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不公开的恋爱算恋爱吗_美妙人妇的蜜洞

更新时间:2020-12-04 16:47:10

这时候,欲火焚身,老李心里十分纠结,如果直接硬上弓,万一孙菲菲直接翻脸了怎么办?不上,就要错失良机!


就是老李纠结的这一刹那,孙菲菲的心底也是翻江倒海。


她下面的空虚本能地支使着她用力夹紧老李的伙计,同时也想要老李那张充满男性气息的嘴亲自己更多的肌肤。


 文学

可是,她的心底却在叫嚣着,不!我怎么能对一个这样的老男人产生这样的感觉呢?他的年龄比自己大了一倍还多啊!


孙菲菲不由得一个激灵:“不……不行,教练,快停下……”


说罢,孙菲菲想要挣扎着站起来,却更重地倒在了老李怀里。


孙菲菲这么一挣扎,老赵把不住方向盘,汽车顿时有些失控。


老李不由得暗骂自己鲁莽,急忙把裤子提好,然后立马将车控制住,停在原地,故作不满的说:“菲菲,你这是做什么?再不好好认真学习,到时候科目二又考不过去怎么办?认真扶好方向盘,看好前面的路。“


老李说的严肃,倒是孙菲菲自己有些纳闷。


难道是自己想多了?可是,刚才明显感觉到有东西顶着自己那里啊!


孙菲菲忍不住低头看去,却发现老李裤子穿的好好的,就是鼓起了一个大帐篷。


孙菲菲一时间也有些搞不清了,看老李表情认真又严肃,还以为自己是误会了他,急忙说道:“对不起啊教练,刚才有点分心了……”


想到刚刚自己的反应,孙菲菲忍不住含羞的嗔了他老李一眼,虽说看起来他好像没有脱掉裤子侵犯自己,但那硕大的家伙隔着裤子也能看的一清二楚,让她心里又羞又怕。


眼见如此,孙菲菲也不好意思再去纠结刚才的事情,只好装作没事人一样继续练车。


这一次,老李也不敢乱来,在孙菲菲的身后贴身指点,孙菲菲在前面细心开车,竟然真的一把就倒了进去!


“我成功了!教练你真是太棒了!”


孙菲菲激动的回眸一笑,贴近了老李的嘴巴,她娇嫩的唇瓣贴着老赵的脸颊擦过,老李那带着烟味的浓烈男人气息,瞬间扑了孙菲菲一脸,让她心里不由一荡。


孙菲菲立马就红了脸,羞涩的回转身。


老李被孙菲菲这一撩,直接刺激得火气上升,再加上美人就坐在自己腿上狠狠摩擦,那股子冲动直冲老李身下,他那水龙头直接开了闸!


不好!自己这伙计竟然受不了了!


老李虽然感觉到一阵剧烈的快感,但开闸的那一瞬间,心中还是慌的要死!


他连忙遮掩住自己那不受控制的小兄弟,否则万一被孙菲菲发现自己的猥琐行径,那可就糟了!


可是,偏偏怕什么来什么。


老李压根还没来得及捂住那里,孙菲菲已经将这一幕尽收眼底,她看到了老李裤子上一滩痕迹,闻到了那强烈的气息,羞红着脸回过了头:“教练,要不……我自己练习吧!我觉得我已经会了……”


“啊?”老李故作镇定,看向孙菲菲。只见她娇羞地看着车门,一边说,一边跨下车,都不敢正视他。


“哦!好的,那你自己练习,我在外面帮你看着。”老李迅速反应过来,刚要下车,他的目光盯着孙菲菲,看到她迅速转过去的臀部后面,赫然是一片濡湿。


老李抽了抽鼻子,空气中除了他自己那东西的味道,果然还带着处子特有的香甜。


老李猥琐一笑:等着吧!离自己真正拥有这个极品女人,已经不远了!


为了避免尴尬,老李借口说:“菲菲,我去上个厕所,你自己在车里练一会。”


一直夹紧双腿站在车下的孙菲菲,感觉到屁股后面一阵清凉,立刻意识到是什么原因,赶紧红着脸点头说:“好的教练……”


老李赶紧一溜烟跑到洗手间,清理干净身上的东西。


悄没声回来的时候,在黑暗里往车里的孙菲菲那一瞅,这一瞅不打紧!亮着车内灯的车内风光,让他刚擦枪走火的小兄弟再次昂首挺胸!


原来,孙菲菲看老赵进去了厕所,就赶紧站起来,想进车里拿纸巾处理一下自己的身体和裙子,谁知道心跳得厉害、双腿也软得不行,一个没站稳,浑圆Q弹的翘臀,竟然不偏不倚地摔在了挂挡杆上!


挂挡杆上那硕大的圆头,可是跟老李的老枪不相上下,孙菲菲一摔上去,就再次体验到刚刚被老赵顶着的快感。


刹那间,那挂挡杆的圆头就让她浑身上下如过电一般,酥软异常,她的体内又热又胀,让她难受不已,恨不得在这根挂挡杆上多研磨几下。


眼看着李教练还在洗手间,孙菲菲干脆不想起身了,暗忖:“我就在这个上面坐一小会!反正他也要几分钟才能回来吧?”


看着昏黄让人迷乱的路灯、空无一人的车厢,孙菲菲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反正没有人,教练也没有出来,不如把裙子拉上去,试试这个挂挡杆,到底有多舒服?


满怀忐忑,左右顾盼,确定没有人之后,孙菲菲一把撩起裙子,浑圆的臀部全部露在外面,新奇而迫切地朝着挂挡杆慢慢靠近……

第一次尝到这种美妙滋味的孙菲菲,控制不住自己的本能,贪恋地坐在了挂挡杆上。


她一边调整姿势,一边摆动着臀部,蹭动着,脑海里全是老李对她有意无意的抚摸,她甚至想象起刚刚的一幕,要是让老李真的进去了,会不会很舒服啊!


而偷偷走近的老李正好将这一幕春光全部瞧下——梦里的女神一手撑着车子前面,一手抓着前座靠背,缓缓地朝着挂挡杆放下她白嫩的浑圆,神圣而魅惑。


此时,孙菲菲的脸已经全部潮红,她只觉得身上好燥好空,好喜欢车上的男性气息。


光是这样的蹭动,已经让她感觉到了那种无与伦比的舒适感,她不禁暗想,如果真的男人那里、真的弄进来,得多爽啊?


此时的她,已经分不清身下的到底是挂挡杆还是老李了,只觉得十九年来第一次感觉到这样的空虚却又满足……


老李目瞪口呆,口水都滴了出来:麻蛋!这挂挡杆可是比我还有艳福啊!一边想着,他的手也不受控制地伸进了裤子里,伸向自己的那里,将一双老手当成孙菲菲,把自己想象成那个挂挡杆,颤悠悠的摸了上去。


触电般的快感不断传来,老李虽然年纪大了,但空旷了好多年,所以精力比年轻人还旺盛的多,一旦燃烧起来,可真是无法控制。


更何况孙菲菲是他的梦中女神,他今天亲密接触了梦中女神不说,还能看到她在自己面前宽衣解带,这样的刺激,实在是让他连搞三天三夜都不会累。


此时,车里的孙菲菲换了个姿势,她感觉到有些吃力了,不想再挺着巨大的双兔起伏,只见她将双兔放到了前面,好方便自己轻松磨蹭,却又怕人发现,双眼迷醉地看向老李上厕所的方向。


孙菲菲没有发现老李,可是这一眼只怕把老李的魂都勾没了。只见他的身子也不自主地跟着手的动作上下挺动,口中里的呼吸也越来越重,水闸装满,排山倒海般涌出。


突然,一个照相机拍照的咔嚓声响起,拍照的闪光灯一闪,孙菲菲吓得花容失色,慌乱地四处张望:“谁……谁在那里?”


谁?还有人拍照?!老李手一抖,被这么一吓,水龙头再次大喷……


“菲菲,慌什么呀!刚才自己玩的不是挺来劲吗?不过一个人玩有什么意思,让哥哥来陪你一起玩!”


老李来不及感受喷薄而出的酸爽,只见一个黑影一边说着,一边晃着手机朝着车里走去:“怎么了?老教练那废物不能满足你?这种事情,还是得找我们小年轻啊,身强体壮的!”


这家伙……


老李看清了来人,心里惊讶不已。


来的这个小子,是驾校一个富二代学员,名叫赵宣,只是这大晚上的,他怎么到这里来了?


老李刚打算伸出去的脚,忍不住又缩了回去。


这个赵宣可不好惹,他是驾校老板的亲戚,据说有些来头,家里实力很强,平时在驾校经常有女学员勾搭他。


而且这家伙也不是个是省油的灯,他倒照常练车,不过平时也经常给老李找点茬儿,喜欢看看美女耍耍流氓。


他注意老李手下的这个美女学员已经很久了,每次看着老李跟孙菲菲这种极品美女说说笑笑,甚至借机揩油,他真是羡慕极了!


赵宣对孙菲菲又爱又恨,孙菲菲平时一副高傲的不得了的样子,对自己爱理不理,但是对李教练这种糟老头却是青眼有加,老是笑着对他问这问那,对于他的毛手毛脚,居然还能忍受,这让赵宣很是不爽。


今天说来也巧,赵宣最近勾搭上的一个妹子,正好也是孙菲菲同校而且同系的,今天早些时候,老李去学校接孙菲菲时,赵宣凑巧送那个妹子回去,当即便注意到穿得跟妖精一样的孙菲菲。


见孙菲菲上了老李的车,赵宣气不打一处来,妈的,这个骚娘们,才挂科就穿成这样,难道是想勾搭教练吗?你他妈睡教练,还不如睡小爷我啊!


一念至此,赵宣便准备跟过来看看,要是孙菲菲真敢勾搭老李,那他就借此来威胁孙菲菲,说什么也要把孙菲菲给弄到手。


赵宣一开始看两人在车里抱着练车,心里就很是不爽,本来以为这两人干柴烈火,怕不是很快就要烧起来,但没想到,老李竟然中途下车去了厕所,然后,他就看到了孙菲菲,在车里用挂挡杆运动的香艳一幕。


是个男人都受不了这种刺激,赵宣也是一样,直接鼻血大喷,瞬间呆立在那里,他好想扑过去狠狠地把孙菲菲抱住,代替那个挂挡杆给她满足,让这个妖精缠死自己得了!


想到这里,赵宣才掏出手机,想着先用手机拍下孙菲菲在车里安慰自己的姿态,用这照片来要挟她,让她陪自己睡。


谁知道居然忘了关掉手机相机的闪光灯!真是出师不利!


眼看着美人儿惊慌失措,赵宣也不掩饰了,干脆的站了出来。


孙菲菲眼看着赵宣出现,想到自己被他看到了刚刚那丢人的事情,还被他用手机拍了照,顿时又羞又恼,恨不得当场挖个地洞钻进去!


这时候,赵宣一把拉开车门,嘿嘿笑着爬进车里,一脸淫笑的脱口道:“菲菲,我喜欢你很久了,正好你有需要,我也有需要,我们正好凑一对吧!”


赵宣忽然进了车里,让孙菲菲有些不知所措。


赵宣此时对孙菲菲已经充满了欲望,于是忍不住抓住孙菲菲的手,目光贪婪的在孙菲菲身上扫视着,笑着说:“菲菲,那挂挡杆冰冰凉凉,哪里比得上有温度的,我这里正好有一个大宝贝,保管比它好用一百倍!“

孙菲菲谨慎的看着他,说:“我不需要,你……离我远点!”


赵宣这时候看着孙潇潇,淫笑着开口说道:“菲菲,我这不是关心你吗,怕你得不到满足,特意来给你送我的大宝贝吗?”


?孙菲菲听到赵宣这话,连忙说道:“你快走开,死变态,再不走,我就要喊人了!”


?赵宣哈哈一笑,说:“喊人?难道你指望老李那个老东西来救你?”


说罢,赵宣伸手就要撤掉孙菲菲的吊带裙。


孙菲菲吓的魂飞魄散,要知道,她今天可是连内内都没顾得上穿,要这是真被赵宣制服,那几乎就没有逃脱的可能了。


“你别碰我……”眼看自己被赵宣抓住,孙菲菲瞬间脸色大变,两片性感的嘴唇哆嗦颤抖着,满脸恐惧。


赵宣瞥见孙菲菲的裙底,发现这娘们竟然是真空上阵,顿时血脉喷张,嘴里骂骂咧咧的说:“妈的,你这个骚货,跟一个糟老头子出来练车,连他妈内裤都不穿,老子要上你,你还装起矜持来了?看我今天不干死你!”


老李在黑暗处看着,心里一阵火大,赵宣不知道孙菲菲还是个处,可老李早就看出孙菲菲还未经人事,这种极品小处女,哪能让这臭小子糟蹋了?


想到这里,老李阴笑着,悄无声息的摸了上去。


老李年轻的时候也是个下手狠辣的主,不然也不会敢勾搭社会大哥的女人,而且在监狱里,全他妈靠着一股狠劲儿才能过的舒坦,所以老李实战经验老道。


赵宣根本不知道老李悄悄摸了过来,他抓住孙菲菲的手臂,另一只手正向直接去她裙摆下面抠上两把,可手刚伸出去,就感觉后脑忽的一疼,整个人直挺挺的闷头倒了下去。


原来,老李直接从后面给了赵宣一个手刀,把他瞬间打昏了。


孙菲菲见到老李,这才松了一口气,哭着说:“教练,你总算来了,你再不来,这家伙就要把我给……”


说到这里,孙菲菲再也说不下去,掩面痛哭起来。


老李看了昏倒的一眼赵宣,道:“我还以为是从哪儿来的流氓,没想到竟然是赵宣这小子,真是禽兽不如!”


孙菲菲脸色通红道:“我……我也没想到,他竟然想占我便宜,多亏了教练你出现,不然我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老李以为孙菲菲对自己好感倍增,心中暗喜不已,再回头时看着地上的赵宣,心里冷笑:“小伙子还是太年轻了,风流可以,但是不能下流,女人不愿意,还想强动手,找死不成!”


随后,老李对孙菲菲说:“菲菲,你也别怕,我把这小子扔出去,然后送你回学校。”


孙菲菲有些紧张的问:“教练,他不会死在这吧?”


老李嘿嘿一笑,说:“放心,哪有那么容易死。”


说完,老赵便把赵宣拖了出来、扔到一边。


孙菲菲急忙跟上来,将赵宣的手机拿了出来,红着脸对老李说:“教练,他刚才偷拍了我的照片,我得删除一下……”


老李点了点头,说:“赶紧上车吧,我送你回去!”


把孙菲菲送回学校,老李心里寂寞难耐,买了一瓶二锅头,一个人回到出租房里喝了几杯。


喝得正过瘾,突然听见了敲门声,一个女人的声音说:“李教练,我手机好像中病毒了,您能帮我看下吗?”


这声音娇媚温柔,好像孙菲菲啊!


听到声音的老李踉踉跄跄站起来,打开了开门。


不料,来的却是想要打炮换泡的女房东红姐:“李大哥!你在家呀!”


一看到是她,老李心情有些烦躁,脱口说道:“房租过两天发了工资,我就给你,另外,有事没事的能不能别老往我这里跑,男女有别不知道吗?”


红姐骚媚的一笑,说:“谈钱多伤感情啊!李哥,你又不是不了解我,我想要的可不是你的钱!”


说着,红姐扭着翘臀走了进来,她速度很快,老李拉都没拉住。


老李皱眉问她:“你有啥事就直说行吗?”


红姐一脸委屈的说:“人家只是要你帮忙看看手机嘛!手机出了点问题,不能用了。”


说着,红姐把手机伸了过来。


手机屏幕上,正放着不堪入目的限制级视频,那高清的画面全是男女结合的特写,刺激着老李的眼球。


这……这是苍井空的新片啊!老李觉得气血一下上涌,眼睛黏在手机上,顿时离不开了。


红姐见老赵眼冒金光,急忙贴了过去,撒娇道:“李教练,你看人家的手机……总是在播放这种羞人的东西,这是中毒了吗?”


“我也不知道啊!”老李不由得吓得往后退,谁知道这一退,直接就往沙发上倒去。


眼看失去重心,老李的手下意识往红姐身上一带,红姐直接面朝老赵倒了下来,把老赵压了个严严实实!


老李被红姐这一压,差点没背过气去,而且,红姐的脸正好对准了他的脸,这一坐下来,嘴唇就开始在他的脸上乱啃!


“李哥……我喜欢你很久了,你就跟我好吧……”红姐一边亲一边动作,小手一压,就把一粒小药丸塞进了老李嘴里。


老李哪知道她会忽然喂自己吃药,甚至都没有机会反抗!


老李一脸惊恐的说:“你……你给我吃了什么?!”


“伟哥啊!”红姐的脸居高临下地看着老李,媚笑着说:“据说是进口药,威力特别大!”


“啊……呕……”老李努力想把小药丸吐出来,可是这药已经被他吞了进去。


他很想把丰腴的红姐推开,可是酒喝了不少浑身发软,根本就使不上劲。


“救命……”老李年轻的时候没少玩女人,但没料到自己蹲了半辈子监狱出来,竟然要被女人给玩了!


他无力地躺在红姐身下,简直欲哭无泪!


这时,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下面越来越胀!四肢也越来越无力!


这进口药确实不错,老李拼命挣扎,却只能让药性发作越快,被红姐压在身下动弹不得。


红姐一脸急不可耐的说:“李教练,我这辆‘车’也好久没保养了,你有经验,开着给保养保养呗?”


说罢,她眉眼含丝,嘶啦一声,竟然撕烂了老李的上衣……

红姐身材偏瘦,但手上力气实在不小,就连撕衣服也这么顺手有力。


她撕掉老赵的上衣之后,把所有的力气都压制在了老李身上,用身体蹭着老李,口中发出销魂的声音。


老李心里憋屈又无奈,只能像良家妇女反抗暴力一样,徒劳的挣扎……


这时候,老李身上酒劲药劲一起上来,身体又软又烫,唯独那里坚硬如铁。


红姐骑着老李扭了一会儿,便有些忍不住了,三两下便把老李的裤子脱去,露出她朝思暮想的那玩意。


随后,红姐一脸贪婪的看着那儿,自己便撩开裙子,迫不及待的坐了上来。


三十四岁的女人,需求旺盛得简直不得了,她现在满脑子想的,就是让老李把自己填满,然后自己把老李榨干!


眼看着红姐丰腴的臀部张开,马上就要把自己控制不住的火热纳入其中,老李忍不住在心里骂娘,嘴上却恳求道:“老妹儿,你别这样啊……强扭的瓜不甜!”


硬的不行,老李只好来软的。


?“甜不甜的没事,反正我也不在乎,我只想先破了你这个老瓜!”


红姐一边说,一边丝毫不肯放松对老李的进攻,眼看着就找到位置要坐上来。


天啊!我怎么会碰上红姐这么一个房东!


老李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感觉,身体虽然火热,而心底却一片荒凉。


也不能怪红姐色欲熏心,她自从离婚以后已经空旷了好些年,正处在这如狼似虎的年纪,又找不到合适的人来安慰,日子难过啊!


自从无意中看到老李洗澡,窥到他那无比硕大的本钱,就连软着的时候都比她年轻时候找的老公要大上几分,她就动了心思,想跟老李勾搭到一起去。


谁知道老李虽然又穷又老,可是眼光可不低,怎么都不愿意跟她凑合凑合。


眼看着身边的同龄人都有老公滋润,可是偏偏老李这块肥肉她看得到吃不着,她便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搞了点烈性伟哥,准备把老李给强了。


眼看着马上就要被“毁了清白”,老李一咬牙,腾出手来、假装迎合抱住红姐,却直接一手刀砍在了红姐的脖子上!


红姐哼都没哼,便倒了下去。


老李急忙把红姐推到一边,这时候,门外传来一阵吧嗒吧嗒的高跟鞋声。


那声音到门口之后停了下来,老李房门没顾得上关,半开着,她探头进来好奇的看了一眼,正好跟上身碎布条、下身露鸟的老李四目相对。


“教练……你们玩的挺刺激啊……”


晴晴神色略显尴尬,不过倒也没乱了方寸,总体看着还挺淡定,好像是见惯了这种场面。


老李急忙提好裤子,看着门口站着的姑娘浓妆艳抹,动作豪迈却长得十分有味道,慌忙说道:“晴晴,你下班啦!”


这女人,便是与老李合租,同时也在老赵班上学车的晴晴。


晴晴这时又看见沙发上躺着昏迷不醒的红姐,惊讶的问:“教练,你咋把红姐都给干翻了……”


老李欲哭无泪的说:“你可别瞎说啊!她喂我吃伟哥、对我霸王硬上弓,我没办法,只能把她打昏了……”


晴晴听到这里,扑哧一笑:“教练,红姐长的又不赖,你刚好也没个对象,不如就跟她搭着过日子得了!”


红姐这个人比较八卦,老李也没少听她指桑骂槐,说她在外面做鸡。不过老李倒是从来不带有色眼镜看人,而且她还在老李班上学车,所以两人关系也算不错。


晴晴的工作时间确实比较特殊,每天到半夜12点都才回来,此刻正是她下班回来的时间。


老李哭丧着脸说:“我跟她?过个屁啊!老子忍了几十年的贞操,差点让这娘们给我强了,我哪里吃得消她!”


“哈哈哈!那您也太搞笑了!”晴晴笑的前俯后仰,调侃道:“教练,真看不出来您的魅力这么大,都让红姐不惜上门强迫您!”


老李气的直跺脚,结果裤子没弄好,一下子又掉了下来,在晴晴面前再次露出了那里。


晴晴不由自主的一看,刚才离得远没看清,现在离近了看,发现老李那个东西又大又粗,比她平时接的所有的客人中的都要大,不由地瞪大了眼睛,惊呼道:“您……这也太夸张了吧!”


只见老李如有一条巨龙昂起,昂首挺胸,别提有多吸引人了!就是良家妇女看到也要含羞的多看两眼,更别提晴晴这种开放、而且没怎么读书的女孩子。


“教练,你这是天生的?”晴晴好奇地戳了一下老李的昂扬,这一下更不得了了,老李的昂扬抖了两抖,更加大了几分。


老李忍不住一声低吟,药力让他更加把持不住,恨不得当场把晴晴给压在身下给睡了!


不……不行!强奸是犯法的,自己刚出来没几天,别他妈再给弄进去,这要是再进去,判个十年八年,等下次出来的时候,小弟怕是都不能用了。


于是,老李压抑住心底的欲望,故作平静的答道:“是啊!天生的!咋的,你还不信啊?”


说完,他不由地有点害羞。


晴晴平时比较大胆,也能开得起玩笑,但是毕竟也是比她小了差不多二十岁的晚辈,老李多少有点不好意思。


晴晴见老李羞臊的不行,嬉笑一声,道:“教练,你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咋还还害羞?你该不会到现在还是个老处男吧?”


老李急忙说道:“你瞎说啥呢,我年轻那会儿搞过的女人比你搞过的男人多多了!”


晴晴捂嘴笑道:“教练,你这话说的,我可没搞过男人,都是让男人搞。”


说着,她美艳含情的上下打量着老李,尤其是喜欢盯着老李那儿看个不停。


老李没想到晴晴这么开放,体内一潮潮的热浪袭来,让他压抑的格外辛苦。


而且,晴晴偏偏穿得又很暴露,看得他口干舌燥,再加上药力的作用,老李感觉自己随时都要把持不住!

晴晴今天穿的是上班穿的衣服,无肩带的吊带紧身裙,把她年轻的肉体包裹得玲珑有致。


她的肩膀圆润,虽然两团没有孙菲菲那么大,但是至少也有C,腰特别细,臀也很丰满,从肩膀到胸部到细腰再到臀部,全是高低起伏错落有致的波涛。


“教练,你那里这么雄壮,那方面的能力应该不差把!”


晴晴大大咧咧毫无顾忌地打量着老李,满是风情的双眼赤裸裸地盯向老李,仿佛给他打了一针兴奋剂。


看到这里,老李揣测晴晴根本就不在意什么贞操,于是再也无法抑制住内心的渴望,直接一把抓住了晴晴的手。


“教练,你干嘛……”晴晴看到老赵渴望的双眼,仿佛要把她衣服剥掉一般。


“晴晴……我……”老李上下打量着晴晴,咽了一下口水!


他饥渴的目光滑过她光滑的裸露,再沿着两条雪白的大腿,反复梭巡,口中说道:“晴晴,我那方面能力真的很厉害,你要不要试试?”


“啪!”谁知道还没有做完美梦,老李就被晴晴直接拍掉了手。


晴晴皱眉看着老李,哼哼道:“教练,我在你眼里就这么不堪吗?你要是忍受不了,你就找红姐去,我才不会跟我爸爸年纪一样的人做那种事情!”


晴晴说着,转身就要走。


老李顿时急了:“别生气啊,晴晴,该给多少钱我照样给……”


老李一边说,一边拉住晴晴的手。


晴晴的手又香又软,仿佛有魔力一般,老李一拉住她就不想再放开,仿佛还想握住更多。


“我不做熟人的生意!更不想做你的生意。”


晴晴说着,见老李还不撒手,忍不住说:“快放开我……”


晴晴甩手想要挣扎,却一个不小心,正好绊到了从沙发滑到地上的红姐,一个重心不稳便跌入了老李怀里。


老李也猝不及防,被迫一退,两个人相拥着一起倒在了沙发上。


老李的脸直接埋在了晴晴的脖颈旁边,她浓郁飘香的发丝铺在了老李脸上,香喷喷,滑溜溜。


随即,老李忍不住低头将鼻子埋入,强烈的带着成熟韵致的女人香,袭入老李的鼻孔,直冲他的心房。


他再也按捺不住体内的冲动,想要在晴晴的身上疯狂肆虐。


“晴晴,帮我一把……”老李看着晴晴,把手摸上她高耸的后面。


晴晴的身体久经开发,对一般男人早就没了兴趣,可是,老李身下雄壮无比的伙计,还是让她忍不住惊叹,此刻近距离接触,更是触了电一般起了欲望。


晴晴平日里接待的那些客人,那方面的能力和技巧基本上都很一般,本钱更是没什么出众的。


其实,男人要是那方面能力很强、技巧很棒、本钱很大,身边也不会缺女人,所以也不会出来花钱寻欢作乐。


所以,晴晴此刻呆呆地看着老李、看着老李那不可思议的坚挺,身体已经软成了一滩肉泥。


眼看着晴晴动情了,老李再也没有犹豫,一把张开几近赤裸的身子,紧紧地把晴晴抱住。


随后,他那带着坚硬胡茬的大嘴,也狠狠地吻上晴晴双唇,只是那么几下,晴晴就已经被他亲得飘飘欲仙!她的嘴巴被老李的舌头顶开后,便情不自禁的与之共舞。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