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被房东老头不停的要*我下面流水好想被人添

更新时间:2020-12-02 09:20:50

“外面来了个穿白西装的男人,打伤了我们好几个弟兄,说是大姐头欠了他二百万,您看要不要去看看?”外面的小弟依然很紧张,但是我们二人同时对视了一眼,惊讶不已。
“百晓生?”
我们异口同声的喊道,的确,昨晚从那些个废物杀手的口中,不止一次听说那个穿白西装的男人,现在再听说,


说实话,有点赏心悦目的感觉。
“你真漂亮!”
我由衷的感叹,其实,她身材真挺好。
打扮的也不错,虽说像个假小子,但却别有一番风味。
“去你丫的,人家百晓生都来了,你不跟着保护我?”
她拿枕头扔我,让我更开心了。
真有情趣!
“我当然去啊,只是刚才看你穿衣服,真漂亮,一时没忍住,多看了一会儿!”

 文学


我拄着下巴,笑眯眯的说道。
“快点!慢吞吞的,赶不上村头那好老娘们!”
她又没好气的骂道。
我只好慢吞吞的穿着衣服,跟她下了楼。
当我们到了楼下之后,果然看到了一个穿白西装的男人,带着个礼貌,从穿着上看,的确显得很有气质。
看到我们之后,他的脸上绽放出柔和的笑容,倒是没什么杀气。
“阁下就是百晓生?”
我上下打量着他,又明知故问的问了一句。
“你就是武华吧?怪不得我派去的杀手没有一个得手的,是你在捣乱吧?”
他竟然还认识我,我刚出道没几天,要说出名,那我显然是不信的,毕竟我也没去参加过什么大场合,道上的人,恐怕还不认识我呢!
可是现在,他说出了我的姓名,显然是调查过我了。
“你认识我?”
我挡在孙二娘身前,随时保护着她的安全,这个百晓生的实力,我一概不知,如果他功夫很高,偷袭了孙二娘,那我后悔都来不及了啊!
他在我面前晃了晃,笑道:“华哥,你不认得我了?”
“卧槽?白少奇?”
我下意识的一愣,这不是我大学同学嘛!
当年我是武术社的社长,而他,却只是一个小学员,我记得他是学会计的,可是现在,怎么就变成杀手了,而且还是几百个杀手的头头。
“三年过去了,想不到我又能再次见到华哥了!”
他淡定的坐在沙发上,二郎腿,懒散瘫,汇源少爷百晓生。
“你这次来,什么目的?”
我并不认为我们曾经的关系有多么铁,我也不认为他今天是来找我叙旧的,他该不会是想让我不要管孙二娘吧?
于是,我又挡在孙二娘身前,生怕他突然出手。
“华哥,你也知道,我是学会计的,所以,我研究出来一种杀人手法,人海战术,像孙二娘这样的人,身手一般,十万块的杀手,成功率在百分之十左右,但是昨晚,我派出了二十个杀手,成功率本该是百分之二百,但是,出现了变数!”
他笑眯眯的看着我,但眼睛里却充满了杀气,和他刚进来的时候,状态截然不同。
“你是说,是我碍了你的事?”
我真怀疑他是不是个杀手,哪有人这么自信的,主动上门来杀人。
这区别就很明显了,就好比是偷和抢!
偷的概念,是神不知鬼不觉,而抢的概念,却是用强,恃强凌弱。
“没错!的确是你碍了事,但是,你我兄弟一场,我知道,昨晚那二百万,被你笑纳了,既然你那么喜欢钱,那好,我再给你四百万,奖金是一千万,相当于你拿六成,我吃点亏,拿四成,你觉得如何?”
说真的,他诱惑到我了,四百万,唾手可得啊!
“我觉得不错!”
我笑着点了点头,却见他拿出一张银行卡,笑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华哥,我欣赏你!”
看来,他早就准备好要拿钱来买通我了,竟然连卡都准备好了。
“喂,武华,你……你就这么答应了?”
孙二娘有点紧张起来,她怎么都没想到,我会为了四百万出卖她!
“放心,华哥,你只需要退后几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给我几秒钟的时间,钱你舒舒服服的花,四百万,想玩个女明星都够了!”
我捏着下巴,猥琐的笑道:“说的在理!”
“武华,你……”
孙二娘简直要气zhà了,她想对我出手,恨不得杀了我。
但是,百晓生却没给她机会,只见她从兜里掏出一把匕首,匕首上泛着绿光,很明显是萃了dú的!
“孙二娘,你可别恨我,我也只是拿钱办事!”
说着,他拿着匕首向前,就要刺向孙二娘的xiōng膛……
“噗呲!”
是刀进入血ròu的声音,而且是扎了个透心凉。
只不过,孙二娘倒是完好无损,而百晓生的前xiōng,突然冒出了血红色的刀尖。
没错,暗箭伤人不算是什么好汉,但我,也没想做什么英雄好汉。
“你……”
百晓生回过头,诧异的看着我。
可能是想骂我吧,但他话没说完,就已经倒在地上,死的不能再死了。
“四百万,就想买我的女人的命,你也太天真了!”
我冷笑蹲在地上,把他还没有闭合的眼睛给盖上了,毕竟同学一场,他命丧我手,总该让人家瞑目。
此时,孙二娘冷眼看着我,小手顺势就摸到了我的后腰,那腰间的软ròu整整被他拧了

一圈,疼得我龇牙咧嘴,我急忙求饶:“哎,疼疼疼,你轻点啊!”
“昨晚老娘差点让你上了,今天你就这么对我,你个狗几把男人!”
孙二娘气呼呼的骂道,我真是要被她逗笑了,这小妞骂人都这么有味道。
还好,她掐了几下就松开手了,我急忙揉了揉受伤的ròu,笑道:“我那不是让他放松警惕嘛,你看,我钱也到手了,人也杀了,这不是两全其美嘛!”
“你放屁,刚才他要是掏出把qiāng来,你出手再快也保不了我!”
说真的,听这话的时候,我也有些后怕,还好这百晓生的装备一般,没带qiāng来。
“守财,守义,把尸体处理一下!”
孙二娘叹了口气,吩咐小弟打扫尸体。
见他们正在搬尸体,我急忙笑道:“别动,我看这匕首不错啊!”
我拿起他手里的匕首,又拿起了他扔在地上的刀鞘。
不是我农磕子,没见过世面,是这匕首真的很精美,刀把上盘着三条金龙,三条龙头在刀尾处,盘着一颗血红色的宝石,刀鞘上,更是雕刻着精美的龙纹。
这把匕首不知道他是在哪搞来的,价值应该不菲吧?
“这匕首,我收下了!”
不是我贪,是我对这把匕首有这别样的感情,好像上辈子就见过似的。
我轻轻挥舞,还没用多少力气。
“铛啷!”
桌子的一角就掉在了地上,虽说是木头的,但那也是几十年的老木头了,十分坚硬,竟然就这么被划掉了一角?
“卧槽,这么锋利?”。
“现在你该说怎么对付夏三刀了吧?”
果然,她关心的还是这一点,家仇似乎已经充斥了她的全身,她现在无论怎么发展南街的势力,都是在壮大实力,想要对付夏三刀。
“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我们主动

一点就好了。”
我点开网页,刚好看到一个消息,有人接单了。
一个叫“花蝴蝶”的人接单了,还是个B级杀手,听起来好像很牛bī的样子。
“你是说,让我也下一单,让杀手去对付夏三刀?”
她猜测了半天,恍然大悟,好像听明白了似的。
“笨!那得花多少钱啊!”
显然,她猜的不对。
我只感觉有一只小手已经伸到了我的后腰,打算掐我了。
我了解她的手法,所以急忙握住她的小手,解释道:“今晚,这个叫花蝴蝶的杀手一定会来杀你,到时候,我们就说,其实夏三刀是你大伯,我们就是利用这个杀手网来圈钱的。”
“到时候,我们把花蝴蝶的钱给抢了,再把她放走。到时候,就是夏三刀得罪了整个杀手圈,到时候,不用我们出手,夏三刀就会被麻烦缠身,不死也得脱层皮,你说呢?”
我的办法算是说完了,她也是微微一愣,随机一拍我的大腿,夸赞道:“不错啊,你这脑袋真没白长!”
“那个……你下回拍你自己大腿……”
我再也忍不住了。
“噗呲!”
我喷了出来,可是,身体却与灵魂完全分开了。
这……这是突破了?
第四层,分神出鞘?
“丫的,竟然当我不存在!”
见我们没理她,花蝴蝶觉得很没面子,当即举起匕首,就朝着正骑在我身上的孙二娘刺来,瞄准的正是她两团róuruǎn之间……
见此情形,我急忙上前,抓住了她刺上来的匕首。
“谁?是谁?”
花蝴蝶懵住了,因为此时,那把匕首明明要捅向孙二娘了,可就这样悬在空气中了,无论她怎么用力,都使不上一点力气。
我现在是灵魂出窍,是隐身状态,她根本就看不见我。

“嘿嘿,是老子!”
我手一用力,把她的手腕给掰弯了。
开玩笑,老子可是大老爷们,力气自然比她大,她的手腕被我掰的变了形,匕首也掉在了床上。
趁着她惊讶的功夫,我将内力集中于双指,朝着她的xiōng脯chuō了两下,她马上就动不了了,而且还惊讶的问道:“你……你用的什么妖术?”
“这叫灵魂出窍,懂吗?”
我现在是隐身状态,所以她看不见我。
我从后面抱住了她,在她的róuruǎn的xiōng部上揉搓了起来。
“一个大姑娘,不在家好好nǎi孩子,做家务,出来做什么杀手?”
我的手一边在她的身上游走,一遍猥琐的嘲笑她,眼见着床上的我,像个死人似的,躺在那,一点生气都没有,我也有点害怕。
老子灵魂是出来了,那我会不会回不去了?
“你……你卑鄙……用妖术对付我,你算什么男人!”
花蝴蝶又羞又臊,她这辈子连男人的手都没碰过,可现在倒好,竟然被我摸了xiōng,还被我的手在她身上游走,虽然隔着衣服,但还是非常有感觉。
尤其是被我摸了一会儿之后,她感觉自己下面都湿了。
“我卑鄙?你可别忘了,是你暗箭伤人,那颗子弹要不是打歪了,老子现在可就死了,好不容易把你骗来了,那我就上了你吧!”
我把她推倒在床上,压在她身上之后,我疯狂的吻她的脖子,而她却动弹不得,嘴里还嘟囔着:“骗?你到底什么目的?”
终于,她开始怀疑了。
我用匕首轻轻地划开她的紧身衣,那饱满的酥xiōng顿时暴露出来。
可能长期捂在黑衣服里,所以她的皮肤特别白嫩。
“当然是骗了,你要杀的孙二娘,那是雇主的亲侄女,我们串通好了,就是想黑你们杀手一波,美女杀手就戒色,男杀手就劫财,不瞒你说,就那个百晓生,我黑了他八百万!我看你这小妞,应该没什么钱,那我就劫色吧!”
此话一出,花蝴蝶就恍然大悟,她冷冷的说道:“你……你这是破坏规则,我……我要去杀手组举报你们!”
“别恨我,要恨,你就恨夏三刀吧!”
说实话,她白嫩的xiōng脯吸引到我了,我的嘴很不听话的吻了上去。
那小樱桃本来还瘫软无力,但被我吸吮了几下之后,马上就硬如花生米了。
“啊……不……不要……我有钱……我可以给你……你开个价吧……别碰我……”
她的身体果然很敏感,被我tiǎn了这么几下之后,就开始浪叫起来,我知道,这是她心中的羞耻心在作怪,她不想把第一次jiāo给我这么一个混蛋。
“钱?好啊,百晓生给了我八百万,你给我一千万,我就放了你!”
价钱是她让我开的,她既然是B级杀手,又这么勤奋,应该不差这点钱吧!
“我……我没有那么多,我……打欠条吧!”
她说这话的时候,脸色一片羞红,当杀手当成这样,那真是太没面子了。
于是,我掏出手机,拍了她露xiōng露rǔ,被我tiǎn的连连浪叫的小视频,我笑眯眯的说道:“好啊,三天之内,把钱给我,要不然的话,我就把视频传到你们的杀手网页上,让所有同行都看看你浪叫的时候有多sāo!”
“你……”
她简直要被我气zhà了,我敢笃定,敢这么玩弄她的,今生也就只有我一个了。
我解开了她的xué道,见她正在整理衣服,我笑了笑,解释道:“小妞,别忘了,坑你的不是我,是夏三刀,我也很看不惯他的作风,要不,你杀了他?”
“你们一个都活不了!”
说着,她从窗户一跃而下。
……
这时,我躺在身体上,却是完全两个不同的个体。
“我……我回不去了?”
我下意识的一愣,卧槽,书里也没说第四层分神是这么个分神法啊!
怎么会这样?
我回忆着古书里的一切,终于想起来了。
想要回到躯体,必须要灵魂受到足够的刺激。
我捧着孙二娘的小脸,尴尬道:“还疼不疼?要不,你再帮我一次?”
“你……你怎么了?”
孙二娘的心里很乱,明明是自己喜欢的男人,刚才当着自己的面,竟然在调戏那个女杀手,而且还是tiǎnxiōng那么轻浮的事,说实话,她有点忍不了。
但是,我的确是把事办成了,成功祸水东引到夏三刀那里。
“我修炼到龙虎秘术的第四层,分神出窍,现在灵魂回不去了,必须得给我来点儿刺激,要不,你再帮帮我?”
这回,我虽然还是那么真诚的请求,但是,却比之前多了几分猥琐。
而她,也回过味来,笑道:“既然杀手都走了,休想骗pào了,你慢慢玩,我可去洗澡了!”
眼睁睁的看着她竟然离开了,我下意识的一愣,她真不管我了?
我现在是隐身状态,何不玩点儿刺激的?
卫生间内,晶莹的水珠布满她白嫩的肌肤,那白嫩的甜瓜显得那么硕大,可能由于太大了,所以他显得没有那么坚挺。
突然,那白嫩的甜瓜凹陷一片,她当即惊讶起来:“你……你混蛋!”
我的手已经在她身上游走起来,反正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何况,刚才我们在床上的时候,她可叫的比谁都欢,她这么软弱的挣扎,无非就是在给我机会呢!
“你……啊……别摸那里……”
我的手伸进了她的小树林,揉搓着那柔嫩的小豆粒,她勾起pì gǔ,不想让我摸,那挺翘的臀部却刚好顶住了我的话儿!
“不行……那里不行……”
我哪管那么多,这可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我端着话儿便顶进了那柔嫩的滑道。
“真紧啊!”
一开始,她还扭动着小pì gǔ,试图抵抗我,可是越到后来,她扭动pì gǔ完全是为了配合我,
“噗呲!”
我马上回敬了她,那滚烫的白浊全部注入到她的体内。
“嗖!”
我的灵魂终于回归了身体,真他娘的悬啊!
差点成了一辈子的隐形人,我想想都觉得后怕。
看着床边的美人,我把她揽入怀中,笑眯眯的说道:“放心,夏三刀三天之内必死无疑!”
她已经得罪了杀手圈,应该无暇对付孙二娘了。
此时,孙二娘打开笔记本,进入网页。
果然,那悬赏任务不见了,应该是杀手平台相信了花蝴蝶的话,认为这是一场骗局,开始惩治发悬赏的人了。
夏三刀这次算是死定了。
“夏三刀在哪?”
我狐疑的问道,这笔买卖,我也想横chā一脚。
“他是龙爷的狗腿子,当然在市中心,他是狼堂的副堂主,恐怕也没那么好对付啊!”
孙二娘捏着下巴,思考了半天,吐出这么句话来。
“明天我去走一趟,推波助澜,这老家伙死定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我赶到了市中心。
传说中的狼堂,势力不一般,听说一个堂口就养着八百多人。
我刚要去他们总部打探,突然觉得腿被人拉了一下,我低头一看,一个穿着黑衣服的女子,正拉着我的腿,她好像受伤了。
“救……救我……”
我定睛一看,当时就愣住了,这不是昨晚差点被我强上的花蝴蝶嘛?
怎么是她?
见此情形,我来不及多言,看四周无人,我背着她去了附近的酒店。
路上,我买了纱布碘酒消dú水,她伤的太重了,必须要包扎。
幸好酒店管制的不是那么严,并没有问我要身份身份证,也不管我是不是背了个满身是血的伤病女人,原因很简单,我给了前台十万块,她二话没说,几秒钟就把房给我开好了。
进了房间,我把她平放在床上,脱下了她的衣服,只留下了那单薄的三点式。
倒不是我猥琐,她肚子上挨了一刀,后背挨了三刀,大腿上也三处刀伤,我不把她衣服脱了,根本没办法帮她敷yào啊!
忙活了两个小时,她被我包扎的像个木乃伊一样,这都没醒,还在那憨憨入睡。
她是杀手,身体素质应该比我老婆强得多,她现在还没醒过来,应该是因为失血过多。
我帮她渡了些真气,就躺在她身边,打开电视,看了一会儿!
至于打探夏三刀的消息,我一点儿也不急了,等她醒了问她就是了。
她出现在夏三刀的地头上,又吃了这么大亏,知道的情报一定不少。
我正刷着当红的电视剧《晨阳》,就见她的眼睛缓缓睁开了。
可能是因为刚刚苏醒的原因,她的眼睛还是模糊的,她观看四周,又看到身上缠着的纱布,她狐疑的问道:“是你救了我?”
“废话,还能是谁,你说你一个女孩,钻垃圾箱,还伤的真么严重,该不会被人捡尸xìng虐了吧?”
我依然躺在她旁边,看来,这女孩还挺开放,一点儿都没在乎我脱了她衣服的事。
“你的声音,好熟悉!”
她冷冷的看着我,眼神中闪过一抹凶光。
“你……是你……”
终于,她还是反应过来了。
“什么?我怎么了?”
我假装着无辜,看着她,我当然要装傻了,因为我还想从他口中套出情报呢!
“昨晚轻薄我的人,就是你,我虽然不记得你的样子,但我记得你猥琐的声音,你救我,到底什么目的?”
她咬着牙,冷冷的看着我,如过眼神能杀人的话,恐怕我现在已经死个几十次了。
看来,我是装不下去了。
“没错,昨晚非礼你的人就是我,怎么样?惊喜吗?”
我摆出了无赖的姿势,还在她的酥xiōng上摸了一把,占尽了她的便宜。
“我杀了你!”
她挥起粉拳就要打我,可是刚一侧身子,就疼的躺下了。
鲜血从她的伤口处流了出来,已经渗透了纱布!
我又帮她解开纱布,轻轻地在上面擦着碘酒,又chuō了chuō她的xué道,把血止住。
最后,我又把新的纱布围在了她的身上。
她冷冷的骂道:“别以为这样我就会谢你,等我的伤养好了,我照样会把你碎尸万段!”
“先把伤养好吧!说大话可不利于你养病啊!”
我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点起了一根烟。
这回她算是老实了,躺在床上,眼睛死死的盯着我。
“干嘛这样看我,是我救了你好不好?”
我摊了摊手,表示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我救了她,已经是我做出最大的让步了。
“你……”
她气个半死,但却没敢再有什么大动作。
“别乱动!”
我给她改好了被子,又问道:“我问你,昨晚跟夏三刀jiāo过手了?”
“没错,那家伙的确很强,就两招,我就被他砍成这样了!”
两招?
六刀?
这可真是夏三刀啊!
一招就是三刀,昨晚我可知道,这花蝴蝶刺杀的本事很强,身手也不错。
可是,她现在被人伤成这样,的确是令人匪夷所思。
“他的身手真这么强?”
我还是有点难以置信,这家伙要真这么强的话,早就应该对孙二娘下手了,又何必等到现在?
“是,我纠结了七个B级杀手,在下半夜三点左右,同时对他下手,可是,那七位朋友全都命丧他手,就我一个人逃了出来,若不是我即使跳进了垃圾桶,或许我现在也命丧他手了。”
我能想象到那个画面,八个不知死活的杀手,闯入狼堂,没讨到半点便宜,还差点被人团灭了。
“看来,我得想个办法了!”
既然夏三刀的功夫这么强,那还真不好杀了呢!
“你不说你们和他是一伙的吗?你为什么要救我?”
见我在喃喃自语,她似乎反应过来了什么。
“呵呵,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我想跟你一伙,不行吗?”
我笑眯眯的说道,还故意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她现在动弹不得,被我亲了之后,更是说不出的羞耻。
“你……”
我把她刚要举起的手放了回去,笑道:“我见你长的很漂亮,我想帮帮你,杀了他,替你报仇!”

“你……你真的喜欢我?”

竟然还当真了,我在她面前做了个鬼脸,笑道:“算了吧,我可不想欠下那么多情债,万一你哪天心情不好,把我杀了,老子可就亏大发了。”
“你……”
她有些失望,又想对我动手。
“省省力气吧!你看你现在的鬼样子,身上刀伤比老太太皱纹都多,我才不会喜欢你呢!”
说着,我继续想办法,怎么对付夏三刀。
说真的,我一看到她躺在床上的样子,就想起昨晚,我灵魂出窍非礼她,当时她的xiōng嫩极了,就像果冻一样,如果能再吸一次就好了。
我脑袋里浮想翩翩,却就在这时,我一拍大腿,骂道:“妈的,我早怎么没想到呢!”
“你想到什么了?”
她也是一愣,见我一惊一乍的,十分好奇。
“记得我昨晚隐身的状态嘛?你说我要是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狼堂,把他的脑袋拧下来……”
我越想越刺激,这世上修炼者可不多,就算他有强悍的刀法,也架不住我偷塔啊!
“这……还真是个好办法!”
她也很惊讶,我昨晚那妖术,可不是一般人能学会的。
想到这儿,我心神笃定,呆坐在椅子上,而此时,我的灵魂又出现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