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宝贝别流出来堵住&用跳跳蛋折磨女人

更新时间:2020-11-24 13:50:43

突如其来的暴喝,那男人吓了一跳,停下了急切探索的双手。立马回头看我


但是当时他在门边的角落里,他还没有反应过来,邱七就用力捶打在他的头上。


可能下手敲得有些狠厉,他立即捂住了它的猪头在地上叫唤。但是一个那么雄壮的男人,这点都禁不住也太特么弱了,邱七一阵不屑蔑视,嘴里讥讽的冷哼一声。

 文学


他矫情的反应过来,邱七蔑视他,心里立即燃气熊熊怒火,“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瘪三,还对我动手,你知道我是谁吗?”


“不好意思啊,我是真不知道你是谁?也没空跟你废话。”


紧接着邱七又是用力的一脚踢了过去,招呼了一下那男人的下边的那位。他立即痛苦的咿呀叫唤起来。


“怎么那位,声音叫唤的挺好听啊,比那边美女叫的好多了。”邱七逼近他,看着他全身光着的身子,一边出言挑拨。


那男人感觉他像是要把他吃干抹净不留渣,疼的蜷缩在角落里害怕的不敢动弹。


另一边,刘岚已经被药效折磨到不行了。它的衣服到现在全部被撕开了,露出大片旖旎的春色,看过去“处处”动人。


她的小手用力揭开了她的裤子,正要往她的底裤里面探去,让他突然想到刚刚那个男人说这是刘岚的初夜。


就是第一次啊!他可不能就这样让她把自己毁了。这是手指啊,这样是多大的损失啊,这样后面她会后悔死。


邱七立刻抽出他往里探的玉手,阻止了这场啼笑皆非的灾祸。她纤细的手指上还粘黏着一些,从她身上流出的那一摊春江池水的粘液。


看起来还是这么诱人,邱七立刻咽了咽口水。这女人真的是水做的啊!比章青青也不为过。肌肤雪白稚嫩,顺滑无比。


他不做多想,这女人要是再这样下去,他也该出事的控制不住他自己了,但是他也不能趁人之危在这里就把它办了。


把自己的外套覆盖在她身上,立马抱起她就往外走去。所幸今天是周一,所幸极限运动场也没有什么人。


这场闹剧也没有人知道,刘岚此刻浪荡的模样也没有被人瞧见,人们以后看到她还是昔日女神的模样。


但是秋七身上是真的受不了了,香软满怀。一路上抱着的怀中人还如此不安分的去勾住他的脖子,扯他的衣服,娇艳欲滴的粉色玫瑰唇还执着的想要吻他,可是身体疲软的绵绵无力。


他加快脚步把她放进自己车里,系好安全带准备发动车子。这女人还是一直不安分的动来动去,这特么开车呢不要命了吗。邱七火气就上来了。


可能觉得他是救命稻草吧,一直往他身上凑,手还不断的抓着他的衣领,摸索着它的脖子、胸膛、那红唇啄在他的耳际,心说这女人的瘾是真的大啊,又有情趣会玩啊。


他实在是没有办法好好开车,他怕他一个激动误把刹车当油门,一脚踩过去和刘岚去往西天极乐世界!


邱七强压身上的烈火,理清思绪,把车开人少的领域,立马下车把关在里面。


当他下车之后,他从车窗上看到车里的女人疯狂的造作着,比之前在他车上更加疯狂肆虐。


像是脱了缰的野马欢脱肆无忌惮,就连车子都震动起来,原来一个人也可以做到这样啊。


邱七佩服了,发出叹息后摇摇头。


这女人现在的样子真的是让人疯狂啊,邱七靠在车边,不再朝车内看去。他怕自己忍不住上车作出一番让人震撼的大事件来。

虽说是四周僻静,但是也有一些住户来往经过。


一个当地的大妈,提着菜篮从激烈运动着的奔驰车旁走来。


看到里面不停的震动,凭借徐娘半老的丰富经验来看,里面肯定是在做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奇妙男女之事。


“你们这些年轻人啊,精力可真是旺盛啊!但是能不能注意些影响啊。”


邱七以为她嘟囔说一句嘴后就会离开可是她这时又爆出一句:“这里虽是政府三不管的穷僻地带,但是还有我们这些住户呢,就这么不放在眼里吗。”声音提的老大。


可是里面那匹脱缰野马,还在里头撒着欢呢,哪会理她。看着自己被无视了,大妈哼哼一声准备离去。


可当她再往前走近一步,就看到身姿挺拔的邱七站在奔驰车外面,目光懒散脸上很不耐烦呢。


大妈有些震惊,难道他在这里是看守把风的吗?


怀着八卦的心事,走过去和邱七搭起话来:“里面是你大哥吗,折腾的那么欢,让你来把风的,你是他们司机吧?”


听到这个话,邱七嘴角无语的抽了抽,这特么怎么他就成了把风的司机!


不准备和这样的人搭话,无视了这个嘴欠的大妈。


“不过,小伙子你长的可是真帅,阳刚朝气真像某个明星,用他们的话就是小鲜肉啊!”大妈见他不言语,就上上下下的扫视了他一遍,得出这么个结论。


邱七实在是觉得烦躁,转身大步走开。大妈见此就叽叽咕咕离开了。


过了很久的时间,他听到里面的动静终于停了,正疑惑中,里面的人猛敲着车窗。


邱七知道,这死女人终于过了药劲,恢复了神智,冷静了下来。他看到到全身无力瘫软的蜷缩在坐垫上,他打开车门。


在车边立住,没有进去。


看她如此的诱人,他怕他进去就出不来了,又和她纠缠在一起。空气中有漂浮着暧昧的异香极致绽放,车内凌乱不堪。他看到刘岚的衣裤都已经溢出了那一大滩孟浪春水。


半晌,她才开口:“是你,你们是一伙的,凌天那个混蛋!”


明明是我救了她啊!她是瞎了吗?


他进去把身上绑的松开,之前怕她伤害自己特意绑了双手。


“你就庆幸吧,要不是我,你早就被那混蛋操持祸祸了,你不感谢救你,也不要诬陷我啊!”


“你有点脑子就自己看看周围情况。”他不耐烦的道。


刘岚立马朝自己身上看去,衣裤已经凌乱不堪,还留下那滩孟浪。瞬间明白了,羞红了脸,不敢看他。


他知道这种情况下对方肯定是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他上车系好安全带,准备发动车子,看她呆立着,顺手想帮她也系上。


可刘岚蜷缩离的他更远一点,经过了刚刚的刺激,像是很怕他会再次做些什么。


邱七不耐烦道:“你以为我要做什么,安全带!我要是真要你,恐怕现在你会更惨,你还逃的了吗?”


他载着刘岚回了自己外面的公寓,之前他带过很多女人回来过夜,不在乎再多一个。最近都是些什么事情都往他身上沾。


回到公寓,刘岚却不敢进来。


充满警惕和防备的伫立在门口,对他也尤其排斥。他只好软下来安慰这个受伤的妹子。


“现在你这样,别人会怎么去看你呢,去里面换件衣服吧!”


“里面也有一些衣服你可以穿上。”


犹豫了一会之后,因为刚刚那般折腾有一些站不稳了,一个踉跄,邱七立马扶住她进了公寓。


扶着他在沙发上坐下,他又去把水放好,就去衣帽间找衣服。


要说这个衣帽间,本来是没有的,只是前一个女朋友太虚荣,特意央求他给她置办一间,这才有各色时装。


他找了衣服给递给她,让她去清洗。


刘岚的脸又红了,羞愧的对他表示感谢。


邱七打算整理一下这个昔日充满嬉笑暧昧的地方。以往和前女友在这里什么都做过,分开之后他也好久没来过了,所以有些东西还是有些乱。


刘岚洗好澡出来,头发还滴着水滴。


“今日的事情,谢谢你!我知道是凌天那混账做的,你救了我。”她羞声道。


混乱之后,她终于理清事情的真相,没有扣帽子在他身上。


但是刘岚庆幸躲过一劫,现在要面临风险就是他了。


他打的那个小崽子,他家里势力很大,就算报警也用,现在摊上事情的就是他了。


慌乱之中,理清原委。果断打电话给道上朋友,帮忙取证。


让他去刘岚案发现场采集监控录像,还有凌天迷奸刘岚的药品成分,但是他这位朋友,却不买他的账,一直推脱不敢揽下来。


这特么道上的人都还能怂了不成!


邱七火气又上来了,怒骂道:“这件事情要是你不做,或是做不好,以后你就不用和我家来往了,那些私下的交易我也不知道放在台面上还见不见得了光。”

邱七一通威胁大骂,都把对方整的有些慌神了,半晌才缓过来。疑惑的心说,那件事情放不上台面呢。不过最近依靠邱家确实在道上混的越来越开了。


如果不是邱家,他那些勾当抖落出来也不知道够他和那帮弟兄坐几辈子的牢,吃几辈子的牢饭了。


所以他可得罪不起着家里的祖宗!


“是是是,我现在就去派人去办,保证办好,你看是不是可以继续合作,保我无事呢!”电话那人权衡后急忙道。


“行了行了,赶紧去办吧。”


邱七只是装腔作势罢了,也没有真的要他怎么样。


他挂掉电话,懊恼的扶着额头,心说最近都是些什么烂桃花啊,让他身心受挫欲罢不能,现在还诸事不顺。


他想了一下这件事情,要怎么更快的解决,最后还是打了个电话给他的那有权势的老爹。


跟他说了一下发生的这摊子事情,这老爷子别的没啥,就是对他和他母亲特别好,从小时候就一直纵容他。


所以当他一说这事情的时候,还夸他做事有担当,那孙子打的好,保护了人家女孩子,见义勇为值的赞扬。


被他说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急忙打断让他去医院鉴定结果。之后又打了一个电话给自家集团的律师袁微微,约她出来见一面,有事情相商。


这律师袁微微,是一个端庒大方,简约干练的职场女性,一个赋有诗书气自华的才情美女!


这种美女也是独具韵味,对于她邱七也一直存着那种觊觎的心思。


他这里终于处理完了,走近客厅里,刘岚此时穿着他之前女人的长裙,摇曳生姿风情万种。


只不过之前他女朋友偏瘦一点,现在她突起饱满撑起了这件衣服,好像比前女友更适合,各有各的韵味吧!


虽是长裙,但是她确是透视的,借着房间的的昏黄灯光,仔细看可以看到里面隐约的春光乍泄,一直往下是包裹着的大长腿,看的他心神荡漾,恨不能立刻抱着他亲吻她!


可是眼下什么事情都没有处理完,就算他有这个心思,做起来也是会有心无力的,烦忧不断!


见他来到客厅,盯着她看,刘岚有些脸皮薄的地下了头。


后面才缓缓抬头看他,轻声说道:你可以给我找另一套衣服吗?现在有些冷穿着裙子。


邱七无奈的摊摊手,谁叫他前女友挚爱穿小裙子呢!他也没办法啊,只有这套还是不那么裸露的,为了自己不再沉迷于的美色,还特意挑了套里边最保守的了。


“你要是冷,去外面就穿上我的外套,到了车里就不冷了。”邱七温声道。


我简明扼要的跟她说明了去医院的事项。她突然跟我说:“对不起,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被牵扯进来。”


她向我接连道歉,表示愧疚感。


“那现在,你愿意跟我去医院取证检验吗?现在事关重大,必须尽快查清,于我们才有利。”邱七冷静的说道。


“嗯嗯,我知道,所以现在我什么都听你的!”


刘岚也知其中利弊,立马应允的点了点头。


邱七一路极速的开车载着刘岚,去了清水市人民医院。


这个女生还是挺有担当的,毕竟这件事情全是因她而起。


他感觉到现在的气氛过于凝重,刘岚有一些沉默,隐隐还有有些担忧。


所以他立即出声调笑她:“既然我都救你,要不你以身相许,跟我在一起吧!我还会好好待你。”


“嗯?”她对我的话表示很惊讶,随后才反应过来浅笑道:“你认真的吗?说笑了吧!”刘岚羞哒哒的低下了头。


去到医院,找到家里边联系的权威医生,邱七很慎重的用手机拍好取证的全过程。


医生经过检验,终于查出了里面的成分是什么。他立刻记录好。其中的样品是刘岚当时喝的那杯酒。


它是一种相当于麻药的成分,喝下之后人会慢慢的处于麻醉无意识的状态,无论别人做了什么,事后都不会记起来。


这种药还是很不常见的,市面上也是买不到的,属于违禁品一类,调查到有人要是非法使用是要被抓进局子的。


这下又多了一个对方身上的把柄,多了这项罪证,他这种人就算判刑也得多判几年。


不过那混蛋做的还真是滴水不漏啊,看起来毫无破绽,他大概就是没有想到会有人去调查这件事情吧!

同时,医生还让我们去化验了其他一大堆七七八八的东西。这些也被我们一项一项都集齐了,终于查清里面也有催情的效果。


这下凌天迷奸刘岚就有了实质上的罪证,这样一来以后坏人也会得到制裁,还他一个公正。


现在就要看道上那位朋友了,他那边要是把刘岚出事的地方把监控录像什么的调出来,查清楚。


至于取证的过程其实是这样的,场面对于刘岚来说是非常的尴尬至极的,当然邱七是全程拿着手机收录她化验的过程证据。


包括上厕所化验尿液,拿着她的衣裤去医生那里化验啊,一步步下来,刘岚的脸色越来越红火起来,羞燥的一直低着头。


不敢看周围的医生,尤其是他,因为是他用摄像头拍了她在医院的一整个过程。


其实任哪个女人来说都会是这样的,无论是结过婚的还是未婚的,毕竟刘岚还是一个未经人事的花苞少女,这也就不难解释她涨的像猪肝一般的脸色了,娇羞的表情了。


等一切都准备收录完毕,邱七就载着刘岚回家了。


刘岚不断的对他表示感谢,要是没有他,她不知道等待着她的会是什么,是会毁了她。她还这么年轻,人生才刚刚开始……


邱七觉得她一个人居住,一定很不安全,尤其是她现在的住宅,还是处于没有物业和保安管制的闲散住户。


但是一想到,既然这里都冷冷清清安安静静的,也会比较隐蔽,应该也不会有人找到这个地方来找麻烦。


就送她到这里止步回车上了,正当他要发动车子离开的时候,有两个人影从他的车边晃过,鬼鬼祟祟偷偷摸摸的跑向刘岚的那栋楼。


立即想到,可能那两人就是来找刘岚麻烦的也不一定啊。


于是立马发信息,让她从那栋楼的后门绕出来。邱七把车子停到那里,刘岚惊慌失措的钻进早已停在那里等她的邱七车上。


邱七觉得这是一个很危险的地方,万一来找事,那他那么辛苦做的就全白费了,刘岚也可能会被当成人质和筹码,来威胁他。


于是对她说:“这里不安全,你跟我回家吧!这里就不要住了。”


刘岚惊讶回道:“啊……这是为什么呢?”


还为什么呢,真的是,这个女人怎么这么没脑子,肯定是因为害怕凌天那帮人伺机报复啊!邱七心说。


“我认为这里不安全,对方都敢对你使用违禁的药品,肆无忌惮的那么猖狂,无视法纪,背后有人撑腰也说不定,所以我很不放心,你跟我回家吧!”


“你这地方又偏离市区,以对方身份背景,找你也是易如反掌,我不想我辛苦取证,最后大家还白瞎了,惹祸上身。”


邱七挑明其中利弊,直接说道。


“这……去你家不太好吧!”她不好意思的说道。


一时忘记了刚刚跟她说的是回家。


“你可以住在我带你去的那个公寓,那里闲置好久了,再不然你就去酒店住,只是我认为,凭借对方的身份,这一定会被他找到的。”


邱七表示那栋公寓他是不会过去的,是让她一个人在那里居住,这点她可以不用担心。


“那好吧……”为了她自己的安全着想,她还是答应了跟他回家。


他们回去收拾了一下行李回到车上。可是却看到一辆黑色轿车兴冲冲的跑向那栋楼。


随后便下车出来一伙人,往刘岚的楼上奔去。这伙人身形高大,强壮无比,大约有六七个大汉。


我看了看刘岚,她俏丽的脸上写满了害怕担忧、恐惧到无以复加,就要喊出来。


邱七见势立马捂住了它的嘴巴,难以想象那六七个壮汉连着一起欺压刘岚,凌天那人就这样得逞了。


刘岚身处陷阱,后果不堪设想。就她这样的身子,那群人不得把她给生吞活剥了,或者把她给撕个稀巴烂碎,想想那场面他都有一些替她胆寒。


刘岚就更不用说了,美眸睁得像铜铃一般大,因为害怕她还有些瑟瑟发抖,身子蜷缩起来,往她这边靠了靠,像是我可以给她一下安全感的样子。


见她安静了下来,邱七放开了捂着她的嘴巴的手。等时间过了差不多了有个壮汉通报凌天,说刘岚没有在家,凌天怒斥一声,就带着人开车走了。


“你上去看一下吧,东西肯定翻的像遭贼了一样,我可不想再热麻烦。”邱七知道这样置之不理,她的那些邻居肯定会去报警。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早点了结它。


“可是我现在特别害怕,你别走!”她带着哭腔,明显害怕极了,声音也在颤抖着。


她可能也是预见了她残暴的下场,极度害怕和颤栗。


“你别害怕,我在这里,我们一起没事儿!”见到她这样柔弱,他又心生怜惜,温言软语的安慰道。


邱七上楼查看,屋内一片狼藉。她的衣裤被翻倒在地,柜子东倒西歪的,玻璃和镜子也被暴力的砸碎了。


他回到从车上,载着刘岚回了公寓。


一路上刘岚都在恐惧害怕着,邱七注意到她在默默的流眼泪,就是没有发出声音。可见她是极力的忍着不哭出来。


于是,邱七用温柔的语气对他说道:“哭出来吧,哭出来心里会好受一点,没事了,事情我会帮你解决的,你别担心也别害怕。”


“呜呜……哼哼……嗯嗯……”他一说完就立刻大声的哭了出来,像是找到了发泄口,车里都是她伤心的大哭的声音。


邱七看到她这样心里也挺难受的,看着这样的元气美女哭成泪人,他的心里有块地方也是被挠了一下。


她看起来也很让人心动,楚楚可怜啊!让人心疼。


把她送到了公寓,邱七就去找道上的那个朋友了,这件事情也必须去尽快了结才好。


他去找黑子,那位“道上的朋友”。到了两人约见的地方星星茶居。黑子已经在里面等着了。


“邱少,这是你要的监控录像,里面的内容我大概也知道一些了,你要帮那女孩是吗?”


“嗯。”邱七不咸不淡的接了一句。


“邱少,我去调查过画面上的男人凌天,这个人也有一些背景,但是我道上都是通杀的,我帮你去教训他一顿。”


黑子愤愤然的直言,一个混子说的那么大义凛然,让邱七觉得有些好笑。


“嗯,这事情我会全权处理,到这里你已经帮到我了,不用了,谢啦。”邱七回他。


“你在这道上打打抢枪也有好几年了,威望也是有一点。帮我放话出去好好保护刘岚。”


“还有,你努力一把,我说服老爷子给你一个项目,以后在道上好好混。”邱七这算是回报他了。


“谢谢邱少!”


邱七这下立马就往外走去,回了公寓。在他去找黑子之前,刘岚挽着他的手臂央求了他好久,让他回去陪她住。她害怕那群人会再次找他的麻烦。


邱七觉得忍耐了这么久早已经饥渴难耐,回到公寓之后指不定会把她当成宣泄口吃干抹净。


公寓内,一片黑暗未见一点灯光。


邱七刚要开灯,就被刘岚冲过来一把抱住。


“你终于回来了,我好害怕。”她稍稍喑哑的嗓音响起,好像是哭过。


“害怕怎么还不开灯呢!”邱七顺势也自然而然地拥着她入怀,揉了揉对方的头发,她身上还是有些冰凉,让人忍不住要给她温暖。


她应该是刚刚洗过澡,身上沁着些许香味。


鼻尖却刹时飘来一缕淡淡的海棠花香,这香味像清晨的薄雾般轻盈,还兀自沾着些夜里的凉意,世间芬芳多让人迷离,这味道却清正凌冽,教人清醒。


邱七先是一愣,而后顿时僵硬了。


这个海棠花之香,这几天都呆在一起,他再熟悉不过,是刘岚身上的气息,而对于邱七而言,这股气息总是与欲望交缠在一起的。


霎时间,某种根深蒂固的邪念犹如天雷勾起的林火,轰地一声,便窜上了他的脑颅。


这个真的不能怪邱七禽兽,任谁在这样一个幽暗的空间,以前和女人上了无数次床,现在又困在一起,这种感觉真的是难免的。


甭管在床上的是真心还是假意,是出于报复还是出于喜欢,闻到对方身上那股属于情爱的熟悉味道,总归是忍不住要心思荡漾一番的。


何况邱七本身就是个混账东西。


章青青是他的白月光,他是绝对不忍心狠戾对她,不愿意毁的。再说他也没有宣泄彻底。


他就光顾着毁刘岚,只有对着刘岚,他所有的阴暗、骨子里的狂暴,都可以肆无忌惮地发泄出来。


把这个人碾碎,在身下撕扯贯穿,强迫他玩遍所有他绝对不会在章青青身上玩的花样。


现在看到刘岚仰着脖颈,望着他的样子,他就觉得自己快要沦丧成一头只知道饱饮鲜血的恶兽,要把这个女人的喉管咬开,磨牙吮血,嚼烂骨肉。


他不心疼刘岚,他就可劲儿地毁人家。

毁到最后,身体都养成了习惯,只要闻到有女人身上的香味儿,腹中就起火,心就痒,就想把这个人捆在床上操作。


房间里一时静谧,能听到邱七略显焦躁的心跳声。


他知道刘岚的脸就在很近的地方,他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这时候要是一口咬上去,刘岚也必然挣脱不了,但是……


还是算了吧。


邱七抱着刘岚,心里却想着章青青。


看到他这样抱着他没有任何动作,也不出声,怔怔的呆在那里。


刘岚挽着他的指尖垂了下来,带着些赧然,带着些难堪。


怀中人都离开了,邱七才身上觉得空了。他跟刘岚说他要出去解决一下事情,才能尽快的还她自由,不再担忧。


刘岚也只好应允,虽然现在心里也还是怕的要死。但是事情只有解决处理完,才能没有忧虑和负担。


邱七不知道自己明明一身的怒火,但是想了那么多之后,还是没有任何动作去进行这件充满情欲的事情。


他想不通明明可以得到舒缓,却比没有对她下手,明明刘岚都那么主动了。


不作他想,他回到自己家的别墅,跟他家老爷子说了一下现在这件事情的进展,就离开了。


他可不想碰到他那个只会嘲讽奚落它的哥哥,所以他也不愿多呆。


第二天。


他就和律师美女袁微微交谈接下来处理这件事情的一些后续事宜。


这是一家高级会所,他出示贵宾卡进去找袁微微。


袁微微此刻坐在玻璃落地窗边,一边看风景一边等他。


人如其名,微微一笑,笑容倾城,身上却充满职场女性该有的一份沉着和强势,但是在邱七看来是外中强干的,因为无论多霸气的女人,最后都会被他折服。


他从她对面的位置坐下。


“好久不见啊,总经理!”她调笑道。因为挂的职位高,但是他避锋芒,就对集团事务不太插手,老爷子认为年轻人有无限可能,只是还没有收心罢了,任他自由发挥。


“嗯。”他淡淡的附了一句。


“案子我已经知晓,分析的差不多了。只是我有一事不明,你为何一定要利用他归自己所用?”


“就算是对方打落牙齿往肚里咽了,再过来我们这里,只怕也不会屈服啊!”


袁微微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你说到点了,这也是我今天要过来跟你说的地方。”


邱七顿了一会,又接着说道。


“现在局势我们已经掌控了,证据也收集了,是足够把他送进监狱。”


“但是对方的实力也还是有的,最好可以拉过来,至于具体要怎么做,你就不用操心了。”邱七觉得既然这件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不如从中把资源拉过来。


袁微微看着这个从不插手集团事务,在外面只知道沾花惹草的公子哥,说出这番具有野心和目的的话,非常疑惑,这个真的是大家说的无所事事,不学无术吗?


“你打赢这场官司就好了,明白吗?”邱七看她发懵的模样,又再说了一遍。


“好的,不过你真厉害啊!以前都没发觉。”两人之前是校友,只是她所认识的邱七就是一个不学无术,成天掐架闹事的那种人。


“你那么赞扬我,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以前就偷偷关注我是不是!”邱七打趣调笑她。


邱七说的话是不正经,但是脸上却透露出常人没有的成熟和坚毅,这时候袁微微觉得他显得格外迷人。


“你,人家只不过是随口说说,你还蹬鼻子上脸啦。”


邱七也在盯着她身上看。袁微微是一个气质型美女,身穿职业装,完美的展示了她完美的身材。


其实在大学的时候她就不乏追求者,可是她一个也没有去谈过,用邱七的话来说就是太高傲,太过自以为是,不把别人放在眼里,一副老娘天下最美的样子。


但是这朵高岭之花好像自见了他就有些不一样,有一些往他身上凑的意思!


所以他故意试探她:


“要不,我们晚上出去“夜色”玩玩,你这工作多无聊啊“放松放松”?”


邱七觉得她这样的女人就是不能惯着,该反驳的观点就去把她驳倒,要么就站在他的对立面,这样才会吸引到他的注意力,和你掰扯那么些话题。


“你无赖……”她有些温怒,姣好的面容上浮上两朵红霞,此时盛开的格外艳丽,霎时好看。


V型的衣领也因为怒气,敞的有些开了,邱七从此入口可以看到些许白里透红的柔软圆润,被她的黑色胸衣撑着。十分性感。


毕竟夜色这种地方就是供人消遣的地方,男人去找女人纵情,女人去找男人抚慰心灵,一个极度纵欲交易的地方。


所以袁微微才会那么生气。


但她比章青青来说他觉得,她还是差那么一点火候。奇怪啊,他为何要想到章青青啊,一夜之情他居然惦记了她这么久!?

想到之前的那个夜晚,章青青如痴如醉的模样,他现在都觉得心神荡漾!所以干脆回清水街去看一下她。


中医医药店,这个点应该还在开着的,现在赶过去应该还来的及。


可是当他把车停好,往那边走的时候,章青青的店门却已经关了。心说难道已经不开店了吗?可是这个店才开没有多久啊!难道是因为他上次“冲撞”了她?


他怀着疑问,抓住清水街的人就问这家店为什么关了。


“你说这家店啊,昨天这家夫妻俩大吵了一架,那男的喝醉了酒气不过,就抡起榔头砸了柜台玻璃,里面的药材悉数撒了一地。”


“他妻子看到他醉酒砸了店,害怕他发酒疯打自己和孩子,就匆匆离开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他们好像离婚了,因为那男的整日说她不要脸勾引上别的男人,跟着跑了。”这个过路的清水街人对他解释道。


“这件事情闹得挺大的,那天清水街的人都来劝架围观,可惜那个女人还这么年轻漂亮,却所嫁非良人,不知孤身一人去哪里了。”另一个清水街的人也插了一句嘴。


“她离婚了,那他可以好好的追求她了。”邱七心说。


可是她一个那么柔弱的女人可能会去哪呢?他倒是有些担心了。他要找到她好好的补偿她,那天双方都太急躁了,都是不成熟理智的,现在回过神来确实不妥,以后他要追求她,他也不会有心理负担。


“…………”一串叮不过眼下,刘岚那件事情虽说不棘手,但还是一个小麻烦,自己这算不算是英雄救美意未遂,还惹祸上身?


叮当当的声音响起来。邱七接了一个电话,原来是官司打赢了,公司那边问他接下来要怎么办。


邱七一通说完,就把电话挂了。虽然官司打赢了,但是凌天那小子家里还是有些手段,再加上是他打了人,还是会遭到对方构陷,而他不能出现过错,留下把柄。


而且凌天人还没有出现,案件都是双方律师在庭上协定的。


谁知道那小子的人会不会暗地里再搞一些小动作呢,还是需要谨慎一点。


现在打赢了,邱七这边也只不过是有一个小筹码而已。他觉得要压倒对方这种势力,来真正臣服自己,这序幕才刚刚拉开。


想到这里,他驶离清水街回到刘岚那里。


路过点心店,想到刘岚可能还饿着肚子,就顺手买了一些回去,看到芒果蛋糕是招牌的,就选择了这个。


一回到公寓,发现还是想昨天一样灰暗的,室内还没有开灯。


邱七啪的一声把灯全数打开,瞬间屋内就明亮了。


“啊……”刘岚可能是在黑暗里呆久了,一时间被光线刺激到了眼睛。


“没事儿,就是灯光太暗了,我买了蛋糕你吃一点吧。”


刘岚慢慢踱步过来,我把盒子打开来。


里面是一个芒果招牌蛋糕,做的也很好看精致。


邱七把蛋糕切开,递到她手边。


她却没有立刻接住,迟疑了一会道:“谢谢你,邱大哥,我在这里也给你添麻烦了。”


“你快吃吧,现在都已经这么晚了,至于谢不谢的就不必说了,要不你以身相许吧!”邱七看着刘岚,身上还是穿着短的不能再短的短裙,上身也是短到露肚脐的娃娃领衣。


露出有马甲线的小腹,双腿笔直修长,一头大波浪卷头发也披散着,极致妩媚,很是吸引人。


“啊……哦……”她一边吃着蛋糕一边模模糊糊应和着他。


也应该是没有听出来他的话,也应该是这么晚真的饿着人家了,毕竟这个公寓是不常住的,所以也不会有存粮。


“这个蛋糕还是挺好吃的嘛,我以前好像没吃过这种口味的。这是什么水果酱的?”刘岚觉得这东西确实是很好吃,是不是新的水果品种上市了啊!


这个是芒果啊,这女人不会没吃过芒果吧?芒果都很常见的啊!疑惑中开口:“这是芒果啊,你喜欢就多吃一点,这个就是买给你的。”


“什么……芒果,我不能吃芒果啊!会过敏的。”一听到是芒果就立马扔掉了蛋糕。


芒果过敏?!他知道酒精过敏,药物过敏的,这他倒是没有听说过。


“啊……会有什么后果啊?”


结果他一问完,这个芒果美女就晕倒在它的怀里……

邱七立马抱着她下楼,开车去了医院。


香软如玉的美女在怀,可是他却没有兴趣去欣赏了。把她送到医院后,邱七又接到了一个电话,就急急忙忙出去。


因为这是关于刘岚的事情,袁微微告诉他这件事情又出现了别的岔子,需要他过去拿主意。


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他……被这死女人给耍了。


邱七身上有种奇特的矛盾气质,笑起来的时候是一身桃花,一旦板起脸,那种锐利的严肃感又能无缝衔接上,目光几乎有些逼人。


很显然,这女人显然就没有知晓这一点。他,不喜欢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天香酒店里,这个女人包了房间让他过来商讨意见?


望着她那张迷人的脸蛋儿,曼妙的身材,我对她说道:“既然你这么想玩,就和我做“夜色”里面的事情吧。”


袁微微脸色羞红,嗔斥道:“你瞎说什么呢,你怎么成日里想着寻花问柳。”


说是这么说,但是身体却很自觉。她的双手也在一直勾搭着他。


所以他将袁微微那娇媚的胴体一把抱住,然后急切的像惩罚般的吻弄起了她凉薄的唇瓣,


“我可没瞎说,任谁也没有想到你居然会如此风骚入骨吧,我知道你很难受,一个高校的魅力使然的校花,居然一次都没有谈过恋爱,都二十多年了还是一直单身。”


“到我这就破例了?今晚这么怎么迫不及待,想让我给你,嗯……?”邱七眼睛像盯宠物般地盯着面前的人,他觉得送上门的不应该叫猎物,应该叫宠物。


当他说完这极其不要脸的话后,袁微微脸上彻底红的不像样子了,他甚至都能感受到她胸前紧贴着他胸膛的那座坚挺饱满深处,有颗激动的小心脏在砰砰跳动着,越来越热烈。


她现在很紧张,娇息急促着,其实她今天的目的是要留住他公司上位的,但是没有预料到他会这样单刀直入。


甚至对他说的话都有些颤颤巍巍的很难连贯起来,以至于他很费劲的才听明白,她想告诉他的是不要这样,她和他所认识的女人不一样,现在还太早了。


邱七哪会管她怎么想的,说完之后就直接上手。他知道他长得帅又多金,一直以来就有很多桃花,但是最近两天他一直都没有吃到,反而憋了一肚子火。


现在,袁微微还来招惹他,那便不要怪他不客气了。


于是下一刻,邱七就侵略性的吻弄上了她那双性感的红唇,更是将舌头挑开了她的牙关。


对她的唇舌展开了极尽的撩弄,给予她前所未有的刺激,然后引诱逼迫着她慢慢从被动变至主动,从配合他接吻到主动向他索取。


天香酒店,也是这样的墨色,千丝万缕地垂下来,把邱七笼在其中。


他握着她劲瘦的腰,指腹下面是一层薄薄的肌肉,和普通女人全然不同的触感,这可能跟平时运动少不了关系。


邱七也不管做的有多过火,尽数只想要把这个女人碾碎,所以他狠戾的报复着这个愚弄自己的女人。


袁微微坐在他腰胯之间起落着,她一定是很痛的,一直蹙着那双弯月的眉,凤眸碎光点点,狠戾绝望间,却也染着一抹稠艳桃红。


现在她是那么后悔,怨恨和不甘,就这么成为了他的众多女人中的又一玩物,可是又那么无助可怜。


邱七以胜者之地位,好整以暇,又无不恶意地命令着他。


“动得再快些。”


“这么缓,你是没力气吗?”


即使是这样,袁微微依旧是不屈的,他微微喘了口气,含恨的眼睛,湿润薄红,而后咬住嘴唇,近乎是自残般地粗暴动作起来,太痛了。


邱七重复着,弓起的背部渐渐有些痉挛,冷汗湿透了身子,她不求饶,也不吭声。


眼前是她墨黑的长发垂落,邱七的眼睛在夜色中显得炽亮,情欲、疯狂、喜悦,舒适在眼底交织着。


“…唔!”


忽然一声闷哼,身上的女人似乎终于疼得支撑不住,邱七眸色一沉。


蓦地坐起来,抱住那具汗潜的躯体,那人在微微地发抖,忍得那么辛苦,还是忍不住颤抖……


可是邱七坐起来之后,只进入地更深,脏腹都像要被刺穿。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