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男搓澡工给我口:御书房喘吟

更新时间:2020-12-05 10:10:19

“我来了有一会了,见你不在家就在树后面待了会。”进了屋钱寡妇不好意思的对温喆说,温喆只是微微一笑,他知道钱寡妇担心啥。他是怕让人看到她在温喆家门口等温喆,被人说道。


“小喆,婶子想让你帮着看看,看看是不是好了。”钱寡妇声音越来越低,而且脸也红了,好像是想起了昨天在温喆家的情景。


 文学

“那行婶子,你把衣服脱了吧。”温喆倒是没啥不好意思的,也不是第一次了,再说他也十分喜欢看钱寡妇,钱寡妇的身子实在是太好看了,比淑芬好看的多。


略微迟疑了一下钱寡妇走到小床边,慢慢的把衣服脱下来,然后红着脸躺在床上,闭起了眼睛。温喆一笑,心说这钱寡妇年纪也不小了,咋还这么腼腆呢。


不过钱寡妇越是这样温喆心里就越痒痒,只想着把她衣服全都扒光,然后好好的欣赏一下。


跟昨天一样,温喆将两只手按在钱寡妇的双乳之上,轻轻的揉了起来。钱寡妇一直都闭着眼睛,不过呼吸一点点的急促起来,脸色也越来越红。


温喆刚破了处,对女人还不了解,要是个老手一看钱寡妇的样子就知道现在她已经开始动情了,是下手的好机会。


在钱寡妇胸口揉了一会温喆在她的小肚子上按了几下,脸色露出一丝不经意的笑容。“婶子,你小肚子有点硬,里面好像有东西似的,你最近是不是感觉哪里不舒服?”


听到温喆的话钱寡妇睁开眼睛,随即点了点头。“前一阵子就感觉肚子不舒服,我也没在意,小喆,这是咋回事呀?”


“没什么事,就是妇科病引起的腹痛,可能是你下面有了炎症,我看看就知道了。”说着温喆就一把抓住钱寡妇的裤腰,钱寡妇的裤子是那中紧腰的裤子,也没系裤腰带。


温喆只是轻轻一拉钱寡妇的裤子就褪下了一点,露出里面粉色的小内裤,有几根细毛调皮的钻到了内裤外面。


“小喆你干啥,不能脱我裤子。”钱寡妇一急,顿时坐直了身子,伸手就拉裤子。由于他坐的太猛,那一对饱满的肉球顿时就撞在了温喆脸上,温喆忍不住用脸蹭了蹭,钱寡妇急忙往后躲。


“婶子你怕啥?我是帮你检查,又不是想干别的,看把你吓的。”温喆说完就要继续扒钱寡妇的裤子,钱寡妇急的都要哭了。


“小喆,不行,婶子不能给你看下面。”钱寡妇双手抓着裤子不放手,温喆也扒不下来。见钱寡妇眼圈已经红了温喆也不敢硬来了,只好放手,对钱寡妇微微一笑。


“不看就不看吧,那我继续帮你按摩。”


“不用了小喆,婶子……回家了。”钱寡妇说完挡开温喆伸过来的手,穿上衣服就走了出去。温喆不禁有些懊恼,心想自己是太心急了,这钱寡妇不像淑芬,看来以后也不会来他家让他按摩胸部了。


想到刚才钱寡妇露出了那几根细毛温喆不禁又心血澎湃,钱寡妇的毛肯定比淑芬的好看,有机会一定得好好看看。

这次村里是真弄了个卫生室,就在村部里空出了个屋子,又弄了两张病床,大夫需要的普通设备也基本齐全,还真像那么回事。


第一次上班难免会让人兴奋,温喆左看看右摸摸,随手拿起桌子上的听诊器撩起衣服贴在自己的胸口,听着心跳声。温喆家传的是中医,只号脉,不用这东西,所以他对西医的东西很是好奇。


“你干什么呢?”


温喆正玩的来劲,一个二十来岁穿着白大褂的女孩儿走了进来。这女孩儿叫刘春杏,村支书的侄女,长的倒是不难看,大眼睛小嘴的,皮肤也白,就是有点胖。


“没干啥,玩玩。”温喆把听诊器放在桌上,拉过一个凳子坐下,笑呵呵的看着刘春杏。“这是我的东西,你只是个临时工,以后别乱动我东西。”


“什么叫你的东西,这都是村里的,你能用我也能用。”温喆心说这小娘们不太好相处,妈的第一天上班就给他脸子看,哪天有机会用自己的大家伙弄弄她,保准让她老老实实的。


“哟,你个小屁孩话还真多,叫你别动就别动,再敢乱动小心姐我收拾你。”温喆一撇嘴,“你多大呀就自称是姐,我可不是小孩,你吓唬不了我。”


“多大?我都二十一了,比你大三岁呢,你个小屁孩。”


看来这刘春杏来之前已经打听过温喆了,温喆呵呵一笑:“我小,我可不小了,要不让你看看?”刘春杏一听也来劲了,“好,你让我看,看看你哪不小。”


说归说,但温喆不能真脱了裤子让她看,这大白天的,要是在这把裤子脱了那这刘春杏还不说他是耍流氓呀。


见温喆光说不做刘春杏不禁得意的笑了起来,趴在温喆面前的桌子上笑呵呵的看着他。“你要不敢让我看以后就得叫我姐,听着没?”


虽然穿着件白大褂,不过天气热刘春杏并没有系扣子。她往桌子上一趴里面的圆领子也耷拉了下来,黑色的胸罩看的一清二楚。可能是她胸罩有点小,罩不住她里面的大肉球,一颗粉红色的樱桃都露在了胸罩外面,温喆看的双眼发直,下面的小钢炮早就坚硬无比了。


顺着温喆的眼神刘春杏一低头,随即发现自己走了光,脸上顿时就红成一片,抬手就在一边的桌子上拿起个针管,站直身子,“好你个小坏蛋,敢偷看我,看我不给你扎一针。”


一见刘春杏拿起针管,温喆起身就往外跑,也没注意外面有个人正往里走,直接就把那人给撞了个腚墩儿。


“呀,是大贵哥呀,我没注意,你啥时候回来的?”


温喆急忙上前把王大贵给扶起来,这王大贵今年不到三十,在县城打工,温喆没想到他能跑到这里来。


王大贵拍了拍屁股上的土,也不在意,朝温喆呵呵一笑,“昨晚到家的,听说钱寡妇快死了都让你给治活了,又听说你到村里上班了,我才上这找你让你给看看。”


“咋了大贵哥,你哪不得劲呀?”温喆笑呵呵的看着王大贵,王大贵看了看门口还拿着针管子的刘春杏,没说话。


“哪不舒服我给你看,你进屋来吧。”刘春杏放下针管朝王大贵说道,她第一天来这上班也想出出风头,以后好压温喆一头。不过钱寡妇的事情她不知道,不过就算是知道了她也不会相信,温喆才多大呀,哪能有那么厉害的医术?


“兄弟,不瞒你说,我在外面找女人得了病,这病在城里看太贵,看不起,所以才回村里找你给看看。”


等到刘春杏进了屋王大贵才小声的对温喆说道,温喆一听就明白了,这王大贵肯定是在县城找小姐得了性病了。


“那行,大贵哥你跟我进屋,我给你看看。”


屋里面病床都能用帘子隔开,温喆直接把王大贵领导帘子里面,把帘子拉上,让他把裤子脱掉。


“我说你看个病怎么还鬼鬼祟祟的,再说看病得我看,你个临时工咋能随便给人看病呢。”


一见王大贵只找温喆看刘春杏有点不乐意了,温喆也没在意,只是说了句“你不方便看”就不再搭理她。刘春杏一心只想要压温喆一头,哪能听出温喆话里的意思,掀开帘子就走了进来。


“我有啥不方便……呀!”


话还没说完刘春杏就又跑了出去,因为王大贵已经把裤子脱了,她进了帘子刚好能看到王大贵的那话儿。


“说了你不方便。”温喆嘿嘿一笑,随即就看到王大贵那上面长了两个小包,而王大贵则一脸的紧张,直问温喆能不能看好。


“能。”温喆十分肯定,“我给你扎几针再给你开点药,吃上十天半个月就能好。但在这期间你可不能再碰女人了,好了以后也不能再去乱搞,要不然这病还得犯。”


王大贵一听温喆说能治顿时长出口气,对温喆千恩万谢。温喆在他大腿内侧扎了几针又给他开了几幅中药,王大贵屁颠屁颠的跑出去弄药了。


“那人咋了?得的啥病呀?还要脱了裤子看?”


温喆从帘子里一出来刘春杏就好奇的问他,温喆嘿嘿一笑,“没啥大病,就是那东西不中用了,我给他扎几针就好了。”


“切,你有那么大本事呀?有那本事你还在这里窝着干啥?”刘春杏一脸的不信,他哪知道温喆没有行医执照啊,要是有的话就凭他这针灸的功夫早就去城里干了。


“是时候弄个行医执照了。”温喆暗暗的想到,他已经满十八周岁了,到了考执照的年龄,不过他初中都没混毕业,而且行医执照也十分不好考,温喆为这事犯起了愁。


刘春杏这个人还是比较不错的,几天相处下来温喆就摸透了她的脾气,两人在卫生室里也变得有说有笑。


这几天钱寡妇和淑芬都没找过温喆,温喆知道钱寡妇是让自己给吓着了,而淑芬肯定是躲不开钱高强,经历过男女之事的温喆不禁有些憋的难受,一看见刘春杏那肉嘟嘟的身子就想把她搂进怀里好好的弄一下。


“春杏姐,今晚你们小王村放电影,去看不?”


刘春杏是小王村的,她比温喆大三岁,温喆第二天上班就开始管她叫姐了。中午刚吃完饭温喆就问刘春杏,他是刚听说这事。


“行啊,反正我晚上回家也没事,那就看去呗。”


刘春杏一点都不矫情,直来直去。晚上一下班两个人就骑着刘春杏的自行车往小王村跑,电影七点开始放,他俩下班都已经是六点了。


“哎呀小喆你慢点,我都快让你颠到地上去了。”小钱村离小王村十几里路,也不是太远,不过路不是太好走。而且温喆专挑坑洼的地方走,弄的刘春杏直冲他喊。


“你抱紧我不就掉不下去了吗。”


温喆有他的心思,刘春杏一直都是用手把着车座下面,他想感受一下刘春杏那对大肉球,所以就专捡坑包的路走。


刘春杏好像也知道温喆的心思,还是死死的把着车座,也不松手。“哎呦,屁股都快颠碎了。”温喆找了个大坑骑了过去,把后面的刘春杏颠的都差点喆出去,下意识的搂住了温喆的腰。


而温喆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感觉到后背传来的压迫就更来劲了,一个劲的猛颠,等到了小王村自行车的后车圈都颠变形了。


“要死了你,专挑坏路走。”刘春杏打了温喆一下,不过看样子没怎么生气。这时放电影的帆布都已经拉开了,不过还没开始,小王村放电影的地方在村委会里,这个时候院子里已经坐满人了,连一边的大树上都爬满了孩子。


刘春杏不住的和人打着招呼,把自行车扔在外面也不管,拉着温喆就往里面挤。有不少人都问刘春杏带的小伙是不是她对象,她也不答,只是往里面挤,挤了好半天才算找到个位置,两人一前一后坐了下来。


没过多大会电影就开始放了,是抗日游击队。温喆坐在刘春杏身后看看四周没人注意,就往前凑了凑,两条腿从刘春杏两边伸过去,然后轻轻搂住她的腰。


也不知道刘春杏是看的聚精会神还是没注意,也没反对。温喆胆子不由大了不少,开始在刘春杏的小腹上慢慢摩擦。


“哎呀别闹。”刘春杏抓住温喆的手扔到一边,又开始聚精会神的看电影。温喆停了一会,然后又将手放在刘春杏的小肚子上,不过这次刘春杏倒是没说什么,也不理温喆。


屁股往前又挪了挪,温喆把裤裆对准刘春杏的屁股,轻轻往前一顶。刘春杏被温喆顶的一动,回头瞪了他一眼,不过没说什么。温喆嘿嘿一笑,用手把自己的大家伙扶正,然后直挺挺的顶在刘春杏的屁股上。


“小喆,别闹,把你手拿开。”


说完刘春杏把手背到后面扒拉了一下,随即就感觉不对,自己肚子上应该是两只手,低头看了一下确实是温喆的两只手,刘春杏不禁有些迷惑。“他两只手都在这呢,那他拿啥顶的我?”


忽然刘春杏想起了什么,脸一下就变的通红。虽然她性格有些泼辣,但哪里经历过这事。“他是用那东西顶的我?”


想到这里刘春杏的脸就更红了,也幸好现在天黑,虽然电影屏幕上挺亮但也没人能看的出来。


“这死小子,敢跟我耍流氓,看明天上班我怎么收拾他。”


刘春杏恨恨的想着,后面有根棍子顶着她也没啥心思看电影了。只感觉屁股那传来痒痒的感觉,倒是挺舒服的。


而温喆见刘春杏不吭声就更来劲了,屁股一耸一耸的,心里还喊着口号。“嘿就、嘿就。”这感觉十分刺激,温喆不自觉的就把双手往上移了一下,按到了刘春杏的胸脯上。


手上刚一加劲温喆就是一咧嘴,刘春杏在他胳膊上掐了一下,把他疼的赶紧放下了胳膊,也不敢往上抬了。


虽然刘春杏的胸脯很大,摸着十分舒服,但她掐人实在是太狠了,温喆估计胳膊已经被她给掐紫了。


这时电影刚好演完,刘春杏从地上站了起来,也不看温喆,直接就朝外面走去。


“春杏姐,咋不看了呀?还有一个没放呢。”温喆跟着刘春杏,刘春杏也不说话,直到外面一个没人的地方刘春杏才转身又掐了温喆一下。


“死小子,跟姐耍流氓是不?看我不掐死你。”


“没有啊春杏姐,我哪耍流氓了,哎呀你别掐了,疼。”温喆被刘春杏追着掐,温喆跑了几步冷不定一回身一把就将刘春杏抱在怀里,紧接着就说:“春杏姐,咱俩处对象吧。”

刘春杏没想到温喆会忽然转身把她抱住,刚想挣扎一听到温喆的话顿时就不动了,傻傻的看着温喆问了一句:“你说啥?咱俩处对象?”


温喆使劲的点了点头:“我没娶你未嫁,还在一块上班,咱俩处不刚好吗?”刘春杏一听这话脸腾的一下又红了,活这么大还从来没人向她表白过呢。


“那个啥,小喆,我比你大三岁呢,咱俩不合适。”


“啥不合适呀,女大三抱金砖,我感觉咱俩挺合适的,要不这事就这么定了,你给我当对象。”说完温喆就在刘春杏的脸上亲了一口,这次刘春杏没有生气,而是脸变得更红了,支吾了半天才说了句:“俺得回家问问爹娘。”


温喆心说还问个屁,又搂又抱的,这不是对象是啥。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温喆嘴上不敢这么说,呵呵笑了一下:“那行,等你回家问问你爹娘,完了再定这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