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男朋友半夜把我的腿打开了-太粗太硬不行快退出去bl

更新时间:2020-11-21 09:43:27

方慧看着像是一个需求很大的女人,刘树成却不中用,还要别的男人来让方慧怀疑,所以即使他再有钱,我觉得方慧打心眼里也是有些瞧不起他的!


因为我在网上见过这么一句话,要想征服一个女人,必须先在床上征服她,不然哪怕你的条件再好,家庭关系也会是不和谐的。


想来清纯美女已经跟她妈妈说好是什么样的一个情况了,所以寒暄几句之后,方慧就跟着清纯美女的妈妈一起去了B超室!


她俩离开之后,就剩下我和清纯美女了。

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开口跟她聊聊天什么的,毕竟我也不知道怎么介绍字节啊。

 文学


正想着呢,清纯美女就主动伸过来了滑嫩嫩的小手,问;“我叫公孙兰,你好!”


公孙兰?复姓啊!名字可真好听,我心里想着,也就伸出了手跟公孙兰的小手盈盈一握,说:“我叫胡军,认识你很高兴!”


说完,我就觉得这句话挺老套的,但自己本就不善交际,所以说完后就嘿嘿的傻笑了两声。


公孙兰也跟着浅浅一笑,然后往回缩了缩小手。


我这才反映过来自己还抓着公孙兰的小手呢,于是将松开,说:“不好意思啊……”


“没事。”公孙兰的俏脸轻轻红了一下,说。


接下来气氛就有点儿沉默了,我也不知道该跟公孙兰聊点儿啥,而她跟我倒了一杯水之后,也就开始在忙碌自己的事情了。


大约十分钟左右吧,方慧就从里面走了出来。


此刻的方慧脸色有些难看,但也没有在这里发脾气,而是笑着跟公孙兰以及她妈妈道别之后,就拉着我出去了。


一上车,公孙兰就冷冷的盯着我,说:“胡军,是你自己交代,还是我说?”


“什么意思啊?”我一脸懵逼,根本不知道方慧在说啥。


“什么意思?胡军,我本来以为你还算是个男人,结果却敢做不敢认!”方慧很是鄙夷的朝我看了一眼,道:“等我回去之后就告诉刘树成,一定将你赶出去。”


“什么啊?”我更懵逼了。


“你为了让我怀孕,居然给我下药!”方慧怒道。


我一愣,说:“下药?”


“对!”方慧咬牙切齿的看着我,说:“本来我的经期一直都很规律,这次检查完后,兰兰的妈妈就说我可能是吃了性药之类的东西!胡军,我本来就答应跟你上床了,为什么你还要下那种肮脏的东西暗算我?”


我:“……”


听方慧这一说,我算是知道怎么回事了。妈的上次是刘树成给你下的药好不?


“我甚至还可以报警,告你强女干!”方慧继续说。


我特么!听方慧这么说,我顿时就有些不淡地了,道:“喂,给你下药的是你老公好吗?我来的第一天,你说不想跟我弄,所以你老公就给你下药了,然后让我上楼给你发生关系……就是你自己看着小电影,趴在桌子上自我安慰那一次,想起来没?”


闻言,方慧顿时色变。


我继续说:“而我跟你发生关系的时候,都是在你的同意下的,你迎合我也是自然反应,跟药物没关系,好吧?”


说着,方慧就俏脸就更红了。


因为那几次弄的时候,方慧都特别的火热,几乎每次都是不让我亲,不让我怎么的,可最后都会像八爪鱼一样的抱着我,缠着我……


此时听我这么说,方慧气的直接就反手扇了我一巴掌,喊道:“不许说。”


“擦!”我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忍不住使劲骂了一声。


“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和刘树成一路货色,滚下去!”方慧说。


现在已然是闹翻了,我直接推开门下车了,离开前还愤愤的大声骂道:“对,我跟刘树成是一路货色,但你呢?一个绿茶婊罢了,哪怕刘树成真的找人上你,你也不敢离开刘树成,因为你喜欢的是他的钱,至于谁睡你,你都觉得无所谓!”


“滚!”方慧揭底斯里的怒吼道。


这一声吼的特大声,方慧的声线都颤抖了,还带着哭腔,似乎极力在压制着自己的不甘。


而就在这一瞬间,我却忽然心疼了,眼睁睁的看着方慧流下两行清泪,也不知道怎么去劝她,犹豫了好久,结果嘴巴一张,方慧已经踩着油门绝尘而去了!


我默叹一口气,然后拨通了堂哥的电话,说:“哥,失败了。”


“啥意思?”堂哥问。


我说:“女主人不跟我弄……算了,不留在这里讨人嫌了。”


“女主人?”堂哥一听,顿时就怒了,骂道:“你管她干啥啊?女主人不跟你弄,你就让刘总去沟通,要知道我们合同是跟刘总签约,你这样单方面毁约,我们也是要赔偿对方五十万的啊!”


“啥?”我一听,立刻懵了!


“我送你去见刘树成,可是有合同的。”堂哥说。


我这一皱眉,忽然恍然大悟,说:“我怎么不知道……哎,卧槽,上次找我签字的那个峰件就是代孕合同?”


“是啊,当时我只想着五十万了,就急匆匆的让你签了,后来自己私下一看,说是在身体正常的情况下,若谷不配合刘树成,或者自己拒绝帮女主人受孕,都要倒还刘树成五十万呢。”堂哥说。


操,这一次被堂哥给坑的啊!当初他找我签字的时候,我还说要不要看看合同,结果堂哥说他已经看过了,让我赶紧签字就行,干怀孕就有五十万。


结果这下可好,砸手里了!


“得,我去找方慧赔罪吧。”我一皱眉头,把电话给挂了。


自己已经把方慧给睡了,此时再找刘树成说让换人,刘树成肯定不会同意,毕竟方慧的要求那么多,又要身体健康,又要处男,还不能有不良嗜好啥的,这样的还真不好找。


再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刘树成让我跟方慧发生关系,完全是为了多分点儿财产,可不是什么绿帽情节作祟,所以刘树成本人也不想换来换去的让那么多人免费玩他老婆。


“那现在只有去找方慧道歉,求她原谅了。”我心里默叹道。


之后,我就打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去了别墅。


进去别墅后,我就发现方慧的妈妈坐在沙发上正看杂志呢,此时她已经换了一身紫色的旗袍,那本来就比较白的肤色在紫色旗袍的陪衬下,顿时又白嫩了好多。


明明是四十多岁的女人了,却保养的跟三十出头似的,从里到外都透着一股风韵!


我知道方慧妈妈对我的态度不好,于是就没跟她说话,直接往楼上走了。


“站住。”方慧妈妈忽然道。


我身子一停顿,扭头道:“阿姨,有什么事情吗?”

“方慧呢?”方慧妈妈问。


我一愣,心想方慧还没回来吗?皱着眉思考了几秒后,我便说:“她陪闺蜜去逛街了,让我自己回来了。”


“哦。”方慧妈妈这才松了一口气,说:“王峰啊,虽说你是刘树成的亲亲,但毕竟男女有别,以后离方慧远点儿知道不?”


“知道了。”我面无表情道。


说完,我也不上楼了,直接出去围着别墅转悠了一圈之后,发现方慧的车子真的没在别墅附近后,急忙拿出手机,拨通了方慧的电话。


电话是拨通了,但方慧压根不接。


我只好再打,结果方慧直接给我挂掉了,百般无奈之下,我直接发了个信息,说:“你妈从楼梯上摔下来了,速度回电话。”


几秒后,方慧的电话回过来了。


我咧嘴一笑,心说小样我还治不了你?然后才按了接听,紧接着就听方慧急道:“我妈怎么样了?”


“你在哪儿呢?”我说。


“我在桃源散心呢……我妈怎么样了?我……我这就回去。”方慧语无伦次道。


“哦,她没事……我想跟你道个歉,今天是我态度不对……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一般计较。”我急忙说。


“我妈到底摔了没有?”方慧意识到自己被骗了,直接愣着语气问道。


我说:“没有吧……”


“王峰,你真令人恶心。”方慧说完,再次挂了电话。


我心里说,不管怎么样已经知道方慧的下落了,索性就直接打车去找方慧了,毕竟这种事情电话里不好说,加上方慧性子又倔,估摸着电话里道歉她肯定不鸟我!


“喂,你去哪儿呢,该做晚饭了!”正在我准备出去的时候,方慧妈妈出来了。


我怕纠缠太久,方慧会换地方,于是就说:“去买菜,一会儿就回来了。”


“买条鱼,我要吃红烧鱼。”方慧妈妈说。


擦,看我不顺眼还想使唤我?我偷偷的翻了个白眼,也没有理她,直接“哦!”了一声,就赶紧跑到小区外面打了一辆出租车,说:“师父,去桃源!”


桃源是这个城市的一个景点,里面有个挺大的采摘园,并且到桃花盛开的挥手,有很多即将结婚的新人,都会选择来桃源拍婚纱照,那时候漫天遍野的粉色桃花,贼漂亮!


………………


到了桃源,我四处打量一下,就发现了方慧的那辆白色的玛莎拉蒂,毕竟是一辆豪华跑车,停在那儿还挺显眼的。


看见方慧的车子,我心里就放心了一半,然后就开始找她。


桃源挺大的,我左转转右转转,大约二十分钟左右吧,我才看见刘方慧在一个石凳上坐着,眼睛看着前方。


我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只见有三对新人正在拍结婚照呢,其中一对已经拍好了,正在收拾东西。


估计方慧此刻也在向往他们的生活吧?即使没有别墅和跑车,但最起码有男人在身边疼着,也不会为了多继承一些财产儿找陌生的男人来代孕……


想到这里,我不禁觉得方慧有些可怜了。


我慢慢的走到方慧身边,说:“方慧……今天的事情,对不起!”


方慧眺望的出神,完全没有意识到我的到来,顿时就吓了一大跳,说:“呀,你怎么来了?”


“我是来跟你道歉的……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我很是诚恳的道歉道。


方慧则时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算了吧,这事儿和你没关系……当时我的脾气也太倔……两清了。”


“啊?”我一时间有点儿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就说:“这是怎么了,林大小姐居然给我道歉了?”


“是不是贱啊你!”方慧顿时就气的小嘴一撅,从地上抓起一个小石子就朝着我砸了过来。


我急忙闪躲,然后嘿嘿一笑,说:“不好意思……习惯了,再给你道歉一次,是我不对,我的错……”


“这还差不多。”方慧走过来,哼道:“蹲下!”


“干吗啊?”我问。


“背我走过这条桃花廊……”方慧说。


我愣了一下就蹲下了,然后方慧直接抱住我的脖子,我慢慢起来,双手扶住方慧的那双修长的美腿,然后说:“走几遭?”


“一遭就行了。”方慧说。


我起身后,方慧就抱紧我了,她胸前的那两团浑圆直接就压在了我的背部,怪柔软怪Q弹的。


而方慧没有在意这些,只是在自言自语道:“刚才就有个男生背着她女朋友穿越了这条桃花廊,我看着怪羡慕的……”


听着她的口气,一时间,我竟然有种方慧把我当成男朋友的感觉!


背着方慧走了好久。


她就在后面紧紧的抱着我的肩膀,然后小脑袋靠在我脖子上,每次呼吸的时候,那炽热的气息都会喷在我的耳根后,极其诱人。


我忍着耳朵后面的酥麻,背后也是方慧那两团雪白色硕果,一时间也觉得美滋滋的,好像恋爱了一样。


“王峰,你帮我监视刘树成,行不行?”方慧忽然道。


我顿时就愣着,这特么又是哪门子套路?


“我可以给你钱……虽然不知道会有多少,但我尽量给你三十万以上,行吗?”方慧急道。


我皱眉道:“到底怎么回事啊,你慢慢跟我说。”


“我怀疑刘树成另安排了女人帮他代孕,总之……你帮我调查一下他,王峰,在这个城市里我没有几个信得过的人,只能求你了,行吗?”说着,方慧就抓住了我得大手,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

看着方慧这样,我顿时就有点儿心软。


毕竟,自己长这么大,都没有这么漂亮的女人求过自己,此时见方慧主动抓着我的手,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乞求般的看着我,直接把我的心都给融化了。


我很想答应,但又怕被刘树成发现之后,直接让我巨额赔偿。


毕竟合同还在堂哥那里,里面具体是一些什么内容,我还真的没有看过。


我说:“刘树成真的找其他女人了吗?你是怎么知道的啊?”


“绝对是,昨晚我本来要给刘树成发脾气,质问他下药的事情,结果就发现刘树成的衣服上挂着一跟长头发……你是知道的,刘树成的下面根本不中用,他找女人当然不是为了让自己快乐,而是……要让那女人帮他代孕。”方慧说。


我皱眉道:“万一是你的头发呢,你头发也不断啊。”


“那是酒红色的头发,发色和我的不一样。”方慧气恼道。


我还是有点儿蛋疼,就忍不住说;“如果刘树成一点儿性能力都没有的话,他……他为啥和你在一起啊,你们……还结婚了!”


说完,我就看见方慧脸色一沮丧。


我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就赶紧道歉道:“对不起啊!”


“没事。”方慧仰起头眨了眨大眼睛,尽量不让自己哭出来,她说;“其实,刘树成追我的时候,我都不知道他哪儿不行……他整整追了我半年,又是送早餐又是送花的,没间断过……后来我们在一起了,他也没有对我做出过分的事情,一直都是谦谦君子的模样。”


我听着,没吭声。


结果方慧讲着讲着,才说:“后来我才知道,刘树成追我……完全是做给他的兄弟们看的,当时刘超就跟我一个学校,他就是想证明自己的性取向正常,后来结婚了,刘树成就越来越疏远我……”


我皱眉道:“那,你后来为什么不离开刘树成呢?”


“可能是习惯了这样的物质生活吧,也可能是觉得除了性方面之外……他对我还算好。”方慧叹道。


我则不知道说什么了,沉默良久,就问:“那如果刘树成真的又找了女人代孕呢?”


“那我就和他离婚,我们是领过证的,到时候我也会分到钱……胡军,你帮帮我吧,我不会亏待你的。”方慧哀求道。


一时间,我也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地步。


自己要帮方慧的话,那就要彻底跟刘树成闹翻,到时候八十万就打水漂了。


但是不去帮方慧的话,到时候刘树成领着另一个大肚子女人回来了,那我也没有任何的钱可拿。


就在我思考的时候,方慧也忽然说道:“胡军,就算是为了你自己,你也应该调查一下的啊,如果刘树成领着另一个大肚子女人回来了,不但我要被赶出家门,你也一分钱也拿不到!”


“……嘶!”我倒吸了一口冷气,说:“行,我帮你,不过,在我帮你的这段时间里,我们人要继续发生关系,万一你例假没了之后,直接怀孕了呢?”


方慧听后,犹豫了几秒,说:“行。”


我又说:“三十万,不管怎么样,都要给我……我真的很缺钱。”


“行。”方慧这次没有丝毫的犹豫道。


方慧随后说;“那从明天开始,刘树成只要一出门你就跟上,等查到什么蛛丝马迹了,就立刻告诉我,知道了吗?”


“也行。”我说着,就坏坏的朝着方慧打量了一样,很是流氓的问道;“那啥,能不能先给点儿福利啊?”


“想得美。”方慧直接轻哼一声。


我不依不饶,说:“咱俩都睡过的关系了,我这次这么帮你……你就不能给我点而好处么?”


“又不是不给你钱。”方慧说。


我就反驳说:“钱那么俗的东西……你亲亲我,我肯定干活更有劲了,监视刘树成的时候也会打起十二分精神的。”


听我这么说,方慧就很是娇嗔的看了我一眼,说;“就一口哦。”


“恩恩恩。”我赶紧点头,生怕方慧会反悔。


犹豫几秒,方慧终于走过来,然后在我的嘴上“啵儿”的亲了一口。接着,方慧就要松开往后退……


这一刻,我直接抱住了方慧那柔软的小纤腰,很是流氓的说道:“好了,你亲完我了,现在轮到我亲你了呦!”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