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烧热轻轻抵着入口*总裁抵在浴室双腿大分

更新时间:2020-12-03 09:51:25

林清清道:“院长,是真的,我们村子里的人都知道。”

村长表示,确实是我治好了他爸的鼻炎。

“这不可能啊……”院长就好像看着一个怪物一样看着我,“小伙子,你治好了老村长的鼻炎,是不是用了什么偏方?”

“请叫我张小北。”我说道:“请院长不要岔开话题,给我三个小时时间,我可以治好林清清。”

“治好了后,我们再谈其他事情。”

 文学



院长根本不信我,换成任何人都不信我,如果没有清水仙子,别人给我说这样的话,我也会认为那个人是疯子,精神不正常。

“这个,三个小时时间,我还是有的,要是你想治疗,有什么需要,我可以协助你。”

“只是,三个小时过后,小北啊,你能不能抽个时间,咱讨论下,你是如何治好老村长的鼻炎的。”

院长虽然不信我,但愿意给我三个小时。

我笑道:“好,没问题。”

院长的脸色挂上了喜色,他不管我和张云山之间的矛盾,他只要治好老村长鼻炎的方法。

张云山的脸色有些不好看,老村长的鼻炎,他也治不好,道:“给你三个小时时间,我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样!”

张子涛道:“三个小时,呵呵,我们就等你三个小时,我们等你治好林清清的肿瘤。” 林清清的脸上写满了担心和后怕,“这些事,你为什么不说出来啊。”

“傻姑娘,说出来有用么?”我说道:“谁会相信我?谁会站在我这边?”

“张子涛虽然不是个东西,但张云山在村子里有很高的名望,到时候,我说出来,他绝对会鼓动村民反咬我。”

“我唯一的办法,就是反击,就是赢了张云山,只有立于不败之地,才能继续在村子里待下去。”

“可是你拿什么赢啊?”林清清担心的道:“你真的三个小时可以治好我么?”

我皱眉,“你不是相信我么?”

“鬼才相信你呀。”林清清道:“我只是帮这你说话而已,我担心你,我怎么能相信这种不可能发生的事呢?”

我非常无语。

“好了,不说了,现在,我就给你治疗,管你相信还是不信我,结果出来你就知道了。”

我让林清清躺在医疗床上,林清清看着我手中的银针,道:“你要拿针扎我?”

“别那么多废话,我一本正经的道:“将上身的衣服撩起来,然后脱掉裤子。”

“什么?”林清清感觉有些意外,道:“为什么要脱裤子?混蛋,我看你是想占我便宜。”

我一脸无辜的样子,“现在医院女人生孩子,都是男医生接生,我是医生啊,医者父母心,你胡思乱想啥呢?”

“再说了,你那下面,我又不是没有见过。”

林清清黑着脸,“我不脱,你自己看着办。”

我说道:“针灸当然要脱掉,我要在你小腹周围,还有下面周围针灸。”

林清清闻言,“张小北,你在耍什么花样,真的能为我治好?”

我认真的看着林清清,“如果治不好,你觉得我出去后,会面临什么?”

“你必须相信我,我一定能治好。”

“快一些,我们时间紧迫。”

林清清想了想,道:“张小北,你不许骗我,你要是骗了我,我饶不了你。”

于是,林清清坐在了床上,道:“你转过去!”

我很无奈,“我要检查呀,你不让我看,我怎么检查?”

林清清只好红着脸将裤子脱了,露出了一双雪白的**,粉色的蕾丝边内内。

我体内顿时血液沸腾,只能忍着。

然后,林清清背着我,小心翼翼的将小内内脱了下来。

林清清双腿夹着很紧,我走了过去。

林清清将上身的衣服撩了起来,露出了平坦的小腹。

我心里已经有那种欲望,右手拿着消毒棉,开始在平坦的小腹上消毒。

林清清的小腹微微起伏着,她不敢看我,闭着眼睛。

小腹上没有一丝赘肉,就好像羊脂一般白皙,我借助着消毒的机会,忍不住有数在小腹上滑动着。

随着小腹起伏,那一对玉兔也在微微抖动,这是条件反射。

我真后悔,刚才为什么不说,连上衣一起脱掉呢?

“凉凉的,张小北,你在做什么呢?”林清清问我。

药棉上有医用酒精,擦在人身上很凉,很快会风干,我说道:“肯定是消毒,消毒后给你针灸。”

小腹消毒后,我一本正经的道:“将腿张开。”

林清清极不情愿,还是羞红着脸,轻轻的挪动着**,转过头,不敢直视我。

我看着眼前春光四射的画面,心底那种原始的欲望被勾了起来。

林清清不敢面对我,不敢正面看我,那正好,我可以为所欲为了。

我的手正要落在林清清的**上,林清清道:“你要是敢玩什么花样,我把你的腿打断,第三条腿!”

真狠,竟然要废了我。

我说道:“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胡来。”

我拿着消毒棉,开始向下面的秘密地带消毒。 我面色凝重,叮嘱道:“多疼你都要忍着,我们只有一次机会成功,要是失败了,你的子宫就必须切除,以后就没有办法要孩子了。”

林清清听到我的话,眼中闪烁着惊恐,往口中塞了一些砂布,狠狠咬牙。

第一个穴位扎好后,林清清忍了下来,第二个穴位扎好后,林清清的眼泪都出来了,但还是忍住了。

林清清非常痛苦,我心中的欲望也熄灭了,只希望自己快点针灸完毕,减轻林清清的痛苦。

小腹上的四个穴位是最疼的,我发现,我每次扎针下去,针尖上都会带着一种淡淡的浅蓝色光芒。

我不知道这光芒是什么,清水仙子说,这是她的力量,力量顺着穴位进入了林清清的体内,将病变细胞封死在子宫内。

我明白,一般的针灸不可能治愈林清清,清水仙子的力量可以治好林清清。

清水仙子也没有办法阻止林清清的痛苦,也不能打麻药。

针灸是为了让所有病变的细胞活跃起来,集中在一个部位,也就是说,等我针灸完后,病变细胞是最活跃的状态,林清清会极为痛苦。

要是打了麻药,病变细胞也会麻醉,甚至我采魅,吸不出来。

小腹上的四个穴位扎完后,林清清的嘴唇都咬破了,但她还是忍了下来。

下面的三个穴位是短针,扎的不深,痛苦比小腹上的轻多了。

最后是后背上腰部的两个穴位,林清清肚子上扎着针,无法趴下,只能跪在医疗床上,背对着我。

雪白和娇嫩的屁股正对着我,因为身体上传来的痛苦让屁股一颤一颤,中间的一条缝隙似乎在召唤着我,似乎在索求我……

因为针灸和刺激穴位的缘故,那一条缝隙像是盛开的花朵,里面已经泛滥成灾。

我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来到一旁,拿起了一根针,扎向了林清清的左边肾穴。

“恩……”痛苦中的林清清突然呻吟了一声。

这并不是痛苦的呻吟,而是无比舒服的呻吟。

等第二根针扎向林清清的右侧肾穴时,林清清吐掉了口中的砂布,转头看着我,“张小北,你个混蛋……你……你在做什么!”

林清清面色绯红,眼神迷离,呼吸急促。

“小北,我难受……”

“小北,我需要你……”

难道这两个穴位……

“没错。”清水仙子道:“这两个穴位是激发林清清的欲望,这有这种欲望能让体内的病变细胞达到最高活跃度,也会减轻林清清的痛苦。”

“好了,我的力量已经困住了那些病变体,快,是时候采魅了。”

我早就欲火焚身,三五下除掉了衣服,双手抓着林清清的腰际,迫不及待的直驱而入……

“恩……”一下,我感觉捅破了什么东西,就好像手指捅破了一层纸一样……

糟了,我怎么忘了这一点,她未经人事,我这么大的力量,她一定很疼。

一滴滴血落在了医疗床上,因为我的动作幅度太大,林清清尖叫了一声,声音中有痛苦,也有舒服的感觉。

一股股热浪从我下面冲来,包裹着我,感觉一股股神秘的力量顺着下面,到达了我的小腹。

一团团火焰在我小腹燃烧着……

嗖嗖嗖……

九根银针突然全部离开了林清清的身体。

“小北,要我,亲我……”

林清清的力气很大,突然翻过身来,脱掉身上的衣服,一挺胸,拉着我的脑袋按在了自己的胸上。

林清清摇摆着身体,两只腿夹住了我的腰,“快点给我……”

我疯狂的冲击着,一股股强烈的气息在我们两人的下面环绕着,我感觉那是一种神秘的力量。

林清清大声的喘着气,发出了迷人的声音,我的唇堵住了她的嘴巴,享受着香甜的蜜汁。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