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顶进食道喷射-小受被小攻尿到体内

更新时间:2020-11-14 08:37:44

 我不露声色问道。

 

  “这不先生一路赶来想必也没吃饭吧,正好我们也要吃饭就过来陪你!吃饭!”

 

  翠娥眼睛一瞟故意的把吃饭两字说的很慢。

 

  没等我开口红玉又凑了过来,她的手有意无意的往我那里磨蹭,李寡妇连忙倒了酒来灌我!

 

  这种套路是人都知道酒里有问题,可她们三个急吼吼的就要揩我油。

 

  红玉衣衫不整几乎都露出来了,只要是个男人都不会憋住的。

 

  我假装这喝酒引起咳嗽把酒吐在了手帕里,李寡妇嘻嘻笑道:“先生今天看到了我们姐妹的不雅,只有让我们看回来才不怕你会出去胡说八道。

 

 天啊,你那个东西也太大了吧?”

 

  李寡妇见我喝了酒就明目张胆的对我动手动脚了,我筋脉里的阳草几天不见荤早就饥渴难耐隐隐作痛准备破体而出了。

 

  眼前的三个女人明显就是不怀好意,那我就干脆用她们三个解降头!

 

  “你们!你们给我喝了什么?”

 

  红玉撕扯着我的皮带道:“就是几粒安眼药,没事的我们会照顾好你的。”

 

  我心想着送进门来降头解药不用就是犯罪,我故意趴在桌子装睡了。

 

  “这小子别是银样蜡枪头啊!这么一会儿就睡了啊?李寡妇,你是不是很久没用药了,药都过期了吧!”

 

  红玉笑道:“只要宝贝没睡着就行,快搭把手弄里屋去啊!”

文学

 

  三个女人七手八脚的架着我进了卧室!我的裤子和鞋子几乎是被三个人扯下来的我那里露出了全貌。

 

  李寡妇估计是她们三个人中的头,看见她们在跃跃欲试就喝道:“等一下!我也算是见的多的了啊,可这么大的!从来没见过红玉去检查下是不是真货!我听陈四说城里人最不好弄,没准这个来历不明的家伙会给我们下绊子!”

 

  翠娥应声道:“我也听说他们城里人会拍女人的照片去卖,红玉啊!你是我们之中最小的,也是最想要男人的!你过去检查一下这小子有没有问题!”

 

  红玉扭捏了一会才红着脸过来,她检查的十分仔细连皮也翻看了道:“是真的,那东西好几天没洗了还臭哄哄的呢!要不要帮他吃几下啊!”

 

  我心里暗暗吃惊睁开了条睑缝就看见她们三个眼睛就盯着我那里,这场景让我想到了祠堂画像里的女鬼!

 

  “不行,我吞不了!”

 

  李寡妇不解道:“你干嘛呢?快点啊!我们还在等你啊!你快点办了事有了娃也就不用受你家牛娃的气了,你磨磨蹭蹭的在干什么啊?”

 

  红玉委屈道:“让我歇会啊!这太大了”

 

  看着这三个妖精就想起了祠堂里面那些想置于我死地的人,也想到了张家的整个阴谋。

 

  他们明知道已经得不到天师印做不了大当家就要斩草除根,以后张家的大当家没有天师印就名正言顺了。

 

  这个血海深仇我一定会报,祠堂里每个人都是杀媛媛的凶手!

 

  李寡妇杏目倒立道:“你小子没中招?这不可能啊,姚家不会是卖假药的吧?”

 

  我冷冷道:“就你们下的那点药对我没用!”

 

  翠娥忙道:“既然你没事,那我们就先走了啊!今天的事我们是误会!先生你也不要介意!我们也是和你闹着玩呢?”

 

  我知道经脉里的阳草已经快爆炸了,但是我现在还不能死!我一声大喝道:“都给我并排躺好,来了还想走有这么便宜的事吗?不死要闹着玩吗?那就玩个够本啊!省的你们以后再惦记,是你们害人在先!”

 

  李寡妇媚笑道:“吓我一跳,原来你也是假正经啊!那还瞎耽误工夫干嘛,我还没有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啊。

 

  大家一起玩玩非要弄得紧张兮兮的,我们三个就看你有多大的本事喽!”

 

  跟李寡妇她们不需要客气,我长驱直入毫不怜惜。

 

  可是我忽然发现了经脉里的阳草消耗很慢,完全和媛媛做那个是两回事。

 

  不过多多少少阳草还是会流出些,我满脑子都是媛媛惨死祠堂的景象身下的李寡妇就成了出气洞!

 

  李寡妇哀求道:“唉哟,我的冤家啊!弄死我了啊!”

 

  翠娥急道:“快,快到我了!你平时里不是很厉害的吗?今天怎么就怂了啊?你知道你最会吹牛了!”

 

  李寡妇一声长叫喷了,整个人像抽风似的一阵一阵抖颤。

 

  此时我休内的阳草才耗废了一小半,全身还是爆裂难受。

 

  如此这般的对付这三个女人,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阳草丝毫不见消退。

 

  再这样下去我除了打持久消耗战外,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我不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同样是女人怎么差别那么大啊?

 

  差不多弄了有一个多小时我好像那里终于有了些反应,黑色的细线断断续续的流了出来。

 

  李寡妇已经是陷入半昏迷状态,鼻子哼哼声越来越快了。

 

  翠娥是不济事的,弄几下就求饶了!

 

  我也记不清弄了多少次,竹木床腿咔嚓一声断了。

 

  三个女人猝不及防就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动弹不得,我在床脚的破口里看见了一个油封纸包。

 

  纸包的底下还压了封信,我看到信封上的字迹不由的打了个寒战!

  尽管三条肉虫赖着不想走还是被我打发了,床脚竹筒里的信封竟然是我父亲的字迹。

 

  除了信笺外油纸包内还有一枚硬币大小黑黢黢的铜卦盘,在卦盘的正面刻着阴阳鱼背面是我看不懂的殓文。

 

  这枚卦盘就是父亲随身佩带的天师印,就是这么个小东西引起了千百年来的明争暗斗。

 

  我把天师印藏进了皮夹内迫不及待的拆开了信封,信很长而且都是清秀的蝇头小楷看着信我才知道了一切!

 

  原来雪姨的真实身份竟然是我的母亲,在信中开头她向我道歉这二十多年来没有尽到做母亲的责任然而这一切全都是为了我们父子。

 

  当年就在这个老张沟母亲怀疑是张家有内鬼向仇家通风报信,要不是母亲机警使出调虎离山之使张家必然会被仇家一举歼灭!

 

  母亲引仇家去了竹山跳崖侥幸被挂在树枝逃过了一劫,可重伤之下母亲只能是躲在崖底养伤。

 

  等到伤好之后母亲才发现仇家因为找不到张家人,迁怒于村民大肆屠杀村里的男丁。

 

  一直过了许多年母亲才打听到了父亲的下落,然而纵使相逢不敢去相认。

 

  要是让张家的内鬼知道母亲还没死必定会找我父亲的麻烦,母亲料定在我的成人礼上肯定有人会对我们父子下毒手。

 

  以张家目前的财富地位他们就算不惜毁了天师印也要争夺当家人,所以母亲暗中联系了父亲并制定了计划!

 

  果不出母亲的预料有人给我下了降头,为了保全我的小命她安排了媛媛救我又选择了和父亲一起赴死。

 

  只有这样张家人才会留我一命,母亲最后的心愿就是和父亲同葬在竹山为她当年赎罪!

 

  看完信我嘶声力竭的大喊大叫吼出这二十多年来的委屈,也自责和母亲短暂相处的时光没有珍惜。

 

  张家人不能流眼泪我却哭的像个孩子,这一切都是来的那么突如其来我甚至来不及去回忆。

 

  极度的悲愤让我昏厥了过去,我感觉自己就像在无尽的黑暗中过山车的失重疾速下坠!

 

  “你醒了啊!”

 

  恍恍惚惚我被人在摇晃,睁开眼睛就看见了哭成泪人般的媛媛!

 

  “我!我这是在做梦吗?媛媛!媛媛!你个傻丫头!谁让你去死的啊!”

 

  我紧紧的抱住了媛媛,在她周身散发着阴冷之气。

 

  “傻!傻老公!我不是回来了吗!我回来了啊!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你现在这个样子就算叔叔看到也会难过的!”

 

  我们相拥而泣久久不能分离,媛媛突然问道:“老公!这些天我不在的时候你的毒发过没?”

 

  我毫无保留的把刚才那三个女人给我下药反被我收拾的事告诉了她,媛媛起初还有些生气可后来却反问道:“你是说她们三个人都没办法把你的毒化解吗?”

 

  我直言不讳的摇头道:“没有,和她们三个做了许多次都不如你,甚至她们都比不上堂姐帮我吸毒消耗的阳草!”

 

  媛媛吃醋的啐道:“你连你堂姐都!”

 

  “我跟张犁是没做过,但是你也知道阳草发作必会爆体而出。

 

  堂姐也是为了救我!”

 

  媛媛释怀道:“哦!那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毒性还厉害吗?”

 

  “阳草刚才就流出了一些,但大部分还在筋脉里。

 

  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女人之间还有这么大的区别,我和你就一次能消除大半的阳草啊?”

 

  媛媛羞答答的道:“她们几个女的就是这个样子的,村子里大部分的女人还是很正常的。

 

  怪只怪村里早几年男的太少都是女人说了算,到如今村里还是那个样!你以后在村里一定要小心啊,她们真的会吃了你那个哦!”

 

  我不知不觉中那里已经是箭张弩拔了,我意外的发现原来在梦里是不需要脱衣的吗?只要是一个念头就能是光溜溜的啊,这可比现实中方便多了!

 

  媛媛的手冰冰凉的触碰到我那里时引起了一阵颤颤巍巍,早听说有冰火两重天看来今天是涨见识了。

 

  筋脉里的阳草似乎是对媛媛的突然袭击很有反应,顿时阳草拼命的在我全身奔涌胀的我苦不堪言。

 

  “不行了!痛!又开始闹腾了!”

 

  我痛的蜷成了虾米。

 

  媛媛咬牙开始慢慢动了起来,阳草并没有预料的那样消耗很大而是一点一点的流出跟那三个女人差不多的效果。

 

  媛媛见我难受急的哭了,我连忙去安慰她!

 

  我忽然想起了堂姐说过大伯就是通过招唤阴鬼控制住的阳草,然而我现在并没有多大变化啊?这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要不就是我的打开方式不对!我试着用脑子里的意识对筋脉流动进行控制,可惜我的意识太弱了根本就没办法阻碍阳草的横行!

 

  阳草既然是极阳之物,而媛媛如今已经是阴身为什么效果反而不如以前?阴阳之道即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明之府也。

 

  治病必求于本。

 

  故积阳为天,积阴为地。

 

  阴静阳躁,阳生阴长,阳杀阴藏!

 

  一道灵光我幡然醒悟,不论是媛媛还是张犁都是未经人事的姑娘。

 

  她们元阴是最强大的然而一旦有做过了那种事,元阴势必就损耗减弱了。

 

  阳盛而衰自然就会效果变差了,难怪大伯用天师印招唤阴鬼可以控制住阳草!

 

  “天啊!难道我要用天师印去招唤一些未出嫁的死去姑娘来吗?”

 

  我心里格登了下,这个困难可不是一般的大啊!

 

  经过媛媛的几次努力后我才消除了胀痛,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媛媛。

 

  没想到媛媛却告诉我在她被我招唤过来之时就看到一个小姑娘在村口画画,但是怎么能把人家姑娘招唤来就是个问题了!

 

  媛媛问我是怎么做到把她招唤来的,我琢磨了一下想到了皮夹里有媛媛的头发。

 

  我突然明白天师印招阴鬼的法门了!

  原本宁静是小山沟仿佛是由于我的到来变的热闹了起来,总有人向李寡妇她们几个在打听我的事。

 

  可是当他们看见我身穿着一身孝服时都开始议论纷纷了,三人成虎众口铄金之下他们就认为雪姨也是那种随便的女人!

 

  为了保全母亲生前的名节,我就在众人面前承认李雪二十多年前失散的儿子。

 

  就这样村里的流言才慢慢的平息,她们就像很关心的问长问短。

 

  当她们得知了我母亲是死于车祸都索然无味的离开了,我现在后悔的是母亲活着的时候我什么都没有留下。

 

  李寡妇等到了吊丧的人都走完了后揶揄道:“你说说这世间的事谁能说明白啊?阿雪姐她们母女俩都是安分守己的人,可是阎王爷叫你三更死谁又能活到五更啊?”

 

  “你到底想说什么?”

 

  “呃,我的意思就是逝者为大入土为安不是吗?但是你也要注意身子啊!别伤心过度,毕竟这里还有人心疼你啊?”

 

  “哼哼,你是对我下了安眠药是事忘了吧?我是重孝在身的人啊?”

 

  “哎呦,我又哪里知道这些吗?再说了你不是也没吃亏吗?”

 

  我瞪了她一眼道:“你们村里有没有卖香烛冥纸的地方啊?我亏欠她们太多了,我现在连个像样的灵堂都办不到!”

 

  李寡妇近身就想动手动脚道:“咱们村里只有村东口的姚家是卖纸扎的,不过你要当心他们家的狐狸精啊。

 

  要不我去帮你买啊!”

 

  我甩手道:“不必了,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李寡妇的献媚落空气的跺脚就走!

 

  老张沟村子不大,东头离着竹山也就三四里地。

 

  在一家土坯房门口摆着纸糊的童男童女,我猜想这里应该就是纸扎店了推门进去却发现没有人在。

 

  刚准备出门去打听店老板去向就听见后面的屋里有声响,难怪是店老板在忙活吗?

 

  可仔细一听就感觉不对劲了那分明就是男女间鱼水之欢的声音,从破旧的窗棂里可以隐隐约约的看到两个正在做活塞运动。

 

  大白天也没关门这就让我有点尴尬了,没料想里面那男一句话把我惊呆了!

 

  “刚来村子的小伙子真的是雪姨的儿子吗?这不大可能啊?你真的问清楚了吗?”

 

  女的声音甜腻道:“死鬼,你当我三岁的娃啊!人家披麻戴孝的在阿雪家杵着,谁吃饱了没事干会愿意当人家儿子!快点动啊!你没事去管那小伙子干嘛啊!再过会儿天贵和新珍父女就要回来了,你这个冤家啊!”

 

  “嘿嘿嘿!我的好运气要来了,香袖啊你就等着发财吧!”

 

  “啊哟!!就会嘴巴抹了糖来骗我!你都说了几年带我进城去住洋楼!可是!可是到现在还是八字没一撇!快!我要来了,唉…”

 

  “你这小烧包!就惦记着去城里,咱们现在不是还没本钱吗?你再等等!我干票大的就带你走!”

 

  “整天!就知道吹!前几天我给你的钱!天贵已经在查帐了!”

 

  “不就那仨瓜俩枣的事吗?瞧他那点出息!不过我想带上新珍!你是不知道城里那些个漂亮小妞!往街边一站就有人来给钱了!”

 

  “真舒服!你又满嘴跑火车,哪有缺心眼的凭白无顾的给人钱啊?不要!这几天不安全别!天贵都几年没碰我了!别给老娘找麻烦!”

 

  就在这对野鸳鸯打情骂俏的时候门被推开了:“香袖!香袖!怎么又没开店啊?”

 

  我和屋里的那两个人都是吓了大跳,就听到后窗悉悉索索的一阵开关。

 

  女人慌慌张张的穿了条长裙出来了,我在院里看的清清楚楚那女人的长裙里竟然是什么都没穿!

 

  “你是谁啊?哦!我想起来了!你是雪姐家的儿子吧!你!刚才的事你都看见了?”

 

  “我只是来买香烛白幡的,其他的事与我无关!”

 

  香袖瞄了眼我道:“小伙子很会说话嘛,等你什么时候有空了!我自然会给你好处的!“说话间姚家父女俩擦着手狐疑的看着我们!

 

  “天贵啊,这是雪姐家儿子。

 

  雪姐和媛媛那丫头进城出了车祸,他儿子是扶灵回乡办丧事的。

 

  这不过来买点东西,我带他到院里瞧瞧白幡布呢!“香袖从容不迫道。

 

  姚天贵叹了口气道:“这年头啊!好人都命不长啊,你跟我到前面店里看看有什么缺的尽管说。

 

  新珍啊,你把那些刚砍的竹子烤一烤!”

 

  同样是美女,眼前的这个女孩给人最深刻的印象是她眉宇之间有种超越了她年龄的惊人的朴实。

 

  淡淡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象把小刷子,亮得让人觉得刺目的一双漂亮到心悸的大眼睛只可惜花一般的季节却是忙于生计。

 

  我随着姚天贵进了店选择香烛火纸等物,姚天贵突然问道:“小伙子,你阳虚过旺啊?这病可耽误不得啊!要不等你忙完了过来我给你看一下!”

 

  香袖抱着一匹白幡布道:“这些是给你搭灵堂棚子的,要是你人手不够我们还能帮你搭。

 

  咱们总要风风光光的送送雪姐,天贵你去看看那个啥!檀木香还有没有。

 

  小伙子搭把手一起裁下幡布,这可是从城里进货的啊!”

 

  姚天贵木讷的转身回屋去找了,香袖一会儿扯布头一会儿弯着身裁剪。

 

  看她的样子倒也个手脚麻利的人,可是背着老公偷吃还能这么镇定的也算是奇人啊!

 

  从姚家出来已是暮色沉沉了,我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算是布置了一间灵堂。

 

  三尺白幡难诉心中无尽的哀思,一抷香灰只怨聚少离多。

 

  我就在灵堂长跪不起,父母和媛媛的惨死是为了我不遭人毒手。

 

  我已经不再是锦衣玉食的公子哥了,要想为他们报仇必须要自己强大起来!

  按照母亲留给我的遗愿把骨灰都埋在了竹山,可惜这片原本苍翠的山岭已经是满目疮痍了。

 

  横七竖八的野坟很久没有人来打理而塌陷了,这是老张家早年造的孽啊。

 

  摆出了果品香烛祭奠父母双亲和未过门的媛媛,就在我默哀的时候就听到了不远处有人争吵的声音,能够来这种地方吵架我也是感觉匪夷所思了!

 

  顺着声音望去是一男一女在争吵,原本我不想多管闲事可突然听到他们提到了画画的姑娘。

 

  我顿时就呆住了,没想到媛媛说看到那个姑娘还是真的啊!

 

  “婶子怎么可能会骗你吗?是真的把钱给了牛娃子,那牛娃可是亲口答应了把牛牛嫁给你的!可谁会想到她的命不好,非去村口画画摔死了!这种事你不能怨我吧?五百块钱我是一分不少的交给她哥哥手里的,这个事情你阿大也在场啊!”

 

  “你!你把钱还我!那是我阿大卖竹席攒着给我讨老婆的钱!我要讨王凤做老婆!就她在村里不欺负我!”

 

  “诶哟呦,我们的二傻子长大了。

 

  想要讨老婆了啊,那你知道讨老婆是干什么用的吗?”

 

  “这!这个!这个我阿大没说,反正就是睡一块儿生娃呗!”

 

  “就是!就是看洗白澡会翘起来的地方去生娃,我妈就了不把五百块钱讨回来!就没钱讨老婆了!”

 

  我听了他们争吵的三言两语就明白了,那个男的显然是智力有点问题。

 

  那女的估计是收了钱做媒的,可是人家牛牛姑娘死了这桩买卖就黄了。

 

  不过我听到牛娃这名字感觉很耳熟,他不就是红玉的老公吗?这个牛娃管不住自己的媳妇儿,还把妹子卖给了二傻子?

 

  “!我跟你说,你要讨老婆还不简单啊!让婶子看看你翘起来的地方够大了吗?”

 

  二傻子还真是没心没肺的让那女的拽住了那里,二傻子急的大叫痛。

 

  女的哈哈大笑道:“就跟蚕蛹大小还讨什么老婆啊?”

 

  二傻子不服争辩道:“这里又没人在河里洗白澡,那肯定不会翘翘啊!要么!要么你让我看看!”

 

  女人咯咯咯笑道:“看你是个二傻子居然还会耍滑头啊,让你看看又怎么样啊?”

 

  “你又不是王凤姐,新珍姐,你怎么会有大白馒头啊?你肯定是骗人的,我才不信!快还钱!”

 

  “哎呦喂,我们的二傻子眼睛可真厉害,就看村里的几个漂亮姑娘啊。

 

  那你看看婶子到底比她们大不大吗?”

 

  二傻子乐呵呵笑着道:“婶子的好大了,还比她们的大啊?她们的都没有这么大啊!”

 

  “那你翘起来了吗?让婶子瞧瞧!啊呀,这倒霉孩子弄的我一手!真不济事!”

 

  二傻子被一顿骂转身就跑了。

 

  我记得媛媛说过在被我用天师印招唤时曾见过有个姑娘在画画,难道说那个画画的姑娘就是二傻子所说的牛牛吗?还好村子里就一家姓牛,我打听着寻了过去找到了牛记杂货铺子。

 

  这家杂货铺也太杂了点,前面是两张桌片的饭馆后面是农具百货。

 

  红玉一瘸一拐的在铺子里整理,看见我来了两眼直放光!

 

  “死鬼,你怎么跟来了啊?今天差点被你弄死了,你就不会轻点啊?想吃点什么我给你去做,昨天刚逮了只竹鸡还舍不得吃呢!你先坐会,我一会儿就好!”

 

  红玉还记恨着她们三个被我反杀的事,不过看我一身孝服就给我弄吃的了!

 

  我还没说话红玉已经麻利的抓住了竹笼里的竹鸡,以前在城里我只吃过竹鸡没想到就比鸽子大不了多少浑身还长着斑斑点点的羽毛。

 

  红玉熟练的收掇着竹鸡,没几分钟就下锅了!

 

  “我向你问个人啊?这里是不是有一个会画画的姑娘啊?”

 

  “唷,这可你来晚了,牛牛那丫头整天的鼓捣那些个什么水彩!什么油画的!就前几天又说进城去买调色料。

 

  你说一个大姑娘家的不安心找个婆家,成天的不着调就知道野!你再等一会菜就快好了!”

 

  我急忙问道:“那她现在哪里啊?”

 

  “死了,就埋在后山!你怎么会认识她啊?是不是二傻子他家让你要债啊,那钱都叫牛娃喝了黄汤啊!”

 

  红玉紧张的看着我。

 

  我摆手道:“不!不!不是,你误会了!我也是进了村子才知道有个喜欢画画的姑娘,天妒英才太可惜了!”

 

  没多久红玉就像变戏法似的端出了几碟菜还给我倒了酒托着腮的看着我道:“你们城里人是不是都那么厉害啊?我们村里的可没你那么猛,到现在我还不能蹲呢!那个王秀秀还不信还非要看呢!”

 

  我一口酒呛了出来道:“你们这村子就这么开放啊?你老公就没意见?”

 

  “哼,他睁开眼睛就知道灌黄汤,喝的滥醉就回去挺尸了。

 

  我都二十九了还没有个孩子,不生个男娃在村里女人就抬不起头来。

 

  你今天瞅见的翠娥都生了三个女娃了,可她老公还要她生!”

 

  “愚昧!重男轻女!那你们这里的村子村委会呢?就没有人出来管吗?”

 

  红玉凄然道:“这话都是骗鬼的,你看咱们村里一共就那么几个男人。

 

  到了秋冬收粮食割草的人都不够,女人再多可力气活不行啊!别的不说,就说牛牛那丫头吧。

 

  她要是个男娃早就可以出去念书画画了,可一个丫头片子那就不行了!”

 

  我叹了口气道:“那你们村里的人不会从外面招些工人来啊?”

 

  “竹山连绵四十多里,你进村时应该知道路有多难走。

 

  再加上村里闹鬼,谁还敢来啊?你是雪姐的儿子也不算外人,你也看到了村里男人少!我正有个事想求你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