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_老师的胸软软的真好吃

更新时间:2020-12-08 10:05:44

 沈小峰脸色涨红,支支吾吾说道:“我没看上谁,就是准备好钱结婚啊。”

  “那八字还没一撇呢,你先跟人谈好了,要提亲了我就把钱给你,我跟你虽然不是本家,但也是你的长辈,以后要是没人帮你提亲,你就喊我。”马建国大手一挥,显得有些豪气,咕咚又灌了两口酒。

这下沈小峰有苦说不出了,他喜欢的人是李甜啊,梦寐以求地想娶她。但现在话说到这个份上他也没辙了,只能以后找机会跟他要钱了。

  一肚子委屈没法发泄,沈小峰只好将怨气发泄在了酒菜上,他平时不怎么喝酒,因为没钱也没这爱好,但酒量还是非常了得的,五瓶啤酒下去面不改色,看得玉梅婶满是惊奇。

  “沈小峰你也太能喝了,我家的酒都被你喝光了,妈你给我钱,我再去买一箱回来。”马富贵打开了冰箱,里面啤酒空空如也。

  “算了,小卖部都关门了,小峰你也少喝点,还年轻呢,以后再找机会喝。”马建国看着沈小峰旁边地上的空酒瓶,有些肉疼。

  马建国的小气是人尽皆知的,但沈小峰也吃饱喝足了,于是站了起来打了个饱咳说道:“我也吃饱了,村长,谢谢你请我吃饭,我先回去了。”

  “哎,我送你出去,别摔着了。”马富贵屁颠屁颠跑了过来,拉着沈小峰往外走。

 文学

  两人出了院子,马富贵赶紧将沈小峰拉到一旁:“沈小峰,我跟你说个事。”

  “什么事?”沈小峰没好气看着他,有些生气他刚才没有帮自己说话,亏以前他还经常帮马富贵打架出头。

  “我后妈给我说了一门亲事,是她的外甥女,我都打听到她家在哪了,明天你跟我一起去看看呗,要是长得丑,老子就不要了。”马富贵像是个大姑娘般忸怩着说道。

  “不去。”沈小峰心里还有怨气,直接拒绝。

  “你就帮帮我吧,我给你钱,给你一百块怎样?”马富贵急忙从兜里掏出了一张钞票。

  沈小峰眼睛顿时一亮,笑眯眯地收下,谁会跟钱过不去啊,马富贵因为从小长得瘦弱,在村里玩经常受欺负,怕丢脸又不敢跟家里说,养成了胆小怕事的性格。但每次受欺负的时候都会请沈小峰做打手,给几块钱作为工资,两个人的关系才会这么好。

  “行,就这么说定了啊!明早我骑摩托车去接你!”马富贵咧嘴笑着,又跑回屋里去。

  挣了一百块,让沈小峰原本郁闷的心情缓和了不少,想到家里还有位美人在等着,他心情立马激动了起来,一路小跑回到了家里。

  隔壁二柱家厅里的灯没亮,但是房里还亮着,沈小峰估摸着他们进屋要睡了,心痒难耐,赶紧回家里,大声嚎了两嗓子,希望隔壁杨翠萍能听到。

  正所谓饱暖思淫欲,沈小峰将门关好钻进了屋里,透过窗户看向隔壁二柱家,他们家卧室里的灯开着,仔细听还能听到二柱和杨翠萍说话的声音。

  等了半个多小时,隔壁房间的灯终于关了,沈小峰心头顿时一喜,紧接着一阵女人的声音从隔壁传来,他顿时瞪圆了眼睛,这是杨翠萍的声音,怎么两个人就开始呢。

  今天的二柱好像特别猛,杨翠萍哼哼叫了十来分钟,声音终于停了下来,沈小峰在房里听得浑身燥热。

  “你快点来啊!”沈小峰已经急不可耐,可又是等了十来分钟,隔壁一点动静都没有,他也逐渐明白了什么,莫不成杨翠萍今晚得到满足了,不想再过来吗?

  沈小峰郁闷地躺在了床上,看着手机上的时间等到十点多了,仍旧没有听到杨翠萍的敲门声。

  “我去!竟然放我鸽子!”沈小峰气得不行,怎么也睡不着,直接爬了起来。

  低保的补助钱被扣,这边杨翠萍又放鸽子,让沈小峰一肚子火气没处发,差点想摔手机。

  “马建国你个王八蛋!都他妈怪你!”沈小峰气急,要是不马建国喊他去吃饭,今晚他就能在杨翠萍家里把二柱灌醉,今晚杨翠萍就是属于他的了。

  越想越气,沈小峰直接穿上衣服出了门,朝着马建国家里去,今晚不砸两块玻璃他都没法睡了。

  深夜十点多,村子里静悄悄的,只有夜虫的鸣叫声,家家户户的灯都熄灭,沈小峰借着月光迅速地来到了马建国家里。

  他看到马富贵的房间灯还亮着,心里暗想这小子又在玩游戏吗?

  从地上捡了两块石头,沈小峰翻进院子里,朝着马富贵房间靠了过去,得确认他在忙才能砸玻璃,不然被他追出来看到就完蛋了。

  “就两下,行不行啊……”来到窗户下,沈小峰听到了里面传来马富贵的声音。

  “富贵,我是你妈,你怎么能这样呢,都给你说了一门亲事了,这种事你找你未来媳妇去吧。”玉梅婶子的声音也传来,沈小峰心里顿时一惊,他琢磨了下这段话的意思,心跳更是加速,这两人搞什么鬼?

  “妈,我知道我爸喝酒睡死了,您就行行好吧,我憋得难受,我就试两下……”马富贵声音充满了哀求。

  听得沈小峰心头震惊,这话是从马富贵嘴里说出来的吗?他们两母子到底什么关系?

  “富贵,你怎么能……这样子呢……,哎呀,你别碰,不行的……”玉梅带着喘息羞涩的声音传来,马富贵好像要动手了。

  窗户下听着的沈小峰浑身血液沸腾,马富贵你他妈胆子也太大了吧,后妈都敢上手了,谁给你的胆子啊?!

  啪!

  清脆的耳光声传来,玉梅婶羞怒说道:“我就过来让你早点睡,别老是玩游戏了,对你身体不好,你给我老实点,想碰女人找你未来媳妇去!小心我告诉你爸!没大没小的东西!”

  “妈,你别告诉我爸,我错了,我以后不会了,你千万别告诉我爸……”马富贵立马哀求了起来。

  “早点睡,以后别动手动脚了,偷看我洗澡的事还没跟你算账呢!”玉梅婶又说了一句,随即关门的声音传来,马富贵也嘟囔了几句,随即灯也关了。

  沈小峰暗暗吸了口气,平日里马富贵老老实实的,竟然敢对后妈动手动脚,更令他想不到的是,玉梅婶子看着端庄秀气,气质优雅,没想到暗地里和马富贵有着不明不白的勾当,这个发现让他浑身一阵激动。

  楼上忽然投下了一片亮光,玉梅婶应该到楼上开了灯,沈小峰急忙躲到了墙角去,等了十几秒,楼上的灯也关了,他贼兮兮一笑,翻身出了院子,手里的石子奋力朝着楼上的窗子扔去。

  哗啦!

  伴随清脆的玻璃破裂声,玉梅婶发出了一声尖叫,沈小峰跟做贼似地头也不回来跑远。

 隔天起来,沈小峰还在厨房里煮饭,就听到外面响起了摩托车的声音,他探了个脑袋往外门口一看,马富贵走了进来。

  “他妈的,昨天晚上不知道哪个混蛋砸了我家玻璃,害我后妈一晚没睡,早饭都没得吃!”马富贵骂骂咧咧地来到厨房里,靠着门框上点了根烟,满脸怒意。

  “哈哈!”沈小峰忍不住大笑。

  “笑鸡毛啊,要是被我抓到,我一定打断他狗腿!”马富贵恼火地说道。

  “就你这身板,你那胆子?省省吧!去洗碗,准备吃饭了。”沈小峰面露不屑,马富贵体形干瘦,一米七不到,要不是一张脸因为长期对着电脑有点显老,别人都会以为他是高中生。

  两人吃着早饭,沈小峰问起了马富贵的未来对象,那姑娘是他后妈玉梅婶介绍的,叫做赵兰兰,是玉梅婶的外甥女,跟马富贵是没有血缘关系的。

  赵兰兰听说是长得跟天仙一样,住在靠近镇子的横沟村,父亲早死,家里就两母女。

  “那你遭殃了,这种姑娘要么性子要强,要么柔柔弱弱一棍打不出一个屁。”沈小峰了解情况后顿时乐了。

  “我看过相片了,人长得挺漂亮的,就是有点高,不是很喜欢。”马富贵嘟囔了一句,有些怨气。

  “高点也好,生了孩子才会高一点。”沈小峰嬉笑了起来,身高一直是马富贵的痛点。

  横沟村靠近镇子,挨着省道,比起沈小峰所在了里河村繁华不少。

  正值农忙的时候,马路边晾晒着花生,空气中也传来了阵阵花生油的香味,是从路边一家榨油坊里传出来的。

  两个人都是第一次来横沟村,马富贵胆小,路都不敢问,还是沈小峰去小卖部买了两根冰棒,才跟老板问到了赵兰兰的住处。

  赵兰兰家住的比较偏,就一间巴掌大的土砖房,不过外面用篱笆围了一块篮球场大的院子,算是私人地方,篱笆的地面晒着花生。

  马富贵根本不敢靠近,将摩托车远远地停了,站在了沈小峰的后头,推着他往前走,然后躲在了院子旁的一棵树后。

  “你就这样能看到什么啊?进去认识一下啊!”沈小峰好笑地看着他,赵兰兰家的木门是打开的,说明有人在家。

  “算了吧,就看看,哎!出来了!”马富贵忽然喊了一声,脑袋也缩了回去。

沈小峰转头一看,顿时嘶的一声,吸了口气,一位靓丽的年轻姑娘拿着竹扫把从屋里走出来,她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下半身穿着洗的发白的牛仔裤,紧紧的包裹着圆润的双臀。

身材高挑,体态婀娜,一头及腰的秀发如云般披散在脑后;她长着一张瓜子脸,眉毛浓密而修长,如柳叶般,琼鼻高挺,微微笑着,露出一排洁白而整齐的牙齿,浑身散发着清丽脱俗的气质。

  “我草!好漂亮,果然跟天仙一样啊!”沈小峰忍不住低声说了起来,赵兰兰浑身没有一点农村人的气质,跟电视上的模特一样,她清扫落叶的动作优雅而大方,随着手臂晃动,身前的傲人也跟着起伏,整个人的气质和这片院子格格不入。

  “有点高啊……”马富贵偷偷看了两眼,苦悲地说了一句。

  “怕个毛线!”沈小峰心里痒痒的,赵兰兰太漂亮了,气质又好,他都很动心。

  “你长这么高当然不怕了。”马富贵嘟囔了一句,忽然脸色一变,看到赵兰兰拿着扫把往这边走了过来,他急忙拉了拉沈小峰:“快走,人家过来了。”说完他撒腿就跑。

  “站住!”清脆的声音响起,赵兰兰飞跑了出来,秀发飞舞,胸前乱跳,看得沈小峰一颗心扑通扑通跳了起来。

  “这就是心动的感觉吗?”沈小峰心里暗暗想着,没几秒种赵兰兰已经提着扫把来到了近前,修长浓密的眉毛一挑,红唇紧抿,虎视眈眈看着沈小峰。

  “你们是干什么的!躲在我家门口干嘛?是不是想偷花生!”赵兰兰质问着沈小峰。

  马富贵已经跑到摩托车那边去了,车子已经启动,蹭蹭没了人影。

  沈小峰暗骂了一声,赶紧堆起了笑脸:“没有没有,我就路过,突然看到你,长得跟天仙一样,都舍不得走了。”

  赵兰兰脸色一红,后退了两步将扫把横在胸前,轻哼了一声:“不用花言巧语,赶快走,不然我不客气了。”

  “还是个辣妹子啊——”沈小峰心里痒痒的,赶紧点头,目光在她胸口扫了一眼,白色的T恤有些透明,近在咫尺能够看到她里面穿的内衣是黑色的。

  “流氓!”赵兰兰眼神锐利,注意到沈小峰的目光,顿时羞恼,扬起扫把砸了过来。

  “我靠!”沈小峰骂了一声,脚底跟抹了油一样开溜。

  马富贵骑着车在路口等着,看到了他立马喊了一声,两人骑上摩托迅速离开了横沟村。

  “你他妈像个男人吗?老子差点被她打了。”坐在摩托车后边,沈小峰气不打一处来,一巴掌盖在了马富贵脑袋上。

  车子晃了晃,马富贵赶紧道歉,随即说道:“这种女人我受不了,她不是性子要强,就是个母老虎!”

  “那你要先搞定你后妈了。”沈小峰呵呵嘲讽了一句,脑子里又想起昨晚听到的内容,眼珠子乱转了起来,这马富贵到底跟玉梅婶子是什么关系啊?

  回到村里,经过小卖部的时候沈小峰看到了杨翠萍在里面,心里顿时一气,让马富贵放他下来。

  在路边等了会儿,杨翠萍从小卖部里走了出来,手里提着两瓶啤酒,她走了两步,忽然看到了前边的沈小峰。

  “大太阳的你站这里干什么?”杨翠萍走了上来,目光还很谨慎地朝着左右看了看。

  “你昨晚干嘛放我鸽子!”沈小峰有些恼火。

  杨翠萍嘻嘻一笑,有些不好意思说道:“昨晚你不是去了村长家吃饭吗?我等了老半天都没见你回来,加上二柱想要,我没忍住就跟他睡了。”

  “难怪!爽了吧?还会买酒给他!”沈小峰酸溜溜地说道,二柱好酒,一般杨翠萍是不让他喝太多的,今天还主动买酒了,昨晚肯定舒服了。

 “都怪你!”杨翠萍俏脸一红,眼里露出一抹春意,眼珠子朝着沈小峰下面瞄了一眼说道:“想着你的本钱,感觉一下子就来了,好久都没有那样子过了。”

  “老娘们!”沈小峰气急,低声嘟囔了一句。

  看他受气的样子,杨翠萍咯咯直笑,靠了过来小声说道:“你别急,有的是机会,明天晚上我再看看,你给我留门。”

  “今晚不行吗?”沈小峰心里升起一丝期待,目光落在了杨翠萍的胸口,她穿着一件花汗衫,那里饱满,领口的扣子留了两颗没扣,这会儿从里面露出里面的白皙,正对着沈小峰。

  “色胚!”杨翠萍啐了一口,赶紧往前走去一边说道:“今晚不行,昨晚才要过,我哪有这么好的精力又来?”

  “那要什么时候?”看着她扭动的丰满双臀,沈小峰心里冒着邪火,跟上了她的脚步。

  “你急什么呀?碰都让你碰了,你还怕我跑了不成吗?”

  两人一路聊着到了家门口,杨翠萍抛了个媚眼便走进了自家院子。

  沈小峰憋了一肚子气,但他又强求不来,只能闷头进了家门。

  在外面晒了半天,他已经一身汗,加上肚子的火气,让沈小峰难受得不行,直接脱了衣服进厕所冲了个凉水澡,浑身的燥热才退去了不少。

  躺在床上,一觉睡到了中午,起来简单吃了点东西后,陷入了无聊之中。躺在沙发上,沈小峰脑子里浮现起了李甜的倩影,内心顿时火热,可惜现在地里的花生不熟,他也用不着干活,找不到借口去李甜家里。

  “哎!”沈小峰忽然爬起来,他想起李甜家的屋顶好像是漏的啊,之前他说过等天晴了就去补的,一时间都把这事给忘了。

  “嘿嘿!”沈小峰笑了两声,赶紧出门锁好,跑去小卖部的秀琴家借梯子。

  “婶子,借你家的梯子。”沈小峰跑进了小卖部里,却忽然看到二柱也在,他坐在一张矮凳,旁边是躺在靠椅上的秀琴婶,她手里举着手机和二柱在看着,不知道是什么内容,笑得正开心。

  “小峰,你突然跑进来,这吓死人啊!”秀琴婶起身,妩媚成熟的脸蛋露出一丝责怪。

  “你们在这看什么啊?”沈小峰走了过去,这时他才闻到了一丝酒味,看到二柱脚边放了个瓶酒瓶子,也注意到了二柱的左手,是放在了椅背上的,他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说刚才二柱一直在摸着秀琴婶的后背?

  这个发现让他心头一惊,秀琴婶丈夫常年在外头做生意,也没有个孩子,平日里就开着小卖部,跟村里哪个人都能聊上几句,是个寂寞的女人啊。

  “没什么,梯子在里屋,你自己去拿吧,小心别碰着我的货了。”秀琴婶又靠了下去,这时候二柱才把手给收了回来。

  “哦,好。”沈小峰狐疑地看了看二柱,中午杨翠萍才买了两瓶酒给他,这会儿又跑过来买酒喝,有点反常啊。

  沈小峰进了里屋,这是秀琴婶家的客厅,靠墙的一侧摆放着不少货物,木梯就在墙角。

  扛了梯子出去,二柱又凑到秀琴婶旁边,两人继续看着手机,沈小峰经过的时候忍不住瞟了一眼,可惜屏幕微微倒着看不到内容,不过却能看到秀花嫂子前面大片白皙的的皮肤,正对着二柱的脑袋。

  “我靠!二柱有眼福了!”沈小峰心里嘀咕了一声,秀琴婶穿着无袖的黑色圆领连衣裙,身前的傲人丰满,将领口都快要撑开了,但二柱的脑袋都快钻到她身前前了,估计连内衣长什么样都能看得一清二楚了。

  沈小峰没多想,二柱连自己老婆有时候都应付不过来呢,他说了声谢谢,便扛着梯子往李甜家里而去。

  来到李甜家,木门紧闭着,沈小峰在门口放下了梯子,推了推门,打不开,他又喊了两声嫂子,但屋里一点动静都没有。

  “奇怪,应该在家啊。”木门并没有上锁,只是从里面扣上了而已,沈小峰随即掏出手机给李甜打了个电话过去。

  几秒钟不到,屋里想起了手机铃声,但却一直没接。

  “在睡觉吗?”沈小峰挂了手机,沿着屋檐往后边走去,李甜的房间有个窗户对着后面。

  逐渐靠近李甜的房间,忽然沈小峰瞪大了眼睛,他耳边听到了一阵若有若无的声音,这种声音非常熟悉,除了晚上能从杨翠萍家里传来之外,他看过的很多小电影都有这种声音。

  “嫂子难道在自己解决吗?”沈小峰顿时激动了起来,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

  他赶紧凑到了窗户旁,玻璃窗上满是灰尘,看不到里面的情景,他急忙吐了口口水在上面,擦出了一块拳头大小的位置,眼睛凑了上去,顿时窒息。

屋里边李甜躺在床上,裙子捋到腰间,露出两条白皙修长的大腿,一块小小的黑色布料挂在了她膝盖上。她一只手死命抓着床单,另一只手放在那处,脸色迷离,性感的红唇不时发出阵阵愉悦的低吟……

“嫂子!!”劲爆的场面让沈小峰瞬间起了反应,眼睛充血眨也不眨看着李甜。

  “啊……小峰!”李甜忽然叫了一声,她眉头紧锁,似乎在寻找着愉悦的高点。

  “我在这啊!”沈小峰内心呼喊,喜悦从天而降,嫂子脑海里想着的人竟然是自己!

  忽然,李甜又拿起了旁边的手机,睁开了双目动情地看着屏幕,手里的动作加快。

  屏幕上显示着的肯定是自己的名字,因为刚刚打了电话她没有接。想到这里,沈小峰再也忍不住了,飞速地跑到了前边门口,猛烈地敲门。

  “谁啊!”屋里传来了李甜带着慌张的声音。

  “嫂子,是我!”沈小峰喘着粗气回答。

  “嫂子在睡觉呢,你来干啥呀?!”

  “我有急事找你,快开门吧!”沈小峰已经按捺不住内心的冲动了。

  脚步声传来,吱呀一声李甜打开了门,面色红润,今天不用下地,她穿着一套深蓝色的无袖连衣裙,半截白皙的小腿露出来,身上传来一抹暗香,刺激着沈小峰的神经。

“什么事啊?”李甜往屋里走去,除了脸色的红润,她的表情和神态都很镇定,但知道内情的沈小峰心中邪念却如野火般燃烧了起来。

  砰的一声,沈小峰将木门给扣上了,将李甜吓了一跳。

  “你干嘛把门给关了!”李甜急忙上前,想要去开门,因为沈小峰的眼神明显不对劲。

  “嫂子!我爱你!我想你都想疯了,让我满足你吧!不要用手了!”沈小峰一手搂住了李甜柳腰,一手托在了她的脑后,低头朝她红唇吻了下去,柔润的感觉令他大脑瞬间空白,这是初吻啊!

  李甜大睁着双眼,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嘴里呜呜作响,可惜嘴唇已经被堵住,发不出一点声音,只能死命推着沈小峰。

  渴望上头的沈小峰紧紧地搂住了她,不给她挣脱的机会,她的双唇紧抿,想要晃动脑袋,却被沈小峰另一只手给制住了。

  软玉温香在怀里,沈小峰感受到李甜娇躯的火热,是刚才床上留下的余温,但是她一点都不配合,沈小峰心头一急,把手伸向李甜的腰间。

  他感受到了李甜的慌乱,也触碰到了牙齿,凌乱的思绪中闪过个念头:“万一嫂子咬我怎么办?”

  但李甜似乎已经动情,手上推搡的力道没这么大了,也没有什么过激反应。随着沈小峰撩动,李甜慢慢地闭上了眼睛,两手抓住了他的衣服,开始有了回应。

  感受到李甜的变化,沈小峰内心激动,更加舍不得松口。

  激情的交锋耗费了大量的氧气,李甜最终忍不住窒息的感觉,轻轻在沈小峰唇上一咬,趁机别开了脑袋,气喘吁吁了起来。

  “嫂子!我爱你!我想要你!”沈小峰喘了两口,手没松,激动地看着她。

  李甜俏脸通红,迷人的眼中散发出梦幻般的光泽,她怔怔看着沈小峰,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滑落,又有羞意,又有悲痛。

  “小峰,我…我们不能这样子的。”嘴唇分离之后,李甜冷静了不少,脸色虽然红着,但目光很清醒。

  “嫂子,不要管这么多了!你不是克夫命,你是我的仙女!我要一辈子照顾你,你你愿意吗?”沈小峰知道她心里想什么。

  李甜抬起手臂擦了擦眼泪,娇艳欲滴的脸色露出一抹羞怯,又有一丝害怕:“嫂子愿意,但是……我…我怕你跟你哥那样……”

  “我不怕的!我这么强壮,你试试!”沈小峰急忙将她的手按在了自己那,让她感受自己的火热。

  “呀!”李甜脸烫的迅速地抽开,却又被沈小峰蛮横地按了下去。

  李甜无奈,红着脸轻轻抓着,手上动作轻微,脑袋偏过了一旁。

  “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来了就给你打电话了啊。”

  “你怎么知道我在里面弄那个……”

  “我到你窗户旁,看到了,嫂子你好美,我真的忍不住了……”沈小峰搂住她柳腰,让她和自己身体紧贴。

  “你真是我的冤家,这可让嫂子怎么办啊?”李甜抬起头,眼含春意,娇媚动人。

  纵然在再蠢,沈小峰也看得出来李甜的态度彻底软化了,他抱住李甜:“我不会死的,我要照顾你一辈子的!”

  “你不懂的。”李甜幽幽地叹了口气,抱住了沈小峰坚实的后背,男人的胸膛令她内心安宁,带给她无限的安全感。。

  “嫂子,我们进屋吧,我已经关上外边的门了。”沈小峰在她翘臀上蹭了蹭。

  “不行的啊。”李甜摇头。

  沈小峰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紧紧搂着她:“嫂子,我真的想。”

  下面异样的东西让李甜感到慌乱,她急忙推开了沈小峰,朝着屋里走去。

  沈小峰一喜,迅速地跟了上去,却没想到李甜把房门给关上了,他慌忙伸手卡主,却被夹了一下。

  “啊!”

  “小峰你没事吧。”李甜又打开了门。

  沈小峰趁机钻了进去抱住她:“嫂子,给我吧,我不会死的,没有这么邪乎的。”

  “你别这样子,我真的不行的。”李甜推搡着他,只是力道已经很小了。

  “哪里会不行啊,你看我这么强壮!”沈小峰顶了顶,李甜立即发出一声娇吟,悦耳动听。

  “我们到床上去吧!”沈小峰将李甜轻轻地放在了床上,身子压了上去。

  李甜身子一颤,抱住了沈小峰的脑袋,主动迎合,沈小峰心头一喜,更加卖力。

  “啊!”李甜叫了一声,娇羞嗔怪:“干嘛亲这么重啊!”

  “因为我爱你啊!”沈小峰呼吸加重,看着李甜娇艳欲滴的俏脸,他手上不由加大了动作。

  “嫂子,我想……”沈小峰目光充血,拉住了她的裙摆,只要她点头,他会将裙子掀起来。

  李甜眼中闪过一丝犹豫,脸色十分复杂,正当她犹豫之际,沈小峰当做她默认了,直接往上一掀。

  李甜惊呼一声,来不及制止,她的裙子掀开,脸被蒙住了,一具惊心动魄的躯体展露,沈小峰眼睛一下子冒了火。

  “不行!”娇躯的暴露让李甜瞬间清醒,她拉下了裙子,死死地护住了裙摆。

  “嫂子啊!”沈小峰苦不堪言,肉都到嘴边了,却滑溜溜的怎么也吃不着。

  “小峰,你听我说,嫂子真的不想害了你,其他的我都可以答应你,但是这事不行!”李甜脸色坚决。

  “为什么?你不是克夫命啊?现在哪里会有这样的事情?”

  李甜低声说道:“我不止是克夫,我克所有的男人。因为嫂子那里很特别,你哥说跟嘴一样,会自己动得很厉害,他每次都受不了,最后一次的时候太激烈了,他完事之后就倒在我肚皮上,后来就没抢救过来。”

  沈小峰心里咯噔一声,马上风他知道,但他更关注的是李甜形容的东西。

  “你快下去,我可以用手帮你,但是这个真的不行,会害了你的。”李甜忍住羞涩推了推他。

  “我不会的!我忍得住!”沈小峰更想试一试了,他又将裙摆给掀起,一只手朝着那里伸去……

啪!


沈小峰捂住脸颊,被李甜这一巴掌给打蒙了。


“你是不是不听话!”李甜紧抿着红唇,泪流满面:“快点下去!”


“嫂子,我…”沈小峰支支吾吾地说不话。


看他慌乱无主的样子,李甜又露出一丝怜惜,她抚摸着沈小峰脸颊:“乖,听嫂子的话,真的不能给你,会害了你的。”


“对不起嫂子,你原谅我吧。”沈小峰抓住她的手,他知道李甜是为了自己好,大哥给她留下的阴影太深了。


“我不怪你,你以后不要再这样子就好了,嫂子可以用其他方式帮你。”她脸蛋露出一抹羞涩。


此时沈小峰已经没有心情了,下了床,他呆呆地坐在了床边,李甜靠了过来,身子贴在了他的背上,安慰说道:“小峰,你哥和我要过,我很清楚自己的威力的,你还没有碰过女人,对你的伤害会更大。”


“那我永远都不能和你折腾那事吗?”沈小峰失落低着头。


“等以后再说吧,现在反正不行。”


“好吧。”沈小峰心里再度升起一丝希望。


“你来找我干什么?”李甜下了床,握住他的手,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过来补漏的,你屋顶不是漏水吗?”


“我看你是来补我的吧。”李甜戳了他一下,拉着他起来:“那快点吧,补完了就回去。”


沈小峰顶着火热的太阳,将屋顶几个漏水的位置给重新补上,下来的时候他一身是汗。


李甜拿着浸湿的手帕温柔帮他擦着汗:“你快回去洗个澡吧。”


“嗯。”沈小峰有点失落,尽管两人表露了心意,但李甜还是不想让他在这里多呆。


来到秀花婶的小卖部,店里没人买东西,二柱也走了,她一个人躺在躺椅上睡着了,黑色的连衣裙衬托下,她身前露出的肌肤如同白玉,下边露出两条丰嫩的小腿,让人忍不住想碰一下。


“婶子!”沈小峰放下梯子,发出了一点声音,但秀花婶仍然没醒来,他不由走过去叫了两声,脑袋倾斜,透过她大开的领口看过去,紫色的内衣罩子挤压下,露出迷人的景象,看得他内心一热。


秀花婶睁开眼睛起身,看到是沈小峰,随即笑了起来:“大热天的你干嘛去了,怎么一身都是汗?”


“去帮我嫂子补漏,老屋有点漏水,梯子要放哪。”沈小峰嘿嘿一笑,走梯子旁。


“当然放屋里去啊,顺便帮我拿两袋纸巾下来。”秀花婶起身走向里屋,沈小峰急忙拉起梯子进去,帮她从货物顶端拿了两袋纸巾下来。


“放好梯子啊,别碰坏我东西了。”秀花婶提着纸巾往外走。


沈小峰嘟囔了一声,将梯子放好,经过饭桌旁时,他忽然注意到桌角放着两个啤酒瓶,心头顿时一惊,印象中秀花婶好像不会喝酒的啊,他不由拿起来看了看,又发现瓶子里好像有东西。


对着窗外透过来的光亮,沈小峰看到里面是两根烟头,心里顿时咯噔了一声:“这是哪个男人留下的?是二柱吗?”


“你干啥呢?偷酒喝吗?”秀花婶突然出现在门口,掩嘴咯咯笑了起来,胸口也随着起伏。


“没有,我看是空瓶子,想帮你收拾下,婶子你自己一个人还会喝酒啊?”沈小峰急忙放下了酒瓶。


“有时晚上喝点好睡觉,放着吧,酒瓶我留着还有用的,快点出来。”


沈小峰哪里信啊,这啤酒的品牌是二柱经常喝的那种,加上酒瓶里的烟头,他八成可以确定就是二柱在这里喝的,加上先前来借梯子的时候,他也注意到二柱和秀花婶的关系非同一般的亲密。


“婶子,我大伯一年能回来几次啊,你一个人守在这里无聊吗?”心里边有了猜测,沈小峰忍不住想试探她。


“无聊又能怎样,日子总得过啊~”秀花婶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又靠在了躺椅上,拿过旁边一把折扇盖住了胸口。


“靠!这娘们,二柱在怎么就不挡着!”沈小峰内心暗骂,更加坚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想。


“你要是平时无聊,我可以过来陪你聊聊的啊。”沈小峰搬了张矮凳在她旁边坐下,却不敢像二柱般靠得那么近,即便如此,他也能闻到从这个女人身上传来的肉香,这是属于成熟女性的味道,深深刺激着他的大脑神经。


“切,你个小鬼头,哪里懂得我的心思,一边凉快去吧,别打扰我睡觉,要什么东西自己拿,记得给钱。”秀花婶摇了摇手,很不屑地说着,让沈小峰内心一阵窝火。


“哎,行吧,我没钱,先走了。”沈小峰看了看她,最美好的身前风景已经被挡着,他也没兴趣待下去了。


入夜,吃过晚饭后沈小峰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李甜那性感成熟的娇躯,内心火热,却不敢跑去李甜家里,只能忍住浑身的燥热睡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