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宝贝我们去卫生间做吧小说*高H啃咬花蒂小说

更新时间:2020-11-14 08:34:07

离府衙西南八百米处有一户人家,老大爷正起早准备去买些米酒,瞧见自己儿子还未起身,便好奇问道:“儿啊,今日怎地不当值去?”

谭志聪翻来覆去敷衍道:“爹,今日不当差了。”

过了一会又憨头大睡,谁知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十分不耐烦的嚷嚷道:“谁大清早的不叫人睡觉?”

一开门便见到同僚的张伙,这小子毛毛躁躁跟丢了魂似的大叫:“志聪兄,你怎地还在睡觉?赶紧更衣随我去衙门。”

“衙门,谁爱去谁去,姓杨的简直不把我们当人,招惹了毛鄂,害我们差点丢了性命,这捕头,老子不当了。”

张伙可是从衙门跑来的,急着回去,丢下一句话“新知县来了,你赶紧的吧,去晚了,少不了挨板子了哟……”说完,可不等他磨蹭,先赶了回去。

谭志聪摇头晃的还未反应过来:“新老爷?”末了又来一句:“这赤谭还真有不怕死的人敢来吃这份苦差?”

话说这赤谭衙门的捕头不到三十,几乎都是老弱病残,剩下的几个就是游手好闲的,没几个正经当值的。

“也怪不得昨天差点折在毛鄂手里了。”

钟昌文清点了衙门的名单,差点也想撩杆子,他先前也没少跟一些府衙打交道,一般县衙的编制是在50-100人,再加上私下编收,少说兵力过百,甚至上千都有可能,可这赤谭县才二十多号人,在府的就这余下的六人。

“好,很好。”

当值日,在册的捕头就这几个老弱病残,钟昌文原本意气风发,想找毛鄂算账,现在看来,他不烧香拜佛期望毛鄂别找他麻烦就算好的了。

麻子哥手里拿着个苹果,沉默的看着这长满蜘蛛丝的牌匾。

“你看起来挺眼熟的。”钟昌文见到低着头的张伙,若有所思道。

“大人,您认错了吧,小的可从未见过您。”

张伙见到钟昌文面如死灰,昨天临阵脱逃钟昌文可是看的一清二楚,这小子不地道啊,眯着眼睛暗道,晚些再找你算账。

 文学

他兜兜转转了两圈,只说了一句话:“有谁不想干的,去账房领钱走人。”

等了一会,见没人离开,心里还有些安慰,这些人还算是有点良心,刚准备说话,一个年龄稍大的捕快说:“大人,这……账房没银了都。”

其实他们早就不想干了,每月分配到赤谭县的银两经过层层剥削,早已经所剩无几,根本不够府衙的开支。

“麻子哥。”钟昌文有气无力的道:“咱们应该带了不少银两吧?”

麻子哥取出一个袋子“小爷,老爷是让您来这收刮钱的……”

“住手……”

钟昌文正准备遣散这几人,就听一道厉声,瞧见杨玉娘苍白的脸上布满怒气而来。

纵然再不情愿,她也接受了钟昌文是新任知县的事实。

“杨捕头,你总算是醒了,可叫我担心呢。”见到她,钟昌文终于笑灿烂些了。

“你在做什么?”杨玉娘昨天她见到钟昌文拿出公文之后就晕过去了,醒过来感觉天都快要塌了。

钟昌文掂了掂手里的银两道:“出粮呢。”

“捕快所剩无几,你若遣散,日后衙门还如何维持?”杨玉娘被他所为气得发抖,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可他这一烧,可就什么都没了。

“我要他们也没用啊。”钟昌文一脸无奈,说:“你身子骨还未痊愈,还是先去歇着,你放心,我遣散谁都不会遣散你的。”

“你……”

杨玉娘还未出声,门外一阵喧哗,接着跑进来几个人一边大笑:“拜见钟大人。”

奇怪的是,又是一群人涌入衙门,这群人不仅穿着锦衣玉袍,油光满面,大腹便便,更有的一脸煞气,粗壮凶悍。

杨玉娘脸色大变,这群人,来的不是富甲地主,就是刁蛮村霸,平日最令她头疼的人,来了一大半。

“恭贺钟大人。”

“听说钟大人可是毛家赘婿,钟大人真是双喜临门呀。”

钟昌文眉头一皱,发现事情不简单呐。

毛鄂先发制人将钟昌文上任的消息传递了出去,宣言他是自家女婿,引得一个个富甲恶霸都坐不住了。

“快些将礼物给呈上来。”

一个地主偷偷的给钟昌文塞了一张银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道:“一点心意,还望钟大人笑纳。”

钟昌文瞄了一眼另一人端上来的黑匣子,沉甸甸的都是黄金,眼睛都快开花了,自己老爹说的没错,当官的就是油水多,合不拢嘴的道:“青老哥,啧啧,您瞧你,这就见外了不是……麻子哥,给青老哥端茶。”

杨玉娘怒血攻心,险些又被气晕,瞧那钟昌文跟这群乌合之众十分投契,根本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人,无药可救!

张伙看傻眼了,这平日里一个个嚣张跋扈的人怎么滴都等登门拜访来了?前几任知县可都没有这待遇啊,难不成,这新来的老爷不简单?

“钟大人,在下见您玉树临风,英气逼人,气宇非凡,人中龙凤,特意寻来一头西獒猎犬赠于您,唯有狗中之霸方能配得上钟大人您纳。”

哟,钟昌文迷之一笑,这位……不正是那日坏了自个好事的谭富贾么?这老家伙,怎么那么喜欢送人狗呢?

不过,瞧见这西藏獒犬还挺凶气的,这老家伙马屁拍的舒服,送的东西也入眼,跟他一下‘投机’起来。

“除了人中龙凤勉强算不上之外,其余的说的在理,富甲兄送的獒犬本官十分喜爱呐。”

谭富贾原本还打算接着奉承的话一下卡在嘴里,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咦?这位是?”收下礼物后,钟昌文自觉的将他推到一边,对着一个妙龄女子问道,此女轻纱飘逸,浓发乌丽,细腻的小嘴上竖着俏皮的鼻梁撑起了一双魅丽的眼眸,在一群大糙老爷们里宛如仙女般靓丽。

身边一位矮小黝黑的老夫呵呵笑道:“钟大人,这是小女,听闻大人才高八斗,特意前来一展风姿。”

“小女子谭苗苗见过大人。”

“好,好。”说这钟昌文不自觉的拉着她的小手摸来摸去的,对她父亲也特别亲近。

谁说这赤谭县穷山恶水多刁民?狗屁不通,这简直就是桃花秘境,钟昌文感慨不已,如此一来,他岂不是能光宗耀祖了?

杨玉娘见钟昌文已经陷入这迷乱的假象当中,冷脸叹气,毛鄂这只大老虎手段可真高。

那几名拿了遣散银的捕头悔的肠子都青了,这些人是疯了不成?

十里八乡的不少富甲乡绅接连来访,衙门一整天都欣欣向荣,乐的钟昌文摸不着北,礼物可是收了一件接一件,还不经意许诺了不少事情。

听说了这件事情之后,毛鄂冷哼道:“就让他先尝一尝甜头。”

毛小薰还不知道钟昌文被毛鄂算计,误以为是自己父亲放他上任,一时间心头有几分欣喜,想来自己过两年的丈夫可是一名知县,倒是有几分羞涩涌上心头。

直到黄昏之时,衙门才逐渐冷清下来,白日各路人马的拜访让许多老百姓都摸不着头脑,有的传言道,是青天大老爷来咱赤谭县了。

“青天大老爷?”

众说纷纭,有的则认为刚上任就博得这么多乡绅恶霸的追捧,肯定是罪大恶极的‘贪官’。

钟昌文此时毫无心情去搭理外面的流言蜚语,现在满屋子都是‘礼物’看的他眼花,金银珠宝可不在少数,居然连‘洋玩意’也有。

不知是哪个地主送来了一盏西洋灯,令钟昌文爱不释手。

“麻子哥,今天晚上就辛苦你住在这了,给我好好守着,这可都是宝贝啊,哈哈。”钟昌文兴奋的怕是睡不着觉了。

看他这副模样,杨玉娘恨不得转头就走,心里暗道,吃人嘴短,拿人手短难道不明白这是毛鄂的糖衣炮弹吗?

“大人。”

虽然心里极其不情愿,可她还是承认了钟昌文的身份,公文她已经寻专人验证过了,他的确是新任知县。

“哟,是玉娘啊,快些过来,刚好瞧见一串白珠,可与你搭衬,这就送你。”钟昌文出手阔绰大方。

杨玉娘却毫无喜色,冷峻的道:“不必了。”

“大人,这些东西还是物归原主的好,初始上任便被冠以贪官污吏之名,怕是以后很难服众啊。”

“我看谁敢。”钟昌文收敛了笑容,哼道“这些东西难道不是这群家伙收刮民脂民膏得来的么?我这是……要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见他毫无悔之心,杨玉娘便知道多说无益,彻底在心里将他与那群贪官污吏一视同仁,扭头离去。

接连数日,衙门熙熙攘攘,不时便有乡绅地主过来拜访与钟昌文打好关系,钟昌文来者不拒,与等人谈笑风生,这不,这一大早的就带着那条西藏獒犬在散步,十分惬意。

“怎么今日不见杨捕头呢?”钟昌文挠头不解,前几日杨玉娘跟只苍蝇似的一直在他耳边嘀咕,今天倒是见不着人了?

麻子哥来去无踪的,突然冒出来道:“小爷,您让我办的事都在这。”

结果名单,钟昌文仔细瞧了一眼,蹙起了眉头,斟酌小会后道:“一个小小的赤谭县,竟然有这么多的乡绅地主,怪不得民生恶怨。”

“尽快给我勒几个好手过来,实在不行,就先把板子中子他们几个给我调过来。”钟昌文悄悄的吩咐后,麻子又消失不见了。

这偌大的衙门里,连个端茶递水的都没有,看来他这个官位屁股还没坐热啊。

“玉娘。”

一日未见杨玉娘,钟昌文心里惦记的很,特意去她的卧房寻人,叫了几声无人回应,又是深夜,难不成已经歇息了?

见其房间已经熄灯,钟昌文扫兴离去,还没走出院子就听到屋檐的脚步声。

“谁?”

钟昌文躲在树后,见一黑影持剑闯入杨玉娘的卧房,顿时脸色大变。

“不好,玉娘有危险。”

好个恶贼,竟然夜闯衙门,钟昌文担心杨玉娘的安危,孑然一身冲了进去,大叫道:“恶贼休敢。”

也顾不得她手里有武器,与她搏斗。

“住手,是我。”

黑衣人被钟昌文破门而入吓得一震,拉开面巾,竟然是杨玉娘。

“怎么是你。”钟昌文马上收手,还没反应过来,杨玉娘整个人软瘫了下来,腹部有血水滋透,马上抱着她。

“你……别碰我。”杨玉娘极力将他推开,但钟昌文不管,抱着她猴急的跑到床上去……

钟昌文将她放在床上问:“别动。”

说完就开始撕扯她的衣服。

方才不小心误伤到她的伤口,此时血水已经渗透出来了,钟昌文情急之下顾不得那么多,想看清楚伤势好为她包扎。

“啊……你。”杨玉娘手脚被压住,再加上伤痛缠身,毫无力气抵抗,只听撕拉一声,她的夜衣便被撕开一大片,红色的肚兜清晰可见,连内宿的裤底都露出半截,一挣扎,钟昌文按的越紧,想用脚踢开这个臭男人,可却使不上劲。

钟昌文斯一声,说:“伤口裂开了,你别再动了。”

杨玉娘不听,撕声挣扎大叫:“放开我,我不需要你管。”

若是任由她这般性子,伤势加重可能会有性命之忧,气的他大叫:“小娘皮子,凶什么凶,你是本官的捕快,本官命你安分点。”

杨玉娘几乎是听不到他讲话,拼命的挣扎,钟昌文气得没辙,恨不得将她打晕,手上抓着一条带子一拉顿时将她的肚兜给扯出来了,空气突然寂静了下来,她像被点了穴一样浑身僵硬住了。

钟昌文眼珠子往下瞄了一眼,还能看见圆润玉滑的肌肤在颤抖,粉嫩的红点轻轻的荡漾,像受了惊吓的两只白兔子。

“我……我是不小心的。”钟昌文结巴的解释,赶紧将肚兜给盖上去,假装什么都没看到。

杨玉娘的反应甚为奇怪,也不在挣扎,瞠目瞪着钟昌文。

在她发作之前,钟昌文干脆将她打晕,才松了口气:“本官……真是不小心的,我……也是为了你好。”说罢便去寻来创伤药给她包扎,眼神不小心扫到未遮全的肚兜,内心鬼鬼祟祟的有一点猥琐的想法。

纠结了一下,钟昌文突然想,她其他地方不知是否还有伤口?那是否得检查一番?

“对,若是留了伤口可是极其危险的,不行,本官得为她检查一下。”说着,钟昌文轻轻的挑开那肚兜,眼珠子就快瞪出来,哎呀,还好这里没有受伤,这才安心下来。

接着,钟昌文又是心惊肉跳的将她的衣服褪去,一具精致的玉身横躺在眼前,看的他火气上涌,浑身冒汗。

未曾想到杨玉娘的身材如此娇美,平日里倒是瞧不出来。

还好的是,除了原先负伤之外没有其他地方受伤,钟昌文才稍微放心,只是他内心一股招燥热难以隐忍,血气方刚的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去抚摸玉娘的身姿,就在快触碰到她圆润高峰时,听到屋檐有脚步声,瞬间将被褥盖上她身,变了副脸冲出去。

“大胆毛贼,竟敢擅闯府衙。”

两个黑衣人追杀过来,被发现后掉头就跑,钟昌文皱了皱眉头,当这里是你家呢?想来就来?正憋着一肚子火,他猛地跳上屋檐,追了上去。

“咦?”

钟昌文暗叫一声,破口大骂:“竟敢窥视本官的府邸,你们这群该死的。”

屋檐上居然不止一伙人,三四个方向涌动出各路人马,见钟昌文没有一个恋战,全部掉头就跑。

钟昌文一个人也追不了,吹了个暗哨,麻子哥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抓住了两个毛贼。

“说,是谁指使你来的?”钟昌文拉下他们的口罩,也认不得是谁的人。

毛贼也不出声,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钟昌文也不说话,给麻子哥一个眼神将他们带下,静等半个时辰后,麻子哥去而复返,说:“查出来了,一个是毛鄂的人,另外一个是东林府的人。”

对于毛鄂钟昌文不出奇,这东林府是何许人也就不得而知了?他初来乍到,对此地人脉不熟,但就今晚这种情况,他这个知县大人怕是被许多人给盯上了。

“他娘的,麻子哥,小爷我憋屈啊。”钟昌文吐了口唾沫,很想找人出出气。

麻子天真的问:“小爷的意思是?回寨子去?”

钟昌文摇头一边呸呸呸:“打死都不能回寨子,好不容易才跑出来,我可不想被那蛮女纠缠……”

他也只是吐个苦水,这几日他也能感觉到,虽然各路人马都对他客气恭迎,可背地里的监视,调查,收买,贿赂可是一应俱全的。

“这里不是无法无天么?很好,小爷我向来也是无法无天的人……”钟昌文阴森森的望着衙门的匾额低估道。

次日天还未亮,钟昌文就被喧嚷给吵醒,迷糊的揉着眼,听到有人击鼓,一个激灵坐了起来,问道:“何人击鼓?”

仅剩的捕头里就有张伙,慌慌张张的传话到:“大人,是个小女子。”

“小女子?”钟昌文道:“让她进来。”

大门打开,先是见到门外一伙人围着,簇拥着一个身穿青纱的女子,眉目浮杨,樱桃细嘴,体态丰腴,神色慌慌张张,不仅头发散乱,就连素服都有些破损,双目含泪,跑着哭诉道:“大人,小女子家入贼了。”

“入贼?”钟昌文正打量这年轻的妇女,一下坐不住了,摩拳擦掌喜道:“快,快带我去。”

众人见他一脸欣喜都傻眼,怎么大人这么高兴?

钟昌文意识到自己失态,咳嗽一声,整理一下表情,才道:“嗯……本官心切,你快些寻我过去。”

终于有案子了,钟昌文正想大显身手,这才这般激动。

报案的女子名叫李苏苏,是西头一个小村落豆腐坊里的妇女,早年丈夫因为好赌欠下债款逃之夭夭,留下她孤儿寡母卖豆腐过日子,谁知昨夜家里入了贼。

赶到现场时钟昌文只带了两个随身捕头,张伙对这附近地带很熟悉,一路上跟钟昌文解释:“大人,前面就是豆腐坊了。”

自从见到各路人马对钟昌文示好,张伙就铁了心要留下来了,盘算着在衙门捞油水。

钟昌文一进屋就闻到了一股发霉的豆味,豆汁干撒了一地,东西也七零八落的,李苏苏忙着收拾,被他呵斥一声:“别动。”

李苏苏一惊,瞪着眼睛看着他。

钟昌文鼻子嗅了嗅,命张伙等人出去,一边打量着屋里头,一边问道:“敢问姑娘,你说屋子入贼了,可是丢了何物?”

“不……不见了钱。”李苏苏不明他为何驱人出去,磕巴的回答。

钟昌文冷笑道:“你撒谎。”

自打进屋,钟昌文就觉得不对劲。

他以前也没少去一些乡绅贵族家里‘劫富济贫’,对于这类事,不说门道清,也能说手道熟,一般的小贼偷东西,怎么会把整个屋子给翻得底朝天?况且,这一地的豆汁可不是打翻几斗铁椤一回事,倒像是有人故意泼地上似的。

再有,这平房里面啥东西值钱一目了然,入窃的人再傻,也不可能顾着‘折腾’人家屋子吧?感情像是来‘撒气’的?

这让钟昌文起了疑心,这鸡皮小事闹到官府也不多见,区区一个妇女,也不怕被人说闲话?

冷静下来钟昌文脑子倒是使了起来,见李苏苏脸色大变,马上又慌张失措的说:“大人,我不明白您说什么?”

见她这反应,钟昌文拉着黑脸冷哼道:“大胆,你可知欺弄本官是什么罪?”

李苏苏脸色又变,彻底慌了,赶紧去收拾东西。

钟昌文二话不说抓起她的手,问道:“说,到底怎么回事?谁让你耍我的?”

他猜测,李苏苏整这一出应该是‘有人’指使的,想整蛊他这个新老爷,看他笑话,连个小贼都抓不了,简直就是个窝囊废。

“大人……”李苏苏还没来得及解释,钟昌文就抓住她的手腕,气冲冲道:“快说,到底是谁指使你的?”

钟昌文毫无怜香惜玉,抓的李苏苏吃疼,柳眉弯弯,眼眶带泪,委屈的道:“大人,没……没人指使我。”

“还敢狡辩,看来你是想吃牢饭。”钟昌文不与她废话,便要带她回衙门。

一听要吃牢房,李苏苏马上跪下,掩饰不下去了,颤抖道:“大人,小女子知错了,求求您,放过我一次吧。”

钟昌文连坑带唬的,李苏苏这妇女怎是对手,一下子就招了。

“什么——”

钟昌文大吃一惊,原以为是有心人在作怪,事实却非如此,竟然是李苏苏搭戏台自演的一出好戏,做给邻里街坊看的。

听完暗暗咂舌,李苏苏已经不敢再欺瞒,一切都交代出,是她与一男子偷情,被邻居瞧见,所以才出此下策的。

“偷男人?”钟昌文居高临下望着这幽怨的女子,听她哭诉道:“大人,若是传出去,我会背上荡.妇的骂名,以后……可活不下去。”说着大哭:“若是大人不肯饶恕,那我……就不活了。”

这……钟昌文也摸不着头脑,这李苏苏好歹也是个清秀的少妇,被男人惦记上实属正常,自己耐不住寂寞,与人苟且,在偏僻山村也不算罕事,只是……这么大的乌龙,叫他如何收场?

罢了罢了,钟昌文瞧她梨花带雨的抽泣,也不忍心为难她。

“既是寂寞,为何不改嫁?”

李苏苏闻言抬起头,稍稍止住泣声,双眸流动哀怨的凝视着他,红唇微张:“大人有所不知,这赤谭县的人重视名节声望,守活寡可比改嫁高洁多了。”

“那我问你,这类事,你可经常干?”

此话一听,李苏苏羞涩涌上心头,怎敢明说,低声呢喃:“原先我家男人离家前便未添一儿半女,独守四壁,我就……”

怪不得瞧她一脸梅花荡漾,真不知与多少男人苟且过了,顿时一脸嫌弃。

李苏苏瞧见钟昌文英气勃发,正值青壮年,模样生的俊朗,可比那些土包子顺眼多了,不觉抱着他的腿,挨着身子:“大人,您就体谅在我一个弱女子的份上,放过我吧,大人大恩大德,小女定会以身相报。”

李苏苏双眸流转,咯咯笑道:“昨夜那人并未碰过我身子。”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钟昌文咦了一声,就见李苏苏扑上来,说:“大人,如若您不嫌弃我,您想做什么都可以。”

话刚说完,李苏苏就开始脱衣服,原本宽松的衣带顷刻落下,花白的肌肤都贴在钟昌文腿上,她虽年过二五,可未生过孩子,身姿娇美,肌肤润玉口之间荡漾着一朵粉红小花,轻颤抖美艳不可胜收。

钟昌文双腿跟灌了铅似的,任由着她为自己解带,俯视之下,倒是觉得她有几分韵味,桃花眼别有几分姿色。

“这成何体统?”一个活艳的女子就蹲在脚下,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艳花,可叫人欲念四起。

李苏苏似乎抓到了钟昌文的龙骨,颤抖的嗲叫:“大人,您可好生威武呢。”眼睛充满欣喜之色,急急忙忙的想掏出来一瞧到底。

这就是赤露露的勾乙呢?可钟昌文血气方刚,还真的受不住这美艳的乡妇,与寨子里的彪悍女多出一种优柔的滋味。

“这可是你自找的。”钟昌文抓着她散乱的发丝,一下将她拉起来,揽在了怀里。

李苏苏骨子顿时就酥软了下来,亲昵的说:“任由大人处置。”

钟昌文毛毛躁躁的命她张嘴,李苏苏眼神懵懂的看着他解带,问道:“为何要张嘴?”

“当然是……”钟昌文以为她是在装蒜,连男人都偷,连这点‘规矩’都不懂,倒也不拆穿,看她能装到什么时候。

李苏苏比钟昌文还激动,若是借此讨好了‘县老爷’那日后岂不是生活滋润了起来?便卖力的舞弄身姿,说张嘴就张嘴,香舌在红唇抵了一圈。

真是看不出,这小嘴倒是机具美感,钟昌文毛毛躁躁的解开宿裤,李苏苏呀的一声,差点咬住了舌头,先是惊吓,又是惊喜的。

“大人不愧是‘大’人。”她感慨,所见不多的她,声音都发抖起来了。

钟昌文得意洋洋,还没等她出声就将她喉咙抵住,舒服的闷了一声,李苏苏呜呜的吐出来,苦苦道:“大人,你这么能这样?我……”

李苏苏第一次张嘴接受不了,差点呛到了气,钟昌文瞧她不像是装的,看来她还算是挺清纯的麻,更是欣喜:“怎么?你不是口口声声说要以身相报么?这就不行了?”

闻言李苏苏生怕钟昌文发怒,又怕他粗暴对待,想起了其他妇女一些夜话,倒也略微能接受起来,不能钟昌文自己动,趴着慢慢伸嘴过去……

钟昌文不等李苏苏凑过来就硬塞了进去,舒服的翻了白眼,一不小心与牙齿磨蹭让他呲牙咧嘴的摁住她的头:“你是真不会还是假不会?”

李苏苏呛得只咳嗽,抬头眼神充满幽怜:“大人,您弄得我好难受。”

钟昌文见她不像妆模作样,看来得好好调教一下,心里玩心大发,坐在凳子上敞双脚,对着她呵笑道:“方才是我着急了,得,我就不强求你了。”

李苏苏还以为钟昌文生气了,眼珠子一瞪,跪着就凑过来,没等他说话又含了进去,比刚才还更卖力了些。

见她这蠕动的身姿,连骨子都散发出娇媚,怪不得会偷男人?如此女子怎么受得住常年的寂寞呢?

本官这倒也是为百姓造福,他正乐呵呵的享受,过了一会实在是禁不住这诱惑,钟昌文想要让她趴下时候,张伙敲门道:“大人,不好了,衙门里出事了。”

李苏苏高高的抬起臀骨,背面迎受着钟昌文的恩泽,还未蹭到,就感到一整凉风吹过,钟昌文提起裤子跑了出去,大骂道:“什么玩意?”

张伙解释道:“大人,师爷带人在衙门闹事,您快些回去吧。”

师爷?闹事?钟昌文一头雾水,哪里冒出来一个师爷了?还坏了小爷的好事,回头看了李苏苏一眼,甩着袖子带着人赶回衙门。

“师爷,您可要帮帮我们啊。”说话的是谭志聪,他们几个已经被钟昌文遣散的捕快,可这几日见到县上的乡绅贵族都讨好他,就后悔了。

原以为新来的知县没油水可捞,结果人家出手阔绰,赏了留下来的捕快半年官饷,这种事前所未有啊。

赵师爷也听闻了这件事情,便想了个计谋,说不定咱这位知县还是个富家子弟,可得好好伺候着。

“是谁在衙门吵吵闹闹的?”钟昌文大侉子迈着,扯嗓子叫着。

“你就是赵师爷?”见到一个尖嘴山羊胡的老头,一双深陷下去的眼窝,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

赵师爷原本气焰嚣张,见到钟昌文马上弓下了腰,掂着袖子凑过来低声道“知……知县大人?”

“恩?”钟昌文挑眉,心里窝着火,没什么好气的说:“找本官有何事呢?”

赵师爷这人,在路上基本上有了解一点,在这赤谭县里,他一直是衙门的师爷,已经跟过好几任了,可每一次知县出事,他都能置身事外,甚至听闻,上一任知县之所以垮台,就是他使的一把好手。

见他长的狡猾,一见就不讨喜,钟昌文更是不打算理会他。

“大人,小的有件重要事得跟您说。”赵师爷摸爬滚打这些年,见钟昌文是个愣头青,便有了应对之策。

“有屁快放。”钟昌文很不耐烦。

果然年轻人就是火气大,赵师爷一点也不生气,反而笑的更开心了,念叨着:“大人,这里人多嘴杂,还是找个静谧点的地儿好些。”说完,他又小声的低估:“大人,此事我只能与您一人说。”

钟昌文眼珠子转了转,心想看你这狗嘴能吐出什么东西来,便跟他到别院去。

“得了,有话快说,本官还忙着呢。”钟昌文心里还想着李苏苏那个小娘子,若是此时复返,一定能好好‘教训’她。

赵师爷也不再卖关子,满嘴黄牙的笑:“大人初来乍到,对毛家可是有所不知……”故弄玄虚的顿了一下又道:“这毛鄂,他有个秘密。”

“秘密?什么秘密?”钟昌文来了兴趣,他当官的第一件事就是想搞倒他。

难道这老家伙有他的把柄?

“大人,您可听过富商李振?”

钟昌文眉毛一挑,李振?“可是那个走盐的商贩?”

“正是。”赵师爷笑的让人感觉阴森,继续解释道:“这李振富甲天下的大名可一点都不虚啊。”

虚什么虚,钟昌文他老爹是土匪,经常跟他说的是,干了一辈子都没人家一根毛的钱多,可想而知他是得多有钱,他爹曾做梦都想‘抢’他一把。

难道他跟毛鄂有关?钟昌文又问。

“不知大人可曾知,这毛鄂以前是个土窝子,以后干了一票大的,才来这买地安顿。”

“你的意思是?”钟昌文隐约明白了。

赵师爷与他相视一笑:“是的,他就是劫了李振的一个银仓。”

斯……

钟昌文倒吸一口凉气,怪不得毛鄂能养活这么多手下,感情是贼他妈有钱啊!可……这对小爷来说是个坏事啊,这毛贼这么有钱,不好动他啊。

见他皱眉,赵师爷就说:“大人,您可知上任知县是如何下台的么?”

“有话快说。”钟昌文知道他话里有话。

赵师爷叹息一声:“传说毛鄂他抢了李振的仓库,可那么多东西他不敢明目张胆的藏在家里,故而,他命人在山头上凿出了一个洞,把金银财宝都存放在那里。”

“老爷……哦不,前任知县就是因为不小心知道了这个秘密,才被毛鄂下毒手的。”

钟昌文闻言脑子转的快,阴笑的看着他:“你该不会是想跟我说,你恰好也知道这个秘密吧?”

“大人真是聪慧过人,不瞒您说,我还真知道那么一点线索。”

钟昌文顿时看他的眼神都变得亲切起来了,哈哈大笑:“赵师爷,你这话说的可真风趣,啧啧,今天本官得好好跟你喝上一壶。”

“且慢,且慢。”赵师爷对钟昌文态度转变并不意外,气定神闲的说:“大人,虽然外界传闻您是毛鄂未来的女婿,可我想来事情并不简单。”别人不知道,可他与谭志聪等人交流过,自然能看得出猫腻,否则他此地老贼,怎敢随意将此事告诉钟昌文?

各怀鬼胎的相视一眼,两人都眯起眼睛笑了起来。

“赵师爷爽快,本官也懒得欺瞒,我跟毛鄂有仇,还是必报的那种。”

赵师爷满意的点头“老爷这边请,美酒美人已经为您备好。”

备好?钟昌文不禁摇头,这家伙能熬过那么多个知县,真的是不简单呐。

一进屋便闻到一股清香,有酒肉香,以及美人香。

只是那美人抬头‘咦’了一声,声如燕铃的喊一声:“公子,公子。”

说话这人,不正是那日在山清水秀间所见到的女子么?她怎在此处?

赵师爷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问:“怎么,韩姑娘见过钟大人?”

“钟大人?”韩仪娆眼神停顿了一下,似乎想起近日所闻,立马倚下身子,轻柔道:“小女子韩仪娆见过钟大人。”

与她如此快的反应对比,钟昌文显得相形见绌了,咂舌木讷的看着她,成了个木头!

“大人。”赵师爷轻唤,见他被韩仪娆的美色所迷,心中判断他定是个好色之徒,看来自己寻来一个美人是对的。

前任知县可也是韩仪娆的追求者之一,这一来一往之间,赵师爷到也与她有些熟络,这不,为了谋取钟昌文的信任,他特意邀请韩仪娆一并前来。

“啊……咳咳。”钟昌文意识到自己失态,尴尬的打了个马虎眼笑道:“我还在想是谁能美到如此地步,原来是韩姑娘。”

韩仪娆幽怨的瞟他一眼,语气酸楚;“感情大人还记得小女子呢,还以为入不得您的眼。”

她这是在责怪钟昌文那日别去后就了无踪迹。

“记得,记得,我怎么可能忘记你呢。”特别是在山间时所见的一幕,此时还浮现在眼前,韩仪娆脸色悄红,应是看出他所想

赵师爷哈哈一笑:“既然大人与韩姑娘相熟,那并太好了。”

钟昌文看着他都顺眼多了,这老毛头也不是那么可恨,机灵的很纳。

倒是清儿一脸愤慨的盯着自己,让钟昌文发毛,躲避她的目光,与赵师爷谈笑风生。

听出赵师爷的来意,两人几杯酒下肚后,钟昌文顺着他的意思答应道:“若是赵师爷能够回衙门效力,可实属本官之幸啊。”

“愿为大人肝脑涂地。”赵师爷喜极大饮,钟昌文使劲的灌他,不过几两,他就晕乎乎的了,不一会就被人搀扶着下去。

韩仪娆咯咯笑道,手帕轻掩玉唇:“大人可真坏,把赵师爷给喝糊涂了。”

钟昌文很自觉的凑过去,抓着她的小手:“这就是坏么?韩姑娘怕是没见识过坏人。”

清儿站在身后翻白眼,冷哼,小声嘀咕了一句无耻之徒。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