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男朋友叫我打开腿上我 帝君你的太大了很痛

更新时间:2020-11-20 16:55:36

“李琳,那份研究成果如果给你的话,你能不辜负你老师的心血吗?”


当老张问起这个的时候,李琳那双裹在高跟鞋里的玉足停下了脚步。


她明白老张的意思,是指点那份研究成果的署名权和所有权等其他权利。


老张可以不在乎钱,但是却绝对不能不在乎亡妻一辈子的心血跟付出。


所以李琳赧然的摇摇头,“对、对不起老师。”


话说完,李琳轻咬着下唇,迈步离开了老张的住处。


她没有资金投入后续研究,也没有实力将研究成果转化为临床药物。


她什么都没有,最大的能力可能也仅是依靠自己从恩师那学的东西,继续深化研究成果,可这并不足以让她为恩师拥有所有应得的权利,毕竟她没有恩师在医学界的地位。


在李琳离开后,老张也犯了难,想帮李琳拥有幸福的生活,也想帮亡妻得到应有的权利。


可是眼下看来,似乎很困难啊!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有家药品生物科技公司,已经瞄上了他亡妻留下的研究成果……

第二天早上睡醒后,老张就开上车子,前往郊区找他的好友老韩。


 文学

老韩的情况跟老张差不多,老张膝下无子女是因为亡妻有点问题,老韩倒不是,老韩是儿子跟儿媳出了意外,老伴病逝,如今就他跟孙女两个人生活。


同为光棍,所以两个人的来往比较密切,关系较好。


来到郊区老韩的平房大院门前后,老张停下车子,下车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老韩,我听说你有个亲戚是干医药生物的,你给我介绍一下吧!”


走进大院后,老张扯着嗓子就喊了起来。


他今天来意很明确,就是为了让老韩帮忙联系下,看看能否继续研发成果并冠注亡妻的名字。


毕竟是亡妻的心血,如果不能继续下去,他觉得将会是种很大的遗憾。


只不过在老张扯着嗓子喊完后,并没有得到了老韩的回馈,反倒有个女声回道:“老张,我爷爷不在家,出门办事情去了,你先坐会儿吧,估计也快要回来了。”


这声音很甜很清脆,像是鸟儿在歌唱一般。


随着老张进入大院,也看到了此刻站在院子角落里正洗头的韩蕊。


韩蕊是老韩的孙女,自己父母意外去世后就一直跟老韩生活在一起,如今正在读大一,也是医学院的学生,之前曾多次跟着老韩到老张家去玩过,是个很活泼灵动的丫头。


而且用老韩的话说,这丫头没大没小的,也不喊个张爷爷,开口闭口就是老张。


不过对于此老张却是不介意,称呼而已,只要不是王八蛋之类的带有恶意,都无所谓。


况且漂亮的女孩总是拥有特权的,尤其是像韩蕊这么漂亮的女孩。


她的美,她的青春烂漫,就好像阳光一样,每次见面都温润着老张的心田。


只是今天老张却没有这种感觉,主要是这时候韩蕊撅腚洗头的姿势,实在太销魂了。


白色的蕾丝纱裙下,一双白皙而又修长的玉腿笔挺,因为尽力弯腰低头的缘故,导致翘臀紧紧挺起,将那种丰挺的轮廓撑起。有风起的时候,更是撩动裙摆,隐隐都能看到粉色的小裤。


这种旖旎的诱惑,让昨晚刚刚经受了李琳极尽撩弄的老张,心里忍不住的有些躁动。


不过他终究也没有做出些什么出格的事情来,毕竟那可是老韩的孙女。


赶紧将目光收回后,老张来到了韩蕊的身前,帮她把倒在地上的洗发膏给扶起。


“蕊蕊,你爷爷去哪了,他一天到晚不就爱摆弄这点菜园子么?”


韩蕊这时候能把满头长发泡在水盆里,边湿润着边对老张回道:“这哪知道,他就跟我说出去下过会儿就回,别的什么都没说。我估摸着……上哪找老太太去了吧?”


老张笑着摇摇头,“你这孩子……”


老韩对老太太没啥兴趣,以老张几十年的相处,他觉得老韩就只对鼓捣土感兴趣。


原本城里有楼不去,非得回郊区住这大院,为的就是院里有土供他栽种东西。


跟韩蕊闲聊了几句后,老张就坐在院子躺椅上准备抽支烟。


可就在这时候,韩蕊却突然‘哎呀’一声,随即赶紧拿水冲洗眼睛。


眼睛里不小心弄上洗发膏的泡沫了,这让韩蕊感觉挺疼的,可她显然忘记了盆里的水也有洗发膏泡沫,所以冲洗的时候让她痛到更厉害了,于是赶紧向老张求救。


“老张,我被泡沫弄疼眼睛了,你快打点清水帮我弄弄!”


老张掏出烟来都还没来得及点上的,就听到了韩蕊的求救,于是赶紧去打水。


只是端着清水来到韩蕊身前时他却愣住了,因为这时候韩蕊已经紧闭着双眼站起身来,湿漉漉的长发上有水珠滴落,打湿了身前的白色T恤。


夏天T恤本就薄透,这会儿被打湿了更是紧紧贴在韩蕊胸前。


而那种凸起的轮廓已经充分证明,她T恤里面啥也没穿,就这样真空上阵。


眼下被打湿的T恤紧贴在身上,甚至隐隐都能看到其内的白皙迷人娇挺。


真想上手揉搓一顿啊!

想是这么想,但老张真不好下手,且不说这是老韩的孙女,单就年龄来说也不合适。


人家小姑娘才刚19岁,那真是嫩的掐一把都出水的好年纪,自己怎么能祸害人家。


所以老张赶紧收敛心思,端着水盆上前,准备撩出清水来给韩蕊冲眼睛。


可偏偏就在这时候,韩蕊也不知道怎么的竟然往前走了一步。


这一步本没啥大问题,但老张端着水那问题就出来了。


被韩蕊把水盆一撞,哗的一下子,倒了半盆水在她胸前。


原本只是头发上滴滴答答的水,T恤湿润的还不算严重。


现在可倒好,彻底浇了个透,以至于里面不光白皙看得到,就连白皙顶端的粉嫩都看得到。


这下子可把老张给刺激坏了,脑子都不转了,那只魔爪全凭本能触碰上了韩蕊的胸前。


下一瞬,他就触摸到了那娇嫩迷人的顶端。


而这时候的韩蕊正在惊愕哪来的那么多水,都还没回过味儿来呢,胸前感觉就跟触电似的麻了一下子。那一激灵,直让她感觉下面那地方竟然有种说不出的反应来,好想干点什么。


随后更是有娇媚的嘤咛声,从她那张猩红的迷人小嘴儿中发出。


韩蕊都羞坏了,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想睁开眼睛看看可是眼睛好痛。


此时的老张也在碰触到韩蕊胸前的瞬间回过神来,暗骂自己混蛋,怎么可以做出那种事。


只是这事做都已经做了,承认是万万不能的。


于是老张赶紧说道:“蕊蕊,我刚端着水过来,你干嘛突然往前走一步啊!”


韩蕊这才意识到,水是老张端来给她冲眼睛的,自己不小心撞上的。


这让她长长松了口气,刚才那撩人的一下子,她还以为是老张对她那样儿呢……


意识到整件事情都是刚才自己错误导致的意外后,韩蕊也就不再惦记了。


赶紧用盆里剩下的清水,在那冲洗着眼睛。


而旁边的老张则暗暗松了口气,还好还好,得亏韩蕊没接触过男人,所以没有感受出来刚才他是用手碰的。同时老张也在心里劝诫着自己,以后绝对不能再做这种事情。


当韩蕊冲洗完眼睛后,本想对老张道谢,但是看到自己身前几乎等同于没穿衣服后,顿时大羞不已,红着脸赶紧拿双手捂住,羞到不行不行的。


对于此,老张展开了适当的劝慰,“没什么的,我都这么大把年纪了,什么没见过。”


“在我眼里,你现在跟三两岁的时候没什么区别,都是小孩子。”


老张倒是没见过韩蕊三两岁的时候,但是韩蕊能够明白老张的意思,在老张眼里,她永远都是个孩子。想想倒也有道理,之前爷爷在家时她也是这么穿衣服的,不也没什么吗?


想到这些,韩蕊心里的羞意才缓释了许多。


不过当然不能再这么透着,所以她赶紧糊弄着冲洗完头发后,就急匆匆的转身往屋子走去。


可因为地上刚才倒了水的缘故,韩蕊脚下顿时一滑,整个人都朝着老张扑了过去。


老张倒是有心扶她,可根本来不及,于是第一时间就被韩蕊给扑倒在地上。


而且特别尴尬的是,韩蕊胸前的其中一蓬娇媚还刚好怼在他身下。


那种温热那种饱满,顿时深深刺激到了老张。


以至于让他情不自禁的,身体就生出了暴躁的反应。


而这种暴躁的反应,直让韩蕊感觉到诧异——


“老张,你裤兜里塞着啥呢,好硬,戳的我怪难受的……”


老张好尴尬,他怎么跟韩蕊说呢?


韩蕊似乎也没想让他回答,自己能做到的事,不求别人,所以她伸出白皙小手摸了过去。

老张当时就急眼了,这哪能摸,这玩意儿就跟电棍是一样的,不能摸,一摸要出事情的!


于是老张赶紧对韩蕊说道:“没什么,就是根伸缩棍,你赶紧起来吧,万一你爷爷这会儿回来看到,咱俩这像什么样子,他非得误会不可。”


韩蕊这才想起自己趴在老张身上,似乎确实不太合适,于是赶紧起身,并且伸手把老张给拉起来,“老张,对不起啊,你没事吧?”


老张摆摆手,这能有什么事情,有也只是下半身的事。


与此同时,韩蕊也注意到了老张的身下,伸缩棍怎么还撅着呢?


微愣过后回过神来,韩蕊俏脸通红通红的,几乎要滴出血来。


她是没跟男人接触过那方面的事情,可她还没上过初中生物课吗?


男男女女的生理结构,她在生物课上都学过的。


况且如今她还是医学院的学生,身体构造更是基础课程,她怎么可能不清楚。


所以回过味来知道什么是收缩棍的她,赶紧羞涩的跑回了屋内。


刚才竟然用胸前把老张的那给怼上了,自己腆着脸问什么东西戳的难受不说,还要摸摸。


想起这些来,韩蕊就觉得自己羞到要死要活的,实在没脸见人了。


而院子里,老张也很是尴尬,这次自己可真不是故意的,是韩蕊自己拿胸前怼上来的。


那么宝贝儿的东西,又怼在了身上那么敏感的地方,他没反应怎么可能。


只是见到刚才韩蕊羞涩的样子,他也知道韩蕊已经发现了事情的真相,所以很尴尬。


可又怕引起韩蕊误会,于是老张思虑再三,最终来到窗口前说道:“蕊蕊,我不是故意的。”


“你也知道,你张奶奶已经去世三个多月了,我根本没有接触过别的女人。”


“而你又那么年轻,碰到我的位置又那么敏感,所以我那儿就不受控制的起来了。”


“但是你相信我,我真不是有意的……”


老张在窗外做起了解释,怕韩蕊会误会这件事情。


但韩蕊显然并没有误会老张,这点从她随后的开口就听出来了。


“老张,没事的,这事不怪你,是我自己脚滑把你给扑倒的。”


“而且我是学医的,我知道有些事情只是身体本能而已,我不怪你。”


听到韩蕊这么说,老张心里就松快了许多,别闹起误会就好,免得背个老流氓的骂名。


可紧随其后的,韩蕊的声音就再度从房间内传出。


“但是今天的事情你不许告诉任何人,对谁也不许说,包括我爷爷。”


能够理解,毕竟是那么羞人的事情,谁愿意把这种事告诉别人。


于是老张连口答应,保证不会把这事给说出去的。


重新坐回躺椅上,老张点燃了那支烟,深深抽了一口。


还好,误会总算是解除了,这事也就算是过去了,以后可不能再跟韩蕊起旖旎。


毕竟韩蕊是老韩的孙女,也是个19岁的小姑娘,可不能再那样儿了。


老张心里惦记着这事,但韩蕊心里却惦记着另外一件事情。


临放假前老师布置了一份作业,说是做一份关于男性那方面的专业调查。


鬼知道老师为什么会布置这样的作业,这让韩蕊当时觉得很难堪,连个男朋友都没有的她怎么去调查,难道开口问爷爷?这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一直憋在心里都是个愁。


不过刚刚接触完老张后,她觉得这个问题不再是问题了。


老张跟自己熟悉,两人刚才又那样旖旎的接触了一次,虽然问起来好像也会羞羞的,但是总比问爷爷或者去大街上随便抓个男人强吧?


于是下一刻,换完衣服的韩蕊就从屋子里出来了。


深吸口气后,她很是认真的对老张说道:“老张,你配合下,我们一起研究性可以吗?

“研究啥?!”


老张当时吓的烟都差点掉了,他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


但看韩蕊那张精致脸蛋儿上的羞赧就知道,他没幻听,韩蕊真要跟他研究‘性’。


望着满面绯红赧然的韩蕊,老张都有些急眼了,这玩意儿咋研究啊?


这些年除了做,他还真不知道有别的研究方式。


随后韩蕊就在羞赧中做出了解释,表示是医学院老师的作业,她也没人问……


听到韩蕊的解释后,老张这才了解,原来韩蕊不是要跟他做那个啊!


也不说好心中是轻松还是失落了,老张问道:“那你说吧,怎么研究?”


韩蕊掏出了手机,看了看手机照片上老师留下的调查方向后,她红着脸问起了老张,“那个,你平时跟女人做那个的时候,一次能做多久?”


问完这个问题,韩蕊就捂住俏脸,直感觉手都被烫到了。


她都不知道老师为什么要不知这种作业,可是没办法,老师自然有老师的道理,就跟老师有评定她挂科的权利一样,所以她只能按照老师的规矩和要求照做。


不过这个问题老张回答起来却是不那么困难,相反隐隐还有些骄傲,“俩小时吧!”


“啊?那么久啊?!”


韩蕊都被这个答案给惊住了,之前她给多个要好的女同学打电话询问这事。


有说自己男朋友十五分钟的,有说半小时的,还有说一个小时的。


但一个小时就算是同学答案里的极致了,根本没有人填写俩小时。


这会儿老张竟然爆出了俩小时来,这让韩蕊忍不住怀疑老张造假。


而她那种怀疑的目光,也让老张感觉到心里有些小不爽。


他很是认真的说道:“我真是俩小时,如果你不信的话完全可以……”


老张下意识的想说让韩蕊验证一下,可话到嘴边才反应过来。


他怎么验证,难不成把韩蕊给推倒,然后俩人现在就开始啪啪个过瘾?


这显然是不现实的,所以老张连忙改口,“你不信的话就算了,反正我不吹嘘。”


韩蕊想了想,老张好像还从没说过大话,也不是说大话的那种人。


所以思来想去的,她最终还是选择相信了老张,继续写下了两个小时的答案。


随即在问到第二个问题时,韩蕊就感觉到更羞了,当真是没法说出口。


可是实在是惦记着挂科的事,所以她只好忍住羞赧如实问道:“老张,你那直径是多少,长度又是多少……”


老张这会儿是真懵了,他哪知道这个呀,谁会闲极无聊的拿皮尺去量那玩意儿。


不过他更好奇,“你们老师到底是怎么想的,怎么会让你们做这种问题?”


韩蕊也很苦恼,“我也不知道啊,可是老师就是让做,我们又不能不做,她真是的……”


在嘟哝声中抱怨了几句后,韩蕊将赧然的目光重新投向了老张。


“老张,你就跟我说说嘛,我都能忍住害羞,你有什么不好开口的,快和我说说吧!”


好吧,既然韩蕊想知道,老张也只能告诉她了,不过具体数值确实没有。


他伸出手比划了下,“大概这么长,这么粗吧,这是不冲动的时候。”


看看老张比划的大小和长度,韩蕊都忍不住的害怕了。


不冲动的时候都有近20公分长,这要是冲动的话……


下意识的低头看看自己身下,韩蕊吓坏了。这要是进去了,不得直接弄到小腹?


韩蕊总算是明白了,难怪每次做的时候女人都会啊啊的叫唤,原来是疼的啊!

又连续问了几个问题后,韩蕊终于翻页看到了最后一题。


看到最后一题后,韩蕊彻底傻眼了,也再也忍不住心头的那种羞。


因为老师在作业上布置的是,让每个学生都拍摄一幅关于异性那里的照片。


韩蕊都羞疯了,她上哪去弄那种照片啊,难不成去网上截图?


其实这还不是最尴尬的,最尴尬的是,她都没接触过成年男性的那里,这会儿竟然要拍摄。


单纯的在脑海中想想,韩蕊都觉得心里羞臊的厉害。


只不过这毕竟是老师布置的功课,所以不管她愿不愿意,都必须要做。


况且她是医学院的学生,见到人体是很正常的,所以老师的行为根本不过分。


只是真要说出口去拍老张那里,这、这……这让韩蕊怎么说出口嘛!


她一个清清白白的大姑娘,竟然主动要求拍人老张那里,简直尴尬死个人了。


见韩蕊在那连尴尬带羞涩的,老张十分好奇,连大小和能做多久都问了,还有啥可问不出口的,于是他就直接凑上前,把韩蕊的手机要过来看了一眼。


这一眼过后,他总算明白韩蕊为什么不肯定开口了,这事让他都觉得有些尴尬。


不过尴尬之余,隐隐还有些个难以抑制的小兴奋。


刚才韩蕊不信他怀疑他的能力还有大小,眼下不就是个间接证明的好机会吗?


所以打着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说谎的幌子,老张成功劝服了自己。


他站起身来说道:“既然已经帮忙了,那就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这样,你拍吧,反正就是张照片而已,将来你从医肯定也会见到的。”


“到时候你总不能因为看到了男人的那里,你就不救人了,躲起来让病人等死。”


“身为医生,这就是你的职责,哪怕再羞人也得坚持下去!”


在老张说完这些后,韩蕊冷静的想了一想,好像还真是。


今天拍照片她可以羞赧,那以后呢,难道以后面对需要救治的病人时,她依旧羞赧吗?


从这点上,她好像也了解到了老师的用意,老师是想让她们磨练自己,应对羞涩!


心中想明白了,韩蕊也就深吸口气,重重的点了点头。


“好的老张,我明白了,我一定会征服自我的!”


话说完,韩蕊就走到老张身前,伸出白皙小手握住了老张的裤腰往下褪。


“动手的事情还是我来吧,我要战胜我自己!”


听起来是挺带劲儿的,可是真当要褪掉老张裤子的时候,韩蕊却是紧张的娇息急促。


这毕竟是她头一次见那男人那里,而且还要拍照,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


只是在紧张之余,她隐隐的还有些许好奇感,好奇成年男人的那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而时候的老张则满心的兴奋,他没有套路韩蕊,一切都只是韩蕊自己愿意而已。


所以他要给韩蕊看看,在满足韩蕊好奇心的同时,也证明自己在那方面的强力。


因而在随后,裤子就被韩蕊那只小手给一点一点的褪掉了。


在褪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韩蕊也终于渐渐欣赏到了那让她本能感觉到觊觎的存在。


此时此刻她的心里好慌,一双玉腿更是不停的磨蹭着,这全都是下意识的行为。


因为她知道,眼下老张露出的那东西,是放在她身子里面用的。


而且用起来的话,一定会让她感觉到会有种特别的滋味。


只是以现在这种没有崛起的状态显然是不合适的,所以韩蕊羞声说道:“老张,你让它起来好不好,我想看看它起来的话,到底是什么样的……”

起来的话能是种什么样子,当然是暴躁的、狰狞的,只不过这点韩蕊显然没有见过。


老张倒是有心让她见识一下,只是这玩意儿不受到什么诱惑,显然是不会撅起的。


所以他是否愿意,跟那玩意儿是否崛起完全关系。


努力了几次终究也没有成功后,老张赧然的说道:“不是我不同意,只是它得受刺激啊!”


韩蕊听到这话,脑海中也回想起了曾经学的知识。


确实,想要见到老张那里的崛起,需要一定程度上的刺激,老张没有在说谎。


只是,她一个未经人事的大姑娘,怎么才能让老张那里崛起呢?


想起这点,也就不自禁的想起之前是怎么让老张拿‘伸缩棍’跟戳到胸前的。


韩蕊意识到,自己的胸前,好像就可以刺激到老张,让老张崛起。


只是自己一个大姑娘,连正儿八经的男朋友都没有接触过,怎么好意思让老张玩弄她那儿。


可不那样的话,又没法认真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毕竟老师是让她们拍摄那种崛起照片的。


思来想去的,韩蕊心里也没个答案,整个人都显得特别纠结,红润着脸蛋儿不知该如何是好。


既想完成作业,又不想让老张玩弄自己胸前,所以韩蕊急道:“老张,你想想办法嘛,怎么才能刺激到它,让它赶紧崛起?”


老张也挺苦恼的,不受刺激,怎么可能崛起呢?


于是在韩蕊的再三催促下,他也着急了,“你亲它,你亲它它就被唤醒崛起了吧!”


韩蕊大羞,亲老张的那里,她怎么可能做得到,那不是亲吻别的地方。


而且如果真要亲的话,这可算是她的初吻。


以后闺蜜问起她的初吻她怎么说,难不成就说初吻给了几把?


于是下一刻,韩蕊在嗔瞪了老张一眼后,主动伸出了白皙小手。


她心里已经有办法了,已经亲吻的刺激可以,那么动手的刺激一样也可以。


所以紧随其后的,她那只白皙小手,就撩向了老张的身下。


虽然也很羞人,但这比动嘴巴亲吻,让老王玩弄她胸前,都要简单且容易接受的多。


同时她也在心里劝慰着自己,这只是为了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而已。


而望着韩蕊那只羞答答的小手慢慢伸过来,老张的情绪也越来越亢奋,越来越激动。


竟然要被韩蕊这样的小姑娘给帮忙,真是过瘾呐,要是能亲亲她那俩大那个,就更好了。


此时此刻,在韩蕊那具娇媚胴体的诱惑下,老张已经没有了理智,有的只是无限的欲望,他现在只想从韩蕊身上得到更多的满足,如果能够狠狠攮进去,享受韩蕊的娇媚,那就更好了。


理智?去特么的理智吧,现在只有欲望,没有理智!


韩蕊的白皙小手离他那越来越近,韩蕊自身也是挺紧张的,以至于娇息格外急促。


毕竟是头一次接触这种东西,说不紧张那是假的。


只不过也说不清到底是为了完成作业,还是因为内心深处那种本能的好奇,她终究还是没有停下手,一路往老张身下摸去,往那个让她感觉到慌乱却又殷切希冀的地方摸去。


终于,她敏感的指尖,碰触上了那令她感觉到烫手的存在……

那种火热的碰触感,让韩蕊心中羞慌到了极致,这可是她第一次接触男人那里。


而老张又何尝不是第一次,他可是第一次被韩蕊这么年轻的小姑娘碰到那儿,而且韩蕊还那么漂亮那么迷人,像朵含苞待放的鲜花一样,直让他有种为起开苞的冲动。


只不过就在这种激情艳旖的时候,突然,大门被推开的声音响起。


原本还想将小手完全触碰在老张那里的韩蕊,听到声音赶紧把小手给撤走,更是红着脸急促进屋。老张也是着急忙慌的一把提上了裤子,那感觉就跟偷东西差点被主人发现似的。


都不用商议,推门而入的人肯定是老韩。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进门的正是老韩。


老韩也是不辜负老张的信任,手里拎着一包种子,这显然是又要在院子里鼓捣东西了。


为掩饰心中的慌乱,老张赶紧主动开口,“你又准备鼓捣些什么?”


见老张在家,老韩嘿嘿笑着,“好东西,等明年长出来你就知道了。”


所谓的好东西,可能也就是在老韩眼里吧,毕竟上次他说好东西,长出来的是冬瓜。


所以他口中的好东西,跟通常意义上的压根就不是一回事儿。


老张倒也不是真的关注老韩种什么,他就是转移话题掩饰心慌而已。


这会儿稍稍好些了,于是他也就提起了来意,问了老韩生物科技公司的事情。


当他问出口后,老韩胸脯拍的砰砰响,“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老韩就是仗义,甭管什么事,先把胸脯拍了再说,这点老张都了解多少年了。


事实也的确如此,随后老韩在免提打电话的时候,老张就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内容。


电话里老韩那个亲戚表示,这事是个大好事,赚钱的大机会,但是干不了,没有那么大的资金去研发,也没有相关的科研团队,就好比九十多岁的老头儿面对十八岁的小姑娘,有心无力了。


听到通话内容,老张心里稍稍有些小郁闷,不过也没怎么正经当个心结。


他现在的心结只一个,那就是想办法将亡妻的研究成果继续下去,还必须是亡妻的名字。


关于这点,是绝对绝对要做到的,而且是想尽一切办法做到。


这,是他唯一能为亡妻做到的事情了,就冲那几十年的夫妻感情,他也不可能让亡妻的研究成果跟心血,变成他人的头顶上的花冠,绝对不可能。


跟老韩聊过这些后,老张就收拾下准备走人了。


老韩挽留道:“都快中午了,留下喝点呗!”


老张挥了挥手,开着车呢喝啥喝,本来年纪大了反应就慢点,喝完了再开车那不祸害人呢么!


拒绝了老韩喝酒的提议,老张就往大门口走去。


只不过就在快到门口时,突然韩蕊的声音响起,“老张,等等我,刚好带我进城!”


这突然响起的喊话声让老张微愣,不明白韩蕊到底是真进城还是假进城。


没准,是想借着这个由头跟他上车,然后好拍他身下的照片,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


心里这么惦记着,眼神中也就有了期待。


尤其是进屋换了身衣服后的韩蕊,更是让老张眼前一亮。


吊带裙,黑丝袜,除了青春烂漫的张扬外,还有让人迷离的性感。


单就那双裹在超薄黑丝袜里的性感玉腿,就让老张忍不住的暗吞唾沫。


这要是稍后再车里把那双玉腿给掰开,然后把嘴巴凑到中间去狠狠吃一口,该有多爽……

心里怀着旖旎,老张也就上了车,随后韩蕊也坐在了副驾驶上。


挥手跟车外的老韩告别,然后老张就开车往城里赶去。


路上的时候,韩蕊跟同学通着电话,似乎还真要去跟同学聚会,并没有继续作业的意思,这让老张心中难免有些小遗憾。不过也还好了,省的自己对老友的孙女犯错误。


深吸口气,老张不再多想,一门心思往城里开车。


而打完电话后的韩蕊也坐在车上闷声沉默了,时不时的会偷偷窥视老张两眼。


原本她窥视的意思是,老张不会因为之前的事情,就对她起了那方面的心思吧?


但经过观察后却发现并没有,老张很正直,连半分窥视她的意思都没有。同时她还发现,老张……好像挺有味道的,虽然脸上多了些皱纹,可是却棱角分明。


尤其是看看老张强健的体魄,比现在有些年轻人的外强中干可强多了。


而且再往深了看,似乎还越来越帅了,有种老帅老帅的感觉,越看越顺眼。


正在韩蕊窥视着老张的眉毛眼角时,老张也发现了她的行为,“你看什么呢?”


这话问的,让韩蕊心里稍稍慌乱,随即忙说道:“没有看什么,什么也没有看。”


话说完,韩蕊就赶忙拿长发遮住红润的脸蛋儿,紧接着更是扭头望向窗外。


“韩蕊啊韩蕊,你慌乱什么呀,你就说老张挺帅的就是了,他只不过问问而已,你有什么好慌的,心理素质怎么这么差呀,你以前面对老张时也不这样的……”


在心里韩蕊狠狠嗔责着自己,觉得自己刚才表现的太差劲了。


旁边开着车的老张瞥了韩蕊一眼,也琢磨不透韩蕊是个什么心思,就继续开车了。


不过那双裹在白皙玉腿上的黑色丝袜真是性感,透过丝袜看到的肌肤,多了一层妩媚的味道,这让老张感觉到异常的迷人,心里充满了欲望的情愫。


哪怕他已经强行压制,也依旧是忍不住的惦记着,如果能用手把玩下韩蕊的玉腿那该有多好。


只是韩蕊始终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他也不好伸手去强摸,况且心里还纠结着对不起老友呢!


汽车最终来到城里,老张都还没到家的韩蕊就已经下车了,跟她的女同学碰头聚会去了。


老张没什么事情,自然也就开车回家,琢磨着再想点别的招,把亡妻的研究成果弄明白。


不过刚刚到小区楼下的,老张就看到有个男人在单元门口鬼鬼祟祟的,不像是小偷,毕竟小偷没有手里拎着东西上门的。但他确实透露出些鬼鬼祟祟的味道,真挺像个小偷的。


而且老张还发现,这家伙好像有点眼熟,不知在哪见过似的。


下车后,老张来到了单元门口,刚准备上楼的就被这家伙给拦住了。


“张老师,您回来了,我都在这等您好久了,您也没在家。我是陈虎啊,你不认识我了?”


听到陈虎这个名字,老张终于有了印象,陈虎,李琳的丈夫,可李琳不是说他出差去了么?


不过这事也不好问,毕竟昨晚都跟李琳那样儿了,解释起来也麻烦。


于是老张热情的打着招呼,把陈虎给招呼到楼上去了。


只是同时老张心里也泛起了琢磨,不明白陈虎来找自己,到底是因为啥。


无缘无故的,他可不相信陈虎会拎着东西来看望自己,还满脸谄媚的笑意,非奸即盗似的。


事实上还真是如此,在回到家中客套了几句后,陈虎就提及了自己的来意。

“张老师,您爱人在关于男性那方面的研究成果,可是很了不起呢!”


“我已经听李琳说过了,这份研究成果将来绝对是造福无数男性同胞的,这是大善举呀!”


“不过就是不知道,您爱人的研究成果,如果进展到了什么样的地步呢?”


当陈虎提起这些的时候,老张就是个老糊涂也该明白他是因为啥来的了。


只是他并不反感,他现在正愁着找不到合适的合作方去将亡妻的研究成功给研发出来呢!


既然眼下陈虎提起这点,想必就是有一定的路子可以深化合作吧?


于是在随后的时间里,老张就询问起了陈虎的心思。


陈虎倒也没隐瞒,痛快的就把心思给搬了出来。


他现在就职于一家药品生物科技公司,公司领导对于老张亡妻的研究成果特别感兴趣,所以派他过来谈谈,看看双方有没有什么合作的可能性。


“当然,张老师您放心,这钱是绝对少不了您的。”


“我们老总都发话了,只要是愿意把您爱人的研究成果拿出来,他们评断过后确实有价值,就会给予您500万的现金合作奖励。您看,我们公司够有诚意吧?”


诚意倒是挺足的,毕竟是高达500万的现金。


但老张不图钱,他都大半截身子埋进土里的人了,金钱无法带给他诱惑。


他现在想的就只有一点——


“那研发人的名字,会是我老婆的吗?”


陈虎当时就笑了,“不是,张老师,您可能误会了。”


“我们老总给您500万呢,其实就是买断的费用,毕竟您爱人已经不在了,不能再参与后续的研发,所以研发人当然会是我们公司的相关专家。”


“您要知道,专家只要有了一项能够打开市场的药物,那以后就是金子招牌呀,他所研发出的新药物,这么说吧,不管有效没效,都会迅速兜售一空,那就是大笔的利润呀!”


“这种能够创造利润的点,我们老总怎么可能让出来呢,对吧?”


“再者说了,您爱人都已经去世了,古人说的好,人死如灯灭,人都没了,还要什么研发人的名字呢?无所谓了!”


“眼下呢,您该这么考虑,有了这500万,您就可以买别墅雇保姆,甚至您要愿意的话,再找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结婚都不是问题,让她给你生个胖儿子,人生多美满呀……”


陈虎还在为老张勾勒着未来的美好人生,而老张脸上却是斥满寒意。


不能给亡妻研发人的名字也就罢了,竟然还鼓动着让他拿亡妻生前的研究成果去换房子去娶小姑娘,这特么是人干的事吗?简直就是畜生一般的行径。还人生美满,美满他马勒戈壁!


难怪这个狗东西那方面不管用呢,这特么都是报应,活几把该!


原本对陈虎还有些愧疚感呢,毕竟昨晚让李琳帮自己给撸了出来,还把李琳那两蓬娇媚一通吃。这会儿……去特么的愧疚吧,老子愧疚你?你特么活该!


直接拎上东西,老张拽着陈虎衣领就从沙发上给拽起来了,“你给我滚,滚出去!”


连人带东西的,全部都丢出了门口,随即‘砰’的一声老张就把房门给闭上了。


他是真生气了,哪有这样的王八蛋,简直是丧良心!


但陈虎却不觉得有什么,反倒这会儿也生气了。


“不识抬举的老东西,肯特么给你钱就不错了,你还想抱着那点破东西去死怎么的?”


“曹尼玛的,还张老师,张你马勒戈壁,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嘴上低声咒骂着,眼神中也透露出怨毒的色彩。


很明显,陈虎心里已经惦记起了什么坏主意。

赶走陈虎后,老张就气呼呼的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掏出烟来点燃了一支。


真的很气愤,哪有这样的,做人到头来就图钱,别的什么都在乎吗?


当一个人连感情都没有的时候,那特么还配叫做人吗?连畜生都知道感情的存在呢!


猛抽两根烟,这才让老张的情绪有所缓释。


去洗手间洗了把脸后,老张就把陈虎个王八蛋从脑海中踢了出去,随即进厨房做午饭。


午饭倒也简单,一碗粥一份青菜,也就对付完了,不过今中午老张又对付了两杯酒。


心里不爽,亡妻的研究成果那事办的不利索,不爽,见了陈虎个王八蛋,也不爽。


两个不爽两杯酒,半杯酒下肚,脑袋小有晕乎,倒也不至于醉,心情松快了许多。


收拾完桌子回到卧室里,喝口回漱漱口,老张就准备睡个午觉休息一下。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敲门声却响了起来,而且挺急促的。


老张很不耐烦,心说陈虎个王八蛋还真是不见黄河心不死,看来有必要跟他好好说道说道,让他知道这世界上的人不是都像他似的,眼里只看到钱,很多人看感情比金钱重要多了!


穿上拖鞋下了床,老张来到门前一把就把门给推开了。


只不过推开房门后,见到的却不是陈虎,而是陈虎的老婆,李琳。


这个时候李琳穿着白色西装套裙,腿上套着一双黑丝袜,看起来跟个都市白领似的,只是那张俏然的脸蛋儿上却没有都市白领的悠闲,有的只是赧然跟歉意。


“刚才陈虎给我打电话了,说是过来跟你谈合作,想要恩师的研究成果……”


陈虎跟李琳倒是没说假话,说老张不懂事,那么大个人还跟孩子似的,让李琳来劝他。


李琳当然不乐意了,她很清楚老张要做的事情是什么,也并不喜欢陈虎那种金钱至上的观念,所以在电话里她训了陈虎几句,结果就演变成了俩人激烈的争吵,最后不欢而散。


李琳很生气,不过更惦记着老张,担心陈虎把老张给气着,所以过来看看他。


当老张从李琳口中听到这些话后,心里舒坦多了。


还是李琳懂事,像她这么漂亮又懂事心地还善良的女人,怎么就嫁给了陈虎呢?真是的!


招呼李琳进屋落座后,老张也坐在了沙发上。


“李琳,不是我说陈虎的坏话,也不是挑拨你们两夫妻之间的关系。”


“只是这个陈虎真的不适合你,他这个人把金钱看的太重了,简直要大过天。”


“一个人没钱看的重要没什么不好,但总有些东西是比钱更重要的……”


老张跟李琳说了很多,而李琳也点着头,承认着老张说的都对。


“只是当初我母亲生病,是他把钱给垫付上的,我得报恩啊!”


当李琳说起这个的时候,老张哑口无言。


他是真不清楚,原来李琳跟陈虎之间,竟然还有这层关系存在。


他就说嘛,李琳心地这么善良的女人,怎么可能跟陈虎那种人走到一块,价值观都不对等。


思来想去的,又借着那点酒劲儿,老张突然冒出了一句——


“要不然你跟我在一起吧,你欠他多少钱,我砸锅卖铁也替你还上。”


“啊?!”


李琳都懵了,远没想到突然之间,老张会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但老张在酒劲的怂恿下,显然胆子更大。


他直接把李琳那具娇媚的身子给扑倒在了沙发上,随即有力的大手也一把触弄在李琳的丝袜大腿上,嘴巴更是在李琳那张猩红小嘴上狠狠亲了一口。


“李琳,我想搞你,狠狠的搞你,我要弄在你里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