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污文下面吃樱桃不准掉*跪在地上被主人扇耳光

更新时间:2020-11-30 09:07:55

老张心里就有数了,这小妮子,果然还是找来了,老张白天给她姐妹俩检查的时候,就预料到了。

“你咋来了呢,这么晚了,什么事?”老张挠挠头,打量一下王小妮。

这姑娘连内衣都没穿,就一条薄薄的裙子,依稀可以看见酥胸,朦胧的灯光下,显得格外性感撩人。

“张医生,人家那里很不舒服呀,都怪我姐姐,不让我听你的,我现在很难受。”王小妮咬着嘴唇,显得很害羞。

 文学



老张笑了笑,这姑娘还是很聪明很有心的。

“好啊,既然你来找我,说明你比你姐姐有觉悟,你们晚上是不是又做了那样的事了?”老张问道。

“嗯呀,你怎么知道呀,张医生,简直羞死了。”王小妮非常脸红。

“我是医生,自然知道一些的,很正常啊,不过你来找我的话,就好说多了。”老张笑呵呵的,让王小妮躺下来。

“张医生,我这个要怎么治疗?”王小妮问道。

“我之前不是和你说过了吗,你们姐妹俩互相亲热,就是互相伤害,必须要找男人解决你们的身体问题,尤其是你姐姐,比你还严重,你比她要好点。”老张让王小妮把两腿分开,他帮忙检查。

王小妮心跳加速,脸颊发热,痒酥酥的,张开腿,眼神有些迷离。

“张医生,可我们没有男人呀,我姐也不让人来提亲,更不让我去见别的男人,我平时只在家里呆着,偶尔去地里做点事。”

老张点了点头,说道“没事啊,你现在可以重新找啊,村里的男人还少了吗,再说了,你们姐妹俩那么漂亮,很多男的都很喜欢你们呢。”

“是吗,张医生,真的假的呀,太好了呢,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找,我也不认识别的男人,只认识你一个,你看看,要不然,你帮帮我?”王小妮眼神里透着期待。

老张有点意外,没想到,她这么容易就上钩了,还主动的要投怀送抱了。

不过,老张还是假装很严肃,说道“要我帮你也没毛病,只是,你不可以胡思乱想,毕竟我是在给你治病,而不是在占你便宜,你要是心甘情愿的话,我现在就帮你治病了。”

“好呀,好呀,张医生,我马上配合你,太谢谢你了。”王小妮娇羞不已,却是很开心。

毕竟她这个毛病,折磨了她好多天了,一直都不舒服,现在应该可以好了的。

老张看着她雪白娇嫩的身子,非常冲动,慢慢的把她的衣服领口解开了,王小妮的酥胸顿时弹跳出来。
陈二听说村里人都来了,而且老张说的好像是真的,有点紧张了。

这玩意村里人发现,他在侮辱阿丽,可不得了。

只好放开了她,指着阿丽说道“臭娘们,今天算你运气好,改天再收拾你,暂时先放过你。”

“二哥,那我们就让她这样走了,她不会到处去说我们的事?”一个小伙子有点担心。

“没关系的,她不敢说,这可是关系到她的名声问题,再说了,她就算说我们也不承认,快点,让她滚吧。”

陈二打开门后,把阿丽推出去了。

阿丽哭哭啼啼的,连忙捂着胸脯跑了,衣服都碎了,出去后,她一下又撞在老张的身上了。

这次,阿丽没有骂老张,而是抱着他委屈的哭了起来。

老张把他的衣服给她穿上了,给她擦了擦泪水,安慰道“没事就好,我们快走吧。”

老张把阿丽带到了他的诊所去,给她倒了一杯水。

“谢谢你了干爹。”阿丽很清楚,今天也没有发火,要不是老张的话,她已经被强行的侮辱了,那她连死的心都有了,以她刚烈的个性,真的会去自杀了算了。

“没关系的,我给你检查下,伤着没有。”老张的语气中透着关心。

阿丽也感受到了,但是老张才碰到她,就被她反手给扭住了胳膊。

老张差点就倒在了地上。

“我说你这孩子,真是的,能不能消停一点啊。”老张哭笑不得。

“我不是故意的,我是本能的反应,干爹,你没事吧。”阿丽也很不好意思,放开了老张。

“你不让我检查就算了,这么大的反应做什么呢,真的是。”老张揉了揉胳膊。

阿丽有些脸红,说道“干爹,这件事,你一定要替我保密啊,别告诉我爸爸,还有其他人,否则的话,我真的是没脸见人了。”

“我当然是不会随便说了,不过,难道你就想这样算了吗?”老张问道。

“那要不然怎么样,我的确很不服气的,改天我遇见陈二我打死他,他还欠我家里钱,必须要还。”阿丽气呼呼的。

“你不可以鲁莽行事,他那样的二赖子,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你跟他用狠的没用,必须用计才可以让他害怕的,要不然,他肯定会报复你的。”老张说道。

阿丽想了想,说道“那你有什么好办法吗,有计划跟我说说看。”

“这个,很简单了,你过来,我跟你说一下。”

老张如此这般的和阿丽谈了谈,她离的很近,身上的女人的香味,让老张有点心动。

他朝她胸前看了看,还真有点想捏一下。

但是现在不是时候,老张下决心了,迟早要征服这一匹烈马,让她臣服在怀里,那样的感觉肯定是别有一番滋味的。

“好呀,那我听你的,我这就去办。”

“嗯,小心点啊,一定要演好戏。”老张拍了拍她的肩膀。

阿丽点点头,又去找陈二了。

陈二还在家睡懒觉,午饭也没有吃,但是他闻到了香味,接着有人敲门了。

“睡在,门没有关,自己进来吧。”陈二打着哈欠,睁眼瞥了一下,有点惊讶,因为他看见阿丽提着东西进来了。

“你个小丫头,还敢来啊,你是不是找死的?”陈二好笑道。

“我家里人要我来的,二哥,你就行行好,把我的钱还了吧,这是我妈给你做的吃的,这里还有酒,现在我们家很困难呀,我希望你可以帮帮忙。”阿丽把酒菜拿出来,放在陈二面前。

陈二很意外,不过他已经经受不住酒菜的诱惑了,连忙开始尝了一点。

“好吃啊,你早这样,老子还会考虑下,还钱给你们家,这就对了是不是,态度好点,现在我才是大爷。”陈二喜滋滋的,边吃边喝。

阿丽假装很委屈很无奈的样子,揉了揉眼睛,说道“二哥啊,那你是打算还了吗?”

“还,还个球啊,老子没有钱,输光了,要不然这样,你跟我一块喝酒,晚上陪我睡一晚上,然后我考虑下,怎么弄点钱还给你?”陈二吃的满嘴流油,伸手去抱阿丽。

阿丽假装很害羞,连忙后退,她现在正想打陈二满地找牙,但是她知道,现在打了他也没用,说不定他还会找人报复她,所以还是要听老张的办法,按照老张说的去做。

“我,我走了,算你狠。”阿丽急匆匆的跑了。

陈二很得意的笑了笑。

“小丫头跟我斗,你还嫩了点,傻样,居然还送这么好吃好喝的给我,真不错。”

陈二很快吃了个酒足饭饱,随后又躺下美滋滋的睡。

可是才睡了一会儿,他就感到头疼欲裂,肚子里面好想刀子在割似的,满地打滚的乱喊乱叫起来。
老张很是自豪的笑了笑,他原本身体就很好,如今拥有了王娇娇这样的年轻姑娘,他自己都觉得年轻了很多,自然而然的,也就更加猛烈了。

看样子,王娇娇还是很满足的,他帮她把衣服穿好了,顺手又捏了她的酥胸几下,笑了笑说道“怎么样,现在你了解男人的身体,是不是多了?”

“嗯呢,亲手感受过了,脑海里的印象就深多了,画起来的话,应该会更加容易吧。”王娇娇点点头。

“那就好,现在,你再试试看。”

老张也穿好了衣服,王娇娇凭着想象力,在画纸上作画。

她的确觉得好像比以前要容易了许多。

正在投入的时候,王富贵又开始催了。

王娇娇只好打开门,王富贵狐疑的看了看里面,也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只是王娇娇的脸蛋还很红,是刚才激情过后留下来的。

“妹妹你这是怎么了,发烧了吗?”王富贵问。

“没,有点热吧,哥你怎么那么烦人,老是打扰人家。”王娇娇嘟着小嘴。

“不吃饭啊,就知道学习?快点走,我让村里的小馆子弄了很多好吃的,给你补一下。”王富贵拉着她的手。

“张医生也一块去呀。”王娇娇连忙回头喊老张。

“我就不去了吧,你们自己吃去。”老张摇摇头。

“去嘛,我待会儿还要找你学习请教呢。”王娇娇的样子,完全是在撒娇。

王富贵也说道“对啊,一块去喝两杯吧,我待会儿有事情跟你说。”

老张也不好推辞,跟着去了。

王富贵家里条件好,吃饭的时候自然也舍得花钱,点了满桌子大餐,香喷喷的,还拿了一瓶好酒来,请老张喝酒。

“你听清楚了啊张医生,我这妹妹很聪明也很漂亮,而且勤奋好学,我给她报名了一个比赛,全国性的,你要好好的教她,如果她拿了大奖回来,我就给你也奖励,我天天请你吃美味佳肴。”

王富贵哈哈的笑,又给老张满上了。

老张点了点头,看了看王娇娇,两个人对视,含着甜蜜的情意。

“这个你放心吧,我会的。” 从这天开始后,每次老张有空,就会去王娇娇家里,两个人关上门,除了研究如何作画,就是研究一下彼此的身体,自然是有很多的乐趣,而且越来越默契了。

老张不但得到了欲望上的满足,王娇娇的画作水平也越来越高了。

这天上午,老张刚采药回来诊所,看见门口有个人等着他。

仔细一看,是冯大壮的女儿冯婷婷,她看起来有些着急,非常不安,左顾右盼的。

“找我有什么事吗?”老张喊道。

冯婷婷看见老张后,有些欣喜,立刻说道“张医生你可算回来了,我还是为了我弟弟的事情来的,你快去帮忙看看他吧。”

原来是为了冯小壮,那个傻子,老张叹口气,总不能坐视不管吧。

虽然他知道,冯小壮的病,不是一天两天可以治好的,但是作为一个医生,肯定不能袖手旁观。

跟着冯婷婷一块朝她家里去,老张闻着她身上女人的香味,有些心动,她走路的时候,挺翘的屁股非常诱人,老张暗想,要是能够从她后面占有她,肯定是特别爽的事情。

来到了家里后,冯小壮在家里玩呢,他不停的傻笑,或者哭闹,和小孩子差不多,甚至还不如小孩子的智商。

“张医生,你看看吧,我弟弟现在好像变严重了,吃了药也不怎么管用呢。”冯婷婷担心的说道。

老张仔细的检查了一下,点点头,说道“他这个情况,是急不得的,必须要慢慢来,搞不好,还需要去做手术呢,我是建议,去大医院,检查一下,毕竟这个地方,没有仪器。”

“什么,这也太麻烦了吧,还要去城里,很不方便吧,而且好像还需要不少钱吧。我家里可拿不出来,再说路程太远了,带着他去不方便。我爸爸现在都不怎么想管他了,哎,提起来我弟弟,我爸爸就很生气。”冯婷婷忧心忡忡的。

“那也只好慢慢的治疗了,我给他吃点药再看看吧。”老张开始配药了。

冯婷婷想了想,说道“有没有什么药,让他别那么闹,多睡会儿的,你是不知道,他现在可闹腾了,动不动就乱来,砸东西啊搞破坏,家里的碗都被他砸完了。”

“这个是当然有的,我看着办。”

老张继续调制着一些药物,递给了冯婷婷,让她帮忙,给冯小壮吃下去。

冯小壮很快就睡着了,变得安静多了。

冯婷婷也是安心不少,立刻给老张道谢,要拿钱给老张。

老张示意不要了,准备走的时候,冯婷婷拦住了他。

“张医生,关于我怀孕的事,我还是希望,你可以帮我检查一下看看。”

老张一听来劲了,看着她美妙的身材,当然很想帮她做了,又可以欣赏她丰满的身材,这可是个大好事啊,
“别吵了,你知不知道,我都是为了你?”

莫晓梅立刻推开他的手。

“为了我,张医生,什么意思呀。”

“你难道不知道,为了给你排du,我被感染了,你看我这里,都肿了,你没发现吗?”

老张干脆把他的那根东西展示给莫晓梅看,假装问心无愧。

莫晓梅一愣,想了想,好像有道理。

这大山村里很封建,莫晓梅只见过小男孩的下面,非常的细软,像老张这样粗大的她还是第一次见。

被老张这样忽悠,她居然认同了。

“哎呀,对不起张医生,是我害了你,那可怎么办?你会不会也死了。”莫晓梅眨着单纯的大眼睛。

“当然了,我这要是不排du,我也会死的,哎。”老张假装很难过。

“那你要怎么排du?”莫晓梅问。

“这个,恐怕需要你帮忙,不知道你是不是愿意。”老张开始循循善诱,他知道莫晓梅被骗着了。

“你说,张医生你帮了我,我应该回报你的。”莫晓梅立刻说道。

“有个办法,非常见效,就是用你的嘴巴帮我消肿排du,轻轻的咬着它,很快它就会好起来的,但是你一个年轻姑娘,恐怕不合适,还是让我死了算了吧。”

老张说完故作悲伤,捂着额头,坐下来叹气。

莫晓梅一听,很快说道“你不能死的,你死了,我也就没人救了,张医生我帮你就是了。”

老张没想到莫晓梅居然同意了,他刚要说什么,莫晓梅居然蹲在了他的面前,张嘴就去含着他两腿间的那根东西了。

但是莫晓梅显然没有经验,而且老张的那玩意实在是粗大的很,她张嘴试了几下没能成功。

老张连忙扶着,让她用手握住,教她该怎么做。

“嗯,我知道了。”

莫晓梅再次张开小嘴,伸出舌头,朝老张那里慢慢的添了起来。

当莫晓梅含着老张的那东西后,老张只觉得浑身一阵酥麻,如同电流一样,从她那温软的小嘴里传遍了他的全身。

很湿滑很舒服,虽然她没什么经验,牙齿弄的他有点疼,但是特别的刺激。

老张看着她被塞满的小嘴,爱抚的捧着她漂亮的脸蛋,伸手在她的酥xiong上揉搓起来,他自己快乐的哼出来了,闭着眼很享受。

“张医生,你怎么了,我弄疼你了吗?”

莫晓梅吸允了一会儿后,发现老张那里还是粗大肿胀的,她有点急了,轻轻的吐出来了。

“没,没有,很好,你可以继续呀。”老张很享受这种乐趣。

“人家嘴巴都酸了,可你也没有好啊,是不是没什么用,我根本不会,都怪我笨。”莫晓梅居然自责起来。

老张本来就是yu火焚身的,被她这样用嘴弄了会儿,他越发的想得到莫晓梅了。

望着她两腿间,那粉嫩的地带,含苞待放,他很想去做她第一个男人。

“那个,你也别急,其实吧,还有个办法,不过你可能会有点疼,不过,这个办法呢,可以让我们俩都康复好起来,我也不会肿了,你那里也不会yǎng了。”

老张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好呀,那你不早说呢,该怎么做呢?”

莫晓梅很开心。

“是这样的,我这东西,要放在你的身体里。”老张说道。

“这样呀,那怎么放进去,你这太大了,放我哪里?”莫晓梅感到很不解。

老张让她把两腿张开,指着她两腿间那条rou缝,说道“就是放在这里面就好了。”

“啊?可人家这里这么小,而且是尿的地方,你不觉得脏了吗,怎么能放的下嘛。”莫晓梅越发的不解了。

“为了治病还嫌脏,那我怎么做医生,所以我说有点疼,你要忍着点,慢慢的就放进去了。”

老张越说越xingfèn,已经忍不住挺着那东西,在她两腿间磨蹭了。

“嗯,那好,我们试试吧,你要轻点。”

莫晓梅红着脸,把两腿张开了。

老张激动的快要bàozhà了,立刻搂着她的两腿,慢慢的把那东西对着她的两腿间rou缝,缓缓的向里面挺入。

“啊,疼,好疼的,张医生你弄疼人家了。”莫晓梅娇羞的轻声叫了起来。

“你忍忍,你看看,你这里更湿了,说明排du效果很好,再坚持一下马上就会好的。”

这个节骨眼上,老张可不想停下来,继续哄着她。

莫晓梅咬紧嘴唇,额头上的汗水打湿了乌黑的发丝,她疼的把眼睛闭上了,两手紧紧的抓住老张的胳膊。

老张非常xingfèn,莫晓梅的下面那么紧,可能是他的太大,加上她全身发抖,他好不容易才进去了一丁点,莫晓梅立刻张着小嘴娇喘起来。
老张出门后,可没有走远,他在附近转悠了一圈。

天黑黑的,虽然有星光有月光,可是也没什么好看的,都看习惯了。

一想到苏希儿在院子里洗澡,老张就有点躁动不安的。

要知道,老张这里,还是第一次有女人洗澡呢,平时他洗澡的时候,在院子里站着,就幻想着要是有个女人陪着自己一块洗该多好呢。

现在,终于来了机会了,老张还是想去看看。

纠结了一会儿,老张告诉自己就看那么一眼。

苏希儿的皮肤那么水嫩那么白,脱了衣服肯定是特别的好看性感吧。

越想,老张越是躁动不安的。

他慢慢的来到了墙头,透过石头缝,朝院子里瞧过去。

原本,老张以为会看见一个绝美的年轻女人光滑的酮体呢,没料到,苏希儿居然磨磨蹭蹭的,连衣服都没有脱,还慢悠悠的,拿着毛巾在洗脸呢。

老张有点心急如焚了,这姑娘,怎么这么慢啊,她不是热吗,怎么还不洗还不脱呢。

苏希儿这会儿的确是很纠结,以前在城里生活,总是用热水器,泡着浴缸,还有沐浴液香喷喷的,这里什么条件呀,周围黑漆漆的,还那么安静,又空荡荡的。

她不好意思脱衣服,只能沾着一点的水,慢慢的擦着身上,还时不时的警惕的朝四周看,生怕有人在偷窥她呢。

老张就纳闷了,不过他觉得迟早,苏希儿会脱的。

正等的着急呢,老张发现另外一头墙壁有动静,隐约发现有个人在爬墙。

老张一愣,他妈的,这半晚上谁来这里,莫不是小偷啊。

老张悄悄的摸着一根棒子,慢慢的走过去。

那人探头探脑的,刚要爬上墙壁,就被老张抓住了,扯着腿直接拉下来了。

那人刚想叫,被老张捂住了嘴巴,立刻摁在了地上,就狠狠的砸了一棒子,头破血流的。

老张摸出打火机一看,这家伙,不是村里的那个光棍汉吗?

老张把光棍汉拖到远远的,指着他说道“你个兔崽子,大半夜的来我家里偷东西啊?”

“哎呀,饶命,张医生,我实在是穷的厉害了,想抽烟喝酒,没钱买,我就寻思着,来你这里拿点药,去买了换钱呀。你就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光棍汉哭丧着脸开始求饶。

老张咬了咬牙,说道“你是不是蠢啊,这药是随便乱买的,万一吃的人中毒了怎么办,你还是给我省省心吧,以后不许来了。”

“哎,好的,我晓得了,我不敢了以后。”光棍汉很害怕,准备跑。

老张又拦住了他,说道“等会儿,你站住别动。”

“又怎么了啊,我都认错了。”光棍汉胆战心惊的。

老张说道“我问你,偷了几次了?还偷别人家里东西没有?”

“偷了隔壁的一只鸡,还有几家的菜园子和西瓜,张医生就这些了。”光棍汉如实交代。

老张点点头,说道“以后别偷了,这些钱,你拿着用吧,我要是见到你再这样搞,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然后报警送你去坐牢,告诉村里人打死你,知不知道大家最恨小偷了?”

光棍汉差点就哭了,非常感动,居然给老张要跪下去了。

“你真是个大好人啊,我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呢。”

老张扶着他,说道“好了行了,都是男人,你不必要这样,你知错就改就没问题。”

“哎,张医生,为了报答你,我有一件好事,想告诉你,不知道你是不是有兴趣。”光棍汉忽然转过身来,笑了笑。

“你有什么鬼好事,别不安好心了。”老张板着脸。

光棍汉却是压低了声音,附在老张耳边,小声的嘀咕了几句。

老张听完后,倒是很惊讶,疑惑道,“你说的都是真的,没有骗我?”

“我怎么会骗你呢,这样的好事,我可不告诉别人,也是你对我好,我才跟你说呢。”光棍汉非常诚恳。

“你小子,我不信,反正我现在也没事,你带我去看看?”老张推了推他。

“好,没问题,你跟我来。”光棍汉立刻在前面带路,老张跟了上去。
当老张透过门缝看向房间的时候,顿时热血沸腾的,睁大眼睛屏住了呼吸。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