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女处长的厕奴*老板扒拉我的裤子强吻

更新时间:2020-12-05 10:01:01

王翠兰渐渐处于下风,因为李大牛实在是太粗鲁了,疯狂地亲吻着她白皙的脖子,同时那只按摩过无数人的手正有规律地揉捏着王翠兰的小白兔,让她如同飞在云端上。

“嗯……”

“你动作快点,用点力,我好舒服。”

王翠兰彻底放下了平日里的伪装,在李大牛面前彻底放开了自我。

李大牛见状也顾不得其他,这次就算有人来打扰自己也要将王翠兰吃了,抱着这个念头,李大牛粗鲁地将王翠兰扔到床上,一件一件地撕开她衣服。

直到最后,王翠兰只剩下了内衣裤。

王翠兰虽然已经幻想过无数次这种画面,可亲身经历的时候总是比幻想中要刺激无数倍!

她看着李大牛粗鲁地撕开自己衣服,王翠兰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文学



这些年可把她给憋坏了。

她要的不正是如李大牛这样粗鲁的男人嘛?

李大牛双手不老实地摸索着,越过山丘和平原,最后来到了瀑布前,李大牛心中十分好奇,他还没开始动呢,王翠兰那儿竟然都已经湿漉漉的了。

每次触碰,王翠兰娇躯都会猛地一震。

李大牛双目赤红,喉咙里发出了几声歇斯底里的嘶吼!

到最后,他一把扯下王翠兰最后的防线!

王翠兰如同水蛇那样缠绕在李大牛身上,两具赤裸ròu体摩擦产生的快感令两人都忘记了时间,李大牛更是有好多次都想喷薄而出,不过终究是被他忍住了。

一阵阵亲热过后,李大牛压在了王翠兰身上。

王翠兰期待着李大牛肆虐自己,不过李大牛似乎没什么经验,一直都没找对地方。

“噗嗤!”

“你是不是第一次和女人做这些事情?”王翠兰噗嗤笑出声来。

李大牛急忙忙而又不能得手的样子惹笑了她,李大牛尴尬地点了点头,他之前都是和别人做前戏罢了,哪有什么实战的经验,此时找不到位置也是很正常的。

王翠兰心中窃喜,看来李大牛的第一次是属于自己的。

她让李大牛全身放松,然后她伸出手扶着李大牛那儿,李大牛用力一挺,王翠兰也同时发出了声惊呼。

这种感觉令李大牛终身难忘!

至于王翠兰也是如此,她从未体会过如此硕大的玩意!

简直要把自己的身体撑爆!

不留丝毫的余地!

李大牛开始笨拙地动了起来,在王翠兰的鼓励下动作幅度越来越大,不过才过了一分钟的愉快时光,李大牛就急得满头大汗了,因为他感受到了自己即将要缴械了。

他心中悲哀不已,怎么这么快?

即使李大牛再怎么坚持,他也都随着一阵抽搐就倒了下来。

没了。

王翠兰没在意这些,刚才李大牛也没有在爆发之前抽出来,直接弄在了她身体里,王翠兰起初也有些慌张,不过最后也变得淡定下来,心想李大牛应该不会那么强直接让她怀上。

不过李大牛的时间也让她知道,李大牛是真的第一次。

“别灰心,男人的第一次通常比较快,这都是人之常情,你很强的。”王翠兰抚摸着李大牛的头发说道,心想他要不是个瞎子的话就更好了。

李大牛将信将疑,只能如此安慰自己了。

王翠兰见状知道李大牛不相信自己,她反客为主,直接让李大牛躺了下来,而她则是缩到了李大牛的下面,开始用她灵巧的舌头不断刺激着李大牛。

李大牛终究是个年轻小伙,经受不了这种刺激。

才是半分钟不到的时间而已,李大牛竟然又来了那种感觉。

这回李大牛没有轻举妄动,而是任由王翠兰在身下做那种事情。

王翠兰见这玩意又恢复了雄风,心中高兴不已,一屁股坐了上去,她经验老到,让躺在床上的李大牛欲仙欲死,而王翠兰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这家伙实在是太大了!

王翠兰嘴里都忍不住发出了些羞耻的叫声。

两人纷纷被彼此送上了巅峰,王翠兰亦是如此,她都已经经历了两次巅峰李大牛才结束了一次运动,此时的她浑身汗水,虚脱地躺在床上,极为满足。

就这样,大半个下午时间就在床上过去了。

直到傍晚六点的时候,李大牛才不情不愿地下了床穿好衣服。

王翠兰躺在床上一动不能动,她看着李大牛,面色红润地说道:“你真是个禽兽,也不懂怜香惜玉,要是换做小姑娘的话怕是早就被你折腾坏了。”

李大牛嘿嘿傻笑。

他健步如飞,就像是没经历过这些事情似的。

王翠兰扫了眼他后说道:“以后要经常来姐姐这里,姐姐一个人生活很寂寞的,知道了没有?”

李大牛点了点头。

“明天我会动员全村人,让他们看清楚李富贵的丑陋面孔。”

李大牛眼看着就天黑了。

他急忙忙地赶回家里,路过李富贵家里的时候他看到李铁牛正满脸郁闷地坐在门口抽水烟,想来是因为今天的事情没得逞所以才这么郁闷。

李大牛笑了笑,想要直接走过去。

李铁牛看到李大牛面带笑意,心中就恼火至极。

也不知道为啥,看到李大牛这小子心中就十分不宁,像是有口气咽不下去似的。

“妈了个巴子,臭瞎子你要是不给老子滚远点的话,老子不抽死你!”李铁牛骂咧咧地说道,也让李大牛松了口气,看来这老东西不知道是李大牛对他动的手。

李大牛缩了缩脑袋,加快了脚步。

他可不想和李铁牛起什么冲突,自己铁定会吃亏。

“哼,就让你先嘚瑟这么一会儿,明天你们父子俩的好日子就到头了!”李大牛心中暗道,哼着小曲儿离开了。

李铁牛蹲在门口,看着渐渐远离的李大牛,神色不善地嘟囔道:“奇怪了,我怎么看到这个死瞎子就恼火,以前我不是这样的。这是该死,今天没得手以后怎么能得手?”

李铁牛还在那儿埋怨不已。

另一边,李大牛已经回到了家中。

张玉红这些天来一直忙前忙后,又多了几根银发,看得李大牛隐隐心疼,他心中暗道:“妈,你们以后不用吃苦了,我一定会努力的,让李富贵那个狗东西付出代价!”

要不是李富贵的话,他们家也不会沦落至此。

饭桌上一如既往般没什么话题,弟弟李小强成了个闷葫芦,李大牛见状便开口道:“弟,哥这几天一直在想办法为你报仇,很快就会有结果了,你放心吧。”

有了那些证据,李大牛真不怕搞不成事情。

而且那些证据全都在王翠兰手中,她可不是没有后台的,一定能让李富贵吃不了兜着走。

李小强只是沉闷地点了点头,之前大哥就说过几次这样的话,一开始的时候李小强还信以为真,没想到却等来了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到了现在他都已经麻木了。

他抬头看了眼媳妇刘媚媚,欲言又止。

张玉红见状连忙给李大牛碗里夹了块ròu,埋怨道:“好好吃你的饭去,别说这种话。”

“李富贵那家人是什么德行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可不要做那种招惹他们的事情,要不然他们怪罪下来的话,我们一家子也不会好过到哪里去。



经过了这些天的事情,张玉红似乎已经认命了。

刘媚媚虽然站在大哥的这边,可想了想后还是没说什么,毕竟李富贵一家权势滔天,无可比拟。

李大牛拿什么来斗?

看到众人的反应,李大牛知道没有人相信自己的话,不过想象中这也是应该的,在他们看来自己只是个瞎子而已,只要不闹事情他们就已经心满意足了,还指望自己做出什么大事情?

开玩笑呢吧?

于是乎,李大牛索性闭嘴不言,一切等到第二天再说。

李小强吃完饭之后直接走回了房间,连电视都不看了,张玉红和刘媚媚看了眼之后都纷纷叹气,这些天来李小强的举动越来越沮丧,已经严重影响到了生活。

她们恨死了李富贵!

吃完饭之后,李大牛照常来院子里乘凉。

弟妹刘媚媚悄无声息坐在了他身边,李大牛心中诧异,但嘴上却是没说什么,只见刘媚媚支支吾吾地说道:“大哥,那件事情你考虑得咋样了?”

“啥事情?”李大牛明知故问。

刘媚媚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她神情羞涩地说道:“就是咱妈说的那件事情。”

“阿超都不能给李家传宗接代了,咱妈希望我和你能给李家留个种,这件事情只有咱几个知道,阿超也是支持咱们这么做的。”刘媚媚说道。

“大哥,要不择日不如撞日,就今晚吧?”

刘媚媚说完之后脸颊滚烫滚烫的,一个女子能说出这种话已经是她最大的限度了。

李大牛心中苦笑,他扫了眼皮肤白皙的弟妹,不由得吞了吞口水,也不是说他不想这么做,但今晚确实不行,一方面是因为李大牛今天才见经历了几场战斗,现在正是软脚虾呢,另一方面则是没搞定弟弟事情之前,他不想和弟妹有太过关系。

那样的话,弟弟虽然明面上不会说自己,但背地里肯定是不服气的。

刘媚媚一下子就着急了,见李大牛不答应,她急忙说道:“大哥,咱能不能快点,你要是能快点和我做的话,咱说不定能帮阿超要回来那笔赔偿款!”

李大牛狐疑地看了眼刘媚媚,刘媚媚知道自己说漏了嘴,索性闭嘴不言。

“媚媚,这是怎么回事?!”

直觉告诉李大牛。

弟妹刘媚媚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大家,不让大家知道。

李大牛眯起眼睛,皱着眉头说道:“难道你连大哥的话都不听了吗?快说,你刚才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刘媚媚一开始是不愿意说的,但在李大牛威逼利诱之下,刘媚媚只好如实说道:“李富贵前几天在地里找到了我,说要让我跟他睡觉,然后……”

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变成了声声啜泣。

李大牛气得浑身发抖。

李富贵还真是个狗东西呢,看来自己勾引他媳妇这件事情的确不冤。

几乎不用刘媚媚说,李大牛就明白过来她要说什么,果然,刘媚媚哽咽道:“李富贵说只要我陪他睡觉,他酒会考虑把阿超那笔赔偿款还给我们,我……”

“我也是没有办法,我不想看着阿超每天都沉闷不乐。”

说到底,刘媚媚还是心疼自己的丈夫。

李大牛叹了口气,幸好自己刨根问底,要不然刘媚媚照做了的话他上哪儿后悔去?

“媚媚,你说的都是什么胡话!”

“李富贵那个狗东西跟你玩文字游戏呢,他说的只是考虑考虑,并不是说你陪他睡觉他就会把赔偿款还你,要知道那可是整整十万块钱呢,他不可能轻易吐出来的。”李大牛说道。

“十万??”

刘媚媚被惊到了。

随后她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转头看向大哥:“大哥,你是怎么知道有十万的?”

李大牛伸出手在刘媚媚脸颊上刮了刮,只有这个时候李大牛才能满足自己心中的虚荣感,他笑着说道:“我告诉你,你可不能告诉其他人,这都是王会长告诉我的,她见过李富贵贪污的证据,整整十万呢!”

“真的?”刘媚媚嘴巴张得大大的。

李大牛看得一阵愣神,想起了今天王会长那张灵巧的嘴巴,简直令人欲生欲死。

刘媚媚似乎意识到李大牛在看自己,不过心中却是疑惑起来,应该是自己想多了,大哥只是个瞎子而已,怎么可能用那种色眯眯的眼神看向自己呢?

不过李大牛说的十万确实令她震惊了。

刘媚媚从小到大都没见过这么多钱呢。

李大牛拍拍刘媚媚肩膀,道:“所以说你不要相信李富贵的话,就连一个字都不能信,大哥说过有办法把那笔赔偿款拿回来,我不会骗你的。”

“至于生孩子这件事情,等拿到赔偿款再说吧!”

刘媚媚红着脸点头。

到了第二天,李大牛心中激动不已。

因为他知道昨晚李富贵就已经回到了村子里,至于黄晓晴有没有跟着回来他就不知道了,不过据村里人说昨晚李富贵回家之后跟他老子吵了一架,也不知道是为啥。

李大牛自然知道,不过他没吭声。

现在的他倒是开始同情起李富贵来。

一方面是因为黄晓晴说这家伙早泄,没有男人雄风,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今天全村人将会见识到李富贵丑陋的一面,从今天起李富贵的名声将会臭大街!

王翠兰早早就来到了村委办公室。

今天的她面色红润,跟以往有着很大的不同,就跟二八少女似的。

李铁牛来到办公室,看到王翠兰的时候一拍脑袋,心中有些懊悔昨天冲动对儿媳动了手,要是他早点看到王翠兰的话也不至于把魔爪伸向儿媳妇,弄得现在儿子和自己不和。

真是该死!

“会长,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喜事,瞧你开心的。”李铁牛随口说道。

王翠兰瞥了眼这色眯眯的老东西,笑着说道:“村长说得不错,最近的确有好事情将近,我已经知道了村里有几只蛀虫,正准备向镇政府汇报情况呢。”

李铁牛本没放在心上。

可是听到王翠兰要跟镇里汇报,心中咯噔一跳。

要是平时的话,王翠兰直接汇报给自己就行了,可她意思是直接向镇子里汇报,是不是说明王翠兰不信任自己,亦或是掌握了自己的某些证据?

李铁牛神色变得不太自然,试探着问道:“和我有关?”

王翠兰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只是淡淡地说道:“村长你紧张个啥,又不是什么大事。”

见王翠兰不说,李铁牛心中更是痒痒的,却也没有什么办法。

到了下午,王翠兰以个人名义召集了村民在村委办公室门口召开大会,李大牛一家子早早来到这里,并且站在了人群的最前面,李大牛瞪得就是这个时候。

在千呼万唤之中,李铁牛父子也出现了。

李铁牛隐隐感到了些不对劲。

他转头看向自己儿子,不过李富贵却没有看向他,而是铁青着脸看向众人。

李富贵不想理会自己的父亲,虽说自己那方面确实出了些问题,可你当父亲的为什么要来这样对待儿媳妇,难道不知道这是对儿子最大的不尊重甚至是侮辱吗?

对此,李富贵并不能理解。

李铁牛叹了口气,知道现在说啥都没用,只能等将来时间磨去这些记忆之后才能重回愈好。

他没感慨太久,而是把目光放在王翠兰身上。

这个疯女人,今天有想要干什么?

李铁牛沉声对李富贵说道:“待会要小心点,我怕王翠兰是冲着我们来的,我看着架势王翠兰似乎有十足十的把握,要真是出现这种情况的话,我来解决。”

“你别说话。”

李富贵虽然心有不服,但如今也只能这样。

他扫了眼人群,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最前面的李大牛,心中不由得有些恼怒。

不过李大牛的弟妹却是是个极品,上次在田里叮嘱她的那些事情不知道她有没有放在心上,李铁牛早已经不满足于家里的红旗,想要在外面插彩旗。

想到这里,李富贵多了几分期盼。

“王会长,现在正是农忙时候呢,你让大伙出来是什么意思,有话就直接说吧!”李富贵语气不耐烦地说道。

王翠兰笑了笑,而后点头,转头看向众人道:“既然大家都已经来到了这里,那我就跟大家说一件大家比较关心的事情,那就是咱村里出了个混账,是咱村里的蛀虫!”

李富贵眉头一挑,王翠兰咋老是看自己?

他心头升起了丝丝不详的预感,不过碍于场面没有直接呵斥,他倒要看看王翠兰有什么好说的。

“我这次让大家出来也都是想让大家见证一下村里的小人,没什么别的意思,只是想让这个小人自觉点负荆请罪而已。”王翠兰说完这句话后转头看向李富贵。

李富贵嘴角抽了抽,看来王翠兰还真是冲着自己来的。

他刚想要说话,李铁牛抢在前头说道:“翠兰,你要说的那个人到底是谁,难不成你还要继续上次那件事情不成,我都已经说了不是咱家富贵做的,要不然咱可以打电话到镇子里对质。”

“正是那件事情,李富贵不是个人,竟然贪污了李小强的十万赔偿款!”

王翠兰信誓旦旦地说道,村民们哗然一片!

这里的人大多数都没什么见识,也从来没见过十万块这么多的钱,听到李富贵贪污了李小强十万块钱之后,众人都义愤填膺,尤其是村里的青壮年恨不得冲上去将李富贵揍一顿!

李小强一家本来就够惨的了,李富贵还贪污了那些钱,他还是个人吗?

李富贵头皮发麻,因为那一双双眼睛似乎要将生吞活剥似的,不过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呵斥道:“王翠兰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东西,我李富贵不是那种人,你休要污蔑我!”

“上次你也是这么说,可是证据呢!?”

“大伙眼睛亮着呢,你含血喷人,空口无凭,我要是将今天这件事情告到镇子里的话,你这个妇女委员会的会长也不用继续做下去了。”

李富贵心中很慌,不过语气却中气十足。

不管怎么说,他只要一口否定这件事情,谁都奈何不了自己。

想到这里,李富贵咬咬牙,继续说道:“我李富贵为了村子的发展做了多少贡献你们都没看到吗,为什么总是想针对我,难道以为李富贵是那么好欺负的吗?”

王翠兰宠辱不惊,似乎早就意识到了这点。

李富贵见状,心中愈发慌乱起来,就连李铁牛都意识到了不对劲,按理说上次动用了镇子里的关系早就让王翠兰不敢轻举妄动了,可这次她分明是有备而来的。

糟糕了!

父子俩对视了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凝重之色。

李铁牛不愧是村里的村长,他面带威严之色地扫过众人,沉声道:“现在没有你们什么事情了,这是村子里的事情,我们会开会议商量,你们都先各回各家吧!”

众人一听,都萌生了退意。

毕竟李铁牛的威严还摆在这里呢,众人也不敢冒犯。

李富贵心中慌乱无比,心想待会一定要将王翠兰拉下水,大不了也给她分几万块钱,至少也将这件事情先平息了再说,他可不想在这时候出事情。

王翠兰冷笑起来,也说道:“大家不要走,我手中有某些人贪污的证据!”

此言一出,李富贵面色煞白!

到了这时候。

村民们也都纷纷猜到王翠兰嘴里说的这个人是谁了。

明眼人都能看到李富贵这小子面色煞白,同时额头上还冒出了密密麻麻的冷汗,要不是做贼心虚的话怎么可能露出这种慌张的神色?

既然如此,大家索性也都站在原地不动,等着看好戏。

李铁牛一下子就着急了,王翠兰真是个不好啃的骨头,他急忙忙地说道:“大家不要担心,我作为村长一定会主持公道,希望大家能相信我!”

“王会长,你要是有证据的话就拿出来,我们绝对不会包庇任何人!”

人群中。

李小强握紧拳头。

他眼珠子死死盯着李富贵,浑身颤抖个不停。

李大牛见状,便叹了口气说道:“弟弟,这个证据是我昨天和王会长不经意中得到的,今天王会长一定会帮你主持公道的,我们要相信王会长!”

李小强眼眶润湿。

他原以为大哥一直都是在安慰自己,没想到大哥竟然真的为了自己去找证据。

李小强起初还对李大牛有些怨气,因为大哥是个没用的瞎子,甚至还想要占有自己的媳妇刘媚媚,他是个男人,怎么可能真的对这种事情毫不在意呢?

恰恰相反,李小强一直在守护着自己卑微的自尊心。

直到今天,他才知道大哥一直都是为了自己好,自己却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真不是个东西。

“大哥……”李小强哽咽道。

李大牛拍了拍弟弟肩膀,安慰道:“弟弟,你要坚强起来,有了这笔钱你以后就能去县城里做些小生意,咱家里还要靠你来撑起整个家庭呢。”

“嗯,我会的!”

李小强重重地点了点头,终于看到了生活的曙光。

几人再次转头看向台上。

王翠兰手中已经拿出了几张纸,她朝众人扬了扬手中的纸张:“大家看到了没有,这就是李富贵贪污的证据,他贪污的远远不止十万块,甚至还有县城里拨下来的扶贫款项!”

“他简直不是个人,竟然把这些钱中饱私囊!”

村民们一听,纷纷炸开了锅。

他们虽然早就知道李富贵一家无耻,但没想到竟然无耻到了这个地步,连国家分拨下来的扶贫款项竟然都敢贪污!

难怪李家能住上小洋楼开小汽车。

原来如此!

面对村民们咬牙切齿的目光,李富贵感到头皮发麻。

他支支吾吾,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因为王翠兰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他不想放弃,嘴里仍旧说道:“含血喷人,我不是那种人,我没有……”

只是,这一次没人相信他。

李铁牛气得面色发青,王翠兰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他想要将王翠兰手中的东西抢过来,不能让这些村民们看到真相,不然的话自己的儿子可就毁了!

李铁牛心中打定了主意,一个箭步上去将王翠兰手中的纸张夺了过来,而后迅速撕碎,做完这些之后李铁牛才冷笑道:“王会长,我你念在你是我同事的份上,希望你能跟我儿子道歉,

不然的话这件事情没完!”

“我儿子没有贪污,你没有证据!”

李铁牛咬定了王翠兰没有证据,谁能奈他何?

同时,李铁牛还对众人说道:“我是村长,我把话放在这里了,我儿子李富贵对得起村里的所有人,他没有贪污,你们回去之后也不能乱说,不然的话后果自负!”

李铁牛毕竟是村长,平时的威严还在。

村民们一听,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难道真让李富贵逃过去吗?

可是得罪了李铁牛,他们也得不到什么好处啊。

李铁牛十分满意村民们神色的变化,因为已经有人萌生退意,想要离开队伍,不过也是在这个时候,王翠兰忽然笑了起来:“我早就料到了你会有这一招,不过你失算了。”

“李大牛,把那些复印件全都分发下去。”

李大牛应了一声,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大叠复印的纸张,他将纸张扔到李小强手中,对众人说道:“人手一份,看看李富贵这家伙是怎么贪污的!”

才是一下子而已,李小强手中的复印件被村民们一抢而空。

村民们也不是不识字,看到上面白纸黑字的时候,纷纷愤慨地啐了一口唾沫,骂道:“这李富贵真特娘的不是个东西,上面可是写得清清楚楚的,果然贪污了不少钱!”

“打死这狗东西的!”

“对,打死这该死的李富贵!”

村民们一哄而上。

李富贵呆呆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一下子就瘫倒在地上!

民意汹涌,不是李铁牛所能阻止的。

眼看着青壮年村民冲向自己儿子,李铁牛心中那个着急啊,连忙说道:“大家都不要动手,有话好好说啊,君子动口不动手,不要打我儿子!”

同时,李铁牛转头看向王翠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