着自己好几年了,自己对他也不算是很差,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事情呢。

“事情的发生应该是有原因的,但是具体是什么原因,我也不能够随意猜测,只是希望你能够明白,谁是对你好,而谁又是不对你好的。”

刘为民说完这一句话以后,就离开了洪方的房间。

……

另外一边,陈怡也已经将yào方给配好了。

其实从她出门开始,就一直感觉有人在跟着自己。

在处理完了这一切以后,她在回去的路上,果然是撞见了黄毛他们。

“丫头,将你手上的东西留下来,然后赶紧离开这里。”

黄毛威胁道。

“为什么我要听你的话呢。”

陈怡不仅没有妥协,反而转过来问了这个家伙一句。

这句话,让黄毛瞬间就变了脸色。

“我可不是在跟你开玩笑,如果识相的话你就赶紧给我离开这里,趁我还没有生气之前。”

陈怡冷哼了两声,脸上却是一副随意的表情。

“妈的,你是不打算给我面子是不是。”

黄毛气急败坏。

“你半路拦截我,就是想要对我不利,你知道那个女人醒过来以后你会完蛋,对吧!”

陈怡冷哼了两声。

黄毛没有说话,只是示意自己身边的两个壮汉去收拾陈怡。

两个壮汉坏笑了一声,一步一步朝着陈怡靠近。

陈怡倒也不紧张,一手甩着自己手中的yào材,一边活动自己的筋骨。

“给我上!”

黄毛一声令下,两个大汉普通脱了僵的野马一般朝着陈怡扑了过来。

可是,陈怡却调整呼吸,一个抬腿,将其中一个给踢翻在了地上。然后灵活躲过另外一个,将手中的yào方子对着大汉的脸上砸了过去。

这个没有反应过来,陈怡却又是对着他的胯下狠狠来了两下。

剧烈的疼痛感让大汉很快也躺在了地上。

陈怡一脸轻松。

毕竟,对于练过武的她来说,处理掉这两个家伙简直不要太简单。

“看你还敢不敢在这里嚣张。”

陈怡冷哼一声。

“你很能打是吧!”

黄毛打了一个手势,在身后一下子聚集了十几个家伙,而且他们的手上都握着棍棒。

陈怡不是傻子,知道自己不可能打得过这么多人,直接侧身,朝着身后的方向跑了过去。

“给我追!”

黄毛自然也不甘示弱,赶紧示意自己身边的人将陈怡这个丫头给逮住。

另外一边,洪方他们还在别墅里面等待着。

坐在那里的刘为民却很是疑惑。

按照道理来说,这个时间陈怡应给是处理好事情的了。

可是,偏偏这个时候还没有见到这个丫头。

“黄毛呢?”

洪方问了一句。

“出去了。”

刘为民似乎感觉有些不太好。

他突然站了起来。

“怎么了,刘医生?”

洪方察觉出来了他的不对劲,在一旁问了一句。

“我感觉陈怡应该是出事情了。”

刘为民一脸紧张,但是貌似也不能够出去。

在自己刚刚准备出发的时候,洪方看了一眼自己,这个表情有些奇怪。

大概在过去了十几分钟以后,一个身影急匆匆地朝着别墅里面跑了进来。

是陈怡!

“你没事吧。”

见到陈怡的那一瞬间,刘为民关心地问道。

“还好,没有什么大问题,就是差点儿被黄毛给追上。这家伙打算要我的命,所以我一路跑,饶了好久的路才甩开了他们。”

洪方不淡定了。

“他为什么要你的命?”

“因为这个呗。”

陈怡自然不会给洪方好的脸色,因为这家伙在刚才凶自己的时候态度很是恶劣。

如果说刚刚开始的时候只是一个意外的话,那么现在洪方也不得不去承认这个事实了。

“难不成这家伙真的有问题。”

“你以为呢,这家伙心思多的很,为的就是想要让我们没有办法将你妻子的病给治好。只是你这个蠢货,什么都不知道。”

洪方的管家瞪了一眼陈怡。

也许陈怡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嘴快了一些,也就愣在那里没有吱声。

“你没事就好,现在去将这些yào给熬出来,然后泡在水里,将洪先生妻子放进去泡一会儿。”

刘为民眨了两下眼睛,给了这个女人一个手势。

似乎,陈怡也明白了些什么,一口答应了下来。

此时,洪方也已经准备起身。

“洪先生,你要做什么?”

“找他问个清楚!”

洪方回头,一脸不爽地看着刘为民。

“现在不需要在意这个事情,如果他真的不想让你知道,那么他自然会编很多的理由。”

刘为民解释道。

“可是,我想知道这家伙为什么吃里扒外。”

洪方也想了解,事情的背后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就在同时,黄毛也已经追了过来,在见到门口的洪方那一秒钟的时候,他愣住了。

洪方自然很是不爽,正准备上前的时候,却被刘为民一把拉住。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