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老师在教室猛烈要了我小说_摸驾驶员的黑色巨龙

更新时间:2020-12-09 08:32:05

旷工一天不至于辞退,李轩明白,主任自然也明白,只是有人将一块石头压在上面,下面的人要想轻松,只能雷厉风行的”公事公办”。

 

 

默默的回到宿舍收拾东西,忙碌半响,李轩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他还真没什么好收拾的,床铺被褥是医院统一发的,剩下的也就是李轩的一箱书籍,几件衣物,还有些洗漱用品罢了。

 

 文学

 

提着皮箱走出宿舍楼,李轩抬头仰望高楼,心中难以言喻的苦涩。

 

 

按部就班的照着生活轨迹走的日子,就这样离去不复返了吧,或许跟自己的初心理想背道而驰,可本质上似乎并没有太大的改变,此时背负着一些常人所难以理解的东西,可能这才是自己最大的责任。

 

 

……

 

 

当晚,李轩回归大学寝室,这里倒是可以暂住一阵。

 

 

医学院北边有一处树林,平日里人迹罕至,但也不乏一些喜欢别样情调的情侣来此调情,寻求刺激,李轩沿着树林小路在朗朗月光下缓步行走,感受着灵气的不断变化,从学校到树林,灵气从无到有,树林内一个空荡的平台,恰恰是灵气最浓郁之处。

 

 

这是李轩观察一天下来,最适合修炼之处。

 

 

站定,李轩悄然闭上了双眼,接着缓缓盘腿坐下,摆出个五心朝天的架势。

 

 

武道境界划分很明确,不入流、三流、二流、一流,之上是绝巅境,也算是真正迈入了古武境界。

 

 

现在的李轩已经处于不入流炼体巅峰境,体内有气流转,他准备积蓄力量,冲击三流。

 

 

心定,李轩开始回忆青玄经的口诀。

 

 

“青玄帝经”一分为二,一者青玄经,乃是炼气法门,二者青帝炼体决,是锻体法门,分工明确,却殊途同归,大道同源。也就是说,青玄经的修炼,同样可对锻体术引起共鸣,而炼体决的锤炼,同样可产生气,举一反三。

 

 

随着李轩逐渐进入修炼,他的身体仿佛化作黑洞,整片树林的灵气就像是饿极的精灵,疯狂的朝李轩所形成的灵气旋风涌来,像是飞蛾扑火。此时的李轩,身体再次散发出青绿色的光芒,就像新生婴儿一般,贪婪的吸收着涌来的灵气化入腹下丹田,再源源不绝的疯狂运转全身炼化,增强体质的同时,最终化作一股青色的气,于丹田形成了疯狂的青色灵气旋,再以此吸纳吞吐灵气,产生青气,如此循环往复。

 

 

此时,方圆十米之内寂静无声,清风不止,树叶却岿然不动。

 

 

斗转星移,月轮隐没,东方天边泛起了一抹鱼肚白,璀璨的金辉透过树叶投射在树林中,盘坐男人的身上,脸上,莫名增添了几分神圣气息。

 

 

李轩眼皮微动,轻轻的睁开双眼,一抹玄青色光芒存留半响,逐渐隐没,归于平静。身边的罡风也逐渐停止,树林再次归于平静。

 

 

李轩站起身来,感觉浑身都充满了力量,体质能够感受到明显的提升,他此时甚至有种想要跟九牛二虎一较高下的错觉,握了握拳,筋骨爆响,李轩走到一颗粗壮的柳树旁,一拳挥出,看似平淡之际,可当李轩收手时,树皮上已然留下了一个深深的拳印。

 

 

整棵树都未晃动半分,更无树叶落下,拳印完整而规矩,深深印刻。

 

 

力量的掌控,简直惊世骇俗。

 

 

可更令李轩惊讶的,不是无形中对力量的掌控,而是这无与伦比的力量!

 

 

一个凡人,居然能够在这老树下留下如此深刻的拳印,入木三分,可想而知,这若是一拳打在人身上,会发生怎样的场景?更恐怖的是,李轩刚才完全就是一时兴起,随手一拳,虽不至于轻而易举,但他确实有留手。

 

 

毕竟想想,一拳砸在柳树上,拳头可能会很痛。

 

 

而且,李轩此时全凭肉身的力量,体内的青气也就是青玄气,可是丝毫没有调动,如果想,李轩觉得自己一拳将这两人合抱的柳树砸出个通透的窟窿也不是很难,前有花和尚鲁智深倒拔垂杨柳,李轩觉得自己比他强多了。

 

 

简直就是超人。

 

 

走出树林的,见到东方太阳的光辉,李轩这才醒过神来,他居然在树林里坐了一夜,可此时却是精神抖擞,比睡了一天一夜都强,精力充沛。随即肚子开始抗议,李轩摇头无奈,毕竟武者也是人类,修炼代替睡觉可以,不吃饭可是会死人的。

 

 

低头消化着修炼所得,李轩走出了树林。

 

 

一个怪异的三人组合吸引了李轩的注意力,一名绑着马尾,穿着黑色宽松练功服的女子面无表情的推着一名坐在轮椅上的老者,两人身后半步,一名休闲装的寸头青年负手而立,面色冷峻,三人朝着树林走去。

 

 

双方擦肩而过。

回到学校寝室,李轩看着空无一人的屋子叹了口气,寝室老大王景升跟赵闯的床铺还在,地上的哑铃也还在,桌上是吃剩的火锅底料,袜子内裤满地乱飞。李轩是个有”洁癖”的人,只得无奈的帮两人收拾一番,将锅刷了。

 

 

坐在床上,李轩褪去上衣,他很想洗个澡,但是身体却莹白如玉,散发着微不可察的玄青色光芒,连汗珠灰尘都沾不到,所以洗澡这项活动,以后可能会少很多了,李轩对此还是有些遗憾的。

 

 

半响,李轩翻出手机中二人的合影,眼神黯淡许多。

 

 

修炼时需要心无旁骛,可闲下来,李轩心中还是一阵刺痛,刘佳,这个陪伴了自己整个大学生活的娇俏女生,投入了别人的怀抱,李轩很难释怀。他是修炼,但修的是武道,而不是仙道,更不可能像网络小说中断绝七情六欲,清心寡欲。

 

 

如果真是那样,李轩宁愿放弃。

 

 

将手机收好,李轩去食堂吃了早餐,走出校门。

 

 

十分钟后,李轩站在了一家名叫”新月”的酒吧门前,看着墙上贴着的招聘广告,苦涩一笑,兜兜转转,又回来了。

 

 

这家酒吧,是李轩大学三年的临时工单位之一。

 

 

酒吧老板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叫赵新月,27岁的年纪,将酒吧经营的井井有条,李轩很佩服她,佩服她的经营手段,也佩服她的魄力,一个势单力薄没有丝毫靠山的女人,能够在大学城附近开这样规模的一家酒吧,不可谓不厉害。

 

 

“咦,小轩,你怎么来了。”

 

 

走进酒吧,酒吧小妹姗姗上前,惊喜的看着李轩。

 

 

“姗姗姐,我来找月姐。”李轩温和的笑,这三年来,酒吧众人都待他不错。

 

 

“月姐啊,我帮你去喊。”

 

 

姗姗离去,李轩跟酒吧内收拾卫生的几位打着招呼,坐了下来。

 

 

半响后,赵新月扭动着腰肢款款而来,见着李轩,漂亮的大眼睛一亮,笑吟吟的上前,”小轩,想没想姐姐呀?”

 

 

李轩无奈哭笑,被日常调戏了三年,习惯了。

 

 

起身跟赵新月照面,看着女人那仿佛能滴出水的眸子,李轩哭笑不得,”月姐,我来找您是有事儿的。”

 

 

“哦”

 

 

赵新月这一个哦字拉出了长长的尾音,促狭的眨了眨眼睛,”没事儿就不来找姐姐了是吧,是姐姐人老珠黄了?不够漂亮性感了?没有吸引力了?勾不起小男人的欲望了?”

 

 

李轩嘴角抽搐。

 

 

“好了不逗你了,坐下说。”

 

 

赵新月略显疲惫的将额前发丝别到耳后,腰肢扭动,坐了下来,翘起了二郎腿,颇为性感。

 

 

李轩知道,她这是忙了一晚,还未休息。

 

 

心中感动,略有愧疚,李轩也不废话,”月姐,我还想来您这儿打工。”

 

 

赵新月睁了睁眼睛,”你不是去第二人民医院实习了么?”

 

 

“出了点事情,我被辞退了。”李轩低头。

 

 

“好吧,可以。”赵新月抿嘴。

 

 

“但我有一个条件,晚上你可以来这,白天你不能做无业游民,你学习那么好,专业不能扔掉,我一个朋友是开小诊所的,你白天去帮她,不过是中医诊所,你看?”赵新月知道李轩学的是临床专业。

 

 

“中医诊所?”李轩双眼放光。

 

 

赵新月没发现李轩的异样,自顾自道:”虽然可能对你来说很困难,但终归是医生嘛,都一样的啦。”

 

 

李轩笑了:”我去。”

 

 

“行,我给你电话,现在就过去熟悉一下,我跟她打招呼,至于酒吧这边,十二点之前也不算很忙,你踩着点来就可以。”赵新月从小西装兜里摸出纸笔,写下电话号码,递了过来。

 

 

李轩看着神情疲惫的赵新月,心中感动,从第一次见面开始,这个性感的一塌糊涂的女妖精就喜欢调戏自己,那会儿他很容易脸红,每当脸颊滚烫,她总是俏皮的捏着李轩的脸蛋,笑的很开心。

 

 

三年如一日,从未改变。

 

 

赵新月对李轩的好,李轩记在心中,此时此刻,李轩暗暗下定决心,以后定要用自己的能力,好好保护月姐一世平安富贵!

 

 

李轩起身准备告辞,赵新月也站起身来。

 

 

“对了,你那个小女朋友呢,叫什么来着?”赵新月捏了捏李轩的脸蛋,笑吟吟的。

 

 

“分手了。”李轩一怔。

 

 

捏着脸蛋的纤手一顿,赵新月突然将李轩搂在怀中,拍了拍他的背,嘻嘻笑道:”不怕不怕,不就是个女人吗,以后姐姐给你暖床。”

 

 

“月姐,我没事的。”

 

 

紧贴着脸蛋的两团柔软温柔的令人窒息,李轩脸红脖子粗,没好气的道。

 

 

“哈哈哈,臭小子,还不乐意了,姐都让你占便宜了。”

 

 

李轩怀着不错的心情离开新月酒吧,找到了月姐说的地址,登时傻眼了,这诊所可不小啊。

 

 

济世堂。

 

 

李轩早就听闻千峰市有这么一个中医药集散中心兼诊所,以前也想过来见识见识,可惜始终没机会,没想到世事就是这么神奇。

 

 

拨通电话,李轩问道:”你好。”

 

 

“是李轩吧,我是徐梦茹,上二楼找我。”冰冷的女声传来。

刚刚迈进济世堂,李轩赫然发现自己全身毛孔都扩张开来,疯狂的吸取着空气中浓郁到难以置信的灵气,心中惊骇,抬眼望去,无数团灵气光源散发着幽幽白芒,整个济世堂,在李轩的眼中,简直就是仙境,是修炼的最佳场所!

 

 

他顿时明白了,这是中药的灵气。

 

 

“先生,你找谁?”

 

 

李轩还未从震惊中回神,一个小厮上前询问。

 

 

“我找徐梦茹女士。”

 

 

“你是李轩吧,请跟我来。”小厮点头,走向了二楼楼梯,李轩急忙跟上。

 

 

办公室内,李轩见到了一个穿着白色职业装的女人,身材高挑,气质冷峻,那精致的脸蛋之上,琼鼻檀口,耳垂精致,特别是那水汪汪的黝黑双眸,冰冷却清澈。

 

 

“李轩是吧?”

 

 

“是。”李轩定神。

 

 

“月月跟我说了,你懂中医吗?”徐梦茹摆弄着茶几中的茶具,头也不抬。

 

 

“略懂一点。”李轩谦虚了一下。

 

 

“认得这是什么吗?”徐梦茹突然从旁边捏过来一株形状很怪的草药。

 

 

“徐长卿。”

 

 

“咦?”徐梦茹一怔,抬头看了李轩一眼。

 

 

“好,你可以来,早上十点上班,下午五点下班,试用期一个月3000,转正4500,有问题吗?”徐梦茹问。

 

 

“没问题。”李轩心叹大手笔。

 

 

“好了,你去吧,明天正式上班。”徐梦茹低头,继续摆弄茶具。

 

 

离开济世堂,回到学校寝室,老大王景升跟老三赵闯仍旧不见人影,倒也乐得清静,李轩关好寝室门,盘坐床上,静静的感受着体内的青玄气流转,虽然学校的灵气稀薄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李轩发现了一件很神奇的事情。

 

 

青玄帝经,有体内自循环增强气的能力。

 

 

这代表着什么,李轩很明白,哪怕是他没有在灵气浓郁的地方修炼,仍旧可以时刻进步,丹田内的青玄气,就像是一颗参天巨树的能量源泉,在气的转换过程中,不断凝练本源,增强着修炼者自身的修为。

 

 

现在,李轩才知道老祖宗是真的强,很变态。

 

 

一直修炼到晚上十一点左右,李轩决定好好休息,安稳的睡了一觉。第二天不到五点钟,李轩猛地睁开了双眼,寝室毫无动静,王景升跟赵闯仍旧没有回来过的迹象,李轩洗漱一番,朝着昨天修炼的小树林走去。

 

 

虽然青玄帝经有自循环的能力,但很明显小树林的修炼速度快的不是一星半点,李轩不想碌碌无为,任其发展,他想要变强。

 

 

但到了之后,李轩发现自己的修炼地被人给”霸占”了。

 

 

一个束着高高马尾,穿着黑色练功服,面无表情的冷艳女子,正在林中那一块空地打拳。

 

 

一名坐在轮椅上的和蔼老者,看着女子微微点头,脸上流露出欣慰的神情,时不时的微笑点头,时而又严厉的纠正错误,其气色明显不是很好,双目倒是炯炯有神,可李轩能看得出,他的身体早已千疮百孔。

 

 

而站在老人身后笔挺的精悍男子,眼神锐利,目不斜视。

 

 

李轩顿时认了出来,这是这是昨天早上离开时遇到的那三个人,很奇怪的组合,李轩记忆犹新。

 

 

缓步走上前去,看着打拳的女子,李轩眼中多了些东西。

 

 

轮椅老人抬头看了李轩一眼,没有多说什么,转头继续看着女子,倒是其身后的精悍男子,在看到李轩的瞬间,眉头微皱。

 

 

李轩凝神看着女子打拳,虽然察觉到二人的目光,却没有理会。

 

 

穿着黑色练功服的女子很漂亮,瓜子脸,稍显冷厉,眉眼精致,看得出是很倔强的那种女人,也是很要强的性格。而此刻练拳的她更显英姿飒爽,身体虽然纤细苗条,但却如青松般挺拔高挑,特别是拳击瞬间,虎虎生风,气势绵延不绝,举手投足间尽是女英豪杰的风骨气质。

 

 

可这不是关键,关键是李轩发现了在女子体内乱窜的气。

 

 

从得到老祖宗传承后就明白武者体内的气是真实存在的,李轩倒也没有太多的惊讶,只是这名女子体内的气却是无根之萍,简单来说,她修炼的气此时只是贮存于体内经脉,却没有开辟丹田气,更没有打通任督二脉,所以她的气只能用于战斗使用,并且在挥霍一空之后,必然需要很长时间的恢复期。

 

 

看了半响,李轩突然轻笑出声。

 

 

果然,跟自己的修炼方式简直是天壤之别,犹如萤火与皓月,不可相比较。

 

 

任督二脉,十二经络等体内乾坤的影子,在这女子身上看不到丝毫,她体内的气运转线路,也就是很单一的脉络而已。

 

 

“这就是现代武者吗,古武传承果然断层严重。”

 

 

李轩心中有了计较,此时的他虽然只是不入流武者,但像是这女子一般的武者,李轩基本可以一个打上百个同阶,而且是不会累的那种,哪怕不求击败,单纯对打,都能生生将她体内的气消耗一空,不战而屈人之兵。

 

 

李轩再次轻笑出声,缓缓摇头。

 

 

李轩这边摇头,思绪乱飞,却没注意到冷艳女子早已经收功,定了定精气神,吐出一口浊气。

 

 

而她那冷厉清澈的眸子,此时正盯着李轩,目不转睛。

 

 

“你是谁。”

 

 

李轩一怔,游离的眼神聚焦,看着冷艳英武的女子俏立原地,笑道:”你好,我是来锻炼的。”

 

 

“你刚才笑了吧?”

 

 

“嗯?”

 

 

“为什么摇头,你能看得懂?”女子眼神仍旧冷厉。

李轩一怔,他当然能够看得懂,青玄帝经中附带的大多数是一些带有”治愈”、”圣手”之类名词的法门,但是战斗法门同样不少,有些哪怕是以李轩现在对古武修炼的理解,都难以参透,一头雾水。

 

 

而一些比较简单的战斗法门,比照女子拳法的深奥程度,简直就是博士后跟小学生的区别。

 

 

李轩不想招惹是非,很礼貌的致以歉意:”看不懂,我只是想到了别的事情,希望没有影响到你,很抱歉。”

 

 

女子看了李轩一眼,微微颔首。

 

 

她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上前跟老者攀谈了起来,片刻后再次摆出了架势,缓缓出拳,由快到慢,再由慢到快,其中蕴含道理倒是不难懂。

 

 

李轩看了会儿,失去了兴致,自顾自的端坐在一棵树下,五心朝天,缓缓闭眼。

 

 

半个小时后,当朝阳缓缓升起……

 

 

嗡—-

 

 

一声仿佛穿越虚空的微小音爆声响彻整个小树林,树叶晃动片刻,整个小树林的灵气突然狂躁起来,就像扑火的飞蛾一般,不要命的朝着李轩周身涌来,只是眨眼之间,便是在其身边形成了一股肉眼不可见的灵气气旋,此时的李轩,俨然被灵气风暴所包裹。

 

 

李轩先是皱眉,随即喜上眉梢,急忙屏息凝神。

 

 

而此时,他不知道的是,当他凝神之后,一旁坐在轮椅上的老者却是一怔,猛地扭头朝着李轩的方向看了过去,浑浊的双眼精芒爆闪,气势升腾。

 

 

“雨薇。”老者朝女子招手。

 

 

名叫雨薇的女子停下动作,上前轻声道:”爷爷,怎么了?”

 

 

“你看他。”老者指着李轩。

 

 

雨薇抬眼望去,刚才的清秀少年此时盘腿坐在树下,呼吸平稳,面色如常,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爷爷,您想说什么?”

 

 

“注意看他的呼吸跟周身。”

 

 

雨薇微怔,几分钟过去,她的美眸被不可思议覆盖。

 

 

刚才笑呵呵的跟自己道歉,说看不懂拳法的那名年轻人,此时周身的树叶灰尘居然在有规律的旋转着,很慢很慢,但是仔细盯着看上一会儿,就能发现这超乎寻常的现象。而他的呼吸,则更加诡异……

 

 

成人每分钟大约呼吸16到20次,寻常武者所称的呼吸绵长,也就每分钟十次左右,可面前这个年轻人,每分钟呼吸一次!

 

 

谭雨薇并不认为年轻人是在故作姿态,因为她看了足足三分钟,青年呼吸了三次,三十秒吸气,三十秒呼气,哪怕是龟息术,常人哪有能够吸气吐气持续三十秒脸不红气不喘,甚至没有出现大脑缺氧状态的?

 

 

咕嘟。

 

 

谭雨薇听到了爷爷很粗重的喘息,也听到了他喉结滚动的响声,爷爷也在震惊。

 

 

这简直是颠覆了谭雨薇的世界观,哪怕是在武侠小说中,都不会出现这样完全不符合人体机能的设定啊。

 

 

“爷爷,这……代表什么?”谭雨薇轻声道。

 

 

“这代表着他可以青春永驻。”老者说话都艰难了许多,神色复杂。

 

 

“青春永驻!”

 

 

单单是这对于李轩来说最简单最无用的一条,已经让谭雨薇檀口微张,满目惊骇。

 

 

“而且看他周身,似乎有真气护体,你可以试着扔一块小石头过去。”

 

 

“扔石头?”

 

 

谭雨薇一怔,武者坐定之时,最受不得外力干扰,这是从她第一天踏上武道就被爷爷告知的铁令,可现在,爷爷再次颠覆她的观念,居然让她朝着一个正在修炼中的武者扔石头?这不是搞笑吗?

 

 

谭雨薇没接茬,不过这一刻,她心中突然有一种别样的情绪升起:这小子,能让自己的爷爷都佩服不已,甚至很惊讶,足以说明他的厉害,那么刚才看自己打拳,定然是轻看自己,可他却偏偏那么云淡风轻的说什么想别的事情,真是可恶!

 

 

恐怕连谭雨薇都没发觉,她的心态开始变了。

 

 

在今天之前,她从未有过类似的情感波动,哪怕是那些追求自己的所谓高干子弟,富家公子如何取悦她,都坚如磐石的冰冷武道之心,此时破了。

 

 

“哼,我看他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谭雨薇贝齿勾着唇角,眼神复杂。

 

 

老者皱眉,看了谭雨薇一眼,突然笑了。

 

 

“爷爷,一会儿我能跟他较量一下吗?”

 

 

“你应该不是他的对手。”老人笑眯眯的回答。

 

 

老者明白,自家孙女跟这个青年压根不是对手的问题,而是根本没有资格跟他切磋。对,就是没有资格,一道天堑般的鸿沟横在两人中间,恐怕以青年的能力,一招半式就能将孙女置于死地。

 

 

“试试总可以……”谭雨薇咬着银牙。

 

 

她倒不是嫉妒李轩的功力,而是她不能忍受被李轩轻看,他却还若无其事的样子。

 

 

老者笑了,也不制止。

 

 

武者切磋而已,很正常的事情,而且这可是在自己的地头上,哪怕李轩真是很强大的武者,也翻不起多大的浪花,十几岁就开始扛炸药包刀山血海都闯过的老者,对于自己经营几十年的大本营,他有足够的自信。

 

 

而此时,李轩嘴角微扬,缓缓睁眼。

 

 

玄青色光芒存留半响,悄然消逝在空气当中,不见踪影。

 

 

老者眼睛微眯,”还是低估了他啊……”

 

 

谭雨薇粉拳紧握,眼神复杂的看着李轩,嘀咕道:”我就不信了,他看起来比我都年轻,武功又能高深到哪里去?”

 

 

李轩起身,轻吐浊气,脸上弥漫着喜色。

 

 

古武三流,突破。

 

 

这也代表着正式步入了古武

 

 

到这时,李轩才算是真正的踏上了修炼一途,不再拘泥于外功。

 

 

可李轩还是有些疑惑,因为他推算的青玄经九重勉强对应古武八重的设想被打破了,此时的青玄经,倒像是一个放大了一些的中空圆球,只是体内贮存的青玄气强大也增多了不少而已,并没有丝毫突破第二重的迹象,这倒是一个疑点。

 

 

没多想,正准备离开的李轩,转身看到了目不转睛盯着自己的三人。

 

 

“他们没走,一直在看我修炼?”

 

 

“难道看出了什么?”

 

 

李轩没说话,老者滚了滚轮椅,上前一些,江湖抱拳:”老朽谭沧江眼拙,不知宗师当面,有所怠慢,还望宗师海涵!”

宗师?

 

 

谭雨薇美眸流转,难以置信,李轩更是摸不着头脑,宗师……

 

 

他可还差得远呢。

 

 

要知道,古武境宗师可是绝巅跟先天境界之上的古武巅峰之境,真正的古武大能。不过李轩也明白,这爷弎也是将自己当成习武之人了。只是此习武跟李轩的古武,真不是一个层次,一个境界的东西,估计连本源都天差地别。

 

 

李轩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事儿也没法解释,只能点头附和,不过好歹说了一嘴,”宗师我还差得远,老先生太看得起我了。”

 

 

谭沧江一怔,不是宗师?

 

 

心中暗自松了口气,如果这青年真的如此年轻就迈入了宗师境,那才叫惊世骇俗呢。可是同时,他却更加惊疑不定了,虽不是宗师,可他闹出的动静在谭沧江看来,简直比宗师都强大,都诡异。

 

 

瞬间,谭沧江眼中的李轩,身上蒙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先生,可否与我切磋一番。”

 

 

未等老者说话,谭雨薇前踏一步,面无表情的抱拳,发出了请战。虽然心中不舒服,可该有的礼貌,谭雨薇不会少,她的教养不允许她肆意妄为,化身市井泼妇。

 

 

切磋?

 

 

李轩一怔,随即苦笑,”我只是一个学医之人,真的不会打打杀杀的……”

 

 

“先生何必过谦。”谭雨薇凝眉,眼神不善。

 

 

李轩懵了,自己怎么惹到这个看起来很尊贵的大小姐模样女人了,没道理啊。

 

 

没等李轩解释,谭雨薇咄咄逼人道:”先生方才见我练拳,又是轻蔑的冷笑,又是不屑的摇头,却还解释自己不是习武之人,这是彻底不将我放在眼里,正好,让雨薇来请教先生高招!”

 

 

雨薇,好美的名字。

 

 

可是,他什么时候轻蔑冷笑,不屑摇头了,这不是钻牛角尖吗?

 

 

李轩还没感叹完,一股拳风当面袭来。

 

 

谭雨薇有信心,自己的全力一拳,能够将一个当过兵的壮汉击飞两米之远,李轩要真有本事接下倒算了,技不如人她认。

 

 

可若是李轩接不下,哼哼。

 

 

“那就是当做你看轻我谭雨薇的后果!”

 

 

这个女人,有些无理取闹了啊,李轩无奈,身行微动。

 

 

两人的距离不到三米,谭雨薇的冲拳,哪怕是随便打的,应该都能击中李轩,可是令在场三人瞠目结舌的一幕出现了。李轩没动,对,在三人看来,李轩丝毫没有动作,稳如泰山,面色如常的站在原地。

 

 

可是谭雨薇这拳就是打空了。

 

 

一个大大的踉跄,谭雨薇稳住身形,没有转身,她的脸蛋滚烫,心中充满了疑惑。

 

 

怎么回事?

 

 

是自己打偏了?绝对不可能,那么是他躲开了?但是谭雨薇发誓,她没见到李轩动弹,这就很耐人寻味了。

 

 

“再来!”

 

 

谭雨薇咬唇,娇叱一声,腰肢扭动,勾勒出了胸前惊心动魄的弧度,回首一拳朝着李轩的后背而来,这一拳同样快准狠,摆明了是带上了情绪,有不满,有骄傲,有被李轩看不起所生出的抵抗之意。

 

 

嗡!

 

 

李轩还是站在原地没动,可谭雨薇却是整个人都呆滞了。此时李轩眉眼带笑的看着她,四目相对。李轩仿佛知道谭雨薇这一拳打不中自己,就这么有恃无恐的跟谭雨薇对视着,笑的很单纯。

 

 

而谭雨薇呢,她的拳是打出去了,可距离李轩鼻头不到五公分处戛然而止。

 

 

不是遇到了阻碍,而是拳势尽了。

 

 

“雨薇,退下!”旁边,谭沧江急了,李轩的强大简直超乎了他的想象!

 

 

这样的情况,老人曾经见过一次,那是当年华夏国与邻国爆发小规模冲突战役时的事情,那时候的澜沧江还很年轻,是个愤青,大头兵。那一次,他亲眼见到了玄妙之极的一幕,在双方的调解会上,华夏军部代表,一个年轻男人,跟对方代表切磋武艺,就像是现在李轩跟谭雨薇的状况,对方武者从头到尾连那名年轻男人的衣襟都没碰到,最后轻飘飘的推出了一掌,却是令对方武者肝胆俱颤,跪地匍匐,吐血三升!

 

 

当年的澜沧江不明白那个年轻男人代表着什么,可现在他知道了。

 

 

武道宗师。

 

 

要知道,现今的华夏,武道宗师境人物,也是屈指可数!

 

 

此时,谭雨薇早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骄傲与锋芒,呆呆的看着自己的粉拳,一言不发。

 

 

谭沧江见状,轻叹一声,但还是急忙抱拳,恭恭敬敬的道:”万望宗师高抬贵手,手下留情,不要与我这小孙女计较,谭某人感激不尽。”

 

 

“我说了我不是什么宗师。”李轩无奈。

 

 

“宗师谦虚了,还未请教宗师名讳。”老者恭敬的问。

 

 

“我叫李轩。”

 

 

李轩随口一答,突然想到了什么,”老先生总以宗师称呼我,有什么依据吗?”

 

 

“这……”

 

 

老者语塞,事实上他哪有什么依据,虽然他谭沧江也是武者,可那点微末道行跟李轩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至于年轻时见到的那位宗师,好像也没见他怎么出手,就是站在原地任其张牙舞爪半响,然后一招败敌罢了。

 

 

李轩见其说不出什么,也不多问,准备告辞。

 

 

他还得赶在十点之前去济世堂上班呢。

 

 

“李先生请留步。”谭沧江转动轮椅。

 

 

“老先生有事?”

 

 

“老,老朽……咳咳咳!”谭沧江还未来得及说话,便是被猛烈的咳嗽打断。

 

 

“爷爷!”谭雨薇急忙上前拍打着老人的后背。

 

 

“没事没事。”谭沧江笑了笑,看向李轩,艰难道:”老朽有一事相求。”

 

 

李轩没有接茬,反而看着老者道:”你这是伤后强行运功,伤到了内腑吧。”

 

 

谭沧江一怔,”李先生懂医术?”

 

 

“我本就是医生。”李轩点头。

对于李轩两次提到他是医生,爷孙俩自然不置可否。

 

 

可此时的谭雨薇俨然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李轩,连忙道:”李先生,爷爷年轻的时候上过战场,打过仗,他的病根也就是在那个时候留下来的,当时根本没时间去治疗,也没有那种条件,后来条件有了,却也已经落下了病根,这些年吃了不少温补的中草药,但也只能暂时压制。”

 

 

“先生,您既然能够看得出爷爷的病情,想必一定有办法治疗吧?”

 

 

此时的谭雨薇,美眸当中褪去了冷厉,取而代之的是深切期盼。

 

 

谭雨薇明白,她爷爷的病情,已经持续了好几十年,从她记事开始,爷爷那痛苦的咳嗽声就伴随着她的成长,老人有多痛苦,没人比她更了解,谭雨薇有无数次看着谭沧江捂嘴的手帕上血迹斑斑,只能默默流着眼泪,什么都做不了。

 

 

踏上武道一途后,谭雨薇更是明白,这种内伤,不是简单的药石能够治疗的,除非能够找到一位武道大宗师,帮爷爷疏通经脉,以真气冲刷修补五脏六腑,可是,谭家上哪找一位手段通天的武道宗师呢?

 

 

此时,谭雨薇亲眼见识到了李轩神乎其技的手段,更是一眼看破了自家爷爷的伤势,她内心的希望之火便开始熊熊燃烧了起来。

 

 

李轩看了眼谭雨薇,没说话。

 

 

他的内心也在纠结,这个病其实很好治,单单以青榆圣手,辅以青玄气,顷刻之间便能够将老者的身体恢复,但是李轩实在不想太过招摇。

 

 

见李轩思索着什么,谭雨薇燃起的希望之火又旺盛了些,急声道:”李先生,我们谭家虽然大本营不在千峰市,但在整个河东省,包括在省城,我们还算是有点根基,能够说得上话,先生只要能够治好爷爷的病,什么要求我们都可以答应。”

 

 

“治病,不难。”

 

 

李轩顿了顿,道:”不过你们需要准备一些东西,作为药用,等到东西凑齐送到我的寝室,过几日我亲自登门拜访。”

 

 

既然青玄气太玄妙,那就暂且炼丹吧,李轩笑了。

 

 

“寝室吗。”

 

 

谭雨薇略微思忖,展颜一笑,”李先生,我们这段时间也在医科大附近落脚,倒是方便许多。”

 

 

“嗯,那更好。”

 

 

李轩见冰山美女露出笑颜,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那就有劳李先生了。”谭沧江毕竟是老江湖,心中翻江倒海,面上不动声色吩咐着一旁的精悍青年:”小张啊,你记一下李先生的电话,待会儿把李先生送回学校寝室,认一下门儿。”

 

 

然后扭头看着李轩,”李先生,方才雨薇说的话,完全能够代表老朽,以后在河东省有什么难处,尽管吩咐小张。”

 

 

李轩点头,看表,九点半。

 

 

李轩笑了笑,道:”老先生,我这边打工快迟到了,就先走了。”

 

 

半小时后,一辆军绿色的牧马人停在”济世堂”门口,李轩拉开车门冲了进去,掐着点换上了长袍制服,刚刚好十点,他不由得松了口气。

 

 

而在牧马人里将这一切看在眼中的小张,简直是百思不得其解,皱着眉头苦思冥想了半天,最终还是拨通了自家老爷子的电话,”老爷子,李先生,现在一家叫济世堂的中医诊所上班。”

 

 

大学城外一栋高档公寓,谭沧江呆呆的看着挂断的电话,犹自不能回神。

 

 

“爷爷,怎么了?”

 

 

谭雨薇倒了杯茶递过来。

 

 

“那位年轻的李先生,在一家中药集散中心打工。”谭沧江苦思冥想半响,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打工?”谭雨薇也是一怔。

 

 

“他刚才说的打工快迟到,恐怕也不是什么推脱之词。”

 

 

“好怪的人。”

 

 

谭雨薇贝齿勾着红唇,冷冽的俏脸上也满是不理解。

 

 

“既然这样,那就让这位李先生欠咱们一个人情好了。”谭沧江笑的像只老狐狸。

 

 

“雨薇,你这样……”

 

 

正在爷孙俩准备计划拉拢李轩的同时,李轩也是在济世堂里忙上忙下,好不充实。

 

 

“小李,板谭根。”

 

 

“小李,金银花10克。”

 

 

李轩抹了把额头上的汗,将手中的药材归类到一名医师手边,喘了口气。

 

 

“小李啊,还习惯吗?”医师姓方,颇有些仙风道骨的味道。

 

 

“方医师,我还行。”李轩笑了笑。

 

 

“对嘛,年轻人就该多运动运动,你别跟他们学,那些人都是些老油子了,咱们徐总不在的时候,就在这儿作威作福,使唤这个使唤那个,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徐总的工作重心不在这边,咱这儿啊,说好听点叫后勤,说不好听的,那就是药材储备库,也没人愿意多管,吃力不讨好。”方医师谆谆教诲。

 

 

李轩心中一乐,没想到”济世堂”还有这门道。

 

 

“我懂了方医师。”

 

 

“懂就好,千万别惹他们。”

 

 

李轩心中好笑,这种话从一个年过半百仙风道骨的老中医口中说出来,李轩是怎么想怎么觉得有趣,不过也附和的点了点头,不好驳了他的面子。

 

 

一整个上午,李轩也就干干跑腿打杂的活,也没觉得怎么累,李轩也是郁闷,这超人体质也是有缺点的啊,不知疲惫,那不是成机器人了吗。

 

 

中午饭点,李轩正准备换装出去吃饭,身后一个声音叫住了他,”小李啊,你过来。”

 

 

“嗯?”

 

 

李轩扭头,喊他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不到三十岁,似乎叫什么赵刚,在济世堂这个所谓的”后勤药材仓库”混的不错,吃得很开。此时他身后还跟着两人,看着李轩都是满脸笑意。

 

 

“有事吗赵哥。”

 

 

“要去吃饭是吧?”赵刚笑眯眯的上前。

 

 

“对啊。”

 

 

“那什么,小李啊,我们这儿忙,走不开,你既然出去吃,那就帮我们带回来呗,钱我们会给你的,你看?”

 

 

李轩看了赵刚一眼,”好。”

见李轩答应了下来,赵刚脸色一喜,将一张纸条递了过去,“那行,这是菜名。”

 

 

李轩接过纸条扫了一眼,八菜一汤。

 

 

事实上,李轩的确是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他初来乍到,对这里的环境不太熟悉,更不好惹上什么对头,李轩虽然不善与人交流,可是”阎王好见,小鬼难缠”的道理,李轩还是很明白的。

 

 

直到现在,李轩其实都没能真正明白他身上潜藏的秘密到底代表什么。

 

 

那是仅展露冰山一角,就可令河东省巨头谭家都迫不及待露出拉拢之意的恐怖力量,绝对个人力量。

 

 

可惜李轩二十多年的小农思想,根本不可能三言两语间改变,他更喜欢按照规划剧本来走自己的人生道路,变相的说,这其实也是一种很好的心态,小富即安,平平淡淡即是真,这世上,能做到这两样的又有几人。

 

 

李轩吃了碗西红柿鸡蛋面,喝了碗面汤,结账后等了半个多小时,这才等到了赵刚要的八菜一汤,再加上五分米饭,此时的李轩俨然就是一个行走的饭盒。虽然对于李轩来说这些东西轻如鸿毛,但难受的是没地方拿啊,人可只有两只手。

 

 

艰难的回到济世堂,李轩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劲。

 

 

方医师眉头微皱,在认真的伏案写着什么,其他医师同样在一丝不苟的忙碌着,整个大堂鸦雀无声,甚至连赵刚跟他的那些小弟们都在卖力的工作着,假模假式的分配着药材的归属,对进门的李轩视若无睹。

 

 

“吃好了吗?”清冷的女声传来。

 

 

李轩一怔,扭头看去,是徐梦茹,也是,想来也只有这个冰山女老总才能镇得住赵刚。

 

 

“还好,徐总。”

 

 

“哦,你能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吗?”徐梦茹指着李轩手中的饭盒。

 

 

“这是……”

 

 

李轩下意识的看向了赵刚几人,可对方压根没往这边看,仍旧忙碌着。

 

 

“他们让你带的?”徐梦茹觉得好笑。

 

 

李轩点头。

 

 

徐梦茹朝着赵刚几人招了招手,几人神情恭敬的走了过来,站在一起,”徐总,有什么吩咐吗?”

 

 

“这是你们托李轩带的?”徐梦茹问。

 

 

“没有,我们吃过了。”赵刚立时摇头,斩钉截铁。

 

 

李轩皱眉。

 

 

徐梦茹转向了李轩,眼神不善:”他们让你去撞墙你怎么不去呢?我是看在月月的面子上才让你一个学西医的过来,这已经是很大的破例,现在你却在上班时间搞这些不三不四的东西,你这是做什么,拉帮结伙?糖衣炮弹?”

 

 

“午饭时间不是你一个人的,医馆是需要有人值班的,如果都跟你一样,一顿饭吃上两个小时,还八菜一汤,那工作还做不做了?”

 

 

李轩没回应,扭头看赵刚。

 

 

让李轩没想到的是,赵刚此时压根没有丝毫帮他说话的苗头,反而跟自己的小兄弟在窃窃私语,看着李轩手中的饭盒指指点点,嘲讽之意甚浓。李轩顿时明白了,这家伙根本没有半分的愧疚。

 

 

静静的把手中的两大袋饭盒放在地上,李轩上前,抬眼看着身高足有185的赵刚。

 

 

“八菜一汤。”李轩从兜里摸出了纸条跟一张小票,”少辣,多葱,不要香菜,这是票,你们谁付一下钱。”

 

 

“你说什么呢你,谁托你带饭了,你闲的啊你。”赵刚急道。

 

 

“就是,大家都是叫个盒饭对付就行了,工作这么忙,谁有空出去吃啊。”

 

 

李轩笑了笑,道:”那赵哥,这字总是你写的吧。”

 

 

“我没写过。”赵刚摊手。

 

 

“你连自己的字迹都不认识了吗?”李轩淡淡道。

 

 

“李轩!你别再无理取闹了,看来是我心软了,我本就不该听月月的让你走这个后门,你走吧,今天上午的工资会给你结算。”徐梦茹俏脸冰冷。

 

 

李轩心中咯噔一下,这女人好生不讲理啊,不过辞退可不行,月姐好不容易给自己找了这么个工作,一个月4500块,这才正式上班没一天呢,就被解雇了,月姐那边该怎么交代?他晚上还有什么脸面去新月酒吧打工?

 

 

“徐总,你等等!”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