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美女老师吸我奶_和女朋友闺蜜一起四飞

更新时间:2020-11-25 09:24:54

 荷花顿时满脸通红呼吸急促,小~嘴微微张开,“嗯!那就,不弄其他的。”

 

李响正要把手伸进裤子里面的时候却听到小院围墙外面一阵摩托车的声音响起。

 

“松手,老赵回来了,赶紧松手。”

 

荷花猛然一怔,赶紧将他的手推开,一边朝着院子大门方向吆喝道:“老赵,去买两**二锅头回来招呼招呼李响。”

 

老赵在一进村的时候就听说了自己儿子被李响给救了的事情,于是也不墨迹,把摩托停下,说道:“好嘞,你让李响等着,我去去就回来。”

 

听着他远去的声音,荷花小手拍了拍胸口,转而朝着李响狠狠的翻了一个白眼,说道:“下次可不许这样。”

 

李响却不以为然,既然老赵去了杂货铺,自然要几分钟才回来,于是伸手进去在她那一片沼泽地面胡乱~揉~捏了好几次才走到一边洗手。

 

荷花一脚踢在他的屁~股上面,轻声骂道:“你个小坏蛋,真是色胆包天。”心中却感觉到从来未有的一种刺激感让她回味无穷。

 

老赵原本就是一个妻管严,向来都听老婆的吩咐,这次也没有例外,更何况李响还是他家的救命恩人呢。

 

走到杂货铺买了两**二锅头回到家里。

 

为了感谢李响,他一个劲的敬酒,没一会功夫就喝趴下。

 

李响不得不把他弄到房间睡下。

 

“你家老赵也够沉的,压在你身上受的了不?”李响将老赵放下,一边喘气一边说道。

 

“我送送你。”荷花把被子给老赵盖好,快步走出房间随手把房门带上。

 

李响也喝的有了七分醉意,转身就把荷花给抱在怀里一阵乱~摸。

 

“你干嘛啊,老赵还在家呢。”荷花拼命挣扎,生怕老赵醒转过来,扭头望着房门,听着里面的动静。

 

“老赵已经睡了,摸几下就走。”李响声音压的很低,做贼心虚的他自然也怕给老赵知道。

 

一双手却是很不老实的伸进了荷花的底~裤。

 

荷花似乎已经被挑逗的有些难以自拔,站立不住一头倒向板壁。

 文学

 

“呯!”

 

脑袋撞着板壁让她回过神来,抓着李响的手,轻声说道:“你混蛋,不要了,都流水了,我会受不了的。”

 

“妈妈!”

 

一个房间响起狗娃的声音,让她赶紧推开李响朝着房间走去。

 

李响也被这声音清醒了过来,快步走出院子。

 

或许是因为喝多了,回到家中的他脱掉衣服一头倒在床~上就呼呼大睡。

 

话说小芸回到家里之后,父母二人也知道她被李响救了的事情,但毕竟女儿被人给嘴对嘴的人工呼吸,吴雄很是不爽却又没有办法,谁让人家李响把人给救活了呢。

 

但他也没有来给李响道谢,毕竟女儿被人给占了便宜,让他觉得脸上无光。

 

桃香也不敢来李响的家里,生怕上次在树林里发生的事情再度发生。

 

两人合计一番之后就让小芸一人提着一些东西和一条香烟来感谢李响。

 

小芸回家之后就为了不被父母骂,于是埋头做作业,此时的她正在读高中,自然有些暑假作业。

 

直到吃完晚饭之后,小芸才提着东西来到李响家。

 

李响家住的是个茅草棚子,年久失修,外面用竹子围着一个小院。

 

“李响哥,李响哥。”

 

在院子外面叫了几声没有人回应,于是走进小院推开房门。

 

“怎么回事,这么重的酒精味。”

 

小手在鼻子边扇动了几下之后,借着灯光看到李响赤着上身穿着一条黑色四角底~裤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那小帐篷更让。小芸顿时目瞪口呆。

 

天啊,怎么会这么长,比我们家那头大水牛的还要长。

 

她偷看过父母的那一幕幕画面,自然也见过男人的那个玩意,但却是第一见到这么大这么长的玩意。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她不知所措呆在原地。

生长在农村的她打小也见过公牛趴的母牛身上不停的折腾,更是偷看过隔壁父亲房间的那一幕幕画面。

 

如果做长辈的能够检点一些又或者把女儿安排在另外一个房间或许也不至于让她春~心蒙动。

 

此时的她将东西缓缓的放下,轻轻的靠近床边,想要近距离看看男人的那个玩意到底有啥不同,到底为什么会让女人如此的疯狂。

 

一米,一尺,十公分。小芸呼吸急促面红耳赤,忍不住的想要伸手去摸上一把。

 

右手颤抖着伸了出去,心脏似乎都要蹦跳了出来。

 

十公分,五公分,一公分。

 

只差一公分就要碰到,小芸却突然把手给收了回来。

 

不行,万一李响哥哥要是是醒了过来,那我不是羞死人了吗,传出去我还怎么有脸见人。

 

不能这么做,看看就可以了,绝对不能这么做。

 

可他明显已经睡着了啊,又没有人看到,摸一摸也不打紧。

 

混蛋,你想些什么呢,纸包不住火,万一被人看到了怎么办

 

小芸内心深处两个不同的声音在不停的翻滚。

 

终于,她咬了咬下唇,伸手把一边的毛毯给李响盖上。

 

动作虽然很轻却把李响给弄醒了。

 

缓缓地睁开眼睛,看到她满脸通红的站在床边,李响揉了揉眼睛,说道:“小,小芸,你怎么来了。”

 

小芸猛然一怔,退后两步,吞吞吐吐的说道:“我,我是特地来感谢你的,这些东西是我爸妈让我带过来的,还有一条精品白沙。”

 

李响瞄了一眼桌上的东西,转而看了看她那紧皱的模样,说道:“你慌里慌张的干嘛呢,我又不会吃了你。”

 

“既然东西送到了,那我回去了。”小芸不敢多呆,转身跑着出去,留下一股清幽的体~香在房间飘荡。

 

李响长长的吸了一口带着体~香的空气,哇晒,好香啊。

 

他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身上的毛毯是小芸盖的,于是穿好衣服随便吃了一些东西坐在院子里面乘凉。

 

眼中闪过小芸离开的那个背影,不由的扯出一丝诡笑,小丫头片子,虽然还没发育完全却还长得有模有样的。

 

点着她送来的香烟,不由的想起张全给自己说过的那些话,摇了摇头望着夜空遥远的地方。

 

吴雄其实为人还算不错,并没有做一些太出格的事情来,只不过那次出手实在是重了一些,但就算这样,也是张全自己惹的活,谁让他偷看人家媳妇洗澡又被人抓个现行呢。

 

张全正在被窝里面和老婆商量着借种的事情。

 

昨天晚上喝多了并没有谈及此事,今天特地没有喝酒,在被窝里面摸着老婆的身体,一边商量。

 

莲芳一边喘*息一边把老公的手放入自己的两腿之间,享受着自己男人的抚摸。

 

这么多年了,她都是这样用自己男人的手过着这样寂寞的日子。

 

发泄~了一番之后,莲芳委屈的说道:“老公,不是我不答应,可这事情我真的一时半会,我真的接受不了,等过些时间再说好吗,要不我们去领养一个成不。”

 

张全知道这事情及不了,于是也不再相劝,继续用手掏弄了一番发泄一下心中的冲动之后才缓缓睡去。

 

这一切被躲藏在外面的李响听到。

 

乖乖,看来这莲芳还真的是个妇道人家,宁愿被老公用手弄都不愿意给自己弄,难道我真的长得很丑吗?

 

带着一丝不爽,悄悄的离开,转而走向吴雄的家。

 

哪知道今天吴雄的家里并没有开灯,应该是桃香来大姨妈了,无奈之下只能回到在家家利睡觉。

 

第二天一大清早,李响就把昨天放的渔网和虾笼给收了回来。

 

或许是很多年没有人打渔的原因,这次收获还真不错,满满一个脚盆的河虾足足二十多斤,还有大小河鱼十几斤,这要带到城里去,光河虾都能卖个二百多块。河鱼已经受伤,带回城里说不定就死了,死的河鱼不怎么好卖,于是将河鱼清理了一番之后用食盐处理好晾起来,准备拿一些给刘能家里还有狗娃家里,其他的都做成干鱼。

 

整理一番之后,带上二十多斤的河虾和几斤河鱼来到狗娃的家里,想要借他家的摩托车去一趟城里把河虾给卖了。

 

“哟,李响,运气这么好了,这都二十多斤河虾,可卖不少钱呢。”

 

老赵正要出门,看到他提着这么多东西不免一阵哈哈大笑。

 

“赵老哥,这河鱼给孩子吃。”李响随手把河鱼递给老赵,接着说道:“那个赵哥,能不能借你的车用一下,我去把河虾给卖了。”

 

老赵将河鱼放到脸盆当中,瞄了一眼他身上的河虾,眼珠子转悠了几圈,暗自思索道:这可是二十多斤河虾,如果我以一斤六块的价格收了,回到城里最少卖个十块一斤,这么一个来回就能赚到八十多块,运气好还能赚到一百,多好的生意,不赚白不赚。更何况让他骑着我的摩托车,万一路上翻车了我还得给他买一副棺材多不划算。

 

于是拍着他的肩膀说道:“李响老弟,要不你看这样行不,你把河虾卖给我,六块一斤,当面数钱一分不少。”

 

李响眉头一皱,心中一万匹草~泥~马奔过,这河虾在城里最少都能卖上十块一斤,二十多斤就是二百多块,可老赵这王八蛋竟然要赚我这么多钱,他娘的真不是个东西,老子昨天才救了他儿子的命今天就要赚老子这么多钱,好歹也少赚一点啊。

 

但他却没有一丝办法,没有摩托车,这三十里的山路带着河虾到城里,这么一个大热天,半路上河蟹都会发臭。

 

无奈之下不的不说道:“那行,当面点钱。”

 

过称之后,足足二十五斤,六块一斤一共一百五十块。老赵乐呵呵的把钱点给李响。

 

李响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把钱点了一遍之后收好,说道:“那就谢谢赵老哥了。”

 

老赵把河虾装在摩托车上骑上摩托一边说道:“明天的时候早一点,全部都给我,当面数钱。”

 

说完打响马达离开小院。

 

“喂,老赵,吃了早饭在走。”荷花快步走出厨房,但已经看不到摩托车的背影。

 

刚才的事情她当然听到清清楚楚,但她知道老赵也是为了给家里多赚一点钱,于是朝着李响说道:“李响兄弟,我家老赵一个来回的山路也不容易,还要耽误大半天时间呢,你担待一些。”

 

李响看到她只穿着一套睡衣,胸口纽扣都没有扣,隐隐看到里面白花花的一片,不由的想要冲过去捏上一把。

 

“李响哥哥,你的鱼好长啊。”狗娃不知何时已经提着自己刚才递给老赵的一条小鱼在脸盆旁边玩耍了起来。

 

“狗娃要喜欢吃哥哥每天都给你送几条过来,哥哥打的鱼都很长。”

 

李响淡淡笑了笑,转而朝着荷花轻声说道:“其实我的那个比这条鱼还要长。”

 

荷花猛然一怔,回头望着那条小鱼,只见那条小鱼足足十五公分长。回头撇了他一眼,打趣的说道:“小犊子,难不成你那家伙有一尺长啊,真要有这么长,我现在就给了你。”

虽然没有一尺长,但肯定比你家大水牛的还要长。”

 

“吹吧你,德行。”

 

“哟,大清早的研究什么长短啊,李响,你该不会是说你那玩意有一尺长吧。”门口突然响起王婶子的声音让他两人一阵尴尬。

 

李响原本还想趁着老赵不在家多呆些时间,看到是王婶,打趣的说道:“王婶,我要真有这么长,你是不是给我蜂蜜吃啊。”

 

“哈哈哈,李响,别说是一尺长了,你要有二十公分长,老娘的蜂蜜让你吃个够。”王婶子一边说着一边挑着担子走向远处。

 

李响快步走到大门口,朝着她的背影大声叫道:“王婶,记住你说过的话,可别后悔啊。”

 

“得了把你,回去找你家凤仙吃蜂蜜,要多少有多少。”

 

村里的人都喜欢拿他跟凤仙说事,虽然李响并没有和凤仙在一起,但两人走得很近,而且李响每次都和凤仙到城里运货,不由的让村里的人说道了起来。

 

李响和凤仙都没把这些事放在心上

 

听到他刚才的话,荷花正欲进厨房的脚步立刻停了下来,朝着李响远去的背影笑道:不会吧,这小子难道真有这么长。

 

春~心荡漾的她忍不住想要看看李响的那玩意到底有多长,可人都已经走远了只好等着下一次机会。

 

李响不敢久留,生怕再被人给撞上,于是回家煲好一大锅鱼汤装在保温盒里面带上一些新鲜的河鱼朝着刘能的家走去。

 

凤仙正在哥哥家里洗被子看到李响提着东西进来,勉强的笑了笑,“李响,你能不能别去河里打渔。”

 

李响没有回答,将保温盒递给他,说道:“这是我煲的鱼汤给刘哥的,你也喝一点,看把你累的,憔悴了好多。”

 

伸手摸了摸凤仙的留海。

 

这些天,凤仙为了哥哥的病四处托人打听寻找乡间名医希望能治疗好哥哥的病,但好几个民间医生过来都是束手无措。因为没有钱去大医院,不得不在家里养着。其他的都没有问题,就是那玩意似乎失去了男人应该有的功能。昨天嫂子都在她面前哭诉让她茶不思饭不想夜不寐的,黑眼圈都出来了,担心哥哥的家庭会因此破裂。

 

看到李响如此情义还煲汤过来,凤仙一时忍不住掉下了几滴眼泪。

 

李响心疼的差了她眼角的泪水,说道:“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我现在开始赚钱了,今天一天早上就卖了一百五十块呢,等我赚够钱就把刘哥带到城里大医院住院。”

 

凤仙心中一阵欣慰,按理来说刘能跟他只不过是一个村的人,并没有什么亲戚关系,虽然之前刘能对他不错,他也没有必要这样做。李响之所以要这么做明显是为了自己,这她自然明白。

 

温馨的笑了笑,说道:“那个我哥哥在山坡上还放了一些套,你要是有时间就去看看,别让套上的野鸡野兔给被老鹰给叼了去,可惜了。”

 

“厄行,我休息一下就去。”李响并不想马上就离开。

 

好久没有见到凤仙,那悠悠的体~香让他很是不舍。

 

“哟,是李响兄弟来了啊,怎么还带这么多鱼来。”刘能的媳妇牡丹扛着锄头走向大门,一边说道:“凤仙我去地里了,家里你照看一下。”

 

望着她离开的背影,李响隐隐觉得有那些地方不太对劲。

 

按理来说老公都伤成这样了,牡丹应该满脸忧愁才是,这么好像就是那天受伤回来的时候哭哭啼啼的,现在怎么好像是满脸春*光呢。

 

疑惑的眼睛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半天想不出所以然。

 

“看什么呢,这可是我嫂子,。”凤仙朝着他翻了一个白眼。

 

李响委屈的撇了撇嘴,“你别误会,他是你嫂子也是我嫂子,我怎么能有这心思,只是我总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又说不来为什么。走吧,去看看刘哥好些了没。”

 

说完进屋看望了一下刘哥。

 

刘哥也是个苦命的人,不知道为什么到现在都还没有留下个儿子女儿,孤独一人躺在床~上,面色似乎有些难看。

 

昨天晚上的时候,他就听到这里发生过一阵子争吵,果不然,原来桌上的一些东西没了,应该是小两口吵架摔坏之后清扫掉了。

 

“那个刘哥,你放心,等我赚够钱我就带你去大医院,保证把你的病给治好。”

 

刘能苦笑了几下将自己放在山上的套的具体~位置告诉李响,让他代管一下,要是没时间就把套收回来。

 

李响聊了几句之后转身离开,他真不想看到一个大男人躺在床~上这样过下半辈子。

 

刚才在路上的时候就听人说,刘哥可能下半辈子得躺在床~上过日子,这让现在还五官完整活泼乱跳的他后背都冒出一阵冷汗。

 

人这一辈子短短几十年,要真是变成这样,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难怪昨天晚上他们小两口要吵架,恐怕是牡丹觉得日子过不下去了要走人了。

 

想到这些,李响不禁想到了张全的媳妇莲芳,哪怕是自己老公成了太监都不离不弃的伴随在老公身边,这两人的差别可真的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回到家带上柴刀点着一支烟走向山坡。

 

按照刘能交代的地点,李响收集到几只山鸡,只不过都已经被套死,拿回家清理之后烘烤成腊鸡味道也还不错。

 

于是带着几只山鸡往回走,刚刚走到一块玉米地,却听到玉米地里面传来一阵阵娇~喘的声音。

 

“快点脱,我都等不及了。”

 

“你猴急个鸟啊,反正那该死的老鬼下半辈子都不能动了,今后我就是你一个人的了”

 

一阵阵男女交~欢的声音让李响忍不住好奇的循着声音摸去。

 

没多久,就看到两个人光溜溜的趴在玉米地里面疯狂的战斗。

 

你妹啊,这不是吴雄吗,还有那女人不是刘能的老婆牡丹吗,他们俩怎么搞一起了,该死的,自己老公都躺床~上了还在外面偷人,真他奶奶的不要脸。

暗自骂道了几句恨不得立刻冲上去。

 

内心的冲动让他忍不住的想要扑上去将吴雄按在地上狠狠的痛揍一顿。

 

但他却又想要继续观看下去,平时的他只有在晚上偷看到吴雄和桃花的那一幕幕画面,如今大白天的看到这一幕幕,如此清洗的画面让他有些不舍得打断。

 

可好景不长,五分钟不到的时间就让趴在牡丹身上的吴雄气喘吁吁的败下阵来。

 

牡丹虽然有些不满,但毕竟不是在屋里也不敢玩的太过,所以四周瞄了几眼生怕有人看到,也赶紧穿衣服。

 

此时的李响这才看清楚牡丹的身体,那雪白的肌肤、曼妙的身姿,看的他口水都差点掉了出来。

 

你丫的,难怪吴雄会对她如此着迷,这身材这脸蛋一点都不输给桃香。

 

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李响暗自骂道:“你妹啊,老子都还没有看过瘾了就这么没了,真他娘的不爽唉,要是有手机多好啊,把画面录下让这两个家伙吃不了兜着走,哼。”

 

但他现在加上家里的积蓄总共的家当都还没有五百快,一台手机都要一千多呢,还有他还得赚钱给刘能治病,这一千多块他还真的有些不舍得。

 

直到他们走开很远之后,李响才缓缓爬起,继续朝着村子走去。

 

刚刚没走多远,却看到桃香在里面采摘玉米棒子。

 

此时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多,太阳火辣辣的照射在地面让他汗水直流,薄薄的衬衫已经布满了汗水。

 

“桃香,还没回去吗,太阳都晒头顶了。”李响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心中暗自骂道:你丫的,老婆在辛苦的采摘玉米棒子,老公却用自己的棒子在插别的女人,这他娘的什么世道。

 

于是放下手中的山鸡,帮着桃香采摘玉米棒子,时不时的偷看她那敞开了几颗纽扣的衣领。

 

“李响你回去吧,不用了帮忙了,过一会我就回去。”桃香似乎有些想要避开李响一边说着一边走向一边。

 

不走还好,这一走就穿进了深处。

 

李响跟着走了进去,将玉米放在他身边的背篓里面,故意说道:“我去一边方便一下,别偷看啊。”

 

“谁要偷看了,我可是过来人,什么鸟玩意没看过,稀罕。”桃香满脸通红的说道,但眼神却是斜着望向李响的背影。

 

心中长长的叹了几声之后不舍的将目光收回。

 

可让两人没有想到的是,旁边不远的地上还蹲着一个女人。

 

桃香并没有注意到,但李响却已经看到了。

 

只见不远处跟着桃香一起来踩着玉米的小芸正蹲在地面尿尿,两腿之间被李响看个透彻。

 

李响张开嘴巴正要大叫却看到小芸把手放在嘴唇上面做了一个收声的动作。

 

小芸这么小的年纪自然不想被别人知自己在尿尿的时候被李响看到,说出去还不的羞死人啊,更何况李响也不是有心要偷看,只不过是碰巧而已。

 

一双眼睛望着李响都不舍得把目光离开。

 

李响尴尬的把裤子拉链拉上,转而说道:“那个我去上大号,你先走吧。”

 

说完朝着深处走去。

 

桃香小心脏‘呯呯’直跳,生怕他又弄出什么幺蛾子,赶紧带上背篓急匆匆的回家,甚至连女儿都忘记叫上。

 

李响并没有走远,看到她离开之后径直朝着小芸的方向走去。

 

小芸看到他走向自己,顿时不知所措。

 

李响虽然有些好*色但他也知道小芸只不过还是个未成年的小女孩,就算心中浴火烧身却也不敢对她怎么样,

 

蹲在她身边轻声说道:“小芸,今天的事情能不能保密。”

 

小芸原本还以为他现在过来是要来威胁自己又或者是要来强~暴自己,哪想到是来请求自己。

 

眼珠子转悠了一圈,诡异的说道:“行,那你的答应我三个要求我就保密。”

 

“小丫头片子毛都没长全鬼名堂倒还挺多。”

 

“谁说我毛没长全。”小芸撅起小~嘴,低头看了一下自己那稀疏的毛发不由的撇了撇嘴,说道:“你要是不答应我就说出去,说你偷看我,当着我妈妈面前尿尿,看你以后怎么有脸见人。”

 

李响一脸无奈,赶紧说道:“行,行,我答应你,什么条件都答应你,说吧到底是哪三个条件。”

 

“嘻嘻,暂时还没想到,等我想到了我自然会来找你。”

 

小芸猛的站起穿好裤子,朝着他挤了挤柳眉诡笑了几下之后转身跑开。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李响顿时傻眼了。

 

乖乖,这他娘的怎么被这小丫头片子给耍了。

 

如果小芸要是成年女孩,说不定他会毫不犹豫的摸上几把,可她还只是个孩子。

 

一脸无奈的他突然发现地面有一些野兔的粪便,于是就地安装了几个套,看看能不能套一只野兔尝尝。

 

收拾好一番之后,才带着山鸡回到刘能的小院。

 

牡丹看到他提着几只山鸡回来,忍不住的快步过来将山鸡接住,小手有意无意的摸了一下李响的手背。眼神带着一丝妩媚。

 

李响猛然一怔,该死的,这臭婊~子难不成觉得吴雄的战斗力不够喂不饱,转而想来打我的注意。

 

回过神来笑了笑,说道:“嫂子把这两只都修了吧,留着烤成腊鸡味道也不错。”

 

四周瞄了一眼没有看到凤仙,于是问道:“凤仙看店铺去了吗?”

 

“嗯,她去店铺了,你先歇着,我去给你做中饭。”

 

牡丹瞄了一眼李响那高高~凸起的裤*裆忍不住的转身偷偷的笑了笑走进厨房。

李响原本想回家吃饭,但回去还得自己动手,倒不如就此留下蹭一顿中饭,反正现在肚子正饿的咕咕作响呢,随即走到洗澡房冲洗身上的汗水。

 

所谓的洗澡房也不过是一块布帘子遮挡的一个茅草棚,微风吹过都能看到里面的样子。

 

不过这洗澡房毕竟在院子里面,不进院子也没有外人看到,更何况李响一个大男人,别人看了也无所谓。

 

尽情的享受着冷水的淋浴让他舒爽不已。

 

牡丹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阵水花落地的声音赶紧拿着一些红薯走出厨房蹲在地上削红薯,一边斜着眼睛望着那随风飘动的门帘。

 

忽隐忽现的望见里面李响的身体,忍不住的咽了好几次口水。

 

李响并没有注意到她在偷看自己,冲洗完之后走出洗澡房才发现她蹲在厨房边削红薯。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牡丹回家之后就洗澡换了一套短裙,双~腿敞开,一阵微风吹过,裙子里面那一片风景被李响看的清清楚楚。

 

如果换成是别的女人恐怕李响都会忍不住的多看几眼。但她是刘能的媳妇,是凤仙的大嫂,李响还想把凤仙给娶了呢,于是点了支烟把头扭到一边说道:“嫂子,饭好了没有,要是没好我回家去吃。”

 

“好了,早好了,我一回来就做好了,走我们去厨房吃饭。”

 

牡丹拍了拍手带着李响走进厨房给李响盛饭。

 

李响饿得有些难受顿时狼吞虎咽了起来。

 

突然,李响感觉到一只脚触碰到自己的大~腿在大~腿上面缓缓的摩擦让他那好不容易睡着的小老弟猛的醒转过来。

 

或许是早有预谋,牡丹在李响进厨房的时候就把厨房门关上,厨房里面发生什么事情外面的人都无法看到。

 

李响吃饭的动作猛的一下停顿,虽然他怜悯刘能不想跟这个牡丹有所瓜葛,但那只腿竟然伸到他的裆~部让他好不容易熄灭的浴火再次燃烧了起来,任随那只腿在自己身上磨蹭。

 

牡丹见他满脸通红的低头吃饭,于是胆子更加大干脆从对面的座位换到李响的身边,朝着李响的耳朵吹了口气,轻声说道:“是不是很爽啊,想不想继续。”

 

李响顿时懵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牡丹却是嘻嘻的笑了笑,抓~住李响的左手伸进自己的衣服里面放着自己的胸脯上面。

 

“怎么样,比凤仙的大吗?”

 

李响哪里受过如此惊心动魄的刺激,第一次被女人主动要求自己,让他都感到一丝羞愧。

 

但这一丝短暂的羞愧立刻被心中的火焰所淹没。

 

管他娘的呢,是她勾*引老子,又不是老子勾*引她,送上门的不要白不要。

 

把心一横干脆将牡丹紧紧的抱住,一双大手肆意放纵了起来。

 

“李响,你回来了吗?”

 

院子里面传来凤仙的声音,让两人赶紧分开。

 

“我在厨房吃饭,你吃了没有。”李响赶紧跑到橱柜边拿出一**二锅头猛喝了几口。

 

凤仙推门而入,不好气的说道:“大白天的吃个中饭都关着门,不嫌天气热吗?”

 

李响转身拿着酒**嬉笑道:“我这不是怕你看到吗,就只喝了一小口而已,真的只喝了一小口。”

 

快步走了过去,凤仙把酒**抢到手中,“还说只是一小口,看你脸都红成什么样了。以后来我家一口酒都不许喝,下午你还要去打渔,喝多了掉河里怎么办?”

 

一双眼睛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李响一阵尴尬,却又暗自欢喜凤仙这么关心自己。

 

打渔放网都是下午的时候去河里把渔网和虾笼放进河中,第二天早上取出渔网和虾笼,这些事情凤仙又怎么会不知道。为了安全,凤仙不让他中午喝酒也是有道理的。

 

“你们俩吃吧,我去看看刘能,顺便给他喂点中饭。”牡丹不想被看出什么来,赶紧端着饭碗快步走向刘能的房间。

 

李响陪着凤仙吃完中饭之后就回家睡觉,直到下午四点多才带着东西走向河边。

 

“李响,等等。”就当他快要开船的时候,张全快步跑来。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李响有些心虚的说道,生怕他要求自己去帮他整蛊吴雄。

 

张全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喘了好几口气,四周瞄了几眼发现没人,于是轻声说道:“上次跟你说的那事过几天就办。”

 

李响虽然敢下河打渔下河救人,但毕竟有还是有些胆虚,更何况一个不小心就成了帮凶,眼珠子转悠了几圈,说道:“你老婆答应了?”

 

“这,这个倒还没有,不过这事情急不的,得慢慢来。”

 

“那我可不干,等你老婆哪天答应了我在帮你,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条件,我总不能白白帮你的忙。”说完,李响用竹竿把船撑开。

 

张全无奈的说道:“行,我今天回去再给她说道说道,你等我好消息。”

 

望着远去的背影,李响暗自骂道:“等你个鸟蛋,这么好的媳妇非要送给我弄,真是不知好歹。”

 

良久,李响把渔网和虾笼全部放好之后正欲划船回家却听到船舱当中传来一个声音。

 

“李响哥哥,快进来。”

 

回头一看只见小芸不知何时出现在船舱里面,把他吓了一大跳。

 

小船后面的船舱上面架着一个破旧的鱼棚,是为了避雨用的,小芸知道李响下午肯定会划船出来打渔,于是就隐藏在船舱当中,直到这个时候才现身。

 

“小芸,你搞什么名堂。”李响瞄了几眼发现这里已经离村庄很远,周周也没有人,于是钻进船舱鱼棚。

 

船舱很小,两人就这么对面坐着,悠悠的体~香让李响心中一阵荡漾,那玩意忍不住的将裤*裆撑起一个高高的帐*篷。

 

小芸诡异的笑了笑,说道:“李响哥,还记得你答应过我的事情吗?”

 

“鬼丫头有事就说有屁就放,天快黑了我还得回家做完饭的呢。”

 

小芸的目光落在李响的裤*裆上面,羞红着脸蛋咬了咬下唇似乎做出很大的努力才开口说道:“第一件事情就是,就是,你让我摸一下那个地方。”

 

“啊!”李响的脑袋嗡嗡直响,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小芸这丫头竟然会提出这么一个要求。

 

他真还以是不是自己耳朵听错了,嘴唇颤抖了几下问道:“小芸,你说什么呢,你才多大啊。”

 

小芸撅起小嘴,说道:“那你不答应也行,我们孤男寡女的坐在这里,传出去,我爹也不会就这么放过你吧。”

 

李响顿时傻眼了,这小辣妹,还真会玩火,我他娘的就算不想答应也不成,她要是回去告诉吴雄,我说不定不就成了我们村第二个太监了吗?

 

不行,我连媳妇都还没娶呢就成了太监多亏啊。

 

可她还小啊,万一我控制不住,唉

 

望着李响那呆呆的模样,小芸开始笨手笨脚的解开他的皮带。

 

“不是,小芸,能不能啊!”

 

原本想要换一个条件却感觉到一只细小的手掌已经握住自己的。。。

“李响哥,舒服吗?”小芸学着桃香的动作。

 

小芸也是第一次触摸男人的那个玩意,春~心萌动的她轻声说道:“是不是很爽啊,要不你也帮我~爽一下吧,那里好~痒,帮我弄弄。”

 

李响的手情不自禁的撩起她的裙子,只见那白色的蕾~丝花边底~裤早就浸~湿~了一片。

 

乖乖,这才多大的女孩啊竟然会这样,太早熟了吧。

 

原本今天已经经历了一次次惊心动魄的画面之后就让他有些控制不住,如今小芸主动要求,他又怎么还控制得了。

 

左手摸着小芸的大~腿只觉得那大~腿光滑无比,细白柔嫩。

 

浴火焚烧让他完全失去了理智,顺着大~腿摸~到底~裤里面。

 

小芸依旧将研究闭上顺势倒在李响的怀里,一边说道:“李响哥哥,用点力,好舒服。”

 

李响哪里还抵抗的了,嘴唇忍不住的亲吻在小芸的嘴唇上面,尽情的享受小芸嘴唇和香舌。

 

没过多久,指尖小芸身体一颤,随后无力的倒在李响怀中。片刻后,才满面通红的说道:“不好意思李响哥哥,我刚才过头了,不过真的好爽,我们再来一次。”

 

李响舔~了舔嘴角的蜜~汁,弯腰走出船舱去洗脸,一边暗自嘀咕到:他娘的,这也太浪费了吧,下次带个**子来打包回去吃。

 

刚刚把脸洗好却听到河边远处传来一阵阵女人的声音,似乎是桃香看到女儿这么晚了还没回家在四处寻找。

 

“完了,我妈妈在找我,赶紧划到岸边我从玉米地回去。”

 

小芸已经听到声音,穿好衣服爬出船舱催促了起来,一边用河水清洗自己的那个地方,生怕留下太重的味道。

 

“蹲下,别让你~妈看到。”李响做贼心虚赶紧把她按下,接着划船到岸边送她上岸。

 

小芸急匆匆的跑向玉米地,生怕被人看到。

 

李响一边划着船一边回味着刚才的那一幕幕惊心动魄的画面。

 

他娘的,只差一点点就吃到玉蚌了,太他娘的扫兴了。

 

点了支烟悠悠的抽着,寻思着回去怎么把凤仙给弄了,这么憋下去,可不是办法。

 

随即加快了速度,朝着村边码头划去。

 

终于,来到岸边,却看到桃香还在不远处呼喊。

 

快步跑了过去,李响朝着他说道:“别叫了,刚才我看到小芸好像在河边的玉米地里面,应该快回来了吧。”

 

“那你怎么不把她带回来,这天都快黑了,要真出了什么事我怎么跟他爹交代。”

 

桃香满脸愁云,但看到远处小芸跑来的身影,不由的舒展了柳眉迎了上去。

 

李响也不敢多呆径直朝着店铺走去,一边琢磨着怎么把凤仙给弄了。

 

走到杂货铺,李响扫了几眼没有看到凤仙,于是叫道:“凤仙姐,凤仙姐。”

 

“怎么回事,这店铺还开着呢,人去哪里了。”一边嘀咕一边走进后面的小院。

 

刚刚走进小院,只见凤仙晕倒在地上。

 

“风仙姐,凤仙姐。”快步走了过去,用手在她鼻子边试了一下,试探到还有呼吸赶紧掐着她的人中穴。

 

没多久,凤仙缓缓的睁开眼睛,问道:“我怎么会躺这里。”

 

“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李响双手合十拜谢了一下老天,一把将她抱起。

 

“李响,你要干嘛,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抱你上床~上去睡觉。”

 

“你个混蛋,我是你姐,放我下来。”

“啊!”李响的脑袋嗡嗡直响,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小芸这丫头竟然会提出这么一个要求。

 

他真还以是不是自己耳朵听错了,嘴唇颤抖了几下问道:“小芸,你说什么呢,你才多大啊。”

 

小芸撅起小~嘴,说道:“那你不答应也行,我们孤男寡女的坐在这里,传出去,我爹也不会就这么放过你吧。”

 

李响顿时傻眼了,这小辣妹,还真会玩火,我他娘的就算不想答应也不成,她要是回去告诉吴雄,我说不定不就成了我们村第二个太监了吗?

 

不行,我连媳妇都还没娶呢就成了太监多亏啊。

 

可她还小啊,万一我控制不住,唉

 

望着李响那呆呆的模样,小芸开始笨手笨脚的解开他的皮带。

 

“不是,小芸,能不能啊!”

 

原本想要换一个条件却感觉到一只细小的手掌已经握住自己的那只大鸟。

 

“李响哥,舒服吗?”小芸学着桃香的动作开始掏弄了起来。

 

生疏的动作虽然有些笨拙,但李响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被女人这样玩~弄那只大鸟。

 

顿时让他满脸通红呼吸急促,一双眼睛望着小芸那羞红的脸蛋发呆。

 

小芸也是第一次触摸男人的那个玩意,春~心萌动的她轻声说道:“是不是很爽啊,要不你也帮我~爽一下吧,那里好~痒,帮我弄弄。”

 

李响的手情不自禁的撩起她的裙子,只见那白色的蕾~丝花边底~裤早就浸~湿~了一片。

 

乖乖,这才多大的女孩啊竟然会这样,太早熟了吧。

 

原本今天已经经历了一次次惊心动魄的画面之后就让他有些控制不住,如今小芸主动要求,他又怎么还控制得了。

 

左手摸着小芸的大~腿只觉得那大~腿光滑无比,细白柔嫩。

 

浴火焚烧让他完全失去了理智,顺着大~腿摸~到底~裤里面。

 

“啊!”

 

小芸身体一阵颤抖,让李响赶紧把动作停下。

 

“别停啊,继续,舒服着呢,继续,对,就这样,李响哥,你是不是经常这样摸女人,凤仙姐是不是也被你摸过了,还有我妈桃香你也摸过吧。”一阵阵酥~酥~麻麻的感觉让她说话的声音断断续续,却又想借着说话来转移自己的尴尬。

 

“没有,你是我摸过的第一个女人。”李响狡辩道,另外一只手却已经将小芸的身体抱住,伸进衣服里面抚摸着那一个小小的馒头。

 

小芸依旧将研究闭上顺势倒在李响的怀里,一边说道:“李响哥哥,用点力,好舒服。”

 

李响哪里还抵抗的了,嘴唇忍不住的亲吻在小芸的嘴唇上面,尽情的享受小芸嘴唇和香舌。

 

小芸顿时变得疯狂了起来,抓~住李响的右手加快了速度。

 

李响干脆将衣服撩起一口咬在左边那馒头上面的红枣上面。

 

“啊,轻点,轻点。”

 

李响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在她身体上面肆意轻吻,享受着光滑白~嫩的肌肤。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日思夜想的想要和女人发生的事情竟然会发生在小芸的身上。

 

耳边响起小芸那轻声的呻~吟。

 

“快点,去吃我的蜂蜜,流好多了别浪费。”小芸这些话自然也是偷听到的。一边说着一边把自己的底~裤退下。

 

只见那稀疏的草丛已经一片湿~润,看的李响好一阵激动,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多少年来,他梦寐已久的想要吃到的蜂蜜就在他的眼前,而且还是一个雏的蜂蜜。他做梦的的时候都想着要吃人家的蜂蜜,可如今真的就在自己的眼前,而且是那么清晰。

 

那白~嫩,那粉红,那稀疏的茅草,那清幽幽的蜜~汁,带着一阵处~女的体~香和淡淡的腥味让他忍不住的张大了嘴巴迎了上去。

 

“噗呲!”

 

一棍清泉喷射在他的脸上。

 

“好舒服,太舒服了。”躺在下面的小芸身体一阵颤抖,说道:“不好意思李响哥哥,我丢了,不过真的好爽,我们再来一次。”

 

李响舔~了舔嘴角的蜜~汁,弯腰走出船舱去洗脸,一边暗自嘀咕到:他娘的,这也太浪费了吧,下次带个**子来打包回去吃。

 

刚刚把脸洗好却听到河边远处传来一阵阵女人的声音,似乎是桃香看到女儿这么晚了还没回家在四处寻找。

 

“完了,我妈妈在找我,赶紧划到岸边我从玉米地回去。”

 

小芸已经听到声音,穿好衣服爬出船舱催促了起来,一边用河水清洗自己的那个地方,生怕留下太重的味道。

 

“蹲下,别让你~妈看到。”李响做贼心虚赶紧把她按下,接着划船到岸边送她上岸。

 

小芸急匆匆的跑向玉米地,生怕被人看到。

 

李响一边划着船一边回味着刚才的那一幕幕惊心动魄的画面。

 

他娘的,只差一点点就吃到玉蚌了,太他娘的扫兴了。

 

点了支烟悠悠的抽着,寻思着回去怎么把凤仙给弄了,这么憋下去,可不是办法。

 

随即加快了速度,朝着村边码头划去。

 

终于,来到岸边,却看到桃香还在不远处呼喊。

 

快步跑了过去,李响朝着他说道:“别叫了,刚才我看到小芸好像在河边的玉米地里面,应该快回来了吧。”

 

“那你怎么不把她带回来,这天都快黑了,要真出了什么事我怎么跟他爹交代。”

 

桃香满脸愁云,但看到远处小芸跑来的身影,不由的舒展了柳眉迎了上去。

 

李响也不敢多呆径直朝着店铺走去,一边琢磨着怎么把凤仙给弄了。

 

走到杂货铺,李响扫了几眼没有看到凤仙,于是叫道:“凤仙姐,凤仙姐。”

 

“怎么回事,这店铺还开着呢,人去哪里了。”一边嘀咕一边走进后面的小院。

 

刚刚走进小院,只见凤仙晕倒在地上。

 

“风仙姐,凤仙姐。”快步走了过去,用手在她鼻子边试了一下,试探到还有呼吸赶紧掐着她的人中穴。

 

没多久,凤仙缓缓的睁开眼睛,问道:“我怎么会躺这里。”

 

“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李响双手合十拜谢了一下老天,一把将她抱起。

 

“李响,你要干嘛,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抱你上床~上去睡觉。”

 

“你个混蛋,我是你姐,放我下来。”

刚刚走进房间却看到凤仙已经起床。

 

“凤,凤仙姐,你醒了啊。”李响尴尬的说道。

 

“呃醒了,我去方便一下。”凤仙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说道:“你先回去吧,太晚了免得人家说闲话。

 

原本她已经睡熟,但李响触摸在她那个地方的时候就醒转了过来,正享受着李响手上的动作却被老赵那家伙给打断。不过这样也让她有些忍不住的想要去上厕所。

 

此时的她已经不能在让李响留下,万一老赵那个老奸巨猾的东西见到李响没有出门说不定又会传出什么流言蜚语出来。

 

李响捎了捎脑袋,“那行,我先回去了,厨房还有绿豆汤,你多喝点,明早我再来看你。”

 

带着满脸的失落走出凤仙家的大门朝着自己家的茅草棚走去。

 

凤仙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心中一种空虚,如果老赵没有来,也许今天晚上她就会装着一直睡下去,让自己放纵一次,可事与愿违,她只能把这机会留到下一次。

 

走出大门没多远就看到老赵在一个黑暗的墙角抽烟。

 

“嘿,老赵,你怎么还没回家,不怕你家荷花被人给偷了吗?”李响带着一丝不爽的说道。

 

“偷你个大头鬼啊,我就防着你这家伙是不是来偷我家荷花。”老赵快步走了过来朝着他的屁~股踢了一脚,转而搭着他的肩膀说道:“怎么样,爽不爽。”

 

“滚犊子,小心哪天我把你家荷花给爽了。”李响开玩笑的说道。

 

老赵狠狠的拍了一下他的脑袋,说道:“吹吧你,老赵我借你两个胆不过话说回来,李响你这么快就出来了,该不会是被人家踢下床了吧,哈哈哈!”

 

“滚,回家抱老婆去。”李响心中一肚子火没地方发泄,将他推开一边走向自己家。

 

老赵朝着他狠狠地翻了一个白眼,喃喃自语的说道:“小王八犊子,真不知道凤仙看上你哪一点,竟然能让你上她的床。”

 

回到家里李响才发现自己还没吃晚饭,不得不热了点剩饭吃下。

 

吃完饭,趁着夜黑,李响率先~摸~到的房间后面。

 

“疼,我不玩了!”

 

里面传来莲芳的一阵阵痛苦的声音,透过窗户,依稀看莲芳被绑在床上,而他男人手里正拿着根粗大的胡萝卜。。。。

 

“老婆,昨天跟的说的事咋样了,这都又过一天了。”

 

“还是,过几天再说吧,求你住手,我真不行了”

 

在几年之前,还是一个人人口中的好男人好丈夫,虽然有一点好~色,但好多女孩都挣着想要嫁给他,可哪想到被吴雄打残之后竟然变~态到如此地步。

 

还有那个吴雄,下手也太狠了,好端端的一个男人竟然被他打成了这个德行,现在还背着桃香在外面偷女人,还是偷刘能的老婆,这他娘的也太不要脸的。

 

回想到自己和牡丹的那一幕幕,一个巴掌拍在自己的脸上。

 

该死的,我怎么会那么冲动呢,还有你,小老弟,下次给老子老实一点,绝对不能够碰牡丹,那可是刘能哥的女人,也是将来我的嫂子。

 

不知不觉中来到王婶家的门口。

 

“啪!”一盆冷水泼在他的身上。

 

“我去,王婶,你搞什么,想帮我洗澡也要先帮我脱衣服吧。”李响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迹,香香的带着一些洗发水的味道。

 

扭头望去,只见王婶披头散发站在大门里面,简直就像鬼片中的女鬼一样。

 

看的李响眼珠子都快冒了出来。

 

“妈呀,鬼呀!”

 

王婶正在洗头,也没注意到大门外面有人,随手一泼哪想到竟然泼到李响的身上。

 

看到是李响,王婶不但没有道歉反而嬉笑道:“小犊子想老婆想疯了,走路也不看着点走,小心真的遇上女鬼吸光你的阳气。”

 

李响刚刚跑出几步,听到声音,赶紧有快步走了回来,推开篱笆门,低头望着王婶,不好气的骂道:“王婶,人吓人吓死人的,你的陪我精神损失费。”

 

“你个癞皮狗,别以为我家没有男人就好欺负,老娘可不是好欺负的,还精神损失费呢,老娘陪你站着说话都觉得腰疼。”

 

“要不我帮你按摩按摩。”李响一边说着一边把手伸了出去。

 

王婶一个粉拳落在他的肩膀上面,骂道:“好你个小犊子,老娘的老豆腐你都要吃,看不把你给剁了。”

 

李响也不示弱随即靠近王婶的耳边轻声说道:“王婶,你还记得你白天说的话吗?”

 

“白天,白天我说什么了。”话音刚落,王婶猛然一怔,目光落在李响的裤~裆上面。

王婶眼睛一亮,转而轻声说道:“你小子是不是想媳妇想疯了,一个凤仙都不够吗?”

 

说着快步走到大门口东张西望,回头看了看李响,心中顿时犹豫起来。

 

王婶家距离李响家很近,几乎只隔着两道篱笆墙,距离其他村民的房子却有些远。

 

此时已经快十点,其他村民的灯都已经熄灭,整个村庄就只剩下她一家的灯还亮着。

 

王婶走了回去,一边说道:“那个李响,刚才是婶子不好,我去给你烧水你去把衣服拿过来换一下,别感冒了。”

 

李响正愁着要回家去烧水呢,于是笑道:“这还差不多,烧热一点。”

 

王婶心中七上八下走进厨房烧水,心中犹豫不绝。

 

她的老公死了五六年,自己也没有儿女更没有改嫁,因为她没有生育能力,这事情早就被很多人知道,因此就算她想要改嫁也嫁不出去。

 

就这样,她一个女人生活了五六年的时间。

 

好几次她也发现板壁下面有一双贼眼在偷看自己在。

 

她知道这个人就是李响,只是没有揭穿而已。

 

这几天因为来了才没有看到李响来偷看自己。

 

白天听到李响和荷花在说什么一尺长的事情才故意说出那些话出来。

 

今天更是有意无意的朝着李响泼了一盆水,就是想要看看李响那玩意到底有没有他说的那么长。

 

嘿嘿,这小犊子就是不知道给不给力,不会只有几分钟的时间吧。

 

心中挣扎了好几次之后暗自嘀咕了一番,眼中甚至闪过李响趴在自己身上翻云覆雨的一幕幕画面。

 

“好了没有。”李响已经拿了一套衣服走进厨房。

 

“好了,原本我就烧着一锅热水呢。”

 

李响瞄了一眼她那有些发红的脸蛋,故意说道:“王婶,我刚才在路上摔了一跤,右手还疼,要不你帮我擦擦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