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硕大推进疼痛撕裂-小黄文字,之后我拒绝了我寒冬

更新时间:2020-12-04 16:26:39

周通递给了我一支烟,他知道,烟能缓解我心中的痛,让尼古丁侵蚀我的身体,现在是麻痹我受伤的心最好的方法。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烟,也渐渐的平复了情绪。
“周通,你嫂子今天在医院门口挨了一闷棍,后脑严重出血,我希望你用最快的时间查清楚那个醉汉的消息,我一定让他不得好死!”我咬着牙,下了这辈子最狠的杀心。
习武多年,我的心境却没有一点长进,我就是这样一个有仇必报的人。
不管那个醉汉是什么身份,我都要把这个仇给报了。
换句话说,我老婆今天抢救过来了,算我命好。
我老婆要是抢救不过来,我会让那家伙血债血偿,轻则是死亡,重则就是生不如死,我会狠狠地折磨他。
“好的,华哥!”
周通马上差人下去安排了,我知道,就算是把汇源市掘地三尺,他也会帮我这个忙。
如果这件事他给我办妥了,我不介意当他们的大哥,从此走向那黑暗的道路。
终于,我老婆被推出来了。
她还在昏迷之中,睡得很熟。

 文学


“大夫,我老婆她怎么样了?”
我慌张的问道,在等待的结果的这一刻,也是我今生最艰难的时刻。
“她的命是保住了,但是能不能醒过来,还是个未知数!”
大夫的表情也很落寞,救死扶伤是他们的责任,现在他们手术了五六个小时,却没有救醒病人,他们也很伤心,也算是对我的同情了。
很快,老婆被推进了重症监护室。
坐在老婆身边,我很落寞,很伤心,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因为她出事的时候,我竟然在出轨,我真不是人。
这时,周通打来了电话。
我出去接了起来,只见周通淡淡的说道:“华哥,这事有点棘手了。”
“怎么说?”
难道说,那个醉汉有点背景?
“打了嫂子的人是宋老虎的弟弟,宋天鹰。”
我才不管什么宋老虎还是宋豹子的,打伤了我老婆,我就让他血债血偿。
“我不管他是谁,给我查清楚他的位置,我这个人,有仇必报,我等不及!”
周通还想劝慰我,但看我坚决的表情,他沉重的点了点头:“华哥,这件事,是关于道上的事,我本不该参与,但我相信你不会亏待兄弟,这事,就算是豁上去我半条命,我也会帮到底。”
这话说的我很暖心,听周通的语气我就清楚,那宋老虎可能是个不好惹的大哥。
周通帮了我,也就代表着他会和宋老虎结仇了。
本来现在周通的处境就不安分,道上的人都认为他们要强行立棍,想要在汇源市称王称霸,如果这时候报复了宋老虎,他们将会陷入绝境,如果我到时候再撒手不管了,他们那伙兄弟一个都活不了。
“放心,这件事办妥之后,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
那天,我还在考虑,因为一入龙潭深似海,这条道太黑,水太深,不是一般人趟的了的。
“好的,华哥,半小时之后你下楼!”
说着,周通先行离开了,我知道,他这是去召集人手了。
既然我想报仇,他这边就要提前做好准备。
这时,丈母迷迷糊糊的走了过来,她心生疑虑,狐疑道:“华子,你们刚才在说什么,你可不能做傻事啊!”
我知道,她在关心我,所以我把她搂在怀里,摸着她柔顺的头发,安抚着她:“妈,我没事,你留在这儿照顾娟儿,我自己的事我来处理!”
“那……那你保护好自己!”
丈母也明白什么了,但她心里明白,她拦不住我,所以也就不打算给我添乱了。
“妈,如果我能活着回来,我一定好好滋润你!”
说着,我捧着她的小脸,和她激吻起来。
……
半小时过后,我准时出现在楼下,此时,三辆面包车正在楼下聚集。
周通扔掉烟头,招了招手:“华哥,上车说吧!”
“好!”
我心很沉重,我知道,今天晚上只要动手了,就再也没机会回头了。
“华哥,我调查清楚了,今天是宋老虎的五十岁生辰,各门各户的老大今天都去参加了他的生日宴会,今天宋天鹰喝的有点多,所以打伤了嫂子,这会儿,宋天鹰正在倾城夜总会,我们直奔那,灭了他们哥俩吧!”周通也算是下了狠心了,一不做二不休,把他们哥俩做了,今后也就真在汇源市立棍了。
既然我说要给周通一个满意的答复,就一定不会让他失望。
“华哥,倾城夜总会的老板是范倾城,是个倾国倾城的美女,听说是龙爷的情人,而宋老虎又是给她看场子的,你想好了,今天我们当着范倾城的面动了宋老虎,今后可能在汇源市的处境会很艰难!”
周通再一次强调了一次这件事的后果,他认定我不会放弃,但要明白做了这件事,就不能后悔。
我挠了挠头,再次确定了我的想法:“周通,你怕吗?”
“我不怕,我知道华哥不会扔了我们!”
周通也握紧了拳头,双眼紧紧地盯着我。
年轻人有想法,敢作敢为,就只需要明白一个道理,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好!”
我无话可说,一路沉默,我的心也悬在了心尖,生怕出现什么意外。
很快,我们到了倾城夜总会。
这是一家会所,规模比周通的迪慢酒吧大的多。
我们一行人冲进会场,果然引起了看场子混子的注意。
“喂,你们干什么的?”
说话的青年说话有点冲,我听着很不舒服,所以,我没跟他客气,一脚就把他踢翻在地。
随后,掐住他的脖子,咬着牙问道:“宋老虎在哪?”
“在……在二楼休息,你……你要干什么?”
他果然怕了,应该是被我一招给打蒙了。
“带我们过去!”
很快,三五十个黑衣小伙迎了上来,

像是要跟我们动手。
“周通,把铁棍给我!”
我低声吩咐,周通的双腿在打颤,可能是有点怕了。
“华哥,他们要是动手,我们一个都不会跑,你犯不着一个人……”
“给我!”
我从他手上把他手上的铁棍夺了过来,趁那伙人没反应过来,我一棒子就打倒了一个。
紧接着,他们想一拥而上,而我却一点都没紧张,自从我的修炼开始,这些小喽啰就在我面前如同屌毛一般,根本奈何不了我。
“乒乒乓乓……”
不过五分钟的功夫,他们全都被我打翻在地,一个个倒在地上痛苦嚎叫。
这些小杂碎,还用不上周通他们动手,就让他们在旁给我撑场子就好了。
“我再说一遍,带我去找宋老虎!”
那个一开始被我打翻在地的小弟,现在正如同看杀神一般的看着我,三十多个人,不过五分钟,全都被我打翻在地,试问,在整个汇源市,有几个人有这等身手?
“我……我这就带你去!”
那小弟急忙屁颠屁颠的跑前面带路,再也没有人敢来阻拦我。
“呦呵,小哥,你很能打嘛!”
这时候,一个身穿旗袍,头顶带着一朵金钗的女人走了过来。
她的身材真不是一般的好,旗袍是青花瓷的图案,下面露出两条纤细的美腿,上身的则是勾勒出完美的xiōng型,目测是D罩杯,她扭动着她的S型曲线,她右手垫着左手,而左手则是拿着一根长杆水烟,叼在嘴边,一看就是夜场大姐头的打扮。
“你是谁?”
我现在正在兴头上,没兴致关心什么漂亮女人,有的只是一身的血气方刚。
“小帅哥,你真的对我感兴趣吗?”
我一棍子打在了宋老虎的脑袋上,甩棍竟然弯了。
“铁头功?”
竟然有这么硬的头,连甩棍都能打弯。
可是,下一刻,他就蹲在地上,疼的“嗷嗷”叫唤。
“哎呦!”
他算是被我废了,蹲在地上都站不起来了,一拿开手,全是血,流的他满脸都是。
再看那个瘦猴,吓的缩在了墙角。
我拎着甩棍走过去,却见他怕的双腿都在打颤。
他双膝一软,突然跪在了地上。
“好……好汉饶命,我……我没得罪你啊!”
他貌似很害怕,但一说这话,我就更生气了。
“啪!”
一道血印子印在他的后背上,疼得他乱跳,紧接着,又是十几棒子下去,他当时就躺在了地上,疼的满地打滚,比他哥惨多了。
道上寻仇这种事,都很常见,我这算是轻的了。
“小兄弟,我……我们哥俩哪得罪你了?”
这时候,宋老虎回过味来,他晕晕乎乎的走到我面前给我赔罪。
“哪得罪我了?你问他!”
我一直宋天鹰,把他吓了一跳,他以为我还要打他呢!
“我?我不知道啊!”
他表现的还挺委屈!
“还装傻?今天你在医院打的那个女人,是我老婆,今天我要让你们哥俩血债血偿!”
这时,我看周通手上正玩着小刀。
我心生一计,既然这么多人都看着我们进了倾城夜总会,杀了人,自然会惹上官司,倒不如用江湖上的手法来解决方式,挑断他们的手脚筋,废了他们。
“别……别,哥,你要干嘛?”
宋天鹰怕了,他知道,今天自己差点杀了那个女的,本以为我老婆是个软弱女人,根本没什么背景,不会惹上什么事。
但是,我却不是那个软柿子。
“周通,你们还在看什么,给我按住他们!”
来了这么久了,周通除了给我递武器之外,还的确没做过什么有用的事,现在我这么命令他,他当然一拥而上,随后他一摆手,和小胡等人一拥而上。
宋家兄弟俩被按在了地上,在他们的惊恐的眼睛下,我手起刀落,鲜血流了一地。
“嘶!”
众人皆是倒嘶了一口凉气,我挑断了他们的手筋脚筋,这辈子他们恐怕是废了,就算是能接上,今后也不能再混下去了。
“这就是得罪我的下场!”
“周通,把他们两个扔出去。”
说着,我走在前面,而两人则是被周通等人抬了起来,跟在我身后。
要知道,这俩人可是一丝不挂,身上不着寸缕,这么游街示众,尊严简直是掉了一地啊!
“噗通!”
深夜里,两具不着寸缕的ròu体被扔在地上,却没有一个人敢来把他们捡回去。
我们将要上车离开,却见后面一声柔媚的声音传来:“就这么走了?”
竟然是范倾城,她似乎很生气,但却又有一抹柔情。
我知道,她背景这么深厚,刚才要拦着我,随便打电话摇几个人来,我们谁都走不了,但她并没有,我有种不祥的预感,她想跟我做一笔jiāo易,可能还是有些色情的jiāo易。
“范老板有事找我谈?”
我明知故问,倒是把范倾城给气笑了。
她的脸上绽放出一抹微笑,淡淡的说道:“你在我的地盘上打了人,现在就这么想走了,不应该给我个说法嘛?”
这种女人虽然心机很深,但是并没有杀气。
于是,我看了看周通:“你们先回去吧,估计没什么事!”
“那华哥你小心点,这可是个带刺的玫瑰,棘手的很!”
周通有意提醒我,我又不是听不出来。
这个女人不简单,要不然的话,她一个弱女子,明知道我们是一群废了人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混子,她还敢追上来,一般女子哪有这种胆魄,她这分明是想找我聊聊。
“华哥,那我们就先走了!”
周通等人扬长而去,而我则是笑着问道:“范老板既然有话找我谈,该不会就在这黑夜的胡同里吧?”
我缓缓的靠近她,她也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竟然被我壁咚在墙壁上。
这么有风韵的女人,我却碰不得,真是罪过啊!
“我……我们去里面谈吧!”
她毕竟也是女人,在不了解我底细的情况下,她自然有些紧张。
“好啊!”
我倒是不客气,跟着她进了倾城夜总会。
会场里太吵,到处都是蹦迪的青年sāo女,在这欢乐的大舞台上,他们尽情的展现着风sāo,再过几个时辰,应该就是他们出去开房约pào的时间了,所以能坚持到这个时间的,几乎都是来求pào的。
我愣住了,范倾城竟然把我带到了她的闺房。
她的房间里,很整洁,也很温馨,床头柜上放着一张照片,是她和一个帅小伙子的照片。
“这是你男朋友?”
我下意识的问道。
“他死了!”
范倾城点燃了一根烟,坐在了沙发上,双腿叠在一起,显得更加纤细,尤其她穿着旗袍,那若隐若现的小屁屁简直诱人极了。
她把我带来这儿,难道真不怕我一冲动把她给上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