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熟妇的荡欲 小宝贝你下面都湿透了

更新时间:2020-11-20 16:54:36

中午张总强行和刘琳一起吃饭,期间故意找话题接近她。


“这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主要还是公司培训的好。”刘琳用官话回击张总。


“你放心吧,在咱们公司好好地待着,不用有任何的心理压力,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一定会帮你的,奖金什么都不是问题。”


张总故意,挑着眉眼,对刘琳讲道,其间想要表达的含义已经不言而喻。


“多谢张总提拔,您放心,这点道理我还是懂的。”这种职场上的性骚扰也不是第一次了,刘琳心中已经想出一百种方法来回击张总。


“我就知道你是一个聪明人,好好干,以后,你的路长着呢。”张总一边笑着一边拍了拍刘琳的手背,眼中写着明显的欲望:“今天晚上下班后记得先不要走,我给你举办小型的欢迎会,请你好好的吃一顿。”


这只老狐狸,欲望还真是够强的。


刘琳在心中暗骂,却不得不陪着一张笑脸,点头附和着张总:“那就有劳张总您了。”


张总笑呵呵的答应着,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带着刘琳回到她的工作岗位。


正所谓千金买一笑,张总为了晚上和刘琳的约会,对刘琳异常的好,任何的重活儿都不肯让她干。


快到下班儿的时间,趁着没人,刘琳给老周打去电话。

 文学


老周本来想借着今天晚上,给刘琳接风,因此准备了不少好吃的,还花了大价钱。买了一瓶红酒,香薰,再配上几根儿蜡烛,想搞一次浪漫。


突然听见电话响起,一看是刘琳的,老周立马笑呵呵的接了起来:”琳怎么了?是不是快下班儿了?你放心东西我都已经准备好了,你早点儿回来就行。”


“周伯抱歉啊,我正想跟你说呢,今天公司有事,我不能回去那么早,恐怕不能和你一起吃晚饭了。”


刘琳压低着自己的音量,隔着电话对着老周讲到,语气写着深深的愧疚。


“是这样啊!”老周瞟了一眼,摆着精致餐布的桌面,眼中写着满满的失落,但既然刘琳都已经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强迫人家:“那你不用管我,好好玩早一点回来。”


“周伯,谢谢你!”刘琳松了一口气,远远瞧着,张总摇着他那大屁股朝着自己走过来,飞快的挂断电话。

“小琳,工作一天累了吧,走吧,我带你去吃点儿好的。”


张总笑嘻嘻的看着刘琳说道,不管刘琳同不同意,直接挽着她的手腕,强行带她走出公司。


路上,张总安排刘琳和自己一起坐在后座,借机吃了刘琳不少的豆腐。


挨着张总那油腻的身子,刘琳再次觉得,自己没有任何想要吃饭的欲望,可前面是司机,刘琳不好表现的特别明显,只能僵硬着身子,敷衍着张总。


“小琳啊,地方到了,咱们下来吧,这里可是整个南京最有名的五星级酒店,江景城。”


张总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故意炫耀,挺着自己的大肚子,和刘琳靠得十分的近。


“张总真是让您破费了,您说说本应该让我请你,现在倒是反过来了,这样吧,以后要是有时间,给我一个表现机会。”刘琳带着妩媚的笑,胸脯有意无意的摩擦着张总的手臂。


作为女人,她知道该怎么讨男人欢心。


果然张总笑的脸上,出现几层褶子,油厚重的都可以炒上一盘儿菜了。


“好好好,还是小琳最乖了。”张总误会了刘琳的意思,一双大手主动挽着刘琳柔软的腰肢,一路下滑,在她圆翘的屁股上狠狠地捏了一下。


刘琳吃痛的叫了一声,但在张总听来,这声音充满了诱惑。


两个人并肩走进江景城,刘琳扫了一眼门口的保安,觉得有几分眼熟,但没有细想,一身心扑在张总的身上。


等着两个人走没影儿了,门口站着的年轻保安,终于搀扶着自己的帽檐,有一些惊讶,看着刘琳的背影。


这里是周建南打工的地方,他刚才远远的便看见刘琳,认出她,毕竟她实在是太耀眼了。


还没等他来得及和刘琳打一声招呼,就看见油腻的张总,强行抱着刘琳,往这边走着。


为了不给自己找麻烦,周建能假装不认识刘琳,暗中寻找机会。


“队长,我尿急,去一趟厕所。”


“滚吧,懒驴上磨屎尿多,你什么时候才能改掉这一身的臭毛病?果然呢,这大学生就是不靠谱,一个个的独生子女,都是一群小少爷,吃不了苦,还想着赚钱,痴心妄想。”


这保安队长也不是什么好人,自打周健南一来,就看他百般不顺眼,左右鸡蛋里挑骨头,让他不好过。


这要放在以前周建南肯定不乐意,可现在,他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忙,没心情搭理这个队长,谢过他,飞快地跑掉了。


看清楚张总和刘琳进的包间,周建南躲在一旁,拿出手机,给家中打电话。


“爸,我看见刘姐了。”


老周听见儿子说的话,心中暗惊,刘琳不是说公司有事儿吗?怎么会和周建南遇上?


“她现在在江景城,也是我打工的地方,她旁边还有一个油腻大叔,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周建南愤愤的说着,像张总这种富商,来到这里就为了什么?说到底还不是一个情吗?


平日的打工积累的经验,让周建南最瞧不起的就是向张总这类人,刘琳跟他混在一起,多少让周建南心中有些不开心。


老周刚想问,刘琳不是去公司了吗?怎么去的起那种华丽的地方?


可他转念一想,刘琳本就长得貌美,被上司看中,也不是令人惊讶的事。


只是老周不敢相信,在印象中,刘琳明明就是一个乖巧听话的孩子,小的时候,总每天一放学,她总是顶着一张甜美的笑脸,乖乖的管自己叫一声“周伯”。


唉!到底是人大了,跟以前不一样了。


“但是我觉得刘姐好像挺烦那个富商的,说不定有什么难言之隐,总之你赶紧来这儿,千万不能让刘姐吃亏。”


周建南匆匆忙忙的对老周讲到,远远瞧见保安队长,双手掐腰,挺着大肚子,朝着这边走来。


“爸我先不跟你说了,我还有别的事儿。”


周建南挂断电话,低着头迎面朝门口走去,路上直接和保安队长撞个满怀,保安队长骂骂咧咧:“谁他妈不长眼睛?”


“你没事儿吧,队长?”


“原来是你这个臭小子,怎么?上完厕所轻松了吧,赶紧给我滚回去,要是敢耽误一分钟,小心我扣你工资。”保安队长态度异常的差劲。


周建南瞟了一眼刘琳的包房:刘姐可千万别出什么事儿啊,带着对她的关心,心事重重的周健南回到岗位。


老周听到儿子说的,低头想了一下,现在他并不知道事情发展的真相,万一刘琳她真的是身不由己呢?看来自己得去救她。


老周打定主意连民宿也来不及去打理,直接关了门,裹紧衣服。来到了周建南所在的公司。


“爸,你终于来了。”


索性现在门口就只有周建南一人,看见老周兴奋地对他说道:“这是刘姐包房的位置,你赶紧去吧,两个人已经在里面呆了半个小时的时间。你要是再晚来一会儿,刘姐真指不定出什么事儿呢。”


“放心吧,这事儿包在我身上。”老周拍着胸脯向周建南保证,有了周建南的里应外合,老周十分顺利的进入到江景城,一路来到了刘琳所在的包房,四下环顾,见没有人注意自己,这才小心地趴着门缝,听里面的动静。


再说刘琳,她和张总一进来,坐在桌子的两旁。


张总见二人身边没有旁人,越发大胆,期间有好几次,借着给刘琳夹菜的功夫,都要在她的小手上吃一会儿豆腐。


刘琳厌烦的紧锁着眉头,可又不好强行说什么,也只能陪着一张笑脸,翻着一个媚眼,欲拒还迎。


一来二去,张总认定刘琳是那种随便的人,端着自己手里的高脚杯,里面盛着半杯红酒,走到刘琳的面前。


“小琳呐,你来到我们公司,让我们公司蓬荜生辉,以后我可要靠着你的销售额,来涨奖金呢,你可得好好给我表现呀。”

张总主动来敬酒,刘琳哪有不从的道理,慌忙起身,笑呵呵地应着:“张总您说笑了,您才是这里当家做主的顶梁柱,我哪儿有什么本领啊,还不是得靠您罩着。”


“好好好,你这张小嘴还真是够甜的,听的叫我舒心。你放心,以后咱们两个人联手一定能再创佳绩。”


张总一边说话,一边主动将自己的高脚杯送到刘琳的面前。


刘琳一边回话,一边与他碰杯。


一个不注意,也不知道是张总故意,还是他手滑,那酒杯竟然直接面朝刘琳,泼了过来。


刘琳还未来得及躲闪,那酒杯里的红酒,直接泼在她白色的衬衫裙上。


衬衫本来布料就异常的单薄,被红酒一润湿,立马变得透明,里面,刘琳那黑色的蕾丝内衣,马上凸显,她两侧包裹的肌肤,同样也在衬衫的映衬下,出现在张总的面前,明晃晃刺痛着他的双眼,让他移不开眼睛。


还真是够大的,这是张总心中第一个反应。


“啊!”


刘琳停顿了大约能有半分钟的时间,总算是缓过神儿的,她尖叫了一声,双手护住在自己的胸前,一张脸变得通红,身子不断地向后缩着。


“诶呀呀,小琳还真是抱歉,都怪我,我刚才手中一滑,一个不注意,竟然弄湿了你的衣服,来来来,我帮你擦一擦,这一会儿要是出去被风一吹,着凉感冒那可就不好了。”


张总虽然嘴里说着抱歉的话,可他那一张脸上分明带着奸计得逞的笑容,哪里有半分对刘琳的愧疚,一双手更是无耻的直接伸向了刘琳的胸前。


眼瞧着那对儿大手,马上就要接触刘琳凸起的事业线。


偏偏刘琳已来到了墙角,再无退路,她已经绝望的闭紧双眼,只想一会儿就当被猪咬了一下,不碍事。


想象中的触感并没有来到,反而,耳边闪过张总那鬼哭狼嚎的声音。


“我靠,谁敢打我!是不是他妈不想活了。”


刘琳震惊的将双眼睁开一条缝隙,看见自己的面前,有一个人用他那宽厚的肩膀,插在张总和自己的中间,背对着自己,面对张总,浑身上下透露出满满的怨气。


他的双手紧紧地攥着,以至于他的手背上有明显的青筋,不用看他的正脸,刘琳也能知道,因为愤怒,他的一张脸该变得怎样难看。


“周伯,您怎么来了?”


看着这再熟悉不过的背影,刘琳总算是松下一口气,放心的松开自己的双臂,来到了老周的身旁,感激的看着他,身子也不由自主向他靠近,半面身子几乎都贴在了老周的身上。


“还不是来救你的,这个混蛋究竟想对你做什么,你放心,有我在这儿,谁也不敢对你怎样,你现在跟我说,我一定要好好的给这个混蛋一个教训。”


正所谓来得早,来得晚,不如来得巧。


老周才一到这儿,就听见刘琳刚才那一声尖叫,心中立马意识到,准是刘琳出了事儿。


在一听时,发现刘琳和另外一个人的争吵声越来越大,心中自知不好,他这才推开门闯了进来,看见刚才的那一幕。


老周双目凸起,心中愤恨,直接一拳打在了张总的脸上。


这个张总,一看见他的体型,就知道他平日里养尊处优,不爱运动,可是老周几乎每一天都要定时定点到花园晨练,别看他已经五十多岁了,可这身子骨,倒是一天比一天硬朗,打张总根本不在话下。


张总被老周刚才那一拳,打倒在地,现在捂着自己半侧凸起的腮帮子,疼的嗷嗷直叫唤,在地上来回的打滚儿。


他指着面前的老周,愤愤的说道:“你个老不死的,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竟然敢打我,我告诉你,你要为你刚才的那一拳付出代价,我现在给你个机会,你要是乖乖向我道歉,我让你离开,否则你就等着让你家人给你收尸吧。”


“哼,与其担心我,倒不如关心一下你自己吧,我知道你是哪家公司的人,刚才我都已经给你录像了,你要是再敢欺负刘琳,或者借着这件事儿逼迫她做什么,我一定不会饶了你的。”


说完老周狠狠地往地上吐了一口痰,拉着刘琳的手,转身离开,临走之前还不忘在张总的身上踹了一脚。


可怜的张总拖着自己肥硕的身子,就像一条大肉虫在地上来回的打滚儿。


虽然遭受到,非人的待遇,可他滚了半天,才从地上强行坐了起来,双手捶地,愤愤的在心中咒骂老周。


“周伯,你还没跟我说,您怎么会知道我在这儿?还这么及时的就赶来救我。”


路上,因为愤恨老周一直拉着刘琳的手,半天也不松开,一颗心上下跌宕起伏,皱着眉头想着刚才的事儿,要是自己来晚了,指不定刘琳就在那个臭小子手里吃亏。


刘琳出于感激,也是因为心疼,并没有挣脱开老周的手,反而眼中含着一点感激,看着他说道。


“嗨!说来也是巧,这家公司是我儿子打工的地方,想必你也看见了,门口的那个保安就是我的儿子,他看见你和那个混球进来,知道大事不好,就赶紧给我打电话,让我来救你。”


老周一五一实向刘琳讲个清楚,刘琳恍然大悟,怪不得刚才一进门,她就觉得身边的人有些熟悉呢,原来是周建南呢。


突然之间,刘琳对这对父子有了很大的好感。


“周伯,谢谢你,要不是你,刚才指不定会出什么事儿呢。”


两个人跨出门的一瞬间,刘琳心存感激,真诚的向老周讲道。


忽然一阵夜风吹来,恰好吹到了刘琳胸前那片润湿的地方,果然正如张总所说,别看现在正是盛夏,但晚上还是有些冷的,何况刘琳才刚刚湿身。


刘琳缩紧了自己的身子,微微颤抖,与她紧紧相靠的老周,立马有所感知,关怀的问候一句:“怎么?难不成有些冷?”

刘琳有些尴尬的点点头,松开自己抱着的臂膀,将胸前那片污渍展现给老周。


隔着洁白的衬衫,老周看见刘琳美好的酮体,刚才还愤怒的一颗心,现在又觉得不枉此行。


“咳咳,那个你赶紧把衣服穿上,小心着凉,要不然没法出去工作了。”


老周警告自己,不要再胡思乱想,将手中的衣服递给了刘琳。


刘琳接过外套,披在肩膀上,立马一种暖流,将她瘦小的身子包裹住,充斥着她的一颗心。


“谢谢你!周伯!”


刘琳今天一个晚上,不知道,对着老周说了几次感谢,现在更是眼含泪光,看着面前的老周。


“这有啥。”老周无所谓的摆了摆手,忽然想起,刚才被那个张总侮辱,想必刘琳还没有好好的吃上一顿饭。


“你一定饿了吧,走吧,饭菜都是现成的,回去帮你热一下,你凑合吃吧。”


刘琳心中带着一点愧疚和一点激动,没有想到,老周竟会这样对待自己,在异乡中,刘琳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怀,激动得热泪盈眶。


她吸了一下鼻子,看着面前的老周,也是心血来潮,激动地向他说道:“周伯,为了感激你,今天晚上我请你吃饭。”


老周没有想到,刘琳会这么跟自己一说,他愣了一下,随后笑呵呵的答到:“好啊,既然你都已经这么说了,那我就不客气了。你来定我跟你走。”


刘琳随手一搜,找到一家口碑还不错的烧烤店,领着老周走进去,点了一堆烤串儿,要了一提啤酒。


“咱们今天不醉不归。”


刘琳将手中的酒瓶举到了老周的面前,眼角带着满满的笑意。


“你悠着点儿,明天还要上班儿呢,你那个变态上司指不定怎么找你,麻烦你最好有点心理准备。”


老周眉头一皱,有一些担忧的看着面前的刘琳说到,刘琳倒是毫不在意,摇了摇头:“管他呢,咱们今天喝咱们得,说好了,这些话谁也不许再提。”


说完,刘琳为了提倡,主动举起一瓶啤酒,两口,一瓶啤酒直接清空,舒爽的“啊”了一声,打了一个饱嗝,面色微红满足的看着老周。


老周作为男人,知道如果喝了这么快,身子一定有些受不了,皱了一下眉头,握着刘琳的手腕说道。


“别喝了,身子要紧,你现在成什么样子?”


“周伯你不用拦我,我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我现在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我跟你说,你别看我每天光鲜亮丽的活着,实际上只有我才知道,自己每天过的简直就是猪狗不如。”


刘琳说话之间,又喝光一瓶啤酒,看着老周面前,光秃秃的一片,刘琳有些不高兴,强行揽过老周的肩膀,压着他,对他说道。


“周伯你这是做什么?难不成是瞧不起我?我都已经跟你说了,今天晚上咱们不醉不归,你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说完,刘琳或许有些醉了,举起一瓶啤酒,塞到了老周的手里,肩膀微微晃悠,和老周举杯共饮。


老周有些心疼,看着刘琳,他忽然明白过来,为什么刘琳今天有些异样,想必一定是今天晚上那件事情闹得,想着想着,老周对那个张总越发没有好感。


老周咬了咬牙,顾不上自己年龄有些大了,决定舍命陪君子,敞开肚皮和刘琳把酒言欢。


两个人来来回回喝了好几个回合,一看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多小时,在看桌子上摆满了一瓶接着一瓶的啤酒,那些菜倒是没动几口。


老周的酒量一向是极好的,只是年老了有些不大舒服,所以平常一般是不喝的,今天都是被逼到份儿上。


咚咚咚,五瓶下肚,老周一点事儿也没有,再看面前的刘琳,通红着一张小脸,拄着头,左右摇晃,眼睛微微张开,迷糊之间还说着一两句梦话。


“喝,继续给我喝。”


因为刘琳嘴角微张,一两滴酒顺着她的嘴角,一路下滑,流过她细长的脖颈,滑进了她的事业线,留下一长条湿润的痕迹,嘴角还带着一两滴晶莹的液体,很是诱惑。


老周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刘琳酒量明明没多少,非得要自作主张,瞧瞧,现在喝的神魂颠倒,还得自己把她送回去。


“好了,咱们不喝了,回家。”


就像是在哄着一个乖巧听话的孩子,老周语气温顺,对着刘琳说道,一边把帐结了,一边揽过她那香香软软的身子,揉进自己的怀中。


别看刘琳身子瘦小,毕竟还是一个人的重量,死命的赖在那里,就是不肯跟老周走,老周实在是没有办法,只能在老板的帮助下,背着刘琳,一步一步回到自己的民宿。


刘琳胸前那两坨柔软的肉,压在老周宽厚的臂膀上,虽然是隔着一层衣服,老周还是能够明显的感受到,因为寒冷,刘琳胸前的凸起。


猛的一下,老周的下身又开始微微发涨,只可惜现在走在外面,他又对刘琳做不了什么,只能一边强行忍耐,一边带着刘琳回到民宿,将她安放在自己的床上。


感受到床上的温暖,刘琳嘤咛了一声,然后将自己的小身子,包裹进了温暖的被子中。


可又过了一会的时间,或许刘琳的酒劲儿上来了,让她觉得自己身体微微发烫,皱着眉头将自己的被子踢到一旁,强行将自己身上的衣服向下拉扯,两侧完美的肌肤裸露,两条洁白的长腿摆成大字型。


裙子本来就够短,根本遮挡不住什么,如今刘琳在睡梦中丝毫不顾及自己的形象,内衣裤分别露出一角,却足以吸引老周全部的注意。


老周吞咽了一下口水,明显的感觉道,一种燥热在自己的喉咙间蔓延,喉咙两侧的干燥,让老周瞳孔放大,尽管心中已在告诉自己这样做是不对的,但老周还是不自主,将一双手伸了出去。

阴差阳错,老周的手还是放在刘琳身体的曲线上,那柔软的触感,像是一种电流,直接刺激老周的皮肤,让他浑身颤抖,瞳孔放大,盯着面前的刘琳。


刘琳也同样在睡梦中有所触动,嘤咛了两声,再次转换了一个姿势,让她身体完美的弧度,更加明显的显现在老周的面前。


她还不时吞咽两下口水,两半红润的嘴唇微微张开,似乎有气体,从她的两瓣红唇中吐出,温热的气体,打在床单上,竟有一片湿润。


老周一边从心中告诫自己,这样做是违法的,可他还是在刘琳的身上按压了两下,刘琳身体的柔软,让老周叹为观止,真没想到竟然真会有如此佳人。


别看刘琳已经是已婚人士,可她身子的弹性可不比那些十八岁花季少女差,正因为她保养的好,皮肤雪白,上面还带着沐浴露的香气,淡淡的女子香,传进老周的鼻孔里,让他心神荡漾,不自主,将一瓣嘴唇,搭在了她那柔软的手背上,轻轻地嘬了一下,留下一个红印,但是很浅的唇印。


刘琳迷迷糊糊,感受到有人在抱着自己,对方身子传来浓厚的雄性荷尔蒙气息,刘琳一点都不想推开对方,反而想要紧紧抱住他。


刘琳感受对方的手劲,竟也十分的恰好,好像是蚂蚁的触角,顺着自己的脚背一路向上,痒痒的,让她忍不住摩擦着双腿,眼睛微微颤抖,睫毛像蝴蝶两瓣翅膀,在光的映衬下,小心的颤动着,留下一片阴影。


“我好想。”


刘琳不自主,吐出这三个字,让老周心中一惊,慌忙之间把自己的手收了回来,眼神当中写着慌乱,看着刘琳,发现他并未从睡梦中清醒,老周松了一口气,看来刚才一定是刘琳,梦到了什么。


刘琳的动作是越来越大,身上的衣服几乎遮不住什么,老周心思烦乱,整个房间的气氛,烘托的异常暧昧。


所幸今天周建南因为加班,不可能回来那么早,老周才能大着胆子,做出这些事来。


刘琳又是一个翻身,将雪白的棉被,夹在自己两腿中央,似有若无的摩擦着,她的动作被无限放大,映在老周的眼中,就是一张活春图。


老周感觉自己身子,正在散发着滚烫的气体,下身的某一处也在猛涨,裤子限制住了它的尺寸,紧绷绷的有些难受。


不行,她可是自己的邻居,她那么相信自己,自己怎么可能对她做出这种事情?


老周一边想着,一边在心中埋怨自己是一个无耻之徒,狠狠地咬了一下下唇,鲜血充斥着他的口腔疼痛,让老周暂时清醒,最后看了一眼还在昏睡的刘琳,老周暗自叹气,转身离开,只能浇灌着凉水,将自己浑身的欲望冲刷。


刘琳第二天早晨起来,头脑微涨,太阳穴传来阵阵疼痛,一边皱着眉头,抚摸着自己的太阳穴,刘琳一边吃力的从床上坐着了自己的身体。


忽然发现自己衬衫裙的前两个扣子张开,露出深深的沟壑,两侧雪白的肌肤不断的向外喷涌,而自己的下身,白色的内裤清晰可见,裙子早就被撩到了腰间,皱皱巴巴的。


刘琳心中暗惊,第一反应,还以为是昨天晚上自己喝多了,出了什么事,可是见自己除了衣服,有些破损,其他都是完好无损,而且房间的空气冷冷清清,也没有什么异样,刘琳这才松下一口气。


简单的洗了一个澡,重新换上一件黑色略显保守的连衣裙,画好了妆,刘琳这才拿着背包,飞快的下楼。


“周伯,昨天真是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可就出丑出大发了。”


就算昨天的酒精刺激着刘琳,让她有些事已经忘记了,可是老周不顾自己的安危,跑到江景城救她出来,最后还把她背回来的这些事,在刘琳的脑中就像是过电影一样重现,映在她的心中,深深的刻在那里。


“嗨,你这孩子有什么客气的,来把这个喝了。”


老周早就已经想到,刘琳今天起来肯定会头脑昏花,身子有些不大舒服,所以早就把准备好的醒酒药,放在了刘琳的面前。


刘琳略显感激,看着老周,第一次觉得,原来老周是这样的贴心。


刘琳一边带着一脸的笑容,一边一口气将那醒酒汤全部灌进肚里,抹了一下嘴巴,接过了老周为她早就已经准备的早餐,又踏上了上班的征途。


直到路上,刘琳才忽然想起来,昨天张总无辜被老周打了一顿,想必一定气愤,不过就是不知道,那个张总会不会把这种愤怒强加在自己的身上。


刘琳甚至来不及多想,已经一路赶来公司,踏上最后一班电梯,匆匆忙忙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还没有进来,就听见里面有一个人狂吼的声音。


“这个人呢?怎么还没来到底去哪儿了?”


刘琳心中暗惊站在门口,她已经听出来,这个人的声音分明是属于张总的。


刘琳长叹了一口气,看来这个张总还真是够记仇的,竟然找自己都找找上门来了,也罢,看自己如何会会他。


刘琳自认为,凭借自己的貌美与绝美的身材,在男人面前还从来没有认输过,撩了一下头发,站在门口,临了,往身上喷了两下香水,带着绝美的体型,刘琳踩着高跟鞋,一脸笑意走进了门:“张总,怎么一大早就发这么大的火?”


当着所有人的面,刘琳敲着自己的兰花指,故意在张总的胸脯上转了两圈,最后停留在某一处,轻点两下。


张总原本还满怀怒火,本想着今天一大早,就给刘琳一个下马威,可谁曾想,刘琳撩男人的功底实在是太厉害了,才两下的功夫,就已经让张总神魂颠倒,昨天晚上的那股怒火,早就抛之脑后,再也记不得了。


“你今天才刚刚来公司,怎么就能迟到呢?”张总总算想起自己在公司的身份,身旁还有那么多人看着,他咳嗽了两声,强行把自己思绪拉了回来,看着面前的刘琳,故意皱着眉头,有一些不满问着他。

“我这不是担心,你早上没吃早餐,身体不大舒服,特地去给您买早餐了吗?您看这可是我亲手做的爱心便当,宁可一定要吃光光啊。”


刘琳故意捏着嗓子,卖萌对着张总说道,顺手把老周为自己准备好的便当盒,送到了张总的面前。


张总被刘丽刚才那撒娇的语气,弄的不分东西,哪里还在乎昨天发生的一切,早就晕晕乎乎的,接过了便当盒,说是指责,实际上是在调情,捏了一下刘琳的鼻子,在上面刮了一下。


“你呀你,这是最后一次,下回可不许这么任性了,好了,赶紧去工作吧!”


“是张总。”刘琳抛了一个媚眼,扭着自己的腰肢,带动着圆滚滚的屁股,回到座椅上,旁边的同志,虽然都用不齿的目光看着她,但不得不说刘丽实在是太美了,让所有人都移不开双眼。


“好了,你们大家认真工作,要是一会儿,等我回来看见你们从那里偷懒,我可是饶不了你们的。”张总,天也是心情大好,不再像刚才那样满脸的火气,对着众人吩咐说道。


众人听后纷纷点头,目送张总离开,交谈了两下,便又开始继续工作了。


刘琳期间,就算不用抬头,也能够猜出大家一定在对她指指点点,但这又有什么呢?反正这对于自己来说也不是第一次了,他们长的没有自己漂亮,技不如人,任凭他们说去呗!


刘琳耸了一下肩膀,满不在乎地笑着,转身投入到自己一天的工作当中。


再说了,张总手里拿着便当,和一脸痴汉笑,直到走出去了好几步,张总才恍然之间反应过来,自己今天刚出门时,可是下了决心,一定要给刘琳一个教训,怎么现在反倒给忘记了呢?


唉,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看来自己也不过如此嘛。


不行,自己可不能让刘琳给骗了过去,这个臭丫头,别看她当着全公司的面,和自己调情,实际上心里是怎么想的,还以为自己不知道么?


她想要独善其身,没门,长得这么漂亮,天生就是被人压在身下的命。


张总一边露出一脸猥琐的笑意,一边用那油腻的大手,抚摸自己长满痘痘的下巴,看着手里的便当,和幻想着刘琳的身子,勾着嘴角,贪婪的目光,想要把刘琳整个人全部吞到肚子里。


哼,我倒要看看这回你该怎么逃。


张总的心中已经想出一系列报复刘琳的办法,他幻想着,这一次一定要让刘琳对自己俯首称臣,到时候自己可得好好的把今天所有的委屈,从刘琳的身上找回来。


暗下决心,张总一路哼着歌,心情十分的要好,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拿起电话,把自己的秘书叫了过来。


张总的小秘也是一个绝美的女孩,穿着低胸装,内衣全部露了出来,踩着高跟鞋,一边摇着自己的腰,一边走到张总的面前,都不等张总同意,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张总半侧腿上,勾住他宽厚的肩膀,直接在他的额头上留下一个唇印,一边抛着媚眼儿,一边调情的说道。


“张总,您可是好久都没有找人家了,今天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呀?”


张总哪里受得了这些,伸出自己一双咸猪手,直接在小秘圆翘的屁股上捏了一把,紧实的肉感,让张总心中十分满意。


“刘胜伟这个人你还记得吧?”


“当然,那个老东西没什么钱,还想挑最好的,都来咱们公司好几次了,光是销售员就已经换了十个,可他还是没有一个满意的,真是气死人了,我上一次连看家的本领都使出来了,人家硬是连看都没看。”


小秘一想起刘胜伟,这个自己一生的黑点,就怒火重生,她自认为自己长相貌美,只要是男的看见了,一定全身酥软,谁知那个刘胜伟,竟然连一眼都没有多瞧自己,让小秘心中不悦,故此,才记恨了他这么久。


“你打电话告诉他,我们公司为他安排了一个新的销售员,这回一定能让他满意的。”


小秘有一些惊讶,公司里的那几个货,她还不知道么?这个刘胜伟是出名的挑剔,全公司上下的人,就连张总都拿他没办法,她就不相信还有哪路神仙,能把这么一个货给拿下。


“张总,这件事情可不是闹着玩的。”


“你放心吧,听我的。”张总拍了拍小秘的屁股,示意她可以走了。


小秘皱着眉头思索了片刻,但张总的话,她无法反驳,也只能听从,和刘胜伟约定下午见面。


中午,刘琳才刚刚把自己的便当盒拿出来,还未拆开,一股熟悉的味道,就充斥着她的鼻孔。


刘琳微皱着眉头,可是随即抬起头,就已经换了另外一张脸,笑脸盈盈,看着面前的张总说道:“呦,张总您大中午的,怎么有时间来找我?难不成是有什么工作任务吗?”


“聪明。”张总捏了两下刘琳的鼻子,再她那一张光滑的小脸上掐了两下,这才心满意足,拍拍自己的屁股,坐在了刘琳的桌子上,压的刘琳桌子微微有些翘起。


“这个人叫做刘胜伟,是我们公司的一个隐藏级大客户,为了提高一下你的销售额,我决定把这个人交给你去处理,记得一定要让我满意啊。”


说完,张总转身离开,刘琳接过刘胜伟的资料,上面显示他是一个知名的企业家,年过五十,家有一妻和两个孩子。


刘琳有些奇怪,她本来以为,张总一定会因为昨天的事情迁怒自己,给自己穿小鞋,可是看今天的架势,他给自己找了一个好说话的买家,这明显是为了凑成自己这个月的业绩,他真有这么好心吗?


还没等刘琳放下资料,那边她的一个同事,就已经手端茶杯走过来,悄咪咪的趴在刘丽的耳旁说道:“我可跟你说,这个张总没安好心。”


“这说的是哪的话?”刘琳有一些好奇,看着自己这个同事是一个长相普通的女人,除了胸稍微大一点,没什么其他的优势了。

“你知不知道这个刘胜伟,在我们公司都已经三个月了?可是一套房都没有相中,光是业务员就已经换了十多个,要么嫌人家太罗嗦,要么嫌人家太沉闷,总是鸡蛋里挑骨头,一单都没有做成。”


“本来大家都已经放弃了,张总就是欺负你是新来的,想要给你一个下马尾,所以才把这个硬骨头扔给你的。”


听见同事这么一说,刘琳立马就明白了,怪不得呢,自己刚才还在怀疑这个张总,怎么可能会这么好心,把这大手大手好的资源全部让给自己。


原来他心中早有定数,想必他一定是认为自己完不成这次任务,到时候再去求他,他指不定会又怎样肮脏的交易来威胁自己。


刘琳心中越是这样想着,心中对那个张总越是感到不耻,自己这回一定要让他好好的瞧一瞧,看看什么才叫做金牌销售。


中午一过,刘琳就开始忙着自己的任务。


她从同事那里找到了刘胜伟联系的方式,刘胜伟本来在公司工作,突然接到电话,一接起来,对方却是一个甜美的女性,一下子就吸引了刘胜伟的注意。


“当刘琳自报家门,刘胜伟恍然大悟,看来你们公司是打算使用美人计了!”


刘胜伟也是一个爽快人,直接明面儿向刘琳讲道。


刘琳一点都不在意:“您要是这么认为,我也没有办法,不如您给我一个机会,也是相当于给自己一个机会,咱们在规定的时间见面,您放心,我一定会给你找到一个满意的房源的。”


“好,你这个小丫头口气还真是大,你的上司难道没有告诉你,你们那十个同事都已经被我解雇了吗?我就不相信你一个初出茅庐,小丫头还能有什么法子?”


刘胜伟虽然对刘琳的声音很感兴趣,心中认为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美女,可是在某些方面,他并不是那种看脸的人,所以对待刘琳也没有想象中的友好。


刘琳丝毫不在意,只是把时间,地点和刘胜伟约定好后,便兴致勃勃地换上一件新的衣服,长相貌美的她离开公司,直奔交易地点。


刘胜伟放下电话思索了一会儿,觉得刘琳说的有几分道理,竟然心中多了几分感慨,把手中的任务,暂时交给他人去做,自己也很快走出了房间。


三十分钟后,刘胜伟站在商场的牌匾下,有一些焦急以及不耐烦,看着自己手腕上的手表,距离两个人约定见面的时间,还有剩下不到十分钟,可是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刘胜伟始终找不到那个电话里的甜美女人。


她不会是在诓骗自己吧?


刘胜伟心中闪过一抹诧异,难不成是他们公司认为自己实在是太难缠了,所以特地跟自己开个玩笑?


那他们的做法简直是太可耻了,刘胜伟跺了一下脚,转身刚想走就听见后面传来熟悉的声音。


“想必您就是刘先生吧。”


刘胜伟回过头看着黑色连衣裙的刘琳,瞳孔不禁放大,虽然他心中已经有定数,知道刘琳是一个长相艳丽的女子。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