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手指进入摩擦喘息gl_在公车上被扯掉内裤进入

更新时间:2020-12-08 14:04:40

赵铁柱当先说道,他要发展村子不单单是为了让村民们富裕起来,更要让他们的生活档次和精神层面一起提高才行,文化程度自然是必不可少的,学校,非建不可!

刘洁神色闪硕着,这对她来说同样是一个机会,一个彻底改变自己生活的机会,可是……

“可是我还没有办理下教师资格证。”刘洁有些为难的说道。

“那没关系,村子里现在建立的是小雪,你大学毕业,教学肯定是没问题的,而且你是师范大学毕业,教师资格证我帮你办一下就好了。”张雯打包票着说道。

刘洁眼前一亮,点头道:“真是太感谢你了。”

赵铁柱说的没错,这新来的村长,当真是个好人!

“嘿嘿……我虽然是村长,但大家都是同龄人,王根生那种老流氓,无论如何都要惩治一下的。”张雯嘿嘿一笑,继续说道:“所以既然大家都是同龄人,我们以后就是好姐妹了,好姐妹就不用和我说谢谢了。”

刘洁的事情暂时是处理了,赵铁柱立马想起了自己的事情,于是直接开口道:“村长啊,那个,我要租雅琴王雅琴家后山的那片地儿,您看您是不是也帮我处理一下?”

 文学

之前张雯是听过赵铁柱的打算的,所以对他的这些计划也十分支持,闻言直接点头道:“好啊,那你下午带雅琴王雅琴来找我吧,我现在和刘洁去看看学校。”

“好。”赵铁柱急忙点头,新来的村长这么好说话对赵铁柱来说绝对是个好事。

告别了张雯和刘洁,赵铁柱心思火热的离开了。

来到王雅琴家的时候,因为是白天,院门大开着,赵铁柱探头看了看就走了进去。

院子里的绳子上,还挂着一些王雅琴洗过的衣服,最左边一条碎花长裙赫然就是之前赵铁柱在王雅琴身上扒下来的那条。

看到这裙子,赵铁柱立马就想起了昨天和王雅琴在床上的一番云雨,咕咚一声咽了口唾沫,随意的瞄了一眼,在那碎花长裙的旁边,还挂着一条粉白色的内裤。

王雅琴虽然比赵铁柱大,但也不过二十多岁快三十岁的年纪,这内裤上还绣着一个可爱的卡通娃娃,看起来可爱极了。

他忍不住凑近了一些。

正在这时,忽然王雅琴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喜欢我的内裤?送给你啊。”

赵铁柱吓得差点没趴在地上,赶紧转过头看向王雅琴,嘿嘿干笑两声说道:“呀,雅琴王雅琴,你在家啊。”

“咋呢,我不在家你就把我内裤偷走啦?”王雅琴依靠在门框上笑呵呵的看着赵铁柱,她就喜欢逗逗赵铁柱。

今天的王雅琴因为在家没事干,依旧是穿着那农村大白褂,雪白的臂膀怀抱在胸前。

不得不说,人比人气死人,有的人天女生就是有优势。

刘洁的胸虽然也大,但是却绝对没有王雅琴这么波涛汹涌,透过王雅琴腋下的空隙,能看到被王雅琴胳膊挤出来的半个圆球。

“不,不敢,不敢,呵呵……”赵铁柱挠了挠头,为了不在内裤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上前两步转移话题到:“我来是为了昨天的事情,我们不是说要去找村长办租地合约的么?张雯已经答应了,我们现在带资料过去就好了。”

“好。”王雅琴点了点头,登时转身回屋,嘴里说道:“那你先进屋来,等我换个衣服我们就走。”

赵铁柱跟在她后面刚一只脚跨进去就听到后面的话,顿时愣在那里,进去也不是,出去也不是。

“愣着干什么?门关上啊,难道你想让别人看你雅琴王雅琴换衣服不成?”王雅琴扭头看赵铁柱还愣在哪里,媚眼嗲怪的瞥了赵铁柱一眼说道。

赵铁柱赶紧一脚迈了进去,随手带上房门。

“对了,张雯说了,这租地可不是小事情,规章制度还是要遵守的,一会儿你要带上你们家后山的地契。”赵铁柱坐在床上,想到什么一般提醒道。

“地契?”王雅琴微微一愣,疑惑的想了想:“好像是有这么个东西,但是不知道放哪里了,你等我找找。”

王雅琴去了衣服还没来得及换就开始在房间里翻找起来。

地契这种东西,平时用的少,也不知道在哪里压箱底呢,王雅琴翻箱倒柜的找了半天都没找到。

赵铁柱都有些着急起来,这要是找不到地契事情可就难办了。

这时,王雅琴忽然走到赵铁柱的面前,在他身边猛地伏下身子,一只手臂扶着床边,身子压低朝床底下看去。

她本就穿着宽松的大白褂,这个角度一弯腰,宽松的领口里立刻一览无余。

赵铁柱眼珠子一瞪,又便宜不占是傻子,不看白不看。

这一幕大概是所有男人的梦想了,不但要看,而且要看得仔仔细细。

赵铁柱看的一阵心浮气躁,鼻息都粗重了一些。

“啊!”王雅琴忽然惊叫了一声抬起了头看向赵铁柱。

赵铁柱正看的起劲儿,没料到王雅琴忽然抬头,他赶紧摆正脸色,摆正脸色,正经的一塌糊涂,开口问道:“怎么了?”

“找到了!床底下有个箱子,应该就在里面了。”王雅琴幸福的说道,似乎没发现赵铁柱刚才的贼眼。

“是吗?”赵铁柱低头朝床下面看了看,果然发现在靠里面放着一个不大不小的木箱子。

“那我进去帮你拿出来。”赵铁柱提议着说道。

“不行。”王雅琴摇了摇头道:“这下面又脏又乱的,你这身板儿也进不去,还是我来吧。”

王雅琴说完,不等赵铁柱说些什么就自顾自的跪在地上,弯腰朝下面摸去。

但是那箱子有点远,王雅琴磨了半天都够不着,她有些着急的喊着:“铁柱啊,你帮王雅琴稍微抬起一点床板,王雅琴进去拉一下箱子。”

“好。”赵铁柱点了点头,也跪在王雅琴的身后,单手将床板拉起来一点。

床下面的空隙大了许多,王雅琴轻松的钻了进去,但因为姿势的关系,她腰身死死的压低着。

这是诱惑,赤裸裸的诱惑!

赵铁柱心头大呼受不了,偏偏这时王雅琴终于拉到了小箱子,撅着屁股往后面退了退,此时赵铁柱就在她身后,她一退,屁股立刻撞到了赵铁柱。

“咦?”王雅琴矮身在床下,也看不到,只是觉得自己撞到了赵铁柱,嘴里疑惑的轻咦了一声,隔着大裤衩子,赵铁柱明显感觉自己有了反应。

好在赵铁柱还知道王雅琴此时在才床底下呢,微微错开身子,让王雅琴先出来。

此时他哪里还有心情抬床板,等王雅琴拉着箱子出来的时候,还没来得及站起身来,赵铁柱直接扑了上去。

“嫂……”赵铁柱在王雅琴身后抱着她,双手又开始不老实了,因为有了上次的经验,现在的赵铁柱可是经验丰富的很。

王雅琴哪想到赵铁柱这次这么大胆,猝不及防之下有些慌乱,微微挣扎起来。

赵铁柱用行动说话,双手开始上下其手。

王雅琴身子柔软,摸着十分舒服,不消片刻就意乱情迷起来,身子也软了下去。

“铁柱,你……你不是还要和我去找村长的么?”王雅琴呼吸粗重起来,嘴里虽然这么说,身体却已经不再反抗了。

找村长?赵铁柱现在哪有心思找村长!

“她和刘洁去看学校了,下午我们才去,现在正好有时间。”赵铁柱胡乱的回应了一句,看王雅琴已经失去抵抗,直接手一抄将她抱了起来放在床上……

一翻活动之后,赵铁柱气喘吁吁的侧身躺在了一旁,王雅琴意犹未尽的趴伏在赵铁柱的怀里。

短暂的休息过后,王雅琴问起了赵铁柱的果园大业。

“你真的要那么干吗?”王雅琴问道。

“当然,我有信心。”赵铁柱想当然的说道,他可是自信满满。

下午在王雅琴家吃过饭,两人便带了地契去找张雯,算算时间现在张雯差不多应该回来了。

可是两人来到居委会的时候,居委会却大门紧锁。

两人无奈,只能又去了学校。

在学校,两人看到了刘洁,她正在教室给学生们上课。

之前刘洁穿着的是赵铁柱的衣服,看起来多少有些古怪,眼下,张雯给她换了一声自己的衣服,刘洁的样子看起来正常多了。

一番打扮过后,一个乡村美女教师赫然出现在在面前。

“嗯……不错不错,制服诱惑啊,哈哈……”赵铁柱哈哈大笑着说道。

刘洁是比较容易害羞的女孩子,听闻赵铁柱的话,登时臊的满脸通红,一旁的王雅琴瞪了赵铁柱一眼赵铁柱才赶紧轻咳两声停了下来。

看样子,刘洁已经进入状态了。

“没想到你们已经安顿好了啊。”赵铁柱不得不赞叹两人办事的效率,说是去看看,这直接都开始工作了。

“是啊,反正也没什么事儿。”刘洁神色轻松的说道,对比之下,之前的生活简直就是地狱了。

刘洁的住所也暂时安排在了学校,王根生家是不可能回去的,有张雯在,她很快就能把刘洁和二傻子离婚的事情处理好。

至于刘洁自己家,那混蛋父亲也不靠谱,还是留在学校比较好。

“对了,张雯呢?”赵铁柱聊了半天这才想起来正事,原本以为张雯还在学校,但眼下却没看到。

“村长半个小时前就走了,你去居委会应该能找到的。”刘洁疑惑的说道。

“半个小时前就走了?”赵铁柱愣了愣,神色古怪的看着刘洁,学校距离居委会步行的话顶多十分钟就到了,可张雯之前却不在居委会,路上也没碰到,这是怎么回事?

“雅琴王雅琴,你先留在学校吧,我去找一下张雯。”赵铁柱心里担心,嘱咐了王雅琴一句就离开了学校。

她能去哪里呢?难不成又去村子里转悠去了?

这样想着,赵铁柱也在村子里转悠起来。

走到村外土岗的时候,赵铁柱正走着,忽然听到一阵若有似无的声音从土岗后面传来,他停下来仔细听了听却没声音了。

疑惑的绕过土岗,忽然,土丘上的一阵乱草之间,赵铁柱看到了人影。

眼前出现的一幕让赵铁柱睚眦欲裂!

只见王守义光着上身趴在草里,在王守义的身下,是正在痛苦挣扎扭动身体的张雯!张雯似乎想要大声呼喊,但却被王守义一只手死死的捂住嘴巴,另一只咸猪手也上下其手。

吗的!这王八羔子!

赵铁柱心里登时就是一股火气,想都不想,随手抄起地上的一块板砖,三步跨过,飞起一脚将王守义踹了出去,这还不算,王守义刚刚滚了好几圈停下来,整个人还有些懵逼的时候,赵铁柱手里的板砖便啪的一声在王守义脑袋上开花了。

王守义痛叫一声,抬眼看到赵铁柱通红的要吃人般的双眼,脸色大变。

“你在干什么?”赵铁柱死死地盯着眼前的王守义,眼睛充血,咬牙切齿的吼道。

王守义身子猛地一震,害怕的往身后缩了缩身子,脑袋上被板砖砸过的地方哗哗的鲜血就流了出来。

“我……我没干啥啊。”王守义神色慌乱的说道。

“没干什么?我叫你没干什么!”刚才的板砖被砸成了两半掉在地上,赵铁柱吼了一声,弯腰一手抄起其中的一半。

王守义看到这里,肝都颤了,仿佛弹簧般跳起来,也不管脑袋上的血流如注,撒丫子就跑。

“跑?跑得了吗?”赵铁柱冷笑着吼道,一抬脚就追了过去。

但就在这时,忽然耳边听到乱草里张雯痛苦的哼唧声,赵铁柱赶紧一个刹车停了下来,眼下他还不知道王守义到底对张雯做了什么,心里担心也没办法继续追王守义了。

但心里不忿,看着王守义跌跌撞撞逃跑的身形,胳膊轮圆,手里的半块板砖嗖的就飞了出去,砰的一声砸在王守义的后背。

猝不及防之下一个凛冽,摔了大大的一个狗吃屎栽倒在地,但他看都不敢看身后,连滚带爬的起身,抬脚继续跑,很快就窜的没影了。

“呸!算你跑得快,等老子回去再收拾你的!”赵铁柱恶狠狠的嘟囔了一句,赶紧转身查看张雯的状况去了。

来到张雯身边,上下打量了一下张雯。

她身上的衣服已经被王守义粗暴的撕开了,露出了大片白花花的皮肤,胸罩的一头都被王守义解开了,酥胸半露。

这还不算,就连裤子都被褪到了膝盖处,赵铁柱心头一紧,赶紧定睛看去,看到张雯裤衩还完好的穿在身上没有被褪下,赵铁柱着才狠狠的松了一口气,看张雯神色痛苦,急忙蹲下身子问道:“张雯,你没事吧?”

但张雯却没搭理赵铁柱,身体不断的翻滚扭动着,似乎十分难受。

就见她双眼迷离涣散,全身的皮肤都泛着异样的潮红色,喉咙里咕哝咕哝的传出阵阵哼唧的声音。

赵铁柱吓了一大跳,伸手就要把张雯先抱起来。

乖乖,这么烫!

张雯身上的皮肤一阵高温,吓了赵铁柱一大跳。

“好热,好难受,快帮我,帮我……”张雯痛苦的哼唧着,声音带着嗲嗲的腔调,听的赵铁柱一阵心猿意马。

他忽然反应过来了,这是迷药的症状!

王守义那混蛋竟然给张雯下了药。

这可怎么办?

赵铁柱家世世代代从事中医,赵铁柱自然知道,药的成分一般都含着大量的激素,虽然有些特效药能解决,但眼下他可什么都没有,村子里自然也没有那种药。

此时,张雯更是仿佛八爪鱼一般的爬到了赵铁柱的怀里,双手胡乱的在赵铁柱的身上抚摸着。

怀里抱着这么一个撩人的妖精,加上她嘴里无意识的呻吟声,赵铁柱脑子一热,牙关一咬,心道,这会儿没有特效药,村里医疗设置又不完善,那就只有最后一个办法了!

只要让张雯满足,她体内的激素就会慢慢被瓦解稀释掉。

更何况赵铁柱是个正常男人,此时衣衫不整的张雯更是对他上下其手,哪里还能忍得住,一把将张雯拉了出来。

随后一低头吻了上去。

赵铁柱一嘴巴吻上去,似乎给了张雯一个宣泄口,她贝齿轻启,舌头主动探到赵铁柱的嘴里缠绕起来。

赵铁柱也算果断,三下五除二就将张雯衣服剥开了。

赵铁柱鼻子里喘着粗气,瞪着眼睛看去,平日里穿着衣服不怎么看得出来,这张雯的身材还挺苗条,胸前更是丰满!

他这哪里还忍得住,一低头将整张脸都埋在了张雯胸口,深吸一口气,少女特有的体香夹杂着张雯身体汗液的味道让赵铁柱心头一阵冲动。

张雯不愧是城里女娃娃,少了日晒风吹,这皮肤光滑细嫩的要出水似得。

“嗯哼~”张雯无意识的轻哼着,双手环绕着赵铁柱的脖子,脑袋后仰。

她身体越来越烫了,嘴里不住的哼唧着,双手胡乱的再赵铁柱身上舞动游走着。

“乖乖,这么烫!王守义那王八羔子从哪里搞来的这药,太猛了!”赵铁柱察觉到张雯的体温还在迅速升高,忍不住惊呼道。

本来还想多享受一下前戏,看来不行了,这要是再不帮张雯的话,她脑子都要被烧坏了。

想到这里,赵铁柱再不犹豫,三下五除二的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褪了下来,随意的丢在一旁,然后是张雯的。

瘫软在赵铁柱怀里的张雯因为药的关系,扭动着身体,赵铁柱知道火候差不多了。

可是刚一得手,赵铁柱愣了愣神,想到什么一般赵铁柱低头看了看,丝丝暗红色的鲜血慢慢流淌到了身下的衣服上。

第,第一次?

赵铁柱身子抖了抖,心头一阵兴奋和紧张,自己还有这运气?

短暂的震惊过后,他不再胡思乱想,乱草之中,两个白条条的身子纠缠在一起,春光无限。

事后……

张雯坐在乱草上,衣服已经穿好了,只是脑袋因为药效的关系还有些疼痛,之前的事情她记得很清楚,那王守义趁自己在巡视村子的时候偷袭自己,并给自己喂了药物。

随后王守义就扑了上来,她苦苦的忍耐着,但是后来发生的事情她却短片儿了。

她没穿外套,就放在面前,上面能看到一片殷虹的痕迹,这是刚才她压在屁股下面的。

自己的第一次,就这么没了?张雯恍惚的扭头看向一旁犯了错误般不敢说话的赵铁柱一眼。

“所以,王守义真的什么都没做?”张雯愣愣问道,似乎她所关心的并不是自己现在失了身,而是失给了谁。

“真的!我拿我的命保证,我来的时候他正要欺负你,虽然已经揭开了你胸罩的一个肩带,但是裤衩是完好的,还有……”

正说着,赵铁柱发现张雯的脸色越来越阴沉,急忙避过了细节,只是说王守义真的什么都没做,充其量就是过了过眼瘾而已。

“那你呢?你过了什么瘾?”张雯冷不丁的问道。

赵铁柱正在说话,差点没岔了气,剧烈的咳嗽了几声神色尴尬的看着张雯:“那个,王守义给你灌得药药效太刚猛了,当时我实在是没办法了,要是不帮你的话,你的脑子就要被烧坏了,而且你也知道,当时你那个样子,我也没办法带你回村子去,也没时间了,我……”

“别说了。”张雯忽然张口呵斥了一声,她痛苦的抱着自己的小腹,直到现在她都还感觉自己下面有些被撑开的感觉。

站起身来,张雯有些摇摇晃晃的,赵铁柱赶紧上前就要搀扶着她,却被张雯一把推开了,她瞪着眼睛看着赵铁柱,喝道:“别碰我。”

赵铁柱神色尴尬,看张雯走路姿势古怪,关切的问道:“你身体不舒服吗?”

不说还好,一说张雯火气就上来了,猛的扭头看向赵铁柱:“废话!不舒服,很不舒服!”

说完,她堵气似得快步往前走了几步,但是牵动了下面,她痛苦一声一个凛冽眼看就要摔倒,倒是赵铁柱眼明手快,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将张雯抱在了怀里。

张雯剧烈的挣扎着,一双粉拳咚咚咚的捶在赵铁柱的胸口。

赵铁柱胸口吃疼,嘴里却不敢说什么,只是提议道:“你这样是没办法走的,我送你回去吧。”

赵铁柱也有些臊得慌,虽说是帮张雯泄欲,但他自己动作却太猛烈了,张雯毕竟是第一次,赵铁柱有些心疼。

说完,也不管张雯反应如何,直接反身将她背在了自己背上,随后开始往回走。

张雯起初还有些张扎,但赵铁柱坚持,双手死死的抱着她的双腿,张雯慢慢平静了下来,苦恼的将脑袋埋在赵铁柱的肩头。

好在这个时间,村子里大多数人都还在田里干活,村里活跃的人并不多,两人就这样回到了村委会。

经过刚才赵铁柱的一番解释,张雯心情总算是恢复了一些。

对于张雯来说,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如果不是赵铁柱忽然出现的话,当初拿走她第一次的人可就是王守义那个混蛋了。

“至少不是便宜了王守义那个畜生。”张雯在心里这样安慰着自己。

扭头看向赵铁柱,发现他正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犯了错误,他看起来有些拘谨,不是的抬头瞄一眼张雯。

张雯倒是被他这反应给气乐了,忍不住说道:“现在怎么这么怂了,之前在我身上的时候你很意气风发嘛。”

赵铁柱尴尬的干笑了两声,回应道:“逼不得已,逼不得已……”

“哼,今天的事情你敢传出去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张雯恶狠狠的说道。

赵铁柱急忙大呼不敢。

之后,赵铁柱想起王守义,忍不住问道:“那王守义呢?你打算怎么处理?”

“这样的庸医,还干出这么畜生的事情,如果不能绳之以法,我这村长也别当了!”张雯咬牙切齿的说道,一提起这事儿她心里就怒火冲天。

不过今天张雯走路都还有些困难,只能等明天了,就让王守义再潇洒一晚上。

赵铁柱在家待了一晚上,第二天一大早就去找张雯,两人结伴去找王守义,王守义家大门紧闭,门口的诊所招牌上一次就被张雯强行让他摘掉了。

赵铁柱和张雯在院子外敲了半天门却没人答应,赵铁柱眉头一皱,对着院子里喊道:“王守义,是男人就给老子滚出来!”

喊了几嗓子,院子里却没人答应,赵铁柱眼睛一瞪,对张雯说道:“你在这里等我,我进去把这混蛋揪出来。”

村子里的院墙都是乱石堆砌的,不是很高,上次能那么方便的偷看刘洁洗澡就是因为这个,赵铁柱双手攀着墙头,一个纵身就翻了进去。

看到王守义家房门敞开着,赵铁柱直接冲了进去。

但是眼前的一幕却让他有些傻眼了,这王守义家像是糟了贼似得,乱七八糟,赵铁柱想到什么一般四下翻了翻,没错了,这货把一些必需品全都收拾走了,不会是跑了吧?

赵铁柱这样想着,就打算到周围几家偏房再看看,刚走出院子,赵铁柱忽然看到另一侧的墙头什么东西在动,定睛看去,他眼睛立刻瞪了起来,就见王守义正背着一个大包裹偷偷摸摸的站在墙头上。

石墙不高,若是王守义自己一个人的话,可能早就翻出去了,但现在他背后背着这么大一个包裹,包裹卡在墙头,愣是拽不出来。

“王守义!”赵铁柱大吼一声,三步并作两步就冲了过去。

墙头上的王守义猛地扭头,看到赵铁柱气势汹汹的冲过来,登时吓了一大跳,身子一抖,也不管自己的包裹了,作势就要直接跳下去。

赵铁柱哪里会让他得逞,一步踏前,大手一抓王守义的后衣领子,嘴里喊着:“给我滚回来!”

啪!

王守义被狠狠的丢在院子里的石桌上,石桌都被砸翻了。

院外的张雯听到动静,急忙让赵铁柱给她开门。

要说这王守义倒也果断,看到张雯和赵铁柱一起进来,他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翻身从地上爬起来,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蹬蹬蹬的磕了几个响头。

“村长,我知道错了,铁柱啊,咱们一个村的,你帮帮我,昨天是我糊涂了,我猪油蒙了心,求求你们放过我吧。”王守义嘴里喊着,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悲痛。

“我呸!你休想!我现在就要报警!”张雯丝毫不心软,看到王守义就想到昨天屈辱的一幕,如果当时不是赵铁柱即时出现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说来奇怪,张雯的心里此时竟忽然有些感激起赵铁柱了。

说着,张雯就掏出了手机准备报警,王守义看到这里脸色登时吓得一阵发白,他忽然恶狠狠的大喊道:“你敢报警,我就把昨天的事情给你捅出去,让你这村长以后没脸见人!”

一旁的赵铁柱看到这里也是心头火大,这王守义平日里打着诊所的名号骗人就算了,现在竟敢光天化日之下企图染指村长!

而且这要是昨天真的被他成功了,到时候张雯受了屈辱离开了村子,赵铁柱的果园大业怎么办?

他心里越想越是气愤,手一扬啪的一巴掌狠狠的扇在王守义的脸上:“还他妈敢吵吵!”

这一巴掌力道可是不小,王守义直接被扇的趴在了地上。

“你……你……”王守义趴伏在地上,想撩些狠话,但看到赵铁柱铁青的脸色,却支支吾吾的不敢说出来。

张雯也冷笑着说道:“呵呵……想捅出去?你没这个机会的。”

说完,她果断报了警。

“我们就在着等着吧,这警察还不知道多久才能来,可不能让这王八蛋跑了。”赵铁柱提议道。

“不用,很快就来了。”张雯淡淡的说道。

赵铁柱点了点头,心里却不以为意,这山村偏僻,路也没修,加上镇子小,那些警察不一定啥时候才磨磨唧唧的过来呢。

可仅仅不到半个小时之后,三辆警车浩浩荡荡的开进了村子里。

赵铁柱看着警车上哗啦啦下来十几名身穿制服的警察,眼睛都直了,怎么这么大的阵仗?

为首一个警察是名中年男子,来到王守义的院子里四下看了看,看到张雯后赶紧小跑了过来,点头哈腰的说道:“您就是张雯吧,呵呵……我是镇上派出所的所长,对不对,来晚了,还请您不要介意。”

赵铁柱有些愣神,这些平日里拽得跟二五八万似得家伙什么时候这么客气了?都用上‘您’了!

不,不单单是客气,在赵铁柱看来,这派出所所长甚至有点……害怕张雯!

“没事,就是他,带走吧。”张雯冷冷的一指地上的王守义说道。

中年警察赶紧点头,对手下喊道:“还愣着干什么?抓人啊!”

王守义挣扎着,嘴里叫骂着,几个警察也不在意,几个巴掌啪啪啪的轮上去,王守义立刻老实下来了。

“您看,您还有什么别的指示没有?”王守义被抓上警车,中年警察再次陪笑着说道。

“没事了,带走吧,你做得很不错。”张雯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些警察的办事效率还可以。

得到张雯的肯定,所长很是高兴,点头哈腰的带着王守义离开了。

留下王守义家里一脸错愕的赵铁柱呆呆的看着张雯。

之前只是觉得这张雯是有钱人家的子弟,闲得慌才跑来乡村体验生活的,但现在看来,这‘有钱’二字似乎有点委屈了张雯。

如果赵铁柱没听错的话,刚才那所长对张雯说的可是指示!什么时候普通人也能有资格指示派出所所长了?

“干嘛这样看着我。”张雯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穿着,确信没问题之后疑惑的问道。

“村长,你家是干嘛的?这么大的架势,那所长好像还挺害怕你的。”赵铁柱贼兮兮的问道。

“你想多了,只是普通人家而已。”张雯摆了摆手随口说道:“也许只是人家所长有礼貌呢。”

说完,张雯似乎担心赵铁柱继续纠缠这个问题,于是转移话题道:“对了,你之前和雅琴王雅琴来找我是为了她家后山的事情,这会儿没事,你喊她过来吧。”

赵铁柱点了点头,倒也没有打算继续纠缠这个问题,毕竟只是好奇而已。

喊来王雅琴,手续还是很简单的,写上文书,盖上村委会的戳儿,王雅琴家后山就归属赵铁柱了。

王雅琴回去后,张雯问起了赵铁柱接下来的打算。

“后山既然已经租下来了,自然要尽快开工,我打算一会儿去镇上看看,买树苗去。”赵铁柱想了想说道。

他不是个墨迹的人,既然拿下后山了,能早种一天,树苗也多长一天。

“反正也没事,我和你一起去吧。”张雯提议道。

虽说张雯是铁了心的要待在村子里的,但毕竟现在和村民们都不熟悉,村委会也就只有个破电视,有够无聊的。

听说赵铁柱要去镇上,张雯就想出去转悠转悠。

“也行,下午村头三叔要去镇上进货,到时候拉上我们就好了。”赵铁柱点了点头,倒是没有拒绝。

村头三叔有个小卖部,东西不算多,主要卖些香烟啥的日用品,每周三会开着自己的二手面包车去镇上进货,这山里就一条路,没有专车,进出都不方便,所以这三叔的面包车每次进货的时候都会捎上几个人,一人两块钱,也不贵。

下午,赵铁柱和张雯赶到三叔家门口的时候,三叔正打算出发。

得知两人都要去之后,三叔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你也知道,我这面包车小,今天去的人比较多,怕是挤不下你们两个。”

“我看看。”赵铁柱有些着急,树苗是必须要买的,今天去不了,下次可就是下周了,他等不及。

看了看,面包车最后排最多也就只能挤下一个人了。

赵铁柱凝着眉头想了想,转头对张雯说道:“要不我坐后面,你坐我腿上好了,镇子也不远,很快就到了。”

张雯果断的把脑袋摇的和拨浪鼓一般。

“我要买树苗,肯定是非去不可的,你要没什么事儿,那要不你别去了。”赵铁柱说道,他是非去不可的,至于张雯,他觉得去不去都行。

“不行,我也想去呢。”张雯赶紧说道。

赵铁柱神色尴尬:“但这位置实在是挤不下两个人啊。”

张雯想了想,最终犹豫着点头道:“那好吧,我坐你腿上。”

上了车,赵铁柱坐在最排座位上,张雯紧跟着往后面挤去,看赵铁柱坐下了,她咬了咬牙,有些扭捏但还是勉强横着坐在赵铁柱的腿上。

她穿着白色T恤,下身是纱制短裙,刚才没觉得怎么样,现在往赵铁柱腿上一坐,两人下面立刻来个亲密接触。

赵铁柱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坐在那里手却不知道该往哪里放,有些不自在。

张雯更是身子一僵,不敢看赵铁柱,扭头看向前面。

不过她这么坐着显然不稳,车子一开她就开始晃动起来,脑袋差点都顶到上面的车篷。

“啊!”张雯一声惊呼,赵铁柱赶紧一只手揽着她的腰护着她,随后开口道:“要不你抓着我肩膀吧,反正路也不愿,坚持一下就到了。”

张雯脸颊微红,但还是照做了,她侧身坐着,双手抓着赵铁柱的肩膀,看起来就好像是两人抱在一起似得。

她没好意思往赵铁柱的身上靠,努力的想要保持两人的距离,但这山路实在是不怎么样,稍一颠簸,她翘臀就往下滑一点。

赵铁柱本能的挺了挺腰身往上顶了顶。

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张雯赶紧挪动自己的翘臀想要避开下面硬梆梆的东西,但她扭动着翘臀摩擦着,赵铁柱是美呆了,一阵飘飘欲仙的感觉。

因为张雯的坐姿挡住了赵铁柱的视线,他努力的歪了歪脑袋,张雯一只手搭在赵铁柱的脖子上,洁白的手臂扬起,透过宽松的T恤袖口,里面的腋毛还挺浓密。

她这衣服腋下开口也很大,赵铁柱随意的瞄了一眼就看到了里面若隐若现的美景。

他一只手搂着张雯的纤纤细腰,脑袋歪着,一双眼睛盯着那宽松的袖口看的不亦乐活。

这时,忽然山路上一个颠簸,张雯整个人都弹了起来,再次落下,赵铁柱都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张雯身子微微一震,猛然扭头看向赵铁柱,更是发现赵铁柱一双色迷迷的眼睛正盯着自己的袖口,顿时脸红到了脖子跟。

路途越来越颠簸,张雯的身体也慢慢滑下,因为天奇炎热,场面又这么刺激,不知道是汗液还是什么东西让赵铁柱感觉两人贴合的地方有些滑腻腻的。

张雯纱裙之下的内裤也是又薄又软,两人又厮磨了半天,当车子再一个颠簸,张雯身子又一次滑下来的时候,再次被赵铁柱占了便宜。

张雯自然也感觉到了,红着脸瞪了赵铁柱一下,但是却没有太大的反抗,毕竟车上还这么多人,她也不好说什么。

可就在这时,忽然面包车似乎碾过一个深沟,车子咣当一声巨响颠了一下。

“啊!”张雯猛地惊叫了一声。

前面开车的司机三叔担心的喊道:“怎么了?”

“没,没事儿……”张雯脸红到了脖子跟,身体微微颤抖着,嘴里却喊着没事儿。

“嗯,这路也不说修一修,我这小本买卖的,也买不起好车,你们就委屈一下,到了镇上,我就收你们俩一个人的钱好了。”三叔不好意思的说道。

张雯的脸色也变成了桃红色,可是看向赵铁柱的时候眼神却春意萌动起来。

要说赵铁柱,初尝禁果之后,对这方面自然是向往的很,这张雯呢,也是个正常的女娃,此时被勾起了兴致,也是不再忍耐。

两人又厮磨了一阵,赵铁柱感觉自己到了极致,身子一抖,总算是交代了。

“三叔,停下车。”张雯忽然喊道。

赵铁柱有些紧张的看着张雯,心道这丫头不会吃完了抹嘴就告自己耍流氓吧。

“干嘛去?”三叔停下车子,看张雯要下车,疑惑的问道。

“我上个厕所去。”张雯头也不回的说完就下了车,赵铁柱也趁着这么空荡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大裤衩子。

不多时,张雯再次回来,而且这一次,她竟然把自己裙子下的最后一层防护直接给丢掉了!

难道……

赵铁柱心头一阵火热,抱着张雯纤纤细腰的双手忍不住紧了紧,张雯就很自然的靠在了赵铁柱的怀里,赵铁柱又伸手把自己的裤衩子往下划拉了一点……

车子里还有其他五六名村民,大家有的还在说说笑笑,丝毫没有人注意到两人的小动作。

这刺激又紧张的感觉让两人感觉更加奇妙了。

赵铁柱胆子也大,加上心里的冲动,差点都忍不住叫起来,张雯更是身子狠狠的一颤,双手死死的抱着赵铁柱的后背,因为苦苦忍耐着不让自己叫出来,她指甲几乎都要掐进赵铁柱的肉里了。

经过昨天和今天的事情,张雯似乎也放开了,一点都不显得拘谨,因为山路不平的关系有时还故意上下颠簸几下。

两人谁都不说话,只是气息粗重的对视着,默默的享受这种无言的刺激。

车子开到镇上,三水就要去进货了,赵铁柱和张雯下车,谁都没有发现两人的异状,只是张雯的脸色明显红润了许多。

“我就先去进货了,大概两个小时,你们要回去就在这里等我,我回去一并拉上你们。”三叔说着,二手面包车喀拉拉的离开了。

赵铁柱和张雯一起去看树苗,不过他要的比较多,三叔的面包车就算是空的都装不下,好在卖树苗的看赵铁柱的需求量这么大,说可以负责去送,反正村子也不远。

那感情好,赵铁柱爽快的答应下来。

完事看看时间还早,两人打算去逛逛,张雯也是第一次来镇子上玩,对一切都显得很新奇,也算是熟悉一下这里。

“张雯,要不先给你买个内裤去?”赵铁柱提议着说道,他可是知道,现在张雯纱裙下面可是真空的,若是一刮风,估计都要走光。

张雯也很担心,闻言果断的点了点头,同时忍不住调侃赵铁柱一声:“说的好像你不用买一样。”

赵铁柱神色尴尬,没错,他也要买,之前买面包车里的一幕,赵铁柱裤衩暂时也不能用了。

两人进了商场,各自随便买了内裤就换上了,这样一来可就舒服多了。

走在街上,赵铁柱给张雯买了不少的好吃的,城里来的女娃,对路边摊倒是有一种独特的喜欢,扭头看着身边吃着东西满脸兴奋的张雯,赵铁柱忽然有种处对象的感觉。

之前在面包车上的事情,两人心照不宣,谁都没有提及,有些事情,心里知道就好,说出来就没意思了。

一点可惜的是,因为回去的时候要看管树苗,赵铁柱和张雯是坐着拉树苗的货车回去的,火车宽松,前面除了司机外,两人正好能坐下,倒是享受不到来时的乐趣了。

树苗运到之后,人家负责送树苗的可不负责给你栽种,树苗也不能过夜,不然成活率就不高了,赵铁柱急忙招呼村里人帮忙给种一下。

别看村子里男丁稀少,这些女人干起活儿来可不比男的差,挖坑,种树苗这些活儿,被村民们很快就搞定了。

这也多亏了赵铁柱祖上都是中医,村子里大多数人和赵铁柱家关系都不错,一说帮忙哗啦啦都过来了。

这不,树苗是半下午运过来的,但天还没黑,就全部给栽种上了,赵铁柱租的王雅琴家的后山面积也很大,放眼望去,有种漫山遍野都被自己给改造了的感觉。

看着眼前成排栽种着的小树苗,赵铁柱眯起眼睛,似乎看到了自己果园成型后的盛况,心里不免有些激动。

树苗种上了,赵铁柱心头的一块石头总算是放下了,虽然树苗要长成结果子还得几年的时间,但赵铁柱也不着急了。

这段时间,只要把树苗给照料好了,到时候果子绝对没问题,这后山的土壤是赵铁柱提前测量过的,绝对适合种植果树。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