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亚洲女毛多水多21p 女人脱了内裤露出p毛的图片

更新时间:2020-12-04 14:24:03

我停下脚步,想想她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我不能为了自己的欲望,而这么作贱与她。

我把她放下,伸手帮她把裤子提上,歉意地说:“对不起,是我太自私了,没有考虑你的感受。”

 文学



“不,王叔,别这样说!”张倩吻了过来。

我深情地回应着。

“王叔,你那里也不老实了哟!”

张倩羞涩地看着我,小手慢慢地滑向了那里。

“张倩,我现在感觉就要爆炸了一样,你能向在车上那样吗?如果你不同意就算了,咱们回去吧!”我说道。

张倩抬头瞪了一眼,嘴里嘟囔着:“臭不要脸!”

虽然她这么说着,可是身体却慢慢地蹲了下去。

随着,温热的包裹,在她的不继活动下,我冲上了高峰。

“咳咳!下次我可不这样了,你想呛死我呀!”

张倩埋怨地捶了我一下,小脸红润,嘴边还挂着滴滴残汁。

“起不起,我的倩宝贝,下次的话,我一定提前告诉你。”我紧紧地抱着她,一脸的坏笑。

“王叔,我们回去吧!”张倩靠在我的怀里。

我点了点头,转过身猫着腰说:“上战马,我带你狂奔杀场!”

“切,如果累到了可别找我,我可是很重的!”张倩跳上我的后背,双手把着我的肩膀。

“把好了,我要跑了!”

说完,我背着张倩跑着离开了森林。

这一天,张刚带着我在村里转着,带我见了不少他的族人,当然也包括他们族长,一位八十七岁高龄的老族长。

昨天喝多了,没有为张母进行检查,正好白天给她做了检查,同时,也为村子里一些年长的老人进行了一次检查。

特别是老族长,别看八十七岁了,体格却非常地硬实。

晚上,我还是和张倩睡在西房,不过我却没有去动她,一个是她那里有伤,另外就是这个房子真的是一点也不隔音。

第二天,是他们祭祖的日子,大家起的非常早,我看了下时间,才四点多。

本想再接着睡,却被张倩拉了起来。

她告诉我说,祭祖可以去观看,而十分地热闹。

我和她都属于外姓人,穿上由张母拿来代表外姓人的特别衣服,套在了外面。

锣鼓响起,唢呐二胡吹拉着,最原始的乐器不断地演奏着。

他们演奏的是什么曲子,我没有听出来,不过听后,令人热血沸腾,宛如准备出征上战场的战士,正在等待将军下达命令一般。

村子不是很大,人口也不是很多,男女老少加在一起也就一百五六十口人,他们盛装集合,排列有序地站在宗庙前。

老族长支着拐杖,在张刚的搀扶下颤颤巅巅走到宗庙门前。

“行礼!拜,兴”

张刚松开老族长,深深地向他鞠了一躬,转身挺直腰板大声地对着众人喊着。

随着张刚的口令,族人跪地两手平叠在额头,慢慢地伏身磕头,这样反复做了九次。

“起!”

在张刚的最后一个口令中,他们迅速起身挺直腰板,注视着老族长。

“族人们,这是我最后一次主持祭祖,在祭祖前,我要将族长之职,移交给张刚。张刚安在?”老族长努力地大声喊道。

“张倩,你们这个家族有多少年历史了?”

我和张倩远远在站在外围,不过这里站的比较高,可以清楚地看见他们的每个动作。

“应该有四五百多年了,祖上是明未的一位将军,不过现在村子里真正的族人已经没有几个了,我们家是,老族长那一系是,其他人基本都是五福以外的,不过,由于族人少,把他们也全纳进来了。”张倩小声地说着。

“张刚叩礼!”

张刚大喊一声后,大步走到老族长面前,单膝下跪,双手平举过头顶。

“为什么你哥是单膝跪地呢?”我不解地问道。

“我哥是接任族长之人,祖上是将军,所以接任时必须按照古时军人作风行礼。”张倩再次地解释着。

“吾族张氏之子孙,名刚,正华三十有五,今,吾以年迈,移权至司,以慰吾祖,即令礼成!”

老族长吟唱后,从怀里掏出一块金色小牌子,颤抖着双手递到了张刚的手中。

“张氏子孙,张刚,誓宣此,铭记祖训,护我族之成长,壮我族之雄威,不失祖恩!叩礼!”

随着,张刚的最后的话音,全体族长再次跪下叩礼。

张刚起身后,转身面向族人。

“见过族长!”众人再次向着张刚行礼。

“平!”张刚平举双手,众人起身。

“族叔,可以开始了吧?”张刚扶着老族长说问道。

“你现在是族长,要拿出族长的威严来,不要问我!”老族长严厉地说道。

张刚憨厚地笑了笑,对着众人喊道:“祭祖,开庙门!”

这时,两个年经男人,腰扎红绸,快速地推开庙门。

前前后后,祭祖进行了大半天,结束时已经下午三点多了,不过,这并没有完事,晚上全村进行祭食。

问过张倩才知道,这个祭食就是所有人,集中在村里的广场上,共同吃饭喝酒,当然外姓人也可参加的。

我真有些累了,回到她家后,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夜晚很快就降临了,张倩把我从床上拉了起来,向着广场走去。

“他王叔,这里,快点过来!”张母见到我后,远远地向我挥了挥手,与旁边的老族长一同站了起来。

“老爷子,您快坐!老嫂子,您也快坐,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我急忙跑过去,扶着老族长和张母坐下。

“不碍事,应该的!他叔,一会可要多喝些,一会不光喝酒,而且还有歌舞!这是我们这里的风俗。”老族长笑着说道。

“好,我一定多喝点!哈哈!”我拉着老族长的手大笑着。

“倩,你也坐下吧,一会照顾点你王叔,我估计一会敬酒的会很多!”张母站了起来,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了张倩。

张倩看了看老族长,见老族长点头后,她坐了下来。

“老爷子,咱们这个祭祖一般进行多长时间?”我问道。

老族长笑着说:“要进行七天,已经进行了三天,还有四天呢!哈哈!”

张倩已经知道我为什么这么问了,她的小手在桌子下面用力地在我的大腿上掐了起来。

我转头不怀好意思地看着她,一把抓住她的小手,握在手心里。

“老爷子,我冒昧地问一句,你们这祖上是哪位呀?”我把手搭在了张倩的大腿上。

“祖上的名讳我们是不能提的,祖训如此,望你见谅,我只能告诉你,他是明未的大将军。”老族长说道。

很快,各种菜肴摆了上来。

桌子是长方形的,围着整个广场摆成了正文形。

广场中间,女人们已经换上歌舞盛装跳了起来。

期间,不断地有人向我们这面走来,不停地敬酒。

张倩替我挡下了不少,就是这样,我还是喝了很多,最后怎么回到床上的都不知道了。

睡梦中,我被尿意憋醒,晕沉着脑袋向着外面走去。

当我快要接近厕所的时候,女人的娇喘声让我瞬间清醒。

我顺着声音慢慢地靠了过去,借着月光,两个白花花的身躯映入我的眼中。

离厕所不远的那块两米来长的巨石上,张刚努力地运动着身体。

山巧的嘴里不停地哼哈着,她的声音很低,但不失优美。

我偷偷地趴在厕所旁边观赏着。

“嗯!”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