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男女性gif抽搐出入*我和漂亮岳的肉欲小说

更新时间:2020-11-21 09:57:37

服务员微微一笑,快速地给我办理着入住,不一会,便把房卡递给了我,“大叔,那张卡你还用吗?”


    我拿着她递过来的房卡,微笑地说:“你的卡不是丢了吗?放心,等他们走后,你的卡或许就在他们的房间门口放着也说不定。”


    服务员白了我一眼,快速地低下头继续忙着手里的工作。


    我转身再次来到了五楼,打开606房间对面的607号房间,走了进去。


    躺在床上,我是翻来覆去,难以平静。


    起身打开房间的窗户跳了出去。


    隐约中听到了女人欢悦的叫声。


    越靠近606房间,女人的声音就越大。


    不用想这个声音一定是红枫了。

 文学


我悄悄地靠近606的房间的窗户,入眼看去,顿时热血澎湃。


床上,两具身子紧紧地纠缠在一起,被子已经被踢到了地上。


也不知道他们进行了多久,也就两三分钟那样,哥哥缴械投降。


“怎么了,不行了?”红枫不满地说道。


  哥哥翻身靠在床头上,脑子不知道想着什么,无奈地对红枫笑了笑,也不说话。


    “问你话呢?”红枫气愤地坐了起来,在哥哥的大腿上用力地拍了下。


    “嗯,她想要,我又不能不给吧!那不就露馅了?好了,我亲爱的宝贝,我们再来一次。”


    说完,哥哥搂着红枫躺了下。


   看见红枫时,我的心绪又活跃了起来。


红枫的小身材可能说是上品,如果能尝尝她的味道的话,那感觉会是什么样的


    随着我的思考,我也有了反应。


    这一次,哥哥坚持的时间比较久一些。


    “宝贝,这回满意吧?”哥哥搂着红枫笑着说。


   红枫起身坐了起来,看着黄亿伟,接着说:“咱俩的关系可不能让别人知道,我跟我老公离婚还得等上半年呢,如果让他知道了,到时后,我就会变得一无所有。”


  哥哥的话没有说完,就被红枫打断了,她起身扭着翘臀向着卫生间走去。


    哥哥看着她的背影,一时没了主意,停顿片刻后,他起身穿上衣服,对着卫生间里的红枫道别后离开了房间。


    我见哥哥已经离开,快速地跑回自己的房间,打开门向外望。

见哥哥进入电梯后,我把房间关好,拿着服务员给我的606房间的备用钥匙打开门,走了进去。


    红枫依然在卫生间冲洗着自己的身体,或许开门的声音被她听到了,她大声地喊了一声,“你不是走了吗?还回来干什么?”


    我并没有出声,朝着窗户前的花盒走去,把手机拿出来后,坐在了椅子上,等着红枫出来。


 为了安全起见,我把视频存好后,往自己的电子邮箱又发了一份。


    “啊!你怎么进来的?”


    红枫光着身子从卫生间走了出来,或许她一直以为刚才进来的是我哥哥。


    她边走边擦着湿淋淋的头发并没有看我一眼,当她坐到床边,扔掉手里的浴巾时,才抬头看见我。


    她疯狂地叫了一声后,慌张地抓起被子盖在身上,把自己遮挡起来。


    “怎么了,刚才你和哥哥不还在说我吗?”


    我微笑地看着她,眼睛不时地在她的身上徘徊着。


    “你竟然跟踪我们,你想干什么?你赶紧给你滚,要不然我打电话报警了。”红枫惊恐地问道。


    “先别生气,你看看这个后,咱们再心平气和地谈谈。”


    我把手机里的视频调出来,扔给了她。


    红枫疑惑地拿起手机看了起来。


    越看脸色越难看,最后愤怒地把手机用力地摔到了墙上。


    “这回你没有证据了吧?”红枫恶毒地看着我,指着已经已经七零八散的手机说道。


我始终微笑地看着她,幸好我备份了一份,要不然还真降不住她。


    “你让为我就这一份吗?你也太天真了。”我冰冷地说道。


    红枫身体发颤,指着我半天说不出来话,最后无奈地放下了手指,瘫软地坐在床上,再没有了刚才的气焰,轻声地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哈哈,我不想干什么?只是想跟你谈谈合作?”我大笑地说道。


    “合作?哼,我跟你有什么合作的?”红枫不解看着我,随即又摆出那幅拒人千里的面孔。


    我站起身坐到她的旁边,看着她。


    她快速地向床里移着身体,却被我一把抓了回来。


    “你放开我,你这是非礼,就算你手里有视频又如何,大不了,我跟你鱼死网破。”红枫怒视着我。


    “随便,我无所谓。你如果不想让你老公知道,不想以后一无所有的话,你可以报警。”


    说着,我拿出另一部手机扔到她的面前,“你打吧,我在这里等着。看看一会警察来了,是把我带走,还是把我们一起带走?哈哈。”


红枫抓起电话就要拨出去,等了半天,她都没有点下去。


    她抬起头看着我愤怒地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刚才说了,想跟你合作,另外,我在外面也看了半天,想着怎么也得卸卸火吧。”我靠在床头,盯向了她的身体。


    “流氓!我告诉你不可能。还有,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但是合作是不可能的。”红枫怒吼着。


    我耸了耸肩膀,依然微笑地说:“你先别忙着拒绝吗?你听我说完,或许你就有了兴趣不是。其实,对你来说是非常简单的一件事,那就是你催着我哥哥和嫂子离婚。这样你不就可能和他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吗?”


    “哈哈,我明白了,原来你是看上你嫂子了。所以才会跟踪我们拿证据。合作?你想也别想,你不感觉你这样很缺德吗?”孙安梦大笑着,咬牙切齿地说着。


    她的话激怒了我,我快速起身,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脸上,将她按在了床上,掐着她的脖子冰冷地说道:“女人有些时候不要太聪明了,你不知道聪明反被聪明误吗?”


    “咳咳,你放开我。”红枫挣扎着,眼神里充满了不安与恐惧。


    通过刚才的交谈,我发现红枫虽然嘴上说的很硬气,可是她的眼神却出卖了她,我不知道她老公是干什么的,但是我知道,如果这件事要是宣传出去,会对她造成非常大的影响。


    这也是我会什么敢这样的原因。


    她越是嘴硬,那么就说明越在乎这件事,同时,也给我了机会。


    “刚才我哥哥没有好好伺候好你吧,那我就好好伺候一下你”


    我淫笑地看着她。


    红枫听到我的话后,眼睛瞪得大大的,身体不断地扭动挣扎着,想要从我的手里挣脱出去。


    “你最好乖乖的不要动,要不然,我会让你身败名裂。”


    我稍微地减轻了掐在她脖子上的力量,让她能呼吸畅通一些。


    红枫恐惧地看着我,努力地呼吸着。


    我看着她憋着通红的脸蛋,一种莫名地兴奋席卷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此时,我已经失去了理性,脑海中不断地大声叫喊着,要了她,要了她!


    我猛地低下头,亲上她的嘴唇。


    随着时间的推移,她从最初的恐惧、抵抗,慢慢地到妥协、接受,再到现在的享受、主动,可以说是一种蜕变。


    风云消散之后,我搂着她舒服地躺着。


    “怎么样?感觉如何,是不是比我哥哥强?”我逗着红枫。


    她白了我一眼,往我的身上靠了靠,轻声地说:“没想到,你这么年轻竟然这么厉害,我都快让你折腾得散架。”


    “那你以后还想不想体会这种感觉呢?”我坏笑着。


    我相信只要是体验过的女人,都会爱上我这种能够让她们舒服要命的感觉。


    “嗯,你比你哥哥太多了,不过你哥哥怎么办?”红枫问道


    我看着她的样子,也不知道如何回答。


    突然,红枫翻身坐在我的身上,甜美地笑着,喃喃说道:“那得看你的表现了。”


说完,她伏下了身体。

下午和红枫做了5,6次,回家的时候头还有点晕乎乎,可能有点发烧,我无力的倒在床上。


嫂子摸摸我的头,非常担心我,但是因为哥哥说家里有事情,只能叫我自己去医院。


我求之不得呢,我又想起了前几天的事儿。


    她那白嫩嫩的身子太眼馋了。


    给家里人交待了一声,我就拄着拐杖出门了。


    没想到,这次给我开门的是曹美,我怕她把我威胁她的事情告诉,对着她指了指手机里面的照片。


    不过,也不奇怪,小护士和她比较熟悉,把她叫来也正常。


    她的脸蛋红扑扑的,见了我,就把我往里面拉。


    她拉着我上了病房的二楼,进了房间,我就看到小护士正在看电视。


    妈蛋,她在看那种毛片!


    里面居然是两个女的和一个男的光身子在干事儿。


    我这下明白曹美的脸为什么这么红了。


    不过,没有声音。


    我惊讶的发现,之前,曹美看这个还羞羞答答的,可今天,她明目张胆看着,根本没有之前的羞涩了。


    “哟,阿水来了呀,快来坐!”曹美站起来,拉着我的手,让我在椅子上坐下。


    我坐下来,眼睛却往电视上瞟。


    那男的还是一个黑人,那玩意儿像个大香蕉,把那两个女人弄得要死要活的。


    小护士的表情还算淡定,曹美的脸红得快要滴出血来,整个人都在颤抖!不知道她有没有我威胁她的事情告诉金花。


    “金花,曹美,你们在做什么,怎么不说话?”


    “哦,我和曹美在看电视呢,刚才还有声音,结果,现在没声音了,不知道哪里坏了。”小护士说道。


    原来是电视出毛病了,我还以为她们故意关了。


    “那没声音还看什么呀?”


    “没声音也能看的,反正是打架的。”小护士吃吃笑道。


    我干笑了两声,心里想着,你们俩个把我叫来做什么,你们可以看电视,我又‘看不见’。


    “对了,阿水,你今年也有十九岁了,应该要找媳妇了吧?”小护士问道。


    我苦笑了一下,“我一个瞎子找什么媳妇啊,哪个愿意嫁给我。”


    “那你不想女人吗?”


    “啊,金花,你这是什么意思呀?”我装傻充愣的问道。


    曹美拉了小护士一把,“阿水又看不见,他能想什么女人?”


    “怎么会不想呢?”曹美‘咯咯’笑道,“那天阿水听到电视声音,不是就反应了吗?”


    我脸上一阵发烫,“那、那就是想女人啊?”


    “是啊!”


    “哦,我不太清楚,我九岁就瞎了,我根本不知道你们长啥样了。”


    “我们当然是大美人啊!”小护士笑道,“说了半天,还没有给你倒水喝呢,你等下,我给你拿杯可乐喝!”


    “谢谢!”


    这个时候,我看见曹美已经撩起裙子,隔着自己白色的小内内摸了起来。


    看来这毛片对她的诱惑很大呀!


    小护士把桌上的可乐拿了起来,拉开了盖子,但是她并没有直接递给我,而是拿起旁边一小包白纸,往拉罐里倒进去一些白色的粉末!


  这不就是安眠药的味道!


    靠,小护士给我的可乐里下安眠药,她要做什么?


    这显然是她已经预谋好了的!


    而小护士拉住了曹美,小护士却拂开了她的手,然后用手指了指我的档部。


    我有点明白了,难道她们准备把我迷倒之后,占我的便宜或者找到


    很可能是这样啊!


    小护士是一个很放得开的人,她上次见到我的尺寸,肯定是动心了,她回来这么久,估计也是想男人了!


    我一下乐了,当然,我表面上还是波澜不经。


     嘿嘿,这真是求之不得啊!


    我刚瞎那会儿,成天睡不着,要死要活的,所以,我妈就给我喂安眠药,吃久了,我就对这药有耐药性了。


    这安眠药,分量对我来说,显然不足。能让平常人昏睡的剂量,现在对我根本不起作用,这或许又成了我的一个秘密。


    这时,小护士把可乐塞到了我手上。


    “阿水,喝吧,我帮你拉开了。”


    “谢谢!”


    我拿在手上,脖子一仰,就喝了几大口,


    “阿水,跟我聊聊你学按摩的事吧!上次你的手艺真不错耶!”小护士直接把我拉到床边坐下。


    “嘿嘿,瞎子嘛,要么就是学算命,要么就是学按摩,没办法。”


    我知道她们在等待安眠药发作。


    聊了几分钟之后,我就说道:“哎呀,我的头怎么晕沉沉的,犯困呀!”


    我看到小护士脸上一喜,“阿水,你要是困了的话,就在这里睡会儿吧!”


    “这不好吧,这是你的房间。”我说着,身子已经往后面倒了。


    “没关系,你睡会吧,我和曹美看电视。”


    “那不好意思,真的好困!”我说完,就整个躺下了,然后脑袋一偏。


    “阿水?阿水?”小护士叫了两声。


    我自然是没有反应了。


    “金花,真的要这样啊?”曹美的声音响起。


    “这有什么呀,看电视有什么用,不如看真家伙!”金花的声音,“金水的家伙这么大,不想看看吗?”


    “我不太想——”小凤说着的时候想到早就看见阿水的物件。


    “你感受过,就会想了!”小护士嗤笑道。


    然后,我就感觉到小护士把我的衬衣掀了起来,冰凉的小手直接就放到我的胸膛上。


    “阿水长得真壮实呢,像头小牛犊子。”


    我睁开了眼睛,看到小护士俯下了身体,目光很是火热。


    着,她的小手,竟然放在了我的裤档处。


    我马上就有了感觉。


    小护士摸了两下,就慢慢的套弄了起来,那手法比嫂子的娴熟多了。


    我忍不住哼了两声,吓得小护士一下把手缩了回去。


    旁边的曹美也吓了一跳,本来她是坐着的,一下弹开了。


    “阿水?阿水?”小美又叫了两声。


    我没有反应。


    “嘻嘻,吓死我了,他是在做梦,做春梦呢!”小护士拍了拍胸口,出了一口大气。


    她又靠了过来,直接把自己的睡衣脱了!


    我一看,空的,里面什么都没有。


    她又一次弄起来,我又哼了两声,这次,她没有介意了,还似乎觉得不过瘾,直接抓住我的裤头,把它给扒拉了下来。


    小祖宗已经昂扬了。


    曹美和小护士死死的盯着。


    “好大啊!”曹美发出梦呓般的声音。


    “的确很大,比我交过的那几个男友大多了。”小护士吞了一口口水。


    小护士眼馋的说道,“今天把他吃了!”


    说完,小护士直接就跨坐了上来!


    我一下激动不已!


   没想到有美女自动送上门,不吃白不吃。

此时,我和小美之间已经点成一线,只要她往下一坐,我就要和她合二为一了。


    就在这个时候,曹美一把拉住了小护士。


我以为曹美要拆穿我,瞬间有点紧张。


    “你干嘛?”小护士侧过脸问道。


    “小护士,你这样做,会不会对不起你现在的男友啊?”


    “哎呀,有什么对不起的,我也没打算和他结婚,大家互相玩玩而已。再说,他又不知道,有什么关系,搞不好啊,他趁我这些天没在城里,也在背着我偷吃呢!”小护士不以为然的说道。


    “你还真是想得开呢!”曹美呐呐的说道。


    “曹美,你不要这么傻冒了,等你以后交了男朋友明白了。”小护士说着,转过脸来,正要坐下去,突然又下了床。


    我一阵失望,怎么回事,她改变生意了?


    尼妹,这就差临门一脚了啊!


    结果听她说道:“我差点晕头了,保护措施还是要做的!”


    我歪着脑袋就看到她走到一边去了,拿起了一个包包,在翻找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曹美伸出手来,一把抓住了我的小祖宗!


    一股强烈的冲击感袭来,我又忍不住哼了几声。


    好吧,她们都以为我在做春梦呢,没当回事儿。


    曹美又笨拙的套弄了几下,我想到上次还没有给你喂饱吗?这时,小护士走了过来。


    “眼馋了吧?”小护士笑道,“别看这玩意儿这么丑陋,它能让你飞上天!电视你也看了吧?你一旦做了啊,你就停下不手,有瘾哟!”


    曹美红着脸松开手,想到上次我和她做爱的时候说道“我才不像你这么随便呢,我要把我最宝贵的东西留给我喜欢的男生。”


    “傻冒!”小护士不屑的哼了一声。


    然后,我就看到她手里在撕一个包装,然后取出一个透明的小玩意儿,这应该就是我发小给我说的那‘套套’吧?


    她真的想和我做啊?


可能是因为我是一个瞎子,小护士才敢如此大胆吧!


    然后,小护士就把那套套给我套上了。


    然后,她又套弄了几下,再次坐在我身上。


    曹美惊讶的说道:“小护士,它这么大,能行吗?”


    “你没看到那个黑人吗?”


    “哦,哦!“曹美点点头,还是一脸的吃惊,她的手也下意识的摸向自己下面。


    小护士的身子慢慢沉了下来,在接触的一瞬间,我打了个激灵!


    曹美叫了一声,直接捂着脸跑了出去!


    “傻妞!”小护士说了一声,身子就沉了下来!


    我整个人像触了电似的,两条腿都蹬直了!


     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温暖包裹了我。


    随着小护士的起伏,我的哼哼声也越来越大了。


如果没有之前嫂子对我的‘磨砺’,可能我马上就缴枪了,但现在我还能挺住,再加上中间有那个套套,也减少了敏感度。


    我终于忍不住把双手伸过去,抓住了小护士的屁股。


    她毫不在乎,反正以为是我做梦时下意识的反应,反而更加的享受。


    她像一个女骑士在我身上颠簸。


    即使屋里开着空调,我全身也出了汗。


    而小护士的汗水更多,然后,流到我身上,再流到床上。


    我看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小护士。


    她的表情如同疯魔了一般,媚极了!


    我真没想到第二个睡的女人居然是她!


和红玉姨完全不是一个滋味,红玉姨会伺候人,而小护士更加狂野。


    “好舒服啊!”小美痴迷的叫着。


    的确舒服,我又尝到了女人的滋味,真是太美妙了,没法用语言来形容。


    如果,没有套套的话,应该更舒服吧?


    整个床随着我们一起晃动,感觉随时要垮了似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十几分钟吧,我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然后,我无力的摊开了双手。


    而小护士瘫在了我的身上,身体还在抽搐着。


    这时候,我听到了推门的声音。


    然后,曹美走了进来。


    她跑出去之后,我听到她并没有跑远,就是站在门外边。


    也许听到屋里没了动静,她才走进来。


    “完事了?”她呐呐的问道。


    曹美抬起身子,有气无力的说道:“完事了。”


    然后,她从我的身上挪开了。


    “好爽,这可是我第一次弄昏一个男人玩呢!”她笑得很贼,“你要不要玩玩,好刺激!”


    “我不玩。”小凤摇头。


    “别那么保守,我告诉你,你把你身子给的那个男人未必就是你以后的老公!”小美一边说着,一边把套套取下来。


    “我反正是不能接受你这样。”曹美说道,“你真的变化太大了。”


    “嘻嘻,人是会改变的嘛!反正女人有了第一次,谁还在乎第二次?”小护士又扯过纸巾给我擦拭。


    “我去洗个澡,你帮我看着他。”说完,小护士光着身子就去了卫生间。


    此时,我的裤头还没有提上呢!


    曹美慢慢的走过来,又开始端详。


    然后,她的手又伸了过来,又攥住了我。


    她的表情更多的是好奇,当然也有羞涩。


    我喃喃的说道:“好舒服,好舒服。”


    实际上,她的手比小美的笨拙多了,比嫂子还要笨拙。


    不过,她越发显得兴奋了,就像发现了一件新奇的东西迷住了她。


    没多久,我又起了反应。


    她后退了两步,眼神中充满了迷恋。


    这个时候,小护士光着身子出来了。


    一看到我这个状况,她笑道:“曹美,你弄的吧?”


    曹美满脸通红。


    我觉得应该没戏了,该醒来了。


    反正被小护士折腾了,提前醒来也没关系。


    “怎么回事啊,我做了什么梦啊?”我自言自语的说道,然后,两只手动了一下,想坐起来,又装作失败了。


    “阿水要醒了!”小美上前两步,把我的裤头提了起来。


    “咦,头好晕啊,怎么回事啊!”我又低咕了一句,然后就慢慢的撑起身子。


    “阿水,你醒啦?”曹美凑上前,装模作样的问道。  

从小护士那里回来,可能那些运动导致汗都排了出来,发烧也好了很多。


我刚刚起床,手机响了起来。


拿出来一看,是师父打来的。


原来,有个女人去诊所找我按摩,师父正要出门会诊没时间,就问我在哪里。


我告诉师父,我在村子里。


师父就说,他让那女的改天来。


挂了电话,我就纳闷,还从来没有一个女人主动找我按摩呢!本来去诊所按摩的女人都比较少,我在诊所从来没有给女人按摩过。


师父还说,那女的长得很漂亮!


我就想不出来,这女的是谁。


回到屋里,家里没人,我就在自己房间里躺下了。


我把威胁曹美的事情又想了一遍,我想到村长之所以没有人敢招惹,一是因为村长的实力,二是村长的财富。


我想真正报复他,必须有足够的财富才可以。


这家伙还会打嫂子的主意,我把嫂子盯紧点就行了。


我正要睡过去的时候,听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


“阿水在家吗?”


 一个女人的声音。


 有点熟悉,但又想不起是谁。


  我下了床,出了门。


  然后,我就看到一个漂亮的女人站在院门前。


  那胸涨鼓鼓的,感觉要把那白色的衬衣撑破似的!


我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


“阿水!”女人叫道。


我想起来了,她是——


   好吧,我的确不知道她的名字。


    我没想到她居然会找上门来!


看到这个大波妹,我是想起来了,她就是前两天在县城跟着麻子警察抓嫖的那个女警!


    今天,她没有穿警服,而是传了一身休闲装,但依然掩饰不了,她的波涛汹涌。


    “谁呀?”我装模作样问道。


    “阿水,你前几天在城里不是遇到了几个警察,发生了一些事情嘛,你还有印象吗?”她一边打量着院子,一边说道。


    “哦,原来是警察姐姐呀!”我露出笑容,“刚才是不是你去诊所找我了?我师父给我打了电话。”


    “是啊,就是我!今天我休息,专门来找你按摩的。”


    “你真是太瞧得起我了,还专门跑到家里来,快请坐!”我激动起来,我真没想到她还会出现。


    她的这个身材实在是太惹火了,比嫂子还要性感!


    “我也是没有办法,我痛经几年了,去了好多医院都没有治好。我也只好找你碰碰运气了。”


    我看到她的表情有些痛楚,看来是发作了。


    我晕,她是来治疗痛经的!那些穴位可是很敏感的!


    表面上,我装模作样的说道:“警察姐姐,你可以找我师父按摩啊!”


    警察姐姐这时尴尬笑了笑说:“其实我也想找你师傅的,可你师傅年纪太大了,我不太好意思,你还是瞎子看不到,不是比较方便嘛?而且,我发现你比其他的按摩师都要厉害…”


    我笑了笑,“因为我学的早,所以这个水平确实可以,既然警察姐姐瞧得起我,我就给你按摩按摩。”


    “你别一口一个警察姐姐,我叫秦怡,你叫我秦姐好了!”


    “好,好!”


    “你家里没人吗?”


    “都出去了吧!”


    “那我们现在开始吧!”


    “好,去我嫂子屋里吧,她那里有空调。”


    “行!”


    她应了一声。


    紧接着,我便带着她轻车熟路的去了嫂子的房间。


    “你这个瞎子还可以嘛,感觉像看得见似的,走得这么麻溜。”秦怡进了屋,就自觉的把空调打开了。


    “呵呵,我瞎了十几年,这算什么,就是从村子走到镇上我也可以呀!”


    “这是你嫂子?”秦怡坐在床边,看到了墙上嫂子和我哥的结婚照。


    “是啊!”


    “你嫂子挺漂亮嘛!”


    “呵呵,大家都这么说,反正,我也看不见。”


    “其实,本小姐也长得很漂亮,咯咯!”她笑了起来。


    “呵呵,那可惜了,我不能一饱眼福。”我嘴上说着,眼睛一直盯在她胸口上,心里早就按捺不住了。


    “要不是你是瞎子,本小姐才不会让你按摩呢!你以为本小姐的身子是随便让人碰的?”她傲气的说道。


    “我能理解,现在我们开始吧!我先说好,我要按穴,而且是比较敏感的穴位,你要把衣服脱了。”我正儿八经的说道。


    “要全部脱掉吗?”她一下变得羞涩起来。


    “你治疗的是痛经,当然要全部都脱了,不然,我按不到穴,那就是白按了。”


    犹豫了一下之后,她说道:“那好吧,不过,我可警告你,不要乱摸,别忘了,我可是警察!”


    我狡黠的一笑,“秦姐,该摸的地方我一定会摸,不该摸的地方我肯定不会摸!”


    “哼,你给我小心点!”秦怡说着,就开始脱衣服。


    很快,一具丰满诱人的身子就暴露在我面前。


    之前,我已经欣赏了嫂子和王小美的身子,秦怡跟她俩比起来,丝毫不逊色。


    她的年纪应该比她俩大,但小腹平平,没有一丝赘肉,感觉没有生育过。


    那双腿很直,并得很紧,感觉夹张纸也不会落下。


    那对大波脱离了束缚之后,给人的视觉冲击力是相当的强悍,就算是平躺着,也是高耸入云!


    这就是传说中的‘波霸’吗?


    要不是我现在已经尝过女人的滋味,已经经受了考验,我不喷鼻血才怪!


    我只能感谢老天,瞎了这么多年,现在福利是一件接着一件啊!


    “你还愣着干嘛,我已经脱了,可以开始了!”她瞪了我一眼。


    “呵呵,我不是看不见嘛!你不吱声我不知道。”


    我下面已经有反应了,但是不明显,我已经不是菜鸟了。


    我上前两步,坐在床边,伸出手来,直接就按在了她那对大波上!


    哇,这弹性,不要太好!


    “你摸错了!”她狠狠的打了一下我的手,脸上浮现一抹嫣红。


    “不好意思,我要摸个地方才能定位。”我笑了笑,手就往下移,然后摸到了她的肚脐上。


    “秦姐,我现在开始按摩你的肚脐眼儿,你感觉身体发热之后,就可以正式开始了。”


    她哼了一声,身体扭捏了一下。


    随着我的按摩,她的表情越发丰富起来,开始的紧张、羞涩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愉悦的表情。


    几分钟之后,她就喃喃的说道:“我的身体发热了。”


    “好,我开始了。”我的手又下滑了,接近了她的三角区。


    她的身体明显的抖动了一下。


    “阿水,我再次警告你,不要趁机占我便宜!”她抿着嘴,略带娇羞的说道。


    “秦姐,病不忌医,何况我是个瞎子。”我一本正经的说道。


    听了我的话,她的身体又放松了。


    “那要按几次才有效果?”她问道。


    “你的病情比较严重,按摩一次是没法根治的,你有时间,就过来找我吧!最好一星期一次,连续按摩三个月吧!”


    “三个月啊?这是不是太长了?”


    “那就没办法了。”


    说话间,我的手已经按到她的敏感区域。


    她的反应更大了,她极力压抑着自己,不让自己哼出声来。


    我心里涌起一股自豪感,平常我最敬畏的警察现在被我玩弄的死去活来,不过,客观的讲,我的确是在给她治病,只是没办法,地方太敏感,换作任何女人,都不可能没有反应。


    就这样过了十几分钟,她已经一溃千里了!


    这时,她的手机突然响了。


    她示意我停下,坐起来,接电话。


    接完电话,她就说道:“真麻烦,又有案子了,我要走了,下次有空再来吧!”


    “哦,好吧!”我恋恋不舍的说道。


    “多少钱?”她问道。


    “秦姐,你老大远来,我还要什么钱呢,免费!”


    “算你识相。你有手机吗,留个电话。”


    “有啊!”我把手机号码说给了她。


    然后,我把她送到了院门口,看着她开着小车离去。


    她刚一走,哥哥和嫂子就回来了。

哥哥带嫂子去医院检查有没有怀孕,没想到嫂子得知哥哥有死精症和早泄的问题,没有办法让嫂子成功怀孕。


晚上哥哥来到我的房间语重心长的和我说:“弟弟,你知道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吗?就是拥有一个自己的儿子。”


“但是你知道哥哥刚去医院查了,哥哥这辈子都不太可能拥有一个孩子,你愿意看到哥哥这样吗?”


我皱了皱眉说道:“当然不愿意,有什么办法吗?”


“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你和你嫂子处处,怀上了不就是我们家的孩子吗?”哥哥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在心里想到哥哥竟然主动把妻子让给我,心理有点开心,但是表面一本正经的说道:“不太好吧,嫂子不会同意的吧。”


哥哥一副考虑好的样子:“我已经想好了,大晚上你进去,嫂子不会发现的。”


看到哥哥求我,我没办法拒绝。


晚上,我被哥哥赶到嫂子的床上,我默默在那里等着她,没想到嫂子光着身体来到床上。


我一把抱住了她,摸着她的胸前的红晕,在她的耳朵上吹气,开始用舌头在她身体上流走。


嫂子控制不了的抖了一下胸口,有点慌张的说道:“谁?”


“嫂子,是我,阿水。”我摸着她大腿中间,悠悠的告诉了她。


“你怎么敢在我的房间,万一你哥哥发现了怎么办?”嫂子一脸慌张的望着我。


看到她一脸潮红的样子,我压住了她,往被子里面钻了进去,用舌头含住了她的下面。


嫂子从慌张到惊恐到舒服的状态只过去了几秒钟,我看着她已经动情了,但是整个人痛苦的压抑着,我看着她的眼泪马上要留下来了。


不想再折磨她,我把哥哥的要求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她,她听了好像叹了一口气,似乎心中的忏愧感减少很多。


我的小阿水控制不住了,我靠在嫂子的胸口磨蹭着,嫂子感觉到一丝丝愧疚,推开了我,说道:“阿水,我觉得这样不好。”


我想到哥哥在外面找女人和我们家后代安抚到嫂子:“哥哥同意的,嫂子也应该满足哥哥的心愿。”


“嫂子,我喜欢你,我想要死在你的身上。”我把嫂子的脸对上我的脸,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脸。


靠在嫂子的香肩上,搂着她纤细的腰,闻着满鼻的幽香,我低下头看了眼下面,挺着腰,将下半身的帐篷,放到嫂子两腿之间。


嫂子娇躯猛颤,心乱如麻,她甚至可以感觉到她的丈夫就在门口看着她和阿水。


一时间,嫂子的脑袋混乱,不知道怎么办为好,但她感觉到阿水那里真的很大。


我控制不了心中的欲望,霸道的将嫂子拥入怀中,不等嫂子反应过来,狠狠的吻住娇唇,疯狂地搅动嫂子的香舌。


接着我便上下其手,撩起嫂子的短裙,将粗燥的手伸了进去…..


“嫂子,我爱你。”说着我的小阿金控制不住,在嫂子怀里面摩擦起来,嫂子开始靠在床上喘着大气,下一步让我没想到嫂子居然把我的物件放到她的胸口摩擦起来。


它在嫂子的胸口越磨蹭越大,嫂子不好意思的摸了它一下,娇俏的说道:“他怎么还不消停一下,怎么还越来越大了。”


“因为有嫂子在,它怎么肯消停呀。”我一脸温柔的看着嫂子,我发现我好像喜欢上她了,就算这是错误的,也应该责罚我一个人。


我看着一脸羞红的嫂子,想到她马上就要倒在我的身下,想到这里我的下面又涨了一点。


我把嫂子的手放到我的物件上面,嫂子跟着我的引导之下,开始摩擦起来,我还是不过瘾,把嫂子架到我的肩膀,我找好位置,一下子挺进,嫂子娇喘了一下,开始抽动起来。


嫂子的身体瞬间紧绷,她一把抓住了我的头发,死死的按住我的头发。


我摸着她的翘臀,把东西都射在她的身体内,她一脸满足吃饱的样子。


天快亮,哥哥马上就要过来替换我了,我不舍的亲了亲嫂子:“我走了。”


嫂子露出上半身抱着我说道:“我不想你走。”


看着哥哥在门外给我打手势,我也只能穿上衣服,偷偷摸摸的离开嫂子的房间。


我想要嫂子成为我一个人的,而且哥哥在外面也有了红枫,于是我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给红枫,约她一起吃个饭见个面。


红枫接到我的电话,很快就答应下来了,约我到上次酒店的606房间。

“阿水,到我这里来!”红枫很高兴的叫道。


今天她穿着一条紧身的OL装,两条白嫩的美腿和圆润挺翘的小翘臀一览无遗。


她胸前的一对同样挺巧,上下起伏,充满弹性,加上那张美艳的脸庞,吸引了无数男人炙热的目光。


    我看到她很开心,是不是因为之前的事,她对我也很感兴趣了?


  开始她拒绝我的要求,反抗的很厉害。


后来我们在床上过了一晚,她甚至开始喜欢这种感觉。


    这说明,她的思想在变化!


    说不定这些天,她也在想我的抚摸呢!


    可能想我想得起了火,所以,今天穿的这么风骚?


    我龌蹉的这么想着,也可能真的是这样!


    在和嫂子、曹美、金花的接触之后,我发觉我这个以前对男女之事一窍不通的生瓜蛋子,现在对女人有了深入的了解。


    关键是,我感觉自己越来越了解女人了。


    首先说嫂子吧!


    她确实是一个正经女人,平日里都是呆着家里,她也很少外出,更不用说跟村里的男人接触,外出也是和我妈或我一起。


    她孝敬公婆,恪守妇道,在村里人眼里就是一个好媳妇,良家妇女。


    但是,作为一个女人,已婚的女人,嫂子私下里却备受着身体上的煎熬。


   金花就不一样了。


  她虽然出生在农村,小时候也生活在农村,但进城这些年,她完全变了,变成了一个十足的城里人。


    我听说,城里人很开放,她现在就是这么开放,而且开放得很彻底!


    她才十八岁,还没结婚,恐怕男女经验比我嫂子都还要丰富,而且胆子贼大,居然对我下药,把我给上了!


    不但如此,她还‘教育’了曹美。


    但是,在表面上,她却是村里人羡慕的小护士,是村里飞出的金凤凰,高不可攀,但背地却和曹村长有一腿。


    最后说说红枫,好吧,她就是一只破鞋,不知婚前怎么样,反正婚后还勾搭我的哥哥。


    但是,和金花一样,表面上,她还装得正儿八经的。    


我心里这么想着,慢慢的朝红枫靠近。


    “小宝贝,想我了?”


进屋后,我就把红枫抱在了怀里,在她的脸蛋上重重地吻了一口。


    “讨厌,你都不想人家,你心里就只有你的嫂子。”红枫嘟嘟着小嘴,小拳头捶打着我。


    “哈哈,还吃醋了,那我可要好好地补尝你了。”我大笑着。


    红枫微笑地看着我,眼睛已经开始迷离了,“那你准备怎么补尝我呢?”


   我坏笑地抬起手,搭在她身上,“这样行不行呀?”


    “随便你了,今天晚上我一定要你爬不下床。”红枫竟然羞涩起来。


    我一把抱起她,向床边走去。


    “你这些天没找我哥哥吗?”坐在床上,我抱着她问道。


    “找了,每次都慌张的,几分钟就完事了,然后又着急忙慌地走了。他现在太令我失望了。”红枫略显伤感地说道。


    我扯掉围在她身上的浴巾,盯着白嫩地娇躯,吞着口水说:“啊,原来我哥哥满足不了你?”


红枫小手抬起勾着我的下额,妩媚地笑道:“难道你不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说着,左右扭动着身体,展现着她的魅力。


    “哈哈,敢情我在你的眼里只是个伙伴呀?那就让我这个伙伴带你走向成功的快乐吧!”


    我快速地解除身上的束缚,扑了上去。


    “我感觉我的身体越来越不能离开你了。”红枫无力地说着。


    我翻身靠在床头,抚摸着她的身子,微笑地看着她,“那你就和我在一起那就好了。”


    红枫给了一个大大的大白眼,醋意很浓地说道:“你难道不知道我们两个人是威胁对方的存在,你的目的不就是哥哥和你嫂子离婚,你可以一个人拥有她?”


    “对,但是你对我也是一个很重要的人,我需要你在我的身边”我说道。


红枫突然来了兴趣,一下子坐了起来,“那你喜欢我们谁?”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问,还真不好回答,敷衍地回答道:“你们俩个我都喜欢。”


    我抱住她,在她那撅起的小嘴唇上亲了一口。


    “哼,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嫂子用小手在我的额头上用力地点着。


    “哈哈,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吗?再说了,你们女人不就喜欢我们这样的男人吗?”我坏笑地搂过她。


“我想和你在一起,我不想和你哥哥了。”红枫摸着我的小腹,沮丧的说道。


“这样不太好,我现在需要你,让哥哥离开我嫂子。”我抚摸着她的大胸,安抚道。


我的话没有说完,就被红枫打断了,她的小手捂住的我嘴,冲着微微一笑,“我让他们两离婚,然后让你们三个人在一起,怎么样?”


    我一听就乐了,我万万没想到红枫会这样说,不过如果真的是这样子的话,就再好不过了。


    下午三点多,我和红枫离开了宾馆。

晚上回家,当我走到楼下时,远远地看见嫂子和哥哥在田地里面内散步,而且两人显得十分地亲密,想到就算晚上我们躺在一张床上,但是白天他们才是真正的夫妻,而我只是一个外人。


 我打开房门,到自己的房间做了下来,看着窗外发呆,脑海里那一幕一直在脑海里面回放,我再也受不了嫂子不在我的身边,我必须要让他们快点离婚。


可是,哥哥出轨这件事情不能直接告诉嫂子,那样她不仅不会相信我,还会觉得我故意要拆散他们,而远离我,觉得我故意要拆散他们。


想了一个下午,我都没有想到一个好办法,只能躺在沙发上睡觉。


控制不住对嫂子的想念,我敲开了哥哥家的门,我在她家沙发等她,等了一个小时都没有看见她的身影,我知道她不想见我了。


从她家回来,我都无法入眠。


接下来的日子,我都能感受到她在躲我。


“嫂子,你为什么不理我,难道你把我当成空气了吗?”我怒气冲冲的对她说着。


她看着哭了出来,带着伤感和委屈,我从来没有看见过嫂子哭的这么可怜。


    突然,她紧紧地抱住了我,轻声地说道:“阿水,你知道我最近为什么要躲着你吗?因为我害怕见到你,我害怕我的心控制不住,更害怕伤害你的哥哥。”


    “你的哥哥对我一直都很好,只是之前我怀疑他有外遇,可是最近他对我真的非常好,他让你和我一起,只是为了能有个孩子。”


       此时,我真想把哥哥和红枫的视频放给嫂子看,最终我还是没有那么做。


    “嫂子我也不想伤害任何人,你知道我喜欢你,从见你第一面开始,现在我们又在一起了,我不求像夫妻一样天天在一起,我只是希望有空的时候,可以陪陪我,这样都不能满足我吗?”我说道。


    嫂子从我的怀里离开,注视着我,“对不起,我不能这样,我不能对不起你的哥哥!”


    “我们可以再爱最后一回吗?就当做我们分手的礼物,可以吗?”


嫂子看了看我,转身向着卧室走去。


“好吧,就当做我们爱的礼物吧!”嫂子摸着我的脸,温柔的说道。


“算了,你走吧,我不想强求你,你让我这个小瞎子一个人呆着就好。”我一脸忧伤的说道。


“算了吧,你快点走吧!”我故意难过的说道,脸上浮现淡淡的伤感。


嫂子听到我这么说,惊恐的看向我。


“我不勉强你,真的,我不想伤害任何人,走吧,去哥哥身边吧!”


我痛苦的流下了眼泪,


“阿水,你别这样,那以后我不躲你了,我会经常来看你的,你不要担心?”嫂子的声音很低,哭得也很厉害。


    我没有说话,将她紧紧地搂在怀里,嘴角不自觉地处上挑了起来。


    我搂着她慢慢地躺到了床上。


 我摸着她的身体上的每一寸肌肤,双手开始抚摸着她。


我迫不及待的脱掉自己的衣服。


我整个人倒在她的身上,非常粗暴的占有她,没有一点怜爱,单纯发泄着心中的情绪。


嫂子没有说一句话,只是默默承受这一切,不过她还有点喜欢这种感觉,不断的呻吟着,希望我可以给更多给她。


一个小时之后,哥哥给嫂子打电话询问她在哪里。


嫂子连忙回答在外面溜达,马上就回家,叫哥哥不要着急。


说完亲了亲我,温柔的说道:“你哥哥今天晚上要回家,我害怕回家她没有看见我,会着急的。”


      她挂掉电话后,准备转身离开,被我从后面给抱住了,对她撒娇道:“不要离开我,陪陪我。”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